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首页各类书籍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127 经历神的审判刑罚使我认识了自己

127 经历神的审判刑罚使我认识了自己

在没信神之前,我就乐善好施,与人办事从不占人便宜,宁可自己吃亏,也要让别人满意。信了耶稣之后,我谨遵主的教导:凡事包容忍耐,爱仇敌……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后,我更是竭力尽本分,不论教会安排我传福音还是走教会,我都积极配合,看见哪个弟兄姊妹有什么困难,我也是尽所能地施舍帮助。因此,我始终认为自己就是个心地善良的好人。尽管我从神审判刑罚的话语中看到神揭示人:狂妄自大、弯曲诡诈、自私卑鄙、阴险恶毒、嫉妒、埋怨、背叛,追求地位、名誉等,但我觉得神揭示的这些悖逆、败坏不是对我说的,我人性这么好,怎么会有这些败坏呢?然而,神对付我自信的办法还是有的,神根据我的败坏与缺少,摆设环境彻底显明了我,在事实面前我看到自己流露、活出的全是撒但的败坏性情,没有丝毫人性,灵魂深处既肮脏又丑陋。是全能神审判刑罚的作工征服了我,让我看到自己被撒但败坏的真面目,从而有了重新做人的心志。

2006年,女婿为了小外甥在市里上学方便,在学校附近买了楼房,我便来到市里照顾小外甥,因条件合适,教会安排我尽接待的本分。刚开始我挺热心,也乐意接待,可一段时间后,我开始受辖制了。心里总觉着:这房子是女婿买的,他把新房子刚装修好自己还没享受,我们倒先住进来了,而且我们吃的、用的全由他负担,我便担心在这里接待时间长了女婿会有想法。为此,我天天提心吊胆,处处小心谨慎,唯恐把哪个地方弄坏了、脏了女婿说我。而且女婿每次来我都先观察他的脸色,若看他心情不错,我心里就踏实点,一旦看到他不太高兴,或说话口气重,我心里就难受并猜疑:是不是他嫌我弄些人来家住,心里不痛快?为了讨女婿欢心,我对两个姊妹严格要求,上完厕所马上用水冲干净,别留有气味,一旦闻到厕所有气味,我随即便指责姊妹下次一定要注意,而且女婿在的时候我让姊妹尽量别上厕所,以免让他嫌弃。另外,当我看到姊妹为了工作几乎天天熬到深夜,有时我睡到下半夜或凌晨一觉醒来时,看到姊妹房里还亮着灯,我心里就难受:这样下去要用多少电啊;有时我听见水龙头哗哗的流水声,心里就一揪:你们就不能少用点;当厕所里卫生纸用得快时,我又心疼:唉!怎么用得这么多,要是这样用,谁能受得了。就这样,我陷入熬炼之中,心中难受,灵里受压,总不得释放。一天,女婿因一点小事对我说话口气重了些,我压抑已久的心再也无法控制,彻底爆发出对神的背叛:在这儿尽本分实在太难,我太受拘束,不能在这继续呆下去了,俺得回老家去。正当我活在极度的痛苦中难以自控时,神话在我耳边响起:“你们的名声败亡,你们的举止下贱,你们的谈吐低下,你们的生活卑鄙,甚至你们所有的人性都是低下;为人小肚鸡肠,对事总是斤斤计较,为自己的名誉、地位争争吵吵,甚至情愿下地狱、进火湖。”“我要调动万有为我效力,我更是为了显明我的大能,让每个人都看见整个宇宙世界没有一物不是在我们手中的,没有一人不是为我们效力的,没有一事不是为我们成就的。”神话的揭示、提醒,使我的心慢慢平静下来,想到自己之所以撂挑子,不愿在这儿尽本分,一方面是因我不相信一切都在神的手中,总觉得这个房子是女婿买的,我们吃的、用的都是他供的,所以我处处受他的辖制;另一方面也是因自己太顾及虚荣脸面,唯恐自己哪方面做的不好,女婿说我,自己的老脸没地方放。其实,女婿虽是个外邦人,但一直都支持我信神、尽本分,以往我出去尽本分他都用车接送我,生怕我累着,有时教会有什么急事,他还主动提出帮忙,平时弟兄姊妹来他也都热情招待。只是我虚荣脸面太重,怕失去在女婿心目中的形象,才这样猜、那样想。在神话的开启下我才认识到,女婿能买这个楼房,并提供我们吃的、用的,并不是他这个人好,这是神手的摆布安排,他所拥有的一切都是神祝福的,若没有神的祝福,女婿再有能力也挣不来,因是神在主宰万有、掌管一切,人所享受的一切丰富都是神赐的。所以,人既然享受从神来的一切,就理当为神的工作效力,再说,女婿今天能为神的工作效力,这是神对他的极大高抬,也是他的福气。可瞎眼无知、自私卑鄙的我对神调动一切人事物为他的工作效力,对神的全能、智慧、主宰没有丝毫的认识,反而认为我们住的、吃的、用的都是女婿辛辛苦苦挣来的,我们住在他家就得听他的,处处得让他满意。为此,我不仅自己受辖制,而且还要求两个姊妹严格按照我说的去做,一旦她们哪里做的不合我意,我心里就埋怨、抵触,丝毫不考虑她们受不受辖制,是否影响教会工作,更不考虑自己该怎样尽好本分满足神。不仅如此,我为了维护自己的脸面虚荣,不愿顺服神的摆布、安排,甚至想撂挑子回老家,看到自己对神没有一点真实的信与顺服,心中想的、维护的全是自己的肉体利益,处处悖逆神、抵挡神。想到这儿,我心里满了懊悔和亏欠,在神面前立下心志:神啊!我愿顺服你的摆布安排,不再随从自己的肉体,只愿忠心尽好自己的本分来安慰你心!

当我存着顺服的心尽接待的本分之后,一次,我回老家听女儿说,从我离开她这段时间,她瘦了六斤,我听后就心疼起来,此后再尽本分时心里就时时挂念她。每当我做好饭往外端时,我就想到女儿,她开那么大的商店,现在正忙着呢,也不知道几点才能吃上饭;当我看到两个姊妹津津有味地吃着饭,我不由得心生嫉妒:女儿整天忙活,连顿饭也不能正点吃,你们不用忙碌还有人伺候,并能按时吃上热汤热饭。唉!可怜的女儿,就是命苦,光能挣钱却捞不着享受。于是,我每天买菜时,都买双份,摘好了,洗干净,再给女儿捎回去;每次改善生活,做馒头、包子、饺子时,也都多做些,给女儿捎回去。即便这样,我还是对她牵肠挂肚,想回家的念头也越来越强烈。终于我控制不住了,开始往家跑,回家后我就不停地干家务,做馒头、洗衣服……累得腰酸腿疼,回来之后得休息好几天。尽管姊妹也跟我交通:应该以本分为主,要注重维护环境,再说大姐也不是小孩儿,她肯定会照顾好自己的。可我不但不接受姊妹的劝诫,反而心里还恨姊妹:你们心眼也太坏了,你们吃她的、喝她的,还不体谅她,要不是因为你们,俺女儿还用受这个罪?就这样,我仍然不间断地往家跑。一次,我又撂下两个姊妹回家了,虽然肉体得到了满足,但晚上睡觉时,里面却倍受谴责:你明知这样做违背原则,却只顾自己的肉体利益,满足情感不维护教会利益,这不是故意抵挡神吗?此时神话也在我耳边响起:“我不给人留有‘释放’情感的机会,因在我并无情感,我已恨恶人的情感到一个地步,因着人与人的‘情’才将我放在一边,因而我成了人眼中的‘第三者’;因着人与人的‘情’才将我忘记;因着人的情,人才趁机又将‘良心’捡起来……”“为什么难以脱去情感呢?难道是高过良心标准了吗?良心能成就神的旨意吗?情感能帮助人渡过难关吗?在神的眼中,情感是神的仇敌,难道神的话没明说吗?”“难道在这短暂之际,人就不能放下肉体吗?什么物能把人与神的爱隔绝呢?有何人能拆开与神的爱呢?难道是父母、是丈夫、是姐妹、是妻子、是痛苦的熬炼吗?难道良心的感觉能把神在人里面的形像而涂抹掉吗?难道人对人的亏欠、对人的所作所为是人为的吗?难道是人可以弥补的吗?谁能自我保守呢?难道人都会自我供给吗?谁是生活的强者呢?谁能离开‘我’而独立生活呢?为什么神一再让所有的人都作作自我反省的工作呢?为什么神说:‘有谁的“苦衷”能是自己亲手布置的呢?’”面对神话的揭示、呼唤,我蒙羞加惭愧,想到自己本是神造的,理应敬拜神、顺服神、忠于神,为尽好本分满足神而活,而我却因着情感不能忠心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外表虽在尽本分,心却时时被女儿占有,心里没有神的地位;因着情感我撂下本分置教会利益于不顾,回家照顾女儿;因着情感我嫉妒、恨恶姊妹,对她们产生成见;因着情感我整天陷在自己的忧虑中,担心女儿的身体,不愿把女儿交给神,对神的心意置之不理,远离神、背叛神,尽伤害神的心。是神严厉的审判之语让我认识到,神为什么最恨恶人的情感,也体会到了神所说的“情感是神的仇敌”这话的真实、可信,我就是因着情感心里没有了神的地位,就是因着情感我变得特别自私卑鄙,享受着神赐给的一切却不思还报神爱,还处处抵挡神、悖逆神。现在我才明白,我和女儿在肉体上虽是母女,但我们的生命都来源于神,是神在滋养着万物中的每一个生灵,凡有气息的都在神的主宰、安排、命定之中生存,任何人都离不开神生命的供应。可我却把女儿当成自己的私有财产,好像女儿离开我不行,我真是狂妄又无知。其实,我每次回老家,女儿都说:妈,你不用挂念家里,别再回来了,安心尽本分吧。可我总是放心不下,总想凭借自己的能力减轻女儿的负担,我真是愚昧、瞎眼,尽在这瞎操心,还耽误了尽本分。我越想越难受,越想越感觉自己亏欠神太多,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真想插翅飞回去。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我赶紧坐车回家,并下定决心把女儿交给神,安心尽好我的本分。

就在我放下情感专心尽本分时,神又显明了我的地位之心。事情是这样的:为了给姊妹补充营养,我经常买些水果给她们吃,每次买回水果,我都是洗好后端到房间,看到她们拿着吃我才放心。当这样做过一段时间后,地位之心促使我心里失去了平衡:我辛辛苦苦把水果买回来,洗好后还得给你们端过来,你们伸手拿着吃就行了,我这么大岁数,本应该让人伺候的,可今天却倒过来了,让我伺候你们两个年轻人。我越想越不甘心,总觉得自己尽的这个本分是在服侍人,低人一等。所以,每当我将洗好的水果往姊妹的房间端时,两腿就像灌了铅似的,挪不动步,每次我都是费好大的劲才把水果端过去;冬天,我把炕烧得很热,让两个姊妹在炕上尽本分、睡觉,而自己却睡在床上,每当我投炉子的时候,心里的怨气就出来了:炉火投得再旺,我也捞不着享受。尤其晚上起来投炉子的时候,我心里更是不平衡:为了你们俩,我晚上还得跟着挨冻;有时候我做好饭了,还得叫你们吃饭,我真是受不了,你们俩成天饭来张口,让我侍候着,我这不成你们的“专职保姆”了吗?于是,我从心里烦她们,不爱看她们,也不爱和她们说话,对她们产生了嫉妒与恨,心想:同样都尽本分,你们凭什么尽的本分比我好,成天享受好的待遇?而我却尽低三下四、伺候人的本分。我活在败坏里自我捉弄着。一天,我在灵修时看到神说:“你们本是从淤泥中分解出来的,不管怎样是属于在残渣余孽中挑选出来的,原本是属污秽的,是被神厌憎的,只因原本属它,曾被它践踏、玷污,因此说是从淤泥中分解出来的,并不是圣洁的,而是撒但早已愚弄过的非人之物,这是对你们的最合适的评价。要知道你们本是积水污泥中的杂质,并非淤泥中美不胜收的鱼虾之类,因在你们身上几乎没有什么可供享受之物。说穿了,你们本是最低贱的下层社会中的猪狗不如的兽类,说实话,就这样的称呼对你们来说并不过分,不是言过其实,而是把问题早已简单化,这样的说法可说是对你们的尊称,就你们做‘人’的见识、言谈、举止,以及所有的生活与你们在这淤泥中的地位,就足可证明你们的身份‘与众不同’。”“功用不一样,身体只有一个,各尽其职,坐在自己位上尽上全力,有一份热发一份光,追求生命成熟,我就满足了。”全能神的审判之语使我醒悟过来,自己本是神手中的一个小小的受造之物,是尘土,而且还是活在撒但的黑暗权势下,是被撒但践踏、愚弄过的非人之物,浑身上下以至于血液里、骨髓里都满了撒但的各种毒素,每天都在罪恶中挣扎,在邪恶中喘息,实质就是淤泥中的杂质,是猪狗不如的兽类,更是一文钱不值的败类。就我这样的身份、实质本没有丝毫地位、人格与尊严,按自己被撒但败坏的程度,我本是该死该灭的对象,因着神末世道成肉身,我才有幸蒙神恩待高抬,来到神的面前,有了尽受造之物本分、追求真理蒙神拯救的机会。这是神对我极大的高抬与拯救,我理应站在受造之物的地位上尽好本分,还报神爱、满足神心,更应在尽本分的过程中竭力追求真理,早日被神洁净。可我竟不认识自己原有的身份与实质,总把自己看得特别的尊贵,为了争高低贵贱而不甘心尽接待的本分,认为尽接待本分是服侍人,低人一等,被人瞧不起,因此我不愿还报神爱满足神。在神话的审判揭示中,我才明白尽本分是受造之物的天职,是人应该做到的,本分没有大小、高低、贵贱之分,教会安排人尽本分,都是根据每个人的特长、素质安排尽合适的本分,让人都能各尽其职。虽然每个人所尽的本分、功用不同,但地位都是平等的,都是在履行受造之物的职责,是在配合神的作工、满足神。而我却把教会与世界相提并论,凭属世的观点把本分分成三六九等,总想尽个能让人高看、体面的本分,甚至因自己错谬的看事观点而对接待的本分抵触、不满,对姊妹也恨恶、嫉妒,处处流露败坏,活在悖逆抵挡神的情形之中。如果没有神的审判刑罚临到,我还会持守自己错谬的观点,不仅没法尽好本分,还会失去明白真理、预备善行的机会,甚至被神厌憎、恨恶。此时我害怕了,在神前立下心志,我要珍惜今天神给我尽本分、追求真理、蒙神拯救的机会,不再辜负神对我的爱与拯救。

当我从地位的熬炼中走出来之后,神又借着病痛的熬炼让我认识自己的背叛本性。有段时间,我在尽本分时总是病痛不断,不是头疼,就是肚子不舒服,刚好没几天胃又疼,又拉肚子,接着我走路不小心又扭伤了脚,接二连三的病痛把我折腾得整天提不起来一点精神,浑身软弱无力,就想躺着,有时连躺着也难受。即便这样我还得给姊妹做饭,有时我真不想动弹,特别是脚扭伤的时候,出去买菜脚疼得不想走路,这时我里面的悖逆油然而生:如果她们不在这儿,我就不用受这个苦了,唉!要是她们现在走就好了,我也能好好休息休息。于是,我从心里急切地巴望姊妹尽快离开,但我的悖逆逃不出神的鉴察,一天,神话的审判临到了我:“你们为了儿女、为了丈夫、为了保全自己将我置之门外,你们在乎的不是我,而是你们的家庭,在乎的是你们的儿女、你们的地位、你们的前途、你们的享受。你们什么时候说话想到我,行事想到我?……尽本分的时候你想到的是你的利益、你的人身安全、你的家室老小,你做什么事是为了我?你何尝想到过我?你何尝不惜一切为了我、为了我的工作?你与我相合的证据在哪里?你为我忠心的实际在哪里?你顺服我的实际在哪里?你不求得福的存心在哪里?你们都在糊弄我,都在欺骗我,你们都在玩弄真理,都在掩盖真理的存在,都在背叛真理的实质,你们这样的与我为敌,将来等待你们的是什么呢?”神话敲打着我的良心,我这才看到自己太自私卑鄙,当我身体有病痛的时候,我只考虑自己的肉体,甚至为了保全自己的肉体,想推托教会的托付,巴不得姊妹们早点走,丝毫不考虑教会的利益、神的心意如何,我太没有良心了。想到神为了拯救人类两次道成肉身,末世全能神又冒着高于恩典时代几千倍的危险深入虎穴,在大红龙盘卧之地开展他的工作,神道成肉身不仅忍受各宗各派的毁谤、亵渎、定罪弃绝,大红龙的诬陷、逼迫与追捕,还要忍受我们这班跟随之人的误解、埋怨与背叛。尽管如此,神从不考虑自身的利益,不顾及自身的安危,也不管工作如何艰难,不管受苦多少、危险多大、作工的时间长短,只要能把人从撒但权下拯救出来,道成肉身的神就不惜一切代价,甘愿忍受一切的痛苦与屈辱。而且神在付出这一切的同时,还在体尝人间的痛苦、病痛的折磨,为的就是能免去人类的一切痛苦,给人类以后的归宿预备得更好、更完善。面对神对人类宽广、无私的爱,神的伟大与高尚,我更加看到自己的狭隘、自私、渺小与卑鄙,我尽本分忠心的实际在哪里?顺服神的实际又在哪里呢?以往能付出、花费点那是因环境、条件合适,并不是我的真实身量。如今在病痛的试炼中,我才看到自己没有一点满足神的成分,不仅对神没有忠心,而且还能埋怨神、背叛神。此时我又想起神话说:“若你们连你们的本分都尽不到或尽不好,那不是自找苦吃吗?不是找死吗?还求什么后路与前途呢?神的工作是为了人类,人的配合是为了神的经营,神将他该作的都作了之后就需人全力以赴地去实行了,需要人去配合了,人都应在神的工作之中尽上自己的全力,献上自己的忠心,不应观念重重、坐以待毙。神能为人献身,人为什么不能为神尽忠呢?神对人一心一意,为什么人不能有一点点配合呢?神为了人类作工,为什么人不能为了神的经营而尽点人的本分呢?”神啊,与你的爱相比我简直不配活着!你所作的一切无不是为了拯救人类,并且是始终如一,乃至不惜一切代价、献出所有,那我这个深经撒但败坏、又蒙你拯救的人不更应该为神的工作献上自己的一份吗?我今体贴肉体岂不中了撒但的诡计了吗?不是在悖逆神吗?在神爱的激励下,我立志要做一个有良心、有理智的人,背叛肉体,好好配合神的作工,在自己的本分上尽全力,献上自己的忠心。因我是神造的,就应该为神而活,为神而死,不管病痛有多重,神如何试炼我,我都要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当我有心志与神配合,不为肉体着想时,奇妙的是,我身上的病痛不知不觉都好了。

通过神多次摆设环境显明,我才看清自己被撒但败坏的真实面目,神审判、揭示人类狂妄自大、自私卑鄙、嫉妒纷争,追求脸面地位、情感太重,埋怨神、悖逆神、抵挡神、背叛神这些败坏在我身上都存在,而且都很严重,神用真理与事实将我自认为是好人的观点彻底推翻,在事实面前我看到自己就是一个活撒但,没有一点人性,对神更无一点爱的成分。若不经历全能神审判刑罚的作工,我永远也不会真实地认识自己,更不会承认自己的败坏,还一直活在假相里,活在自我欣赏、自满自足的情形之中,败坏性情永远也不会得到变化,最终只能被神淘汰,受神惩罚。现在我才认识到,撒但就是借着脸面、情感、地位等来愚弄人、苦害人,使人否认神、远离神、背叛神,而神则是借着发表真理来审判人、刑罚人,以此将人拯救。只有经历神话语的揭示审判才能使我认识自己的败坏本性与实质;也只有在神的审判刑罚中明白真理、得着真理,我才能摆脱撒但的捆绑,活出真正人的模样。是全能神审判刑罚的作工使我的良心理智逐步得以恢复,尽本分中个人的要求、奢侈欲望、条件、掺杂越来越少,越来越能顺服神的摆布安排,败坏性情逐步有了些变化。如今,我深深地感受到,全能神审判刑罚的作工实在是我的需要,若没有神的审判刑罚就不会有我的今天,我衷心地希望神的审判刑罚一直伴随着我,使我早日得着洁净,蒙神拯救,被神成全,成为一个有人性、有真理的人。

山东省莱阳市 李欣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得胜者的见证

  •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讲道供应文选

  • 事奉之路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