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基督审判台前的经历见证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20 这样的事奉太卑鄙

山东省 丁宁

前几天,教会负责人给我调换了本分,我心里有些纳闷:在这地方尽本分好好的,怎么突然给我调换本分了呢?但又一想,既然教会这样安排,那我就应该顺服。交接工作时,我想:“借着最后的机会,我再与弟兄姊妹聚个会,好好交通交通,给他们留下个好印象。”于是,我就和几个执事聚了个会。聚完会,我说:“我调换本分了,希望你们能与新来的带领同心合意地作好教会工作。”几个姊妹一听这话,脸上的笑容立即消失了,有的拉着我的手,有的抱着我的头,哭着说:“你不能走,你不能撇下我们不管……”特别是接待家姊妹,更是依依不舍,说:“你在这里多好啊,又能吃苦又能交通,无论什么时候都耐心地帮助我们,你走了以后我们怎么办呀?”看到弟兄姊妹那依依不舍的样子,我心里感到很满足,很享受,安慰他们说:“多依靠神,有时间我会来看你们的。”

事后,每当我回想起那天离开弟兄姊妹时的场面,心里总觉得不踏实:“弟兄姊妹这样的表现正常吗?为什么说离开我不行呢?教会为什么要给我调换工作呢?”我始终想不明白,为此,我常常带着负担在神面前寻求。一天,我看到讲道交通中说:“事奉神的人必须在凡事上高举神、见证神,这样才能达到带领人认识神的果效,也只有高举神、见证神,才能把人带到神面前,这是一条事奉神的原则。神作工最终要达到的果效,就是让人通过认识神的作工而来到神面前。如果做带领的人不是高举神、见证神,而是处处显露自己……这就是与神唱对台戏。他自己坐在神的位上,让人把他当神来对待,他的作工成了与神争夺人的工作,这不正是撒但抵挡神的作为吗?现在有很多的带领,各人手下都有一班追随者,都是在按照自己的意思来选拔人、培养人,而神到最终却没有得着一个知心人,人所作的一切到底是为谁呢?究竟为神培养出几个和神同心合意的人呢?究竟带领出几个真认识神、真正爱神的人呢?所以,人的事奉如果不是在高举神、见证神,那么他肯定是在显露自己,即使他打着事奉神的旗号,也是在为自己的地位作工,为自己的肉体享受作工,丝毫不是为高举神、见证神作工。谁若违背了这条事奉原则,就证明他是抵挡神的人。”(摘自《精要选编·事奉神必须明白的原则问题》)我越看这些话心里越不安,越看越害怕,心里倍受责备,不禁想到以往与弟兄姊妹在一起时的一幕幕:我常对接待家的姊妹说,“看你们多好,全家都信神,我在家时丈夫整天逼迫,不是打就是骂”,使弟兄姊妹觉得我身量大,为了信神、尽本分受了很多苦;当弟兄姊妹遇到难处时,我不交通神的心意,不见证神的作工、神的爱,不带领弟兄姊妹在难处中忠于神尽好本分,而是处处体贴人的肉体迁就人,让人觉得我善解人意;当看到弟兄姊妹做事违背真理原则时,我也不给他们交通真理指点、帮助,实行修理对付,总是注重维护与人之间的关系,让别人心中有我的地位。看到自己的所作所为哪是在尽本分满足神啊,分明就是在为地位作工说话,追求名誉地位。我尽本分没有把弟兄姊妹带到神面前,使他们对神有认识,反而使他们同情我、仰望我,心中有了我的地位。更严重的是,当弟兄姊妹听说我要离开时,有的还抱头痛哭不让我走,神发表真理供应人,作工这么久没有得着人的心,而我才带领他们几天哪,却成了他们的知心人,成了他们的依靠,我这不成了半路抢劫的强盗,将人从神的面前悄悄偷走带到自己面前了吗?我想到神的话说:“如今我在你们中间作工你们尚且如此,若到有一天你们无人关问的时候,那你们不都成了占山为王的响马了吗?到那时你们闯下塌天大祸,残局又由谁来收拾呢?”(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背叛 一》)神的话又一次使我看到事奉神见证自己、高举自己的严重后果,看到自己这天使长的本性就能导致自己成为占山为王的响马,搞独立王国,触犯神的性情,最终被神厌弃。想想神给我这个托付,是让我把弟兄姊妹带到神的面前,使他们对神有认识,可我事奉神却不高举神、见证神,反而整天显露自己、见证自己,把弟兄姊妹带到自己面前,我这样的事奉不是太卑鄙了吗?这不纯属是敌基督的事奉吗?现在想想,教会给我调换本分,这实在是神对我的保守,更是及时的拯救!要不然,按我这样事奉下去,只能触犯神的性情,遭到神的惩罚呀!

此时,我恐惧战兢,羞愧、害怕、亏欠一齐涌上心头,我俯伏在地,痛哭流涕向神倾诉:“神哪!若不是你的审判与显明,我不知自己会到什么地步。感谢你对我的拯救,使我看到了自己灵魂深处的卑鄙与丑陋,看到我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事奉你却抵挡你的人,按我的所做所行只配得你的咒诅,但你却仍怜悯我、开启引导我,给我悔过自新的机会,我实在亏欠你太多!神哪!我愿把此经历作为我一生的警戒,只愿你的刑罚、审判能时常伴随着我,使我早日脱去撒但的败坏性情,做一个真正敬虔事奉你的人来弥补我的亏欠。”

上一篇:教会没有功臣

下一篇:公报私仇的实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