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经历基督审判的见证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86 患难激发了我爱神的心

山西省 孟勇

我生性老实,在这个黑暗邪恶的社会上总是受人欺负,因此尝尽了人间的冷漠,感到人生空虚没有意义。当我信了全能神之后,通过读神的话、过教会生活,我心里享受到了从未有过的踏实与快乐,看到在全能神教会里弟兄姊妹彼此相爱亲如一家人,这让我认识到只有神是公义,只有在全能神教会里才有光明。借着亲身经历几年全能神的作工,我切实体会到全能神的话语的确能改变人、拯救人,全能神就是爱,就是拯救。为了让更多的人来享受神的爱,得到神的拯救,我和弟兄姊妹都积极地传福音,没想到却遭到了中共政府的抓捕与迫害。

2011年1月12日,我和几个弟兄姊妹开车去一个地方传福音,结果被恶人举报了。不一会儿,县政府就调派刑警队、国保队、缉毒队、武警部队、派出所等多个部门的人开着十多辆警车来抓我们。我和一弟兄正准备开车离开,四个警察迅速跑过来把我们的车拦住,其中一警察不由分说就把车钥匙拔下来,喝令我们待在车上不许动。这时,我看到七八个警察正挥舞着铁棍朝一个弟兄猛打,弟兄已被他们打得无法动弹,我不由得义愤填膺,急忙跳下车阻止他们的暴行,警察却一把扭住我的胳膊将我推到一边,我试图和他们讲理:“有什么事可以慢慢说,怎么动手打人呢?”他们恶狠狠地吼道:“快回你车上去,一会儿有你好受的!”之后,他们将我们带到派出所,把我们的车也强行扣押了。

晚上九点多,两个刑警来提审我,见从我嘴里得不到任何有用的线索,他们气急败坏,咬牙切齿地骂道:“他妈的,待会儿再收拾你!”之后,把我关在了待审室。晚上十一点半,两个刑警把我带到一间没有监控器的屋子里,我预感到他们要对我施暴,便在心里不住地祷告神,求神保守我。这时,一个姓贾的警察过来质问我:“这几天你有没有坐过一辆捷达车?”我回答没有,他气势汹汹地吼道:“别人都看见了,你还说没有?”说着,便狠扇我耳光,我只感觉脸上火辣辣地痛。他大声咆哮:“我看你有多硬!”边说边拿起一条宽皮带猛抽我的脸,不知抽了多少下,我不由得发出一阵阵惨叫。见状,他们就用皮带勒住我的嘴。随后,几个警察又拿起被子蒙住我的身体,抡起铁棍对我乱打一通,直到累得喘不过气来才停手。我被打得头晕目眩,浑身的骨头像散了架一样疼痛不已。当时,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打我,后来才知道:他们将我用被子蒙上,是为了防止打烂我的皮肉留下痕迹;他们把我放在没有监控的房间里,还堵住我的口,又用被子蒙上,是怕他们的恶行败露。中共警察真是阴险、歹毒!他们四个打累了,就换一种方式折磨我,两个警察把我的一只胳膊往后一拧,用力往上提,另两个警察把我的另一只胳膊由前抬起经肩膀绕到背后,使劲往下拽(他们称这种铐法为“二郎担山”,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住),但两只手怎么也拽不到一起,他们就用膝盖猛地一顶我的胳膊,只听“咔嚓”一声,我的两只胳膊就像断了一样,疼得我几乎要断气了。没多大工夫,我的两只手就失去了知觉,就这样他们还不罢休,又命令我蹲下,以加重我的痛苦,我疼得浑身冒冷汗,脑袋嗡嗡作响,意识也开始有些模糊了。我心想:“我长这么大,虽然身患顽疾,但从来没有这种控制不了自己意识的感觉,我是不是快要死了?”后来,我实在受不了了,就想以死来寻求解脱。这时,神的话在里面开启我:“现在多数人认识不到,认为受苦没有价值……有些人痛苦到一个地步都想到死,这还不是真实爱神,这样的人是狗熊一个,没有毅力,是懦弱无能之人!”(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经历痛苦试炼才知神可爱》)神的话使我猛然惊醒,我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并不合神心意,只能让神伤心失望。因为在这样的痛苦患难中,神希望看到的并不是我的求死,而是希望我能忍辱负重,能依靠神的带领与撒但争战,为神站住见证,使撒但蒙羞失败。我若求死正中了撒但的诡计,那就谈不到什么见证,反而成了羞辱的记号。明白神的心意后,我默默地向神祷告:“神啊!事实显明我的本性太懦弱,没有为你受苦的心志和勇气,受点皮肉之苦就想死,现在我知道了不能做羞辱你名的事,受再大的苦也得站住见证满足你。但此时我的肉体极度痛苦软弱,我知道凭着自己很难经受住恶魔的毒打残害,求你加给我信心和力量,让我能靠着你战胜撒但,誓死不背叛你,不出卖弟兄姊妹。”我一遍遍地向神祷告,心里渐渐踏实下来。恶警看我奄奄一息的样子,怕出人命担责任,便过来给我松手铐,可我的胳膊已经僵硬了,手铐被绷得紧紧的很难打开,四个恶警用了几分钟才打开手铐,将我拖回了待审室。

第二天下午,警方强行给我定了“刑事犯罪”的罪名,押着我回去抄家,之后又将我押到看守所。一进看守所,四个管教人员就把我的棉袄、棉裤、皮棉靴、手表还有身上的一千三百元现金全部没收,让我换上他们统一发的囚服,还逼着我花两百元钱从他们那里买了一床被子。之后,管教人员就将我与抢劫犯、杀人犯、强奸犯、贩毒犯等重刑犯关到了一起。一进监室,迎面看到十二个脑袋光秃秃的犯人正虎视眈眈地盯着我,气氛极其阴森恐怖,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两个牢头走过来问我:“你是因什么被抓进来的?”我说:“传福音。”其中一个二话不说就扇了我两个耳光,说:“你是教主吧?”其他犯人都狰狞大笑起来,讥讽说:“你怎么不让你的神来救你出去呢?”在一片起哄声、嘲笑声中,牢头又一连抽了我几个耳光。此后,他们就以“教主”为我的绰号,经常对我羞辱、讽刺。另一牢头看到我脚上的拖鞋,嚣张地叫道:“你怎么一点也不识相,这鞋是你穿的吗?还不脱下来!”边说边强行让我脱下,换上他们的一双破拖鞋,还把我的被子分给其他犯人。那些犯人拿着我的被子抢来抢去,最后给了我一床又薄又烂、又脏又臭的破被子。那些犯人受了看守所管教的教唆,对我百般刁难、折磨。监室里的灯晚上一直亮着,一个牢头阴笑着对我说:“帮我把那个灯给关掉。”因我无法办到(根本没有开关),他们就又开始嘲笑、讽刺我。第二天,几个少年犯逼我站在墙角背监规,还扬言“两天背不会就没你好果子吃!”我不由得心生恐惧,又想起这几天的遭遇,我越想越害怕,只有一个劲儿地呼求神,求神保守我能够站立得住。这时,我想起神话语诗歌:“让你坐监也好,病痛也好,别人讥笑、毁谤也好,当你走到绝路上也好,你都能爱神,这就是你的心归向神了。”(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你的心归向神了吗》)神的话给了我力量,也给我指明了实行的路——追求爱神,把心归给神!此时,我心里顿时明如水晶:今天神允许这样的苦难临到我,不是为了折磨我、故意让我受苦,而是让我在这样的环境中操练把心归向神,能够不受撒但黑暗势力的辖制,心仍能亲近神、爱神,无论何时都不发怨言,接受顺服神的摆布安排。想到这儿,我不再害怕了,不管撒但怎么对待我,我只管把自己交给神,尽其所能地追求爱神、满足神,绝不向撒但屈服。

监狱里的生活,简直就是人间地狱的生活,那些狱警变着法儿地折磨我。晚上睡觉时,犯人把我挤得连翻身都困难,还让我挨着马桶睡。自从被抓后,我几天没有合眼了,困得实在撑不住想睡一会儿,值班站岗的犯人就来骚扰我,故意弹我的头,直到把我弹醒才走开。一次凌晨三点多钟,一个犯人故意把我弄醒,强行抢走我身上穿的秋衣,给我一件又脏又破的薄秋衣,那是一年之中最冷的几天,可这些犯人连我身上仅有的一件秋衣都要霸占。这里面的人野蛮得就像兽类一样,性情凶恶,心肠毒辣,没有一点儿人情味,如同地狱里以折磨人为乐的恶鬼。这里的饭食更是连猪狗的饭食都不如,第一次我打了半碗稀饭,看到饭里面有很多黑点,不知是什么东西,稀饭颜色发黑,简直难以下咽,当时我真想绝食,但神的话开启我:“……末后的日子里得为神作见证,苦再大也应走到底,哪怕最后有一口气,也要为神忠心,任神摆布,这才叫真实爱神,这才叫刚强响亮的见证。”(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经历痛苦试炼才知神可爱》)神的话语如同母亲的安慰一般充满怜爱,激起我面对苦难的勇气。神希望我能好好活下去,可我太懦弱了,动不动就想以死来解脱,我自己都不爱惜自己,还是神最爱我!我心里立时涌上一股暖流,激动得眼泪夺眶而出。受神爱的感动,我再次有了力量,不管这饭好孬我都得吃下去,于是我一口气把稀饭喝完了。早饭过后,牢头让我擦地板,数九寒天没有热水,我只能用冷水洗抹布,牢头又吩咐我每天都要这样擦。接着几个抢劫犯又让我背监规,我没有背会,他们就对我一阵拳打脚踢,扇耳光更是常事。面对这样的环境,我心里总在想怎么做才能满足神的心意。晚上,我把被子蒙在头上默默祷告:“神啊,你允许这样的环境临到我,这里面肯定有你的美意,愿你向我显明你的心意。”此时神的话开启我:“我以山间开放的百合花为欣赏之物,花草漫山遍野,但它能在春未到之前为我在地的荣耀增光添彩,人能做到这一步吗?能在我未归回以先为我在地上作见证吗?能在大红龙国家之中为我的名而献上自己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三十四篇》)是啊,我和花草都是受造之物,神造我们的意义就是为了彰显他、荣耀他,百合花能够在春未来到之前为神在地的荣耀增光添彩,它尽到了受造之物的职责,今天我的本分就是顺服神的摆布,在撒但面前为神作见证,让所有的人都看清撒但就是残害人、吞吃人的,而神正是爱人、拯救人的独一真神。今天,我受这些痛苦、羞辱不是因着我犯了罪,而是因着神的名,受这苦是光荣的,撒但越羞辱我,我越要站在神一边,越要爱神,这样神就得着荣耀了,我也尽到了自己应尽的本分,只要神高兴乐意,我的心也得安慰,我愿受尽最后的苦来满足神,一切任神摆布。当我这样想的时候,心里特别受感动,又一次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默默向神说:“神啊,你太可爱了!跟随你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体尝到你的爱怜,没有像今天这样感觉与你如此亲近。”我完全忘记了自己的痛苦,沉浸在这种感动之中很久很久……

进到看守所的第三天,管教把我带到他们的办公室,十几个人用异样的眼神盯着我,其中一人拿着摄像机在我左前侧准备拍摄,另一人拿着话筒走到我跟前问道:“你为什么要信全能神?”这时我才明白原来是记者采访,便不卑不亢地回答:“从小到大,我经常遭到别人的欺负、冷眼,看到人与人之间互相欺骗、利用,感觉这个社会太黑暗,太险恶,人活着空虚无助,没有盼头,没有人生目标,后来有人给我传全能神的福音,我就信了。信全能神后,我感受到信神的人待我如同亲人一样,在全能神教会里没有人算计我,大家都能互相谅解、关心照顾,彼此敢说知心话,在全能神的话里我找到了人活着的目标与价值,我觉得信神挺好。”那个记者又问道:“你知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吗?”我回答:“信全能神后,我对属世的名利、利益看淡了,觉得这些东西虚空没有意义,只有做好人、走正道,这样活着才仗义,我心里越来越向善,越来越愿意做好人。我看到神的话语真能改变人,让人走正道,我就想如果整个人类都来信神,那国家的秩序也会好得多,犯罪率也会下降。于是,我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别人,没想到这样的好事在中国却被禁止,所以我就被抓到这里了。”记者见我的回答对他们不利,马上停止了采访,掉头就走。此时,国保大队副队长气得直跺脚,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咬牙切齿地小声说:“你给我等着!”然而我一点都不害怕他的威胁恐吓,相反,我为自己能在这样的场合见证神深感荣幸,更为神的名被高举、撒但被打败而向神归荣耀。

1月17日那天气温很低,由于恶警没收了我的棉衣,我只穿了一身秋衣,结果被冻感冒了,发起了高烧,还一直咳嗽。晚上,我紧紧地裹着破被子,忍受着病痛的折磨,又想到犯人们对我无休止的虐待、凌辱,我感到很凄凉,很无助……就在我难受到一个地步时,想起彼得在神面前情真意切的祷告:“你给我病患,又夺去我的自由,我能生活下去,但你刑罚审判离开了我,我就没法生活下去。我没有了刑罚、审判也就失去了你的爱,你的爱太深,我无法表达,失去了你的爱,我就活在了撒但的权下……”(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彼得的经历——对刑罚、审判的认识》)这些话激励着我,给了我信心与力量。彼得无论何时都不以肉体为念,他宝爱的、看重的是神的刑罚审判,只要神的刑罚审判不离开,他的心就得到了最大的安慰。今天,我也该效法彼得的追求与认识,肉体是败坏的、腐朽的,即使遭遇病痛又失去自由,那也是我应该受的苦,但若是失去了神的刑罚审判,就等于失去了神的同在、神的爱,也失去了得着洁净的机会,那才是最痛苦的事。在神的开启下,我再次体尝到了神的爱,也恨恶自己软骨头、不值钱,看到自己的本性太自私,从来不体贴神的忧伤之感。此时,我心里满了对神的亏欠,便暗立心志:不管受多大的苦我都要站住见证满足神。第二天,同监室里的好几个犯人都生病了,但我的高烧竟奇迹般地退了,我体会到了神对我的眷顾保守,也看到了神的奇妙作为,心里不禁向神献上感谢赞美。

一天晚上,窗口来了一个卖东西的,牢头买了很多火腿、狗肉、鸡腿等,最后命令我付钱。我说我没钱,他恶狠狠地说:“没钱就慢慢折磨你!”第二天就让我洗床单、衣服、袜子,看守所的管教也让我给他们洗袜子。在看守所里,我几乎每天都要挨他们的打,每当我支撑不下去的时候,神的话总在里面引导我:“你要在自己的有生之日中为神尽自己最后的本分。以往的彼得是为神倒钉十字架,但你应在最后满足神,为神耗尽你所有的能量,受造之物能为神做什么呢?所以你应提前将自己摆上任神摆布,只要神高兴、乐意就任着他作,人有何资格发怨言呢?”(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说话的奥秘揭示·第四十一篇》)神的话语给了我无穷的力量,虽然我不时受到犯人们的攻击、辱骂、定罪、毒打,但我的心灵却得着了安慰与快乐,神爱像一股强大的暖流激励着我奋力走下去,我真切地体尝到神的爱太大了。

一天上午,管教专程递进来一张报纸,犯人们边狞笑边阴阳怪气地念着报纸上毁谤、亵渎全能神的话,我心里恨得咬牙切齿。犯人们过来问我这是怎么回事,我大声说:“这是共产党的污蔑!”听着这些犯人们人云亦云,与恶魔同言共语污蔑真理、亵渎上天,我似乎看到他们的末日就要到了,因为亵渎神的罪今生来世不得赦免,任何一个触犯神性情的人都会受到神的惩罚和报应!中共政府这样做就是要把中国人民带向死亡绝地,完全暴露出它的本来面目就是吞吃人灵魂的恶魔!后来,负责案子的警察又一次提审我,这次他没有对我严刑逼供,而是换了一副“和蔼”的面孔,问我:“谁是你的带领?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交代了就没事了,我就对你宽大处理。你本来就是无辜的,别人已经把你说出来了,你还包庇啥?看你这么老实,为什么要给他们卖命?说了就能回家,何必在这儿受苦呢?”这些两面三刀的伪君子见硬的不行又来软的,真是诡计多端、老奸巨猾!看着他那张假惺惺的嘴脸,我心里恨透了这帮魔鬼,对他说:“我知道的都说了,其他什么也不知道。”他见我态度坚决,问不出什么,就灰溜溜地走了。

在看守所被关押半个月后,警方让我家人交了八千元取保候审金,这才释放了我,但警告我哪儿也不许去,必须在家呆着并保证随叫随到。获释那天,犯人们说:“你的神就是厉害,我们是没病的人,在这里都成了病人,你来时一身病,走时却没病了,你真行!”此时,我心里更是感谢赞美神!我叔叔是狱警,他一直怀疑我能被释放是因为我爸跟谁有特别大的关系,要不然在重监区绝对不可能半个月就出来的,少说也得关三个月。我们全家人都清楚这是神的全能主宰,是神在我身上显明了他的奇妙作为,我清楚地看到这就是神与撒但的较量,撒但再猖狂、狠毒,永远是神的手下败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认定所临到的一切环境都是神的安排。2011年5月下旬,中共以“扰乱社会秩序”的莫须有罪名判我劳教一年,因在监外执行,缓期两年。

经历了这次逼迫患难,我对中共无神论政党的恶魔嘴脸与邪恶本质有了认识与分辨,对它产生了刻骨仇恨。它用暴力、谎言维护自己的统治地位,疯狂镇压、迫害信神之人,千方百计拦阻、搅扰神在地的工作,极端仇恨真理,它就是神的最大仇敌,也是我们信神之人的仇敌。借着经历这样的患难,我看到只有神的话语能作人的生命,在我最绝望、濒临死亡之际,是神的话语加给我信心和勇气,带给我无限的力量,使我顽强地活了下来。在这半个月的地牢生活中,若不是神与我同在,用他的话语提醒、开启、激励我,生性懦弱的我哪能在这样的患难中站立得住;若不是神的看顾保守,身单力薄的我哪能承受得住中共的酷刑和虐待,即使不被他们折磨死也得落下一身伤病。但神却奇妙地保守我度过了那段最黑暗、最艰难的日子,还将我原本的病也医治了,神真是太全能了!神对我的爱实在太深、太大了!我真不知该如何表达对神的感激之情,只愿从心里由衷地说一句:“神啊,我愿爱你更深!不管以后的路多么崎岖坎坷,不管受多大的苦,我都要顺服你的摆布,坚决跟随你走到底!”

这次的经历是我信神路上的生命财富,也是我信神路上的新的起点。我深深地感到:信神十年来,我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对神的爱体会得如此之深,真正体尝到信神、跟随神、敬拜神的价值和意义太大了,更没有像今天这样愿意追求爱神,愿意把自己的余生献上还报神的爱。在这里我要向神献上衷心的感谢和赞美,愿一切荣耀、颂赞归于全能神!

上一篇:苦难试炼——偏得的祝福

下一篇:无悔的青春

你可能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