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十 三 篇

在我的说话发声之中,隐藏着多少我的心意,但人丝毫不知、丝毫不晓,只是一个劲儿地在外面领受我的话,在外面效法我的话,却不能在我说话当中明白我心、体察我意,即使是我明说明点,可又有谁明白呢?我从锡安来在人间,因着我穿戴了正常的人性,穿戴了人的外皮,所以人都只在外面认识我的面貌,但却并不认识我内在的生命,并不认识出于灵的神,而只是认识在肉身的人。难道实际的神自己就不值得你们认识认识吗?难道实际的神自己就不值得你们下功夫去“解剖解剖”吗?我恨恶全人类的败坏,但我体恤全人类的软弱,我也对付全人类的旧性,作为在中国的子民中的一个,你们不也是全人类中的一部分吗?在所有的子民当中,再加所有的众子,即在我拣选的全人类中的选民中间,你们属于最次的,所以在你们身上我花费的精力最多,下的功夫最大,难道你们还不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吗?你们还忍心悖逆我另搞自己的一套吗?若不是我的怜悯、慈爱仍然存在,那么,所有的人早被撒但掳去,成为撒但口中的“佳肴”。今天,在所有人的中间,真实为我花费、真实爱我的人仍是屈指可数,难道今天的“子民”就已成为你们的私有财产了吗?你的“良心”就这样“冰凉”吗?你真配做我要求的子民吗?回想过去,再观今日,有谁已满足我心了?谁是真心体贴我心意的?若我不提醒你们,你们仍不醒悟,似乎是处于“冷冻”之中,又似乎是处于“冬眠”之中。

在滚滚的浪涛之中,人看见我的烈怒,在翻滚着的乌云之中,人都惊慌丧胆,不知逃往何处,似乎害怕雷雨将自己冲走,在纷纷扬扬的大雪飘荡之后,人都心情舒畅,体尝着大自然的美丽风光,但人谁曾在此之际体尝我对人无限无量的爱?只是在心中有我的身影,却并没有我灵的实质,难道人不是公开抵挡我吗?在一阵疾风骤雨过后,所有的人都似乎焕然一新,似乎在患难中熬炼之后又重得光明、重得生命,你们不也是在经历我的击打之后幸而有了今天的吗?但在今天以后的明天,你们仍能保持大雨过后的清洁吗?仍能保持熬炼之后的忠心吗?仍能保持今天的顺服吗?你们的忠心能够是一成不变的吗?难道这是高过人所能达到的要求吗?我天天在人中间与人生活、与人行动,但谁也不曾觉察到。整个人类,若不是我灵的带领,有谁能在今世中生存?难道我说的与人生活、行动是夸张吗?以往,我说过“我创造了人类,又带领了全人类,指挥了全人类”,难道这不是实际吗?莫非你们在这方面的经历还少吗?就“效力者”三个字就够你们花费毕生的精力来述说的。人若没有实际的经历,那人永远不认识我,永远不能通过我话来认识我,而今天我亲自来到你们中间,不更能有利于你们的认识吗?难道我道成肉身对你们不也是拯救吗?若不是我亲临人间,那整个人类早被观念充满,即被撒但占有,因你所相信的只是撒但的形象,与“神自己”却无关无份,这难道不是我的拯救吗?

当撒但来到我的面前时,我并不因着其猖狂而后退,也并不因其丑陋而心惊胆战,我对其采取置之不理的态度;当撒但试探我时,我将其诡计识破,使其自愧蒙羞,悄悄退去;当撒但与我争战夺取我所拣选的人时,我在肉身与其展开决战,在肉身扶持、牧养众子民,使其不易跌倒、失迷,步步引导;当撒但失败退去之时,我从众子民身上得着了荣耀,而且众子民为我作了美好响亮的见证。因此,我将在我经营计划当中的衬托物完全扔在无底深坑里,这是我的计划,是我的工作。在你们的生活中,或许有一天你就遇到了诸如此类的情况,你愿意被撒但掳去呢,还是让我得着呢?这是你自己的命运,需你多加考虑。

国度的生活是子民与神自己的生活,人都在我的看顾、保守之下,都在与大红龙展开了生死战,为了打好末后这一仗,为了结束大红龙,所有的人都应在我的国度之中为我献上你的全人。所说的国度,是指在神性直接支配下的生活,所有的人都直接接受我的牧养,直接接受我的训练,使所有人的生活都是在地犹如在天,真正实现在三层天的生活。我虽活在肉身之中,但我不受肉身的辖制,多少次我来在人中间垂听人的祷告,多少次我行走在人的中间享受人的赞美,虽然人不曾觉察我的存在,但我仍是这样作着我的工作。在我的居所,才是我隐秘之地,但在我的居所,我又打败了众仇敌;在我的居所,我对地上的生活才有了实际的经历;在我的居所,我又观察着人的一言一行,观察、指挥着全人类。若是人类能够体贴我的心意,来满足我心,供我享受,那我必会祝福全人类的,这不正是我对人的心意吗?

当人都处于昏迷状态之时,在我阵阵的雷声之中,人才在梦中被惊醒,睁眼看时,多少人被这闪闪寒光刺伤眼睛,以至辨识不清方向,不知从哪儿来,更不知往哪儿去,多数人在激光之中被击杀,因而全身瘫倒在急风暴雨之中,尸首被积流成河的水冲去不见踪影。在光中,存活之人才看清我面,才对我的外形有所认识,以至于再不敢以眼来正视我面,深怕我的刑罚、咒诅再次临及其肉身。多少人失声痛哭;多少人垂头丧气;多少人的血流成河;多少人的尸首到处漂流;多少人在光中寻见自己的位置,不觉心中一阵酸楚,为自己多年来的不幸经历而落泪;多少人在光的威逼之下承认自己的不洁,并且下决心悔过自新;多少人因着眼睛的失明已失去生活的乐趣,因而无心去理睬光,所以仍处于停滞状态,等待着自己的末日;多少人扬起生活的风帆,在光的引导之下盼望着自己的明天……今天,人,谁不在此景中生存?谁不在我的光中?即使你刚强,或是你软弱,但你怎能避开我光的临及呢?

一九九二年三月十日

上一篇: 第 十 二 篇

下一篇: 第 十 四 篇

如今灾难频发,主来的迹象已出现,你想知道迎接主再来的路途吗?专题讲道,为你解答。
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被成全的人才能活出有意义的人生

其实,现在所作的工作就是让人背叛撒但,背叛老祖宗,话语的审判都是为了揭露人的败坏性情,都是为了让人明白人生的实质,这一次又一次的审判都扎在了人的心上,哪一次的审判都直接涉及人的命运,有意刺伤人的心,让人能将这些都放下,借此来达到让人认识人生、认识这污秽的世界,也让人认识神的智慧与…

救赎时代的工作内幕

在我的整个经营计划当中,也就是六千年的经营计划当中,一共分三个步骤,即三个时代:起初的律法时代,恩典时代(即救赎时代),末了的国度时代。这三个时代,按着时代的不同我的作工内容也不相同,但是每步作工都是按着人的需要而作,说得确切点,就是按着与撒但争战时撒但所施行的诡计而作,是为了打…

第 七 篇

作为西面之枝都当听我之声: 在以往,是否曾对我忠心?是否曾听我良言相劝?你们的盼望是实际而不是渺茫的吗?人的忠心、人的爱心、人的信心,无一不是来自于我,无一不是我赐给。我民,听见我言是否明白我意?是否看见我心?虽然以往在事奉途中有起有落,此起彼伏,不时有跌倒的可能,有时甚至有背叛…

“救主”早已驾着“白云”重归

几千年来,人一直盼望能够看见救世主的降临,盼望能够看见救世主耶稣驾着白云亲自降临在渴慕盼望他几千年的人中间,人也都盼望救世主重归与人重逢,就是盼望那与人分别了几千年的救主耶稣重新归回,仍旧作他在犹太人中间作的救赎的工作,来怜悯人,来爱人,来赦免人的罪、担当人的罪,以至于他担当人的…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