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首页各类书籍拨开迷雾见真光真 情 告 白

真 情 告 白

我原是大赞美派的长老,名叫刘子兰。自97年以来一直扮演着抵挡全能神的角色。

97年7月的一天下午,大带领魏××、牛××等三人正在给我们讲如何抵挡全能神,如何封锁教会。突然,有个姊妹慌慌张张跑来对我说:“咱教会有个姊妹被传异端的人给迷惑走了,现在她们还在另一个姊妹家讲着呢,你看咋办?我是偷偷跑来给你报信的。”这一消息如晴天霹雳震得我大惊失色,直恨传全能神的人:你们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赶在这个时候来,真是存心让我失面子!面对这些带领们,我咋说呢?唉!看来我的地位是保不住了,等着受训吧!果不出所料,魏厉言训斥道:“你们是怎么搞的?狼已经入了羊群,你们这些看管羊群的人竟然一点不知道,你们到底是干什么吃的?真是无用!”“那,您看怎么办?”我提心吊胆,小心谨慎地问。他气呼呼地喊:“赶快去阻止吧!走!走吧!咱们一块儿去!”我松了一口气,急忙上前带路。

外面的雨下得很大,本来就坑坑洼洼的红土路,此时更加难走了。可在这节骨眼上我怎么能打退堂鼓呢?没办法,只好硬撑着了,况且带领的还在场。利欲薰心的我望望仅有六、七里的路,真恨不得一步赶到,只恨路太滑,又太泥泞,一步一滑,一步一掉鞋。没走多远,我就累得满头大汗,腿肚子发酸。尽管步履艰难,心里却暗自庆幸:让你们碰上了也好,你们跑的地方多,见识广,我得看看你们是怎么对付他们的,以后我呀,也就不用愁了……我们气喘吁吁刚到姊妹家的院里,就听见屋里有人说话。我赶紧喊姊妹,她闻声跑了出来,一见是我们,先是一惊,随后又低下了头。我为了讨带领的欢心,抢先一步气冲冲地质问她:“你在屋里跟谁说话?”她吞吞吐吐答不上来。“这下你们可跑不掉了”我这样想着随即便闪进屋里,一眼扫见两个不认识的姊妹,便大声吆喝:“你们是谁?这里是我们的牧区,你们来干什么?”她们不卑不亢地说:“我们来传主二次再来作的新工作……”没等她说完魏气急败坏地跺着脚咬牙切齿地喊:“你们传的‘东方闪电’是异端,你们信的是女基督,是假的,是迷惑人的,赶紧滚,别在这里迷惑人!”还大声祷告咒诅:“奉主名撒但退去!求主捆绑魔鬼、邪灵赶快离开此地。”我们也赶紧附和用力答着“阿们!”我还趁机恶狠狠地指着她们说:“赶紧滚开!”两个姊妹见我们这副架势,摇了摇头,无奈地离开了。此时,已是晚上11点多了,望着两个姊妹互相搀扶着,深一脚,浅一脚地消失在茫茫黑夜中的弱小的背影,我的良心像是被什么触动了一下,可又想起带领说的抵挡神的话,我也就心安理得了……

光阴似箭,转眼已是98年元月,我们这一带有很多人接受了全能神的新工作,教会里抵挡全能神的势力也越来越薄弱了。这下,带领们可慌了手脚,不知如何是好。为了扩大抵挡神的势力,他们最终决定和附近的教会合在一起,归一个带领张××负责。这样一来,我的地位就没了,我也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瘪了。可莫名其妙的是,新选的带领却把我看得很“高”,待我也“不薄”,我呢,傻乎乎地全然不知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还美滋滋地想:好歹带领的心中还有我的地位,我可得好好干,坚决按照他吩咐的去办,竭力看管好群羊,带领的肯定会赏识的。就这样,为了讨带领的欢心,我抵挡全能神的劲儿又起来了,甚至有点得意忘形。同工会后,我主动和几个同工商量,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来阻止传末世新工作的人进入教会。通过一番讨论最后决定:把所有信徒的名单都统计下来,再把所有同工的名单统计出来,如果哪处教会的人被全能神的人拉走,就找哪个教会的带领算帐,看他为什么没看好群羊,谁没看好就开除谁。并且还设立了祷告网,上山祷告,一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不允许任何一班出错,谁出错就找谁算帐。从哪儿发现有传全能神的人就立即派人不择手段地去撵。计谋已定,我便开始到处封锁教会,施展自己的伎俩,竭力地抵挡全能神的工作。

98年6月份,我们同工三人去外县看望教会。一路上,我们翻山越岭,累得要命,可刚一进门,就听一老姊妹说:“××姊妹被传全能神的人拉走了。”我很吃惊,不可能!她前几天还在我们那里刚聚过会,打了“预防针”,怎么这么快就……不行,去看看再说。我们又马不停蹄地赶到那个姊妹家。结果,看她的脸色还真有点儿不对劲儿,看见我们来了打了个招呼就去做饭了。吃过午饭,我就旁敲侧击地给她交通:“现在传异教的特别多,你可不敢听,千万别上当受骗。”没想到,她根本不在乎我的话,开口便说:“我听了,耶稣已经回来了,你说耶稣现在该不该来?”我听她这么一说,怒气直蹿心头,但又不便发作,只好强按住怒气说:“耶稣回来了在哪儿?领来让我看看,这纯粹是迷惑人的谣言,绝对是假的,千万千万别听,一听就沾住出不来了,再也没信耶稣的机会了……”一时间气得我不知说什么话才能吓唬住她。这时,她丈夫说:“传全能神的人还在另一个姊妹家呢。”“啊!竟然还敢在这儿?”我立时火冒三丈,来不及多说急匆匆地跑向那个姊妹家,正好看见传全能神的人刚离开姊妹家没走多远,我就大声吆喝:“站住!等我们撵上决不会放过你们这些魔鬼、邪灵、迷惑人的!”可因她们在山上,我们没能撵上,心里却气得直说:你们没本事才不等我们,还是怕真的不敢与我们较量。我们气乎乎转身回去了。可万万没想到,当天晚上,传全能神的那两个姊妹又带了两个弟兄和一个姊妹来了。我一看这场面,既胆怯又紧张。胆怯的是:中午才将他们撵走,原以为除去一患,谁知她们搬兵去了,竟然来了这么多人,我们是外地人,他们会不会治我们呢?心里真像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紧张的是:我们该拿什么来对付他们呢?可是在弟兄姊妹面前又不能显得太无能了。想来想去,还是壮着胆子问他们:“你们到底又来干什么?说不清别想走!”可他们却一点不恼火,心平气和地说:“弟兄,咱们有啥共同谈谈,咱们信的都是一位神。”见他们态度这么好,我才有点放心。我们便异口同声地冲他们喊:“你们带圣经了没有?”(其实,我们是想抓他们的把柄,即使拿着,我们也不会让他们谈)他们说:“没有。”我一听,正中下怀,更放大胆吆喝:“没拿圣经就来传道,纯属胡闹。”其中一个姊妹仍和蔼地说:“弟兄您谈吧,我们虽没拿圣经,可您说到哪儿我们谈到哪儿,行不?”呵!口气倒不小,这回我们可抓住把柄了,我更加嚣张了:“走!赶快滚!你们连圣经都不要了还信什么神!跟你们这些魔鬼、撒但、邪灵有啥好谈的?!快滚!不许你们在这儿迷惑人!这是我们的羊,你们却想霸占,多少不信的你们不传,我们明明信着耶稣还给我们传。告诉你们!不许再在这里搅扰!”正说着,一个老弟兄抡起拐杖就要打他们。我的怒气也一个劲儿往上涌,又指着他们吆喝:“奉主的名,捆绑你们这些魔鬼、撒但、邪灵、迷惑人的……”气得我话也说不上来了,肺都要气炸了,恨不得一巴掌扇过去以解我的心头之恨。可他们仍是面带笑容,坦然地说:“弟兄,有理不在言高,真理也不是争争吵吵就能得到的,你消消气,有什么咱可以谈谈嘛!再说,咱们能走到一块儿也不容易。”他们越是和气,我的怒气越往上升,又大声吼道:“与你们这些魔鬼没啥好谈的……”没想到,我这么大吵大闹,却惊动了左邻右舍都来看热闹,其中有个不信的小伙子说:“本来我想跟着你们信呢,这一看我是不信了,我看人家(指着信全能神的人)信的才是真的,你们发那么大火,人家却一点不生气,也没说一句咒骂的话。”我听到这话,脸都不知往哪儿放了。这时,本家姊妹也很生气地对我们说:“以往听说你们做得太过分,我不相信,今天我是亲眼所见,算是服气了。”我更加恼火了,却又无言以对。没想到,不用争辩,事实就让我败得如此狼狈,我们不得不垂头丧气地离开了姊妹家。回去后,我就上吐下泄,往茅厕至少跑了二十次,折腾得我筋疲力尽,几乎一夜未眠。但顽固不化的我丝毫没有意识到这是神的管教,更没有因此醒悟过来,反倒以为是为主尽忠心累着了。

八月份,另一处教会的执事也接受了全能神,还带走了六个同工。我知道后气得饭都吃不下去了。为了避免再发生这样的事,在聚会上我就自编了一套话吓唬弟兄姊妹:“某某地方的一个弟兄接受了,他们就把他的眼睛挖了,耳朵也割了,腿也被打断了。你们千万不敢接受,谁如果接受全能神,就开除谁!”而且还让他们提名挂姓地祷告咒诅接受全能神的人。可是我还觉得这样做不解恨,干脆,不管是在哪里,只要遇到信全能神的人就跺着脚恶狠狠地咒诅:奉主的名你该死!那时真是疯狂到了与神不共戴天的地步。

当我正忠于带领,疯狂地抵挡全能神的工作时,教会里越来越黑暗,越来越混乱,带领与带领之间互相你争我夺,相吞相咬,都想霸占教会的财物。终于,在一次同工会上魏××说:“××县是我们的地盘。”一听到这话同工们都纷纷议论:我们是信神的,咋能属你们呢?有个姊妹当时就问他:“你从圣经上给我找找,哪儿有这种说法,找不到的话,你赶紧走!我们不要带领的也照样。”你说一句,他说一句,顿时乱作一团,结果,还真把魏弟兄给撵走了。看到这种情形,我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一直寻思着:教会这么混乱,耶稣咋不管呢?如果我们教会真有神作工,人与人之间怎么还互相残杀,没有一点爱呢?如果真有圣灵作工,弟兄姊妹为什么还被“东方闪电”的人拉走呢?而且拉走的都是好的、追求的信徒,不是糊涂虫。莫非教会中真的没有圣灵作工了?主真的回来又作新工作了?我思绪万千。无奈,11月底,我来到了离家不远的山上祷告:“主耶稣啊!感谢你!我现在走投无路了,也分不清到底哪是真哪是假,求你开启引导我,指引我前面的路。”祷告时,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特别受感动,与往日的祷告大不相同,过后还特别得安慰。让我做梦也没想到的是这一次诚恳的寻求,竟改变了我一生的命运。

没过几天,我就遇见了几个传全能神的弟兄,便和他们谈论起信神的事。其中一位弟兄打开圣经念道:“耶和华起来辩论,站着审判众民。耶和华必审问他民中的长老和首领。说:‘吃尽葡萄园果子的,就是你们;向贫穷人所夺的,都在你们家中。’”(赛3:13-14) “因此,耶和华一日之间,必从以色列中剪除头与尾,棕枝与芦苇。长老和尊贵人就是头,以谎言教人的先知就是尾。因为引导这百姓的,使他们走错了路;被引导的,都必败亡。” (赛9:14-16)念完他说:“从这两处章节中我们看到,长老和首领正是神要剪除的对象,因为他们压迫弟兄姊妹,不让人寻求神,自己却坐在高位上享受弟兄姊妹丰厚的物质待遇。所以,我们不能只听带领的,得有点分辨,看他们所做的是不是合乎神的心意,不能盲目跟从,也不能随着带领一同抵挡神,否则,我们都会成为被毁灭的对象。”然后他笑着问我:“弟兄,这出圣经了没有?”我一听忙说:“没有。”心想:此话有理,以后得长点分辨,不能光听而不管是否合乎神心意就盲目信从。弟兄又说:“现在的教会处于荒凉之中,弟兄姊妹软弱的软弱,打仗的打仗,下海的下海,这正应验了阿摩司书8章11节:主耶和华说:‘日子将到,我必命饥荒降在地上。人饥饿非因无饼,干渴非因无水,乃因不听耶和华的话。’” 说到这里,他问我:“叔,现在教会是不是这情形?是不是和耶稣来时圣殿里的情形一样?”我急忙点头说:“一样、一样。”他接着说:“耶稣在耶和华的基础上作了恩典时代的工作,作了全人类的赎罪祭,把人从罪中赎了回来,我们的罪也得到了赦免,但是,这只是神拯救人的一部分工作,因为我们还未完全脱离撒但的权势,还有撒但的败坏性情在我们身上。也就是说,我们的罪根还在,还活在犯罪认罪、认罪犯罪的苦境之中,这就需要神作新的工作来审判、洁净我们的败坏性情,使我们完全脱离撒但的黑暗权势,被神得着。所以说,律法时代、恩典时代、国度时代这三步工作是一环紧扣一环、一步紧接一步。虽然工作地点、神的名不一样,但工作原则是一样的,作工宗旨也没变,无论神怎么作,都是一位神在拯救我们,是一位神的工作。”我不知不觉已被他所谈的吸引。只听他又谈道:“当一个教会或宗派在神的作工之中时,人都有圣灵工作,弟兄姊妹之间也越来越有爱心,有神的看顾保守,有神的荣耀。就如圣殿,一开始有神的荣耀,人呼求耶和华能得到应允,神也答应人的呼求,人有敬畏神的心,神也祝福人。可是耶稣来到之后,圣殿却成了卖牛羊鸽子的地方,成了贼窝,里面的人作恶抵挡神,辱骂主耶稣也没有责备,因为神已离弃了他们,他们也变得越来越败坏,这都是他们没跟上神现时作工的缘故。在今天这个时候,凡跟上神新工作的人,越来越有变化,越来越有良心、理智,人性越来越正常,对神越来越顺服,与神的关系也越来越近,对神也越来越有认识,越有爱,对弟兄姊妹也能包容忍耐,有爱心。凡跟不上圣灵现时作工的人,教会则四分五裂越来越黑暗,人都嫉妒纷争,失去了圣灵工作,人的良心理智越来越麻木,犯罪也没有责备管教,败坏越来越深,随意攻击别人,甚至攻击神的新工作,没有一点敬畏神的心,完全是撒但败坏性情的活出,这样的教会与人都没有跟上神现时的作工,属于活在旧道中。”

弟兄的一番话使我幡然醒悟,感慨万分,因我深有感触,虽然我们走的不是假道,但确实是旧道。根本没有一点圣灵作工,整天讲的都是重复了多少遍的章节,根本没有一点新鲜真实的灵里供应,弟兄姊妹听着直打瞌睡;快散会时才来聚会,聚会时又直看表等着散会;我讲道也是干干巴巴。刚开始犯罪还有责备,到神面前认罪要痛改前非,后来越来越没责备了,时间长了倒觉得无所谓了,胆子也越来越大了。别说包容忍耐爱仇敌了,我们不但没做到,反而越来越没人性,越来越恶。尤其对待传全能神的人更是没人性,看人家有爱心、有忍耐还生气,指着人家骂,再不就撵走,或用烧开的水泼他们,给他们的自行车放气或砸坏……真是凶恶到了极点,哪还有一点人性,哪里是信神之人所为,简直是狼性!如果继续这样信下去,不是离神的标准越来越远了吗?这怎能是神带领的教会,又怎能有圣灵工作呢?不但没与神的关系越来越近,反而跟带领的关系越来越近了,甚至与他们联合起来共同抵挡神。回想十几年来,我日盼夜盼主的重归,没想到主真的来了,我不但不欢喜迎接,反而充当了抵挡神的急先锋,犯下了不可饶恕的滔天大罪,伤透了神的心。可是神的爱手却始终没离开我,还把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想想神的爱,看看我的罪恶行径,觉得自己简直是个畜生。我懊悔得哭了两个晚上,可是光懊悔又有什么用呢?我要振作起来为真神活一次!

自从我接受全能神的新工作之后,更看清了以往那些带领们的丑恶嘴脸。一开始我没有公开自己的身份,以便配合神的工作,后来还是被他们发现了。圣诞节那天,他们宣布将我和曲弟兄(也刚接受神的新工作)开除。当天就把给我买的那辆摩托车藏了,又怕我不给钥匙、头盔,就派四个弟兄跟着我,就连上厕所也不放过,最后还是被他们抢走了。算起来,我只骑了20天,还拿了300元钱,想起这钱我就眼泪不干,那是我抽空儿上山杀梢、砍棚椽,从猪价里偷偷拿了点,好容易才凑了那么多。十几年来,我从未买过一件衣服,都是凑合着过的,他们把车抢走后竟然一分钱也没给我。对待曲弟兄更是惨无人道,他们为抢回曲弟兄手中四千斤面票,就借口说要骑摩托车带他到××地方聚会。走到半路,曲弟兄觉得不对劲儿,就想跳下车不去了,阴险毒辣的他们抓住曲弟兄就是一顿毒打,过路的人都看不下眼了,他们却厚颜无耻地掩盖说:“是他自己从车上掉下来摔的。”打完后,他们还不罢休,又将曲弟兄带到了一个原是杀人犯的信徒那里。那人就把曲弟兄按倒在地,用双膝使劲儿压在弟兄的肚子上,然后又朝他身上狠打了一阵……看看他们这些可耻的行为与土匪强盗相比,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一幕幕不更证实了以往他们给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捏造的谎言是他们自己的所作所为吗?

如今,我跟随全能神已有几年了。在这几年期间,我看见弟兄姊妹为了满足神的心意,争先恐后地传福音,不管你接受不接受,也不管你什么态度,他们都始终如一,用爱心来对待。不但没有打过别人,反倒总挨别人的打骂。多少次也曾想将我们这些刚硬的人放弃,但他们看到神拯救人的急切心意,看见神的爱,再次鼓足勇气,一次又一次地敲响了你、我、他的家门。他们中间的人没有一个胡作非为、乱花教会钱财的,相反,做什么事都按教会原则,严格要求自己,弟兄姊妹之间彼此相爱,亲如一家人。哪像那些各宗派的带领们,打着信神为主作工的旗号来剥削弟兄姊妹的血汗钱,个个花天酒地,到处寻欢作乐。现在才看清他们对我好,并且给基层带领买摩托车的险恶用心,原来是用小恩小惠来堵住我们的嘴,以便使自己更加肆无忌惮地享受更好的待遇,他们的内心竟是这样的丑恶,手段又是如此的卑鄙。他们那被金钱蒙蔽了的心窍从未想过弟兄姊妹的钱是怎么凑出来的,有的是卖鸡蛋的钱,有的是连盐都不舍得买省下来的。我亲眼见过有些弟兄姊妹拿着几毛、几分的钱奉献,他们这样做是为了什么呀?还不是为了让自己的带领多作工,多给自己带来点儿生命上的供应吗?可这钱到了他们手里,却变成了他们囊中的私物。有的带领买几十万元钱的小轿车、住豪华楼房;还有一上层带领花二十多万元钱盖一套别墅;另一恶仆因着计划生育罚了四千元钱竟然也用弟兄姊妹的血汗钱来填补……他们吃着弟兄姊妹的、喝着弟兄姊妹的,却昧着良心践踏弟兄姊妹!可怜的弟兄姊妹哪里知道他们背后的所作所为呢?至今仍然受着他们的蒙蔽,活在他们的摆布之中,痴痴地盼望着有朝一日他们能将自己带入“天堂”。

今天,我有幸蒙了全能神的拯救,摆脱了他们的控制,才体尝到了神的爱,看清了他们的丑恶嘴脸。同时,我的心也在隐隐作痛,为那些仍在受恶仆捆绑的弟兄姊妹,为那日夜为我们忧伤的尚未得到安慰的神心,我只希望这一封迟到的告白能挽回些什么……

河南郑州 刘子兰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得胜者的见证

  •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讲道供应文选

  • 事奉之路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