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首页 各类书籍 拨开迷雾见真光 昨日在败坏中抵挡 今愿为全能神肝脑涂地

昨日在败坏中抵挡 今愿为全能神肝脑涂地

我出生于一个基督徒世家,受家庭的熏陶,幼年便开始读圣经,操练过敬虔的生活。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开始对圣经背景、教会历史刻苦钻研,对倪弟兄、李弟兄的信息也是爱不释手。后来,我做了内蒙古地方召会带领兼国内、国际同工。我虽自幼蒙恩享受了神无数的恩典,经历了神数次的拯救,然而当神再次忍受着极大屈辱、痛苦,道成肉身来到污秽败坏之地作更彻底的拯救工作之时,我却弃绝、反对、攻击、毁谤,甚至亵渎。每当思想起这些我便悔恨不已,深感自己十恶不赦、死有余辜。

十年前,一位老姊妹就对我说:“有人说主耶稣回来了,在中国,并且是女性。”当时我不假思索地说:“不可能!主若回来我们怎能不知道呢?我们还没得到启示主怎么能回来呢?而且主也不可能来在中国,更不可能是女性,我们的主耶稣是男性,这一定是末世假基督的迷惑,是破坏神经营计划的。在这末世我们一定要为主站住见证,不能受他们的迷惑。”说了这话两天后,我就遭到了神的惩罚,突然得了急性阑尾炎,住进医院做了切除手术。而我当时却认为是为主奔波劳苦所致,并不认为是抵挡神而遭到的惩罚。

1995年在与河北同工聚会之时,有一个老弟兄说有人送给他一本《东方发出的闪电》,我和其他同工商量后将书烧掉了,并警告各地的弟兄姊妹:“要拒绝传‘东方闪电’的人,他们讲得再好也不要听,不能看他们的书,你只要一听、一看就会被迷惑、引诱离开基督的身体,除了圣经和我们的生命读经什么书也不能看,我们的异象、启示是最高的,谁也比不上。”

1997年夏天,呼市召会的一位姊妹与四位弟兄先后接受了神末世的作工。我得知后暴跳如雷,气急败坏地叫来几位同工连夜开着车去搅扰他们:“你们是不明白神的经营计划,一时上当受骗,现在赶快回来认罪,求主赦免,若不及时回转你们将失去一切,最终还要受神惩罚与撒但一同灭亡。”因着我的搅扰威胁,那位姊妹与三位弟兄离弃了真道,恢复了旧的生活,只有张弟兄为神站住了见证。但我仍未放松对他的搅扰,急切地想把他“拽”回来,经过一段时间的较量,认为他已“不可挽救”,便宣布将他开除教会,并通知各地教会的弟兄姊妹都不能与其来往,就连其家人也要分别出来,最后还丧心病狂地在弟兄拿的神话书上写了批语。当时我为弟兄叹息,对他的妻子、儿女甚是同情,对传“东方闪电”的人更是恨之入骨,立下心志与其抗争到底。从此之后我从国内、国外调集大量的生命读经、各种信息发给弟兄姊妹,也邀请国内外各地的同工来内蒙聚会交通,并时常告诫弟兄姊妹唯有在身体里才能蒙保守,才有平安、喜乐,才能做得胜者被提。然而告诫别人之后,我却失去了平安、喜乐。四岁的儿子也突发急性阑尾炎,住进医院做了切除手术,我望着疼痛难忍、哭喊的孩子,看着泪如雨下心如刀绞的妻子,我只认为是撒但的攻击,并未去省察自己的言行,也没有因着神的管教而警醒,仍在作着抵挡神的工作。

因着我极力地封锁教会,带领弟兄姊妹疯狂地抵挡、定罪全能神的作工,致使我带领的各处教会的人都一次次拒绝了跟随全能神的弟兄姊妹的良言相劝,一次次辱骂、毁谤、攻击跟随全能神的弟兄姊妹们,甚至拳打脚踢,使他们一次次洒泪而去。而我们也因着我们的恶行得到了神的报应。从1992年至2000年之间内蒙召会各地方教会许多人都因着恶毒攻击、定罪全能神末世的作工而遭到神烈怒的惩罚,遭受各样病痛的折磨,并先后有12人命丧黄泉。这一切的打击并未使我清醒,反而错误地认为是“神的试炼”,仍认为自己对主、对教会是最忠心、最劳苦、最付代价的人。

2000年10月11日我去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参加国际同工聚会,那三天的聚会使我陷入了迷茫之中,看不到一丝的光亮和希望,在聚会中讲的是同心合意,而在实际情形之中却是同工之间争权夺利;讲的是基督身体的合一,而实际是众同工四分五裂;讲的是新人活力,实际是老旧死沉;讲的是繁殖扩增,实际众召会的人数是直线下降;讲的是儆醒预备,实际在聚会中却是昏睡一片;讲的是圣灵水流一直向前,而实际的情形却是停滞不前甚至是倒退……我感到自己多年的追求已成空,不知如何走前面的路。10月14日我沮丧地回国。

就在我无路可走之时,神的救恩再次临到了我,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智慧地将我带到接待家庭交通,起初弟兄们交通了神经营计划的目标及达到目标的途径,渐渐又谈到神的旨意,撒但的诡计,败坏人类的需要,神的作工与人的实行,神作工的宗旨,每一个时代转移的历史背景、条件、决定因素,时代转移时的危险,从犹太人失败的教训中认识今天我们当选择的路。当时我虽感新鲜是自己从未听过的,但仍因狂妄、自是,始终放不下自己,不能虚心领受真理。弟兄姊妹一再流泪劝勉,甚至不吃饭、不睡觉地为我祷告,我才勉强留下来继续交通。我虽不能从弟兄们的交通中找出什么不合圣经之处,也不能否认时代要转移,历史的车轮不会停止,更不会倒转,圣灵的水流一直向前,神的作工从未停止。但心里却想:这可能就是“东方闪电”,我硬是凭着自己的观念、想象、理论、多年的抵挡经验及整个宗教界对全能神的弃绝,而采取了拒绝的态度。然而让我意想不到的是,我越抵挡反对,里面越痛苦黑暗,多日不思茶饭、不能安睡,仿佛活在无底深坑之中,弟兄姊妹虽一再流泪相劝却总是被我无情地拒绝,并认为即使死了也不能背叛主耶稣,也要持守主耶稣的名。弟兄姊妹见此情景,终日为我流泪祷告,盼望我能早日迷途知返。我也为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祷告,在祷告中却惊奇地发现我里面有一种特别平静安稳的感觉,是在生命中的感觉,我认真地在神面前寻求,恳切地祷告:亲爱的主耶稣,你是万物的主宰,独一的真神,你知道我的过去、现在、将来,我愿为你的旨意重新将自己奉献,此刻我既怕走错路而离开你,也怕因自己的瞎眼无知成为悖逆抵挡你的千古罪人,求你开启我的灵眼,我愿付出代价买“眼药”,使我明白当行的路。借着圣灵开启,使我回想起国际同工聚会的情形;也想到国内外众召会荒凉、分裂、混乱的情形;更想到自己多年讲变化,追求变化至今仍是贫穷、可怜、赤身露体,心思意念满了污秽败坏,情形可怜至极。起初的火热与爱已失去,取而代之的是字句道理、自高、狂傲,而以往所谈的谦卑、顺服、饥渴慕义、灵里哀恸、舍己、受苦、十字架道路、爱仇敌等真理也早已变成空洞的字句,无一丝一毫的实际。此时,多年疑惑不解的问题也一连串出现在我的脑海里:1、结束恩典时代,开辟国度时代的工作若是人能作,那李弟兄最合适,而李弟兄早已去世,这时代怎样转移呢?2、李弟兄能解释圣经,甚至“解释”新耶路撒冷,那他为什么不能把我们带入国度时代呢?3、李弟兄讲人能成为神而他自己怎么没成神反而却死了呢?4、李弟兄曾讲2000年团体新人出现,为什么至今我们仍没看到呢?5、李弟兄曾说得胜者在中国、在召会里,为什么在我们中间迟迟没出现呢?6、我们多年追求活着被提为什么至今不但没有一人被提反而死去之人越来越多呢?我鼓足勇气硬着头皮主动与弟兄们交通这些问题,我想一定会因着我的定罪抵挡而遭到拒绝的。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弟兄们反而更加恳切、耐心、细致地将每一个问题解释得一清二楚,又根据我的观念给我读了《道成肉身的奥秘(一)》这篇神话:“开展时代的工作不是人能代替得了的工作,这工作除了神自己之外无人能作得了。人作的工作都是在尽受造之物的本分,都是在圣灵的感动或开启之下来作工,这些人所带领的都是日常生活中人如何实行的路与人该如何做到神的心意上,人所作的工作不涉及神的经营,不代表灵的工作。就如常受、倪柝声他们作的工作都是在带路,或新路或老路都是在不超出圣经原则的基础上作的工作,或是恢复地方教会或是建立地方教会,总之都是在搞教会建造,他们所作的都是接续恩典时代耶稣与其他使徒未作完或未进深的工作。他们作的工作中就如蒙头、受浸、掰饼或喝酒,都是恢复耶稣当初的作工中要求后人做的。可以说,他们的工作都是在守圣经,都是在圣经里找路,根本没有一点新的进展。所以,从他们作的工作中人只能看到在圣经中又发现了新路,在圣经里又找着了更好、更现实的实行,但人并不能从他们的作工中找着神现时的心意,更不能找着末世神要作的更新的工作,因他们所走的仍是老路,没有更新,没有进展,仍是持守‘耶稣钉十字架’这一事实,仍是持守‘让人悔改、认罪’这一实行,仍是持守‘忍耐到底必然得救’这一说法,仍是持守‘男人是女人的头,女人应该顺服自己的丈夫’这一说法,更是持守‘姊妹不能讲道,只能做顺服的人’这一传统观念。像他们这样的带领法若是持守下去,圣灵永远作不了新的工作,永远不能将人从规条里释放出来,也永远不能把人带入自由美好的境界里。所以,这步改换时代的工作非得神亲自作、亲自说,否则,无人能代替得了,至此,所有在这流以外的圣灵工作都停止不前了,那些曾被圣灵使用过的人也都不知所措了。……就是说,人所作的工作的实质就是‘按部就班’,‘穿着新鞋走老路’,也就是即使是被圣灵使用的人所走的路也是建立在神自己亲自开辟出来的路之上的。所以,人总归是人,神总归是神。”

“有的人会问:为什么开辟时代非得神自己亲自作呢?难道受造之物就不能代替吗?你们都知道,神的道成肉身就是为了开辟新时代,当然开展新时代的同时已结束了旧时代。神是初也是终,他自己开展工作,也得由他自己来结束旧时代,这就是打败撒但、战胜世界的证据。每次的亲自作工在人中间都是一次新的争战的开始,没有新工作的开始,当然就没有旧工作的结束,旧工作没有结束证明与撒但争战的工作就没有结束。只有神自己来了,又将新的工作作在人中间了,人才能彻底从撒但的权下出来得到解脱,人才能有新的生活、新的开头,否则,人永远活在旧的时代里,永远活在撒但老旧的权势之下。神带领一次时代,人就得释放一部分,人就随着神的工作向新的时代迈进,神得胜了,那就是跟随他的人也都得胜了。假如让受造的人类去结束时代,在人看或在撒但看,这仅仅是在抵挡或背叛神,不是在顺服神,这样,人作的工作就成了撒但的把柄,人只有在神亲自开辟的时代中顺服跟随,撒但才能完全服气,因这是受造之物的本分。所以,我说你们只要跟随、顺服即可,别的工作不需你们作,这就叫各守本分,各尽功用。神作神自己的工作,不用人代替,也不参与受造之物的工作,人尽人自己的本分,不参与神的工作,这才叫顺服,这就是打败撒但的证据。在神自己开辟完时代之后,他不再亲临人间作工,这时,人才正式开始进入新时代来尽自己的本分,来完成受造之物的使命,这些都是作工原则,谁也不得违背,只有这样作才合情合理。神自己的工作由神自己来作,他是开展工作的,也是结束工作的,他是计划工作的,也是经营工作的,更是成就工作的。正如圣经里说的,‘我是初也是终,我是撒种的,也是收割庄稼的’。这一切的关乎他经营中的工作都由他自己来作,他是六千年经营计划的主宰,没有一个人能代替他的工作,没有一个人能结束他自己的工作,因他掌握一切。他既创世,便会带领整个世界来活在他的光中,他也必结束整个时代,来成就他的所有计划!” 神话使我心里特别亮堂,我怀着激动的心情继续认真地听着。

弟兄说:“还有关乎主再来这一问题我们再作一下详细的交通。或许你会这样认为,启示录1章7节说:‘看哪,他驾云降临,众目要看见他,连刺他的人也要看见他,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他哀哭。’ 主既来到,我们为什么没看见呢?我们再查考一下启示录3章3节:‘……若不警醒,我必临到你那里,如同贼一样。我几时临到,你也决不能知道。’ 帖撒罗尼迦前书5章2节:‘因为你们自己明明晓得,主的日子来到,好像夜间的贼一样。’彼得后书3章10节:‘但主的日子要像贼来到一样……’马太福音25章6节:‘半夜有人喊着说:新郎来了,你们出去迎接他!’ 再者马太福音24章36节:‘但那日子、那时辰,没有人知道,连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独父知道。’ 这几节经文也是预言主的再来,却说没有人知道,又该如何解释呢?其实,这些预言是分两个阶段应验的,一个是隐秘降临显现给聪明童女,像贼一样来偷宝贝。因经上说‘除了那领受的以外,没有人能认识。’ (启2:17)既说隐秘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也不是公开的。公开有神的时候,到神公开显现惩罚恶人时众目都要看见,连刺他的人都要看见,但看见后,要因他的来到而哀哭切齿,到那时必会看见,但已晚了。”我听后恍然大悟,心想:他们为什么懂的这么多?所谈的比李弟兄的生命读经还清楚实际百倍,我里面多年的观念、想象、字句道理的根基动摇了。这时弟兄们又与我一同读《写在前面的话》:“‘神’与‘人’不能相提并论,他的实质、他的作工都是最令人难测的,也是最令人不解的。神若不亲自作工说话在人中间,人无论如何也不能明白神的心意,这样,即使那些为神奉献一生的人也不能获得神的称许。神不动工,人作得再好也是枉然,因为神的意念总是高于人的意念,神的智慧无人能测透。所以我说那些把神与神的作工‘看透’的人都是无能之辈,都是狂妄无知之人。人不该定规神的作工,更何况人并不能定规神的作工。人在神的眼中简直没有一只蚂蚁那么大,怎么能测透神的作工呢?那些口口声声说‘神不这么作工神不那样作工’、‘神是这样神是那样’的人不都是口出狂言的人吗?我们都应该知道,属肉体的人都是经撒但败坏的人,本性都是抵挡神的,不能与神平起平坐,更不能为神的工作出谋划策。神到底如何带领人这是神自己的工作,人理当顺服,不应有这样那样的看法,因为人只是尘土。我们既然有寻求神的意思,就不应把自己的观念摆在神的作工中让神参考,更不应用自己的败坏性情来有意识地极力抵挡神的作工,这不就是敌基督了吗?这样的人还谈什么信神呢?我们既然相信有神,既然想满足神、想看见神,就应当寻求真理之道,寻求与神相合之道,不应硬着颈项与神对立,这样做有什么好果子吃呢?” 读完神的话我里面更加清楚明白了,随之也更加害怕,回想我多年的“事奉”不都是如同当年大马色路上仆倒的扫罗一样吗?不都是在作恶吗?我顿时心如刀绞,悔恨的泪水夺眶而出,深觉不配接受神的拯救,不配来到神的面前,过去不知多少次抵挡、悖逆,不知多少次拦阻坑害弟兄姊妹来到神的面前,也不知断送了多少灵魂,真觉不配活在世上。但是又想既蒙神如此拯救就不能徒受神的恩典,应将黑暗中的弟兄姊妹早日带到神前,以还报神爱之万一。

11月14日我回到家里,开始还坚持祷告,与弟兄姊妹正常交通。过了一段时间后,想到自己的地位、名誉、事业、家庭、众人的弃绝等一系列问题,便不愿吃喝神话,不愿与弟兄姊妹交通,打算再次离开寻找了我多年的神。这时我妻子突然得病住进了医院,需手术治疗,此时我想到这是神对我最后一次的提醒与管教。当我再次跪到神的面前时竟不知如何祷告,只觉自己又一次欺骗了神,也欺骗了弟兄姊妹,我才深感自己败坏至深,没有丝毫的良心理智,也对自己失去了信心,觉得无脸再见弟兄姊妹,决定与他们告别,任凭撒但苦害糟蹋。然而当我向他们告别时,在场的弟兄姊妹都跪在地上,泪如雨下、泣不成声地为我祈求,让神感动我这麻木的心灵……此时,我仿佛看到神的心在为我滴血,我哭了……是因神对我的大爱而哭,是因神的善良而哭,哭神为我所付的代价,也哭神作工的艰辛,哭弟兄姊妹因体贴神而受的痛苦,也为自己的刚硬、麻木而哭。神的爱再次将我唤醒,再次融化了我的心,再次使我从死境中转回,从此我正式走上了跟随重归救主全能神的历程。

经历了神审判、刑罚的工作才使我认识了自己狂妄、自是、自高、自大的败坏性情,认识了人类悖逆抵挡神的实质,看到了人的本来面目就是撒但,明白了神拯救人类的全部过程,也知道了撒但败坏人类的起源,更加定真了我所跟随的全能神就是独一真神,是律法时代带领人在地上生活的耶和华,也是恩典时代的赎罪祭——主耶稣,更是今天国度时代作审判刑罚工作的全能神,是无限无量、智慧难测的神自己,他不仅能以犹太男子的形像完成救赎的工作,更能以东方女子的形像完成结束他六千年的经营计划,他不仅是以色列人的神,也是美国人、英国人的神,更是中国人的神,他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他可以自由地在任何一个国家或民族中作他自己的工作,他是无所不能、无所不在的全能真神。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当你们看完我的经历的时候,是否感到我这人太刚硬了?是否看到神在我身上付出了太多的心血代价?是否看到神为拯救我们每一个人所付出的一切?真的,每当我回想起自己的经历时就悔恨不已,深感自己经撒但败坏太深,根本不配蒙神如此的拯救。但我更从自己的经历中看到了神拯救我们这些活在黑暗之中的人付出了多大的代价,看到了神拯救人的急切的心意和无私的爱。所以我便借此机会向你们作一下见证,让你们也能看见全能真神的显现,早日归到神的宝座之前,让神的心早日得到安慰。

内蒙古呼和浩特市 康全喜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讲道供应文选

    事奉之路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