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首页 各类书籍 拨开迷雾见真光 我蒙了全能神极大的拯救

我蒙了全能神极大的拯救

我曾是三班仆人派的大同工,1995年放弃了学业,离开家走上了事奉主的道路。在三班仆人派中,要求每个同工既然出来就不许回家,不准给家人写信、打电话。那时,在我心里只有一个意念:越严越苦越是真道,除了班次是真道其余都是假道,离开班次就不能得救。于是我立下心志,一生事奉神,跟随神设立的“仆人”走到底。

从1996年开始,仆人、各层带领就不断地在聚会中说:“现在‘东方闪电’可猖狂了,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我们要保护好弟兄姊妹,千万别受迷惑,告诉他们不认识的一律不接待。”我下到教会就对弟兄姊妹讲:“千万别和‘东方闪电’的人接触,他们无恶不作,不接受他们的道就把你杀了。那个灵大着呢!跟他们一说话就被他们控制住了。他们就是圣经中所说的‘大罪人’、‘沉沦之子’,坐在神的殿中自称为神的,他们就是假基督迷惑人的。主耶稣为咱钉十字架、流宝血,咱可得讲良心,一定要持守耶稣的名。现在正是‘家贫出孝子,国难显忠臣’的时候,我们一定要坚守真道等候被提。班次是神设立的,离开班次就不能得救。”因着这些话都是仆人说的,所以我对这些话笃信不疑,对“东方闪电”恨之入骨,每当祷告时我总求主剪除“东方闪电”,免得更多的人受他们的迷惑。有一次,邢台市一个姊妹说有人送她一本书——《真理的号声》,她没敢看,问我该怎么办,我说:“没听仆人说吗?那书上有毒,赶紧把它烧掉。”并告诉她:“你要认准耶稣,认准仆人,就是亲爹亲妈信了‘东方闪电’也要与他们断绝关系。调走的同工以后若不是跟本地同工一块儿过来的,一律不接待。”就这样我在不明真相中随着仆人一同封锁教会、抵挡神的工作。1998年,仆人及很多带领被抓坐监,当时教会一片混乱,但这并没有使我抵挡全能神作工的脚步放缓。看到教会混乱的情形,当时我就立下心志:一定要做家贫时的“孝子”、国难时的“忠臣”,就是死也得在仆人面前忠心到底。

1999年底,我家乡教会中的许多同工带着弟兄姊妹都接受了全能神的工作,上面的带领便让我回家调查情况,然后把那些跟随全能神的人都拉回来。但全能神的救恩就借着这个机会奇妙地临到了我。

当时我已经有四年没和爸妈见面了。爸妈见我回来后特别高兴,还一个劲地说神垂听了他们的祷告,随后就找了一个姊妹给我谈神的三步作工。我这才知道爸妈竟然也接受了全能神。当时我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对我妈说:“你们怎么这么没良心,仆人现在在监里,教会正在危难之时,你们却背叛仆人随从‘东方闪电’,你们当初是怎么和仆人立下心志的?”无论他们怎么说我都是充耳不闻,心中只是默默地祷告主:“主啊,求你捆绑他们,使我不被他们迷惑,我要做家贫时的‘孝子’,国难时的‘忠臣’……”姊妹见我没有一点反应,急得她独自跪下祷告:“全能神啊,她今天这样是她还不明白你拯救人的心意,求你开启她。全能神啊,你知道我太愚昧,不能把你所作的三步作工给姊妹说透亮,我不愿因着我的愚昧而拦阻了姊妹接受真道……”听了她流泪的祷告后我挺受感动,觉得她的祷告特别真实、诚恳。对比而言,我的祷告就像背台词一样,特别平淡。但一想到仆人在聚会中的“谆谆告诫”时,我的心又刚硬了起来:这都是假面具,哭死你活该,想骗我,没门!我妈也哭着求我听听之后再作决定,但这些丝毫打动不了我刚硬的心。我凶巴巴地用手指着我妈说:“别在我面前装蒜,别给我演戏,姓李的,你这个叛徒,你再说咱俩就断绝母女关系,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就当你没生我这个女儿。要不然我就拿刀拦在门口,他们来一个我杀一个。”当时我竟然对妈妈说出这样的话来,简直丧失了人性,没有一点理智可言。此后我便住在教会,开始了更加疯狂的抵挡。那时在我想象中“东方闪电”就像瘟疫一样,必须赶尽杀绝。于是我每天都到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家“劝说”他们,企图把他们重新拉回到仆人面前。但最终都是以失败而告终。面对眼前这一切,我感觉茫然了,“主啊,他们在跟随仆人时也没这么大的劲,现在跟随全能神怎么这么大的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99年5月份,我上面的带领找到我跟我谈全能神的工作,原来带领也接受了全能神,当时气得我跑到同学家谁也不见。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后,我静下心来思量所发生的一切,求神开启我、引领我,因我不知以后怎么走。后来接受全能神的那个带领打电话给我,说要见我。我就答应了她,因在班次中我俩关系最好,我想听听再说吧。7月14日,我见到了她和几个接受全能神的姊妹,可以说,这是在我心中没有任何抵触的情况下与她们的第一次正面交通。和她们相处了几天,我发现她们并不像仆人传言中说的那么可怕、那么狠毒,相反我从她们的言谈举止中发现了一种可贵的东西,那就是我在班次中所体会不到的弟兄姊妹之间的“爱”。因为我在这几年的事奉中看到,同工之间面和心不和、勾心斗角、嫉妒纷争、争权夺位,甚至你有病休息几天,别人还说你贪享安逸,更别说心中痛苦时想得到别人的安慰了,所以,我心中对弟兄姊妹之间的“爱”早就麻木了,我不知什么是彼此相爱,更不相信任何一个人,我总是用外表的严厉来伪装自己内心深处的孤独和空虚。可是通过和她们接触,看着她们的行为,听着她们敞开心的交通,我心里有了波动:不是说不接受“东方闪电”就被他们杀死吗?那为什么不管我怎样对待她们,或说难听的话,或给她们难看的脸色看,但她们总是和颜悦色地和我交通、一点也不生气呢?传说“东方闪电”的人是恶魔,为什么她们还这么有爱心呢?难道是伪装的?不对呀,什么都可以伪装,唯有爱是伪装不出来的,因为神才是爱,只有神才能有爱;难道传言是假的?渐渐地,我心中对她们的敌意减少了,我开始听她们的交通。

姊妹说:“寻求真理不是争争吵吵就能得着结果的,而应心平气和地寻求,启示录3章20节里主说:‘看哪,我站在门外叩门,若有听见我声音就开门的,我要进到他那里去,我与他,他与我,一同坐席。’这说明主来的时候是在门外叩门,咱们若把门封得死死的,会不会把神关在门外?又怎么能得着从神而来的真理呢?现在世界上有两千多个派别,都说自己是真道,将来只有自己这个派别得救,派与派之间不接触,外来人都不接待,你说这样能见到再来的主耶稣吗?”是啊,我怎么以前都没想到这些呢?我有点后悔当初对弟兄姊妹说的“不认识的一律不接待”的话。当姊妹说到神又作了新工作时,我反驳道:“神不会作什么新工作的,神没那样说过。”姊妹接着说:“以赛亚书40章12-15节中写着:‘谁曾用手心量诸水,用手虎口量苍天,用升斗盛大地的尘土,用秤称山岭,用天平平冈陵呢?谁曾测度耶和华的心(或作“谁曾指示耶和华的灵”),或作他的谋士指教他呢?他与谁商议,谁教导他,谁将公平的路指示他,又将知识教训他,将通达的道指教他呢?看哪,万民都像水桶的一滴,又算如天平上的微尘;他举起众海岛,好像极微之物。’你说人在神面前算什么?”就如全能神所说:“‘神’与‘人’不能相提并论,他的实质、他的作工都是最令人难测的,也是最令人不解的。神若不亲自作工说话在人中间,人无论如何也不能明白神的心意,这样,即使那些为神奉献一生的人也不能获得神的称许。神不动工,人作得再好也是枉然,因为神的意念总是高于人的意念,神的智慧无人能测透。所以我说那些把神与神的作工‘看透’的人都是无能之辈,都是狂妄无知之人。人不该定规神的作工,更何况人并不能定规神的作工。人在神的眼中简直没有一只蚂蚁那么大,怎么能测透神的作工呢?那些口口声声说‘神不这么作工神不那样作工’、‘神是这样神是那样’的人不都是口出狂言的人吗?我们都应该知道,属肉体的人都是经撒但败坏的人,本性都是抵挡神的,不能与神平起平坐,更不能为神的工作出谋划策。神到底如何带领人这是神自己的工作,人理当顺服,不应有这样那样的看法,因为人只是尘土。我们既然有寻求神的意思,就不应把自己的观念摆在神的作工中让神参考,更不应用自己的败坏性情来有意识地极力抵挡神的作工,这不就是敌基督了吗?这样的人还谈什么信神呢?我们既然相信有神,既然想满足神、想看见神,就应当寻求真理之道,寻求与神相合之道,不应硬着颈项与神对立,这样做有什么好果子吃呢?”(《写在前面的话》)圣经中记载的文士、法利赛人为什么信神到头来却是七祸临头呢?他们不就是凭自己的想象拿着旧约圣经把主钉上十字架的吗?这一切还不是因着他们随意定规神的作工而导致的吗?预言是等待应验的并不是让人随便解释的。文士、法利赛人按他们对预言的理解,不顾事实把主钉死了。我们今天会不会重蹈法利赛人的覆辙呢?咱不害怕吗?别老持守着字句,得看看所传的道对我们有没有益处,是不是我们的需要。看着全能神的话,心想怎么这些话句句在说我啊,而且说得又那么让人心服口服,我渐渐地被全能神的话吸引住了。

她又给我谈了撒玛利亚妇人认识耶稣的经过。约翰福音4章6-30节:“在那里有雅各井。耶稣因走路困乏,就坐在井旁。那时约有午正。有一个撒玛利亚的妇人来打水,耶稣对她说:‘请你给我水喝。’ 那时门徒进城买食物去了。撒玛利亚的妇人对他说:‘你既是犹太人,怎么向我一个撒玛利亚妇人要水喝呢?’原来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没有来往。耶稣回答说:‘你若知道神的恩赐,和对你说“给我水喝”的是谁,你必早求他,他也必早给了你活水。’ 妇人说:‘先生,没有打水的器具,井又深,你从哪里得活水呢?我们的祖宗雅各将这井留给我们,他自己和儿子并牲畜也都喝这井里的水,难道你比他还大吗?’耶稣回答说:‘凡喝这水的,还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赐的水,就永远不渴。我所赐的水要在他里头成为泉源,只涌到永生。’ 妇人说:‘先生,请把这水赐给我,叫我不渴,也不用来这么远打水。’耶稣说:‘你去叫你丈夫也到这里来。’ 妇人说:‘我没有丈夫。’耶稣说:‘你说没有丈夫,是不错的。你已经有五个丈夫,你现在有的,并不是你的丈夫,你这话是真的。’ 妇人说:‘先生,我看出你是先知。我们的祖宗在这山上礼拜,你们倒说,应当礼拜的地方是在耶路撒冷。’耶稣说:‘妇人,你当信我。时候将到,你们拜父也不在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你们所拜的,你们不知道;我们所拜的,我们知道,因为救恩是从犹太人出来的。时候将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灵和诚实拜他,因为父要这样的人拜他。神是个灵(或无‘个’字),所以拜他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他。’ 妇人说:‘我知道弥赛亚(就是那称为基督的)要来,他来了,必将一切的事都告诉我们。’耶稣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 当下门徒回来,就稀奇耶稣和一个妇人说话。只是没有人说:‘你是要什么?’或说:‘你为什么和她说话?’那妇人就留下水罐子,往城里去,对众人说:‘你们来看,有一个人将我素来所行的一切事都给我说出来了,莫非这就是基督吗?’众人就出城往耶稣那里去。”姊妹说:“为什么撒玛利亚妇人要在午正的时候去打水呢?也正是这时碰见了耶稣?因为午正是最热的时候,也是人最少的时候,她不愿见人是因她知道自己不好,心里也觉得羞耻,她有自知之明,却没有改变的路。主说过他来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有病的人才需要医生,所以主向他显现。这说明,人越认识自己的缺少,有一颗渴慕寻求的心,就会获得神的作工,看到神的显现。耶稣与撒玛利亚妇人说话,在当时是最不符合人观念的,因为当时的历史背景是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从不来往,当耶稣向撒玛利亚妇人问话时,妇人并没有因耶稣是个不认识的犹太人,就转身离开,而是很礼貌地回答耶稣的问话,并且敞开心谈自己的想法。通过与耶稣的谈话她对耶稣的认识逐渐加深,这从她对耶稣的称呼‘先生’‘先知’‘基督’上可以看出来。起初她看耶稣外表时,称耶稣为先生,耶稣说自己有活水,妇人因不愿到这么远打水,便求耶稣把活水赐给她,在她的认识中,耶稣说的活水只是喝的水,但不管她是什么存心,因她愿意寻求,神就赐给,但条件是她得把丈夫叫来,耶稣问的正是她的隐私,妇人为得活水很诚实也不伪装自己,妇人说:‘我没有丈夫。’但在说这话的同时,她也稀奇,这个犹太男子对她的隐私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她对耶稣的认识由‘先生’转到了‘先知’。这时妇人不再寻求肉体暂时的满足了,她开始寻求生命之道。她把当时犹太人与撒玛利亚人争论的话题拿出来问耶稣,到底谁说得对,耶稣却说,时候将到,拜父的不在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乃是用心灵和诚实,但救恩是从犹太出来的。妇人听了耶稣的话后就认定耶稣是要来的‘基督’。因为她知道,神来就能开辟新路,带来新的实行,带给人一切所需。妇人得着了新路,留下水灌子,即所持守的老旧的东西,为耶稣作见证去了。撒玛利亚妇人认识神是因着神的说话与作工,不是根据大脑想象,这就是她认识神的途径。今天,咱们不能盲目地听信传言,也应该从其作工、说话中来辨别其是否是道成肉身的基督。”听后我目瞪口呆,这处圣经我不知读了多少遍也没看出什么来,可今天从她口中说出来后,却是那么新鲜、那么透亮,我这才明白了此处圣经的真意,不由得心中一惊:啊,她们所讲的不就是把圣经的奥秘打开了吗?难道这是真道?于是我决定继续听。

姊妹接着问我:“你说什么是神?”当我听到这个既简单又深奥的问题时不知怎么回答。但外表却在极力地掩饰自己,绷着脸不理她们的碴儿。姊妹并没有不耐烦,而是微笑着对我说:“我以前也是讲道的,整天抱着圣经在讲台上夸夸其谈,以为自己很富足。但有一天,当我看到全能神的话中对这个问题的阐释时我才如梦方醒,才知道我信神多年却是糊涂信。”我们翻开《论到“神”,你怎么认识?》这篇话,全能神说道:“人信神已有很久了,但人对‘神’这个字眼多数都不明白,只是稀里糊涂地跟着走,究竟人为什么要信神或什么叫神,人根本一概不知。人若只知道信神、跟随神却不知什么是神,也不认识神,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虽然人走到今天已看见了很多天界的奥秘,也听说了许多高深的、人未曾领受的‘知识’,但人对许多最浅的、人从未想过的真理却不认识。或许有人会说:‘我们信神多年怎会不知什么叫神呢?这不是贬低人吗?’其实,虽然人今天都跟着我走,但人对今天的一切作工却是没有一点儿认识,就最浅显、最简单的问题人都付诸东流,更何况‘神’这样的最复杂的问题呢?你当知道,你不关心的问题、你发现不了的问题是你最应该明白的问题,因为你只知道随大流走,对你该装备的你却不注意不留心。你真知道你为什么要信神吗?你真知道什么叫‘神’吗?你真知道什么叫‘人’吗?作为一个‘信仰神的人’,不明白这些事不是失去一个信神之人的尊严了吗?因为今天我作的就是这个工作:让人明白人的实质,明白我的一切作为,对‘神’的本来的面目有认识,这是经营计划的尾声,是我的最后一步工作。……在人中间,我原本是人所看不见的灵,是人所未能接触到的灵,因着我在地的三步工作(创世、救赎、毁灭)而在人中间按着不同时候向人显现(从未公开),作我在人中间的工作。我第一次来在人间是救赎时代,当然是在犹太家族中,所以说,第一次看见‘神’来在地上的是犹太民。这步工作之所以我自己亲自作,是因为我要将道成的肉身当作赎罪祭来作救赎工作,所以,最先看见我的人是恩典时代的犹太人,这是我的第一次在肉身中的作工。在国度时代,我要作征服成全的工作,所以仍是在肉身中作牧养的工作,这是我的第二次在肉身中的作工。在最终两步作工中人接触的不再是看不着、摸不着的灵,而是灵实化在肉身中的人。所以在人看,我又成了人,并没有一点儿神的味道,而且人所看见的神不仅仅是男性,而且也是女性,就这最令人吃惊,令人不解。多少年的老旧的信法都叫我的一次又一次的不同凡响的作工给打破了,人都惊呆了!所谓‘神’不仅是圣灵、那灵、七倍加强的灵、包罗万有的灵,而且还是人,是普通的人,极其平凡的人;不仅是男性,而且还是女性,相同的是都从人生,不同的是圣灵感孕与从人生但直接来源于灵;相同的是道成肉身的神都担任父神的工作,不同的是救赎与征服的工作;同样代表父神,一个是满了慈爱怜悯的救赎主,一个是满载烈怒、审判的公义的神;一个是开辟救赎工作的大元帅,一个是成全征服工作的公义的神;一个是开头,一个是结束;一个是无罪的肉身,一个是完成救赎的、作接续工作的、本不属罪的肉身;同样是一位灵,但是在不同的肉身中居住又出生在不同的地方,而且时隔几千年,但所作的工作又不相矛盾、相辅相成,可同时相提并论;同样是人,但是男婴又是童女。多少年来,人看见的不仅是灵,不仅是人,是男人,而且还看见许多不合人观念的事,叫人对我总是测不透,对我总是半信半疑,似乎我的确存在,但又似乎是一场不存在的梦,所以人走到今天仍不知什么叫神。你真能将我用一句简单的话而概括了吗?你真敢说‘耶稣就是神,神就是耶稣’吗?你真敢说‘神就是灵,灵就是神’吗?你敢说‘神就是穿上肉身的人’吗?你真敢说‘耶稣的形像就是神伟大的形像’吗?你能用你的文才将神的性情、形像都说透吗?你真敢说‘神只照着神的形像造了男性,却并没有照着神的形像造了女性’吗?若你这样说,那凡是女人都不是我拣选的对象,更不是人类中的一类。现在你真知道什么叫神吗?神是人吗?神是灵吗?神真是男人吗?只有耶稣能完成我要作的工作吗?你若选择这其中的一种来概括我的实质,那你属于太无知的忠诚的信徒了。若我仅仅作一次道成肉身的工作,那你们会不会将我定规?你真能将我一眼望穿吗?就你有生之年中接触到的真能将我概括透吗?假如我在肉身中作两次工作都相同,你们又将怎样看我?能不能将我永远钉在十字架上?神就像你说的那么简单吗?” 看完这段神话之后我心里也豁然开朗了,心想:神真是太难测了,这话说得又清楚,又带有权柄,绝对是神说的。此时我的心里已没有什么抵触了,心中的疑团都解决了,觉得这就是真道。我暗立心志:一定要把神的新工作见证给那些仍在黑暗中的人,还神一个爱。

亲爱的弟兄姊妹,这是我——一个曾经抵挡神、亵渎神却蒙了全能神极大拯救的人的经历。神是无辜的,为了拯救人类两次道成肉身,受尽人的弃绝、毁谤,想想自己以往到处搅扰神的工作,拦阻许多弟兄姊妹没能来到全能神的面前,我后悔我的抵挡,恨我瞎眼、愚昧,我更感激全能神没有按我的抵挡对待我,还给了我极大的拯救。我真心地奉劝所有的弟兄姊妹,不要再抵挡全能神了,那些在各宗各派中流传的毁谤全能神的谣言都是心术不正之人捏造的,道听途说的东西并不真实,事实是你考察、经历出来的。全能神带来了真理、道路、生命,审判的工作早已在神家开始,并且已接近尾声,趁着还有这一点机会,快快来到全能神的宝座前来享受神的审判吧!只有全能神才能让你信神多年的愿望得到实现。弟兄姊妹,赶快悔改跟上神最新的作工步伐吧!

河北省承德市 志勇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讲道供应文选

    事奉之路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