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多名基督徒的护照被中共扣押并监控至今

27

《世界人权宣言》第十三条第(二)项规定:“人人有权离开任何国家,包括其本国在内,并有权返回他的国家。”每一个公民都享有人身自由权,自由出入境外是每一个公民的权利。而中共无视人权违背了《世界人权宣言》,在它独裁的统治下不给基督徒办护照,并随意扣押基督徒的护照,对办理过护照的基督徒监控排查,并利用亲人跟踪监视。

以下是河南省项城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因办理护照而遭到中共政府迫害的事实报道:

案例1:

2018年3月8日,警察再次来到河南省项城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志辉(化名,女,51岁)家,向其家人索要志辉的身份证。志辉丈夫不解,问其要身份证的原因时,书记恐吓道:“是派出所要的,身份证三天不拿出来,直接抓本人。”

3月9日晚上,志辉听说此事后,便出外躲藏,也不敢和家人联系。

据悉:2014年,志辉办理护照后,中共警察经常去她家盘查。

2014年9月,志辉办理护照一星期后,妇女主任就领着三个警察来到志辉家。警察手里拿着志辉办护照的身份证复印件,问志辉:“这是你吗?你信全能神吗?……志辉没有正面回答。”临走时,警察厉声恐吓志辉道:“如果调查出来你是信神的,后果自负。”并强行让志辉签字。随即,三名警察又到志辉娘家调查她办护照的情况。

2017年5月13日下午五点多,两个警察又来到志辉家,志辉被迫从邻居家翻墙逃亡。

2018年1月,妇女主任向志辉丈夫打听:“有没有见过志辉?她还信不信神?”

至今,志辉的护照仍被扣押。

案例2:

项城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崔阳(化名,女,49岁)在2015年因办理了护照被中共监控至今,崔阳的护照也未下发,还经常遭到警察的盘问。

2017年7月12日上午,办事处的人分别给崔阳的丈夫和远在外地上班的儿子打电话询问崔阳还信不信神。随后,办事处的人又让崔阳的邻居给崔阳丈夫打电话,询问崔阳的行踪。

8月10日左右,崔阳的邻居在附近见四名警察拿着崔阳的照片再次调查崔阳。

2015年1月13日,崔阳在项城市出入境大厅办理了护照。当天下午,办事处人员便拿着崔阳的照片去村委会调查。

办事处的人找到崔阳的丈夫,挑拨说:“崔阳护照都办好了,你得看好她。”

因着警察的挑唆,1月15日,崔阳的丈夫买了一条狗链子。

第二天,崔阳听见丈夫给办事处的人打电话说:“你们不用管了,我管着,我不让她出门,把她锁在院子里。”办事处的人说:“别让她跑了。”随后,崔阳的丈夫便用铁链把崔阳的双脚锁上,并把大门锁上,崔阳的身份证也被其丈夫要走。

两年后,中共仍不放松对崔阳的监控。崔阳为了躲避警察的搜捕,一直躲在家中不敢出门,一听到警车鸣笛心里就怦怦直跳,害怕是警车来抓捕。

截止到2018年4月份,崔阳的护照还被扣押在中共警方的手中。

案例3:

2014年10月,项城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邓昭(化名,男,65岁)和甄诚(化名,女,64岁)夫妻俩也是因着办理了护照被中共监控,失去了人身自由。

2017年5月28日下午两点左右,妇女主任领着两名警察来到邓昭、甄诚家中,一进屋警察不由分说就给夫妻二人拍照片。一警察说:“我是某派出所的,你们不能信全能神,得信共产党。”警察在房间四处看,最后拿着一个文件对他们夫妻说:“你们签个字吧。”甄诚拒签,警察便强行拽着甄诚的手摁指印。

截止到2018年4月份,邓昭、甄诚夫妇的护照还被扣押在中共警方的手中。

案例4:

项城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郭丽(化名,女,49岁)在2014年办理了护照,也被中共排查。

2017年5月的一天上午九点多,村会计领着派出所所长找到郭丽。所长用手机给郭丽以及郭丽家的房子周围都拍了照。

过后,所长还向村民调查她信神的事。

2014年12月底,郭丽去本市办理护照,第一天刚递交身份资料,第二天,乡里的人便向村长调查:“你村的郭丽信什么的?”

2015年2月,郭丽见护照迟迟不下发,就给办护照的人打电话,他们欺骗郭丽说乡里的人已经领走了。郭丽就找村书记询问情况,书记说:“护照在你们办护照的地方扣着呢。”

听到这个消息,郭丽怕半夜警察翻墙而入,只好睡在楼顶上。为了躲避警察的突袭抓捕,郭丽被迫离家躲藏,过着有家难归的痛苦生活。

截止到2018年4月份,郭丽的护照还未发至她本人手中。

案例5:

项城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郭敏(化名,女,40岁)于2015年办理了护照。没承想,护照没领到手,还遭到警察多次上门盘问,为躲避警察的抓捕,郭敏一直在外躲藏。

2015年1月15日,郭敏办理护照后一星期左右,派出所的人就去郭敏家调查情况,未找到郭敏,便向村干部了解情况。

2015年2月初,三名警察再次去郭敏家调查。

警察见到郭敏后,便问:“你因为什么办护照?你有没有信仰?”郭敏反问:“办护照出国这是公民的权利,你们为什么调查这个?”警察猛一怔,犹豫了一下说:“这是上面叫我们调查的,我们只是照办。”经过一小时左右的盘问,警察才离开。

2017年5月份左右,郭敏在楼上听见有人喊丈夫的名字,一看是一名警察(身穿警服)和村干部在院子里喊叫,他们见无人应答后,进屋看看便走了。

据邻居说,警察已经去郭敏家两次了。此后,郭敏夜不能寐,整天心惊胆战的,害怕突然被抓走,熬得头蒙,眩晕,被迫离家躲藏至今。

2017年8月份,郭敏得知中共警察在本村墙上张贴告示,告示上写道:“郭敏已经加入邪教组织……”字样,郭敏愤愤不平,但也无可奈何。

据了解,中共警察调查郭敏及张贴告示一事,在村里轰动很大,村民议论纷纷。因着中共的逼迫郭敏有家难归,骨肉分离,夫妻不能相见,父母不能孝敬。

截止到2018年4月份,郭敏的护照还未发至她本人手中。

案例6:

2014年12月,项城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盛果(化名,女,36岁),张默(化名,男,37岁)夫妇办理了护照。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村书记来通知,让他们夫妇二人到某家开会。

张默夫妇来到地方,看到还有六七个基督徒。村书记说:“乡里说要见见你们,我都给拦下了,你们到底信什么的?若再信,派出所警察直接就来抓人,这一段时间哪儿都别去,随叫随到。”

不久,村干部通知张默说:“你们办护照的都来签字。”见张默不签字,书记就给其代签 。

2017年5月,村书记领着警察,又到这几名办护照的基督徒家里拍照,凡是不在家的,把大门都拍下来了。

至此,盛果、张默夫妻每晚都睡不踏实,一听到车响和狗叫就心惊,整天担惊受怕。因担心警察随时找上门,夫妻二人被迫背井离乡,在外躲藏。

案例7:

项城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石芳(化名,女,54岁)于2014年12月份办理了护照,一直被中共监控。

2014年12月,石芳办护照刚回到家,村干部就到石芳家问:“乡里打电话了,你办护照了吗?办护照想做什么?”村干部还说:“你是信神的,你出不了国。”

过了三四天,村长领着乡书记大约六七个人,给石芳夫妇以及房屋拍照。乡书记问道:“国家定你们信的是邪教,你办的护照都被扣下了,别想要了! ”并让石芳丈夫签字,还恐吓道:“以后有风吹草动就先找你。”

隔了三天左右,村长和大队书记又领着五六个人到石芳家。乡干部说:“你们办护照的事,省公安厅很重视,你们办的护照扣下了,别想出国了。”

2017年5月份,村长又来到石芳家说:“走吧,乡派出所的来了,要见你。”到村长家,两个警察用手机给石芳夫妇拍了照,还让石芳夫妇和他们合影。

2017年11月,乡派出所再次向村干部打听石芳,时刻关注着石芳的行踪。

因着办护照遭到中共政府的盘问、拍照、恐吓,石芳整天担惊受怕,一看见穿警服的人就害怕。石芳内心很愤恨中共的独裁统治,让她活在中共的监视之下,没有人身自由权。

从以上案例可以看到,中共政府公然违背《世界人权宣言》,强行扣押护照,不允许基督徒出境。中共警察的频繁骚扰,导致这些基督徒有家难归,过着痛苦漂泊的生活,在中共独裁统治的国家,哪有人权?

相关内容

  • 一名全能神教会带领被囚禁宾馆遭酷刑审讯

    全能神教会一名带领被警察抓捕,后被囚禁宾馆酷刑审讯10天。 2018年8月15日,江苏省徐州市四名警察闯入一聚会处,将家主控制后,蹲守在该聚会处伺机抓捕教会带领李瑞(化名,女)。晚上9点,李瑞刚进家就不幸被捕。随后,她被押往当地派出所。 警察把李瑞带到审讯室,将她双手反铐控制在老虎凳上,并把空调温度…

  • 基督徒被警察暴力殴打强制堕胎

    全能神教会一名基督徒,在怀孕四个多月时,被中共警察抓捕。警察为逼其出卖教会信息,残忍地对其进行暴力殴打、酷刑折磨,甚至命令医生使用带脚踏板的机械给其强行堕胎,这给她的身心留下了永远抹不去的伤痛。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但谈起往事,她仍历历在目。 聚会被抓,警察对怀孕的她实施严刑逼供 我叫辛玲,老…

  • 陕西省多处“洗脑基地”曝光

    中共在各地设立秘密“洗脑基地”关押、审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并对他们进行强制洗脑、精神摧残。 近日,陕西省多处秘密关押基督徒的“洗脑班”曝光,这些“法外机构”成了中共迫害基督徒的主要阵地之一。 陕西省西安市一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李智(化名),被秘密关押在当地一法制教育中心60多天后,于2018年6月获释,…

  • 逃亡海外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家人遭中共追捕

    因着中共对全能神教会的迫害,数千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迫逃亡海外。然而,中共对他们的迫害并没有停止,当局正试图通过各种手段将他们引渡回国,他们在国内的家人也成为当局监视、迫害的对象。 河南省的赵英(化名)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名基督徒。两年前,她的两个儿子为躲避中共的抓捕逃亡海外。此事引起了当地政府的格外重…

揭露中共抵挡神的邪恶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