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一基督徒被中共无辜判刑四年 出狱后频遭盘问、监视

17

文丽(化名,女,34岁)家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奎屯市,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8年4月下旬,社区工作人员打电话叫文丽去上市民夜校。文丽拒绝后,被警务室的警察叫去训话。文丽被迫答应每个星期一早上去参加社区的升旗仪式,警察才罢休。

据了解,2013年1月24日,警方在文丽的租房处对她实施抓捕并关押至看守所,期间文丽的家人通过熟人想找律师请求法律援助,可被告知:没有一个律师敢为信全能神的人辩护。2013年8月26日法院以“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文丽四年六个月有期徒刑,当时同案人不服上诉。同年11月,某中级法院二审维持原判。2013年12月12日,文丽被押到女子监狱服刑,于2016年12月24日减刑7个月获释。释放当天某市司法所和文丽家属去监狱接她时,被司法所工作人员带走录像和采集个人信息建档,并提交给文丽户口所在地的社区负责监管。

后来,当派出所得知文丽搬到母亲家居住时,当地派出所和社区同样采集她的个人信息并负责监管。此后,社区的人一个月就要来文丽家四五趟(一直持续到现在),社区警务室经常让她去签字、照相,了解她的近期情况。社区工作人员常来家里说:“以后让文丽不要信神了!”……

文丽找到一份工作,社区和派出所的警察竟然找到文丽工作的地方,打探她的上下班时间、做什么工作,令文丽反感不已。

2017年3月8日,文丽在外面办事时,小区警务室一协警打电话通知她立马赶回社区,配合采录个人信息和资料。文丽说:“我明天去行不行?”协警用强硬的口气威胁她:“如果今天不回来,以后就不要出市了。”没办法文丽只好赶去警务室。其中有两个协警仍把文丽当犯人一样对待,言行举动带着歧视。

2018年3月,文丽和家人去某大峡谷旅游,回来过安检时身份证刷不过去,检查站的警察就调了文丽的身份证,然后拿了一个仪器把她手机里面所有的内容全都检查了一遍,完全没有个人隐私,当时文丽非常生气。警察直接叫来了五六个拿着警棍和盾牌的警察,驱警车强行把她带到派出所,再次采录文丽的个人信息,整个过程持续了四个小时,后才准许文丽离开。

2018年4月16日,文丽要去某地参加舞蹈培训一个星期,社区要求文丽打报告请假,还要去街道办事处、当地派出所,还有市政府政法委去找人签字才能给她批假条,回来后去销假。

文丽愤慨自己因信神被无辜抓捕判刑,忍受着近四年的牢狱生活,好不容易熬到出狱,终于能得到自由了,没想到警察、社区人员对她的高压监管更为严密,致使她出行受限,隐私权被剥夺,还受到警察和社区工作人员的歧视,这一切让她感到痛苦不堪。

相关内容

  • 一基督徒因去香港听道遭警察常年追捕

    全能神教会一基督徒因去香港听道被中共警察追捕,五年来,一直逃亡在外,有家难归。 李佳(化名)是河北人,2012年6月,她与几名基督徒结伴去香港听道。2013年1月,与其一起听道的基督徒被抓,李佳也被警察锁定为追捕对象。为免遭警察抓捕,李佳被迫离家逃亡。 因李佳逃亡在外,警察多次欲将其抓捕未逞,便将李…

  • 一基督徒遭“熬鹰”17昼夜

    中共警察在抓捕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后,为了获得教会情况与其他基督徒的信息,或者为了迫使其放弃信仰,常采用各种酷刑手段,“熬鹰”就是其中一种。“熬鹰”原本是训练猎鹰的一种方式,猎人用各种方法连续几天不让鹰睡觉,以此摧垮鹰的意志,最终将其驯化。“熬鹰”这种方式用于人的话,那就是一种极其残忍的酷刑。这种酷刑能…

  • 逃亡基督徒回国 成中共警方重点抓捕对象

    逃亡海外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一旦回国,面临的就是抓捕、监禁,甚至丧命的危险。一些基督徒从海外回国后,被迫四处逃亡,以躲避中共的迫害。 2017年8月下旬,曾逃亡海外的基督徒江涵(化名)回到中国。得知中共一直在调查他的情况,只好继续在国内逃亡,不敢回家。 2017年11月2日,江涵突然接到家人的电话称…

  • 江西省度假中心变“洗脑基地”

    凤凰沟度假中心处江西省南昌县黄马乡,今年9月,这里摇身一变成为中共的又一个法制教育中心,即专门用于对基督徒进行强制转化的洗脑基地。 据了解,截至10月份,该洗脑基地至少关押了25名南昌市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目前,被关押人数仍在持续增加。 据内部人士透露,凤凰沟度假中心被设为洗脑基地,是为迎合江西省当…

揭露中共抵挡神的邪恶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