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第37次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专家呼吁关注基督徒庇护现状

125

2018年3月2日,第37次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在日内瓦召开,社团及个人良心自由协会(CAP LC)主席迪埃里·瓦莱先生在会议上宣读了一份提交报告的标题。这份题为《中国宗教难民(全能神教会)在欧洲申请庇护遭拒》的报告,主要呼吁国际社会关注全能神教会在中国所遭受的严重迫害,以及逃离中国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的难民庇护问题。该报告在联合国的网站上公布后,引起一些国际人士的关注。

社团及个人良心自由协会(CAP LC)在报告中介绍了全能神教会受中共政府镇压、迫害的情况,包括中共政府指控全能神教会犯下的招远麦当劳杀人事件,此事件已被多个学术研究揭穿。其他有关全能神教会的谣言也被一些知名学术学者的研究揭穿,纯粹是假新闻。

该报告称,根据中国官方消息,中国当局对全能神教会的取缔和迫害最早可以追溯到1995年。中国当局借打击“邪教”为名,对全能神教会加大了镇压程度,并且一再宣称,摧毁全能神教会是他们的当务之急。从全能神教会统计的数据显示,仅2011年至2013年,遭到中共政府非法抓捕、监禁、判刑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高达380,380人。据自由之家报告称,2014年至2016年期间,在中国因为宗教信仰而遭受迫害的人当中,有80%是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该报告称,全能神教会在中国遭受迫害的规模和严重程度都是空前的。

据了解,近年来,遭受中共政府严重迫害的全能神教会的一些基督徒被迫逃亡到海外一些民主国家寻求庇护。但是他们的难民申请庇护情况不容乐观。

该报告指出,在韩国,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的难民庇护请求全部被拒,至今无一例获得难民身份认证。其他一些欧洲国家如意大利和法国,全能神教会大多数基督徒的难民请求也都被拒。

该报告强调,2004年联合国难民署关于国际保护的《基于宗教的难民诉求指导方针》明确申明,各国不能要求提供证据证明寻求庇护者个体遭受迫害。只要能证明这个人“有充分的理由害怕受到迫害”就足够了。在中国只要身为全能神教会的一员,都有“非常充分的理由害怕受到迫害”。一经被发现是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就会面临被抓并判刑坐监的危险!

社团及个人良心自由协会呼吁国际社会关注全能神教会在中国遭受迫害的严重程度,包括韩国在内的一些国家造成的人道主义问题。这些国家一直拒绝认可从中国逃亡出来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的难民身份,甚至威胁要将他们遣返回中国。但他们一旦被遣返回国,将面临被逮捕和拘留,或者更糟的处境。有分析人士认为,该报告进一步促进了国际社会对全能神教会基督徒人权状况的关注。

相关内容

  • 西方学者对战中共代表:联合国日内瓦边会有关全能神教会的辩论

    2018年3月1日,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37次会议召开期间,社团及个人良心自由协会组织了一场关于中国剥夺宗教自由暨全能神教会案例的边会。此次会议由社团及个人良心自由协会主席迪埃里·瓦莱负责主持。

  • 日内瓦边会:聚焦全能神教会 关注中国宗教自由状况

    2018年3月1日,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37次会议召开期间,社团及个人良心自由协会(CAP LC)组织了一个关于中国剥夺宗教自由暨全能神教会案例的边会。

  • Massimo Introvigne教授在“宗教迫害与难民人权”国际会议发言:全能神教会是“黑色宣传和假新闻”的典型受害者

    2017年10月23日,在韩国首尔召开的“宗教迫害与难民人权”国际会议上,新宗教研究中心创办者兼负责人、意大利国家宗教自由观察站主席 Massimo Introvigne教授发言表示: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遭受到如此明显而公然的宗教迫害甚至酷刑,但他们的难民身分却并没有得到像韩国这样的文明国家的承认,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中共与某些基督教团体对全能神教会的黑色宣传和虚假报道造成的负面影响。全能神教会是这些“黑色宣传和假新闻”的典型受害者。Introvigne教授呼吁人权组织、媒体,以及所有新兴宗教运动和人道主义专家、学者们为说出真相而努力。

  • 基督徒志文讲述受中共残酷迫害的真实经历

    他从小跟随母亲信主,2000年接受了全能神的国度福音。2005年,他在传福音时被中共警察围堵,虽成功逃脱,但脚受伤留下后遗症。2012年,他在传福音时被警察联合地痞暴力殴打致昏迷,并被带到公安局,后因伤势过重被释放,之后过上了逃亡生活……

  • 基督徒冯爱霞讲述受中共残酷迫害的真实经历

    她2006年接受了全能神的国度福音。在2012至2014年三年间,在云南、重庆和四川等地,中共对全能神教会展开了四次大抓捕,至少有四千多名基督徒被捕,她也是其中一员。在审讯期间,她被警察强行扒光衣服,并遭到扇耳光、电棍殴打、打背铐等酷刑折磨。后被扣上“非法传教,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拘留14天。释放后,因不堪忍受中共的威胁、控制,被迫离家,四处逃亡……

宗教与人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