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基督审判的经历见证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35 告别为地位奋斗的日子

山西省 李洁

我这个人名誉、地位心很重,特别喜欢让人崇拜、仰望。为了能得到这些,我不知受了多少苦,流了多少泪。小时候我家生活条件很差,我又是家中的长女,因此,读完初中之后父母就不同意我再继续读书了。但为了能出人头地,我硬是不顾父母的反对,省吃俭用读完了高中,然而心比天高的我却在高考中落榜了。从此,我只得带着悲观、失望的心情每天与父母一起面朝黄土背朝天——下地干活。我满肚子的委屈、痛苦,恨自己没长个聪明的脑袋,埋怨父母没权没势。结婚后,我又无奈地担起了一个家庭主妇的角色,每天面对没完没了的家务事,我心里更是苦闷,也很不甘心,觉得这样活一生太委屈了,心里就总是埋怨:“老天爷对我太不公平了!为什么能让别人有身份、有地位,就不能让我在人中间做个人上人呢?难道就让我这样窝囊地活一辈子吗?”……就这样,心高气傲、自命不凡的我每天都生活在痛苦之中,苦涩的泪水不知流了多少。

后来,我蒙主的大爱信了主耶稣。从圣经中我发现了许多以往不知道的东西,也知道了许多自己从未听过的真理,这让我感觉圣经比世界上的任何知识都高、都好,同时也燃起了我心中的希望,心想:“看来我在世上是得不着什么了,但如果我好好信主、读圣经,将来做一个为主作工的传道人,走到哪儿都有人崇拜、仰望,这样不也能出人头地吗?”从此,我便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钻研圣经、为主作见证、传福音上。随着我传的人越来越多,慢慢地我在人中间有了地位,成了一名名副其实的同工。当看到压在自己心底三十多年的愿望终于实现时,我心里喜不自禁:主耶稣总算给了我一个“官职”,让我这个英雄有了用武之地,有了出头之日,感谢主!从此,我为主受苦、花费的劲头更大了,可谓是顶酷暑、冒严寒,风雨无阻。

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后,蒙神高抬,教会安排我担任传福音指挥。得知自己如今比信主耶稣时跑的范围更大,接触的人更多,我更是喜在心里,乐在脸上。虽然每天起早贪黑、披星星戴月亮地到处传福音,但我从不觉苦也不觉累,而且心里还想:“只要我好好追求,好好努力把工作果效抓起来,让大家看到我有工作能力,教会肯定还会让我担当更大的托付,那时我就能拥有更高的地位……”我越想越美,越想越觉得自己前途无量。然而,当我为得到更高的地位而努力奔跑了一年多以后,临到教会要换届选举带领,我心想:“虽然我跟随神时间不长,但依我的工作果效与我为神受苦、花费的信心而言,起码能保住原位。”可选举结果出来后,我傻眼了,我不但没荣升,竟然连原有的“官职”都失去了,成了“平民”。当时,我感觉自己好像是从天上一下子掉到了地上,又像是一个百万富翁一夜之间成了穷光蛋,失落、痛苦煎熬着我的心。为了不让别人看出我内心的痛苦,我强装笑脸离开了聚会点,之后满脸沮丧地拖着如同灌了铅的双腿回了家。

回到家后我一头栽到床上再也爬不起来了,感觉就像要失去生命一样痛不欲生。想想自从信主耶稣以来,我虽然没有太高的地位,但起码也是弟兄姊妹仰望的对象,而且为了信神我风风雨雨跑了多少路、受了多少苦,没想到如今却落得个一无所有,一败涂地。顿时,灰心、失望、痛苦一齐袭上我的心头,委屈的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我越想越觉得活着没有意思……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与以往判若两人,为神撇弃花费、早出晚归传福音的身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萎靡不振、浑身无力喘着气的活死人。我在家里呆着看谁都不顺眼,听谁说话都心烦,神话语书也不想看了,诗歌也不想听了,祷告也没话了,就是聚会也是迫于无奈(因我家是聚会点),甚至就连每天的一日三餐也都是在家人的劝说下才勉强吃点。在此期间,尽管丈夫一直给我读神的话,交通神的心意,让我听诗歌,但我一句也听不进去。我如同活在黑暗的地牢里,心里没有一丝光亮,就这样我陷在消极情形里整整一个星期。一天晚上,丈夫给我读了一段神的话:“神哪!……你用我,我是一个受造之物;你成全我,我也是受造之物;你不成全我,但我仍要爱你,因我只是一个受造之物。我只是造物主所造的一个小小的受造之物,是所造人类当中的一个,是你造了我,今天又把我放在你的手里任你摆布,我愿意做你的工具,愿意作你的衬托物,因这一切都是你命定好的,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万事万物都在你的手中。”(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为什么不愿意作衬托物呢?》)神的话深深打动了我的心,使我那死去的灵苏醒过来。是啊,一个小小的受造之物灰尘不如,在造物的主面前还有什么可说的呢,不太应该无条件地顺服神吗?想到彼得虽然身为主耶稣的门徒之首,可他不以此为享受,也不追求什么名利地位,只以爱神的心来追求顺服神、满足神,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站在受造之物的地位上来敬拜神,最后为神倒钉十字架,达到了爱神至极、顺服至死。与彼得相比,我差得实在太远了,又有什么资格向造物的主提要求呢?又有何理由让造物的主来满足我呢?这么多年来我享受神的恩典还少吗?今天我的一点要求神没有满足,我就如此与神对抗,我的良心哪儿去了?我的人性理智哪儿去了?我这样对待神还配称为人吗?……我越想越觉得自己亏欠神太多,太伤神心了,心里满了内疚、懊悔与自责,不由得俯伏在神面前向神祷告:“全能神啊!我虽然信你跟随你,但却不曾满足过你,更没有爱过你,只知道追求名誉、地位,一门心思就想在教会‘当官’,以至于为了能‘升官’得到更多人的高看,我撇弃花费、不辞劳苦,把名利、地位当作至宝,甚至当成了我的命根子。当得到地位时,我就感觉活着有乐趣,感觉自己的明天无限美好;当失去地位时,我就像要丢了性命一样,感觉无法活下去。神啊!我的名誉、地位心太强了,若不是你这样的显明、对付,我只能越来越狂妄自大,以至野心通天,最终触怒你的性情被地位断送。现在我明白了,你夺去我的地位正是对我的拯救,是对我最好的保守。只恨我瞎眼、无知,不但不感谢你的拯救,反而一直活在抵触、悖逆的情形里抵挡你,真是伤透了你的心。神啊!求你怜悯、饶恕我这个悖逆之子,我愿效法彼得,站在受造之物的地位上来敬拜你,以后不管你怎样对待我,给不给我地位,我都要尽上自己的本分来满足你。”祷告后,我的心灵得着了释放,心中的痛苦忧伤也消失了,好像死里复活一般,得以重见天日。第二天,我满怀信心地投入到了福音工作中。

在这次熬炼中,我虽然认识到自己追求名利地位的心太强,知道了自己只是一个受造之物,应尽好本分满足神,不该追求什么名利、地位,但我对自己的本性实质并没有真实的认识,对名誉地位的实质也没有看透,以致在后来的尽本分中,当看到别人被提拔做了带领,我心中的欲望就又开始往外冒:“别人能做带领,我为什么就只能做普通的传福音人员呢?我也不比他们差呀!不行,我得好好追求,争取有一天能东山再起……”于是,我便继续“发扬”不怕苦、不怕难的精神,竭力与神“配合”,力争传福音多得人,以便早日实现自己的愿望。终于在2003年,我如愿以偿地“官复原职”了,当时我心中的喜悦无法用言语表达,起初立志为神花费、奉献、受苦的热火再次在我心中燃烧起来。一段时间后,当看到工作有点果效时,我便开始沾沾自喜、自我欣赏,认为还是我行,是我有工作能力,肯吃苦付代价,工作才有了好的果效。无形中,我把自己当成了功臣,开始享受地位之福,走路变样了,在带领面前说话也气粗了,跟弟兄姊妹说话也变调了,也敢教训人了,甚至开始在人面前炫耀自己,明目张胆地见证自己如何受苦、如何会指挥工作……就在我一步步走向不归路时,神再次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教会将我撤换了,安排我尽整理资料的本分。这次我虽然没像上次那样消极得爬不起来,但心里仍犹如刀绞,再次为失去地位而辗转反侧,痛苦不堪。想想我以往虽然“官职”不大,但好歹也是个“官”,是个被人高看、给人当师傅的“人上人”,而如今每天从早到晚除了面对有限的几个人以外,就是枯燥乏味的文字工作,再也没有机会展示自己的“能力”了,为此我心里感到有些失落,总觉得教会这样安排是大材小用。平时只要一听到别人说起选拔带领之事,我心里就难受不已,甚至连看神的话、听诗歌我都回避与“带领”有关的话,总觉得那些话是针对做带领之人说的,我又不是带领,那些话不是对我说的。我虽然知道自己这样的情形是在抵挡神,但却没注重解决,一直活在这种情形里任罪蔓延。一个多月后,我突然得了重感冒,连续吃了几天药病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越发严重了,这时我才意识到这次的感冒不是偶然的,一定有神的心意在其中,有我该学的功课。于是,我便开始反省自己:自从我被撤换尽整理资料的本分后,外表上我虽没因着失去地位而消极怠工,但心里却对教会的安排不服不满,一直跟神较劲,活在抵触、悖逆神的情形中。这时,我才明白原来这次的病痛是神的刑罚管教临到了我,就赶紧俯伏神前向神认罪悔改,求神饶恕我的悖逆与过犯,拯救我摆脱撒但黑暗权势的捆绑。随后,我有意识地找了一些关于神揭示人追求名誉地位方面的神话语来看,我看到神的话说:“有些人特别崇拜保罗,就喜欢在外面演讲、作工,喜欢聚会,喜欢让人听他的,喜欢让人崇拜他,喜欢让人围着他,喜欢在人心里有地位,喜欢让人都注重他的形象。我们从他这些表现来解剖一下他的本性,他这样一个人,有这些表现,他的本性是什么?如果他真是这样的表现,就足以说明这个人狂妄自大,丝毫不敬拜神,并且他追求的是站高位,他想辖管人,他想占有人,他想在人心里有地位,他的本性特别突出的就是狂妄自大,不敬拜神,让人敬拜他,这是典型的撒但形象。”(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怎样认识人的本性》)“在你们的追求中,个人的观念、盼望、前途太多,现在这样作工就是为了对付你们的地位之心,对付你们那些奢侈的欲望,就这些盼望、地位、观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人心里存在这些东西,都是因为撒但的毒素一直在腐蚀着人的思想,人始终未能摆脱撒但的这一诱惑,活在罪中却不以为罪,而且人还认为‘我们信神,神务必得给我们福气,务必得将我们的一切都安排妥当,我们信神就得高人一等,就得比任何一个人有地位、有前途,既信神,神就得给我们无穷的祝福,否则就不是信神’。多少年来,人赖以生存的思想腐蚀着人的心灵,以至于人变得奸诈、懦弱而又卑鄙,人不仅没有毅力、没有心志,而且变得贪婪、骄纵,根本没有一点超脱自我的心志,更没有一点摆脱这黑暗权势辖制的勇气。……虽然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对地位你们仍是不放松,一直苦苦地‘追问’着,而且天天在观察着,深怕有一天身败名裂,人贪享安逸的心始终没有放下。……不管是大卫的子孙还是摩押的后代,总之,人都是受造之物,没什么可夸的,既然是受造之物就得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对你们没有别的要求。”(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为什么不愿意作衬托物呢?》)在神话语的审判、揭示下,我才对自己的本性实质与被撒但败坏的真实面目有了一些认识,看到自己之所以一味地追求地位,追求做人上人,总想在人心中有地位,让人崇拜、仰望,完全是受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的,是撒但深种在我里面的毒素在作怪。从小到大撒但借着各种人事物给我灌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人活脸面,树活皮”“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等撒但毒素,这些毒素一天天在我里面蔓延,以至深深地扎根在我心里,成了我生存的根基,使我从小就追求出人头地,追求做人上人。当现实并未如我所愿时,我便怨天尤人、悲观失望、忧伤痛苦。就是跟随神以后,我也没有放弃自己的理想,时刻把地位挂在心上,满脑子想的都是地位,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能够得到地位,真可谓是为地位绞尽脑汁、费尽心思,为它欢喜为它忧。此时我才看到,自己这几十年一直都是被名誉、地位捆绑、愚弄着走过来的。撒但就是用这些毒素来控制我的思想,时刻提醒我“不能安于现状,得往高处走,得高人一等,得在众人之上,这样的人生才光彩,不平庸”。所以我一直把撒但的这些法则视为人生的真谛,当作追求的目标,一直凭它活着,认为追求高的地位、享受人的高看是有志气、有上进心的表现,人就应该这样活着,这样活着才有价值、有意义。受这些撒但毒素支配,我身不由己地高标准、严要求自己:“你本不应该这么平凡,你本可以做人上人,你本可以生活得比这更好,本可以拥有更高的地位,只要你去努力就能达到。”因此,我一个劲儿为地位追求、奋斗,明明能力达不到仍拼命去够,就像木偶戏中的傀儡,没有丝毫自主权,被撒但捉弄得神魂颠倒、死去活来。其实,人这一辈子能有多高的学问、做什么工作、有什么身份地位等这些都是神早已命定好的,也是神对人最合适的安排,人顺服神的安排就能得着神的祝福,也能活得快乐、释放自由。而撒但却用谎言来迷惑人,欺骗人说“做人上人”“出人头地”是最好的,让人否认、摆脱神的主宰、命定。当人被撒但引诱去追求这些东西的时候,就背叛神活在了撒但的权下,也就失去了神的祝福,活在了无边的苦海之中。此时,我才看清撒但的卑鄙手段与险恶用心,它就是利用名誉、地位为诱饵来苦害人、败坏人,引诱人摆脱神的主宰背叛神,也看清了撒但与神为敌、背叛神的邪恶实质。想到自己从小时候到现在一直都不安于神所摆设的环境,不能顺服神的安排、命定,被撒但愚弄得丧失了良心理智,为了一个虚无的地位而患得患失,不知道信神该追求什么,也不知人该怎么活着有意义,将大好的时光都用在了追逐名利、地位这些不值钱的东西上,我真是愚蠢至极!当我对撒但利用名誉、地位捉弄人让人背叛神的诡计有了一些认识之后,心里不再觉得“做人上人”“出人头地”有多好了,而是看清了这些撒但毒素正是使人堕落的陷阱,是撒但败坏人、吞吃人的手段,也明白了从撒但来的都是黑暗邪恶的反面事物,没有一样好东西,都是败坏人、苦害人的,只有神的安排才是最好的,神给人安排的无论是地位高还是地位低,无论是有地位还是没有地位,对人都是最合适的。人只有绝对顺服神的安排摆布才是最明智的选择,这样既能让神喜悦,又能享受从神来的祝福,活得轻松释放。今天教会安排我整理资料,那这个环境肯定是我的需要,有我该进入的真理,如果明天教会又安排我尽别的本分,肯定是我需要那样的环境,我都该绝对顺服神的安排。

经历了神的审判刑罚之后,我真实体会到为地位奋斗的日子太苦了,我再也不愿这样活着了,我要换个活法!我从心里愿意顺服神的主宰安排了,不管自己有没有地位,只愿在自己的本分上尽上全力来满足神,在神所安排的环境中追求真理、追求性情变化,达到蒙神拯救。现在我对名誉、地位看得比以往淡薄一些了,感觉这样活着轻松潇洒了许多,体会到只有得着真理才是得着了无价之宝,才能活出有意义、有价值的人生,人信神若得不着真理,那是最大的失败,最大的耻辱,最大的悲哀!就我这样一个曾经视地位如性命、爱名利胜过一切的撒但之子,今天能有这样的看见、这样的变化,都是全能神的审判刑罚在我身上达到的果效,是全能神变化了我,拯救了我。借着经历全能神的作工,我真切地体会到唯有全能神能拯救人类脱离那恶者的苦害,唯有全能神能给人类带来真正美好光明的人生,除了全能神以外别无拯救!

上一篇:我是怎样摆脱名誉地位捆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