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各类书籍得胜者的见证3 无悔的青春

3 无悔的青春

重庆市 小文

‘爱’指纯真无瑕的感情,用心来爱,用心去感觉,用心去体贴;‘爱’里没有条件,没有隔阂,没有距离;‘爱’里没有猜疑,‘爱’里没有欺骗,没有交易,没有狡诈;‘爱’里没有选择,‘爱’里没有任何掺杂。”(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纯真无瑕的爱》)这首神话诗歌曾陪伴我度过了痛苦而又漫长的七年零四个月的牢狱生活。中共政府虽剥夺了我一生中最美好的青春年华,但我却从全能神得到了最宝贵、最实际的真理,因此我无怨无悔!

1996年,蒙神高抬,我接受了全能神末世的救恩。通过读神的话、聚会交通,我认定神的话中所说的都是真理,与这个邪恶世界上的任何知识、理论截然不同,全能神的话是最高的人生格言。更让我感到高兴的是,跟弟兄姊妹在一起可以单纯敞开,畅所欲言,丝毫不用像与世人接触时那样防备猜测、尔虞我诈,我感到了从未有过的舒心、快乐,我很喜欢这个大家庭。但是不久,我却听说信全能神是国家不允许的,这件事令我大惑不解,因为全能神的话语都是让人敬拜神走人生正道,让人做诚实人,若是人人都信了全能神,天下就太平了。我真搞不懂,信神是最正义的事业,中共政府为什么要逼迫、反对,甚至抓捕信全能神的人呢?我心想:不管中共政府怎样逼迫,社会舆论有多大,我既然认定这是一条人生的正道,就一定要走到底!

此后,我开始在教会里尽发送神话书籍的本分,我也知道在这样一个抵挡神的国家中尽这个本分是非常危险的,随时都有被抓的可能,但我更知道作为一个受造之物,为神花费尽本分是我的天职,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正当我满怀信心与神配合时,2003年9月的一天,我在去给弟兄姊妹送神话书籍的途中被市国保局的人抓捕。

在国保局,面对一次次的审讯,我不知该如何应对,就迫切地向神呼求:“全能神啊,求你加给我智慧,赐给我当说的话,保守我不背叛你,能为你站住见证。”那段时间,我天天呼求神,心里一刻也不敢离开神,只求神加给我聪明智慧,使我能与恶警周旋。感谢神的看顾保守,每次审讯时,我不是吐口水,就是不停地打嗝,说不出话来……看到了神的奇妙作为,我横下一条心:豁出去了!要头一颗,要命一条,今天想让我背叛神是绝对不可能的!当我立定心志,宁可豁出性命也不当犹大背叛神时,真是感谢神,神处处为我“开绿灯”,每次提审,神都保守我平安过关。虽然我什么都没说,但中共政府最终还是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为罪名给我判刑九年!当听到法院的判决时,因着神的保守,我心里并不难过,也不害怕他们,而是蔑视他们。那些人在上面宣判,我在下面小声说:“这就是你中共政府抵挡神的证据!”后来,公检人员专门来窥探我的态度,我很坦然地对他们说:“九年算什么!到时候出来还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员,不信你就等着瞧!不过你要记住,这个案子曾经过你们的手!”我的态度让他们很是吃惊,冲着我翘起大拇指连连说:“佩服!佩服!你比江姐还江姐!到时候出来再聚,我们请你!”此时,我觉得神得荣耀了,心里很欣慰。那年被判刑时,我才三十一岁。

中国的监狱就是人间地狱,漫长的牢狱生活让我彻底看清了撒但惨无人道的真面目及其与神为敌的恶魔实质。中国的警察不是以法治人,而是以恶治人。在监狱里,狱警不亲自整人,而是怂恿犯人用暴力手段来管理其他犯人。恶警还通过各种方式来禁锢人的思想,比如,凡是进去的人都要穿上中共政府统一发的囚服,身上有特殊的编号,要剪他们要求的发型,要穿他们允许穿的鞋子,要走他们让你走的路线,要踱他们让你踱的步伐。无论春夏秋冬,刮风下雨,或是酷日严寒,犯人都必须得按着他们的指挥行动,不能有自己的选择;每天要求我们至少得集合报数十五次以上,为中共政府歌功颂德五次之多;还有政治任务,就是让我们学习监狱法、宪法,每半年一次大考,目的是给我们洗脑,还要随时对我们进行监规纪律的考试。狱警对犯人不仅在精神上施行折磨,在肉体上也毫无人性地进行摧残:我每天必须做苦工十多个小时,而且是几百人挤在一个狭小的厂房里干活。因人员多、空间小,而且到处都是嘈杂的机器声,无论多健康的人在里面待一段时间,身体都会受到严重的损伤。在我身后就是一台打鞋眼的大机器,每天不停地打眼,传出令人难以忍受的轰鸣声,几年下来,我的听力严重衰退,到现在还没恢复。更残害人的是,厂房里灰尘多、污染大,经检查,很多人都患有肺结核和咽炎。还有,因长时间坐在那里干活没法活动,多数人都患有严重的痔疮。中共政府把犯人当作赚钱的机器,丝毫不顾人的死活,让人每天从早上一直干到深夜,我常常累得疲惫不堪、体力不支。不仅如此,还得应对监狱里各种随时的抽查考试,外加每周的政治任务、劳动任务、狱中公开任务等等,所以,我每天都处于精神高度紧张的状态之下,神经时刻绷得紧紧的,生怕稍不注意一个环节没跟上,就要遭受狱警的处罚。在那种环境下,我要想平安无事地度过一天真的很不容易。

刚开始服刑时,我受不了监狱里这种残酷的摧残,各种高强度的劳动压力、思想压力把我压得喘不过气来,加上还要与形形色色的犯人接触,并要忍受那些恶魔狱警和牢头的打骂、侮辱……我经常被折磨得走投无路,几度陷入绝望之中,尤其是一想到那九年的漫长刑期,我就感到一阵阵凄凉无助,不知哭过多少次,甚至也想一死了之来解脱这种痛苦。每当我陷入极度的悲伤快支撑不住时,我就迫切地祷告、呼求神,神的话就开启、引导我:“现在还不能死,还得攥紧拳头好好活下去,得为神活一回,人里面有真理就有这个心志了,就再不想死了,当死亡威胁你时,你会说:‘神哪,我不愿意死,我还没认识你呢!我还没还报你爱呢!……我得把神见证好,我得还报神爱以后怎么死都行了,那时我算活得满足了,现在别人谁死我也不死,还得顽强地活着。’ ”(摘自《座谈纪要·怎样认识人的本性》)神的话就像母亲那温柔的目光,安抚着我孤独的心,又好像父亲温暖的双手,拭去我脸上的泪水。立刻,一股暖流、一股力量在我心中涌动。虽然在黑暗的牢狱里肉体要受痛苦,但寻死不是神的心意,不能见证神,还会成为撒但的笑料,九年后我若能活着走出这座魔鬼监狱就是一个见证。神的话给了我活下去的勇气,我在心里暗立心志:不管前面有多少难处,我都要好好活下去,我要勇敢地活着,坚强地活着,一定要作好见证满足神。

长年累月超负荷的工作使我的身体日渐虚弱,在厂房里坐久了就会出很多虚汗,痔疮严重时随时就会出血,由于严重贫血,我经常感到头晕。但是在监狱里看病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些狱警高兴了就给我拿点廉价药,不高兴了就说我是想逃避劳动装病,我只能忍受着病痛的折磨,有泪往肚里咽。我劳累了一天,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牢房,本想休息一下,可是我连睡个安稳觉的权利都没有,要么半夜被狱警叫去做事,要么被狱警弄出来的噪音惊醒……我常常被他们玩弄得神魂颠倒、苦不堪言。此外,还要忍受狱警的非人待遇,我曾像难民一样睡地板、走廊,甚至马桶旁,我洗的衣服不是晾干的,而是与犯人挤在一起捂干的,特别是在冬天洗衣服,那是件最烦心的事,很多人因着长期穿潮湿的衣服得了关节炎。在这监狱里,就是再健康的人,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变得呆傻迟钝、体力不支,或者疾病缠身。我们常吃的菜是过季罢市的枯老黄菜叶,要想吃好一点的菜,就得买监狱里的高价菜。在监狱里,狱警虽然让人学法,但那里没有法,那些狱警就是法,他们只要看哪个人不顺眼,就可以随意找个理由处置你,甚至可以无缘无故地体罚你。更可恨的是,他们把信全能神的人划为政治犯,说我们是颠覆国家政权的,比杀人放火的犯罪分子还可怕,所以他们特别仇视我,对我管得最严,折磨得最厉害。这种种恶行正是那些独裁者倒行逆施、逆天而行、与神为敌的事实铁证!经受着狱警的残酷折磨,我心中常常义愤填膺、悲愤至极:我们信神、敬拜神到底触犯了哪条法律?我们跟随神走人生正道到底何罪之有?人是神手中的受造之物,信神、敬拜神本是天经地义,中共政府有何理由横加阻挠、百般迫害?明明是它倒行逆施、逆天而行,处处与神作对,它却给信全能神的人扣上反动的帽子而严加迫害、摧残,企图将跟随全能神的人一网打尽、赶尽杀绝,这不是颠倒黑白、反动透顶吗?它这样疯狂地对抗上天,与神敌对,最终必会遭到神公义的惩罚!因为哪里有败坏哪里就必有审判,哪里有罪恶哪里就必有刑罚,这是神所命定的天理天规,谁也逃脱不了。中共政府罪恶滔天,遭神毁灭是在劫难逃。正如神说:“对这个黑暗的社会神早已恨之入骨,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双脚都踩在这罪大恶极的老古蛇身上,让它永世不得翻身,不让它再坑害人,不容让它的过去,不容让它再欺骗人,历代以来的罪孽都一笔一笔地与它算清,神绝不放过这罪魁祸首,将它彻底灭绝!”(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八)》)

在这魔鬼监狱里,我在恶警的眼里还不如一只流浪狗,他们不仅对我非打即骂,而且我的床铺和私有物品也常常被那些突然闯入的恶警翻得一片狼藉。还有,每当外界有什么暴动之类的事发生,监狱里管政治的人就会来找我,盘问我对这些事的观点,还不断地斥责我为何要走信神这条路。每次面对这样的提审,我的心就会提到嗓子眼,不知他们又要对我下什么毒手,心里总是迫切地祷告呼求神帮助我、带领我渡过难关。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种种的虐待、剥削、打压将我折磨得苦不堪言:每天超负荷的劳动任务、枯燥乏味的政治任务,还有病痛的折磨,再加上长期的精神压抑……使我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尤其当看到一个中年女囚因忍受不了恶警的非人折磨半夜吊死在窗户上,另一老女囚因延误治疗病死在狱中后,我再次陷入窒息一般的绝境,又萌生了一死了之的念头,觉得死亡是一种最好的解脱,但我知道那是背叛神,我不能那样做,我只能忍受这一切痛苦,顺服神的摆布安排。可一想到漫长的刑期,想到获得自由是那么的遥遥无期,我就感到难以言状的痛苦和绝望,觉得自己实在忍受不下去了,真不知自己还能支撑多久。多少次,我只能在夜深人静时将自己捂在被子里暗暗地哭泣,向全能神祷告祈求,倾诉心中的苦衷。就在我最痛苦无助时,我想到了主耶稣为救赎人类忍受了钉十字架之苦,又想到今天圣洁无辜的神再次道成肉身来到人间忍受了弃绝、毁谤、亵渎、逼迫之苦,神是无辜的,本不该受这些苦,可他为了拯救我们这些败坏之人都默默地忍受了,而我今天是为自己能脱离败坏蒙神拯救而受苦,这苦是我该受的,也是我必须受的。一想到这些,我就不觉得苦了,反而觉得我今天能因着信神受逼迫坐监,能为追求蒙拯救受苦是最有价值、最有意义的事,这苦受得太值了!不知不觉中,我的心由忧伤变得欢乐起来,情不自禁地在心里哼唱起经历诗歌《不白活一回》:“不白活一回 虽苦有意义 不白活一回 再难不后退 不白活一回 得着认识神的好机会 不白活一回 能为至高神花费 谁比咱们更有福啊 谁比咱们更幸运 神给咱们的超历代呀 咱们要为神活一回 要还报神对咱们极大爱”我在心里反复地哼唱着,越唱心里越受激励,越唱越觉得有力量、有享受,不禁在神面前立下誓言:“全能神哪,感谢你的抚慰与鼓励,使我又有了活下去的信心与勇气,你让我感受到你的确是我生命的主,是我生命的力量,虽然我身陷魔窟,但我并不孤独,因为你一直在陪伴我度过这黑暗的日子,一次次地给我信心,给我活下去的动力。神啊,假如我还有出去的一天,能自由地活着,我还要尽本分,我不再伤你的心了,也不再为自己打算了。神哪,不管以后的日子多苦多难,我愿依靠你坚强地活下去!”

在监狱里,我常常回想与弟兄姊妹在一起的日子,那是多么美好的时光啊!大家有欢声、有笑语,也有争执,但这一切都成了我美好的回忆。但每当回想起以往尽本分时的应付糊弄,我就倍感内疚、亏欠;想到自己因着狂妄性情与弟兄姊妹发生争执的一幕幕,我就特别难受、懊悔……每当这时,我总是泪流满面,在心里默默地唱起经历诗歌:“我真懊悔,失去多少好时光,时光流走,不会再来,留下的只有悔恨。……以往过失今日来弥补,满怀信心重新起步,神赐机会,再次宽容,我愿重新选择一次。珍惜今日,献上所有,最后一次满足神,神心着急,神在期盼,不能再辜负神心。”(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我真懊悔》)痛苦自责中,我常常在心里向神祷告:神啊!我真是亏欠你太多,如果你允许的话,我愿追求爱你,等出狱后,我还愿尽本分,愿意重新起步!弥补以往的亏欠!在监狱的日子里,我特别想念那些曾经与我朝夕相处的弟兄姊妹,很想见见他们,而我现在被囚禁在魔鬼监狱里,这个愿望却成了一种奢求,但是我经常会在梦里梦见弟兄姊妹,梦到我们一起读神的话,一起交通真理,我们是那样的快乐、那样的高兴……

2008年汶川大地震时,关押我们的监狱也被震动了,当时我是最后一个撤离现场的。那段日子余震不断,不管是犯人还是狱警个个都惊恐万分,惶惶不可终日,但我心里特别镇定、踏实,因我知道这是神的话应验了,是神的烈怒之火的降临。在那场百年不遇的大地震中,神的话一直保守着我的心,我相信人的生死存亡都在神的手里,不管神怎么作,我都愿顺服神的摆布安排,但唯一让我感到难过的是,假如我死了,那就再也没有机会为造物的主尽本分了,再也没有机会还报神爱了,再也见不到弟兄姊妹了。然而,我的忧虑是多余的,神一直陪伴着我,给了我极大的保守,使我在大地震中死里逃生,平安地活了下来!

2011年1月,我被提前释放了,终于结束了奴隶般的牢狱生活。获得自由的我心里异常地兴奋:我又能回到教会了!又能和弟兄姊妹在一起了!我激动的心情真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可令我没想到的是,回到家后,我的女儿已不认识我,亲戚、朋友都用异样的眼光来看我,都躲得远远的,不和我来往,周围所有的人都不理解我,也不能接纳我。此时,虽然没有了监狱中的那些虐待折磨,但这些冷眼、讥笑、弃绝更让我难以忍受,我软弱了,消极了。我不禁回想起往日的一幕幕:出事那年我才三十一岁,出狱时已是三十九岁了,在狱中我度过了八个冬天,七个夏天。多少次,在我孤独无助的时候,神摆布人事物帮助我;多少次,我痛苦绝望的时候,神用话语抚慰我;多少次,我想死的时候,神又加给我力量,使我有了活下去的勇气……在那漫长而又痛苦的岁月里,是神带领我一步步走出了死阴的幽谷,顽强地活了下来。而今天面对这点苦,我就消极软弱,惹神伤心,我实在是个懦弱无能、忘恩负义的小人!想到这里,我的心倍受谴责,不禁想起自己在监狱里曾向神立下的誓言:“假如我还有出去的一天,能自由地活着,我还要尽本分。我不愿再伤神的心了,也不再为自己打算了!”思想着这句誓言,回忆着当时向神起誓的情景,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我缓缓地唱起了神话诗歌:“我追求神、跟从神是我自己愿意的,现在神要撇弃我,我还要跟着他,不管神要不要我,我还要追求爱神,到最后非得着神不可,把毕生精力献给神。愿神旨意得着成就,愿我的心能献给神,不管神咋作,一生跟从他,得不着神决不罢休。要想以后站立得住,更好地满足神,能够跟随神走到路终,现在必须打好基础,凡事要实行真理满足神、体贴神心,总这样实行,里面有根基,神激发你爱他的心,到有一天试炼临到,你可能也受一些苦,也会忧伤到一个地步,也经历悲痛欲绝。为了爱神甘心舍命,无论神如何试炼,将自己生命置于身外,甘心为神舍掉一切,甘心为神忍受一切。”(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得不着神决不罢休》)

经过一段时间的灵修、调整,在神的开启引导下,我很快从消极中走了出来,又投入到了尽本分的行列之中……

虽然我人生中最好的青春年华都是在牢狱中度过的,但在这七年零四个月的光阴中我能因着信神而受苦,我无怨无悔,因为我明白了一些真理,体尝到了神的爱,我觉得这苦受得有意义,有价值,这是神对我破例的高抬和恩待,是我的偏得!纵使亲友都不理解我,女儿不认识我,但任何人、事、物也隔绝不了我与神的关系,即使死我也不能离开神。

《纯真无瑕的爱》是我在狱中最爱唱的歌,今天,我就要用我的实际行动把最纯洁的爱献给神!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得胜者的见证

  •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讲道供应文选

  • 事奉之路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