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各类书籍得胜者的见证10 摧残中的生命之歌

10 摧残中的生命之歌

河南省 高静

1999年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借着读神的话,我感受到了神圣洁、尊贵、公义的性情,认识到这些话语都是神生命所是的流露,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第一次感受到了圣灵作工给人带来的心灵深处的踏实与快乐,从此我越来越渴望得到这些真理。进入全能神教会后,我看到这是与社会截然不同的一片新天地,弟兄姊妹都纯朴善良、单纯活泼,虽然来自四面八方,有着不同的社会背景与身份,但大家都亲如手足,彼此相爱、互相扶持,幸福地团聚在一起,这让我真实感受到敬拜神的生活是那样的幸福快乐、美好甜蜜。后来,我看到神的话说:“作为人类中的一员,作为敬虔基督徒中的一员,我们都有责任、有义务为完成神的托付而献上我们的身心,因为我们的全人都是从神而来,都是因神的主宰而有的。若我们的身心不是为了神的托付,不是为了人类正义的事业,那我们的灵魂将愧对于为神的托付而殉道的人,更愧对于供应我们全部的神。”(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主宰着全人类的命运》)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作为一个受造之物就应该为造物的主活着,为神奉献花费全人,这才是最有价值、最有意义的人生。因此,当听说边远地区还有很多人未听到全能神的末世福音时,我毅然告别了家乡的弟兄姊妹,坐上了远去的列车。

2002年,我来到贵州省一个偏远落后的山区传福音,这里传福音每天几乎都要走很远的山路,而且还得常常顶风冒雪,但有神同在,我与弟兄姊妹并没有感觉苦和累。在圣灵作工的带领下,这里的福音工作很快就扩展开来,接受神末世作工的人越来越多,教会生活也充满生机。每当看到弟兄姊妹在这里读神的话、唱诗赞美、享受神的爱,脸上透露着幸福与满足,我心里就特别得安慰,感到自己受再多的苦也值得。虽然在这期间我也有过软弱、消极,但神的话一直激励着我:“你可曾想到神的心何等忧伤着急,怎忍看着亲手造的无辜的人类遭受这样的折磨呢?人类毕竟是经受过毒害的不幸者,虽然今天幸存下来,但谁知人类早已经历了恶者的毒害。难道你就忘了你是受害者中的一个吗?你不愿因爱神而努力地将这些幸存者都拯救回来吗?以自己所有的力量来还报那爱人如爱自己骨肉的神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论到以后的使命,你当怎么对待》)在神话语的引领下,我在这里度过了六年充实快乐的时光。直到2008年一次特殊的环境突然临到,从此我幸福美好的生活被打破了……

那是2008年3月15日中午十一点左右,我和两个弟兄正在聚会,突然四个警察破门而入,迅速将我们摁倒在地,二话没说给我们戴上手铐,连推带拽押上了警车。在车上,他们一个个发出狰狞的奸笑,手里拿着电棍在我们眼前晃来晃去,并不时地在我们头上、身上敲打,嘴里还恶狠狠地骂着:“你他妈的年纪轻轻的干什么不好,非得信神,真是吃饱了撑的!”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抓捕,我心里很紧张,不知接下来等待我们的会是什么,只有在心里不住地呼求神:神啊!今天临到这样的环境有你的许可,只求你加给我们信心,保守我们能为你站住见证。祷告后,一句神的话浮现在我脑海:“无论怎样都要忠心于我,勇往直前,我就是你的坚固磐石,依靠我吧!”(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十篇说话》)对!神是我的依靠,是我强有力的后盾,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中,只要我能持守对神的忠心站在神的一边,必能得胜撒但使它蒙羞。神话语的开启使我有了信心和力量,我暗立心志:宁可死也要持守真道为神站住见证!

到了派出所后,警察粗暴地将我们三人拽下车推搡到屋里,将我们浑身上下、里里外外搜了个遍,从两个弟兄的包里分别搜走了一些传福音资料和一部手机。见没有搜到钱,一个恶警拽过一个弟兄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弟兄被打倒在地。随后,我们被带到不同的房间分开审讯。审问了一下午,他们也未从我口中得到只言片语。晚上八点多,他们以“无名氏”的身份将我和另外两个弟兄送往当地看守所。

一进看守所,两名女管教就扒光我的所有衣服,将衣服上的金属物品全部剪掉,鞋带、裤带也统统抽掉,我只好提着裤子、光着脚,心惊胆战地走进号房。一见我进来,那些女犯们像疯子一样扑过来将我团团围住,七嘴八舌地问我的情况。因为灯光昏暗,她们瞪大眼睛凑到我跟前好奇地打量,有的还拽着我的胳膊这摸摸、那捏捏。我被这场景吓呆了,木木地杵在原地,一声也不敢吭。我好怕,一想到以后要与这群人生活在这鬼屋中,我委屈得直想哭。这时,一个坐在炕上始终没说话的女犯突然大声说:“别吵了!她刚来什么也不懂,别吓着她了。”随后还拿了一床被子让我盖。我感到一阵温暖,心里很清楚并不是这个犯人对我好,而是神借着周围的人来帮助我、照顾我,原来神一直与我同在,我并不孤单。在这阴森恐怖的“人间地狱”里,因着有神爱的陪伴,我感到莫大的安慰。夜渐渐深了,女犯们都已睡下,但我却毫无一点睡意,想到自己上午还与弟兄姊妹在一起高高兴兴地尽本分,晚上却躺在了这个犹如坟墓般的鬼地方,不知何时才能离开这里,我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心酸难受。正当我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时,忽然一阵寒风吹来,我不由得打了个冷颤。抬头望去,我这才发现这间号房是露天的,除了睡觉的大通炕上方有房顶,其余地方的上方都是用粗钢筋焊成的铁网,冷风飕飕袭来,不时还能听到警察在房顶巡逻的脚步声,我只觉得毛骨悚然,恐惧、委屈、无助一起涌上心头,眼泪也不自觉地滚落下来。此时,一段神的话清晰地浮现在我的脑海:“你可知道周围的环境都有我许可,都是我在安排,要看清,在我所给你的环境里来满足我心。不要怕这怕那,万军之全能神必与你同在,他作你们的后盾、作盾牌。”(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二十六篇说话》)是啊,神是我的后盾,我还怕什么!豁出去了,一切交在神手中。明白了神的心意,我心里轻松了许多,就默默地向神祷告:神啊!感谢你的开启光照,让我明白了你的心意,我愿意顺服你的摆布安排,在这个环境里寻求你的心意,得着你要加给我的真理。神啊!只是我身量太小,求你加给我信心与力量,保守我和两个弟兄,使我们无论经受怎样的折磨也绝不背叛你。祷告后,我擦干眼泪,揣摩着神的话,静静地等待天亮。

第二天一早,伴随着一阵“咣当”声,号房的铁门被打开了,一个管教喊道:“无名氏出来!”我愣了一下才知道是在叫我。到了审讯室,警察又让我交代姓名、住址和教会的情况,我一言不发,低着头坐在椅子上。一连审了一个星期,最后一恶警指着我骂道:“他妈的!老子们陪你这么多天了,你一个字也不说,行,你等着,有你好看的!”说完,两个恶警摔门而去。一天傍晚,恶警又来传讯我,给我戴上手铐塞进了警车。坐在车里,我心里不由得有些恐慌:他们要把我弄到哪里去呢?不会是把我拉到野地里糟踏我吧?会不会把我装进麻袋扔到江里喂鱼?我感到特别害怕,这时生命经历诗歌《国度》中的几句歌词在我耳边回响:“神是我后盾我还怕什么 与撒但争战到底 神高抬我们当撇下一切 在基督苦里有份 预备好我爱完全献给神 荣耀中与神降临……”顿时,一股无穷的力量在我心里油然而生,我抬头望着窗外,心里默默地揣摩着歌词。一个恶警见我一直向外看,“噌”地一下把车窗帘拉了下来,凶恶地冲我吼道:“看什么看!把头低下!”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喝斥声惊得一哆嗦,随即低下了头。四个恶警在车里不停地吞云吐雾,顿时车内乌烟瘴气,呛得我直咳嗽。这时,坐在前排的一个恶警扭过身来,用手捏着我的下巴,朝我脸上吐了一口烟,不怀好意地说:“告诉你,只要你全招出来,不用受苦就可以回家了。看你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长得也挺漂亮……”说着就用手摸我的脸,冲我挤眉弄眼,还淫笑着说:“要不给你找个对象吧。”我把脸扭到一边,用戴着手铐的手挡开了他的手,他顿时恼羞成怒:“还挺厉害呀,等到了地方你就老实了!”车子继续向前行驶,我不知道自己将要面临什么,只能在心里默默地向神呼求:神啊!今天我豁出去了,无论这些恶魔用什么手段对待我,只要一息尚存,我就要在撒但面前为你作刚强响亮的见证!

半个多小时后,车子停了,恶警一把将我从车上拽下来,我踉跄着站稳,向四周望去。此时天已经黑透了,周围只有几座空房子,连一点灯光都没有,显得格外阴森恐怖。我被押进其中的一座房子,屋里放着一张办公桌和一张沙发,屋顶吊着一盏白炽灯,照得四周惨白惨白的,地上有绳索、铁链子,远处还有一个用厚铁块制成的椅子。面对这阴森恐怖的场面,我不由得心发慌、腿发软,便坐在沙发上平复心绪。这时进来几个人,其中一个大声训斥我:“你往哪儿坐呢?那是你坐的地方吗?起来!”边说边上前踢了我几脚,又一把揪住我胸前的衣服将我拽起来,拖到铁椅子跟前。另一个恶警对我说:“告诉你,这可是个好东西,只要在上面坐上一段时间就会让你终身‘受益’的,这是专门为你们信全能神的人预备的,一般人还不让坐呢。只要你乖乖听话,如实回答问题,就不让你坐那儿。说吧,你来贵州干什么,是不是传福音?”我没说话,旁边一个彪悍的恶警指着我的鼻子骂道:“你少他妈的装哑巴!再不说,让你坐上去尝尝它的滋味!”我依然保持沉默。

这时,又进来一个打扮得妖里妖气的女人,她是这帮恶警找来当说客的。她假装温和地劝我说:“小妹,你在这儿人生地不熟的,又没有亲人朋友,你说了吧!说了以后我给你找工作,在我们这儿找个对象嫁了,姐姐保你找个好的,不行你就到我家当保姆,我每月给你钱,这样你就可以在这里安家落户了。”我抬头看了她一眼,没有答话,心想:魔鬼就是魔鬼,他们不承认神,只会为了钱财、利益不择手段地做坏事,现在又想用利益来收买我,让我背叛神,我岂能中他们的诡计成为可耻的犹大?她见一番“苦口婆心”没有丝毫收获,觉得我让她在恶警面前颜面扫地,就立刻显出原形,卸下背包上的带子狠狠地朝我身上抽了几下,最后气势汹汹地把包往沙发上一扔,摇了摇头很无奈地站到了一边。见状,一个胖恶警上前一把揪住我的头发将我朝墙上猛撞几下,咬牙切齿地吼道:“让你不识抬举,让你不识抬举!说不说?”我被撞得眼冒金星,脑袋“嗡嗡”直响,感觉天旋地转,摔倒在地上。他又像拎小鸡似的把我拽起来撂在铁椅上,我缓了一会儿才微微睁开眼睛,看见他手中还攥着我的一绺头发。我从头到脚都被固定在铁椅上,胸前卡着一块厚厚的铁板,手铐与铁椅连在一起,双脚上套着几十斤重的脚镣,也固定在铁椅上,整个人就像雕像一样动弹不得。冰冷沉重的铁链、铁锁、铁铐将我牢牢地卡在铁椅上,使我苦不堪言。看着我痛苦的样子,恶警们得意地嘲弄我:“你信的神不是全能的吗?咋不来救你呀?咋不把你从老虎凳上救走?你还是说了吧,你的神救不了你,只有我们才能救你,你说了我们就放你走,你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信什么神!”面对恶警们的讽刺挖苦,我心里很平静,因为神的话说:“神在末世是用话语来成全人,并不是用神迹奇事来成全人,借着说话来显明人、审判人、刑罚人、成全人,让人在神的说话当中看见神的智慧、看见神的可爱、了解神的性情,借着神的说话看见神的作为。”(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对神现时作工的认识》)今天神作的是实际的工作,并不超然,神要用话语来成全人,让话语成为人的信心,成为人的生命,用实际的环境来变化我的生命性情,这样实际的作工更能显明神的大能与智慧,更能彻底打败撒但,我愿顺服神许可临到我的一切环境。我的沉默激怒了这伙恶警,他们像疯了似的一拥而上,围住我一顿暴打,有的用拳头使劲砸我的头,有的狂踢我的腿,还有的用力撕扯我的衣服,摸我的脸。面对他们的流氓行径,我气急了,若不是被牢牢地固定在老虎凳上,我非和他们拼命不可!我怒火中烧,对中共执政党这个罪魁祸首恨之入骨,不禁在心里暗下决心:它越逼迫我我越要信神,而且要信到底!它越逼迫我越证明全能神是真神,越证明我走的是正道!此时,在事实面前,我已清楚地认识到这是一场正邪之战,是一场生与死的较量,而我现在该做的就是誓死持守神的名、神的见证,用实际行动来羞辱撒但,让神得着荣耀。恶警连着几天的刑讯逼供都没有从我口中得到关于教会的任何信息。最后,他们无奈地说:“这家伙嘴真硬,审了这么多天,一个字也套不出来。”听着他们的议论,我知道是神的话支撑我闯过了一道道鬼门关,是神保守我站住了见证。我在心里默默地感谢赞美全能神!

在十多天的审讯中,我白天黑夜都坐在冰冷的老虎凳上,整个身体仿佛置于冰窟一般,寒气直入骨髓,浑身的骨节好像都已裂开似的。一个年轻的恶警见我冻得直打哆嗦,趁机劝我说:“你还是快说了吧!身体再强壮的人坐在上面也支撑不了多久,这样下去你后半辈子会残废的。”我心里有些软弱、忧虑,便默默地向神呼求,求神加给我力量,使我能承受住这非人的折磨,不做出背叛神的事。祷告后,神开启我想起平时最爱唱的一首生命经历诗歌:“我不去想以后的道路如何,我只以通行神旨意为天职,我更不想前途是得福受祸,既然选择了爱神我就忠心到底。不管身后潜伏多大危险患难,不管眼前是多么崎岖坎坷,既然目标是神得荣之日,就将一切撇弃于身后老远。”(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前进在爱神的路上》)诗歌中的字字句句激励着我,我在心里一遍遍地哼唱着,不禁想起自己以往在神面前立下的誓言:无论经历什么样的痛苦患难也要为神花费一生,忠心到底。可现在受这点苦我就软弱、胆怯了,哪有忠心可言?这不正中了撒但的诡计吗?撒但就是想让我顾念肉体而背叛神,我绝不能上它的当,今天能因着信神而受苦这是有价值、有意义的事,是荣耀的事,再苦我也不能做背信弃义的小人背叛神。当我立定心志满足神时,渐渐地,我感觉身体不那么寒冷了,心里的痛苦也消失了,我再次看见了神的奇妙作为,体尝到了神的爱。恶警达不到目的不死心,轮班折磨我,整日整夜不让我睡觉,只要我稍微一闭眼,他们就用柳条在我身上使劲抽打,或者拿电棍用力戳我,每戳一次,我便浑身过电,不停地抽搐,那种滋味让我生不如死。他们边打边骂:“你他妈的不给老子老实交代,还想睡觉,看今天不折磨死你!”他们下手越来越重、越来越狠,我凄厉的惨叫声在屋里不断回荡。因我被老虎凳死死地卡着动弹不得,只能任由他们蹂躏,恶警们更加得意,不时地发出一阵阵狂笑声。长时间的抽打、电击使我遍体鳞伤,脸上、脖子上、胳膊上、手上布满了一道道青紫色的瘀痕,浑身肿胀,然而我的身体好像已经麻木了,并不觉得那么疼痛,我知道是神在眷顾着我,减轻了我的疼痛,心里不住地感谢神。

熬到将近一个月的时候,我实在扛不住了,真想好好睡一觉,哪怕只有一小会儿也行。可这些恶魔没有一点人性,只要见我闭上眼睛,马上就将满满一杯水猛地泼到我脸上,使我猛然一惊,艰难地睁开眼睛。我的体力消耗殆尽,似乎生命也到了尽头,但神一直保守我,使我意识还很清醒,信心坚定绝不能背叛神。他们见从我口中得不到一点消息,又怕真的弄出人命,只好将我抬回看守所。五六天过后,我的身体还没恢复,他们又把我拉出去铐在老虎凳上,脚上仍套着几十斤重的脚镣,再次对我进行严刑逼供、毒打虐待,又折腾了十来天,直到我实在支撑不住了才把我送回看守所。过了五六天后,他们又故伎重演,就这样半年的时间反反复复不知多少次,我被折磨得精疲力竭,从心里放弃了活下去的希望。我开始绝食,几天滴水未进。恶警们就强行给我灌水,一个按着我的头,一个捏住我的脸颊,掰开我的嘴往里灌,水顺着我的嘴角、脖子流到衣服里,浸湿了我的上衣,我感觉浑身冰冷,想挣扎,可我连挪动一下头的力气也没有。见绝食这个办法不行,我又想借着上厕所的机会撞墙而死。我拖着几十斤重的脚镣,扶着墙一步一挪地往厕所走。由于长时间不吃饭,我眼睛昏花看不清路,一路上不知跌倒多少次,模模糊糊地看到脚腕处被铁镣磨得已是血肉模糊,不停地淌着血。途经窗户时,我抬头向外望去,看着远处来来往往的人群,我内心突然有一种奇妙的感动:在这千千万万的人中,有几个是信全能神的?而我就是其中的一个幸运者,是神在芸芸众生中拣选了我这个不起眼的人,又用他的话语浇灌供应我,将我一步步带到今天,我得着了神赐给的天大福气,为什么还要寻死?这不是太伤神的心了吗?此时,神的话也在我耳边响起:“……末后的日子里得为神作见证,苦再大也应走到底,哪怕最后有一口气,也要为神忠心,任神摆布,这才叫真实爱神,这才叫刚强响亮的见证。”(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经历痛苦试炼才知神可爱》)神带着鼓励、带着期盼的话语句句温暖、激励着我的心,使我倍受感动,有了继续活下去的勇气。我在心里给自己鼓劲:恶魔只能摧残我的肉体,而我的心永远属于神,我要坚强,绝不能垮下去!于是,我拖着沉重的脚镣一步一步地往回走。朦胧中,我想起了遍体鳞伤的主耶稣背着沉重的十字架艰难地走向各各他的景象,想起了全能神的话:“耶稣在上耶路撒冷的路上,心中犹如刀绞痛苦万分,但是在他心中丝毫没有一点反悔的意思,总有一种强大的力量来支配他走向被钉十字架的地方。”(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如何事奉才能合神心意》)此时,我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顺着脸颊淌了下来,我在心里向神祷告:神啊!你那么圣洁、至高无上,却为拯救我们亲自道成肉身,受尽屈辱、痛苦为我们钉在了十字架上。神啊!你的忧伤、你的痛苦谁曾体察?你为我们所付的心血代价谁又曾理解、体会?如今我经历这样的苦难是为了自己能蒙拯救,更是你对我的成全,使我在中共恶魔的残害中看清它的邪恶实质,不再受它迷惑蒙蔽,从而脱离它的黑暗权势。神啊!不论何时你都在为着我们人类而付出、受苦,把你全部的爱都献给了我们。神啊!此时我什么也不能做,只愿把我的心全部献给你,苦再大也要走到底,站住见证满足你……因两个月以来不管遭受什么样的毒打折磨,我从未掉过一滴眼泪,所以当我回到审讯室,恶警们见我满脸泪水,以为我妥协了,其中那胖恶警得意地笑着问:“你想通了吗?招不招?”我没有理他,他的脸一下子变得发紫,突然抡起胳膊在我脸上狠扇了不知有多少下,我的脸被打得火辣辣地疼,嘴角不停地流血,血一滴滴流在地上。另一个恶警又把满满一杯水泼在我脸上,咬牙切齿地吼道:“不怕你不招,今天是共产党的天下,你不说也照样给你判刑!”但无论他们怎样威胁恐吓,我始终一言不发。

恶警们虽然找不到定罪我的证据,但他们不死心,仍不断地对我刑讯逼供。一天半夜,几个恶警喝得醉醺醺地来到审讯室,其中一人用淫邪的目光盯着我,出主意说:“把她的衣服扒光吊起来,看她招不招。”听到这话,我害怕极了,心里拼命地呼求神咒诅这帮畜生,使他们的奸计不能得逞。他们把我从老虎凳上放下来,我戴着沉重的脚镣,站都站不稳。他们把我围在中间,像踢球似的踢来踢去,还将瓜子皮吐到我脸上,嘴里不停地嘶叫着:“招还是不招?你不让我们好过,我们也让你活不成!你的神在哪里?他不是全能的吗?让他来击杀我们呀!”还有的说:“干脆让她给老王当老婆去吧!哈哈……”看着他们的魔鬼相,我已经恨得没有眼泪,唯一能做的就是向神祷告,求神保守我的心不背叛神,是死是活任神摆布。最后,这伙恶警招数用尽也没有从我嘴里得到一个字,无奈,他们只得打电话向上级汇报:“这女的太硬了,是当代的刘胡兰,打死也不招,实在没办法!”看着他们垂头丧气的样子,我心里不住地感谢神。是神话语的威力使我胜过了他们一次次的残酷折磨,一切荣耀归给全能神!

尽管数次的审讯并无结果,但中共政府最终仍以“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我有期徒刑七年,和我一同被捕的两个弟兄也以同样的罪名被判刑五年。经受了八个月的非人折磨后,此时听到这样的判决,我心里不仅没有因判刑七年而煎熬愁苦,反而感到踏实,更觉荣幸。因为在这期间,我经历了神一步步的引领,享受了神无尽的爱与保守,使我奇迹般地承受住了这超乎极限的酷刑摧残,站住了见证。这是神赐给我的最大的安慰,我从心里感谢赞美神!

2008年11月3日,我被送往第一女子监狱服刑,从此开始了漫长的牢狱生活。这里有超严格的管理制度,从早上六点起床就开始干活,一直干到天黑,吃饭、上厕所都像是上战场一样紧张,不容人有丝毫的懈怠。狱警为了让犯人更多地为他们创利,一分一秒都不放过,超负荷地加大犯人的劳动量,尤其对信神的人更加残忍。我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每天都是提心吊胆,感觉度日如年。在这里,我每天干的是最苦最重的活,吃的却是猪狗不如的饭食——半生不熟的小黑馒头和一些干黄的菜叶。为了加分减刑,我常常起早贪黑、加班加点地干活,甚至通宵不眠完成超极限的生产定额。每天十五六个小时站在车间里不停地旋转那台半自动毛衣机,我的双腿常常发酸、发软、浮肿,就这样也丝毫不敢怠慢,因狱警手持电棍不停地在车间巡视监督,看见谁稍有松懈就会处罚,不给计分。繁忙苦累的劳动使我身心极度疲惫,年纪轻轻头发就白了许多,不知有多少次差点晕倒在机器上,若不是神的看顾真是性命难保。最终在神的保守下,我得到了两次减刑的机会,提前两年走出了这个人间地狱。

经历了中共政府长达八个月的酷刑折磨和五年的牢狱生活后,我的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出狱后好长一段时间,我都害怕见陌生人,尤其是一遇到人多杂乱的场合,脑海里就会浮现当年恶警折磨我时的情景,内心不由得恐惧不安。因着长期坐铁椅,致使我的生理周期紊乱,疾病缠身。在那漫长而痛苦的岁月里,我虽然历经苦难沧桑,但却彻底看清了中共政府口口声声喊的“宗教信仰自由”“公民的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全是掩盖罪恶的花招,这更让我对神的全能主宰、权柄能力有了真实的经历与体会,这是神赐给我的丰富的生命财富。神的作工实际正常,神许可撒但恶魔的逼迫临到我们,但在恶魔疯狂残害我们之时,神也一直在默默地看顾保守着我们,以他满有权柄、能力的话语开启引导我们,成全了我们的信心、爱心,也征服、打败了撒但仇敌,得着了荣耀。

如今我又回到了教会,回到了弟兄姊妹中间,在神爱的带领下过着教会生活、与弟兄姊妹同心合意地扩展国度福音,生活中焕发出了生机、活力。现在,我对神的作工更加充满信心,仿佛看见了神的国度实现在地上的美好前景,不由得向神赞美歌唱!“千年国度降临在人间,神的话语征服全地,在全地掌王权,一切因神的话而立而成,让我们都亲眼看见。我们欢呼,我们歌唱,歌唱千年国度已降在地上;我们欢呼,我们歌唱,歌唱新耶路撒冷从天而降,神话在我们中间与我们同生活,伴随着我们的一举一动一个心思意念。……国度美景光明更无限,众子民个个心里都笑开颜,因盼望已久的今已成为实际,我们怎能不手舞足蹈向神归荣耀。我们欢呼,我们歌唱,歌唱赞美神的全能智慧;我们欢呼,我们歌唱,歌唱神的大功已告成,我们欢呼,我们歌唱,实际神亲自带领我们进入迦南美地,享受神的丰富。”(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歌唱千年国度降临在人间》)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得胜者的见证

  •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讲道供应文选

  • 事奉之路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