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神的话语缔造生命的奇迹

江西省 杨丽

我自幼丧母,从小就承担起家庭的重担,成家后,生活的重担更是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尝尽了生活的艰辛和苦难,我逐渐变得忧郁苦闷,沉默寡言,一天天地虚度着光阴。2002年,当弟兄姊妹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传给我时,我欣然接受了,并把丈夫和儿女都带到了全能神面前。从此以后,弟兄姊妹经常来我家聚会,我们在一起交通神的话,唱歌跳舞赞美神,心里享受无比,再也没有忧愁烦恼了,儿女都说我越活越年轻,越活越开朗了。我们一家人经常在一起读神的话,从神的话中明白了许多真理,也明白了神的急切心意就是拯救人。为还报神的爱,使那些与我一样经受撒但苦害的人能早日来到神的面前蒙神拯救,我便出去传福音。没承想,我却因此遭到了中共政府的残酷迫害……

那是2005年11月23日晚上七点多,我和两个姊妹正在聚会。突然,外面传来猛烈的砸门声,我意识到可能是警察来了,连忙把神话书籍收起来。果不其然,很快房门被踹开了,五名恶警疯狂地闯进来将我们围住,为首的恶警叫嚷道:“你们跑不掉了!给我搜!”顿时,整个房间被翻得一片狼藉。之后,他们将我们的包和一本诗歌本全部没收,随后给我们戴上手铐将我们押往派出所。面对这样的阵势,我心里非常害怕,拼命呼求神保守我们。这时,我想起一段神的话:“你可知道周围的环境都有我许可,都是我在安排,要看清,在我所给你的环境里来满足我心。不要怕这怕那,万军之全能神必与你同在,他作你们的后盾、作盾牌。”(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二十六篇说话》)神的话给了我极大的信心与力量,除去了我的胆怯,使我心里有了底气。对!万事万物都在神的手中,恶警也在神的手中掌握、摆布,有全能神作我的坚强后盾,没有什么可惧怕的,我只管在临到的环境中学我该学的功课,依靠神站住见证。

到了派出所,市公安局和派出所的十个警察,分两人一班轮流审问我们,逼问我们的姓名、住址及教会带领是谁。见我们不回答,他们便恼羞成怒,将我们铐坐在铁制的老虎凳上。看到恶警凶狠的样子,我心里有些害怕,不知接下来他们会对我们采取什么样的卑劣手段,也不知自己能否站立得住。恶警见我不说话,就假惺惺地说:“这么晚了,告诉我们姓名、住址,我们好送你回去。”此时,因着神的保守,我的头脑非常清醒,心想:这是恶警的诡计,若我说出名字和住址,这些恶警肯定会去抄家,那给教会带来的亏损就太大了。因此不论恶警怎样审问,我都不吭声,心里祷告神,求神赐给我该说的话。第二天,他们又重复以上的问话,我还是什么都不说。晚上,一个穿着妖艳的女警走进来,她瞪着我,恶狠狠地问:“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我没理她,她气呼呼地说:“你们吃饱饭没事干,不去赚钱,信什么神!”然后快步走到我身边,穿着高跟皮鞋踢我的脚,边踢边吼:“信邪教,不老实交代就整死你!”我的脚被踢得剧痛难忍,心里一阵软弱,不知他们会怎样对待我,于是我赶紧呼求神保守我的心。祷告后,我心里不那么害怕了。因审讯没有结果,恶警们把我们三人押往看守所。

那天晚上,天下着鹅毛大雪,天气特别寒冷。丧心病狂的恶警将我们一包冬天穿的衣服强行没收,只让我们穿着单衣,一路上,我们冻得瑟瑟发抖。进到看守所,走进阴森恐怖的地下牢房,里面不时传来打骂声和犯人的惨叫声,我顿时毛骨悚然,似乎走进了人间地狱。我们三人被推进一间住了约二十人的号房,迎面扑鼻的是一股股恶臭,房间两边摆放着一排排的水泥板床,犯人们正围坐在中间的长条桌旁穿灯丝。我们一进去,恶警就挑唆牢头:“好好给这三位接风洗尘!”牢头是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吸毒犯,接到恶警的指令,还没等我回过神来,牢头就把我踹倒在地一阵猛踢,疼得我在地上不停地翻滚、惨叫。随后,她们又强行扒光我们的衣服,将我们拖进浴室洗冷水澡。刺骨的冷水浇在身上冻得我全身发抖,上下牙不停地“打架”,全身好像被刀剐一样疼痛难忍,我很快就失去了知觉……醒来时,我发现自己已被拖回了牢房。牢头见我醒来,仍不放松对我的折磨,又对我拳打脚踢,直到打累了才把我扔在一边。这时两个姊妹紧紧地抱着我,泪水滴在我的脸上,此时我心里很软弱,心想:神怎么不让我死去呢?死了就解脱了,活着不知魔鬼还要怎样的毒打折磨,我能否挺得过去……我越想越痛苦,眼泪不停地流淌。痛苦中,神开启我想到一段神话诗歌:“你们必在神光的引领之下而冲破黑暗势力压制,必在黑暗之中不失去光的引领……在秦国之地你们必坚强不动摇,因着所受之苦承受在神之福,必在全宇之下闪现出神的荣光。”(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得胜大红龙之歌》)霎时,一股暖流涌入我的心田,神的应许、神的爱感动着我的心,使我认识到,虽然撒但这样残害我,但只要我真心依靠神、仰望神,神必会带领我冲破黑暗势力的压制使我得见光明。今天我这苦受得有价值、有意义,这是神的祝福,是追求真理蒙神拯救必须受的苦,也是神打败撒但的有力证据。撒但企图借着苦害我、折磨我使我否认神、背叛神,我只有持守对神的忠心,受尽当受的苦为神站住见证,才能回击魔鬼的诡计,羞辱魔鬼撒但,才是对神真实的爱。想到这,我在心里深深地向神忏悔、立志:全能神啊!你为拯救我们这些败坏人类忍受了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今天试炼临到我,需要我为你作见证的时候,我却选择逃避,肉体受点苦就消极反抗,巴不得以死来解脱,我真是太懦弱、太没有良心了!今后无论临到什么样的恶劣环境,我一定要为你站住见证。此时,我心里有了必胜的信心和力量,紧紧握住姊妹的手,愿意好好活下去为神作见证。

在看守所被关押了二十一天后,恶警把我押到了县公安局。他们让我坐在老虎凳上审我,因我始终不说话,晚上,他们给我戴上马牙手铐吊挂在铁窗上,使我身体悬空,脚尖点地,一个恶警张狂地说:“我有的是耐心,我要让你来求我,主动告诉我你们的教会带领是谁!”说完就甩门而去。过了一会儿,我的手腕开始钻心彻骨地痛,令我苦不堪言,这时,我不由得又想起那首神话诗歌:“为你们的祝福你们可曾接受?为你们的应许你们可曾去追求?你们必在神光的引领之下而冲破黑暗势力压制,必在黑暗之中不失去光的引领,必在万物之中做主人,必在撒但之前做得胜者,必在大红龙的国垮台之际,而站立在万人之中作神得胜之证据,在秦国之地你们必坚强不动摇,因着所受之苦承受在神之福,必在全宇之下闪现出神的荣光。”(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得胜大红龙之歌》)我流着泪一遍遍地唱着,越唱越有劲,我感到神的话带有强大的生命力,在坚固着我的心,使我坚信全能神一定会带领我冲破黑暗势力的压制,一定会帮助我胜过酷刑折磨站住见证。在神话语的激励下,我感到肉体不那么疼痛了,反而觉得此时与神更亲、更近,觉得神就在身边陪伴着我。我的心被神的话感动,立定心志要站住见证满足神,绝不向撒但屈服!

之后我被带进审讯室,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各种各样的刑具:墙上挂着一排大大小小的警棍,靠墙处还放着皮棍子、皮鞭、老虎凳……几个恶警正用电棍和皮鞭在毒打一个二十多岁的男犯,那人被打得皮开肉绽、血肉模糊不成人样。这时,一个女警走了进来,二话没说就狠踢了我几脚,又抓着我的头发往墙上“砰砰”地猛撞,撞得我晕头转向,头像要裂开一样剧痛。她一边打一边恶狠狠地说:“你今天再不老实交代,我就让你上西天!”两个男警附和着威胁说:“我们从各派出所调来了人,有的是时间审你,一个月、两个月……直到你说出来为止。”听了恶警这番话,再想想这些畜生之前对待我的残忍手段,以及刚才那个男犯受酷刑的场面,我不禁心跳加快,感觉阵阵恐惧向我袭来,只有在心里迫切地向神祷告。此时,神的话带领了我:“当人把命都豁出来之时,那么一切都不在话下了,谁也不能将其难倒了,什么能比‘命’更重要呢?所以撒但在人身上无法再作什么,撒但拿人也没办法。虽然在‘肉体’的定义中说肉体受撒但的败坏,但人若真把自己交出来,不受撒但的驱使,这样,谁也难不倒人的,就在此时,肉体发挥其另一个功用,开始正式受神的灵支配……”(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三十六篇说话的揭示》)神的话使我里面有了实行的路。是啊,撒但的诡计就是抓住我惧怕死亡的软弱处让我背叛神,我的命不是在神的手中掌握吗?我为什么害怕撒但呢?现在是我为神作见证的时候,只有把命豁出来不受死亡辖制才能脱离撒但的威胁为神站住见证。想到这,我不再受死亡的辖制,决定为满足神把命豁出去。恶警见我并不惧怕,便气急败坏地怒吼道:“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就以为我们拿你没办法!”随即,他们又用马牙手铐把我的双手高高地吊铐在铁窗上,并挥动着电棍朝我身上戳来。顿时,强大的电流穿透了我的全身,我的整个身子不停地颤抖、抽搐,我越挣扎手铐就铐得越紧,我的双手疼得像要断裂一般,浑身撕心裂肺般绞痛。两个男警手持电棍轮番折磨我,电棍不断地发出“噼啪”的响声。在电棍的电击下,我全身痉挛颤抖,慢慢开始麻木,我的意识也渐渐模糊,最后昏死过去……不知过了多久,我被冻醒了,这伙恶警明知我只穿着一件单衣却故意开窗冻我,寒风不停地从窗户刮进来,我的身体被冻得有些僵直,意识又开始模糊起来,但我心里清楚:我不能垮下去,就是死也要为神站住见证!这时,我想到了主耶稣为拯救人类钉十字架的情景:主耶稣被鞭打得血肉模糊,又被钉在十字架上,完成了救赎全人类的工作。神能为拯救人而舍命,我为什么就不能还神一点爱呢?我的心被神的爱所激励,我向神祷告:“神啊!我的这口气息是你给的,你若要挪去,我愿意顺服,若能为你死,我感到无比自豪!”此时,我的意识渐渐地清晰起来,想起彼得、司提反等使徒为主殉道的情景,我禁不住低声唱起一首熟悉的经历诗歌:“黑暗逼近神日到来是神主宰安排,怎能退去怎能躲避我受造为何?为神献上牺牲性命这是理所当然,以此来安慰神心。我心踏实无限满足有幸报答神,最后之苦结束肉体来满足神心。神给苦杯怎能不喝我当奋战疆场,曙光就在前方。不要前途不顾得失只求神满意,死何可惜不足为奇神旨胜一切。神恩待我无可胜数不能报答万一,我心里怎能平安!在此一死羞辱撒但工作已作完,方表寸心以还神爱我心赞美神。神拯救我又交撒但这有神美意,我心永爱我的神。”(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还神一个爱》)我越唱越受感动、激励,泣不成声,感觉神就在我的身边聆听我的倾诉,我的心里暖暖的,知道神一直都在用他大能的手托着我,使我不再害怕严寒,也不再畏惧死亡。

第二天早晨,一个恶警见了我嚣张地恐吓道:“昨晚没把你冻死,算你命大,今天若不说,我就让你的神也救不了你!”听了这话,我在心里轻蔑地一笑,心想:神创造天地万物、主宰一切,大有能力、满有权柄,说有就有,命立就立,要救我岂不是太容易的事,只不过今天神要利用你这个魔鬼效力而已。此时,恶警再次拿起电棍往我身上戳,强电流一下子穿透我的身体,剧烈的疼痛使我禁不住挣扎、惨叫,恶警却猖狂大笑:“叫啊!叫你的神来救你呀!如果你向我求救,我保证放过你!”听到恶警狗胆包天的话,我心里充满愤恨,便默默向神祷告:神啊!撒但魔鬼如此猖狂,对你毁谤亵渎,它是你不共戴天的仇敌,更是我的仇敌,无论撒但怎样折磨我,我绝不背叛你,只愿我的心能被你得着。恶魔只能摧残我的肉体,却摧不垮我满足你的心志,愿你赐给我力量。丧心病狂的恶警不停地用电棍戳我,电用完了再换一根继续戳,不知换了多少根。我感到自己的生命已到了尽头,没有存活的希望了,内心软弱消沉到一个地步,只有拼命地呼求神保守我、拯救我。此时,全能神的话语在我耳边回响:“神的生命力能战胜一切的力量,更超越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任何的受造之物、任何的敌势力都是难以压倒他的生命力的。无论何时无论何地他的生命力都存在着,都闪烁耀眼的光辉,天地巨变而神的生命却永久不变,万物都逝去而神的生命却依然存在,因为神是万物生存的起源,是万物赖以生存的根本。”(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只有末后的基督才能赐给人永生的道》)神的话给了我无穷的力量,使软弱中的我立时有了极大的信心。是啊,我信的不是独一无二的全能神吗?神的生命是永久的、超凡的,神的生命力量能超越一切,更能战胜一切,一切都因着神的话而立而成,人的一切、人的生死都是由神说了算,我的生命更在神的手中掌握,撒但又怎能掌控我的生死呢?想当初拉撒路的尸体埋在坟墓里都已经变臭了,主耶稣说了一句话:“拉撒路出来!”(约11:43)拉撒路就从坟墓里活着走了出来。神的话带着权柄能力,神用话语创世,用话语引导时代,今天神更是用话语来拯救成全我,我不能再凭自己的想象观念看事,我应凭神的话活着。今天神不许可我死,撒但就奈何不了我,如果神需要我作死的见证,只要能够让神得着荣耀,我就是死也心甘情愿。当我凭神的话活着,把生死置之度外的时候,奇迹出现了:无论恶警在我身上怎么电击,我都感觉不到多么疼痛难受了,头脑也非常清醒。我很清楚,这是神对我的看顾与保守,是神大能的手在托着我。我真实体会到神话语的威力真是太大了,感受到了神生命力量的超凡与伟大,神的话就是真理,就是生命的实际,他的生命力是任何黑暗势力都压不倒的。尽管恶警百般残害、折磨我,对我轮番实施酷刑,但我还能挺过来,这不是我自己的能力,完全是神的大能、神的权柄。若没有神的话加给我信心与力量,我早就垮掉了。我深深地感受到,在我肉体最软弱、心里最痛苦时,神一直陪伴在我的身边,以他强有力的生命言语支撑着我,时时保守着我,使我里面更有信心,意志更加坚定。

晚上,恶警又换了折磨我的方式。他们把我铐在窗前冻我,轮班看守不让我睡觉,只要我一闭眼,他们就扇我耳光。已经两天滴水未进的我浑身没有一点气力,眼睛肿得都睁不开了,心里不由得涌起一股苦涩滋味,不知这样的折磨还要到几时。刺骨的寒风一直吹着我,冻得我直打冷颤。恶警穿着齐膝的棉大衣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瞅着我,等待着我随时投降。此时,我仿佛看见了阴间的恶鬼折磨人的场景,不禁怒火中烧:人是神造的,敬拜神本是天经地义,可撒但卑鄙无耻,不允许人敬拜真神,为了在地上建立“无神区”,达到它永久控制人让人跟随它、敬拜它的邪恶目的,极力抵挡、搅扰破坏神的作工,用尽各种卑鄙手段残酷迫害跟随信全能神的人,这老恶魔真是罪恶滔天、可咒可诅!此时,我不禁想起了一首神话诗歌:“几千年来的污秽之地,肮脏得目不忍睹,惨状遍地……这鬼城的人怎能看见过神?哪里享受过神的可爱?怎能不叫人气愤不止?千古的仇恨集聚心头,万古的罪恶记在心头,怎能不叫人恨恶?为神报仇雪恨,将神的仇敌彻底灭绝。人早将浑身力量准备好,将全部心血奉献,使被蒙蔽的苦难人从痛苦中奋起;人早将浑身力量准备好,将全部心血奉献,使被蒙蔽的苦难人背叛这老恶魔!”(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苦难深重的人哪当奋起》)我在心里反复地唱着这首歌,浑身热血沸腾,怒火积聚在心头,有了誓死背叛老撒但的心志,我在心中呐喊:魔鬼!你休想让我背叛神离弃真道!我心里清楚,是神赐给了我力量,是全能神的话让我灵里刚强。

第五天,我的双手已被铐得充血麻痹,肿得很大,浑身像散了架一样,好像有无数只虫子在噬咬着我的五脏六腑,痛苦的滋味无法形容。我在心里不停地祷告,求神加给我力量,使我能胜过肉体的软弱。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天渐渐地黑了,我又渴又饿,冻得浑身发抖,没有一点力气,觉得快要撑不下去了,若再这样下去非被渴死、饿死不可。此时,我才明白恶警临走时说的那句话——“我要让你来求我”的含义。原来,他是想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来逼我背叛神呀,我不能上他的当,我得依靠神。于是,我一遍遍地向神呼求:“全能神啊!求你加给我力量,使我能依靠你胜过撒但的酷刑折磨,即使死也绝不能背叛你当犹大。”此时,神的话开启了我:“人的生命是来源于神,天的存在是因着神,地的生存也是来源于神的生命的力量,任何带有生机的东西都不能超越神的主宰,任何带有活力的东西都不能摆脱神权柄的范围。”(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只有末后的基督才能赐给人永生的道》)神这带有权柄的话语给了我信心和力量。是啊,我的生命是来源于神,只要神不将我这口气息收走,撒但无论怎么折磨我,不让我吃饭喝水,我也不会死的。我的命在神的手中掌握,我还有什么可害怕的呢?此时,我为自己的信心太小、对神的认识太少而感到蒙羞惭愧,同时我也明白了,今天神要借着这个苦难的环境把“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太4:4)这个真理作到我里面。于是,我默默地向神祷告:主宰一切的全能神啊!我的命在你的手中掌管,我愿顺服你的摆布安排,无论是死是活我都任你摆布!祷告后,我感到身上有了力量,也不觉得多么渴、多么饿了。直到晚上八点,恶警才推门进来。他掐住我的下巴,阴笑着说:“怎么样?滋味好受吧?是不是要来求我,告诉我了?你不说,我有的是办法对付你!”我闭上眼睛不搭理他。恶警气急败坏,一边用污言秽语辱骂我,一边抓住我的衣领左右开弓狠扇我耳光,顿时,我感觉脸在肿大,火辣辣地疼。恶警的凶残使我彻底看清了他的恶魔实质,心里更恨他,同时也激起了我不屈服于撒但的淫威、坚决站住见证满足神的心志。此时,我也不在乎肉体的疼痛了,愤愤地瞪着恶警,心里在说:想逼我背叛神,休想!他直到打累了才罢手。

之后恶警对我看守得更严了,他们轮班换人死死地盯着我,只要我稍一闭眼,他们就拿起卷成筒的杂志把我打醒。我心里清楚,他们是想借此摧垮我的意志,趁我神志不清时从我口中套出教会的信息。这时我的身体已极度虚弱,精神开始恍惚,那种饥寒交迫、困乏难忍的滋味让我痛不欲生,我感觉自己快要撑不下去了,心里很害怕,怕自己承受不住痛苦会身不由己地背叛神,我便想到了死,觉得死了就不会出卖教会背叛神了。于是,我就在心里向神祷告:神啊,我感觉自己快不行了,我怕支撑不住而背叛你,神啊,求你让我死吧,让我为你作死的见证。后来,我的意识渐渐模糊,恍惚中,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变轻了,像被寒风吹干了似的,手铐也松了,我分不清自己是死了还是活着……一直到第六天清晨,恶警一巴掌把我打醒了,我一看自己还活着,依然被挂铐着。恶警冲我怒吼道:“你把我们害惨了,我们这么多人陪你玩,也没睡个好觉,今天你再不开口,我叫你永远开不了口!”因我只求一死,便无所畏惧地回击了他一句:“要杀要剐痛快点!”恶警却冷笑着说:“想死?别做美梦了!那样太便宜你了!我要慢慢地折磨你,让你精神失常,让所有人都知道信全能神会发癫,让所有人都弃绝你的神!”听到这番鬼话,我如同五雷轰顶,不禁目瞪口呆:这魔鬼太阴险、恶毒了!紧接着,恶警就打发人端来了一碗黑乎乎的液体。此时,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迫切地向神呼求:“全能神啊!恶警现在要给我灌药残害我,使我变疯癫,愿你保守我,我宁愿被毒死,也不愿被逼疯……”这时,全能神的话语在我心中显现:“他的作为无处不在,他的能力无处不在,他的智慧无处不在,他的权柄无处不在。……万物都在他的眼目中存活,更在他的主宰之下生息。他的作为与他的能力使人类不得不承认他的确实存在,不得不承认他主宰着万物这一事实。除他之外没有任何一样东西可以掌管这个宇宙,更没有一样东西可以这样源源不断地供应着这个人类。”(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人在神的经营中才能蒙拯救》)神的话再次给了我信心与力量,我明白了神的权柄无处不在,神的能力作为无处不在,神掌管着整个宇宙,更主宰着天宇中万物生灵的繁衍生息。神永远是主宰一切的那一位,而且神掌管、主宰一切的能力超过人的思维想象,神赐给人的生命也不受地理、空间的限制。撒但魔鬼只能残害人的肉体,但它丝毫掌控不了人的生命、人的灵,就像约伯受试炼时,撒但只能苦待约伯、残害约伯的肉体,但神不许可它伤及约伯的性命,它就丝毫伤害不了。今天,撒但魔鬼想用毒计毒招毁坏我的肉体,使我背叛神、弃绝神,妄想用药物把我变成疯子、傻子羞辱神名,这岂能由它说了算?若没有神的许可,它什么也做不成,撒但注定是神的手下败将!想到这,我心中感到很平静、踏实。此时,丧心病狂的恶警捏住我的下颚,将那碗又苦又酸的药强行给我灌了进去……不一会儿药性发作,我感到五脏六腑就像互相挤压、撕扯一般绞痛,难受无比,我开始呼吸困难,大口大口地喘粗气,眼珠子也无法转动,看眼前的东西都呈现重影,随后便失去了知觉……不知过了多久,我隐约听到有人说:“这个死女人吃了这药肯定会变疯变傻的……”听到这话,我知道自己又活过来了。令我惊喜的是,我并没有变疯癫,反而头脑还很清醒,这真是神的全能与奇妙!我感受到这是全能神的话语在我身上达到了果效,是全能神又一次用他大能的手将我从魔鬼的手中夺了回来,使我脱离了险境!此时,我真正体会到了神话语的真实可信,看到了全能神至高无上的权柄、能力,更看到神就是创造万有、掌管一切的独一无二的神自己,我的生命、我的一切,包括我的每一根神经都在神的手中掌握,若没有神的许可,我一根毛发都不会落地,神就是我随时随地的依靠与拯救。今天在黑暗魔窟中,全能神的话语显出威力,让我一次次看到神缔造了生命的奇迹,使我死里逃生。我在心里由衷地歌唱赞美全能神,决定在这场生死决战中坚决依靠神站住见证。

恶警们整整折磨了我六天六夜,因我一直水米未进,整个人都虚脱了,他们见我奄奄一息,便把我关进了牢房。我被酷刑折磨了六天,如同到地狱里走了一遭,仍能存活下来,这完全是神对我的怜悯与保守,是神话语的能力与权柄的体现。过了几天,恶警又来提审我,因我已多次看到神的奇妙作为,体会到神是我的后盾,一切都在神的手中,所以当再次面临提审时,我坦然无惧。到了审讯室,从恶警口中得知,他们已查到了我的姓名、住址,并到我家去搜查了一番,但因我丈夫早已带着孩子离开了家,所以他们一无所获。恶警又逼我交代教会的情况,见我仍不说,便气急败坏地说:“你就是个头儿!你真够硬的!害得老子六天六夜都没睡好觉,还什么都没审出来。”后来,恶警见实在审不出什么,也就没心思审问我了,只是应付着走过场,最后只好把我押回了牢房。看到神已得胜,撒但彻底失败,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激动与感谢赞美。因我知道,自己能在撒但面前站住见证全是神在步步引领,是神的话语一次次开启我,加给我力量,赐给我智慧,使我有了得胜撒但的能力,没有屈服于它的淫威。因他们没有逼问到任何东西,就只好又将我押回看守所。

在看守所被关押四个月后,中共政府给我扣上“信邪教”的罪名判了我一年半的刑。2006年3月,我被送到了女子监狱服刑。在监狱里,我虽然过的是猪狗不如的生活,并且经常看到有犯人被无缘无故地打死,但在神的看顾保守下,在神话语的带领下,经受了一年半非人折磨的我仍然活着走出了阴间地狱。出狱后,恶警仍不断地派人监视我,经常上门骚扰,导致我们一家人无法正常信神、尽本分。后来,在教会弟兄姊妹的关心、帮助下,我们举家搬进了一姊妹的一座新房子,靠着神加给的智慧又尽上了本分。

经受了中共政府的残酷迫害,我彻底看清了撒但凶残暴虐、阴险毒辣、疯狂抵挡神的恶魔实质,体会到了神生命力量的超凡与伟大,尽管恶警一次次地对我实施毒打折磨、酷刑摧残,欲置我于死地,但全能神的话语显出超凡的生命力使我奇迹般地活了下来。神就是我生命的源头,神的恩泽与供应是我生命延续的根本,若没有神大能的手托着我,我早已被恶魔吞吃。在逼迫患难中,我真实体会到是神一路陪伴着我走了过来,我虽遭受了恶魔灭绝人性的摧残,肉体受尽痛苦,但这对我的生命太有益处,让我看到神不仅能作人生命的供应,还能作人随时的帮助与依靠,只要凭神的话而活,任何的撒但黑暗势力都能被战胜。神的话的确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具有至高无上的权柄和威力,能缔造生命的奇迹!愿把荣耀颂赞归给全能智慧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