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各类书籍得胜者的见证19 经历残酷迫害使我信神心更坚

19 经历残酷迫害使我信神心更坚

山西省 赵睿

我叫赵睿,因着神的恩待,我们全家于1993年跟随了主耶稣。到了1996年,十六岁的我被主耶稣的爱吸引,开始作工讲道。但不久我就看到了令人寒心的一幕幕:同工之间明争暗斗,互相排挤,争夺权利,主的教导“彼此相爱”似乎早已被遗忘;教会生活没有一点享受,很多弟兄姊妹消极软弱,也不聚会了。面对教会荒凉的惨状,我痛苦无助,就在1998年大年三十晚上,我俯伏在地向神哭诉:“主啊!你在哪里?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没有你的带领,以后的路我该怎么走下去?”感谢神垂听了我的呼求,1999年7月,在神奇妙的摆布安排下,我听到了重归的主耶稣——全能神的末世福音。借着过教会生活,我体尝到了圣灵作工带给人的享受,弟兄姊妹在一起聚会,一扫往日的宗教式生活,每个人都畅所欲言,交通圣灵开启的亮光,谈自己怎样经历神的话、怎样依靠神解决败坏得洁净的过程;而且,弟兄姊妹的活出特别敬虔端庄,谁有缺欠或败坏流露,也能包容担谅,凭爱心帮助,谁有难处也没有人会贬低小瞧,大家都会一起交通真理来解决。这正是我一直想要得到的教会生活,正是我寻觅多年的真道!迷失多年的我终于又回到了神的面前!我向神立下心志:愿把那些仍活在黑暗中的无辜的灵魂带到神面前,使他们也能活在圣灵作工的带领与祝福之下,得着神生命活水的浇灌。这是我一个受造之物的天职,也是最有意义、有价值的人生。于是,我投入到了尽本分的行列中。

然而,中共这个仇恨真神、恨恶真理的无神论政党却不容许我们跟随神,更不容许神的教会存在。2009年春,中共政府针对全能神教会的主要带领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抓捕,各地相继出现一些教会带领工人被捕入狱的事件。四月四日晚九点左右,我与一起配合工作的姊妹从接待家出来刚走到马路上,突然从背后窜出三个身着便衣的男子,他们用力拽住我们的胳膊,大喝道:“走!跟我们走一趟!”我们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被架上了一辆停靠在路边的黑色轿车。这在电影中常见的那些黑社会在大庭广众之下绑架人的一幕,今天却活脱脱地上演在了我们身上,我心里极度恐惧,不知所措,只知道一个劲儿地暗暗呼求:“神啊!救我!神啊!救我……”就在我惊魂未定时车驶进了市公安局大院,我这才确定我们是落进了警方的手里。随后接待家庭的姊妹也被抓了进来。我们三人被带进二楼的一间办公室里,恶警不由分说抢走我们的包,让我们面壁站着,然后强迫我们脱光衣服搜身,从我们身上和包里搜出了一些工作资料与保管教会钱财的单据,我们的几部手机、五千多元现金、一张银行卡和手表等个人物品也被他们强行没收。期间七八个男警在房间内进进出出,两个看守我们的恶警还大笑着指着我议论:“这是个大人物,今儿可收获不小!”随后四个便衣警察给我戴上手铐,用帽子遮住我的眼睛,然后将我押到一个远离市区的公安分局。

进了审讯室,看着那高高的铁窗和冰冷阴森的老虎凳,以往曾听说弟兄姊妹受酷刑的种种惨景浮现在我的脑海,想到接下来恶警们不知要怎样折磨我,我心里就特别害怕,手也不自觉地发颤。危急中,神的一句话在我耳边响起:“你心里还有‘怕’字,还不是撒但意念在其中?什么是得胜者?基督的精兵要勇敢,灵里靠我刚强,争当作战的勇士,与撒但决一死战。”(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十二篇说话》)神话语的开启使我惶恐的心慢慢平静了下来,认识到自己的“怕”正是出于撒但的,撒但就是想借着折磨我的肉体让我屈服于它的淫威之下,我不能中了它的诡计。不管前面等待我的是什么,神都会在暗中看顾保守我,无论何时神都是我的坚强后盾,是我永远的依靠。现在正是灵界争战的关键时刻,是需要我为神站住见证的时候,我得站在神的一边,不能向恶警低头。于是我在心里默默地向神祷告:全能神啊!今天落在恶警手中,这是你的作工临到了我,有你的美意在其中,可我的身量太小,心里感觉害怕惶恐,求你加给我信心和胆量,使我能冲破撒但权势的捆绑,不向它屈服,坚决为你站住见证!祷告后我心里有了勇气,面对凶神恶煞般的恶警也不觉得那么害怕了。这时,两个恶警把我按到老虎凳上,将我的手脚铐起来,其中一个身材高大的指着墙上的“文明执法”条例,拍着桌子冲我吼道:“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公安局就是中国政府的暴力机构!你不老实交代,有你好受的!说!叫什么名字?多大了?哪儿的人?是什么职务?”看着他那嚣张的样子,听他亲口揭开公安局这个国家执法机构的真实嘴脸,一股怒气涌上我的心头:什么“人民警察”,什么“除暴安良”,这伙人其实就是一群流氓土匪、黑社会打手,是专门打击正义、整治好人的恶魔!我们信神有什么错?我们追求做真正的人有什么错?我们没有错,反而成了这帮畜生施暴的对象。我心里虽然恨他们,但也知道自己身量太小,根本胜不过他们的折磨,于是我不停地呼求神加给我力量,神的话也不断地开启我:“你不要怕这怕那,无论千难万险,你都能稳定在我面前,不受任何的拦阻,让我旨意得畅通,这就是你的本分……你要忍受一切,为我肯撇下一切拼命地跟从,付出一切代价,这是考验你的时候,能否献上忠心?能否忠心跟从我到路终?除去你的惧怕,有我作你的后盾,何人能把路横?切记!切记!事事都有我的美意,是我在其中鉴察,你的一言一行能否行在我的话中?有火的试验临到,是屈膝喊叫,还是畏缩不能前行?”(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十篇说话》)“信心就是一根独木桥,贪生怕死难通过,豁出性命能踏实通行。”(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六篇说话》)在神话语的安慰和鼓励下,我心里有了底气,今儿就豁出去了,大不了就是一死,这帮魔鬼休想从我这儿知道教会钱财、教会工作、教会带领的事!我便向神祷告:“神啊!你是掌管万有的,撒但也在你的手中摆布,今天你是借着它来检验我的信心与忠心的,现在我虽有肉体软弱,但我不愿瘫倒在撒但脚下,我愿依靠你刚强起来,不管撒但怎样折磨我,我绝不能背叛神伤神的心!”因着神话语的带领,无论恶警们怎么刑讯逼供我都不开口。其中一个恶警见状,便气急败坏,一拍桌子跳到我跟前,猛踹我坐的老虎凳,推搡着我的头吼道:“老实交代!别以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如果不知道,我们怎么能那么准地抓住你们呢?”一个高个儿警察也喊道:“别磨老子耐性!不让你吃点苦头以为老子吓唬你,给我站起来!”说着把我从老虎凳上拽到窗户下面,窗户很高带有铁栅栏,他把两副带齿的手铐一头吊在窗户上,另一头铐在我的两只手臂上,我只能前脚掌撑着地。一个恶警把空调打开降温,拿着卷成筒的书狠狠地砸我的头,见我仍是不吭声,他气急败坏地吼道:“你说不说?再不说就让你‘荡秋千’!”说着,他就用一根很长的军用包裹带把我的双脚捆起来,另一头绑在老虎凳上,然后两个爪牙就往前拖老虎凳,把我整个身体抻成了“一”字斜吊在半空中,两只手铐随着身体前移滑到手腕根部,铐齿深深地扎在手背血管处,我只感到剜心似的疼,但我死死地咬着嘴唇不叫出声来,因为不想让那两个畜生看我的笑话。一个恶警阴笑着说:“看来不疼啊!来,再给你加点量。”说着就抬脚踩在我的小腿上,使劲往下压,然后左右摇晃我的身体,这时手铐越发扣紧我的手腕和手背,痛得我不由得叫出了声,两个恶警哈哈大笑,这才放下我的脚让我吊在半空中。大约过了二十分钟,那恶警突然往回踹老虎凳,铁椅带着“嘎嘎”刺耳的响声向我靠近,这样我悬空的身体又随着我的尖叫声恢复到前脚掌撑地贴墙吊立的状态,手铐也顺势滑回手腕。手腕突然被松开,血管里的血从手掌快速回流,整个手臂的血管面对回血的压力胀得生疼。两个恶警看我痛苦的样子狰狞大笑,接着逼问:“你们有多少人?钱放哪里了?”撒但的卑鄙目的在这句话中暴露无遗,他们对我百般折磨摧残,手段阴险毒辣,就是为了抢夺教会的钱款,妄图将教会的钱财无耻地据为己有。看着他们那贪婪、邪恶的嘴脸,我真是气愤极了,不住地求神保守我不做犹大,咒诅这帮土匪、强盗。接下来无论他们怎么逼问我也不吭声,气得他们骂道:“他妈的,骨头还真硬啊!看你能挺多久!”然后又使劲儿往前拉铁椅再次把我斜吊在半空,这次手铐滑到手背上紧紧地卡在刚才的伤口处,手被血充胀迅速肿了起来,像要爆炸开一样,比前一次吊着更痛。两个恶魔在旁边“绘声绘色”地讲述着他们以前怎么用酷刑折磨人的“光荣历史”,足足十五分钟后,他们把椅子一踹,我又恢复到原来前脚掌撑地竖吊在窗下的姿势,撕心裂肺的疼痛再次席卷而来。这时走进来一个矮胖的男警问:“交代了吗?”两个爪牙说:“这真是个刘胡兰!”胖爪牙上前重重地拍打我的脸,阴邪地说:“我看你有多硬!我来给你放松放松手。”这时我侧头看了一下我的左手,整只手已肿成乌黑色,他抓住我的左手手指来回摇晃、揉捏,直到原本肿胀麻木的手又有了疼痛的感觉,然后他又把手铐铐到最紧,示意那两个爪牙继续拉我,于是我又被吊了起来,二十分钟后又被放回来,他们就这样反复地将我拉出、放回,把我折磨得痛不欲生,手铐在手腕处滑上滑下,一次比一次痛,直至铐齿深深地陷进我的手腕里,扎破手背流出了血,我的双手肿得像包子,血管已经不回血了,头也因缺氧胀得要爆炸,我真感觉自己要死了。

就在我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一句神的话在我脑海里回荡:“耶稣在上耶路撒冷的路上,心中犹如刀绞痛苦万分,但是在他心中丝毫没有一点反悔的意思,总有一种强大的力量来支配他走向被钉十字架的地方。”(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如何事奉才能合神心意》)神的话使我心里顿时产生一股力量,想起主耶稣钉十字架时所受的苦,被罗马兵丁鞭打、戏弄、羞辱,被打得血肉模糊的身体还要背起沉重的十字架,最后被活活钉在十字架上,忍受着锥心刺骨的剧痛在十字架上整整被挂了六个小时,直到血一滴一滴地流干……这是怎样残酷的极刑!这是怎样难以想象的痛苦!然而主耶稣却一直默默地忍受着,尽管心如刀绞痛苦万分,但为了救赎整个人类,他心甘情愿地将自己交到了撒但手中。如今神第二次道成肉身来到中国这个无神论国家,面对的是高于恩典时代几千倍的危险,中共政府采用各种手段毁谤、亵渎基督,疯狂追捕基督,妄图将神重钉十字架。神两次道成肉身所受的苦是任何一个人都难以想象更难以承受的。相比之下,我今天所受的苦不及神的万分之一,不值得一提,何况今天恶魔如此迫害我也是因为我跟随神的缘故,实际上他们仇恨的、迫害的还是神,神为我们受了这么多苦,我应该有良心,就是死也得满足神一次,让神的心得点安慰。这时我的脑海中又浮现出历代圣徒的经历:但以理进狮子洞,三圣者进烈火窑,彼得倒钉十字架,雅各被砍头……这些圣徒、先知在死亡逼近的时候,无一例外地为神站住了响亮的见证,他们对神的信心、忠心与顺服正是我该效法的。于是,我默默地向神祷告:亲爱的神啊!你是无辜的却为拯救我们被钉十字架,又冒着生命危险道成肉身来在中国作工,对于你的爱我无以回报,今天能与你同受苦难是我的荣幸,我愿站住见证安慰你的心,哪怕被撒但夺去性命也绝无怨言!因着思念神的爱,我觉得身上的疼痛减轻了许多。后半夜恶警们继续轮流折腾我,一直到第二天上午九点左右才放开我的双腿,将我吊在窗下,我的两只手臂已麻木没知觉了,全身也浮肿了。这时,与我配合工作的姊妹也被带到了隔壁审讯室,并且一下子来了八九个恶警,一个矮胖子气汹汹地冲进来问审我的恶警:“招了吗?”“没招。”一听这话,他就窜上来狠狠抽了我两个嘴巴,并气急败坏地大叫:“你还不老实!我们知道你的名字,是主要的教会带领,别以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你到底把钱放哪了?你们那些工作是怎么安排的?”见我不吭声,他恐吓道:“你不说,等我们查出来你更不好过,就你在教会里的这个身份也要判你二十年!”这帮恶警为了得到教会的钱财急红了眼,真该下十八层地狱!后来,他们拿着我的银行卡问我姓名、密码,我心想让他们看吧,反正家里也没给我寄多少钱,让他们看了省得再追究教会的钱,于是便告诉了他们。

后来,我提出要上厕所,恶警才将我放下来,此时我的双腿已经完全不听使唤了。他们把我架到厕所门口守在外面,而我双手已经失去知觉,大脑已经指挥不了双手,我无力地靠墙站了很久,根本无力解开裤子。一个男警见我不出来,一脚踹开门带着淫邪的笑吼道:“还没完呢!”他看我双手无法动弹,就上前给我解裤子,之后又给我系裤子,一帮男警围在外面冷嘲热讽,用污秽下流的言语羞辱我。想到我一个二十多岁的清白姑娘被这帮流氓、魔鬼这样羞辱,我委屈得哭了起来,又想到自己的双手若真的残废了,以后连生活都不能自理,那活着还不如死了呢,若不是行动不便我真想从楼上跳下去算了。就在我极其软弱时,耳边响起了经历诗歌《我愿看见神得荣日》:“把最甜的献给神哟,把最苦的留自己,坚决站住神见证,不向撒但再屈服。啊!头可断血可流,子民骨气不能丢,神的嘱托挂心头,定要羞辱那老撒但。有泪在心里流,宁可忍受极大屈辱,不让神心再担忧。”在神的开启光照下我有了信心,灵里随之刚强起来。我不能上撒但的当,不能就这样了结自己的生命,他们羞辱我、嘲笑我,目的就是让我做伤害神、背叛神的事,我若死了正中他们的诡计,我不能让撒但的阴谋得逞,哪怕真的残废了,只要有一口气我也要活下去,为神作见证。回到审讯室,因体力不支我一头栽倒在地上,几个警察围上来吼叫着命令我站起来,那个扇我嘴巴的矮胖子还跑过来使劲踢我,骂我是装的。就在这时我的身体开始颤抖,呼吸急促,喘不过气来,左腿、左胸不停地往一块儿抽搐,全身冰冷僵硬,两个男警抻都抻不直,我心里很清楚,知道这是神借着病痛为我开辟出路,否则他们还会残酷地折磨我。恶警们见我这情况很危险才不再打我,把我铐在老虎凳上,留下两个看守的,其余的都到隔壁去折磨那个姊妹。听着姊妹一阵又一阵的惨叫声,我恨不得冲上去与这些魔鬼以死相拼,但此时我却瘫坐在这里毫无力气,只能祷告求神加给姊妹力量,保守她站住见证,同时狠狠地咒诅这个荼毒生灵的邪党、恶党,求神惩罚这帮衣冠禽兽。后来恶警见我瘫在那里奄奄一息的样子,害怕出人命,才把我送到了医院,到医院后我的胸和腿又往一块儿抽,几个人硬把我的身体扳开。医生查看我身体时看到我的双手肿得像包子一样,流出的血都凝固在手上,一层皮包着透亮的脓水,输液针扎到血管上就鼓起一个包往外流血,血管都不通了,医生说:“这手不能再戴手铐了!”还建议恶警将我转到市医院做体检,说我恐怕有心脏病,恶警说什么也不肯,但神却借医生的口为我开辟了出路,自那以后他们再也没有铐我。次日,审我的恶警胡乱写了一些毁谤、亵渎神的材料给我编口供,写完让我签字,我说什么也不签:“我不签,这不是我说的!”他气急败坏,抓着我的手强行按了手印。

4月9日傍晚,支队长和两个男警把我送到了看守所,看守所的医生见我全身浮肿,双腿无法行走,双臂没有知觉,气若游丝的样子,因害怕我会死在那里,就拒绝签收我。结果支队长和看守所所长交涉了近一个小时,承诺说如果我出了问题与看守所无关,看守所这才把我收押。

十几天后,十多个从别处调来的恶警驻扎在看守所,白天晚上轮流审问我,本来提审是有时间规定的,但警方却说我这是大案、要案,性质严重,所以一直不肯放过我。由于我的身体实在支撑不住,他们怕出事,审到凌晨一点左右就将我放回监房休息,天一亮又把我提出去。就这样,他们每天审我十八个小时左右,一连审了三天。但不管他们怎么逼问,我就是一言不发,他们见硬的不行就换了软招,开始关心我的伤势,给我买药擦药。面对撒但突如其来的“好心”,我的心理防线放松了,心想:如果是随便说一点与教会无关紧要的小事应该可以吧……猛然间,神的话出现在我脑海里:“不要胡来,遇事多和我亲近,各方面多加小心、谨慎,免得触犯我的刑罚,免得中了撒但的诡计……”(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九十五篇说话》)我一下子意识到自己中了撒但的诡计。前些天在我身上施行暴行的不也是他们吗?他们换个嘴脸也改变不了他们恶毒的本性啊,恶魔永远是恶魔。神话语的警示使我清醒了,不论他们再怎么引诱、逼问,我再也不说话了。很快神也显明了他们的真面目,一个被称为吴队的人气势汹汹地质问我:“你是带领你不知道钱都放哪了?你不说我们也有办法知道!”一个瘦瘦的老恶警对我破口大骂:“别他妈的给脸不要脸!你不说再把你弄出去吊起来,看你学刘胡兰嘴硬!老子有的是招数整治你!”他越这样我越不吭声,最后他气急败坏地走过来推搡我:“你这个样子判你二十年都轻!”之后便无奈地走了。后来,省公安厅一个专门负责国家安全方面工作的人又来审我,他说了许多抵挡神、攻击神的话,还不停地吹嘘自己见多识广,引得其他爪牙直吹捧他。看着他那副得意洋洋的丑态,听着他那些颠倒黑白、造谣诬陷的鬼话,我心里又恨又恶心,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是盯着前面的墙壁在心里反驳他。他讲了一上午,讲完了问我怎么想的,我不耐烦地说:“我没文化,听不懂你那些天南海北的话。”他气得跟其他几个审讯员说:“我看她完了,她已经被‘神化’了,不可挽救了!”之后灰溜溜地走了。我心里真高兴,感谢神带领我闯过了一个又一个难关。

经历了恶魔的残酷迫害,我饱尝了在这个邪党掌权的国家毫无人权的地狱生活,中共政府把信神的人视如眼中钉、肉中刺,使出浑身解数整治、折磨我们,妄想将我们置于死地。但神是我的后盾,是我的拯救,他一次次将我从死亡之境中救起,让我看到神是爱,神的心最美善。当我被恶警拖进看守所号房时,看到接待家庭姊妹也被关在这里,见到亲人的那一瞬间,我心里涌出一股暖流,知道这是神的摆布安排,是神的爱在眷顾着我。因为那时我几乎跟残废一样,两条胳膊肿得很粗,两只手肿得跟馒头一样,里面全是黄脓,十根手指肿得像小柱子,又粗又硬,毫无知觉,双腿行动不便,全身疼痛无力。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我几乎每天躺在炕板上,生活不能自理,半年后双手才能活动,但不能拿东西(至今若单手端盘子手就酸软发木,若不借力连盘子都端不住)。那时姊妹每天照顾我的起居,帮我刷牙、洗脸、洗澡、梳头、喂饭……一个月后,姊妹被释放,而我也被通知正式被逮捕。当姊妹走后,我想到自己生活仍不能自理,不知还要被关多久,心里感到特别凄凉、无助,不禁在心里呼求神:神啊,我现在就像个废物,这以后的日子我该怎么度过啊?求你保守我的心,使我能胜过这个环境。正当我迷茫不知所措的时候,神的话特别清晰地在我里面引导:“你们考虑到有一天你们的神会将你们放在一个你们最陌生的地方吗?你们想到我会将你们的全部都夺走的一天,你们将会如何吗?今天的劲头还会照旧吗?你们的信心还会重现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对作工你们得认识,不要糊涂跟随!》)“在人的肉眼看不见的事上需要人的信心;在你放不下观念的时候需要你的信心;在你对神的工作不明白的时候需要你的信心,需要你站住这个立场,站住这个见证。……你在信心之中才能看见神,你有信心神就成全你,你如果没信心,神也没法成全你。”(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被成全的人都得经受熬炼》)神的话点亮了我的心,也让我明白了神的心意,现在临到我的环境就是实实际际的“最陌生的地方”,神要我在这样的环境中经历神的作工,成全我的信心,姊妹虽然离开我了,但神并没有离开我啊!想想自己这一路走过来,哪一步不是神带领过来的呢,有神就没有过不去的关,没有走投无路这一说。我这么懦弱小信,怎么能在经历中领略到神的智慧全能呢?于是我向神祷告:“神啊,我把自己交在你的手中任你摆布,我相信你会在前面为我开辟出路,我愿顺服下来,不再发怨言。”祷告后我心里很踏实,但也不知神要怎样作,怎样带领我。第二天下午,管教送进来一个犯人,她看见我的状况就主动地照顾我的生活起居,我看到了神的奇妙与信实,神并没有把我丢下不管,天地万物都在神的手中,人的意念也都在神的手中,若不是神拨动人的意念,我与她素昧平生,她怎么能这样对我好呢?这之后我也更多地看到了神的爱,这个人出狱后,神又兴起一个又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像传接力棒一样照顾我,有的人出狱后还往我卡里打钱。经历这样的环境,虽然我的肉体受了一些苦,但却让我体尝到了神爱人的心是真实的,无论人身处何地,神都没有离开过人,作人随时随地的帮助,只要人对神不失去信心,必能看到神的作为。

我被拘留一年零三个月后,被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为罪名判刑三年零六个月,转至省女子监狱服刑。在监狱里,我们服刑人员更是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每天都被强制进行超负荷的生产劳作,如果完不成任务就要被体罚,最终我们劳动所挣的钱几乎全都流进了狱警的腰包,我们每月每人只能得到几块钱的所谓生活费。监狱对外说是在对我们进行劳动改造,可事实上我们就是他们赚钱的机器,是他们的免费雇佣工。外表上看,监狱公开的减刑规定很人性化,达到一定条件就给予适量的减刑,但实际上这都是假相,是摆出来给人看的,其实,这些所谓的人性化制度只不过是一纸空文,他们口中说的话才是圣旨,才是王法。监狱每年都严格控制减刑,以保障“劳工”数量,保证狱警的收入不下滑,“减刑名额”也成了监狱促进生产的一种手段,一个监区几百个犯人为争十几个减刑名额拼死拼活地干活,明争暗斗,结果得到名额的多数是不用参加生产的警察的关系户,犯人们对此都敢怒不敢言,有些人以自杀抗议,却是白白送掉性命,监狱随便给其家人一个说法就了事了。在监狱里,狱警从来不把我们当人对待,我们跟他们说话必须得蹲在地上,抬头仰视他们,稍不如他们的意,他们就用难以入耳的污言秽语辱骂我们。如果有上级官员来检查,我们还得配合他们弄虚作假,因他们会提前警告威胁我们必须说监狱的好话:“伙食好,警官关心我们,每天干活不超过八小时,经常有娱乐活动……”每到这个时候我都气得发抖,这些恶魔真是好话说尽、坏事做绝,明明是吃人的活鬼还硬要把自己伪装成仁义之士,实在阴险卑鄙,厚颜无耻!漫长的三年半刑期结束,当我回到家时,家人看到我瘦弱得不成人形,活像个骷髅,都掩饰不住内心的悲痛纷纷落泪。但我们心里都对神充满了感激,感谢神让我还有一口气息,保守我从人间地狱中活着走了出来。记得《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中说:“人如果不是命大,在中国的监狱里根本没命出来。”现在我明白了这个“命大”其实就是神的保守,若没有神的看顾保守,没有神话语的安慰鼓励,我早就死在了中共恶魔的魔爪下,根本不可能活着走出来。

回到家后我才得知,在我被羁押期间,恶警曾两次到我家大肆搜查。为躲避政府的抓捕,我信神的父母在外逃亡流浪了约有两年的时间,回到家后看到院里的杂草都长得和房子一样高,家里厢房的房顶也都坍塌了,满院狼藉。警方还在我家乡四处造谣说我在外骗人钱财高达上百万甚至上亿,说我父母也骗人十几万供我弟弟上学。这帮魔鬼真是地道的说谎专家、编谎高手!事实上,因父母逃亡在外,我弟弟全是靠自己的奖学金和贷款读完了大学,而且他到外地工作的路费也是靠卖家里的粮食,又去捡山楂挣钱一点一点凑起来的。可魔鬼却昧着良心设罪陷害人,时至今日这些谣言还未消弭,我仍背负着政治犯、诈骗犯的罪名被家乡人唾弃。这伙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这个草菅人命的魔鬼政府,这些捕风捉影大造舆论的撒但爪牙,我真是切齿痛恨!虽然恶魔这样诬陷、诋毁、迫害我们,但这更让我看清了中共政府抵挡神、逆天而行、倒行逆施的邪恶面目,也让我体尝到了神的拯救与神的爱,恶魔越迫害我们,越坚定了我们跟随全能神走到底的决心。正如《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中说的:“住几天监狱,受点肉体的苦,让我真实看清撒但恶魔的丑恶面目,认识大红龙权势的邪恶,认识黑暗世界的恐怖,这也是信神的一方面功课。如果没有这样的环境临到,谁能认识大红龙的恐怖与邪恶呢?谁又能真实地背叛大红龙而将心归向神呢?过去人都崇拜撒但、崇拜邪恶势力,如果没有大红龙的残害,怎能恨恶大红龙呢?”的确,若不是经历这次恶魔的残酷迫害,我的心灵不知到何时才能觉醒,才能真正恨恶撒但,彻底背叛它。想想自己跟随神几年,对于神揭露中共恶魔本性实质的话只是道理上承认,却没有真实的认识,甚至还受从小灌输的“爱国思想教育”的熏陶和蒙蔽,觉得神的话说得言过其实,从心里放弃不了对国家的崇拜,认为共产党是正确的,军队是保卫家园的,警察是惩除恶势力、维护人民利益的,因此对神的拯救、对神的爱始终没有真实的认识。借着经历恶魔的迫害,我才真正看清了中共政府的真面目,它是最虚假、最伪善的,这么多年一直用谎言欺骗中国人民,甚至欺骗整个世界。它口口声声倡导“信仰自由、民主合法权益”,实际上却迫害宗教信仰,在它全是独裁,全是控制,全是专政,大肆迫害宗教信仰。在中国信真神就得处处小心谨慎,稍不注意就会面临牢狱之灾。因此,为了躲避警察的抓捕,我们整天东躲西藏,居无定所,即使在自己家里听诗歌音量都不敢调大,家人之间交通神的话也要压低声音,看神的话还得关紧房门,唯恐警察监视窃听,随时破门而入。而且,在中国的监狱里,越是信神的人受的迫害越大,越被人欺负、看不起,而那些流氓、杀人犯、抢劫犯、贪污犯却是警察面前的红人,替他们当打手、做牢头。种种事实早已表明这个国家就是推崇、匡扶邪恶,打击、迫害正义,越邪越恶的人越能得到它的赞赏,越是好人、走正道的越被它打压迫害。今天神来作工拯救我,撒但绝不会甘心让我跟随神走正道,所以它要施尽各种手段来阻止、逼迫。在它的残酷迫害中,虽然我的肉体受到了摧残,但我明白这苦是我该受的,因我是撒但的子孙,里面满了各种撒但毒素,一直以来都在受着它的蒙蔽、苦害,也正是因着我对撒但的实质、诡计分辨不清,神才允许它的迫害临到我,让我在痛苦中看清一直被自己视为“救命恩人”的中国共产党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在它所标榜的“伟大、光荣、正确”的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龌龊、卑鄙、黑暗的内幕,同时也让我感受到神的拯救之恩到底有多大。只有亲身经历恶魔的迫害,才能唤醒我被撒但蒙蔽已久的麻木的心灵,促使我努力追求真理,彻底与撒但决裂将心归向神。

在那段最痛苦艰难的生命历程中,虽然我有痛苦、软弱、跌倒,但神的爱却一直伴随着我,在我软弱的时候神的话开启我,加给我信心和力量,使我冲破黑暗、死亡的辖制;在撒但施行诡计之时,是神及时的提醒引导让我从迷雾中醒来,识破撒但的诡计花招,为神站住见证;在我被恶魔的酷刑折磨得痛不欲生时,是神奇妙的摆布让我看起来像一个濒死之人,借此才止住了恶魔的暴行;在我痛苦无助、生活不能自理时,神兴起一个又一个犯人像传接力棒一样照顾我的生活起居,直到半年后我的手恢复知觉,能做一些轻省的事……这一特殊的经历让我深深地体尝到了神的爱、神的美善,得着了神赐给我的最宝贵的生命财富,也看清了撒但与神为敌的实质,更加坚定了我此生誓死背叛撒但、弃绝撒但跟随神到底的信心。正如全能神的话所说:“现在是时候了,人早将浑身的力量都准备好,将全部的心血、全部的代价都为此奉献,撕破这魔鬼的丑恶的嘴脸,使被蒙蔽的受苦受难的人从痛苦中奋起,背叛这老恶魔!”(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八)》)现在我又回到了教会,重新投入到了尽本分的行列中,为传扬、扩展神的福音而尽着自己的本分,只愿更多的人能脱离撒但的苦害,接受神永远的救恩。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认识神之路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听神的声音 认识基督(初信必读)

  • 基督台前的审判——神选民的经历见证

    跟随羔羊唱新歌

    国度福音 经典神话选编

    末世基督全能神发表的经典话语

  • 认识神的声音才能看见神的显现

    神的显现与神的作工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接受顺服神的作工才是最有福的人

  • 电影剧本经典答题案例选编

    得胜者的见证

    各宗派首领被神话语征服的铁证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 识破撒但的诡计才能站住见证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达到办事有原则必须进入的真理实际(162条原则)

    事奉之路

  • 进入真理实际的实行与操练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讲道供应文选

    蒙拯救必须进入的十项真理七十条细则

  •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只有信全能神才能达到蒙拯救(传福音实用手册)

    传福音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