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首页 各类书籍 得胜者的见证 23 在黑暗压迫中奋起

23 在黑暗压迫中奋起

广东省 莫志坚

我出生在一个偏僻的穷山沟,我们那儿祖祖辈辈都烧香拜佛,遍地都是庙宇,家家户户都烧香,从来没有人信神。1995年我与妻子在外地信了主耶稣,回来后我们开始传福音,后来人数慢慢增多,达到一百多人。因着信神的人越来越多,惊动了当地政府。1997年的一天,警察把我叫到当地派出所,县公安局局长、国家安全局局长、宗教局局长和派出所的所长以及几个警察早已等候在那里,公安局长审问我说:“你为什么要信上帝?你都跟哪些人联系?圣经是从哪里来的?你为什么不去教堂聚会?”我说:“宪法明文规定公民信仰自由,你们为什么不准我们自由地信神呢?”宗教局局长说:“宗教信仰自由是有范围的,就好像小鸟在笼子里,虽然没有绑住翅膀和脚,但只能在笼子里活动。”听到他说这些谬论,我特别气愤,生气地说:“那么国家政府是在欺骗老百姓了!”他们几个听我这么说都自知理亏,没话说了,只好让我回家。当时我对中共政府逼迫人信神的实质并没有什么认识,直到1999年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通过看神的话,又经历了中共政府更为残酷的迫害,我才看清它正是撒但邪灵的化身,是神的仇敌,就是圣经中所说的:“大龙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启12:9)

2002年6月28日早上五点多,我和几个弟兄姊妹正准备聚会,突然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我们赶紧把神话书籍藏好,随后开了门。谁知,门一开就冲进来十几个警察,他们手持电棍、端着枪把我们逼到一起,让我们全部蹲下,双手抱头。这伙恶警把我们控制住后,就像土匪进村一样在每个房间里到处乱翻,把我们的铺盖、衣物丢得满地都是。以往我只是在电视里看到过黑社会、土匪强盗抢劫的场景,没想到“人民警察”竟然也像电视里的土匪恶霸一样,当时我心里非常害怕,担心他们翻出神话书籍,我就在心里一个劲地向神祷告,求神看顾保守。祷告后我看到了神的奇妙作为,他们翻遍了整个屋子,把我们所有的随身物品都搜了出来并强行没收,就是没有翻到神话书籍,我深知这是神的全能保守,知道神与我们同在,我对神也就更有信心了。之后,他们把我们带到了派出所,晚上又把我们转到收容所关押。三天后,警察对我们每人处以三百元的罚款,才将我们释放。看到中共政府如此蛮横无理、巧取豪夺,剥夺人的信仰自由,我心中愤恨不已,不禁想到神的话说:“几千年来的污秽之地,肮脏得目不忍睹,惨状遍地,幽魂到处横行,招摇撞骗,捕风捉影,狠下毒手,将这座鬼城践踏得死尸遍地,腐烂之气遍布全地上空,而且戒备森严,天外的世界有谁能看到?……什么宗教信仰自由,什么公民合法权益,都是掩盖罪恶的花招!”(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八)》)在中国这座鬼城里,中国执政党打着“信仰自由、人权自由”的幌子却大肆逼迫神,抓捕迫害跟随神的人,不允许人信神走人生正道,恨不得将信神的人都一网打尽。我们既没有犯法也没做任何坏事,只是传福音让人都来认识神、敬拜神,脱离黑暗痛苦的生活,可中共警方却要对我们实行抓捕、拘留、罚款,而对那些卖淫嫖娼、杀人放火、坑蒙拐骗的恶人却不管不问,任其逍遥法外。在事实面前我看到了中共政府就是抵挡神、蒙蔽人、欺骗人的恶魔集团,正是神的仇敌。

同年11月28日,我和几个弟兄姊妹正在给一个宗派带领传福音,因着恶人的举报,十几个警察把我们所在的楼房团团包围,然后破门而入,他们手里端着枪、拿着警棍,大声喊着说:“都不许动!举起手来!”接着对我们进行搜身,把我们身上五千多元的钱物洗劫一空,并命令我们双手抱头面向墙壁蹲下,有两个小姊妹当时有些害怕,我对她俩说:“我们没做坏事,不要怕他们。”我刚说完,几个恶警立马冲上来对我一顿拳打脚踢,当场就把我打趴在地。他们把所有的房间翻了个底朝天,屋里一片狼藉,比土匪进村抢劫还要野蛮、凶恶。一个姊妹在房间里没出来,一个恶警冲进去揪住姊妹狠劲往外拖,另一个恶警看到姊妹长得漂亮,就对姊妹实施性侵犯,在姊妹身上到处乱摸,姊妹无力反抗大声哭喊,幸亏房东及时赶到制止才使姊妹逃过一劫。这时我才看清“人民警察为人民、有困难找警察”“警察是人民的卫士”等等这些话全是骗人的谎言,这伙恶警纯属一帮地痞流氓!之后,他们将我们几人押上警车带到派出所,把我们铐在走廊里两天两夜,不给吃也不给喝,我只有在心里一个劲地祷告神,求神带领我们,加给我们信心和力量,使我们能在这样的环境中站住见证。后来,恶警审问一个弟兄时,因对弟兄的回答不满意,几个恶警就把弟兄死死地摁倒在地,一个恶警硬把狗屎往弟兄嘴里塞,弟兄的精神受到了严重刺激。看到这一惨状,我心痛不已,一股怒气油然而生,恨不得冲过去跟他们拼了,但神的话在我里面引导:“我对与我一同生在此污秽之地的弟兄姊妹稍感同情,因此,产生了对大红龙的恨恶……我们都是它的受害者,因此我对它恨之入骨,恨不得马上将它灭绝,但我又一想,这样作还是无济于事,只会给神带来麻烦,所以,还是那句话——横下一条心来通行神旨意——爱神……活出一个有意义的光辉、灿烂的人生……你是否愿意这样做?你是有这样心志的人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路……(二)》)神的话使我冷静了下来,揣摩着神的话,我明白了神心意,神对这伙恶魔已经恨恶到了极点,恨不得马上把他们全都灭了,但神为了把末世的工作作完,把我们这班人成全,还需要利用撒但来效力。神就是借着它的逼迫来让我们长分辨,从而使我们达到彻底看透中共政府的丑恶嘴脸、恶魔实质,从而弃绝它与它彻底决裂,将一颗真诚的心能完全地归向神,神为着他的工作能达到更好的果效一直在忍受着中共执政党的疯狂追捕,而我一个受造之物为蒙拯救受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呢?神的开启给了我信心和力量,我要效法基督,横下一条心来通行神的旨意——追求爱神!此时我只愿神带领、保守我们能在这撒但的逼迫中为神站住见证,用爱神的实际来回击撒但的诡计,让它蒙羞失败。

第三天晚上,恶警把我们转到了县公安局,对我们连夜审讯。一个副局长先用好话诱劝我:“说出来吧!你家里有妻儿父母等着你照顾,你赶紧说出来不就可以回家了吗?”听了这话我有些动心,心想:如果说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就可以出去,那我也就不用在这里受苦了。这时神的话突然提醒我:“那些在患难中并未对我有丝毫忠心的人我是不会再施怜悯的,因为我的怜悯仅至于此,而且我也不喜欢曾经背叛我的任何一个人,我更不喜欢与出卖朋友利益的人来往,这是我的性情,无论这个人是谁。”(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在神威严的话语中我仿佛看到神正在注视着我,等待着我的回答,于是我赶紧打消之前的念头,义正辞严地说:“我进来根本就没打算出去!”恶警见软招不行,就露出了恶魔的本来面目,只见副局长提起一桶喂猪的泔水举过我的头顶就要往下浇,我对他说:“你这是严刑逼供。”他听后突然停手,放下泔水没有浇。另一个恶警就用皮鞋后跟狠踩我的大脚趾并用力地碾来碾去,剧烈的疼痛传遍我全身,痛得我禁不住大声喊叫,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可恶警仍咬牙切齿地使劲踩碾着,直到把我的大脚趾甲硬生生地碾脱落才松开,此时我的脚早已血肉模糊。在极度的痛苦中我在心里一个劲地呼求神,求神保守我的心,使我不向撒但屈服,能为神站住见证。恶魔的凶残远不止这些,我看到一个弟兄被提审回来,已被恶警折磨得奄奄一息,全身都是伤痕,眼看就要不行了,恶警们怕出人命,才勉强把弟兄释放了。之后,他们将我和一个弟兄、一个姊妹转送到市特警大队继续审讯。

一进特警队,恶警就强迫我们把衣服全部脱光,并给我们戴上手铐、脚镣,还逼我们在院子里跳三圈羞辱我们,之后将我们分开关进监室。监室里关的都是杀人犯,个个都是凶神恶煞,恶警还吩咐这些犯人来折磨我,因着神的保守,犯人不但没有欺负我,反而还照顾我。四天后,恶警逼我背叛神出卖弟兄姊妹,我不说,他们就把我和另一个弟兄拉到院子里并戴上手铐、脚镣,头上蒙一个黑袋子,吊挂在院子中央的一棵大树上。他们还丧心病狂地在树上放了很多蚂蚁,蚂蚁不断地爬到我们身上到处乱咬,那种万蚁噬骨的滋味犹如万箭穿心、生不如死。我只有拼命地呼求神保守我的心与灵,加给我受苦的心志和力量,使我不做背叛神的事。这时神的话在我心里显现:“……为了我的荣耀显满穹苍,所有的人都为我受最后一次‘苦’,明白我的心意吗?这是我对人提出的最后一点要求,就是说,我希望所有的人都能为我在大红龙面前作刚强响亮的见证,最后一次为我摆上,最后一次满足我的要求,你们真能做到吗?以往不能满足我的心,在最后一次能‘打破常规’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发声·第三十四篇说话》)神的话使我心里充满了力量,神为了拯救我们受尽了中共政府的百般追捕,没有枕头之地,没有安身之所,今天我能与基督同受苦难,这是神对我的爱,更是神对我的高抬,只要能够让神得着荣耀,我就是死也甘心情愿。就这样,我靠着神的话度过那痛苦的每分每秒,在树上被吊了两天两夜。到了第三天,我实在承受不了了,当时是初冬时节,天又下着雨,而我只穿着一件单衣,光着脚被挂在树上,加上没吃没喝,那种饥寒交迫、疼痛难忍的滋味让我痛不欲生,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拼命地祷告,生怕自己因肉体软弱经不起折磨成为犹大背叛神。痛苦中我想到了恩典时代的使徒司提反,他因着传扬主耶稣的福音被众人用石头活活砸死,临死前他求神接收他的灵魂。于是我向神祷告:“神啊,我肉体的功能实在太小,现在我已承受不住这种痛苦了,愿你将我的灵魂也取走吧,我宁死也不愿背叛你。”祷告后,意想不到的奇迹出现了:我的灵魂出窍了,我来到了一片大草原上,到处都是绿油油的青草,遍地牛羊,我的心情格外舒畅,不由得高声赞美神:“高声赞美呀全能神,天上地下赞美你赞美你,都要赞美你。你的使者都要起来赞美你,你的诸军都要赞美你,宇宙穹苍赞美你——全能神!放光的星宿哇赞美你,天地众水赞美你赞美你,都要赞美你。大山小山都要赞美全能神,海浪波涛都要赞美你,在至高处赞美你——全能神!在至圣所里呀赞美全能神,击鼓跳舞赞美你赞美你,高声赞美你!用乐器和角声赞美全能神,锡安的圣民都要赞美你,万民都要赞美你——全能神!全能神啊,高声赞美你!大雷的声音赞美你赞美你,高声赞美你!显能力的穹苍赞美全能神,凡有气息的都要赞美你,赞美的歌声震动地极,赞美神!”(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高声赞美全能神》)我完全沉浸在这种无与伦比的喜乐之中,活在自由的境界里,那种被挂在树上的疼痛、饥饿、寒冷以及被万蚁噬骨的痛苦滋味一下子全都没了。当我醒来时已是第三天晚上,恶警把我从树上放了下来。我被吊了三天不仅没死,而且还精神饱满,这真是神的全能与奇妙保守!我由衷地感谢赞美神。

第四天,恶警再次审讯我,逼我出卖弟兄姊妹,并且还逼我承认信的是邪教,让我背叛神离弃真道。神的开启使我想到神的话说:“在经历试炼的同时,不管人软弱也好或者里面消极也好,对神的心意不明白或对实行的路不太透亮,这都正常,但总的来说你得对神的工作有信心,能像约伯一样不否认神。”(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被成全的人都得经受熬炼》)神的话给了我实行真理、见证神的勇气,无论如何我不能做抵挡神、亵渎神的事,因此我理直气壮地说:“我信的是全能神,就是掌管万有的独一真神!我没有信邪教,你们这是颠倒黑白、栽赃陷害!”一个恶警听后恼羞成怒,随手抄起一条长板凳,发疯似的把我往死里打,打得我口吐鲜血,瘫倒在地昏死过去,他们见我昏死就用冷水把我泼醒拉起来接着打。在恶魔惨无人道的毒打之下,我前胸后背全是紫黑色,并且受了严重的内伤,一星期后我的小便全是血,右肾也受了重伤(至今还时常疼痛)。一个月后,恶警没有找到证据,就伪造一份假材料强行让我画押,然后将我关押到市看守所。三个月后,他们以“破坏社会法律实施”为罪名对我施行一年劳教。在劳教所里,我过着非人的生活,每天吃不饱,还要干十几个小时的活,狱警还常常欺压、凌辱我,不是用电棍打就是关小黑屋,若不是神的看顾保守,我早就被这伙恶魔折磨死了。2003年11月7日,我刑满释放才走出了那个人间地狱。

经历了那次残酷迫害,我终于看清了中共政府所宣扬的“共产党是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是有信仰自由的”等等这些言论其实都是欺世盗名、愚弄人民的鬼把戏,我从心里恨透了这个老恶魔。它好话说尽、坏事做绝,为了取缔神的末世作工,让中国成为无神区,竟大肆追捕、残害信神的人,其手段的残忍程度已经达到登峰造极、令人发指的地步!回想自己在被审讯的过程中不断受到恶魔的严刑逼供、残酷折磨,几次都昏死过去,若不是神的保守,我早就被恶魔给吞吃了。在我最软弱的时候,是全能神的话语不断地激励我:“为你们的祝福你们可曾接受?为你们的应许你们可曾去追求?你们必在我光的引领之下而冲破黑暗势力的压制,必在黑暗之中不失去光的引领,必在万物之中做主人,必在撒但之前做得胜者,必在大红龙的国垮台之际,而站立在万人之中作我的得胜之证据,在秦国之地你们必坚强不动摇,因着所受之苦而承受在我之福,必在全宇之下闪现出我的荣光。”(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发声·第十九篇说话》)神的话给了我坚实的依靠!使我在极度痛苦软弱中得享神话的开启与引导,这才度过了那段最黑暗而漫长的日子。我虽经历中共政府多次的抓捕迫害,肉体受到了无情的摧残与折磨,但我却明白了很多以往不明白的真理,看清了中国政府反动邪恶的恶魔实质,也体尝到了全能神对我真实的爱,领略到了神的全能智慧和奇妙作为,更激发了我追求爱神、满足神的心。如今,我仍一如既往地在教会中尽本分,跟随神走人生正道,追求真理、追求活出有意义的人生。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讲道供应文选

    事奉之路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