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全能神教会遭受中共政府镇压迫害的2018年年度报告

目 录

一、概要

(一)“宗教中国化”政策下的中国宗教现状

(二)全能神教会遭受中共迫害概况

二、迫害特点综述

(一)中共全面、持续摸底排查全能神教会,为进一步大抓捕做准备

(二)中共在全国各省市发起专项打击行动,实施集中大抓捕

(三)中共对被捕基督徒进行大规模洗脑转化,强迫其放弃信仰

(四)2018年迫害极其严重,至少20名基督徒被迫害致死

(五)中共侦查掌握境外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的情况,发动虚假示威,企图瓦解境外全能神教会

三、全能神教会受迫害情况危急 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 一些国家为逃亡海外的基督徒提供庇护

四、结语
附:2018年典型案例选编(仅选19例)

(一)中共对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实施法外处决

(二)中共任意拘留和监禁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三)中共酷刑折磨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四)中共掠夺巨额教会钱财及基督徒个人财物

(五)中共剥夺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政治避难的权利

说明:封面图片为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受迫害的真实场景还原

 

 

全能神教会遭受中共政府镇压迫害的2018年年度报告

一、概要

(一)“宗教中国化”政策下的中国宗教现状

2018年2月1日,中共政府开始施行新《宗教事务条例》[1],为习近平的“宗教中国化”政策披上了“合法”外衣,更加赤裸地暴露出中共企图彻底取缔宗教信仰、消灭一切宗教的邪恶目的。该条例实施后,中国的宗教信仰状况全面恶化:新疆上百万穆斯林被囚禁在再教育集中营;百万公务员入住新疆的穆斯林家庭,以极端入侵性的手段对穆斯林进行思想监控和行为审查;宗教教义被当局曲解、操纵,圣经十诫被删改为九诫,全网下架所有《圣经》,并将重新编订中国版《圣经》,篡改《圣经》内容;中共严格操纵、管控宗教领导人,借签订“中梵临时协议”管控地下天主教主教的任命;大量教堂、清真寺、佛寺、道观等宗教场所被拆毁、取缔;大批基督徒被抓捕监禁;各宗教信徒在进行信仰活动时被强制唱“红歌”、升国旗、学习共产党的“政策”……其中基督教新兴教会全能神教会遭受的迫害程度最为严重,据不完全统计,仅2018年就至少有11,111人仅因参加信仰活动遭到抓捕,有据可查的被迫害致死人数达20人。2018年11月6日,在联合国对中国进行普遍定期审议期间,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发布了对非政府组织提交文件的材料概述,谴责了中共对中国大陆四百万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实施的迫害,并指出:2014至2018年间,中共的监视、抓捕和迫害导致全能神教会至少50万名基督徒背井离乡,几十万个家庭因此而破碎。[2]对于当前中国的宗教现状,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发布了《2018年年度报告》,该委员会主席、国会议员克里斯·史密斯认为,过去一年,中共对宗教信仰团体的镇压是文革以来最严重的。[3]

(二)全能神教会遭受中共迫害概况

全能神教会(CAG),是中国基督教新兴教会,成立于1991年,自成立以来就一直遭受中共政府的疯狂镇压和严重迫害。1995年,中共以莫须有的罪名将全能神教会与呼喊派、全范围教会等多个基督教家庭教会列入“邪教”名单加以残酷镇压迫害[4]。随之,中共政府对全能神教会的打压迫害不断升级,据不完全统计,仅2011年至2017年底,至少40万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遭到中共当局抓捕,教会建立至今有据可查被迫害致死的达101人。全能神教会之所以遭到中共如此残酷的迫害,是因全能神显现作工以来,发表了数百万字的话语,揭开了圣经中的一切奥秘,发表了洁净、拯救人类的一切真理,使人对神的作工、神的性情有真实的认识,从而使人的败坏得洁净达到蒙神拯救,所以考察接受全能神作工的人越来越多,教会发展迅速,这就引起了中共的极度恐慌与仇恨。

2018年初,中共当局在全国各省开展打击全能神教会的专项行动。据人民网报道,2018年2月8日,海南省公安厅召开全省公安机关视频会议,于2018年开展六个专项打击行动,其中包括“打击处置全能神教会的专项行动”[5]。2018年6月1日,江西省民族宗教事务局下发针对全能神教会开展“百日会战”专项整治行动的文件,要求查清并彻底摧毁全能神教会[6]。山东省招远市也开展“百日会战”行动,要求重点打击全能神教会,计划于2018年11月底抓捕全市80%的全能神教会带领。此外,江苏、河南[7]、辽宁[8]、浙江、山西[9]等各省也都发布了落实打击取缔全能神教会专项行动的红头文件,要求“以‘全能神教会’为主要摸排对象兼顾其他组织”,以抓捕带领、搜刮教会资金为重点,确保实现“境内基本摧毁、境外控制削弱”的目标。

随后,新一轮镇压、迫害全能神教会的统一行动席卷中国大陆[10],各地全能神教会基督徒不断遭到大规模抓捕、抄家、酷刑折磨、洗脑转化。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至少有23,567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仅仅因信全能神,参与聚会、传福音等正当信仰活动而遭到当局的直接迫害,涉及中国大陆3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至少12,456人被骚扰,包括被搜集个人信息,被迫写放弃信仰的“保证书”,被强制照相、录像、监控,被采集指纹、血样、头发等;至少有11,111人被抓捕,其中6757人被短暂或长期拘留,685人遭受各种酷刑或被强制洗脑;392人被判刑,半数被重判3年或3年以上,8人被判刑10年以上,其中山东省基督徒包曙光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11],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也在其2018年的年度报告提到了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判刑的情况[12];至少有20名基督徒被迫害致死,其中7人死于“教育转化中心”等法外审讯机构;至少3亿元人民币被非法掠夺(包括教会及个人财产)。以上仅是2018年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受中共迫害的一小部分数据,因迫害严重,大部分数据根本无法统计。正如欧洲议会议员托马斯·德克斯基在2018年12月10日人权无国界(HRWF)与欧盟记者(EU Reporter)在欧洲议会举办的圆桌讨论会上所言: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在中国的处境比维吾尔族穆斯林更糟糕。[13]

二、迫害特点综述

(一)中共全面、持续摸底排查全能神教会,为进一步大抓捕做准备

中共各级政府为落实习近平镇压、取缔全能神教会的指示与要求,统一安排、发动打击全能神教会的专项行动,并要求摸排、搜查辖区内所有信全能神的人。以河南省为例,2018年5月7日,河南省某市防范和处理“邪教”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名为《关于加强协调配合全力以赴开展打击处置“全能神”邪教组织专项行动的通知》的红头文件,明确要求“扎实开展基础调查工作,为专项行动提供坚实支撑”,要求“全面梳理数据库中现有的在册人员”、“梳理历史档案资料,发现漏登的人员线索,逐人建档立卡”、“充分发动群众,通过召开座谈会、走访群众、落实举报奖励制度,鼓励群众检举揭发”、“注重统计分析,全面摸清全能神教会情况,包括骨干、资金来源、成员数量、地域分布和发展趋势等”、“对基础调查、专项行动中获取的数据,要按照等级划分标准,把重点人员信息完整录入新数据库”等等。

中共各级政府在全国上下全面开展针对全能神教会的摸排工作,如:推动“锐眼工程”(又称“雪亮工程”[14]),在村口巷尾安装监控器,加大对农村地区的监控力度;利用“天网工程”监控基督徒;对居民实施“网格化”管理,设立“网格员”上门逐一调查、登记居民信仰情况,每天在楼内巡逻、挨家走访、记录与居民谈话内容,查身份证、查出租房;发动居民、小区物业、环卫工人、社区楼长、退休老人、收废品人员、安装饮水机人员等有奖举报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的信息,甚至煽动三自教堂信徒举报;对电动车、摩托车、电子产品统一安装监控器,跟踪、监视基督徒;责令各基层派出所登记居民的五代家谱表格;要求各大、中、小学学生填写《信仰调查表》,掌握学生及家人信教情况;严格排查限制出境人员情况,对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没收护照、吊销签证;等等。

中共当局的大肆搜查、长期监控和骚扰,导致大量基督徒被迫离家逃亡、居无定所、骨肉分离,基督徒的隐私权、生存权等基本人权遭到严重侵犯、剥夺。2018年6月27日,辽宁省基督徒卢永凤因信全能神被中共启动卫星定位抓捕,5天后被迫害致死。2018年9月19日,湖北省基督徒罗瑞珍在与其他三名基督徒聚会时,被小区物业管理员和便衣警察监控、跟踪抓捕,随后被关押到武汉市一“教育转化中心”强制洗脑,于10月13日凌晨被迫害身亡。

(二)中共在全国各省市发起专项打击行动,实施集中大抓捕

中共当局掌握了部分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的情况后,开始在全国实施大范围抓捕。据粗略估计,仅2018年,中共当局在全国各省市发动各种抓捕行动至少几千次,被抓捕人数达万余人。以下仅列举部分抓捕行动的情况:

“6·26”辽宁省的“雷霆行动”[15],6月26日至28日三天内,至少700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抓捕,2名基督徒被迫害致死。

6月11日至10月1日,江西省当局发动镇压全能神教会的“百日会战”行动[16],直接导致200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捕,100多人遭到警察上门盘查。

7月24日至7月31日,中共在全国范围发起代号“狐狸”的大抓捕行动[17],一周内仅山西省临汾市至少有200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抓捕。据消息人士透露,此次大抓捕行动,警察利用卫星定位和分析人体热能量的技术,即便手机没有连接网络,警察也可通过电子设备的IP地址来追捕基督徒。

7月至10月,在四川省当局发起的大抓捕中,据不完全统计,至少377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遭抓捕,至少530多万元教会及个人财物被掠夺。其中约208人遭到关押,90人仍在押,多人至今下落不明。

“9·11”浙江省大抓捕,仅一天之内至少521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抓捕。在此次行动中,杭州市159人被抓,宁波市128人被抓,受迫害最为严重。

10月18日,中共在安徽省多地发动大抓捕[18],两周内造成至少200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抓捕。据不完全统计,仅合肥市就有100多人被抓,500多人被迫离家逃亡。据悉,此次被抓捕的基督徒多数因信全能神被当局拘留过,或者近年申请办理过护照。

10月26日、11月30日,青海省公安厅对海西州、西宁市两地全能神教会实施专项打击行动,致49名基督徒被抓捕,18个聚会点被查抄。据中共官方报道,此次行动调动各警种警力1500余人,经过长达8个月的监控,掳掠教会钱财至少24.59万元(约合36,680美金)。

12月初,黑龙江省当局发起对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的新一轮抓捕[19],据不完全统计,仅12月份该省就有260人被抓捕,132人被拘留。

以下是中国30个省(直辖市、自治区)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抓捕、拘留、被判刑人数统计表(不完全统计):

省份(直辖市、自治区)抓捕人数拘留人数被判刑人数
山东省79146681
黑龙江省26914012
吉林省3951827
辽宁省85045312
内蒙古63477
山西省33820828
河北省782910
天津市8873
北京市2524
江苏省1984100360
安徽省47726238
上海市122107
江西省57432623
浙江省87872931
福建省2071674
河南省102065612
湖南省8999
湖北省31220510
陕西省34114413
甘肃省4832
青海省49201
宁夏7357
新疆2482216
四川省573274
重庆市439303
云南省37723612
贵州省1401121
广西10866
广东省1299324
海南省2623
合计111116757392

(三)中共对被捕基督徒进行大规模洗脑转化,强迫其放弃信仰

2018年,新疆百万穆斯林被中共当局关押在再教育转化中心强制洗脑转化引起世界关注。事实上,多年来,强制洗脑转化被中共政府广泛用于迫害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8年,多份中共红头文件中明确要求,按照“教育转化与精准打击一体化”的工作机制,对被抓捕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施行“打转结合,以打促转,以转促审,精准打击”。

中共当局在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设立了不同形式的洗脑转化中心,包括各种新建的度假山庄、酒店、宾馆、学习班等。在洗脑转化中心,基督徒通常被24小时监视,并被强迫观看宣传无神论、进化论、爱国爱党教育的影片。中共还利用宗教专家、心理医生等给基督徒做思想转化工作,强制他们写悔过书、决裂书、保证书等,承诺放弃信仰,交代教会信息。基督徒因坚守信仰,不接受教育转化而遭到中共警察高强度的审讯、酷刑折磨,甚至被判刑坐监或法外处决。

例如:在浙江省“9·11”大抓捕中,大量基督徒被抓捕后遭到中共当局的强制洗脑。据悉,金华市凯雅宾馆、金华市乐天酒店、台州市天茂宾馆、瑞安市五洲宾馆等地,都被中共利用开设洗脑班转化基督徒。9月27日,在瑞安市五洲宾馆,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刘兰英在被警察秘密审讯、洗脑转化过程中,因不放弃信仰被迫害致死。

在“7·27”山西省临汾市大抓捕中,至少有70余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关到长治市“神农生态园”强制“暴力洗脑”,年龄在17岁至近70岁不等。许多基督徒因不接受转化遭到不同程度的酷刑折磨,如:电击、殴打、喷催泪剂、浇凉水、单腿站立昼夜淋雨、棍抽、蹲马步、侮辱人格等。目前虽有28名基督徒暂时获释,但政府仍继续监视他们,要求他们24小时开手机、定期到公安机关报到,还强迫他们加入官方监控的微信群,每天必须在线聊天交代思想与行踪。

(四)2018年迫害极其严重,至少20名基督徒被迫害致死

2018年,中共当局对全能神教会的迫害程度再度升级,据不完全统计,仅2018年至少有20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中共政府迫害致死,基督徒的生命权被不同形式地剥夺:有的死于中共警察的酷刑折磨,有的在服刑期间患病被有意拖延治疗导致病重身亡,有的因中共警察常年的监视骚扰、追捕走投无路自尽身亡。以下是2018年被迫害致死的20名基督徒的简要情况:

编号被害人姓名性别年龄籍贯被捕时间死亡时间死亡说明
1刘鑫55重庆2018.4.262018.8.30刑讯折磨致其头颅骨被打碎,抢救无效死亡。
2刘兰英52浙江2018.9.112018.9.27死于中共开设的洗脑班,颈部有一道很深的勒痕,两肩膀到胸口处、后背、腿部均有乌青伤痕。
3苗增花50吉林2018.9.132018.9.14审讯期间死亡,身上有明显伤痕。
4罗瑞珍56湖北2018.9.192018.10.13死于洗脑班,额头及脖子有明显伤痕。
5徐赛连63江西2016.10.122018.10.18警察的酷刑折磨使她患上严重心脏病,后医治无效死亡。
6郑坤长35广东2014.8.222018.4.20服刑期间患病,被中共有意延误治疗,致病情恶化死亡。
7肖松香55河南2018.12.192018.12.20死于中共警察的酷刑审讯。
8卢永凤70辽宁2018.6.272018.7.2在拘留期间死亡,死因不明。
9谢欣52贵州2018.32018.4.1被捕后死于中共警察的羁押审讯,死因不明。
10张国华59江西2012.12.122018.2.21服刑期间强度劳作突发脑梗,致左半身瘫痪,生活不能自理,出狱后高血压病发身亡。
11王玉复64辽宁2018.6.272018.9.14审讯时警察威胁要杀死她,并威胁说再抓到她就判刑,导致她精神极度紧张恐慌,突发心肌梗塞死亡。
12王红利47陕西2013.8.42018.8.2常年遭中共警察监控、上门骚扰、短信威胁恐吓,巨大的精神压力致其自杀身亡。
13冯开举75安徽2012.12.122018.2.10拘留期间警察的虐待、折磨导致他患上肺气肿、哮喘病,释放后又常年遭到警察的监视骚扰,巨大的精神压力加上病痛的折磨使他最终自缢身亡。
14李杰58安徽20122018.7.6获释后他常年遭到中共警察的监视骚扰,被迫逃亡在外,而家人迫于中共当局的压力也开始逼迫他,导致他精神崩溃跳河自尽。
15张强47江苏2018.10.212018.10.28警察为掠夺教会钱财将他抓捕,释放后仍一直跟踪监视,致其自缢身亡。
16林翠珍60江苏2018.12.52018.12.7被捕后警察以孙辈的工作、前途相威胁,胁迫她出卖教会信息,她承受不了心理压力自杀身亡。
17范颖54辽宁2018.12.212018.12.24因不堪忍受中共警察的刑讯折磨、恐吓及受蒙蔽的家人的逼迫而自杀身亡。
18李丽67重庆2018.6.12018.6.25警察对她抓捕、恐吓、骚扰和洗脑转化,逼她出卖基督徒信息,她被逼得走投无路,自杀身亡。
19时光云78安徽2013.72018.2.5因警察抓捕和长期监视,致其冠心病发作身亡。
20张素珍51浙江2012.12.92018.10.19警察的长期追捕、威胁恐吓使她整天担惊受怕,突发糖尿病并发症不治身亡。

(五)中共侦查掌握境外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的情况,发动虚假示威,企图瓦解境外全能神教会

中共政府为迫害逃亡海外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不仅以经济、外交等手段向各民主国家政府施压,编造大量谣言谎话,企图迷惑、欺骗海外民主国家政府,迫使各国政府拒绝基督徒的政治庇护申请,同时胁迫基督徒家属到海外“寻亲”,制造虚假舆论,以达到其把基督徒引渡回国、实现“境外控制削弱全能神教会”[20]的卑鄙目的。2018年8月30日,11名来自中国河北、湖南、河南、吉林等地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家属抵达韩国济州岛。此后五天,韩国亲共分子吴明玉带领这些家属到济州出入境管理处、温水全能神教会、青瓦台等地示威游行,企图在韩国制造假新闻和谣言影响公众舆论,抹黑全能神教会,拦阻基督徒申请难民庇护。据了解,这些家属是被中共胁迫而来,他们在完成“五日示威”日程前被限制不准会见家人。基督徒谌某的家人就是这次“寻亲”家属之一,家人告诉他,是中共政府的人组织他们去的,如果他不回国,一家人都会有麻烦,后果不堪设想[21]。另一名被“寻亲”的基督徒金某说,她在韩国常与国内的母亲联系,母亲知道她在韩国很好,这次母亲能来韩国参加示威活动歪曲事实抹黑全能神教会,背后是受中共的操纵。[22]此外,中共当局大力侦查境外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的情况,抓捕回国基督徒,企图打探、获取海外全能神教会情况。2018年5月至9月,有5名从海外返回中国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抓捕,下落不明,甚至有基督徒被胁迫重返海外全能神教会充当卧底。9月2日,从韩国短暂返回中国的基督徒刘慧准备返回韩国时,在机场遭到中共警察抓捕。警察把她带到一个地下室秘密审讯,强制洗脑转化,强迫她说出韩国全能神教会的情况,还胁迫她重返韩国教会卧底,配合搜集、了解教会信息。中共当局还通过出口国产电子产品监控外国公民,以窃取全能神教会基督徒信息。2018年9月,印度一名正在考察全能神教会的青年基督徒阿纳夫(化名)因在WhatsApp上联系香港一全能神教会基督徒,下载全能神教会App,被自称为“中国国家网络安全局”的人用四个不同的WhatsApp账号骚扰。该工作人员提出以2500美元交换该香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的姓名和地址,被阿纳夫拒绝。该工作人员扬言,未来港、澳、台地区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都会遭到中共警察抓捕。[23]

三、全能神教会受迫害情况危急 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 一些国家为逃亡海外的基督徒提供庇护

全能神教会遭受中共政府残酷镇压、迫害,越来越多的基督徒被迫逃亡海外,一些国家开始承认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受迫害的事实,并为他们提供了庇护。在加拿大和新西兰,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申请政治庇护的通过率分别高达90%、100%。

2018年11月26日,因遭到中共追捕和迫害而逃到美国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邹德美收到了上诉委员会(BIA)的决定书,对于重开她的政治庇护案件的申请予以批准。

全能神教会受迫害的情况日益严重,已引起美国、意大利、法国、西班牙、韩国等国越来越多的NGO、人权组织、媒体记者的关注。

2018年3月、9月,在日内瓦召开的第37届、39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社团及个人良心自由协会(CAP-LC)主席迪埃里·瓦莱两次在会上发言,介绍了全能神教会的处境,指出中共政府栽赃、陷害全能神教会的谣言已被知名学者的多个学术研究[24]揭穿,并要求中国政府停止对全能神教会的迫害,停止对全能神教会发起的国际性假新闻运动,同时敦促联合国所有成员国为逃亡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提供政治庇护。

2018年7月,美国国务院举行了推进宗教自由部长级会议,在7月23日关于中国的开场边会上,基督徒姜桂梅在会上讲述了自己2008年因信全能神被中共警察抓捕,遭受电击、“开飞机”(保持半蹲身子、两手臂向前平伸的姿势)、吊铐、灌芥末油等酷刑折磨并被劳教的经历,使许多与会人士对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受迫害的真相有了更多了解与关注。

2018年9月13日,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2018年度人权实施会在华沙举行,新兴宗教研究中心创始人兼主任马西莫·英特罗维吉教授(Massimo Introvigne)、人权无国界主席威利·福泰(Willy Fautre)和国际宗教自由难民观察站主席罗西塔·索丽特(Rosita Šorytė)均在会议上为全能神教会发声,呼吁欧安组织地区消除对全能神教会的歧视,给予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应有的庇护。会上,马西莫·英特罗维吉教授(Massimo Introvigne)说:“全能神教会是一个中国基督教新兴宗教团体,自1995年以来一直被中共政府列入‘邪教’名单,对全能神教会的迫害始于1995年甚或更早,迄今已有30多万名全能神教会成员在中国遭到抓捕、关押。”

2018年,联合国定期审议中国人权状况。社团及个人良心自由协会(CAP LC)、欧洲信仰自由联盟(FOB)、意大利新兴宗教研究中心(CESNUR)、法国人权组织欧洲宗教自由宗教间论坛(EIFRF)、宗教信仰和良心自由研究中心(LIREC)、索特里亚国际(SOTERIA International)等多家NGO组织递交了六份对中国人权纪录评估的相关报告,材料中都同时提到全能神教会所遭受的迫害,其中一份材料是由一家在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有咨商地位的非政府组织——社团及个人良心自由协会与其他组织联名签署。这些报告都在联合国网站上被公布。11月,联合国公布了对非政府组织提交文件的材料概述,提到“2014至2018年间,中共的监视、抓捕和迫害导致全能神教会(CAG)至少50万名基督徒背井离乡,几十万个家庭因此而破碎”。

2019年1月28日,美国国会兰托斯人权委员会“认领”全能神教会良心犯莫秀凤[25]。莫秀凤,女,1988年出生,广西南宁市人,2017年7月2日因信全能神被中共警察抓捕,2018年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

四、结语

中共疯狂镇压、残害宗教信仰的根本原因就是因为中共信奉马列主义无神论,所以它对神的显现作工、对宗教信仰就采取了疯狂镇压与残酷的迫害。共产党的创始人马克思在《共产主义宣言》中公开说道,“共产主义要消灭永恒的真理,消灭所有宗教和所有伦理道德”,中共政府下发的文件中也公然宣称“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鸦片……要坚定地同宗教作斗争,使群众从宗教的束缚下解放出来,促进宗教逐步削弱直到消亡”[26],这就是中共残酷镇压迫害宗教信仰的根据。自1991年全能神教会产生以后,中共最仇恨的就是发表真理的基督与跟随基督的人,对全能神教会不但采取疯狂镇压迫害,还制造大量的舆论抹黑、诋毁,对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采取“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施行“肉体上消灭,精神上搞垮”等恐怖主义灭绝政策,严重地侵犯、剥夺基督徒的信仰自由权、生存权等基本人权。2019年,迫害仍在加剧,中国数百万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的生存状况日趋严峻,就连逃亡到海外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也遭受到中共的围追堵截,随时面临被中共强迫引渡回国的危险。全能神教会面临中共的疯狂镇压迫害,不得不将受迫害的事实真相与各种受迫害的数据资料公布于众,以获得国际社会及人权组织的援助。

附:2018年典型案例选编(仅选19例)

(一)中共对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实施法外处决

1.卢永凤[27],女,1948年10月16日出生,家住辽宁省朝阳市,1999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8年7月死于辽宁省当局发起的“雷霆行动”。2018年6月27日凌晨3点,辽宁省北票市(朝阳市下辖县级市)刑警大队的十多个警察,通过卫星定位将卢永凤与丈夫邹吉学夫妇二人抓捕,警察把卢永凤强行押到朝阳市公安局审讯。7月2日上午,邹吉学被警察带到北票市第二人民医院一重症监护室内,发现妻子已经停止呼吸,但医生仍假意为她抢救。7月4日下午,两个警察趁邹吉学昏厥时抓住他的手在不知名的材料上签了字,按上了手印。卢永凤的女儿邹德美曾是中国四个省(四川省、云南省、贵州省、重庆市)的全能神教会带领,在国内被中共列为通缉犯,目前已逃亡美国,她的遭遇曾引起多家知名NGO组织的关注[28]

2.刘鑫(化名),女,重庆市合川区人,2007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8年4月26日上午,刘鑫带着外孙女逛街时,被三四名便衣警察抓捕。警察强行将刘鑫铐押回家中抄查,没收了大量信神书籍和光盘。随后,刘鑫被警察带到当地一秘密审讯处,遭受酷刑折磨25天。5月21日,刘鑫因遭受酷刑折磨身受重伤,被送到重庆市合川区人民医院抢救。据医生诊断,刘鑫的头颅骨已被打碎,碎骨无法取出来,肠子被绞织在一起,生命垂危。刘鑫在重症监护室三个月,最终因抢救无效,于2018年8月30日离世,终年55岁。[29]

3.苗增花(化名:姜丽华)[30],女,生于1968年,吉林省敦化市人,2007年加入全能神教会。苗增花生前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名中层带领,这一信息被中共当局掌握,遂将其列为重点抓捕对象。2018年9月13日晚,苗增花在家中被敦化市公安局的警察抓捕。她当场心脏病发作,被送往医院抢救。苗增花苏醒后,在医生还未确定其已脱离生命危险的情况下,被警察强行押进敦化市公安局刑讯逼供。9月14日晚,苗增花的家人接到公安局的通知赶到医院时,发现苗增花已没有了呼吸,左胳膊和腿上有大面积瘀青和紫色伤痕,明显是遭受酷刑折磨所致。根据病历记录,救护车于9月14日下午赶到公安局时,苗增花已经停止呼吸和心跳。

4.罗瑞珍(化名),女,56岁,湖北省武汉市人,2003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8年9月19日,罗瑞珍在武汉市一聚会处聚会时被十余个警察抓捕。随后被带到武汉市蔡甸区一教育转化中心强制洗脑,并被两个监管人员24小时监视。10月13日下午,村委会打电话告知罗瑞珍的丈夫,称罗瑞珍已于10月13日凌晨2点自杀身亡。罗瑞珍的亲属赶到当地派出所,要求警察说明罗瑞珍的死因。警察称罗是上吊自杀,家人不相信这样的说法。10月19日上午,罗瑞珍的亲属赶到火葬场,警察只允许罗瑞珍的姐姐和儿媳见罗瑞珍最后一面,姐姐看到罗瑞珍额头右侧有明显伤痕,脖子上有一道痕迹,她不相信妹妹是上吊自杀,就去扒妹妹的嘴巴,被两个警察野蛮赶走。此后,警察迅速将遗体火化。[31]

5.刘兰英(化名),女,1966年出生,浙江省台州临海市人,2003年加入全能神教会,被捕前暂居浙江省瑞安市。2018年9月11日,刘兰英在瑞安市聚会时被当地警察抓捕,后被关押至五洲宾馆秘密审讯、洗脑转化。9月26日,警察威胁刘兰英的家人到宾馆劝说刘兰英在放弃信仰的文件上签字,被刘坚决拒绝。9月27日上午,刘兰英的家人突然接到警察的电话,警察称刘兰英在酒店上吊自杀身亡。9月27日下午,家人见到了刘兰英的遗体,发现她的颈部有一道很深的勒痕,两肩膀到胸口处、后背以及腿上均有乌青,怀疑她是遭受警方酷刑折磨致死。家人回到酒店查看监控,才发现该酒店是专门关押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和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但由于监控画面非常模糊,无法调查到刘兰英遭受酷刑的经过。

6.郑坤长,男,1983年9月19日出生,广东省陆丰市人,2008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4年8月22日,郑坤长在陆丰市南塘镇聚会时被中共警方抓捕。2015年5月,广东省陆丰市人民法院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郑坤长有期徒刑三年,后将他押至广东省四会监狱服刑。2017年3月,郑坤长患上了严重的肛肠疾病,狱方对此置之不理。直到4月,郑坤长病情恶化,狱方未经家人签名,私自给他动了手术。术后,郑生命垂危,昏迷不醒,狱方以“郑坤长信全能神,是特殊犯人”为由拒绝给其办理保外就医。一直拖延到化验结果出来,郑坤长被确诊为晚期结肠癌,才于2017年5月8日被保释,此时他已奄奄一息,瘦骨嶙峋,不会说话,双腿萎缩不能行走。后经医生诊断,郑坤长患上了乙状结肠癌伴腹腔转移、完全性肠梗阻、水电解质酸碱平衡紊乱等病,已经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2018年4月20日,郑坤长因病情过重不治而亡,年仅35岁。

7.谢欣(化名),女,出生于1966年4月13日,贵州省贵阳市人,2005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8年3月,谢欣因信全能神被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警察抓捕。4月1日晚,谢欣的家人被警察告知谢欣已经死亡。次日,谢欣的家人赶到贵阳市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讨要说法。刑侦大队长伍某声称谢欣是在浴室上吊自杀的,对此说法,谢欣的家人表示质疑:在押期间,警察怎么可能允许谢欣到浴室单独洗澡?警察没有正面回答家人的问题,而是恐吓威胁其家人,如果继续追究,亲属都要受牵连,有工作的都要被开除。谢欣的家属害怕被中共整治、迫害,只能忍气吞声,不敢再追究。令家人感到气愤的是,警察不让他们靠近谢欣的遗体,直到火化后才将骨灰交给家人。[32]

(二)中共任意拘留和监禁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8.包曙光,女,1976年8月31日出生于山东省海阳市,时任山东省全能神教会上层带领,于2017年6月1日被山东省枣庄市公安局市中分局警察抓捕,同年6月23日被刑事拘留。2018年10月22日,山东省枣庄市市中区人民法院以“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包曙光有期徒刑13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并处罚金13万元人民币(约合1.9万美金)。与她一起被抓的全能神教会上层带领蒋兴梅、白兰香、陈红均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款12万元人民币(约合1.8万美金),另一名上层带领顾丽娅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11万元人民币(约合1.6万美金),他们四人均被剥夺政治权利3年。[33]

9.刘俊华,男,1965年1月1日出生于山东省菏泽市,2004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7年10月24日下午,刘俊华和两名基督徒在菏泽市牡丹区一基督徒家写剧本时,被山东省菏泽市公安局牡丹分局国保大队的警察抓捕、拘留。2018年8月8日,山东省菏泽市牡丹区人民法院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刘俊华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5万元人民币(约合7500美金)。与他一起被捕的两名基督徒也被以同样的罪名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5万元人民币(约合7500美金)。刘俊华等基督徒不服判决,提出上诉,被山东省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10.莫秀凤,女,1988年4月16日出生,广西省南宁市人,家住浙江省丽水市青田县,2012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7年7月2日下午,浙江省丽水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六七名便衣警察闯进莫秀凤家,把莫秀凤夫妇强行抓捕至丽水市公安局莲都区分局万象派出所审讯。7月3日上午,警察将莫秀凤押到位于丽水市老竹镇沙溪村的东西岩酒店,对她实施强制洗脑转化,强迫她放弃信仰、说出其他基督徒信息及保管教会钱财的地点。莫秀凤坚决不说,警察就对她酷刑折磨,一连几天不让她睡觉,只要她一打瞌睡,就让她站在板凳上,使她不敢合眼,以这种残忍的方式摧残她的意志。警察对莫秀凤强制洗脑18天,最终没有得逞。

7月21日,丽水市公安局莲都区分局以涉嫌“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对莫秀凤进行刑事拘留,将其羁押在丽水市看守所。2018年3月,丽水市莲都区人民法院以“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莫秀凤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3万元人民币(约合4500美元)。与莫秀凤同一天被捕的11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也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三至八年不等,并处罚金5000到2.5万元人民币不等。

11.王灵洁,女,出生于1987年8月18日,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人,2007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7年3月23日晚,王灵洁与周华兰在江西省吉安市被吉安市吉州区国保大队的二十多个警察抓捕。3月24日、25日,前来与王灵洁会面的基督徒蔡如华、李晓玲分别被捕。3月24日,王灵洁被扣以涉嫌“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刑事拘留;同年4月8日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在吉安市青原山庄。期间,中共当局派专人对王灵洁进行强制洗脑转化,强迫其放弃信仰,出卖其他基督徒和教会信息,但没有得逞。5月9日,王灵洁被羁押于吉安市看守所。

2018年1月4日,江西省吉安市吉州区人民法院以“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王灵洁有期徒刑9年,并处罚金2万元人民币(约合3000美元)[34]。与王灵洁一同被捕的三名基督徒也分别被判刑,其中周华兰和蔡如华均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1.5万元人民币(约合2200美元)。2018年1月下旬,王灵洁被转押到江西省南昌市女子监狱服刑。

(三)中共酷刑折磨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12.爱珍(化名),女,时年54岁,江西省九江市人。2018年5月9日,爱珍被警察突袭抓捕,遭到毒打、羞辱。在派出所,三个所长轮番审问爱珍,从当天下午5点一直审问到第二天下午,期间不让其睡觉、吃饭、喝水。警察不断盘问爱珍的姓名、地址,强迫她出卖教会信息,还强逼其签字放弃信仰。爱珍不从,警察脱下皮鞋狠打她的左脸,爱珍的脸当场被打麻。5月16日下午,警察把爱珍转押到拘留所,并暗示管教爱珍是信全能神的,要“特殊对待”。此后,爱珍在拘留所常常遭到管教和犯人的毒打,曾有三次被吊铐在晒衣服的杆子上毒打,每次爱珍都被吊得双手麻木、发抖,浑身被打得青紫。

此外,管教每天让爱珍面朝厕所的墙壁站军姿两个多小时,还唆使犯人监视她。犯人看见爱珍祷告就殴打她,还把她抓到卫生间,把她的头按在地面上,用鞋底打她的脸部、臀部、大腿,掐她的全身,还用塑料梳子使劲打她的大腿,爱珍的大腿被打得全是青红瘀紫,痛得直发抖。女犯人们还用脚踩爱珍,用脏话侮辱她的人格。警察还三次唆使犯人放虫子咬爱珍,爱珍被折磨得遍体鳞伤,看到虫子就浑身发抖。一次,牢头为故意侮辱爱珍,竟强迫她脱光上衣坐在装有监控设备的大厅里,使她受尽羞辱、讥笑。

2018年6月10日,爱珍被释放。回家后,她的胳膊痛得伸不直,几经治疗没有好转,至今仍疼痛不已。

13.杨璇,女,33岁,江苏省新沂市人,2008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8年7月被警察抓捕后,遭“熬鹰”“劈胯”等酷刑折磨22天。2018年7月26日零点30分,杨璇正在徐州市一基督徒家中,当地派出所的七个警察突然撬门闯入并将其抓捕。下午5点,警察将杨璇押至徐州市一酒店审讯,逼她说出教会钱财的下落,杨璇拒不透露。警察猛扇她耳光,又抓住她的头发反复将其压下、拽起,杨璇的头发被揪得满地都是。接着,警察又把杨璇的双手反铐挂在椅子背上,她的身体下滑时整个身体的重量全压在两只胳膊上,导致手铐齿陷进肉里,疼痛难忍。

次日,派出所所长刘某继续逼问杨璇教会钱财的下落,见其不说,就猛扇她耳光,还揪她的耳朵、按脖子周围的穴道,令杨璇疼痛难忍。警察厉声叫嚣道:“国家规定‘关押一批,整死一批’,像你们这个案子,审讯时间没有限制!”

8月3日,警察把杨璇从徐州市转押到新沂市一宾馆内继续秘密审讯。为逼杨璇出卖教会钱财下落,警察连续三天不让她睡觉,又左右开弓猛扇她的脸,抓住她的头往墙上猛撞,杨璇的头被撞得嗡嗡作响,脸发青发紫。

8月12日晚,杨璇已十天没有睡觉,警察仍继续酷刑折磨她。两个警察分别站在杨璇两侧,同时抓着她的腿使劲往外扳,给其“劈胯”,杨璇疼得浑身颤抖不止,大声惨叫。8月16日凌晨,趁警察熟睡之际,杨璇侥幸逃出宾馆。遭受中共警察长达22天的酷刑折磨,杨璇的身心受到极大摧残,她的腿因受酷刑至今走路一瘸一拐,大拇指和手背麻木没有知觉。

14.王毅心(化名),女,42岁,浙江省温州市人,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8年9月11日被捕,遭受酷刑折磨49天。

2018年9月11日早上六点多,三十个特警撬门闯进王毅心租住的房子,强行给王毅心和房东戴上黑头套和塑料手铐押至当地特警大队。王毅心患有高血压、甲亢,且心脏不好。当晚她的血压高达180mmHg,警察无视她的身体状况,仍高强度审讯她,强迫她指认基督徒。次日早上9点多,警察给王毅心和房东套上黑布套,将他们押上车,带到一山庄的宾馆内分开关押,并由两人看守。宾馆房间的门经过特殊设计,只能从外面打开,无法从屋内打开。王毅心的血压连续几天高达180mmHg,还感冒、发烧、呕吐,警察完全不顾及她的安危,继续逼她说出电脑密码和教会情况。

9月17日下午,警察给王毅心的头上戴上黑布套,开车将其转押至一秘密审讯室。警察逼问她说出电脑密码、教会带领和其他基督徒的信息等,见其不答,就逼她跪在地上,将她的手反铐,用膝盖顶着她的后背将手铐使劲往上拉,王毅心顿时感到背部、肩部和手臂疼痛难忍,大声惨叫。随后,另一个警察又用力往手背方向扳王毅心的手指,又拉王毅心肩上的筋,用力往里扳她的手腕,王毅心痛得直惨叫。王毅心被折磨得全身发抖,开始咳嗽、呕吐。警察怕她死了无法审问出教会信息,才暂时停止用刑,将她押回宾馆。这期间警察始终没有把王毅心头上的黑布套拿下来。

此后,警察不间断地审讯王毅心,逼她放弃信仰,签亵渎神的保证书,还多次拿出其他基督徒的照片让其指认,又拿其儿子的前途威胁她,均被王毅心拒绝。10月29日晚,王毅心的丈夫交了5000元人民币(约750美金)的保证金,才将王毅心保释。

15.喻宝荣,女,1965年10月15日出生,江苏省徐州市泉山区人,2014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8年6月9日下午,喻宝荣正在徐州市鼓楼区坝子街一出租屋内和两名教会基督徒聚会,徐州市铜山区徐庄派出所八九个身穿制服的警察破门而入将她们抓捕,后押至徐州市经济开发区公安分局分开审讯。

当晚7时许,警察张鑫和刘成伟审问喻宝荣个人信息及教会信息。见喻宝荣不说,刘成伟一手抓住她的头发,另一只手攥紧拳头狠打她的脸部、眼部,又咬牙切齿地用空矿泉水瓶来回打她的脸,还抽出皮带来回抽打她的嘴巴,喻宝荣的脸被打得立刻肿胀起来,火辣辣地疼,眼部充血乌紫肿胀,嘴唇出血肿得很厚(后经医院检查,喻宝荣的双鼻粘膜充血,中下鼻甲肿大,左耳鼓膜充血稍内陷,光锥消失)。见其仍不说,警察又抽打她的头部数次,一直到凌晨4点多才暂时停止刑讯。

次日下午,警察将喻宝荣带到一宾馆继续秘密审讯,逼其交代教会信息,见她不说,一郑姓警察用手使劲打她的左胳膊,警察刘成伟又用拳头猛捶她的右肩,喻宝荣疼得直咬牙。此后,郑某一连五天边审问边打喻宝荣的左胳膊,致其左胳膊肿胀发青,疼得抬不起来。6月16日,喻宝荣被押至徐州市三堡看守所拘留。

7月21日上午,警察强行要求喻宝荣交了5000元人民币(约750美金)保证金,给其办理了取保候审,并警告她:“回家不许再信了,不许去外地,要随叫随到!”喻宝荣回家后躺在床上瘫软无力,被警察毒打的部位疼痛难忍,左胳膊一个多月才慢慢消肿褪青,直到现在还疼痛。 [35]

(四)中共掠夺巨额教会钱财及基督徒个人财物

16.付海生(化名),男,70岁,浙江省宁波市人,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8年9月11日早上6点,十多个便衣警察闯进付海生家,将其与女儿付力(化名)强行抓捕,并在其家中抄查,将教会钱财78万元人民币、黄金1千克、私人财产11万元人民币以及教会书籍700多本全部掳走,被掠夺的财物总价值约121万元人民币(约合18万美元)。警察逼问付海生教会钱财的来历,并拿出一张基督徒的照片让他指认,付海生拒绝回答。9月12日上午,警察把付海生押送到当地洗脑转化基地对其进行强制洗脑转化,并安排两个人24小时监视他。在洗脑基地,警察每天让付海生看反面教材,强迫其放弃信仰,出卖教会信息。两个监视他的人也经常盘问付海生家里有几个人信全能神,钱和神话语书籍是哪里来的。9月20日,付海生被转押至当地看守所,直到10月19日被释放。

付海生被捕当日,五个警察突然闯入付海生的妻子郭顺金(63岁)的病房,未出示任何证件,强行拔掉郭顺金的吊针,直接将其从医院押走。当时,郭顺金因患糖尿病刚住院接受治疗两天。医生告知警察郭顺金的病况很严重,但警察无视医生的警告,执意把郭顺金押到当地的洗脑转化基地,并安排两名监视者严密监视她的行动,每天强迫她观看抹黑全能神教会的反面视频,还强迫她写心得体会。9月27日,郭顺金被释放。

17.江苏省两户基督徒被非法抄家,147万人民币(约合217,500美元)教会钱财被掠夺。

高华(化名),女,68岁,全能神教会基督徒。2018年6月17日,江苏省邳州市国保大队六个警察伙同当地派出所的六个警察和村书记,强行闯进高华家抄查。警察将高华家裂口的地板砖撬开,把房顶的天花板砸开,在厨房里挖出一米多长的坑,还把锅底下的水泥板撬开,在院子里的银杏树四周挖地约半米深,把屋外的石子堆扒开,把盖水沟的水泥板砸开,连水表箱都挖了出来……三个小时后,屋里屋外满目疮痍,一片狼藉。见仍未搜到教会钱财,警察气得直叫:“钱就在这屋里,就算挖地三尺也要找到!”最后,村书记在高家的面桶里找到了教会钱财56.8万元人民币(约合83,000美金),当场被警察全部没收。警察把高华押到邳州市某宾馆连续审讯三天,逼她说出教会钱财的来历,无果。6月20日,高被押往徐州市拘留所拘留,并于7月5日被取保候审。至今高华仍在警察的监视中。

付弛(化名,男,60岁)、辛梅(化名,女,55岁),全能神教会基督徒。8月4日,徐州市某派出所的七八个警察撬门闯入付弛家中,威胁付驰夫妇和他们13岁的外孙不许动。警察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开始抄家,用刀划开箱子,撬开床,翻出全能神话语书籍,随后又翻出夫妻二人保管的教会钱财90万元人民币(约合133,100美金),将这些当场没收。随后,警察将付驰夫妇及其外孙一同带到了徐州市某派出所审讯。9月14日,徐州市警方以涉嫌“组织、利用会道门、邪教组织、利用迷信破坏法律实施”为罪名将付驰夫妇拘留,至今他们二人仍被关押在徐州市看守所。

18.刘阳(化名),男,21岁,徐州市人,与其家人因信全能神被抓,其家中23万元人民币(约合33,800美金)个人财物被掠夺。2018年8月7日,江苏省徐州市某派出所出动30余个警察,闯入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刘阳家中。警察在刘阳家抄查四个多小时,搜出22万元人民币现金、护照、玉镯子、银行卡、身份证等私人物品全部没收。之后,警察把刘阳、刘的姑妈、奶奶三人带到当地派出所,留下两个警察蹲守在刘阳家。

当晚,三个警察提审刘阳,他们把刘阳踹倒在地,轮流扇他耳光,还逼其蹲马步。警察审问他:“家里这么多钱,是不是教会的钱?”刘阳如实告诉警察,这是父亲的积蓄,警察恐吓他,强迫他承认这是教会钱财。审讯持续到夜里12点,无果。

8月8日,为首的警察审问刘阳家里有没有藏金条,刘阳否认,警察把他带回家重新抄家,又在刘阳奶奶的屋里翻出1万元人民币。随后,警察把刘阳、刘的姑妈、奶奶三人带到了宾馆洗脑,直到8月10日,刘家人托关系,警察将三人释放。刘阳的奶奶年近七旬,被警察折磨得双脚肿胀无法行走。据统计,刘家被警察抢夺的私人财物价值在23万元以上,只有刘阳的身份证和其姑妈的手机、项链索要回来,其余均未归还。

(五)中共剥夺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政治避难的权利

19.贾志刚,男,中国内地影视演员,辽宁省沈阳市人,2007年加入全能神教会。贾志刚因信全能神遭受中共政府迫害,于2014年4月逃亡到韩国。2018年3月,贾志刚接到韩国警察的来信,说有一个韩国国籍的人以他家人委托的名义报案,说他们一家三口失踪了,受到全能神教会的控制。3月中旬,贾志刚的姐姐来到韩国,贾志刚向她当面说明自己在韩国自由生活、信神。在交谈的过程中,贾志刚发现姐姐说话很不释放,像受到他人控制。

第二天,贾志刚去酒店单独见姐姐。贾志刚再三追问姐姐是怎么来韩的,一起来的都是什么人,姐姐才说和她一起来的人是中国国家安全局的警察,警察多次找她了解贾志刚的情况,几次三番要挟她来韩国,还主动出钱买机票和安排住宿的宾馆,姐姐无奈只能同他们一起来韩。这次见面后,姐姐看到贾志刚一家三口在韩国生活得自由自在,很放心地回国了。

2018年8月30日,贾志刚的妻弟和一些在韩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的家属们到韩国“寻亲”。贾志刚和妻子与外事警察联系要求见他,遭到韩国亲共人士吴明玉极力拦阻,说要等到他们的行程结束后才能见面。此后几天,吴明玉带着家属们在济州出入境、温水全能神教会、青瓦台等地示威游行。

9月4日,贾志刚报警要求会见家人。在韩国警察的安排下,他和妻子见到弟弟。他询问弟弟是怎么来韩的,是谁组织的这次游行活动,妻弟有意岔开话题不正面回答问话。贾志刚把警察给的寻亲资料给弟弟看,上面写着弟弟报警说贾志刚夫妇在信全能神之前一家幸福美满,信神之后全身心出国传教,妈妈生病也没有回国照顾,更搭上年幼儿子的前途,等等。当时弟弟一口否认了这个说法,说那是组织他们来的人说的,不是自己的意思。事实上,贾志刚一家三口来到韩国以前,他妻子的妈妈就已经病逝了,而且他的儿子一直在韩国接受良好的教育。

除贾志刚外,家属被中共胁迫来到韩国“寻亲”的还有8名基督徒,他们向奥地利记者彼得·左依尔(Peter Zoehrer)讲述了自己被“寻亲”的真实经历,并签署了具有法律效力的宣誓书。(特别说明:个别基督徒因难以调查到真名或基于保护家人安全而采用化名)


1 新宗教事务条例:

https://baike.baidu.com/item/%E5%AE%97%E6%95%99%E4%BA%8B%E5%8A%A1%E6%9D%A1%E4%BE%8B

2 人权理事会 普遍定期审议工作组 第三十一届会议 利益攸关方就中国提交的材料概述:

https://documents-dds-ny.un.org/doc/UNDOC/GEN/G18/266/47/PDF/G1826647.pdf?OpenElement

3 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 ANNUAL REPORT 2018:

https://www.cecc.gov/sites/chinacommission.house.gov/files/Annual%20Report%202018.pdf

4 1995午11月,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下发了《关于转发〈公安部关于查禁取缔''呼喊派”等邪教组织的情况及工作意见〉的通知》﹙厅字[1995]50号﹚:

http://www.china21.org/docs/CONFI-MPS-CHINESE.htm

5 海南省公安厅部署对扫黑除恶等六个专项行动 人民网海南频道:

http://webcache.googleusercontent.com/search?q=cache:chDzBL6a_YcJ:www.hainan.gov.cn/hainan/huiyis//b6d3b9b25d9a44338245554d5144c71b.shtml+&cd=1&hl=zh-TW&ct=clnk&gl=kr

6 江西省民族宗教事务局文件:

https://zh.bitterwinter.org/the-church-of-almighty-god-hit-again/

7 河南省防范和处理邪教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名为《关于加强协调配合全力以赴打击处置“全能神”邪教组织专项行动的通知》:

https://zh.bitterwinter.org/authorities-order-suppression-of-cag/

8 辽宁省610办公室下发的专项行动文件:

https://zh.bitterwinter.org/the-authorities-suppressing-religious-groups-again/

9 《2018年打击“全能神”专项行动责任书》:

https://zh.bitterwinter.org/new-efforts-against-cag/

10 法国《世界之声》发表题为《中国当局各地加力抓捕全能神信徒》的报道:

http://cn.rfi.fr/中国/20180722-中国当局加大力度各地抓捕全能神信徒

11 《对话》报道了包曙光等5名上层带领被重判:

https://duihua.org/dui-hua-digest-december-2018/

12 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 ANNUAL REPORT 2018:

https://www.cecc.gov/sites/chinacommission.house.gov/files/Annual%20Report%202018.pdf

13 欧洲议会:与维吾尔穆斯林相比,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处境更糟: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OVEDyjUwts

14 雪亮工程:

https://baike.baidu.com/item/雪亮工程

15 相关报道:

https://zh.bitterwinter.org/more-accounts-on-massive-arrests/

16 江西省200名全能神教会成员被抓:

https://zh.bitterwinter.org/the-church-of-almighty-god-hit-again/

17 中共启动卫星定位系统抓捕全能神教会信徒:

https://zh.bitterwinter.org/new-organized-operation-against-believers-in-almighty-god/

18 安徽省近200名全能神教会成员遭到抓捕:

https://zh.bitterwinter.org/almost-200-cag-members-arrested-in-anhui/

19 中共对全能神教会发起新一轮抓捕行动:

https://zh.bitterwinter.org/ccp-launches-new-round-arrests-the-church-of-almighty-god/

20 见脚注7

21 采访视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_XAHx4B2ogw

22 采访视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IBhrpAL6UA&t=130s

23 中共非法监控境外手机 一外国人与全能神教会联系被骚扰:

https://zh.bitterwinter.org/china-illegally-monitors-abroad-cell-phones-of-foreigners//p>

24 “残杀,虐杀,杀牲口”:调查2014年招远麦当劳“邪教杀人案”:

https://cesnur.net/wp-content/uploads/2018/04/tjoc_1_1_supp_introvigne.pdf

25 美国国会兰托斯人权委员会公布了莫秀凤受迫害的事实:

https://humanrightscommission.house.gov/defending-freedom-project/prisoners-by-country/China/Mo%20Xiufeng

26 1978年10月21日中共中央转发中央统战部《关于当前宗教工作中急需解决的两个政策问题的请示报告》的通知:

http://www.nbnnews.co.kr/m/view.php?idx=105951

27 人权无国界的报道:

https://hrwf.eu/china-the-cag-members-persecuted-to-death-by-the-ccp-just-a-few-months-ago-lu-yongfeng-was-persecuted-to-death-now-her-daughter-is-detained-after-attempting-to-flee-to-the-us/

28 An Open Letter to President Trump to Save Demei Zou:

http://www.freedomofconscience.eu/like-a-lamb-to-the-slaughter-will-the-united-states-send-this-woman-to-her-death/

29 相关报道:

https://zh.bitterwinter.org/police-shatter-believers-skull/

30 相关报道:

https://zh.bitterwinter.org/christian-die-in-custody/

31 相关报道:

https://zh.bitterwinter.org/believer-dies-in-detention-under-suspicious-circumstances/

32 相关报道:

https://zh.bitterwinter.org/believer-dies-under-suspicious-circumstances/

33 相关报道:

https://zh.bitterwinter.org/senior-cag-leader-sentenced-to-13-years/

34 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判决书:

http://psce.pw/AMS9Q

35 相关报道:

http://campaign.r20.constantcontact.com/render?m=1102279005547&ca=6b27e599-c414-4db2-836d-63a92e3a353a

相关内容

  • 全能神教会遭受中共政府迫害的2017年年度报告

    全能神教会(CAG),是长期以来遭受中共政府迫害最严重的中国家庭教会之一。自 1991 年全能神教会建立以来,一直遭到中共政府的残酷镇压迫害。1995 年中共以“冒用宗教、气功等名义”“神化首要分子”等莫须有的罪名,定罪全能神教会为邪教,残酷镇压、迫害全能神教会。据粗略统计,仅 2011 年至 2013年短短两年间,遭到中共非法抓捕、监禁、判刑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就高达380,380 人,其中 43,640 人被私设公堂遭受各种酷刑折磨,有 13 人被活活打死。到目前为止,有据可查的被中共杀害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已有 44 人。(详见《全能神教会遭受中共迫害简史》)2017 年中共对全能神教会的镇压持续升级。

  • 中共镇压迫害全能神教会概况简述

    目 录 总 论 迫害致死的案例15个 被酷刑致残案例5个 在押案例8个 总 论 全能神教会的产生与发展 全能神教会是1991年在中国兴起的基督教会,是因主耶稣的再来——全能神的显现作工发表真理《话在肉身显现》产生的,正应验了主耶稣的预言“闪电从东边发出,直照到西边;人子降临,也…

  • 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中共政府迫害致死案例选登(仅选50例)

    (仅选50例) 目 录 1 基督徒谢永江被中共警察酷刑折磨致死案例 2 基督徒展洪美被中共警察毒打致死案例 3 基督徒高翠芹被中共警察电击致死案例 4 教会带领何成荣被中共警察酷刑折磨致死案例 5 基督徒李算算被中共政府残害致死案例 6 基督徒张照奇被中共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