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市一基督徒因信神遭罚款 后一直被监视

2018年4月28日

张娜(化名)女,72岁,浙江省杭州市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2年12月19日下午2点左右,张娜和几名基督徒一起去传福音,被恶人举报,当地派出所的四五名警察拿着电警棍,将他们包围,没收福音资料,并威胁道:“是谁让你们这样传福音的?你们信的是国家不允许的,都跟我们到派出所去。”随即将基督徒押往当地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张娜被强行拍照、按手印。警察警告其不准去信神。于次日释放。

释放后,张娜才得知儿子交了2000元的保释金,警察才将她释放。因着警察的逼迫,原本不反对张娜信神的儿子、儿媳都起来反对其信神,说:“你若再信被抓,这么多钱要拿出去,我们上班很辛苦的。”张娜心虽难受但仍坚持信神。

2013年4月的一天,一村干部和一镇干部来到张娜家,盘问其是否还在信神。张娜未正面回答。村干部恐吓说:“你不要去信了,如果再信,那你孙女读书也会受影响。”并拿出一张纸(上面有好多字)让其签,张娜不签。村干部逼着她一定要签字,张娜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

2016年9月的一天,张娜随女儿、女婿在回家的路上被交警拦下,后被带到一个小房子里,里面有六七名交警,一交警说:“这个人是信全能神的,被抓过。”接着盘问张娜去向,又责令其女婿让张娜放弃信仰,恐吓说:“若再信就要被抓。”

因着中共警察的挑唆,女儿、女婿怕受牵连,也开始反对张娜信神,说:“你已经被抓过一次,警察那里都有你的名字和照片。你若再信,国家要抓的,到时要连累我们的。”

自从张娜被抓捕获释后,人虽回家,但其行踪处处受到限制。张娜说:“一次自己在家里听见村干部在她家门外说:“在家里、在家里,她没有出去。”

中共责令村干部、家人对张娜进行监视,剥夺她的行动自由权,使她不但不能与基督徒正常接触,连正常的走亲访友也受到限制,给她的生活带来了极大不便,也给她带来很大的精神压力。

基督徒如何才能摆脱罪的捆绑,得着洁净?欢迎联系我们,帮你找到路途。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九江市一基督徒因信神被警察非法入户抄家、抓捕

杨尽(化名),女,69岁,江西省九江市人,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 2007年11月一天下午3点多,当地2名村干部伙同2名警察翻过杨尽家围墙非法闯入杨尽家。一警察厉声道:“给我站起来。”随即强行对杨尽进行搜身,将一本信神书籍没收。另一警察冲杨尽大骂并喝令其跟他们去派出所。杨尽不从,…

杭州市一基督徒两次被抓  获释后仍被监视

青青(化名),女,56岁,浙江省杭州市人,系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07年9月7日晚上8点左右,一陌生人以找青青丈夫有事为由诱骗青青开门,随即,3名警察闯进屋内强行将青青押往派出所。 青青在派出所里胃病发作呕吐不止,警察视而不见,把她带到审讯室连续审讯了两三个小时逼其交代信神的事…

九江市一老年基督徒遭警察恐吓被村干部监视

荣之(化名),女,75岁,江西省九江市人,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5年9月8日上午,荣之正在家里读信神书籍,村书记带着一个陌生人闯进来大吼道:“你知不知道这是犯法,我叫警察来把你抓走!”边说边拨打110。一会儿,开来两辆警车,从车上下来4名警察,一警察拿着相机在房间里拍了几下。…

为躲避中共抓捕 基督徒在外逃亡八年 有家难归

付雪梅(化名),女,36岁,江西省萍乡市人,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05年10月的一天上午10点,3名乡镇干部闯进付雪梅家,对其丈夫说:“今天特意来你家,就是因为你们信了神,我们是来做你们的思想工作,你们不要去信了。”接着从衣兜里拿出其丈夫、哥哥、嫂子等几名基督徒的名字给付女士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