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江市一基督徒长期受到监视骚扰

2018年4月28日

2014年11月的一天下午,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甘权(化名,男,现年57岁,江西省九江市人)在路上遇见单位厂长和当地派出所2名警察。警察问:“你去哪里了?”甘权说带他母亲看病了。警察从公文包里拿出信神书籍,说:“我们在你家搜到信神书籍。”甘权反问:“你们私自闯入我家查抄?”警察未予回应,继续问他到底信的是什么,这些书是谁给的,甘权没答。随后甘权被勒令第二天去派出所一趟。

第二天,甘权没有去派出所,派出所的警察就在甘权干农活的地方找到甘权,警察见信神书籍有年月日,就问甘权:“信神书籍哪里来的?每份是什么时间收到的?”甘权未正面回答。警察又恐吓道:“信了多少年?你再信的话,以后你儿子不能参军、考公务员,你家低保都取消。”接着喝令甘权在笔录上签字、按手印。

同年12月的一天,甘权去邮电局拿干药材和中西药时(在网上购买的),发现包裹被人拆了。甘权问邮电局职员谁拆了他的包裹,职员说是派出所的人拆的。

2016年12月的一天上午,单位厂长来甘权家,问其是否还在信全能神,甘权说这是他个人的隐私。厂长说还信神的话,抓到就保不了甘权。

2017年9月的一天,当地扶贫部门4名领导来甘权家了解他家情况后,一名领导把甘权叫一边,说:“你还在信全能神哪?千万要小心点,抓到你,你家什么优惠政策都享受不到。”

因警察逼迫、骚扰,甘权不得不外出躲藏,致使家里农活没人干,妻子不能自理,小孩又小,八旬的母亲也无人照顾。

基督徒如何才能摆脱罪的捆绑,得着洁净?欢迎联系我们,帮你找到路途。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杭州市一基督徒因信神遭罚款 后一直被监视

张娜(化名)女,72岁,浙江省杭州市人,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2年12月19日下午2点左右,张娜和几名基督徒一起去传福音,被恶人举报,当地派出所的四五名警察拿着电警棍,将他们包围,没收福音资料,并威胁道:“是谁让你们这样传福音的?你们信的是国家不允许的,都跟我们到派出所去。…

泉州市一基督徒因信神被抓捕 获释后遭监视

2004年5月的一天上午9点多,因恶人举报,宗教局的两名便衣警察来到全能神教会基督徒郑燕青(化名,女,50岁,福建省人)家,以“有一件事要问你,你要跟我去派出所”为由,把郑燕青诱骗到派出所。 随后,两名警察马上去郑燕青家进行抄家,企图搜查信神的证据,无果。宗教局局长审讯郑燕青后,…

南昌市基督徒被抓后长期遭监视

夏馨(化名),女,时年53岁,家住在江西省南昌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2年12月一天晚上7点多,夏馨和两名基督徒在传福音时,被两名便衣警察强行拖上车押至当地派出所。在派出所,警察强行搜走夏馨的手机(后归还),并押来另一基督徒跟夏馨相互指认,还逼问道:“你们到底是哪里人,姓…

杭州市一基督徒两次被抓  获释后仍被监视

青青(化名),女,56岁,浙江省杭州市人,系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07年9月7日晚上8点左右,一陌生人以找青青丈夫有事为由诱骗青青开门,随即,3名警察闯进屋内强行将青青押往派出所。 青青在派出所里胃病发作呕吐不止,警察视而不见,把她带到审讯室连续审讯了两三个小时逼其交代信神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