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春市一基督徒屡遭中共警察监视恐吓

2018年6月6日

魏小风(化名),女,50岁,江西省宜春市人,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7年3月2日上午9点半,3名警察冲进魏女士家,魏女士见状赶紧往山上跑,一警察追来并将魏女士抓回家。警察问她是不是教会的骨干,魏女士未正面回答。警察一次次逼她交出信神书籍与播放器,见其不交,就到处翻找,将每个角落都翻个遍,搜出两台MP5播放器。随后,警察将搜出来的东西拍照,又对魏女士房子拍照。警察给魏女士戴上手铐,要她带路去抓她传的福音对象。魏女士不从,警察遂将其强行押至派出所审问。

审讯时,警察盘问魏女士:“你为什么要信神?你们信神政府不允许,你们不拥护共产党。”魏女士与其辩驳,警察听后,威胁说要用电警棍电棒来审她。随后,继续审讯道:“你传了哪些亲人?你的带领是谁?你的教会在哪里?”未果。警察见审问不出什么,就以“非法信教”的罪名拘留魏女士7天,关押在看守所。

3月15日上午,魏女士发现有警察在监视她的行踪,一直到下午4点才离开。一名女警和6名男警察也经常到魏女士家隔壁的商店里打探其行踪,并安排邻居、低保户、党员、村干部、组长都来监视魏女士。警察也曾对魏女士说:“虽然我们人没守在这里,但是你的一举一动我们都很了解。”并威胁道:“你不要去信了,免得你的家人都受牵连,工作都找不到,我们以后还会来。”

3月30日上午11点左右,4名便衣警察又来到魏女士家,未见到人便离开。

中午12点,警察再次登门,拿出一份材料逼魏女士签字,魏女士不签,就逼其丈夫签。警察说:“信神的人什么低保、困难户补助等所有政府救济的项目都要取消!有什么好处都不会给信神的人,还会连累儿女不能上大学,不能找正式工作,本市、乡、县都会排查,看他父母在派出所有无档案,若有档案都不能录用,并对有曾经抓捕过的人时常看管监视,看是否有陌生人跟他来往接触。”一警察威胁其丈夫:“别人发现你老婆信神,如果下次抓到就没好!你管不了就打电话给我们来管!”

2017年12月下旬,警察又闯进魏女士家对魏女士说:“有人举报说你还在信神,国家许可警察抓捕你们信神的人,非要把你们清除掉!”说完悻悻离开。

2018年1月17日上午9点,魏小风见一辆警车停放在离她家不远处,两名警察直奔她家,就赶紧躲到邻居的后山上。警察进门就对其丈夫恐吓道:“你老婆还在信神吗?再信被抓就会挨打,还要罚款、受酷刑!”说完就在魏女士屋前屋后转来转去,从上午9点直到下午5点才走。

之后,村主任叮嘱村组长监视魏女士,经常到魏女士家打探有无信神的人来。魏女士从此无法聚会,只要一出门丈夫就要骂、吵闹,在家里看神的话,听讲道也时时提心吊胆,害怕警察随时会来抓捕。

基督徒如何才能摆脱罪的捆绑,得着洁净?欢迎联系我们,帮你找到路途。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南昌市基督徒被抓后长期遭监视

夏馨(化名),女,时年53岁,家住在江西省南昌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2年12月一天晚上7点多,夏馨和两名基督徒在传福音时,被两名便衣警察强行拖上车押至当地派出所。在派出所,警察强行搜走夏馨的手机(后归还),并押来另一基督徒跟夏馨相互指认,还逼问道:“你们到底是哪里人,姓…

新余市一基督徒因信神被警察长期监视

何志青(化名),女,44岁,江西省新余市,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7年7月的一天上午10点多,国保大队警察打电话叫何女士的丈夫出去,要其协助警察从何女士那里打探教会情况。 9月初的一天,警察又打了两次电话,向何女士的丈夫打探其有没有去聚会,并利诱道:“现在抓得很紧,把你妻子看…

为躲避中共抓捕 基督徒在外逃亡八年 有家难归

付雪梅(化名),女,36岁,江西省萍乡市人,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05年10月的一天上午10点,3名乡镇干部闯进付雪梅家,对其丈夫说:“今天特意来你家,就是因为你们信了神,我们是来做你们的思想工作,你们不要去信了。”接着从衣兜里拿出其丈夫、哥哥、嫂子等几名基督徒的名字给付女士看…

汉川市一基督徒因家人举报遭警察监控

2017年7月9日下午1点,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杨芬(女,56岁,湖北省汉川市人)给儿媳妇传福音,儿媳妇不接受将其举报。下午6点半,杨芬正在房间休息,以派出所所长为首的4名警察驱车赶至杨芬家。在其不信的儿子陪同下,警察在杨芬家搜到一部MP3并没收(至今未还)。警察走后,杨芬听儿子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