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孔英因信全能神从日本返回中国后被中共抓捕案例

2019年5月19日

孔英,女,生于1975年7月21日,家住山东省日照市,2007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5年7月8日,她办理了劳务签证赴日本打工,并在日本全能神教会参加聚会。孔英出国一事引起了中共政府的怀疑,他们就对孔英进行调查。

2016年至2018年,当地派出所的警察曾两次来到孔英家,向其丈夫盘问孔英信神一事及出国的目的等,无果。

2018年7月,因孔英的签证到期,她不得不从日本返回中国。7月18日下午,孔英抵达中国上海浦东机场。飞机刚落地,上海市公安局三名身穿警服的警察向孔英核实身份,未出示任何证件就将她带到机场的一房间内进行搜身,没有搜出任何证据。孔英问警察为什么抓她,男警说:“日照市五莲县公安局发了传真,说你犯了‘组织、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罪’,我们只是代扣!”之后,将孔英押送到上海市天宁看守所羁押。

7月20日中午,山东省日照市五莲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的三名警察将孔英转押到日照市看守所。

一进看守所,五莲县国保大队的警察王栋等人开始审问孔英:“你是怎么信的全能神?你有没有参加聚会?有没有给他人传福音?你为什么去日本?是怎么去的?和谁一起去的?在日本干什么?是和谁一起回来的?”见孔英不说,王栋威胁说:“你好好交代,不然就会影响你孩子的前程,子孙三代不准考公务员,还得判你三年有期徒刑!”

审讯无果,王栋又拿着从孔英的钱包里搜出的一张字条逼其交代在教会的职务。见孔英不说,王栋恼羞成怒,对孔英大声吼道:“你们是几人一起去的日本?他们都叫什么名字?家住什么地方?现在回来了吗?你若不交代,我就对外说是你出卖他们的!”最后孔英什么都没有说,警察就以“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将她刑事拘留。

2018年8月16日,孔英的丈夫给孔英办理了取保候审。警察王栋警告孔英说:“你回去之后要随叫随到!不准外逃!不准出远门!”

警察勒令孔英在每月的26日到五莲县城北派出所报到,还给她办了一个手机号码,勒令其要随叫随到,如果出五莲县必须先给派出所打电话说明去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回来。警察还让孔英的丈夫看管她,威胁说如果孔英跑了就把他抓进去。

孔英现在处于警察与家人的双重监视之中,一出门丈夫就追问她去哪里,她失去了自由,每天在煎熬中度日。

基督徒如何才能摆脱罪的捆绑,得着洁净?欢迎联系我们,帮你找到路途。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泰安市一对基督徒夫妇因信神被中共抓捕 释后仍剥夺行动自由

2012年9月12日上午8时许,山东省泰安市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强宝印(男,65岁)正在自己家中休息,突然闯进十几名警察,未出示任何证件,便在屋内一阵乱搜,搜走一台笔记本电脑(价值4000元左右)、800元现金、一辆电动车、信神书籍、光盘和一台MP5播放器(至今未归还),之后强行…

安宁市一基督徒被中共非法判刑 释放后仍无人身自由

李华芝,女,57岁,云南省安宁市人,是全能神教会一名基督徒。 2007年5月31日,两名警察突然闯入李华芝家中,以“拍身份证照片”为由将她诱骗到派出所。到了派出所,李华芝被蒙骗拍了几个方向的照片后正要离开,却被警察拦住说有事找她,后被强行带到公安局。 一到公安局,一名女警不做任…

攀枝花市一基督徒因信神被警察严密布控抓捕 释放后被剥夺行动自由

张飞珍,女,48岁,家住四川省攀枝花市,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名普通基督徒。 2012年12月14日,张飞珍在复印传福音资料时被恶人举报。市政法委书记亲自带队,出动了市公安分局、派出所、国保大队、社区出版局、民宗局、统战部、联防队共计100多人抓捕张飞珍。他们在张飞珍的住处到单位间仅…

西宁市一基督徒遭到中共的监控、跟踪、骚扰 渴望自由

马芳(化名,女,43岁)家住青海省西宁市,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18年4月的一天,居委会的人把马芳叫到居委会,又以登记户口重新入户为由来骚扰她。马芳感到既气愤又无奈,她感慨道:“在中国信神就这么艰难,我们何时能自由自在地唱一首赞美神的歌敬拜神呢?” 在马芳的身上究竟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