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塔城地区一基督徒因信神被中共劳教 强制奴役致颈椎病

2018年6月8日

丁力,女,34岁,家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塔城地区,是一名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

2003年6月28日上午10时30分左右,一名男警来到丁力家,以“所长有事要问”为由将丁女士带到派出所。

到派出所会议室,警察就信神之事审问丁女士,并定罪道:“你信的全能神,也叫实际神,就是国家打击定罪的,你们聚会,不到国家指定的三自教堂去,那就是违反国家规定,是国家不允许的。”警察接着厉声审问:“你什么时候信神的?是谁给你传的?教会带领是谁?你们教会有多少人?”见问不出什么,警察就将丁女士带到另一房间里罚站,期间警察不许其靠墙,也不给丁女士吃饭喝水,致使丁女士两腿发软,身上直冒虚汗。

当晚10时至12时,警察又审讯丁女士两次,仍无果。一警察恶狠狠地将丁女士关进一个四方的铁笼子里,双手扣在地上,使其不能直立也不能躺下。警察再次提审丁女士时,她已是双腿麻木,浑身感觉困乏,头脑昏沉,三名警察还是审问丁女士关于教会的事情,丁女士回答不知道,一男警吼骂道:“他妈的,叫你嘴硬,快说!把你吊起来狠狠地打,我不相信撬不开你的嘴。”边说边将丁女士推来搡去,致使丁女士左右摇动站立不稳,最终审讯无果。次日早上9点半,一男警又以孩子的前途要挟丁女士交代信神的问题,丁女士仍未回答。6月29日中午11时左右,警察以“信邪教,参加非法聚会扰乱社会治安”为罪名将丁女士押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两名警察继续审问丁女士:“教会钱财在哪里?你们的带领住在哪儿?”无果,警察将其关押28天,索要生活费2000元钱后,于7月26日下午4时左右,将丁女士释放。

2004年2月的一天中午11时左右,丁女士去派出所换户口本,所长从桌上拿起一张纸说:“告诉你,这就是你的判决书,两年零三个月,已下来一个月了,要立即执行,不准你回家!”并强迫丁女士签字,并于当天把丁女士押送到女子劳教所。

劳教期间,警察专门安排吸毒的人监视基督徒,不许丁女士等基督徒说话、接触,并经常让基督徒学习中共宣传与诋毁全能神教会的邪说谬论,达到洗脑转变思想的目的。另外,警察还强迫基督徒从事高强度、超负荷的劳动,成为他们赚钱的工具。基督徒不但无法正常睡觉,若完不成任务还要受到警察的打骂体罚。

2006年3月29日上午10时许,丁女士刑满获释。出狱后,当地派出所令其一个月去报到一次。

据悉,两年多的超负荷劳动,致使丁女士得了颈椎病,至今颈椎时常疼痛,再加上长期缺乏营养,精神处于高度紧张状态,到出狱时,丁女士满头的黑发一多半都变白了,并患上严重的气血不足,回家后吃药也没调理过来,至今仍脸色发黄,体乏无力。

基督徒如何才能摆脱罪的捆绑,得着洁净?欢迎联系我们,帮你找到路途。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姜堰市一六旬基督徒被警察抓捕、劳教 每天21小时超负荷劳役

2003年8月15日早上,江苏省姜堰市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李强(化名,男,60岁)正准备吃饭,八九名警察突然闯进他家,不由分说就将他挟持上车带到本镇一宾馆。警察就“给多少人传福音了?带领是谁?”等问题对他审讯,未果。第二天将他押到了看守所。一个月后,他又被转到拘留所,拘留了20天…

咸阳市一基督徒被警察抓捕并强制劳动 留下后遗症

王玉花(化名),女,45岁,家住陕西省咸阳市,系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06年5月25日下午2时许,王玉花到该市一基督徒家串门,五名便衣警察突然闯进屋,王女士正准备离开,被一警察堵在厨房狠扇了一耳光。警察从该基督徒家中搜出几本信神书籍、资料、一台碟机一并没收,并将王女士强行拉…

四平市一基督徒被警察抓捕、劳教 强迫二十四小时劳动留下后遗症

王芳(化名),女,52岁,吉林省四平市人,是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 2006年6月1日中午12点左右,基督徒王芳一家人正准备吃中午饭,遭恶人举报,突然闯入四名男警,出示工作证后便到处搜查,把王芳家翻得一片狼藉。警察没有搜到任何信神物品,就把王芳的几张笔记和几本《圣经》拿走,并将王芳…

徐州市一老年基督徒遭到警察抓捕 服苦役二十五天致残

欧利军(化名,男,68岁)家住江苏省徐州市沛县,是全能神教会的基督徒。2010年9月28日中午,欧利军买菜刚回到家,公安局和派出所的三名警察也紧随而来,他们不由分说将他强行推上车押到派出所。 下午6点,欧利军被押到沛县一宾馆,警察冲他吼道:“有人说你家保管教会钱财,把钱交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