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岭市一基督徒因信全能神被中共长时间奴役 致其患上淋巴癌

2018年6月8日

辽宁省铁岭市的刘静(女,时年44岁)是全能神教会一名基督徒。

2003年8月1日上午8时许,刘静在铁岭市西丰县传福音时被中共警察抓捕至西丰县某派出所,后转押到看守所被关押43天。9月13日警察以“扰乱社会治安罪”非法判处刘静一年劳教,押至辽宁省沈阳市马三家教养院。

一进教养院,警察就冲犯人喊:“又进来一个信全能神的!”裸体检查时,别的犯人检查完就让穿衣服了,可是刘静检查完却不让穿衣服,被强迫在大庭广众之下站立半个小时,当时院子里有很多女犯人。

劳教期间,刘静每天被强制劳动近18小时,从早上5点半一直干到深夜11点多。另外,不管教养院里什么时候来货车,队长就让信全能神的基督徒来卸车。干活时,队长就给刘静多分活,别人伺候两个机器台手,就让刘静伺候三个机器台手,有时还故意刁难她、戏弄她,把她使用的剪子拿走借给别人,导致她完不成任务就得挨打。一次教养院来一批新活,队长就让刘静伺候四个机器台手,期间还不停地同时喊刘静要东西,刘静被折腾得晕头转向,不知先给谁拿,慌乱中拿错了号,带工的不容分说上来左右开弓猛扇刘静两个耳光,打得刘静原地转了一圈,犯人都停下手中的活看热闹。

如此超负荷的劳动和精神上的压力,导致原本健康的刘静患上淋巴癌,右侧脖子上长了鸡蛋大的包。但刘静的活丝毫没有减轻,反而加重了。她干得稍慢点,带工的就骂她。每天超负荷的劳动,使刘静的病情一天一天在恶化,走路没劲,头重脚轻,眼睛模糊,但教养院不管其死活,仍强迫其照常干活。直到刘静脖子上长了三个大包,大的如鹅蛋般大,小的也如鸡蛋般大,刘静身体极度虚弱,瘫倒在床上,说话都有气无力,教养院怕出人命担责任,并勒索其家人交2700元保证金,为其办理了保外就医。于2004年1月22日刘静获释。

据悉,刘静回到家后,经治疗调养一段时间后,病情才逐渐好转,脖子上的大包慢慢消退,淋巴癌已愈。

基督徒如何才能摆脱罪的捆绑,得着洁净?欢迎联系我们,帮你找到路途。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长治市一基督徒遭警察毒打并被判刑三年 繁重苦役致其体重骤减

2003年1月20日晚7点左右,山西省长治市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石景涛(化名,男,31岁)正在本市某县一基督徒卢宽明(化名,男,70岁)家吃晚饭,突然县公安局五名警察开两辆警车来到卢宽明家。其中一男警当即讯问卢宽明:“你们家有什么人?是哪里来的?干什么的?”卢宽明作了回答,但警察…

汉中市一基督徒被中共抓捕强迫劳动两年 留下多种疾病

2004年7月10日中午12时左右,六名便衣警察赶到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王玲(化名,女,39岁,陕西省汉中市人)家的农田里,强行将王女士带回家。一进门,一男警就朝王女士的右脸上使劲打了一巴掌,致其的头碰在墙上,脸火辣辣地痛(脸青了半个多月才好)。警察未出示任何证件便在屋内翻箱倒柜到…

汉中市一基督徒被中共抓捕并奴役一年 留下严重疾病

2006年1月14日上午11时左右,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李虹(女,时年34岁,陕西省西安市人)到汉中市一基督徒的租住处时,被蹲守在隔壁房间的便衣警察抓捕,后押到一家宾馆。 在宾馆里,警察将李女士铐在木制沙发上,七八名男警和一名女警昼夜轮班审问其三天三夜,不让她吃饭、喝水、睡觉,逼她交…

咸阳市一基督徒被警察抓捕并强制劳动 留下后遗症

王玉花(化名),女,45岁,家住陕西省咸阳市,系全能神教会基督徒。 2006年5月25日下午2时许,王玉花到该市一基督徒家串门,五名便衣警察突然闯进屋,王女士正准备离开,被一警察堵在厨房狠扇了一耳光。警察从该基督徒家中搜出几本信神书籍、资料、一台碟机一并没收,并将王女士强行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