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中共镇压迫害全能神教会概况简述

目 录

总 论

全能神教会的产生与发展

全能神教会是1991年在中国兴起的基督教会,是因主耶稣的再来——全能神的显现作工发表真理《话在肉身显现》产生的,正应验了主耶稣的预言“闪电从东边发出,直照到西边;人子降临,也要这样。”(太24:27),因此也被基督教各宗各派称为“东方闪电”派。“全能神”这个名应验了启示录的预言“主神说:‘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启1:8)

基督教的教义源于《圣经》,全能神教会的教义源于新、旧约圣经与末世主耶稣的再来——全能神所发表的《话在肉身显现》,《话在肉身显现》应验了启示录中预言的“羔羊展开的书卷”(启5:1-5)、“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启2:7,11;3:6)。

全能神教会宣教旨在让人看见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已经开展了圣经里预言的“审判要从神的家起首”(彼前4:17)的工作;让基督教、天主教中所有真心信神、喜爱真理的人都能接受神的说话作工,达到被提天国,因此受到许多宗教界领袖的毁谤定罪。

自1995年起,全能神教会在中国大陆正式开始向基督教各宗各派传福音,截至2005年,呼喊派、地方教会、安息日派、重生派、因信称义派、大赞美派等基督教家庭教会以及天主教地下教会中上百万人归向了全能神,其中也包括一部分外邦人。至今中国大陆全能神教会基督徒人数约有350万。

迫害时间轴

1991年,全能神教会建立之初,基督徒就因聚会、传福音被中共警察抓捕、监禁、酷刑;教会最高行政带领因组织聚会等教会活动遭到中共悬赏通缉。

1995年,中共发布文件,将全能神教会与呼喊派、全范围教会等基督教家庭教会定罪为“邪教”[1],继而以“打击邪教”的名义残酷镇压全能神教会。

1998年,中共公安部内部文件要求各地调动“秘密力量”调查全能神教会。

1999年,中共公安部再次下发文件,称全能神教会不断扩大,要求进一步加强对全能神教会的侦查。

2000年4月,中共公安部发布【公通字39号文件】公布邪教名单,要求查禁取缔,包括全能神教会在内的14个宗教团体,其中一半以上是基督教家庭教会。

2000年8月,中共公安部召开秘密会议,称全能神教会的发展极快,令人恐慌,设立“全能神教会项目”,在全国范围内统一指挥,实施项目侦察和查禁取缔,代号为“807”项目。时任中国公安部部长的贾春旺在工作会议上称,要“一声不响地将其打掉”。此文件被自由之家于2002年公布,同时公布的还有5份打压全能神教会的文件。[2]

2000年之后,中共多次召开秘密会议,在全国各省市、地区展开“项目”“行动”抓捕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如:2005年公安部制定的“雷霆三号”专案;2008年至2009年广东“雷霆三号0808”行动;2009年山西“7·17”行动;2011年,中共河南省开展“‘雷霆三号’BDS301项目”(“风暴行动”),抓捕14名教会带领及多名弟兄姊妹。会议材料称,行动前曾经过8个月秘密侦控,分析通话记录500余份,跟踪基督徒上百次。

2012年底,中共给全能神教会基督徒扣上“宣扬世界末日”的罪名,公开抓捕大批基督徒。据不完全统计,2011年至2013年短短两年间,至少380,380名基督徒仅因为参加信仰活动遭到中共抓捕、监禁、判刑,35,330人被抄家,至少10亿元人民币被强行没收,43,640人被私设公堂遭受各种酷刑折磨,17人被迫害致死。

2014年初,中共进一步加大对全能神教会的镇压迫害。据中共内部文件透露:截至2014年5月,广东省一年零4个月内抓捕全能神教会基督徒990名,掠夺教会钱财至少250万元;

2014年6月16日,中共以山东招远案为由,开展“百日会战”行动公开镇压全能神教会,悬赏人民币1000万元抓捕全能神教会基督徒。[3]因迫害严重具体数字无法统计,虽然外界有些相关报导,但和实际被抓捕的人数相差甚远,据估计至少五十万基督徒被迫逃亡,流离失所,一部分基督徒流亡海外。

2017年中共对全能神教会的迫害加重。年初,中共开展“敲门行动”,对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进行拉网式排查,建立数据库,之后集中抓捕。[4]据教会统计,2017年7月2日到10日浙江省至少有583名基督徒被抓捕,截至到10月初被抓捕人数已上升到638人。目前绝大多数仍被关押,不许家人探视,详细情况无法得知。

至2018年1月,38,457个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抓捕迫害的案例以化名登载公布在全能神教会网站上。[5]而这些数据对于全能神教会所有受迫害的基督徒总数而言,只是冰山一角。

下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迫害致死的15例,酷刑折磨致残5例,在押案例8例。

迫害致死的案例15个

案例 1

谢永江,男,时年43岁,安徽省淮北市濉溪县五沟镇人。原在老地方教会信主耶稣,1991年加入全能神教会。1997年4月30日,谢永江与女婿高××(时年24岁)及高父(时年54岁)处理完教会事务后在五沟镇附近被五沟镇派出所的警察拦截。警察认出谢永江曾因信神被抓捕过两次,以“涉嫌非法传道”为由将三人强行抓捕押至五沟镇派出所。据谢的女婿称,在押期间他们遭到酷刑折磨。5月2日,谢永江的家人被告知谢于凌晨两点在派出所死亡。谢家人要求见谢的遗体,遭拒。5月10日,谢火化当天,谢的家人在濉溪县百善火葬场看到谢的遗体遍体鳞伤,脖子上有一圈勒痕,明显是被酷刑折磨致死。

案例 2

张照奇,男,山西省长治市沁县人,2001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05年9月8日晚9点多,张照奇在本市沁源县交口镇一基督徒家聚会时被警察强行抓捕,后被铐押至沁源县看守所。9月9日晚刑讯期间,张被沁源县看守所所长郝明珠当场用木棍活活打死,时年50岁。张死后第四天,警察通知其家属,但对张的死因、停尸地点等情况一概不提,仅用一万九千元人民币对死者家属封口了事。张照奇的亲属自始至终未见到张的遗体。凶手郝明珠在沁县看守所呆了几个月后调任国保大队任职。

案例 3

王明池,男,山东省聊城市莘县人,2002年5月加入全能神教会。2006年5月的一天,王在聊城市阳谷县运送全能神教会信神书籍的途中,被阳谷县国保大队的几名警察抓捕至该县公安局刑讯逼供。警察轮番狠扇他耳光,对他拳打脚踢,并动用各种刑具,残酷折磨王数天,期间其多次昏死过去。后阳谷县警方以“破坏治安、倒卖书籍”为罪名判处王劳教3年,将其押往山东省淄博市劳教所。王伤痕累累,身体特别虚弱,在劳教所里还要超负荷劳动,不久,便一病不起,体重由90公斤降到不足50公斤。警察见王奄奄一息,因怕担责任于2006年12月17日提前将其释放。2006年12月24日晚,王因伤势过重不幸身亡,时年45岁。

案例 4

张焕福,女,重庆市江津区朱杨镇人,原宗派同工,2000年5月加入全能神教会。2008年8月18日,张焕福因信全能神接待基督徒聚会,被重庆市永川区公安局的警察抓捕后被判劳教,在重庆市江北区石马河女子劳教所服刑。丈夫曹某第一次去探视时,看到张被打得鼻青脸肿,脸都变形了。服刑期间,张焕福被迫进行每天15个小时的超负荷劳动,常常被体罚,不许上厕所,大小便都拉在裤子里,还不许吃饭。张有时饿得晕过去,队长却说她装疯卖傻,对她一顿拳打脚踢;就连帮助张的犯人也遭到体罚。张焕福身心备受折磨,于2009年4月的一天在狱中自杀身亡,时年50岁。

案例 5

沈秀荣,女,时年42岁,山东省德州市平原县人,1998年加入全能神教会,是教会的一名带领。2008年3月6日中午,德州市平原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的三名警察,未出示任何证件到沈家将其抓捕至平原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审讯。警察逼她说出其他基督徒的情况,见沈不从,警察扬言要将其拘留。当天下午4点左右,沈的丈夫得知沈在公安局坠楼身亡,警方声称沈是跳楼自杀。令人怀疑的是,沈是从三楼厕所的窗户坠落,头朝下,扎到地面上的一个垃圾桶里致死的,这种死状不可能是自杀。沈的真正死因无法得知。3月10日,沈的遗体被火化,平原县公安局赔偿沈家人22万元将此事私了,并威胁他们以后不准再追究此事。

案例 6

余福廷,男,重庆市长寿区龙河镇人,2005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09年9月10日余在一基督徒家聚会,被梁平县合兴派出所所长张彪、长寿渡舟派出所及村干部等10多人抓捕至长寿区渡舟派出所审讯。期间,警察用电棒打他。后法院以“参加邪教组织,扰乱社会治安秩序”为罪名判其劳教一年。据余生前说,因他是信全能神的,在劳教所里遭受警察虐待折磨。冬季,狱警唆使犯人用冷水从他头上往下冲,然后用风扇对着他吹,此后余就开始生病了。长期繁重的体力劳动,致其病情一天天加重,而狱警还继续打他、虐待他。2010年4月24日,余被迫害得走不了路,也干不了活,警察才让其家人将其接走。出狱时,余整个人都肿大,头特别肿,肚子肿大且有硬块。回家后经检查,余患肝癌晚期,于2010年10月5日医治无效死亡。

案例 7

王风田,女,山东省潍坊昌邑市岞山镇人,系全能神教会一名基督徒。2009年1月16日晚7点左右,王在家中被岞山街道派出所的警察抓捕至当地派出所。后押至潍坊市看守所关押,期间警察逼她说出教会钱财和其他基督徒的下落,遭拒。王被提审四次,在王被提审时,一起被关押的基督徒海鸥曾听到她的哭声,还看见王被戴上非常沉重的脚镣,致使其无法站立,走路直不起腰。一个月后,警方拿不出定罪证据,又将王等三人押至一宾馆私设公堂严刑逼供。据海鸥说,逼供期间她听到隔壁房间传出警察的吼叫声、打砸东西声和王的惨叫声,并听到警察说王不招供,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刑讯逼供半个月后(3月初),王被警方活活折磨而死,时年39岁。因王被打得面目全非、惨不忍睹,警方给其整容后才将王已死之事告知其家人。当王的妹妹去认尸时,看到其姐姐背部一片青紫,明显看出生前曾遭受过惨无人道的折磨、虐待。

案例 8

马锁萍,女,时年40岁,山西省临汾市乡宁县人,1999年加入全能神教会,被害前系中国大陆全能神教会主要带领。据知情人说,警方早已得知马是全能神教会的主要带领,并将其定为“国家领导级别的人物”,2008年7月就在公安网上通缉,河南省郑州市公安局曾多次搜捕未果。2009年7月17日下午,马在河北省唐山市滦县一基督徒家被警察抓捕,后被带至唐山市军分区招待所秘密审讯。7月22日,马被中共警方残害致死。7月24日,其家人被告知马已死亡。马的丈夫发现尸体有被殴打的伤痕,但警方否认对其施暴,还谎称马是7月21日单独被抓,2009年7月22日下午6点突发心脏病猝死,身上的伤痕是死后出现的。马的丈夫很清楚妻子向来身体健康,从未得过心脏病。

案例 9

叶爱中,男,时年42岁,江苏省宿迁市沭阳县人,1999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2年3月26日上午,叶爱中与一基督徒到沭阳县电脑城维修MP5,被沭阳县南关派出所的两名便衣警察逮捕。3月27日晚,警察把二人带到沭阳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审讯,期间叶被用电椅、电棍等酷刑折磨。3月30日,沭阳县刑警大队通知叶的家人,说叶于3月29日因“体检抽血化验而死”,叶家人对此表示质疑。此后警察让叶的家人签赔偿协议了结案件,并威胁不签字不让见死者。叶家人迫于压力签字后,于4月5日见到叶的遗体。据家人描述,叶被打得变形,浑身上下满了伤痕,找不到一块好地方。

案例 10

何成荣,女,时年44岁,新疆阿克苏市人,原华雪和派,2004年年底加入全能神教会。2012年12月21日13时,何被警方电话定位跟踪,被抓捕至阿克苏市公安局国保大队。2013年1月9日中午,国保大队的警察通知其家人,说何于8日晚上因心肌梗塞在阿克苏农一师人民医院死亡。何家人说何根本没有心脏病、心肌梗塞等疾病。1月10日16时,家人见到了何的遗体,其全身浮肿,无正常肤色,耳后、脖子处、双臂均有伤痕。据知情人透露,拘押期间警察对何施以酷刑折磨,狠扇耳光、灌辣椒水、用皮管强行灌饭,昼夜不让其睡觉、大小便。何去世当晚,整夜都发出很大的哼鸣声,极其痛苦。2月5日,阿克苏警察将何的遗体强行火化。

案例 11

张红涛,女,时年55岁,甘肃省天水市人,原生命道派,2002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2年12月6日,张红涛在陇南市成县小川镇传福音时被警察抓捕押至小川镇派出所。次日,警察通知张红涛的家属去成县公安局认尸,并告知张因脑出血死亡。张家人看到张红涛满脸乌青、面目全非,头部有一个鸡蛋大小的肿块,脸部、颈部、肩部、背部及腿上有多处青肿,怀疑其是被警察打死的,便找公安局、省公安厅刑侦处、县政府等部门讨要说法。几个部门互相推脱,公然以“张红涛信全能神,传福音就是违法”为由,阻止张家人讨说法,并以“一次性赔偿10万元、尸体由政府处理”为条件了结此案。张家人见状告无门,最终签字妥协。

案例 12

张孟令,男,河南省周口市人,1993年信主,1999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3年张在四川省华蓥市传福音,4月2日晚被华蓥市公安局警察抓捕,4月3日被押至武胜县洗脑基地。在押期间被施以酷刑:扇耳光、打背铐、双脚用铁链卡住、双手反铐,还被铐在老虎凳上半个多月,期间不让睡觉。6月14日,张被押至华蓥市看守所,期间被迫饿着肚子干活,时常被饿得头昏,严重时无力起床,一次晕倒昏迷四个小时后才醒来,血压开始居高不下。11月18日,张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劳改期间,每天还被逼进行繁重的劳动,张的身体极度虚弱,导致血压一直升高。2016年5月9日,张刑满释放,血压高到不能走路,路上头晕呕吐三次。2016年9月22日,张孟令因血压高引起脑血管破裂,送到医院抢救,于10月5日不治身亡,时年53岁。

案例 13

高翠芹,女,时年53岁,中国山东省淄博市桓台县索镇人,2003年加入全能神教会。2014年7月15日清晨,高因信全能神被桓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巩曰兵为首的六名便衣警察抓捕,后被转押到桓台县看守所审讯。7月16日,警察将高迫害致死,并于17日通知其家人。高的家人整理其遗体时,看见其脸部发青,背部有很多红点,腋下乌黑。高的家人要求看审讯录像,警察拒不提供。为掩盖高的死因,警方说“高原来就有心脏病,是心源性心脏病猝死”,但高的家人说高翠芹从来没有心脏病病史。公安内部人员分析高的死状后表示,高是被超高电流的电警棍电击致死。事后,桓台县公安局赔偿高家66万元人民币。

案例 14

姜桂枝,女,时年46岁,河南省驻马店市平舆县人,2002年11月加入全能神教会,被害前系全能神教会带领。2013年1月4日,姜桂枝在一基督徒家被新密市国保大队队长于红超为首的8名警察抓捕,后被带至新密市西苑宾馆秘密审讯。2013年1月25日,姜被关进郑州市第二看守所。关押期间姜逐渐反应迟钝,后不会吃饭不会说话、大小便失禁,18天后(2月12日)死亡。知情人说,姜曾说自己被警察用酷刑审讯、强暴,阴道被塞过东西。姜死后第二天,警察通知姜的家人,说姜因心脏病突发病故。姜家人称姜没有心脏病病史。当问及抓捕原因,新密市公安局白双峰称因姜是全能神教会带领被抓,其他无可奉告。

案例 15

刘金花,女,1987年生,时年28岁,湖南省衡阳市衡东县人,2012年9月加入全能神教会。2014年8月,刘金花在衡东县城关镇的出租民房内复印信神资料时,被房东发现并举报。2015年2月12日清晨5点,衡东县城关镇派出所的警察埋伏在出租屋周围,于6点左右趁刘不备将其打死。8点左右,刘被发现惨死在出租民房院子里。当天中午刘家人被警察告知其跳楼自杀身亡。家人赶到衡东县殡仪馆,看见刘头顶正中间有一个鸡蛋大的圆洞,头皮已不见,骨头凹陷,显然被铁锤之类的钝器重击所致。家人找警察讨要说法,城关镇派出所的警察何建衡见事情败露,以刘信全能神一事威胁其家人,称国家不许信全能神,信全能神就得抓,并说出早已监视刘,并且事发当日早上5点包围出租屋抓捕一事。

被酷刑致残案例5个

案例 1

叶建军,男,家住山东省龙口市龙口经济开发区,在龙口市玻璃厂上班。1987年信主,原因信称义派信徒,1998年加入全能神教会。叶建军老实本分,热心事奉,喜欢传福音。1999年5月的一天,外出传福音十多天的叶建军回家,突然暴瘦到皮包骨头,且精神有些恍惚,妻子询问缘由,得知叶在传福音时被警察抓捕,受到酷刑折磨。叶建军说警察将其绑在铁椅子上,左右开弓猛扇其耳光,直到他的耳朵被打聋。刑讯逼供期间,警察曾5天不给其吃饭、喝水。这时叶妻忙为其做饭,吃饭时叶建军突然将碗摔碎,然后起身打其妻,叶妻发现叶已经精神失常。叶家人将其送往山东省龙口市黄山精神病医院,诊断结果为精神分裂症。自叶建军被迫害得精神失常后,一直遭受世人的歧视、冷漠。2012年2月,叶建军含冤去世,时年63岁。

案例 2

白荣光(化名),现年47岁。2012年12月,他在河南省新乡市因信全能神传福音被警察抓捕,2013年7月被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刑四年。服刑期间,狱警多次强制给白荣光洗脑(灌输无神论思想理论,让其否认神、背叛神),逼迫白签“三书”(认罪书、悔过书、决裂书),均被拒绝。狱警多次指使犯人毒打白荣光,曾将其锁在老虎凳上三天三夜,用皮鞋底抽打,不许他进食、睡觉、大小便。2014年3、4月,白荣光因精神受压吃不下饭,七天后体力不支昏死过去,狱警粗暴地从他的鼻子下胃管灌食,之后继续强迫他劳动。狱警又往他眼睛里喷辣椒水,随意殴打折磨,直到白不省人事,身体开始散发腐烂腥臭味才通知白的家人。在白荣光家人的强烈要求下,警察才同意把白送入医院。抢救三天后,白荣光才醒过来,并开始胡言乱语,一周后白的身体还没康复又被带回监狱。此后白的精神失常,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目光呆滞,行为异常,狱警却说白荣光是装的,将白送进严管队,多次用刑。白的妻子探监时看到他已经被折磨成精神病,浑身是伤,左手背上都是大水泡,向监狱申请保外就医,遭到拒绝……2016年12月,白荣光刑满释放,出狱后第五天被送入精神病院治疗,至今生活无法自理。

案例 3

曾宇(化名),现年29岁。2012年12月,曾宇因信全能神传福音在河南省被中共警察抓捕,关押期间警察多次对他吊铐、毒打、强迫他超负荷劳动、指使犯人殴打折磨他。2013年7月,法院以“利用邪教组织扰乱破坏国家秩序罪”判其有期徒刑三年。服刑期间,中共多次对狱中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强制洗脑,逼他们签“三书”(认罪书、悔过书、决裂书),强逼基督徒每月必须写思想汇报。2015年初,曾宇在思想汇报里写了一句“一切正面事物来自于神,一切反面事物出自于撒但”,狱警看后疯狂地用高压电警棍在曾宇的头和后背乱打,致其浑身抖动发麻,意识开始模糊,整个人瘫倒在地。之后狱警安排两个犯人24小时看管曾宇。2015年,曾宇被关在4平米的小屋里禁闭一个月,之后开始出现幻觉,精神恍惚。刑满释放时,曾宇失忆,总想死,目光呆滞,不吃不喝,行为异常,经医生诊断为精神分裂。后经过治疗,曾宇的病情好转,但每天仍需药物维持,且一直处在中共警察的监视控制之下。

案例 4

梁庚(化名),现年48岁。2012年12月,他在新疆传全能神国度福音时被国保大队警察打晕后抓捕。审讯期间,警察多次长时间殴打梁,致使他的内脏被踢伤,昏死过去,尿血多日。2013年9月,中共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梁庚有期徒刑三年。入狱后,监狱为逼梁庚放弃信仰对其严管数月,强迫他每天坐在带有钉槽的板凳上20个小时以上,稍微一动就遭到毒打,致使梁庚的臀部皮肤溃烂,和衣服粘连在一起,尾骨神经严重受损,至今梁庚坐十多分钟就全身麻木。此外,警察还强迫梁庚服用精神药物长达半年,导致梁长期精神恍惚,头痛欲裂,患上严重的高血压病和脑梗死,几次昏厥休克。2015年,梁庚被折磨得生命垂危,中共被迫允许他保外就医,将梁转交给辖区派出所管制5年,当地派出所、街道办定期上门检查,不许梁离开本市。

案例 5

项诚忠(化名),现年41岁。2012年12月,她在江西省南昌市因信全能神传福音被中共警察抓捕,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被判刑三年六个月,于2013年7月转押至女子监狱。为逼她放弃信仰,狱警罚她每天站20小时以上,安排专人监管,不许她睡觉,稍有不服就罚她蹲马步、关禁闭,等等。期间,狱警多次趁项诚忠精神恍惚时逼她写保证书、决裂书、揭批书、悔过书,持续时间长达几个月,导致她的身体急速消瘦,双腿严重肿胀站不稳,双手被铐伤几乎失去知觉,吃饭穿衣困难。即便如此,项诚忠仍拒绝签写“四书”。2014年,狱警诱骗项诚忠服用不明药物,几天后项诚忠出现幻觉,行为难以自控,狱警随后又逼她看洗脑宣传片,不看就把她悬空吊铐起来,指使犯人殴打折磨她,连续几天不许睡觉,强迫进行超负荷劳动等。项诚忠刑满释放时,身体已经十分虚弱,反应迟钝,记忆力严重衰退,时有幻觉,只能从事简单体力劳动。

在押案例8个

案例1 何哲迅

出生日期:1963年9月18日

抓捕时间及地点:2009年3月11日在河南省许昌市

罪名:因担任大陆全能神教会上层带领,负责教会全面工作,被定为“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扰乱社会治安罪”。

被告陈述:何表示不服判决,说自己信的不是邪教。

法院判决:2010年2月,他被判刑十四年。

其他信息:与何一起被抓捕的辛格、邹昱雄、宋欣玲、高琴琳四人分别被判刑十二年、十一年、十一年六个月和十二年。

案例2 罗燕萍

抓捕时间及地点:2012年12月11日在浙江省杭州市桐庐县

罪名:印刷全能神教会书籍《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审判从神家起首》等共计30,000余册,被定为“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

法院判决:2013年11月21日,浙江省桐庐县人民法院判处罗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刑期自2012年12月11日起至2022年12月10日止。

信息来源:http://bit.ly/2ExtkKx

案例3 任桂侠

生日:1966年10月7日

抓捕时间及地点:2015年4月在安徽省亳州市谯城区。

罪名:在担任全能神教会带领期间,向基督徒发放2000余册信神书籍,被定为“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

一审判决:2017年5月18日,被判处有期徒刑九年。

终审判决:2017年7月31日,安徽省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维持原判。

其他信息:2015年2月19日,她曾因信全能神被处罚行政拘留十五日。

信息来源:http://bit.ly/2stzBSX

案例4 方荣华

生日:1969年11月1日

抓捕时间及地点:2015年11月在江苏省东台市

罪名:在担任全能神教会的带领期间,安排基督徒传福音,转运教会的书籍,被定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

法院判决:2016年12月7日,江苏省东台市人民法院判处方有期徒刑八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刑期自2015年11月23日起2023年11月22日止。

信息来源:http://bit.ly/2EgDhso

案例5 李华仙

抓捕时间及地点:2014年8月23日在山东省济宁市金乡县

罪名:向他人传全能神的福音,在她家中查到有传福音资料二千多份,被定为“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

法院判决:2014年12月12日,山东省金乡县人民法院判处李有期徒刑八年,刑期自2014年8月23日起至2022年8月22日止。

其他信息:2014年8月23日被中共警察发现李是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处以行政拘留十五日。

信息来源:https://goo.gl/y3XwGQ

案例6 李梅(化名)

抓捕时间及地点:2014年7月1日在山东省日照市五莲县被刑事拘留

罪名:在担任全能神教会带领期间,负责基督徒聚会和传福音工作,在家中查到有大量的全能神教会的书籍及资料,被定为“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

法院判决:2014年12月16日,山东省五莲县人民法院判处李梅有期徒刑八年,刑期自2014年7月1日起至2022年6月30日止。

信息来源:http://bit.ly/2o7EOKu

案例7 孙腾

抓捕时间及地点:2013年11月11日在山东省诸城市

罪名:在诸城市一处教会负责书籍和资料的传送,在其家中查到全能神书籍一本,存有全能神资料的播放器一台,被定为“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

法院判决:山东省诸城市人民法院于2014年7月16日判处孙腾有期徒刑七年,刑期自2013年11月11日起至2020年11月10日止。

其他信息:一起被抓捕的孙夕华、訾芳被以同样的罪名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均已刑满释放。

信息来源:http://bit.ly/2H6gu4j

案例8 姚麦贵

出生日期:1937年1月10日

抓捕时间及地点:2013年8月19日在河南省汝南县

罪名:向他人发放全能神教会书籍、光盘,传全能神的福音,在其家中查到有全能神教会书籍505册,光盘192张,福音资料322张,被定为“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

法院判决:2014年3月12日,姚麦贵被汝南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刑期自2013年10月16日起至2018年10月15日止。

信息来源:http://bit.ly/2H7wh2K

说明:为避免中共报复,以上案例隐藏部分受害者信息。整理于2018年3月。


1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 通 知 ﹚ 公通字[2000]39号

http://www.china21.org/docs/CONFI-MPS-CHINESE.htm

2 Report Analyzing Seven Secret Chinese Government Documents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40903140032/https://www.hudson.org/content/researchattachments/attachment/566/a nalysis_of_china_docs_1_to_7.pdf

3 the Central 610 Office, 2014. 全国“全能神”专项整治工作电视电话会议精神(The Spirit of the National “Almighty God” Special Remediation Work Teleconference)June 16,2014. http://bit.ly/2CmRUgA

4 Office of the CCP Henan Provincial Committee,March 31,2017. 中共河南省委办公厅关于转发《省委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2017年工作要点》的通知 (Notice on Forwarding the “Key Work Points of the Provincial Leading Groupfor Prevention and Handling of Xie jiao Issues in 2017”) http://bit.ly/2ERxldI

5 中国政府抓捕迫害全能神教会神选民的铁证

https://www.godfootsteps.org/proofs/

相关内容

  • 全能神教会遭受中共政府镇压迫害的2018年年度报告

    目 录 一、概要 (一)“宗教中国化”政策下的中国宗教现状 (二)全能神教会遭受中共迫害概况 二、迫害特点综述 (一)中共全面、持续摸底排查全能神教会,为进一步大抓捕做准备 (二)中共在全国各省市发起专项打击行动,实施集中大抓捕 (三)中共对被捕基督徒进行大规模洗脑…

  • 全能神教会遭受中共政府迫害的2017年年度报告

    全能神教会(CAG),是长期以来遭受中共政府迫害最严重的中国家庭教会之一。自 1991 年全能神教会建立以来,一直遭到中共政府的残酷镇压迫害。1995 年中共以“冒用宗教、气功等名义”“神化首要分子”等莫须有的罪名,定罪全能神教会为邪教,残酷镇压、迫害全能神教会。据粗略统计,仅 2011 年至 2013年短短两年间,遭到中共非法抓捕、监禁、判刑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就高达380,380 人,其中 43,640 人被私设公堂遭受各种酷刑折磨,有 13 人被活活打死。到目前为止,有据可查的被中共杀害的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已有 44 人。(详见《全能神教会遭受中共迫害简史》)2017 年中共对全能神教会的镇压持续升级。

  • 全能神教会基督徒被中共政府迫害致死案例选登(仅选50例)

    (仅选50例) 目 录 1 基督徒谢永江被中共警察酷刑折磨致死案例 2 基督徒展洪美被中共警察毒打致死案例 3 基督徒高翠芹被中共警察电击致死案例 4 教会带领何成荣被中共警察酷刑折磨致死案例 5 基督徒李算算被中共政府残害致死案例 6 基督徒张照奇被中共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