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首页各类书籍实行真理的操练3 讲字句道理与讲实际的区别

3 讲字句道理与讲实际的区别

相关神话如下:

“不是你拿起神话可以明目张胆地解释一番就是有实际了,事情不像你想象得那么简单。有实际不是你凭着嘴说出来的,乃是你活出来的,神话能够成为你的生命,成为你的自然流露,这才算是实际,才算你真有认识,有实际身量。能够经得起长时间的检验,能够活出合神要求的样式,不是装腔作势,而是自然流露,这才算是真实际,才算是有生命。……不妨我走访几个地方,或走访几个弟兄姊妹,看你们对今天神的作工认识得怎么样了,你们保证能谈出许多的认识,而且似乎一点疑惑没有,我如果问你:对今天的作工你真定真是神自己作的吗?一点不差吗?你保证回答:一点不差,就是神的灵作的工!你这样回答完之后,肯定也没有一点疑惑,而且觉着特别有享受,觉着自己已有一点实际了。越是这样认识的人,越没有实际,越认为自己‘有了’的人越在试炼之中站立不住。狂妄自大的人有祸了,不认识自己的人有祸了,这样的人说得最好,行出来的却最次,稍有一点风吹草动就疑惑,就想着退出去,没有一点实际,只有高于宗教的理论,却没有今天神所要求的实际。我最厌憎只讲理论没有实际的人,平时作工喊得比谁都响,一临到实际就瘫了,这不是没有一点实际吗?不论有多大风、多大浪你都能站立住,你都不疑惑,即使没有一个人你还能站立住,你还不否认,这算你真有认识,算你真有实际。随风倒,随从大流,学习说别人口里的话,你说得再好,也不算你有实际,所以我劝你空的字句不要喊得太早了,你知道神要怎么作吗?不要扮演彼得的第二形象,免得到时候蒙羞,抬不起头来,这样对谁都不利。多数人没有一点实际身量,就神作了这么多工作没有一点事实临及,说得确切点,就是没有亲自刑罚任何一个人,有些人就都被此试炼给显明了,罪恶的手越伸越长,认为神好欺负,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就这样的试炼都经不起,还谈什么更大的试炼,还谈什么实际,这不是糊弄神的说法吗?有实际不是你装出来的,也不是你认识出来的,乃是你的实际身量到底如何,能否在一切试炼中站立得住,你明白吗?

神对人的要求并不是能说出实际就可以了,这样不是太简单了吗?为什么神又谈生命进入呢?为什么谈到变化呢?若只会空谈实际,能达到性情变化吗?训练一批国度精兵不是只会讲实际的人,不是会讲大话的人,而是在何时都能活出神话的人,遭遇任何挫折都不屈不挠,无论何时都能凭神话活着,不重返世界,这才是神所说的实际,是神对人的要求。所以,不要把神所说的‘实际’看得太简单了,不是只有圣灵开启就等于有实际了,这不算是人的身量,而是神的恩待,没有人的成果。在每个人身上既要有彼得的受苦,更要有彼得的荣耀,就是人获得神的作工之后而活出的,这才叫实际。……以后记住!不谈空洞的认识,只讲实行的路,讲实际;从实际的认识中转移到实际的实行上,从实行上转移到实际的活出上;不讲教训人,不讲什么实际的认识。你的认识是路你就可以释放,若不是路,就请你闭口,不要说!说了也没用,说几句认识来糊弄神,来让别人羡慕你,这不是你的野心吗?不是故意捉弄人吗?有价值吗?经历之后再谈认识,这不算你说大话,否则说你是说狂妄话的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实行真理才是有实际》

“你有经历之后,你就可以对你所经历的事谈出你该有的认识,而且你还可以分辨哪些人的认识是真实的、实际的,哪些人的认识是道理上的、是无价值的。所以说,你所谈的认识是否合乎真理最关键在乎你有无实际经历,你的经历中有真理,那你的认识就实际、就有价值。借着你的经历你还会长分辨、长见识,提高你的认识,增长你做人的智慧、常识。没有真理的人所谈的认识再高也是道理。这样的人或许对肉体的事特别有智慧,但其对属灵的事却没有分辨,因为这样的人对属灵的事根本没有经历,这就是在属灵的事上不开窍的人,就是不通灵的人。无论你谈哪方面的认识,只要是你的所是,那就是你的亲身经历,是你的真实认识。那些专讲道理的人,也就是那些没有真理、没有实际的人,他们所讲的也可说成是他们的所是,因为他们的道理也是他们苦思冥想才想出来的,是他们的大脑深思熟虑而后才得出的结果,只不过是道理、是人想象出来的罢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你们现在应学点更现实的功课,没必要谈那些令人欣赏的高谈阔论,比起谈认识一个比一个高,但人仍是没实行的路,有几个有实行?有几个能学到实际的功课?有谁能谈现实?对神的话能谈出认识不算你的真实身量,只能说你天生就聪明有天赋,你指不出路来还是一场空,是没用的废物!谈不出一点实际实行的路,这不是伪装吗?不能把个人的实际经历供应给别人,让别人学习功课,让别人有路可行,这不是假冒吗?不是伪劣商品吗?有什么价值?这样的人只能充当‘社会主义理论的发明家’,不是‘实现社会主义的贡献者’。没实际就是没真理,没实际就是废物,没实际就是行尸走肉,没实际就是‘马列主义思想家’,没有参考价值。我劝每一个人还是关闭住理论的嘴来点真的,货真价实的,学点‘现代艺术’,谈点现实,贡献点实际,有点奉献精神。说话要面对现实说话,别夸夸其谈,令别人赏心悦目,令别人对你另有看法,这有何价值?让别人对你热情这有何意义?说话讲点‘艺术性’,行事讲点公平,办事有点理智,讲话带点实际,一举一动想着点神家利益,情感出来时讲着点良心,别恩将仇报、忘恩负义,充当伪君子,这样做‘影响不好’。吃喝神的话时多联系点实际,交通时多说点现实的,别站高位,神不愿意……总之,多讲点公义少讲点情感,最好还是除去肉体;多讲点实际少谈点认识,最好还是闭口不谈;多讲点实行的路,少谈点没价值的大话,最好还是从现在开始实行。

……为什么多数人看神的话都没少下功夫,之后只有认识却谈不出实际的路呢?你以为有认识就是有真理吗?这不是糊涂的看法吗?你能谈出多如海沙的认识,但其中不包含有一点实际的路,这不是糊弄人吗?不是打肿脸充胖子吗?都是坑人的作法!理论越高越无实际就越不能把人带入实际之中,理论越高越让你悖逆神抵挡神。别把最高理论看作宝贝,这东西是祸害,没有用处!或许有的人能谈出最高的理论,但在其中却没有一点实际,因为他本人并未经历,所以没有实行的路,这样的人不能把人带入正轨,都得把人带入歧途,这不是坑人的事吗?最起码你得会解决眼前的难处让人达到进入,这才算你有奉献,你才有资格为神作工。不要总讲不现实的大话,用许多不合适的作法来束缚别人,让别人服你,这样做没有果效,只能把人越带越糊涂,带来带去带出许多规条让人厌憎你,这都是人的不足之处,实在叫人难堪。所以,多说点现在存在的问题,不要把别人的经历当作私有财产,拿来供别人欣赏,得个人寻求点出路,这都是每个人该实行的。

若你说的能让人有路可行,这算你有实际,不管你怎么说得把人带入实行中,让人都有路可行,不是让人只有认识,更重要的是有路可行。”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多讲点实际》

“对真理你没有经历,但是你还想讲讲,那你怎么讲你也讲不透,你再讲也是个字皮子,你认为有点开启那也是道理上的,不是实际,别人怎么听也摸不着实际的东西,当时听觉得挺对,过后全忘了。若讲的不是实际的情形就打动不了人的心,人想记也记不住,更不能帮助别人……”

摘自《座谈纪要·真理到底是什么你知道吗》

“若你是带教会的,点教会中弟兄姊妹的情形,你会说:‘你们这地方就是落后,你们这些人就是悖逆!’到底哪方面悖逆、哪方面落后,你把表现,就是人的悖逆情形、悖逆行为说出来,让他们心服口服,会讲事实举例子说明问题,而且你还能说出究竟如何脱离这悖逆行为,把实行的路指出来,这才有说服力!你只说:你们这地方我就不愿意来,你们这地方的人最落后,太悖逆。这样说人听完都没路,你怎么带领人呢?你得把实际情形、实际表现说出来,这才是有路可行的人,才是有实际的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实行(七)》

“对实际越有认识,越能分辨出别人所说的是不是实际;对实际越有认识,人的观念越少;越经历实际,对实际神的作为越有认识,越容易脱离撒但的败坏性情;越有实际就对神越有认识,这样就越厌憎肉体,越喜爱真理;人越有实际,离神要求的标准越近。神所得着的人就是有实际的人,是对实际有认识的人,神所得着的人是通过经历实际,对神的实际作为有认识的人。你越实际地与神配合攻克己身,越能获得圣灵的作工,越能得着实际,越能得着神的开启,从而对神的实际作为更有认识。你能活在圣灵现时的亮光里,对现时实行的路就越透亮,越能脱离以往的宗教观念、老旧作法。现在就谈现实,人越有实际,对真理认识得越透亮,对神的心意越明白。实际能压过一切字句道理,压过一切的理论知识,越讲实际的人越能真实爱神、渴慕神的话。如果你总讲实际,你的处世哲学、宗教观念,你的天然个性随着神的作工自消自灭。人如果不追求实际,对实际没有认识,这样的人就容易追求超然,容易上当受骗,圣灵在这样的人身上没法作工,人就感觉虚空,活着没有意思。”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对“实际”当如何认识》

“见证神主要多谈些神怎么审判、怎么刑罚人,用哪些试炼来熬炼人变化人性情,你们受多少苦,流露多少悖逆败坏,做了多少抵挡神的事,最后达到怎么被征服,该怎么还报神,把这方面的语言说得实实在在点,通俗点,别说空洞理论,说点实在话,说点心里话,就这么经历就行了,别预备高深的空洞的理论来炫耀自己,那显得太狂妄没有理智,要多讲点实际的现实的经历中的实情话、心里话对人最有益处,让人看着也最合适。”

摘自《座谈纪要·人起码该具备的理智》

“许多人整天喊神实际、神作工面对现实,根据我们的实际情况,但究竟怎么实际,你知道吗?别整天空喊!神作工实际,面对现实,没有规条,全部得释放,一切都公开、显明,就这几条原则到底包括哪些?哪些作工是这样的,你能说出来吗?你必须谈出细节来,并且有几方面的经历和见证,对这方面特别清楚,认识到了,你才有资格说这话。如果有人问你:实际神道成肉身来在地上都作了什么工作?为什么你们叫他实际的神?实际都包括哪些内容?你能不能谈谈他的实际作工、谈谈具体内容呢?耶稣是神道成肉身,实际的神也是道成肉身,他们俩区别在哪?相同之处在哪?他们所作的工作是什么?你会说吗?这都是见证的事!对这事你别稀里糊涂。还有人说:实际的神作工都实际,从来不显神迹奇事。是真不显神迹奇事吗?你真知道吗?我作的工作到底是什么你知道吗?说不显神迹奇事,但他作的工作、说的话不都是神迹吗?说不显神迹奇事,那就看怎么说了,就看针对谁而言了。……你会说:神不是超然的神,神一点都不作超然的事,我们的神实实际际地说话,实实际际地下到教会作工,天天跟我们面对面地说话,面对面地点我们情形,可实际了!他与我们同生活,一切太正常了,简直看不出他就是神。甚至他有时发怒,我们还能看见他发怒的威严,他笑我们也能看见他笑的神态,他是有形有像、有骨有肉、实实际际的神自己。你这么见证就不是完全的见证。你这么见证能对别人有什么帮助呢?你不能把神自己作工的内幕与实质见证出来,这不叫见证!见证主要谈你对神作工的认识,谈他怎么征服人,怎么拯救人,怎么变化人,怎么带领人进入,达到被他征服、被他成全、被他拯救。作见证就是谈他的作工和你的所有经历。他作的工作才能代表他,他的作工才能将他全部公开显明出来,他的作工为他作见证。他作工、发声直接代表灵,他作的工是灵作的,说的话是灵说的,只不过借着道成的肉身发表出来,实际上就是灵的发表,他所作的工作、他所说的话代表他的实质。……所以你见证神不只是见证正常人性的外壳,乃是见证他所作的工作、他带领的路,见证你怎么被他征服了,在哪方面被他成全了,你该作的是这方面见证。你若走到哪都喊:我们的神来了作工真实际!一点不超然,一点神迹奇事都不显就把我们得着了!别人问:到底怎么不显神迹奇事?他不显神迹奇事能把你征服吗?你说:他就是说话,一点神迹奇事都不显就把我们征服了,就是他的作工把我们征服了。到最终你说不出一句实质的话,细节你也谈不出来,这是见证吗?实际的神征服人,是他神性的说话把人都征服了,这是人性达不到的,是任何一个凡人达不到的,就是正常人中间素质最高的也达不到,这是因他的神性比任何一个受造之物都高,这些对人来说就是超凡,毕竟造物的主比受造之物高。以前说过‘学生不能大过老师’,作为受造之物就不能高过造物的主,你若高过他,他就不能把你征服,他比你高才把你征服,能征服全人类的就是造物的主,除了他谁也作不了这个工作,这就是见证,你该作的是这方面的见证。你经历这一步一步的刑罚、审判、熬炼、试炼、挫折、患难,达到被征服了,肉体的前途放下了,个人的存心放下了,肉体的切身利益放下了,就是所有人的心被神的话征服了,虽然说你的生命没长到他所要求的程度,但是这些东西你都认识了,你能对他作的心服口服了,这就是见证,是实际的见证!他来作的工作,审判、刑罚是为了征服人,但他还是结束工作的,是结束时代的,是作收尾工作的,结束整个时代,是拯救整个人类,把人类从罪恶中彻底拯救出来,完全得着受造的人类,这些都是你该作的见证。

经历了神的这么多作工,你都亲眼看见,亲身经历,别到头来就连自己该尽的功用都尽不上,这就太可惜了!以后扩展福音时你能谈出自己的认识,将你心中所得的都见证出去,来尽上你的全力,这是一个受造之物该达到的。这步工作到底意义是什么?达到什么果效?落实在人身上有多少?人该怎么做?你们把道成肉身的神来在地上所作的一切工作都讲透,这就见证完全了。他所作的工作的意义、内容、实质、所代表的性情与作工原则,这五方面都讲透了,这就证明你会见证了,证明你真有认识了。我对你们所要求的并不是很高,作为每一个真心追求的都可达到。你有心志做神的见证人,你得明白他所厌憎的是什么,他所喜欢的是什么,你经历了他的多少作工,借着这些作工认识他的性情,认识他所厌憎的、他所喜爱的,明白他的心意、他对人类的要求,以此来见证他,来尽上你的本分。你只说:我们认识神了,他的审判、刑罚太厉害,他的话语太严厉,是公义又是威严,谁都不可触犯。但到最终对人有没有供应?在人身上达到的果效是什么?你真认识到这工作是好的吗?神的审判刑罚是不是能揭露你的性情?是不是能揭露你的悖逆?是不是能把你里面那些东西给除掉?如果没有审判刑罚,你会变成什么样?你真认识到撒但把你败坏到一个地步了吗?这些都是你们当前该装备的、该认识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实行(七)》

“常讲道理也不能得着真理,你光交通些字面的东西有啥用?你得摸着神话里的含义,摸着神说话的根源以及要达到的果效是什么,神话中有真理,话中有含义,话里面有亮光,话里有许多的东西,不是你把字面一说就完事了。简单举个例子,神说:‘你们要做诚实人,不要做诡诈人。’这话里到底是啥意思?有人说:‘那不就是让做诚实人,不让做诡诈人吗?’若有人问:‘还有啥?’他还会说:‘就是做诚实人,不做诡诈人嘛!’若再问:‘还有啥?’他只会说:‘就这两件事了!’‘到底怎么做诚实人?诚实人是啥人呢?主要表现在哪?’他会说:‘诚实人就是说话诚实,不掺假不撒谎。’‘诡诈人是啥?’‘诡诈人就是说话拐弯抹角,说话不拐弯抹角能说实话不掺水分就是诚实人。’你再问他就只能谈出这点东西,人的思维太简单了。你看神话里是怎么说诚实人的?诚实人第一是对别人没有猜疑,神说这话啥意思?神为什么这么说?揣摩揣摩这话,人就说不清楚了。第二,诚实人能接受真理。神话里主要说诚实人具备这两条。你从神话里能明白诚实人这个内在含义是啥,到底指啥说的,诚实人的准确的定义是啥,你把这个定义弄准了。从神话里看诚实人到底还有哪些表现,神说的什么人是诡诈人,什么人是诚实人,诚实人有啥表现,从这些表现里再看诚实人,你就明白到底什么是诚实人,诡诈人是什么人,诡诈人怎么对待神话,怎么对待神,怎么对待人,这样你就真正明白了神的话,人所认为的诚实人、诡诈人与神话有多大差别。从神话里看,要做诚实人,不要做诡诈人,这里面事就多了,当你真正明白神话的含义,你就知道啥叫诚实人,啥叫诡诈人,当你实行的时候你就知道怎么实行肯定是诚实人的表现,你就具备了做诚实人的实行的路,保证在神那儿能通得过。你有这个把握吗?你如果真明白这话,你实行出来,也就能得着神的称许,你若不明白这话,你也做不了诚实人,绝不会得着神的称许。你若真正弄明白神话到底是啥意思不是简单的事,你别以为:我在字面上都会解释,别人听了都说好,都竖大拇指,我这算明白神话了。那也不等于明白神话,若在神话里得着一些亮光,在神话里面再摸着神说话的真正含义,能谈出神话的意义是啥,最终达到的果效是啥,这些都透亮了,这才是对神话有些明白了。所以说,明白神话相当不简单,不是从字面把神话解释个天花乱坠就算是明白神话了,字面再解释也是人的想象、人的思维,没有用!”

摘自《座谈纪要·怎样认识人的本性》

“光明白道理没有用,不能带来生命的变化,光明白神话字句不等于明白真理,神话里所阐明的那些实质的东西才是真理,神的话句句都有真理,但人不一定能明白。比如神话说‘你们要做诚实人’,这话里就有真理,‘你们要成为顺服神的人,要成为爱神的人,成为敬拜神的人,你们要尽好人的本分’,这些话里面更有真理。神的每一句话都包含很多的真理,每一句真理都得说很多的话才能把里面的实质说明白,达到这个地步才属于明白真理了,你光明白字面的意思,按字面解释神的话,这不是明白真理,这纯粹是搬弄道理。”

摘自《座谈纪要·怎样走彼得的路》

“有一天人会问你:你经历了神的作工,那你谈谈神的作工到底是如何的,大卫经历了神的作工,看见了耶和华的作为,摩西看见了耶和华的作为,他们能述说耶和华的作为,能述说耶和华的奇妙,你们看见了道成肉身的神所作的工作,你能不能把他的智慧谈出来?你能不能把他作工的奇妙谈出来?神对你们是怎么要求的,你们又是怎么经历的?你们在末世经历了神的作工,你们的最大异象是什么?你们能谈出来吗?神的公义性情你们能谈出来吗?面对这些问题你会怎么回答呢?如果你能这样说:‘神实在太公义,他刑罚我们、审判我们,毫不客气地揭示我们,神的性情实在不容人触犯。经历了神的作工以后,我认识到我们就属于畜生,我真看见了神的公义性情。’他还会问你:你对神还有哪些认识?在生命进入方面到底怎么做?你有没有个人的心志?你说:‘受造之物经撒但败坏成了畜生,如同一头驴,今天活在神的手中,就得满足造物主的心意,他怎么调教我就怎么听,没有别的选择。’你只谈这些笼统的话别人听不明白,他问你对作工有什么认识,是指你个人的经历,问你经历刑罚审判是如何认识的,这都是指你个人的经历说的,是让你谈对真理的认识,你若谈不出来,证明你对现在的工作根本不认识,你总是说一些似是而非或说一些众所周知的话,没有细节的经历,更没有实质的认识,没有真实的见证,别人是不会对你服气的。……有人问你:‘你的神到底是从哪来的?你的神他里面的实质是什么?’你会说:‘他的实质就是刑罚审判。’神不是赐给人怜悯慈爱吗?你知道吗?你说:‘那是别人的神,是宗教里的人信的神,不是我们的神。’叫你这样的人传福音,真道都让你给歪曲了,你还有什么用?别人怎么能从你得着真道呢?你没有真理,而且也谈不出真理,更活不出真理,你还有什么资格活在神面前?你给别人传福音、讲真理、见证神,你驳不倒他,他就得把你驳倒,你不就成废品了吗?经历这么多作工,你在真理上还是说不清道不明,你不就是饭桶吗?还有什么用?你们经历这么多作工,对神就一点认识没有?一问你对神有什么真实的认识,你就哑口无言了,要不就谈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来应付,说神大有能力,还说你得了这么大的祝福,真是神的高抬,能亲自看见神实在是无比的荣幸。你谈的有什么价值?都是没用的废话!你经历这么多作工,就知道神高抬是真理吗?你得对神的作工有认识,这样才有真实的见证,没得着真理的人怎么能见证神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彼得的经历——对刑罚、审判的认识》

“若你们看了许多神的话,对神的许多话只是在字句上明白,并不在实际经历中去体验神的话,你就不会认识神的话,神的话对你就不是生命而是死的字句。若你只守死的字句,你就摸不着神话的实质,就不知神的心意是什么。若你在实际经历当中去经历了,那时神话中的灵意才向你打开,只有在经历中才能摸着许多真理的灵意,只有在经历中才能打开神话的奥秘。若你不去实行神话,无论神的话说得多明白,拿到你的手里就成了空的字句道理了,成了你的宗教规条,这不正是法利赛人做的吗?你们若实行经历神的话,神的话对你们就是实际,若不追求实行,神的话对你就如三层天上的传说一样。”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明白真理就当去实行》

“有些人作工讲道,在外表看他也讲神话,但全是神话的字面的意思,一点实质性的东西也没说出来,他讲道像讲语文教科书似的,整理得一条一条的,一个方面一个方面的,讲完了大家还捧场说:哎呀,这人有实际,这道讲得好,讲得细致。他讲完还告诉别人整理出来发给众人,他这么搞就成了迷惑人的,尽讲些谬论,外表上好像都是神话所说的,好像挺合乎真理,细分辨里面尽是字句道理,尽是谬理,还有些人的想象、人的观念,还有定规神的地方,这么讲道不正是打岔神的作工吗?这还是抵挡神的事奉。”

摘自《座谈纪要·追求真理才能达到性情变化》

“一个合格的工人作的工作就能把人带到正道上去,而且能让人真理进深,他作的工就能把人带到神的面前,而且所作工作能因人而异,不限在规条之中,让人都得释放、自由,而且生命能逐渐长大,真理逐步进深;一个不合格的工人作的工作就差远了,他的作工是愚昧的,他只能把人带到规条中,他要求人做的并不是因人而异,不是按着人的实际需要作工,这样的作工规条太多,道理太多,并不能把人带入实际中去,也不能把人带到生命长进的正常实行中,只能让人去守一些没价值的规条,这样的带领就把人带偏了。他是什么样他就把你带成什么样,他能把你带到他的所有所是里面。跟随的人分辨带领的人是否合格,关键看其所带领的路到底如何,看其作工的果效如何,跟随的人所得着的是不是合乎真理的原则,是否有适合人变化的实行的路。你应对各种人的各种作工都有分辨,不应做糊涂跟随的人,这是关乎到人进入的事。你若不会分辨哪些人的带领有路,哪些人的带领没路,那你就容易受迷惑,这些都是与你个人生命有直接关系的事。不经成全的人作的工作天然太多,人意掺杂太多,他的所是就是天然,就是他先天所有的,并不是经对付以后所有的生命,也不是变化以后的实际,这样的人怎么能扶持那些追求生命的人呢?人原有的生命是人先天的聪明或才干,这些聪明或才干与神对人的准确要求相差好远。人若不经过成全,人的败坏性情不经对付修理,那人发表出来的与真理就相差好多,掺有人的想象与人片面的经历等等这些渺茫的东西,而且无论怎么做人都感觉没有总的目标,没有适合所有人进入的真理,对人的要求多数都是强人所难、赶鸭子上架,这就是人意的作工。人的败坏性情、人的思维、人的观念遍及人的全身各部分,人天生就没有实行真理的本能,而且也没有直接明白真理的本能,加上人的败坏性情,这样的一个天然的人来作工不都是打岔吗?而经过成全的人对人该明白的真理有了经历,对人的败坏性情有了认识,所作工作中渺茫不实际的东西逐渐减少,也就是他所发表出来的真理精确度高了,而且也现实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人都得在拯救工作中来认识神的作工,认识神的性情,若脱离这个事实来认识神,那就是空口无凭、纸上谈兵了。这样的认识不能说服人也不能征服人,这样的认识不合实情、不是真理,即使认识很多而且悦人耳目,但若不是合乎神原有性情的认识,那神是不会放过你的,他不仅不称许你的认识,反而会定你为亵渎他的罪而报应你。认识神的言语不是随口就有的,即使你有两行伶牙俐齿,有三寸不烂之舌,能将死的说成活的,将活的说成是死的,但谈起对神的认识那你就是外行了,神不是你能随便就可评价一番的,不是你随便夸的,也不是你随便贬低的。你可以夸赞任何一个人,但你却不能随便用恰当的词汇来描绘神的‘大恩大德’,这是每一个失败者的体会。纵使有许多语言专家也会将神描述一番,但描述的准确程度却只是一个没有丰富语言但有丰富经历的属神的人所讲述的真理的百分之一。可见,对神的认识贵在准确、实际,并不在乎言语的巧妙或词汇的丰富。”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认识三步作工是认识神的途径》

参考人的交通:

“真理与字句道理到底有什么区别呢?真理属于神话实质性的东西,代表神的心意;字句道理属于表面的东西,代表人的观念想象,与真理并不相合。属于真理实质性的东西特别实际,有原则性也特别有说服力,人一旦认识了实质性的东西,心里就完全亮堂得着释放了,不再受规条的捆绑;而字句道理是一个很空洞不实际的东西,全是规条框框,特别让人受辖制不得释放,另外,明白多少字句道理也不能给人带来生命性情的变化,对人根本没有多少益处,所以字句道理没法与真理相比。真理能作人生命,人一旦接受了就会带来性情的变化;字句道理明白多了只会给人带来狂妄、骄傲自大、没有理智。人有了真理作生命,实行出来的才有实际;字句道理再多还是没有实际,临到事还是不会实行。被神成全的人都是有真理的人;没经过神成全的人都是属字句道理的人。有真理的人合神使用,作工也有果效,真能把人带到神的面前;会讲字句道理的人作工没有真实的果效,不能供应真实的经历与认识,更不能用真理解决问题,所以不能把人带到神面前。有真理的人不怕人求真,能解决人信神的所有实际问题;会讲字句道理的人就怕人求真,因为里面没有真东西,与现实的问题根本对不上号,不敢叫人提问题,当然更解决不了人的实际难处。有真理的人敢面对现实;讲字句道理的人就不敢面对现实,而是回避现实。这些就是分辨真理与字句道理的原则。”

摘自《座谈纪要·分辨真理实际与字句道理的原则》

“这个讲道理与实际有什么区别呢?我简单举个例子。好比说,对神的作工多数人都能说‘神是爱呀,神末世作工是拯救人的,神的话语能变化人,神的话语就是真理,神的话语就是实际,我们进入神话语了我们就有实际’;这些话人都会说,但是不会实行,这就叫只明白道理却没有进入实际。凡是只会说空话的、不会实行的、谈不出真理实质的,这样的人就只会说道理并没有实际。这个清楚了吧?会说很多道理却不知道怎么实行,这样的人就没有实际。有许多人把明白道理、会讲许多道理都当作有实际,其结果呢,就是信神多年只会讲道理但却没有生命性情的变化,所以只会讲道理是不会带来生命性情的变化的。凡是会讲道理的人、作工常常说道理的人,讲了多年,生命性情都没有变化,这样的人就是没有实际的人。真正有实际的人,他知道怎样实行神话,他能把真理的实质讲透,他办事有原则,并且人能看见他生命性情有变化。这样的人才是真正有实际的人!”

摘自《讲道交通(一)·该怎样进入实际》

“好比说,神说:你们要认识自己,当你们真正认识自己的时候,认识到自己就是地狱之子的时候,我的心意就满足了。他给人解释说:‘神说了,要我们认识自己,认识自己应该达到什么果效呢?应该达到认识到自己就是撒但、就是魔鬼,就是该下地狱该沉沦的,这样,神的心意就满足了。我们应该满足神的心意,都应该认识自己。’你看看,说了半天,也没明白神话的实质,他就绕不到里面去,就进入不了神话的里面、神话的实际中去,老在字皮上打转转,这不是在讲字句道理吗?这讲的就是字句道理。

…………

你看真正有实际的人他谈论哪一方面的真理,他的话语多数都和字面的话不相关了,好像他交通的这些话没有字面上的一点儿意思,全是真理的实质,这就是真明白真理了。如果你谈论的真理都是神话字面的意思,完全和字面相符,都是字面的用词,都是字面的术语,那就证明你没有摸着神话的实质,还没有实际。好比说你讲做诚实人,句句不离‘诚实人’‘诚实人’,句句不离‘不说谎话说实话’‘不说谎话说实话’,那你就没有实际,你光知道那么点儿,‘不说谎话就是诚实人’,这错了!不是光那么一点儿啊,这一点太肤浅了!”

摘自《讲道交通(一)·该怎样进入实际》

“如果有人在那儿讲了一套道理,让你说他是不是真明白真理,他讲的是不是对真理的认识,你会不会分辨哪?那该怎么分辨呢?你记住喽:道理是人能达到的,不用经历就可以达到,一听心里就能明白,口就能说出来,这就是道理;真理不是听完了就能明白的,那是靠经历出来的,靠寻求得着的,靠圣灵开启光照达到的。如果你听完了就能总结出一套理论,那肯定是道理。比如说我跟你们交通,我讲完了,让你谈谈你的收获,你也能总结出几句话来,那你总结的那几句话是道理呀,还是经历呀?是道理。在我这儿我谈的是实际经历,为啥到你那儿就变成道理了?因为你们是总结出来的,是用思维、头脑总结出来的,所以就是道理。如果你再加以经历一段时间,得出真实的认识,你再说出来那就是经历的语言了,就是对真理的认识了;如果对真理的认识达到一定深度,达到明白真理的实质了,那就是明白真理了。明白真理与明白道理到底怎么分辨哪?道理往往是规条性的、公式化的,是人的思维能归纳总结出来的。真理呢,你用经历的语言,把你亲身的经历、心里的认识能谈出一些,但是你永远也说不透,只是对真理有点认识,即使你认识到一个深度,你也不敢说‘我对这个真理完全透亮了,我能说透’,谁也说不透。这样的人他讲的认识,没有经历的人够不上,没有经历的人没法明白,而有经历的人能印证他说的是实际,是对真理的认识,他的确明白真理了,这样的人才是真正明白真理的人。用经历的语言把自己所实行的神话、对真理的认识能谈出来,对人有造就、有帮助、有开启,能带领人进入真实的经历,这样的人才是明白真理的人。如果把道理讲出来,人一听都明白,丝毫不能把人带入经历,也不能给人指出实行的路来,这样的空洞的话语、规条性的话语都属于道理。道理是对神话字面的解释,里面没有经历的认识,没有圣灵开启的亮光,那就是道理。凡是有头脑、会思想的人,都能从神话的字面上总结出一些道理来,但是这不代表人对真理的认识。在神家里只要有点文化、有点头脑、信了几年的人都能讲出一些道理,但是讲道理的人自己心里空虚,自己没有经历、没有真实的认识,他自己清楚。一个人会讲道理,你问他:‘你讲的是道理呀,还是对真理的认识呀?’他就哑口无言了。如果他讲的是自己真实的经历,你一听就是实际经历;如果他讲的是道理,他没有经历,他用的语言也是道理的语言,这样的话就属于道理。好比说交通一个真理,让你用经历的语言把他说出来,你说‘我不会说,我把我的理解告诉你吧’,你一讲出来就是道理,是用思维总结出来的,那不是道理吗?讲道理的话你们都知道吧,是不是以前听过的道理也不少啊?你们谁给学一学,讲道理一般都用什么话,都用什么语言?有人说把别人的认识再加上一两句自己的话讲出来,或者原封不动地把别人的话搬出来讲,这就是讲字句道理。这样说对,这是总结出来的。没有经历的人让他讲道肯定都是讲头脑的理解、头脑的领会,一点儿经历没有,所以他不能用经历的语言表达他对神话的认识。你们都听过很多的道理,所以你们都知道什么是讲道理。讲道理就是对每一个事都说不透,光说个笼统的话、道理的话就过去了。比如说讲爱神,讲道理的人怎么讲?他说:‘你看,神作工给我们那么多的爱、那么大的拯救,我们为什么不能爱神哪?我们如果有良心理智的话,就应该爱神。’这不是道理吗?他就没讲出来神给我们哪些爱,能让我们经历看得见的爱是什么,然后人为什么不能爱神,挖挖根源,败坏人类败坏到什么地步,心里注重的是啥,想的是啥,人因为什么不能爱神,爱神是一种什么情形,是怎样产生的,这些事他说不透,光是讲一些道理,结果什么果效也没有。……道理就是没有经历的话,不实际,不现实,这都属于道理、口号、空洞的话,是在唱高调、欺骗人、瞎鼓动,傻瓜才受他激励呢。如果让你讲追求真理才能达到蒙拯救,你怎么讲?你说:‘神说了,不追求真理不能蒙拯救,为了蒙拯救我们就得追求真理,谁不追求真理谁不是好东西,谁就是魔鬼,今天我们都得追求真理啊,如果不追求真理不能蒙拯救,到时候你后悔只能怨自己。’这不是道理嘛,这有啥用?只有追求真理才能达到蒙拯救,讲实际怎么讲?你得讲什么叫追求真理,为什么要追求真理,你要想开导别人,你得会开导,让人看见真理是无价之宝,追求真理的意义在什么地方,真理对我们太有益处了,比一切的宝贝都宝贝,真理能改变我们的一切,能改变我们的命运,能改变我们的人生,你要把这个事用实际的语言、用亲身体会说透了,人一听就愿意追求真理了,就能达到果效;你再讲真理是什么,你把这个再讲透了,人一听,真理太宝贵了,这样人就都有劲追求了。所以说得讲实际,别讲道理,讲实际能达到果效,讲道理没有果效,听完了道理人都承认对,但是没用,没有果效,道理你喊得再响,你喊破嗓子,人听了之后该不追求的还不追求,因为他里面没有认识,他不知道真理是什么,他也不知道追求真理到底怎么追求,对自己的益处在哪儿,价值在哪儿,这些他都不知道,所以他听完了,他承认你的话说得对,但是没解决问题。讲真理、讲实际认识能解决问题,能解决人的难处,能把人带进信神的正轨;讲道理什么果效也没有,解决不了人的问题。”

摘自《讲道交通(三)·问题解答》

“道理就是不是自己经历来的,是从自己大脑思维里产生出来的,是从别人那儿明白的,是从书本上看到的,不是自己经历出来的认识,这就叫道理。你从人那儿明白一些道理之后去经历了、实行进入了,从中得出了一些真实的认识,这时道理就转化为实际了。凡是对哪方面真理没有实际经历的,你讲出来的东西就属于道理、就是规条。道理、规条就是里面没有实际内容,没有实际经历的认识,光是笼统的大框、笼统的道理,那就叫道理。好比说讲做诚实人。做诚实人这里面得先弃绝谎言、解决谎言,还要解决欺骗。他就讲规条说:‘做诚实人第一不许说谎话,第二说话不许掺水分,第三里面不能有弯曲诡诈、欺骗。’完事了。那具体你怎么经历呀?你怎么认识这些问题呀?怎么进入,怎么能达到这个果效啊?他啥也说不出来了,光学个笼统的话,这就叫道理。如果从你的经历当中总结出了几样东西,并且有实际内容,你把实际内容一讲,把实际经历一讲,最后加以总结,这个总结出来的东西,那就是实际经历来的东西,那是你进入得到的实际,这就不是道理了。但是对于没有经历的人来说,他把你这经历当中得到的实际东西接受过去了,但到他那儿,他因为没有经历,跟人交通的时候就按你这话乱套,这在他那儿就成道理了,因为他没经历呀。所以有些话在有经历的人那儿说起来,他就能讲出实际来,所以在他那儿就不是道理了。在没有经历的人那儿,他讲不出来这个实际,光会学空洞的话,在他那儿就是道理。好比有人问:‘什么是真理?’有经历的人说:‘基督就是真理。’接下来讲了许多对基督的认识,并且最后总结出结论:基督的的确确就是真理。你看看,他是讲许多经历总结出来的对基督的认识,他说出的‘基督就是真理’这句话就是这么产生的,是在实际经历的基础上产生出来的。但是对基督的话没有经历、没有认识的人呢?他把这个话接受过去了,接受过去之后他也跟别人讲‘基督就是真理’,这就完事了,说‘你再谈谈实际经历’,‘基督的的确确就是真理’,他还是这一句,下边实际话没有了。你说他说这话有没有实际呀?他这话没有实际,他是从有实际的人那儿学来的一句话。他会这么说,但是在他那儿并没有经历,他光运用人家实际经历当中得出的结论、得出的真实认识,到他这儿一说,因为没有实际经历那还是道理的话。但是他这个道理进深了,因为这是真正有经历的人认识的、总结的。虽然道理进深了,因为他没有实际,所以在他那儿还属于道理。你不信我写一篇讲道交通,我讲一些实际经历的认识,你看完了之后,你就把里面你能领受的主要东西记了下来,变成你的话去跟人说,人一听,这话挺好,那你给我讲讲你是怎么经历认识的,你就讲不出来了,因为你没有经历呀,你还是外表的几句话,这就不行,这还属于讲道理。就是凡不是你经历出来的,不管你是从书本上学的,还是从有经历的人那儿学来的,在你那儿都属于道理。等什么时候你也进入经历了,再从你的经历中达到一个果效,得着一个真实的认识,你再交通这样的话那就实际了,那才变成真正的实际了。你看外邦人研究什么理论,他光从字句上研究,从道理上研究、推敲得结论,看完一篇神的话之后,尤其是念神学的人、牧师,那些学者、研究神学的人,他们专门从理论上研究,他们都不是从实际经历当中来寻求真理、寻求对神的真实认识,他们都是从理论上研究,最后得出什么什么结论。你们说他们得出的结论是实际还是道理呀?是道理吧。因为这结论是他们专门从书本上研究出来的,不是靠他们自己经历得出的,他们是研究、推敲,从这个事这么推敲,从那个事这么推敲。从书本字面上研究得出的结论,从圣经所记载的事上研究得出个什么结论,产生一种理论,这叫神学理论,那个里面没有经历的认识,没有圣灵的开启。圣灵开启你更深的认识是超过字面的,是字面的语言没法表达的,那必须是在你进入经历以后寻求真理的时候圣灵才开启光照你。圣灵开启光照你的都是最实际的东西、最真实的东西,是从圣经这本书当中怎么研究也得不到的东西。所以今天神让咱们经历神的话。咱们在经历神话当中,如果获得了圣灵开启,对神话就能产生真实的认识,这个真实的认识,是你从神话字面上怎么研究也研究不出来的,这是人的思维达不到的,你怎么想象也想象不出来这个真理,所以经过圣灵带领、开启光照得出的真理,是人没法从书本上研究知道的,这是对神的实际的认识。”

摘自《讲道交通(一)·问题解答》

“那到底怎么谈实际呀?谈实际有几条标准:第一,你就实实在在地谈对神作工的真实认识、对神的真实认识,两方面,就是你的认识怎样从经历当中得来的,你怎么经历出来达到这样的认识,你把这样的经历过程简单地一说、认识的果效一说,这就是实际;第二条,把你的败坏流露、败坏的实质,以及你达到的认识程度说出来,然后把你怎么悔改、怎么转变的,最后脱去了败坏,这样的真实经历过程再说出来,这也是实际;第三,你把你对某一方面真理的认识过程与最后的真实认识再实际地说出来,让人一听就能感觉到这是实际;第四,你在某一件事上怎么经历圣灵的开启光照达到对真理有一个真实的明白,把这个过程再说出来,这也是实际;第五,你把你以前没有多少人的模样种种表现说出来,再把你经历几年神作工,在你没有人性那几方面有了新的转变、活出了人的样式,用实际的语言表达出来,这也是实际;第六,你把你以前对自己的败坏情形认识得浮浅程度,及在这以后你经历多少次神的审判刑罚、圣灵的开启光照达到对自己有了真实的认识这个过程再说出来,这也是实际;第七,你把你对神的观念、对神作工的观念是怎么借着经历神作工,借着经历神话的揭示、审判刑罚,加上圣灵的开启光照,达到转变,最后解除观念,并且对神有了真实的认识,这样的一个经历过程再说出来,这更是实际。这各个方面的实际,你无论讲出哪一方面,人听了都会得着益处、得着造就,不管你说深说浅,因为是实际经历,人都愿意听,对人都会有益处。到底什么是实际,怎么讲实际,清楚了吧?”

摘自《讲道交通(五)·得着真理的意义与得着真理之人的几方面特征》

“对于该怎么见证神、高举神,我们现在知道了,那就是谈自己的最实际的经历:你自己怎么达到变化的,怎么学会摸神的心意的,怎么达到顺服神的,怎么达到认识自己的,怎么达到进入实际的,怎么达到生命性情有变化的。你能把这样的真实经历交通出来,人听完了就有路了,人听完了立刻就会感觉到‘你这样经历太好了,你这么一说我也明白了,我也知道该怎么经历了’,这是不是达到果效了?如果你讲道理,就没有这个果效,讲道理都是空洞的,没有实际,不管你讲多少道理,人听完了还是不知怎么行,还是没有路;你如果讲实际经历,人一听,就会感觉‘你讲的经历我也有点儿,只不过不太透亮,今天你这么一说,我彻底明白了’。所以,高举神、见证神你得讲你的实际经历,这个实际经历主要就包括刚才说的这几个方面,首先是认识自己的败坏,从一开始的光认识自己的过犯,到认识自己的败坏真相,最后达到认识自己的败坏实质,你把这个过程简略地一说,人一听就说:‘太实际了!我知道我现在是在哪一步上了,我现在还没达到认识自己的败坏实质,光认识到自己有败坏流露,光认识自己败坏得也挺深,实在是抵挡神的人,但是自己的败坏实质是啥还没有认识到呢。’你把这个经历交通透亮之后,人就知道了,人现在对认识自己经历到什么程度了、需要怎么追求进深就都清楚了。你能把你的经历这样交通出来,肯定能达到让人也都会经历,你谈完你的经历以后,人就感觉有路了,感觉‘你的经历太好了,对我的帮助太大了!’所以凡听完你的交通的人,他们一下子就对神的作工有信心了,看见自己还是有希望能进入真理、进入实际的,这就是高举神、见证神达到的果效。你讲的如果是实际,你就不用担心弟兄姊妹会怎么说,你讲的越是实际,肯定地说效果就会越好,绝对不会有人怀疑你的经历,你把经历讲得好,没有人会说‘你会经历,我不会’,相反多数人都会说‘这回我也会经历了,我以前不会经历,现在我会了’,这个果效绝对能够达到。能不能有高举神、见证神的实行,关键是看人讲的经历实不实际,再一个就是人的经历够不够深度。‘够深度’是指啥说的?就是你把这方面的真理经历透亮了,完全达到神所要求的果效了,这样,人听了你的经历之后,肯定都会说‘我们听了你谈的经历太得帮助了!’或者说‘我们知道怎样经历了’。如果你经历得太浅,还不透亮,听交通的人就会说:‘你的经历还不太透亮,那我以后该怎么经历呢?’他还是有问题。如果你经历得透亮,你讲得透亮,听的人也会透亮。”

摘自《讲道交通(三)·问题解答》

“……讲什么话是生命经历的话,什么话是道理,会不会分辨?实际经历的话带有当时的心里思想,当时的情形,当时的背景,是客观的描述一个事实,描述一个过程,那是实际经历的话。讲字句道理不把自己摆进去,不交自己的心,不说明当时的背景,脱离当时的实际情形,说空话,说理论的话,不把自己的心、自己的想法、实行法、当时的情形、肉体的败坏摆进去,说这些空洞的话啥用?人在一种情形中,在一种背景中,他是怎么想的,肉体有哪些败坏,他的心是一种什么情形,对待神什么情形,有没有神的地位,这不都是真实的吗?人为啥不说这个?人肉体在里面怎么掌权,给人带来的痛苦,后来人怎么认识,怎么寻求,怎么祷告,怎么明白真理,然后怎么进入实行,给心里带来什么样的享受,就这么一个过程,用最实际的语言客观的表达这样的一个过程,那才是真实的交通。你不把自己摆进去,不讲实际经历,光讲空洞道理,你怎么带领人经历神话呀?怎么带领人进入实际经历?”

摘自《讲道交通(七)》

“交通神的话应该把神放在神话里边,你交通神话的时候你得见证神,神为什么这么说,神这么说要达到什么果效,神的心意是什么,代表神的什么性情,你都得说清楚,这样你交通神话就有果效。你交通神话的时候,本身就是在见证基督,就是在高举基督,就是在让人认识基督的所有所是,这才是真正地见证神,这才是真实地交通神话。如果光讲些字句道理,从来就不见证基督的所是,交通神话的时候不涉及神的所是,交通神话的时候不涉及神的性情,交通神话的时候不涉及神自己,那这样的交通神话就没有果效,就是在见证自己、显露自己。你交通神话没涉及到神的所是,不涉及神,不讲神的心意、神的性情、神对人的要求,你这不是空讲神话嘛。你交通神话把神隔离开来,好像是你在交通你自己的话一样,这叫空讲神话。这样交通神的话是挺卑鄙的,让人看见好像你多明白神话,你多会讲神话,不知不觉高举你自己了。你交通神话的时候,就见证基督的所是,见证基督就是神,让人在明白神话的时候,对基督就有了真实的顺服、真实的敬畏、真实的敬拜。这样,你越交通神的话,人对基督越有认识,你越交通神的话,人对基督越有顺服,这样交通神话才是真正地见证基督、高举基督,才是真正地作工事奉神。交通神话实质就是在见证神,就是在见证神的作工、见证神的所有所是、见证神在神话中所发表的性情,如果你在神话中交通不出神的所有所是,交通不出神的心意、神对人的要求,交通不出神话所代表的神的性情,这几样果效如果达不到的话,这样的交通神话就没有意义,这样的交通神话就没有果效,这就不是在交通神话了,可以说是空讲神话,空讲字句道理。交通神话必须得结合神的心意来交通,必须得结合神的所有所是来交通,必须得结合神的性情来交通,能达到让人从神的话中认识到神的所有所是,让人从神的话中认识到神的性情,让人从神的话中能摸着神的心意、摸着神对人的要求。能达到这样的果效才是真实地交通神话,能作这样的工作,能达到这样的作工果效的人,才是真实事奉神的人,因为每一句神的话都代表神的所有所是,都代表神的性情,每一句神的话里面都有神的心意、神对人的要求,这是所有信神的人都承认的。我们都清楚,神的话代表神的所有所是,神所发表的一切话语都是神的所有所是,都是神的性情,都是神的作工,所以每一句神的话都不是空洞的,绝不仅仅是字面的道理的意思。……所以,吃喝神话得认识神的所有所是、明白神的心意、认识神话所代表的神的性情,这样才是真正明白神的话,才能达到真正认识神的话。如果不是这样吃喝神话,不是这样交通神话,那就不是真实经历、顺服神的作工了。如果做带领的人不是这样交通神的话,那就不是在见证神,而是在显露自己,而是在讲空洞的字句道理。凡是空洞解释神话的,凡是交通神话与神的所是、与神的性情、与神的心意完全脱钩的,这样的人就没有实际,这样的人所讲的都是字句道理。”

摘自《讲道交通(二)·怎样分辨假基督、敌基督的迷惑》

“你们如果说不出真实经历,那你们给人交通不就跟傻子劝人似的吗?‘吃好喝好啊,吃好喝好。’这是不是傻子劝人哪?看哪个弟兄姊妹老也不聚会,傻子去了:‘你得聚会啊,不聚会不能蒙拯救,你得聚会啊!’这话管事吗?你得跟他讲经历,那个不聚会的人他不明白真理,你得跟他讲讲你的经历,你以前没聚会啥也没得着,最后什么结局、什么下场,哪些人不聚会什么下场,哪些人聚会了怎么解决聚会的问题的,为什么他要聚会,他尝到哪些甜头了,他经历到什么程度。你讲这个,他一听:‘哦,不聚会这危害太大了,这对信神来说太不利了,咱不能蒙拯救啊。’他有点害怕了,他说:‘你别说了,我知道了,我得聚会了。’这回你想拦都拦不住,你不让他聚会都不行。你得解决他的问题的根源哪,你光说外皮子话解决不了问题的根源。现在让你们作工你们怎么作呀?怎么作最有实效?就是讲对神话的真实经历与认识,你一讲这样的话,他一看:‘你有实际,你咋信这么好呢,我落后了,我得追呀,不追不行啊!’就给他激励起来了。有些人聚会好睡觉,读读神话、听听交通就睡着了,这样的人如果你给他讲好经历见证,讲到灵里去了,他眼珠子一会儿就亮了,一会儿就精神了,让他睡都睡不着,几句话打到他心里去,他就像受了刺激似的,想睡都睡不着了。你如果讲那些字皮子外表的话,他一会儿就睡着了,那睡得快,因为你那些道理字皮子话成了催眠曲了。”

摘自《讲道交通(五)·怎样经历神话进入神话》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得胜者的见证

  •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讲道供应文选

  • 事奉之路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