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首页 各类书籍 实行真理的操练 10 必须进入背叛大红龙脱离撒但权势完全归向神的实际

10 必须进入背叛大红龙脱离撒但权势完全归向神的实际

相关神话如下:

“在许多地方神已预言过在秦国之地得着一批得胜者,是在世界的东方得着得胜者,所以神第二次道成肉身的落脚点无疑就是在秦国之地了,正是大红龙盘卧之地,是将大红龙的子孙得着,让其彻底失败、蒙羞。神要将这些苦难深重的人唤起,彻底唤醒,从迷雾中走出来,弃绝大红龙,从梦中觉醒,认识大红龙的本质,能将心全部归给神,在黑暗势力的压迫中奋起,站立在世界的东方,成为神得胜的证据,这样神才得着荣耀。”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六)》

“神要借着一部分邪灵的作工来成全一部分人,让这些人来彻底识透恶魔的行为,让所有的人都真正认识其‘祖先’,这样人才能与其彻底决裂,不仅让其弃绝其子孙,更要让其弃绝其祖先。这是神要彻底打败大红龙的原意所在,让所有的人都认识大红龙的本来面目,将其假面具完全撕掉,看看其本来面目,这样作才是神要达到的,是神在地上作这么多工的最终目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四十一篇说话的揭示》

“要联合起来‘认识自己’,共同团结起来背叛大红龙,这是我的心意,不是人讲的多少,关键在于众子民是不是能成为一体,这样才能产生真实的见证。以往,人都说认识自己,但我的话说了不计其数,你们都认识得怎么样了?……若人在教会中真能认识自己,说明这样的人才是真爱我的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发声·第三十七篇说话》

“为神作见证羞辱大红龙得有一个原则,有一个条件,必须心里爱神,必须进入神话。你不进入神话,没法羞辱撒但,借着生命长大,背叛大红龙,彻底使它蒙羞,这才叫真实的羞辱大红龙。你越愿意实行神的话,越证明你爱神,越证明你恨恶大红龙;你越顺服神的话,越证明你对真理渴慕。对神的话不渴慕的人,都是没有生命的人,这样的人是神话以外的人,是属宗教的人。真实信神的人借着吃喝神的话,对神的话有更深的认识。你如果不渴慕神的话,你就不可能真心吃喝神的话,你对神的话没有认识,那你就没法见证神、满足神。”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认识神现时作工的人才可事奉神》

“中国这个国家属于最落后的,是大红龙盘卧之地,拜偶像、行邪术的最多,庙宇最多,也是污鬼群居之地,你从它生,享受它的待遇,经过它的败坏,经过它的折磨,反省之后又背叛它,被神完全得着,这是神的荣耀,所以说这步工作特别有意义。作这么大规模的工作,说这么多话,最后完全地得着你们,这是神经营的一项工作,是与撒但争战的‘战利品’。这些人越好,教会生活越强,大红龙就越垮台,这都是在灵界的事,是灵界的争战,神那儿一得胜,撒但就蒙羞了,它就垮台了,这步工作非常有意义。这么大规模的工作,把这班人都完全拯救回来,脱离撒但权势,活在圣洁之地,活在神的光中,有光的带领,有光的引导,你活着就有意义了。你们这些人吃的、穿的都与它们不一样,你们都享受着神的话,过着有意义的生活,它们享受什么?它们只享受祖宗的遗产、‘民族的气概’,哪有一点人性的味道!你们这些人的穿着打扮、言谈举止都与它们不同,最终你们能完全脱离污秽,不再陷入撒但的试探之中,得着神每天的供应。你们应时时谨慎,虽活在污秽之地却不沾染污秽,能与神同活,蒙了极大的保守,在这块黄土地上就拣选了你们这些人,这些人不是最有福的人吗?你是一个受造之物,理当敬拜神,追求有意义的人生,你不敬拜神,活在污秽的肉体之中,不成了衣冠禽兽了吗?你既是一个人,就应该为神花费忍受一切痛苦!就你现在受这点苦,你应心里高兴踏实地接受才是,活出一个有意义的人生,像约伯一样,像彼得一样。人在世界当中穿着魔鬼服,吃着魔鬼给你的饭食,在魔鬼的膝下干活、效劳,被它糟踏得污秽满身,人生的意义你没摸着,真道也没摸着,活一生有什么意义?你们这些人是追求正道、追求进取的人,你们在大红龙国家站立起来,是被神称为义的人,这不是最有意义的人生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实行(二)》

“历时几千年的古文化历史知识将人的思想观念、精神风貌封闭得滴水不漏,户枢不蠹。人生活在十八层地狱里,犹如被神打入地牢一样,永不见光,封建思想已将人压制得喘不过气来,人都窒息了,毫无一点反抗之力,只是默默地忍着,忍着……从未有一个人敢为正义、公平而奋斗、站立,只是在封建主教的牵打捶骂中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人从来没想起来找着神而享受人间的快乐,似乎人被击打得犹如秋后的落叶一样,枯萎、黄瘦,人早已丧失了记忆,无可奈何地生活在称为人间的地狱里,等待着末日的到来,好将其与地狱同归于尽,似乎人所盼望的末日是人的‘安享’之日。封建礼教将人的生活带入了‘阴间’之中,使人更无反抗之力,种种压迫使人一步一步坠落阴间,离神越来越远,到今天人与神已是素不相识,见面之时仍是躲闪不及,人都不搭理他,让神自己孤立一旁,似乎从来不曾认识他,也从来不曾见过神,漫长的人生历程神一直在等待,从未将按捺不住的怒火向人直射,只是在静默不语地等着人的悔过自新。神早已来在人世与人同受人间苦难,与人同居多年人也未曾发现他的存在,而神只是在默默地忍受着人间的寒酸之苦,作着他自己带来的工作,为着父神的旨意,为着人类的需要他忍耐着,受着人所未体尝过的苦,在人前悄悄地伺候着人,在人前降卑下来,为着父神的旨意,也为着人类的需要。古文化知识将人从神的面前悄悄偷走交给了魔王及其魔王的子孙,‘四书五经’将人的思想观念又带入了另一个悖逆的时代,使人更加崇拜‘书经’的编者,从而对神的观念又加重一层,不知不觉,魔王将人心中的神无情地赶了出去,自己却洋洋自得地占据了人的心灵,从此人便有了丑恶的灵魂,也有了魔王的嘴脸,对神的仇恨已是满了胸腔,魔王的恶毒一天天在人里面蔓延,将人全部都吞了下去,人再也没有一点自由,无法摆脱魔王的纠缠,只好就地被擒,向其投降归服在其面前。在人幼小的心灵里早就种下‘无神论’的瘤种,教育人‘学科学、学技术,实现四个现代化,世上根本没有神’这些谬理,而且还口口声声喊着‘靠我们辛勤的劳动来缔造美丽的家园’,让所有的人都从小做起,准备报效祖国,无意之中将人带到了它的面前,把功劳(指神手托着整个人类的功劳)毫不迟疑地安在自己头上,但从来也不觉羞耻,从来不觉着有羞耻之感,而且还恬不知耻地将神的百姓抢回其家中,而自己却如老鼠一样‘蹦’在桌子顶上,让人把它当作‘神’来敬拜,这等亡命之徒!嘴里喊着‘世上根本没有神,风是自然规律的变化,雨是雾气遇冷凝结的小水珠而落在地上,地震是地形变迁而造成的地带的震动,干旱是太阳表面的核子破裂而引起的空气干燥,是自然现象,哪有神的作为?’等等这些骇人听闻的丑闻,更有人喊着说‘人是古代类人猿进化而来的,现在的世界是大约亿万年前的原始社会更替而来的,国家的兴盛败亡是人民的双手决定的’等等这类不可启齿的说法,背后又让人将自己倒挂在墙上,放在桌上而供奉、敬拜,在喊着‘没有神’的同时自己却把自己当作神,‘毫不客气’地将神推出地界,自己却站在神的位上做起魔王来,简直是不可理喻!让人恨之入骨,似乎神与它是冤家对头,似乎神与它势不两立,企图将神赶走而自己却逍遥法外,这等魔王!怎能容让它的存在?将神的工作搅扰得破烂不堪、狼藉遍地才善罢甘休,似乎要与神作对到底,不是鱼死便是网破,故意与神作对,步步紧逼,丑恶的嘴脸早已暴露无遗,已到了焦头烂额的地步,仍不放松对神的仇恨,似乎恨不得将神一口全部侵吞方解心头之恨。我们怎能容让它,这神的仇敌!将其灭绝、斩草除根才了结此生的愿望,怎能让其再猖狂下去呢?将人都败坏得不知天日,麻木痴呆,失去了正常人的理智,为何不将我们的全人献上来摧毁焚烧它,解除后顾之忧,让神的工作早日达到空前盛况?这帮狐群狗党来在人间骚扰得鸡犬不宁,将人都带到了悬崖前,暗想将人推下摔得粉身碎骨,之后便侵吞人的尸骨,妄想打破神的计划,与神较量,孤注一掷,谈何容易!十字架上终究是为罪恶滔天的魔王预备的,神不属于十字架,已将十字架丢给了魔鬼,神早已得胜了,不再为人类的罪而忧伤了,他要拯救全人类。

从上到下、从头到尾一直在搅扰着神的工作,与神唱对台戏,什么‘古老的文化遗产’、宝贵的‘古文化知识’,什么‘道家学说、儒家学说’,什么‘孔夫子经传、封建礼仪’将人都带入了地狱之中,现代先进的科学技术、发达的工农商业却无影无踪,只是强调古代‘猿猴’带来的封建礼仪来故意打岔、抵挡神的工作,拆毁神的工作,将人苦害至今,还想将其全部吞噬,封建礼教的传讲、古代文化知识的遗传早将人都传染成了大小的魔鬼,没有几个人甘心乐意地接待神,没有几个兴高采烈地迎接神的到来,人都满脸杀气,遍地杀气腾腾,企图将神从陆地上赶走,手持刀剑,摆开阵势要将神‘灭绝’。总是教导人无神的魔鬼之地上遍及偶像,遍地上空散发着一股烧纸、烧香的令人恶心的味道,简直让人喘不过气来,似乎是毒蛇翻滚时荡起的臭泥之气,叫人不禁吐泻出来。而且隐约听见恶鬼的‘念经’之声,声音似乎从遥远的地狱里传来,叫人不禁打起冷颤来。地上摆满了偶像,五颜六色,成了花花世界,而魔王却狞笑不止,似乎阴谋已得逞,人却什么都不知,也不晓得魔鬼已将人败坏得昏迷不醒,垂头丧气。它要将神的全部都毁于一旦,要将神再次污辱、暗杀,企图拆毁、搅扰神的工作,它怎能容让神与它‘同等的地位’?怎能容让神在地上‘插手’人间的工作呢?怎能容让神揭露它的丑恶的嘴脸?怎能容让神打乱它的工作?这魔鬼气急败坏,怎能容让神在地上治理它的朝纲?它怎能甘拜下风?丑恶的面目原形毕露,令人哭笑不得,实难提起,这不是它的本质吗?丑陋的灵魂还认为美得‘不可思议’,这伙帮凶!下到凡间寻欢作乐,兴风作浪,搅得世态炎凉,人心惶惶,将人玩弄得牛头马面,丑陋不堪,没有一点原来圣洁之人的痕迹,还想在世称雄作霸,将神的工作拦阻得几乎寸步难行,将人封闭得犹如铜墙铁壁一般,作了这么多的孽,闯了这么多的祸,还不等着被刑罚?妖魔鬼怪在世横行一时,将神的心意、将神的心血封闭得滴水不漏,真是罪大恶极,怎能不叫神着急?怎能不叫神生发怒气?严重地拦阻、抵挡神的工作,太悖逆!就连那些大小妖精都狗仗人势,随风起浪,明知真理故意抵挡,悖逆之子!似乎它的阎王爷现在登上了带着‘王’的宝座,它便悠闲自得、目中无人。有几个寻求真理、随从正义?都是猪狗一般的畜生带着一群臭苍蝇在粪堆里摇头晃脑、兴妖作怪,自以为自己的‘阎王爷’是最大的‘王’,岂不知自己是臭苍蝇一个?而自己却倚仗着猪狗爹娘污蔑神的存在,渺小的苍蝇认为自己的爹娘大如齿鲸,岂不知自己太小而爹娘却是比自己大几亿倍的肮脏的猪狗?不知自身的卑贱却仰赖着猪狗身上的‘腐臭之气’到处横行,妄想繁殖后代,不知羞耻!挂着绿色的翅膀(指打着信神的旗号)便自以为了不起,到处炫耀自己的美丽、漂亮,将自身的污秽都偷偷地甩在了人的身上,而且还洋洋自得,似乎用自己一双挂着五彩的翅膀来掩盖自身的污秽,从而逼迫真神的存在(指宗教界的内幕)。人哪里知道,苍蝇的翅膀纵然美丽迷人,但它毕竟是一个满腹肮脏、满身毒菌的小小的苍蝇,倚仗着猪狗爹娘横行于世(指逼迫神的宗教界的官员倚仗国家的大力支持而背叛真神、背叛真理),猖狂已极,似乎犹太法利赛人的幽魂又随着神迁回了大红龙国家,迁回了它的老巢,开始了又一次的逼迫工作,接续它几千年的工作,这伙败类,终归得灭亡于地!似乎几千年后的污鬼更加‘老奸巨猾’,总想暗自破坏神的工作,诡计多端,要将几千年前的悲剧重新‘上映’在它的故国,逼得神几乎要高呼出声来,恨不得返回三层天将其灭绝。人爱神得明白神的心意,知道神的喜忧,了解神所厌憎的东西,这样对人的进入更有促进。人的进入越快,神的心意越得着满足,对魔王越是看得透彻,与神的距离越是接近,以了结神的心愿。”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七)》

“多次谈到神在末世作的工作是为了改变每一个人的心灵,改变每一个人的灵魂,以至于将人遭受极大创伤的心感化,将人深受罪恶侵害的灵魂挽救回来,就是为了将人的灵唤醒,使人冰冷的心‘开化’,得以复苏,这是神最大的心意。不论人的生命、人的经历到底有多高、多深先避开不谈,当人的心都被唤醒了,人都从梦中觉醒深知大红龙的苦害了,神的本职工作已作成了。当神的工作告终之日,也就是人正式开始正确的‘信神’之路的时分,此时,神的职分已尽完,就是神道成的肉身的工作全部结束,人正式开始尽人该尽的本分,就是尽人的‘职事’工作,这是神的作工步骤。所以在认识这些事的基础上来摸索你们进入的路,这些都是你们当明白的。人的内心都能达到变化了,才能更好地进入,因为神作的工作就是将赎回的、仍活在黑暗势力下的、从未觉醒的人从魔鬼集聚之地彻底拯救出来,脱离千古之罪,成为神所喜爱的人,将大红龙彻底摔死,使神的国得坚立,让神的心早享安息,将你们满腔的仇恨‘毫不保留’地爆发出来,将那些发了霉的毒菌消除净尽,摆脱这牛马一样的生活,不再做奴隶,不再被大红龙任意蹂躏、任意指使,你们不再属于这个败亡的民族,不再属于这个罪恶滔天的大红龙,不再受它奴役,魔鬼的‘巢穴’必将被神摧毁,你们站在神的一边,是属神的人,不属于这个奴隶王国。对这个黑暗的社会神早已恨之入骨,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双脚都踩在这罪大恶极的老古蛇身上,让它永世不得翻身,不让它再坑害人,不容让它的过去,不容让它再欺骗人,历代以来的罪孽都一笔一笔地与它算清,神绝不放过这罪魁祸首,将它彻底灭绝!

几千年来的污秽之地,肮脏得目不忍睹,惨状遍地,幽魂到处横行,招摇撞骗,捕风捉影,狠下毒手,将这座鬼城践踏得死尸遍地,腐烂之气遍布全地上空,而且戒备森严,天外的世界有谁能看到?魔鬼将人的浑身捆得结结实实,将人的双眼都蒙蔽了,将人的双唇紧紧地封上,这魔王横行了几千年以至于到今天仍将鬼城看守得如此严密,犹如一座攻不破的‘鬼的宫殿’一般,而这帮看家狗怒目圆睁,深怕神趁其不防之机将其一网打尽,再没有‘安乐’之地,这样一座鬼城的人怎能看见过神?哪里享受过神的可亲可爱?哪里懂得人间之事?谁能明白神急切的心意?难怪神道成肉身隐秘万分,就这样的黑暗的社会魔鬼惨无人道,杀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让可爱、善良而又圣洁的神存在?它怎能对神的到来拍手称快?这帮狗奴才!恩将仇报,早不把神放在眼里,对神虐待,凶残已极,丝毫不把神放在眼里,行凶掠夺,丧尽了天良,昧尽了良心,将无辜的人类勾引得昏迷不醒。什么古代传人,什么爱戴的领袖,都是抵挡神的东西!将天下之态搅得暗天昏地!什么宗教信仰自由,什么公民合法权益,都是掩盖罪恶的花招!对神的工作有谁拥护?对神的工作有谁抛头颅,有谁洒热血?祖祖辈辈、传宗接代受奴役的人又将神毫不客气地奴役起来,怎能不叫人气愤不止?千古的仇恨集聚在心头,万古的罪恶记在心头,怎能不叫人恨恶?为神报仇雪恨,将这神的仇敌彻底灭绝,叫它再猖狂,叫它再乱踢乱闯!现在是时候了,人早将浑身的力量都准备好,将全部的心血、全部的代价都为此奉献,撕破这魔鬼的丑恶的嘴脸,使被蒙蔽的受苦受难的人从痛苦中奋起,背叛这老恶魔!为何将神的工作拦阻得滴水不漏?为何用各种花招来欺骗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权益在哪里?公平在哪里?安慰在哪里?温暖在哪里?为何用诡计欺骗神的百姓?为何强行压制神的到来?为何不让神在自己造的地上任意游荡?为何将神追杀得无枕头之地?人间的温暖在哪里?人间的欢迎在哪里?为何让神苦苦巴望?为何让神声声呼喊?为何逼得神为爱子担忧?黑暗的社会,狼狈的看家狗为何不让神随便出入他造的人间?活在苦难之中的人为何不明白?为了你们神忍受极大的痛苦,忍痛割爱将自己的爱子、自己的骨肉赐给了你们,为何你们仍是置之不理?在众目睽睽之下弃绝神的到来,拒绝神的友情,为何这样无良心?这样黑暗的社会你们愿意忍冤下去吗?为何不将千古的仇恨充满肚腹,而是将魔王的‘狗屎’装满肚腹呢?

神的作工拦阻有多大?谁曾知晓呢?浓厚的迷信色彩将人都笼罩了,谁能认识神的本来面目呢?落后的文化知识浅薄又荒谬,怎能将神说的话全部领受?就是面对面、口对口地说、喂,人又怎能明白呢?有时似乎是对牛弹琴一样,人根本毫无反应,摇头晃脑丝毫不明白,怎能不让人心焦呢?如此‘悠远的古文化历史、古文化知识’竟然培养出这样一班废物,什么古文化——宝贵遗产,一堆破烂货!早已遗臭万年,不可提起!将人教导得都学会了抵挡神的花招,‘循循善诱’的国家教育使人更加悖逆神。就神所作的每一部分工作都相当艰难,神在地作的每步工作都叫神难为情,在地的工作是多么艰辛!神在地作工的脚步是多么艰难,为人的软弱、为人的不足、为人的幼小、为人的无知、为人的所有都无不作周密计划,又无不考虑周到。人都犹如‘纸老虎’一样不敢招、不敢惹,轻轻一碰就会反咬一口或者会跌倒、失迷,似乎稍不注意人都会老病复发,或对神不理睬,或跑到‘猪狗’爹娘身上享受其身上的污秽之物。多大的拦阻!神作的工作几乎一步一次试探,每次几乎是带着极大的危险作工。话虽是语重心长,并无恶意,但谁愿接受?谁愿完全归服?伤透了神的心。为人日夜操劳,为人的生命着急,又担谅着人的软弱,作每步工、说每句话都经过多少周折,总是进退两难,日思夜想:人的软弱、人的悖逆、人的幼小、人的脆弱……翻来覆去,谁曾知道?向谁倾诉?谁能理解?总是恨恶人的罪,恨恶人没骨气、软骨头,又总为人的脆弱操心,总为人的前面的道路而着想,看着人的言行总是满了怜悯,又满了怒气,总是看在眼里疼在心上,无辜的人毕竟已麻木了,何必总与他过不去呢?脆弱的人已毫无毅力,何必总与其怒气不减呢?软弱无力的人已毫无一点生命之力,何必总教训其悖逆呢?谁能经得起天上之神的威胁呢?人毕竟是软弱的,万般无奈,将怒气深埋心底,让人慢慢地反省。而苦难深重的人类却一点不领会神的意思,经受了‘老魔王’的践踏却毫无一点知觉,总是与神对着来或对神不冷也不热。话语说了有多少,谁曾认真对待?不明白神的话也不着急、不渴慕,从未对‘老魔鬼’的实质有真实的认识。活在阴间、地狱认为是活在‘海底宫殿’中,受着‘大红龙’的迫害自以为在接受国家的‘恩宠’,受着‘魔鬼’的嘲弄还认为在享受肉体的高超的‘技艺’,这班龌龊卑贱的窝囊废!惨遭不幸也不知晓,在这样的黑暗社会总是祸不单行,从来也不醒悟,自我恩待、奴隶的性情何时脱去?为何不体贴神的心?就这样的压迫、这样的苦难都默默地认了?难道不想着有朝一日能将黑暗变为光明?不想着把委屈了的正义、真理都重新挽回吗?就甘愿看着人把真理都弃绝、扭曲事实的场面而不管吗?甘愿忍冤下去吗?甘愿做奴隶吗?甘愿与亡国奴一同灭在神的手中吗?你的心志在哪儿?你的志气在哪儿?你的尊严在哪儿?你的人格在哪儿?你的自由在哪儿?你甘愿让你的一生为‘大红龙’这魔王而肝脑涂地吗?你甘愿让你的此生被它而折磨死吗?渊面混沌黑暗,百姓哀天怨地荼毒生灵,哪有人的出头之日?瘦小的人怎能比得过这残忍的暴君魔鬼?为何不将自己的一生早早地交给神?还是犹豫不定,何时能完成神的工作?就这样毫无目标地受欺受压,到头来空活此生,何必匆匆来又匆匆地走呢?为何不留下点什么宝贵之物而献给神呢?千古仇恨都忘却了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八)》

“今天你追求被成全也好,或者追求外表人性变化、提高素质这些都可以,但最主要的是你能够明白今天神作的一切都有意义、都有益处,让你生在污秽之地能够脱离污秽,摆脱污秽,能够胜过撒但的权势,能够脱离撒但的黑暗权势,让你注重这些,使你这个人在污秽之地能够蒙保守。最后让你作什么见证呢?就是说你生在污秽之地能成为圣洁,不再沾染污秽,生在撒但的权下脱离了撒但的权势,不被撒但占有,不被撒但困扰,活在了全能者的手中,这是见证,是与撒但争战得胜的证据。你这个人能背叛撒但,你所活出的不是流露撒但,乃是像神造人时所要求人该达到的,也就是要求的正常人性,要求人的正常理智,正常的见识,正常的爱神心志,对神的忠心,这就是一个受造之物该作的见证。你说:我们生在污秽之地,因着神的保守,因着神的带领,因着神把我们征服了,我们脱离了撒但的权势。之所以我们今天能顺服下来,也是神征服我们之后所达到的果效,不是我们人好,也不是我们人天生就爱神,因为神拣选了我们,也因着神预定了我们,使我们今天被他征服,使我们今天能够为他作见证,能够事奉他,也因着他拣选了我们,保守了我们,使我们蒙了拯救,从撒但权下被拯救出来,使我们在大红龙的国家脱离了污秽,蒙了洁净。再看你的外表活出有正常人性,说话有理智,能够像一个正常人的样,别让人看见你说,这不是大红龙的形象吗?姊妹不像个姊妹样,弟兄不像个弟兄样,没有一点圣徒的体统,别人就会说,怪不得神说他们是摩押的后代,一点不差!若人家看见你们说,虽然神说你们是摩押的后代,但你们的活出已经证明你们脱离了撒但的权势,在你们里面虽然也有那些东西,但你们能背叛它,说明你们彻底被征服了。你们这些被征服、蒙拯救的人会说:‘我们是摩押的后代这不假,但是我们蒙了神的拯救,虽然以前摩押的后代被弃绝,遭受咒诅,被以色列人赶到外邦,到如今,神拯救了我们。我们是最败坏的人这不假,这是神命定好的,这是事实,谁也不能否认,但今天我们脱离了那个权势,我们恨恶我们的祖先,我们愿意背叛我们的祖先,彻底背叛它,顺服神的一切安排,按着神的心意去做,达到神对我们的要求,达到满足神的心意。摩押背叛神,他不按神的心意去做,是神恨恶的对象,但我们该体贴神的心,今天我们既然明白神的心意,我们不能再背叛神,我们得背叛老祖宗!’以前说的背叛大红龙,现在主要是背叛人的老祖先,这是人被征服的一方面见证,不管你今天怎么进入,总的来说这方面见证不能少。”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征服工作的内幕(二)》

“凡是不能接受神的作工而不能达到神要求的人,都活在黑暗的权势之下,那些追求真理的人、能满足神要求的人才有神的祝福,才是脱离黑暗权势的人。

人不得释放,总受某些事的辖制,不能把心归给神,这是被撒但捆绑活在死亡气氛之下的人。

对自己该尽的本分不忠心,对神的托付不忠心,在教会中不尽功用,这样的人是活在黑暗权势之下的人。

有意搅扰教会生活,有意破坏弟兄姊妹之间的关系,或是拉帮结伙,这样的人更是活在黑暗权势之下的人,是活在撒但捆绑之中的人。

与神的关系不正常,总有奢侈的欲望,总想得到好处,根本不想追求性情变化,这样的人是活在黑暗权势之下的人。

实行真理上总是马里马虎、不求真,不求满足神的心意,只是满足肉体,这也是活在黑暗权势之下被死亡笼罩的人。

为神作工搞弯曲诡诈,应付糊弄神,欺骗神,尽为自己打算,这样的人是活在黑暗权势下的人。

凡不能用诚实的心爱神的人,不追求真理的人,不注重性情变化的人,都是活在黑暗权势之下的人。

要想得着神的称许,就得先脱离撒但的黑暗权势,将你的心向神敞开,完全归向神。现在你所做的是神所称许的吗?你的心归向神了吗?你所做的是神要求你做的吗?合乎真理吗?要时时察看自己,专心吃喝神的话,将心摆在神的面前,用真心来爱神,忠心地为神花费,这样的人必定能得着神的称许。

做人不老实,人前做一套,人后做一套,外表谦卑、忍耐、有爱心,其实质却阴险、狡诈,对神没有一点忠心,这样的人是活在黑暗权势之下的典型代表,是毒蛇的种类。

信神总为自己图谋,自是、自高、显露自己、维护自己地位的人,是喜爱撒但、反对真理的人,是抵挡神的、完全属于撒但的人。

不体贴神的负担,不专心事奉神,总为个人利益、为家庭利益着想,不能撇下一切为神花费,从来不凭神话活着的人是神话以外的人。这样的人不能得着神的称许。

……

脱离黑暗的权势,首先得有对神的忠心与追求真理的心,这样才能有对的情形,活在对的情形之中也正是脱离黑暗权势的前提。没有对的情形也就是没有对神的忠心与寻求真理的心,那就根本谈不到脱离黑暗的权势。人脱离黑暗的权势的根据是我的话,若不能按着我的话去实行的人都不能脱离黑暗权势的捆绑。活在对的情形之中就是活在神话的带领之中,活在对神忠心的情形之中,活在寻求真理的情形之中,活在为神真心花费的实际之中,活在真心爱神的情形之中,活在这些情形与实际之中的人慢慢就会随着真理的进深而变化,随着工作的进深而变化,最终必能成为被神得着的人,成为真心爱神的人。脱离了黑暗权势的人能逐步摸着神的心意,逐步明白神的心,最终成为神的知心人,不仅对神没有观念,没有悖逆,而且对以往的观念与悖逆更加恨恶,心中生发对神真实的爱。不能脱离黑暗权势的人都是满了肉体、满了悖逆的人,他们的心里面所有的是人的观念、处世哲学,还有自己的存心与打算。神要的是人单一爱他的心,要的是人的里面被他的话占有,被爱他的心占有。在神话中生活,在神的话中找着自己所要追求的那一份,因着神的话而爱神,因着神的话而奔跑,因着神的话而活着,这是人该达到的。一切都是在神的话上建造的,这才能达到满足神的要求,没有神话的装备,人只是一个被撒但占有的蛆虫!你自己衡量衡量,神的话在你里面扎根多少?哪些事你是凭着神的话活着了?哪些事没有凭着神的话活着?如果没有完全占有,那占有了多少?在你每天的生活之中你被撒但所控制,还是被神的话而带领?你的祷告都是在神话的基础上发起的吗?你从消极情形里出来是借着神话的开启而出来的吗?以神的话为你生存的根基,这是人人都当进入的,若你的生活中没有神的话,那么你是活在黑暗权势之下的人,你是悖逆神的人,是抵挡神的人,是羞辱神名的人,这样的人信神纯属胡闹,纯属搅扰!有多少时候你是凭着神的话活着的?有多少时候还没凭神的话活着?神的话里所要求你的,有哪些在你身上成全了?有哪些在你身上落空了?这些你都细察过吗?

脱离黑暗的权势,一方面需要圣灵的作工,另一方面需要人的竭力的配合。为什么说人没有进入正轨呢?如果一个人进入正轨了,首先心能归给神,这是需要长时间进入的功课,因为人类一直活在黑暗的权势之下,被撒但捆绑了几千年,所以这个进入不是一天两天能成功的。今天把这事提出来就是让人对自己的情形有个掌握,什么是属于黑暗权势,什么是属于活在光中,对这些事人有分辨就好进入了。因为在你脱离撒但的权势之前你务必得知道什么是撒但的权势,之后才能有路途逐步脱去,至于以后怎么做,那属于人自己的事了。一切都应从积极方面进入,不能消极等待,这样才能被神得着。”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脱离黑暗权势就能被神得着》

“若你的心被许多事物占有,那你的心还是被撒但占有,没有真实归向神。人的心真实归向神了,对神就有真实的自发的爱,能为神的工作着想,虽有愚昧没理智的情形,但心能为着神家利益、为着神的工作、为着性情的变化而着想,心是完全对的。有的人无论做什么事都打着为教会的招牌,其实是为自己得利。这样的人存心不对,弯曲诡诈,他做的多数事都是为了追求个人利益,这样的人不会追求爱神,他的心还属于撒但,他的心不能归向神,神也就没法得着这样的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对神真实的爱是自发的》

“就是说,你对神的爱是最真实的,无人能破坏你对神的爱,无人能拦阻你对神的爱,这时你信神就走上正轨了,就证明你是属神的人了,因为你的心已被神占有了,再没有什么能占有你了。因着你的经历,因着你的代价,因着神的作工,你能自发对神的爱,这时你就脱离了撒但的权势,活在了神话的光中,脱离了黑暗权势,这才可说是得着神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既信神就应为真理而活》

“在你们的追求中,个人的观念、盼望、前途太多,现在这样作工就是为了对付你们的地位之心,对付你们那些奢侈的欲望,就这些盼望、地位、观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人心里存在这些东西,都是因为撒但的毒素一直在腐蚀着人的思想,人始终未能摆脱撒但的这一诱惑,活在罪中却不以为罪,而且人还认为‘我们信神,神务必得给我们福气,务必得将我们的一切都安排妥当,我们信神就得高人一等,就得比任何一个人有地位、有前途,既信神,神就给我们无穷的祝福,否则,就不叫信神’。多少年来,人赖以生存的思想腐蚀着人的心灵,以至于人变得奸诈、懦弱而又卑鄙,人不仅没有毅力、没有心志,而且变得贪婪、骄纵,根本没有一点超脱自我的心志,更没有一点摆脱这黑暗权势辖制的勇气。人的思想腐化、生活腐化,以至于人信神的观点仍是丑陋不堪,甚至人信神的观点一说出来简直是不堪入耳,人都是懦弱、无能、卑鄙而又脆弱,对黑暗势力不感觉厌憎,对光明、真理却不感觉喜爱,而是尽力驱逐。就你们现在的思想、现在的观点不也都是如此吗?既信神,就得得福,还得保障地位不下滑,保证地位比不信的人高,这样的观点在你们里面不是存了一年两年的事,而早已存了多少年了,你们的交易脑袋太发达。虽然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对地位你们仍是不放松,一直苦苦地‘追问’着,而且天天在观察着,深怕有一天身败名裂,人贪享安逸的心始终没有放下。现在这样地审判你们,到最终你们会认识到什么程度呢?你们会说虽然你们的地位不高,但你们享受了神的高抬,没地位是因你们出生低贱,有地位是神的高抬,是神赐给的。今天能够亲自接受神的训练,接受神的刑罚、审判,这更是神的高抬,你们能亲自接受神的洁净、焚烧,这是神极大的爱。历世历代没一个人能接受神的洁净、焚烧,没一个人能接受神话语的成全,现在神跟你们面对面地说话,洁净你们,揭示你们里面的悖逆,这真是神的高抬。人能做什么呢?不管是大卫子孙,还是摩押的后代,总之,人是受造之物,没什么可夸的,既然是受造之物就得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对你们没有别的要求。而且你会祷告说:神哪!无论我是有地位或没地位,我现在认识自己了,我地位高也是你的高抬,我地位低也是你的命定,一切都在你的手中,我没有什么选择,没有什么怨言,那你命定我生在这国家里面,命定我生在这邦族里,我只有完全顺服在你的权下,因一切都是你的命定。我不注重什么地位,我无非就是一个受造之物,你把我放在无底深坑、硫磺火湖里面,我无非也就是一个受造之物。你用我,我是一个受造之物;你成全我,我也是受造之物;你不成全我,但我仍要爱你,因我只是一个受造之物。我只是造物主所造的一个小小的受造之物,是所造人类当中的一个,是你造了我,今天又把我放在你的手里面,任你摆布,我愿意做你的工具,愿意作你的衬托物,因这一切都是你命定好的,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万事万物都在你的手中。到那时候你就不注重什么地位了,这时人就解脱出来了,这样你才能放心大胆地追求,你的心才能不受任何事的辖制。”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为什么不愿意作衬托物呢?》

“经历到有一天,一个人的人生观、生存的意义、生存的根基整个都变了,就是一个人都脱胎换骨了,变成另外一个人了,这不得了哇!这是大的变化,翻天覆地的变化。你对世界上的名利、地位、钱财、享受、荣华富贵觉得有没有都行了,这些事很轻松地就能放下,这才是有人样的人。最终作成的就是这样一班人,为真理活着,为神而活着,为着正义的事而活着,这就是人的样式。”

摘自《座谈纪要·要认识人的本性有共性也有区别》

“被成全的人他总认为,神是造物的主,他把这工作作在我们这些人身上,我既然有这个机会、有这个条件、有这个资格能被他成全,我就追求活出有意义的人生,就该满足他。正如彼得所经历的,当他最软弱的时候他祷告:……神哪!我心中难受万分,如何能将我心中的爱还给你,能尽上我的所能,能够满足你的心愿,能够将我所有的都献给你,人的软弱你都知道,我怎样才能够得上你的爱呢?……‘……神哪!你的爱何其宝贵,又何等美丽,我怎能愿意活在恶者手中呢?我不是你造的吗?我怎能活在撒但的权下呢?我宁愿让我的全人都活在你的刑罚之中,我也不愿意活在那恶者的权下,我愿将我的身心都献给你的审判,都献给你的刑罚,只要我能得着洁净,能把自己所有的献给你,因我厌憎撒但,不愿活在它的权下。借着审判我发表你的公义性情,我心甘情愿,没有一点怨言,只要能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我愿一生陪伴你的审判,因此认识你的公义性情,脱离恶者的权势。’他总这么祷告,总这么寻求,达到较高的境界,不仅是能够还报神的爱,更重要的是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不仅是良心不受控告,而且能够高过良心标准。他这样的祷告不断地达到神的面前,以至于他的心志越来越高,他爱神的心也越来越大。尽管他痛苦万分,但他仍不忘记爱神,仍然在寻求,达到能够明白神的心意。他祷告中有这样一段话:我只做到报答你的爱,根本没有为你在撒但面前作见证,我根本没有挣脱撒但的权势,还活在肉体之中,我愿以我的爱来打败撒但,来羞辱撒但,来满足你的心意,我愿将自己的全部都交给你,丝毫不交给撒但一点,因撒但是你的仇敌。他越往这方面寻求,越受感动,他对这些事认识得越来越高,不知不觉他认识了当脱离撒但的权势,将自己完全归给神,这是他所达到的境界。他超越撒但的权势,脱离肉体的享受、肉体的喜好,无论是刑罚、审判,他都愿意更深地体尝。他说:即使我活在你的刑罚之中,活在你的审判之中,无论怎么痛苦我也不愿意活在撒但的权下,不愿意活在撒但的愚弄之中,我以活在你的咒诅中为快乐,以活在撒但的祝福中为痛苦。我活在你的审判中来爱你,我心大大欢喜,你刑罚审判是公义,也是圣洁,是为了洁净我,更是为了拯救我。我宁肯活在你的审判之中一生,蒙你的看顾,我也不愿活在撒但权下一时,我愿被你洁净,受痛苦,也不愿被撒但利用愚弄。我这个受造之物应该被你用,应该被你占有,也应该被你审判,也应该被你刑罚,甚至应该被你咒诅。你愿意祝福我时我心以此为乐,因我看见了你的爱。你是造物的主,我是受造之物,我不应该背叛你活在撒但的权下,不应该被撒但利用,我应该为你做牛、做马,不该为撒但活着,宁可活在你的刑罚之中,没有肉体福乐,哪怕失去了你的恩典,我仍会以此为享受的。虽然你的恩典不随着我,但我以你的刑罚、以你的审判为享受,这是你最好的祝福,是你最大的恩典。虽然你对我总是威严烈怒,但我仍不能离开你,对你仍然爱不够,我宁肯活在你的家中,宁可被你咒诅、被你刑罚、被你击打,也不愿活在撒但权下,也不愿只为肉体去奔波、去忙碌,更不愿为肉体生存。彼得这样的爱是纯洁的爱,这是被成全的经历,这是被成全的最高境界,这才是最有意义的人生。……

……

人的一生都活在撒但权下,没有一个人能自己摆脱撒但的权势,都活在污秽的世界之中,活在败坏之中,活在虚空之中,毫无一点意义,毫无一点价值,都为肉体、为情欲、为撒但这样无忧无虑地活着,没有一点生存的价值。人也找不着摆脱撒但权势的真理,即使人都信神看圣经,也不明白当如何脱离这撒但权势的控制,这样的秘诀在历代以来很少有人发现,很少有人摸着。所以,人即使厌憎撒但、厌憎肉体,也不知当如何摆脱这坑害人的撒但的权势。你们现在不仍在撒但权下吗?做完悖逆的事不懊悔自己,更不觉得自己污秽、悖逆,抵挡神之后还心安理得,觉得非常平安,你的平安不是因着你的败坏吗?这平安的感觉不是出于你的悖逆吗?人都活在人间地狱里,活在撒但的黑暗权势中,遍地的幽魂与人一同居住着,侵蚀着人的肉体。在地上你并不是活在美好的天堂中,你所在之地就是魔鬼的境界,是人间地狱也是阴曹地府。人若不经过洁净都是属污秽的,若不经神的保守、看顾仍旧是撒但的俘虏,若不经过审判、刑罚,人更没法摆脱撒但这黑暗权势的压制。就你所表现的败坏性情,所活出的那些悖逆行为,足可以证明你还活在撒但的权下。你的心思、意念不经过洁净,你的性情不经过审判刑罚,你的全人仍在撒但的权下掌握,你的心思受撒但的控制,你的意念受撒但的摆布,你的全人都掌握在撒但的手中。你现在与彼得的标准差多远,你知道吗?你的素质具备了吗?你对现在的审判、刑罚认识了多少?彼得认识到的你具备多少了?现在你都认识不到,以后你能达到认识吗?就你这样的懒惰而又懦弱,根本就没法认识刑罚,没法认识审判。你若追求肉体平安、肉体享受,那你就没法被洁净,到最终你还得归给撒但,因为你活出的是撒但、是肉体。就按现在来看,有许多人根本不追求生命,也就是不注重被洁净,不注重进入更深的生命经历之中,这怎么能被成全呢?不追求生命的就没有机会被成全,不追求认识神的,也不追求性情变化的,都不能脱离撒但的黑暗权势。”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彼得的经历——对刑罚、审判的认识》

参考人的交通:

“人类被撒但败坏至深,成了追随撒但、完全属于撒但的这样一个败坏人类,神作工拯救败坏人类,使败坏人类达到完全归向神、属于神,这不是容易的事,在这个过程中,神要审判人类,要变化人类的败坏性情,最后使人类达到完全被神得着,成为属于神的人类。完全归向神、属于神是一个什么概念呢?这个必须清楚。人类被撒但败坏成了完全属于撒但的人类,人属于撒但就是人的本性已经完全成为撒但的本性了,因着败坏人类有撒但的本性,所以,败坏人类都能否认神,都能抵挡神,都能背叛神,因着人类有撒但的本性,抵挡神、背叛神就成了人的专业,成了人的本能,这就是败坏人类属于撒但的意思。神拯救败坏人类,达到让败坏人类完全归向神、完全属于神,毫无疑问,首先神必须要审判败坏人类的实质,要揭示败坏人类的本性,要让人类认识人类的败坏实质、败坏真相到底是什么,然后,人类才能真实悔改,达到恨恶自己,达到背叛撒但,只有经历这样的过程,败坏人类才能真实归向神。当人类有了真理作生命,人里面的各种撒但毒素得着洁净了,人类的心完全被真理占有了,人能敬畏神、能顺服神、能敬拜神了,这个时候人才是真正归向神、属于神了。”

摘自《讲道交通(三)·蒙拯救的四条标准和蒙拯救之人的真实情形》

“撒但的权势指什么说的?这个清不清楚呀?撒但的权势也有几道枷锁、几道关卡。第一,那就是指恶魔的统治、魔王的地位,它在人心里的地位必须得除去。这道权势人不容易冲破。有些人老对恶魔、对统治者挺崇拜,特别地赞同,如果谁揭露恶魔怎么抵挡神、恶魔就是撒但,他就反对,他就说你交通得不对,他认为魔王那才是英雄,是人类的统治者,是神设立的。他心里有恶魔做偶像,他能敬拜神吗?他是恶魔的工具,是恶魔的跟随者、吹捧者,他怎么能敬拜神呢?他是跟随恶魔的,是崇拜恶魔的,他是敬拜撒但的,他怎么能顺服神、敬拜神呢?崇拜恶魔的人是绝对不会敬拜神的。这是撒但权势的第一层捆绑人的枷锁——世上掌权的恶魔。要想脱离这层撒但的权势,你得先看透恶魔的本性,不受它的辖制,心里不能崇拜它,得把它的地位从心里挪去。第二,人心里所崇拜的名人、伟人,必须从心里除去。有的人崇拜孔老二,有的人崇拜哪位科学家,有的人崇拜哪位名人、伟人,这是恶魔在人心中占据地位了,这些恶魔在人心里就成了撒但权势控制着人,拦阻人追求真理、追求认识神。现在有一些人特别崇拜孔老二,说孔夫子是孔圣人,心里老有他的地位,有些人信神,他心中神的地位还没有孔老二的地位高呢,你们说这是敬拜神的人吗?这是事奉神的人吗?你是孔老二的孝子贤孙,你这样信神能蒙拯救吗?你得脱离撒但的权势,脱离撒但的捆绑,那些孔老二的话、理论、哲学,你所崇拜的一切伟人、名人的话,他们的哲学,都得在你心里扫除、清除净尽,让神的话在你心里有地位,这才是真正脱离撒但权势。第三,就是整个宗教界对人的熏陶,使人产生了种种的宗教观念、理论,这些东西在人心里有地位,如同撒但的枷锁在捆绑着人,这也是撒但的权势。另外,还有败坏人类的各种哲学、理论、法则、知识,在人心里也占据一定地位,人总以为那些东西才是真理,是亘古不变的,这是又一种撒但的枷锁。所有能捆绑你追求神,能拦阻你追求真理的东西都属于撒但的枷锁,你活在撒但的任何一种枷锁里,都是活在撒但的权下。你把这些所有来源于撒但的东西,全部地清除净尽,彻底解决,让神话占有你,让真理占有你,这样神在你心里才有地位,你才是真正敬畏神的人、属于神的人。进入真理必须得达到这个境界,这才是真正摆脱了撒但的权势,完全地归向了神。当你的心完全归向神的时候,当你的心被神话、被真理占有的时候,你才是真正地脱离了撒但的权势达到蒙拯救的人。进入这一方面的真理也不容易啊!现在你们心里还有哪些撒但的枷锁在捆绑着你、束缚着你?有的人特别崇拜她的丈夫,什么事都听她丈夫的;有的人特别喜欢听他妻子的,什么事都听他妻子的;有的人特别喜欢听他父母的,什么事都是他父母做得好,父母做得对,父母在他心中是最高的。这是不是活在撒但权势里呀?这是活在撒但权势里。真正得着真理的人,他心里只有神,没有任何属撒但的人、事、物,没有任何属撒但的毒素,这样的人才是真正脱离撒但权势的人。真正脱离撒但权势的人,心里没有任何偶像,不崇拜任何人,只敬拜基督,只敬拜实际的神,心里没有任何知识、哲学、理论、学问,只有神的话,只有真理,这样的人才是真正脱离撒但权势的人。”

摘自《讲道交通(三)·事奉神的人必须作好的几项工作》

“现在神选民都亲身体尝到神作工的艰辛,人类被撒但败坏太深了,简直都被败坏成了魔鬼,没有人的样式,信神达到脱离撒但权势、蒙神拯救太不容易了,如果没有蒙神拯救得到成全的人被圣灵使用来带领神选民,败坏人类就很难达到蒙拯救。比如,就脱离撒但权势来说,撒但权势至少包括七道险关。1.大红龙残酷的打压、追捕、迫害;2.宗教骗子的迷惑、欺骗;3.邪灵作工的迷惑、欺骗;4.假带领、假工人的迷惑、限制、打压;5.假基督、敌基督的迷惑、欺骗与分裂瓦解;6.各种撒但哲学、撒但毒素与邪说谬论的迷惑、欺骗;7.败坏人类自身的观念、想象、谬妄与本性。可以说这七道难关都是信神之人的险关、陷阱、迷魂阵,若不借着追求真理与圣灵作工,人都无法通过。尤其是在经历神作工中看见了形形色色的假带领、假工人、假基督、敌基督如同吼叫的狮子到处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如果没有圣灵使用之人的浇灌、供应、带领、维护,要进入信神正轨都不容易。在进入国度的路上要经过多少险关、陷阱、迷魂阵才是真正脱离撒但权势。仅邪灵作工的迷惑就不容易胜过,而没有真理就没法分辨;还有更危险的假基督、敌基督的迷惑,若没有真理更没法分辨;还有各种谬论邪说、宗教观念、似是而非的属灵道理,人若不明白真理更不容易摆脱;还有人里面的谬妄、偏见、观念、想象与撒但本性,若没有神话的揭示与明白真理之人的浇灌、供应,人更难得胜。这些都属于撒但权势对败坏人类的控制,没有圣灵使用之人的带领,脱离撒但权势是何等的难!”

摘自《汇编·内容简介》

“那到底什么是黑暗权势?黑暗权势包括几方面?整个世界被撒但掌控,整个世界都卧在那恶者手下,也就是都卧在大红龙的手下,被大红龙控制,这是不是黑暗权势?人活在撒但的权下就是活在大红龙的权下,活在大红龙的权下就是活在撒但的权下,就是活在黑暗权势之下。这是从整个世界来看,大红龙掌权就是撒但掌权,大红龙就是撒但的化身,所以,凡是活在大红龙权下的人就是活在撒但权势之下的人,这是从大的方面看。从小的方面看,我们被撒但败坏了,也就是被大红龙败坏了,人里面有了大红龙的毒素、大红龙的哲学、大红龙的生存法则,这些属撒但的毒素成了人的本性,人因此都受自己的本性辖制,凡是受肉体本性辖制的,实质还是被撒但权势控制。现在有很多人信神也想追求真理,也想被神得着,也想实行真理,但是身不由己,不由自主地还是按照撒但哲学行事,按照撒但毒素、撒但的法则行事,那这样的人是不是活在撒但权下呀?有些人说:‘我们现在跟大红龙决裂了,我们不信大红龙,我们恨恶大红龙,我们咒诅大红龙,我们信神归向神了。’外表上你的肉体、你的心没受大红龙权势控制,但是你的心受你本性里大红龙的毒素控制,那这样的人是不是活在撒但权势之下的人呢?这些事得看清楚,你肉体脱离大红龙权势了,不受它管辖,也不听它的,但是你心里的大红龙本性、大红龙毒素天天在控制你,你还是没有逃脱撒但的权势。那要真正达到肉体不被大红龙的本性控制,彻底脱离撒但权势,能正常地顺服神,能正常地实行真理,要达到这个果效怎么办呢?得认识自己本性里这个撒但权势,你本性里这个撒但权势控制你,这足以证明你还不能顺服神,你的心不能爱神,你的心不能满足神,你的心与神还不能完全相合。人活在撒但的性情里,活在大红龙的本性里,照样能抵挡神,照样能背叛神,那这样的人算是蒙拯救的人吗?算是被神得着的人吗?我看见有一些人能传福音、能尽本分、能撇下家庭,但有一天丈夫、儿女都起来反对她的时候,都弃绝她的时候,她就哭着、喊着跑回家去了,和丈夫、儿女团聚去了,这样的人在她的心里到底有神的地位,还是有撒但的地位呢?她的心到底是属于神还是属于撒但?这样的人能背叛神不尽本分,和撒但团聚,这是什么问题?这就说明她的心还是倾向撒但,她没有被神得着。所以现在要达到完全得胜撒但,必须得装备真理,必须得在吃喝神话上下功夫,最后能彻底背叛大红龙,彻底背叛这个败坏的本性,那个时候才可以说是完全被神得着了。脱离撒但的捆绑、撒但的权势不是指外面脱离大红龙势力、脱离大红龙掌权的范围,而是指脱离你里面的败坏本性,脱离你里面的撒但哲学、撒但毒素的捆绑辖制,达到能完全凭神的话活着,完全能顺服神的摆布安排,这样的人才是脱离撒但权势被神得着的人。你现在能不能达到彻底背叛你的肉体、背叛你的撒但本性绝对顺服神?如果还达不到,证明人还没有完全脱离撒但权势。有的人丈夫逼迫她,不让她尽本分,我说:‘你能跟他离婚吗?背叛你的丈夫,为神花费,把自己献给神。’她说:‘那不能,我做不到。’我说:‘那你还不行,你的身量太小,神家不勉强人。’但是这事能显明人的身量。‘如果你的儿女不孝敬你,你还能跟随神吗?’有些人说:‘不行,我情感太重啊。’你看有的人现在为神花费好像挺热心,那是因为试炼没临到她,撒但的试探没临到,她的丈夫如果跟她离婚,儿女弃绝她,你看她还能不能为神花费,那就得画个问号了。所以不在乎人外表热心多大,就在乎撒但试探临到的时候,人能不能跟随神、为神花费,这才显明人到底是属于神的还是属于撒但的。有的人没结婚还能为神花费,有一天处了对象了,心就飞跑了,心飞了以后怎么样?说不定啥时候能回来信神都不知道,那这样的人有没有脱离撒但权势?有的人在神家尽本分,外表看挺有劲儿,有一天钱财的试探临到了,神家钱财让他管理,或者在世界上他有捞钱的机会了,那个时候他还能忠于神吗?他还能把神家钱财忠心地管理,完全保管好神的祭物?有些人就做不到了,他巴望着有一天神家钱财没人管的时候,这些钱财好归他,那个时候就名正言顺地归他了,那这样的人对神没有忠心,这个事能显明人。有一些人做了教会带领、工人,有一天环境乱了,上层的人管理不到他了,他自己就作王掌权了,开始胡作非为,这样的人是被神得着的人吗?临到一个特殊环境就把人给显明了。所以现在我们追求真理要达到什么果效,要达到什么地步,心里该清楚了吧。到撒但试探临到的时候,各种试炼临到的时候,你能不能变心,你还能不能忠于神、顺服神、满足神,平时看不出人的心到底是属于谁,试探临到的时候就显明了。”

摘自《讲道交通(六)·关于神话〈脱离黑暗权势就能被神得着〉的讲道交通》

“撒但的权势包括几方面,一方面指大红龙掌权的势力,就是大红龙的势力,因为它在控制人类,它在管理着人类,它在掌控这个人类,所以它就是撒但的权势。对于我们信神的人来说,大红龙的权力、国家政府,这是撒但权势的第一道防线。因为你在它的权下,你得通过它的权力、它的许可你才能信神,否则,它不允许你信神,它逼迫你信神,它迫害你信神,甚至它要追捕你让你坐牢,如果你是事奉神的人,它还要把你治死,要取缔你的性命,所以这个权势就代表撒但权势,对人的生命构成了威胁,这是撒但权势的第一道防线。有很多人第一道关就没过了,国家不许可信神,他就不敢信,国家逼迫、追捕有信仰的人,他就更不敢信了。这些人在第一道防线前就趴下了,就不敢信了,没冲破这道防线。我们冲破这一道防线了,但是还有第二道防线,那就是撒但种到人里面的这些邪说、谬论与毒素。撒但用权力控制不了我们,但是撒但能用它的哲学、它的理论、它的邪说、它的谬论以及各种毒素来控制我们这个人,来支配我们这个人,这一道防线也不好冲破。你看有很多人信神不追求真理,结果呢,他心里还崇拜那些撒但的学说、谬论哪,撒但的人生格言、定理呀,还崇拜那些什么撒但的逻辑、撒但的法则,还凭那些东西活着,虽然信神却没有跟随神,却在背叛神话违背神的心意,凭撒但的哲学、理论活着。这类人虽然口头信神,心却背叛着神,那这样的人是不是还活在撒但权下呀?他还活在撒但权下。因为他的指导思想都是来自撒但的哲学、理论、谬论与毒素,他凭撒但的话活着,凭撒但的谎言活着,并且还抓住不放,能够放弃真理,能够背叛神,这明显就是在跟随撒但,说明他还是属撒但的。这是撒但权势的第二道防线。人如果追求真理达到一个地步,对神话完全透亮了,把撒但的各种流毒、各种邪说谬论都看透了,都能分辨出来,并且从心里清除了,这样的人就正式背叛撒但、真正背叛撒但了。如果人里面的撒但毒素真正得着洁净了,人的心里有神的话、有真理来作人的生存根基,这样的人就是真正归向神了,完全属于神了。当人能凭神的话活着的时候,能凭真理活在神面前的时候,他就是属于神的人了。如果人只是口头上信神了,也常常聚会过教会生活,但是还没有达到凭神话活着、凭真理活着,那这样的人虽然信神,但还不是属神的人。信神不属神,那就说明他里面的撒但毒素、撒但的哲学、撒但的逻辑法则没有从他心里得着清除,他还没有得洁净,所以,他还能凭撒但的哲学、撒但的毒素活着。凭撒但毒素来活着,这样的人就是属撒但的。”

摘自《讲道交通(三)·神是怎么拯救败坏人类的》

“我们讲背叛撒但、背叛大红龙,这是蒙拯救的前提,这是进入真理的必要程序。对这个问题你看不透,那你怎么能达到蒙拯救啊?你怎么达到进入真理呀?信神追求真理没有爱憎行吗?你不恨撒但,那你爱神也是假的。你不背叛撒但,你怎么能达到归向神呢?你不能归向神,不能进入真理,你又怎么能达到属于神呢?对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应该看清楚。咱们这是在这儿揭露大红龙,有的人是不是不愿意听啊?有没有这样的人?现在可能没有了。以前只要一讲到大红龙怎么邪恶,怎么攻击神、抵挡神,有的人一听就走了,他对此有观念,他说:‘信神不能参与政治,你参与政治,这不是反革命吗?那我们可不跟你走了,可不听你的道了。’他认为这是参与政治,这是不是谬论哪?这属于谬论。我们信神不参与政治这不假,但是我们得揭露撒但哪,得背叛撒但哪。如果你不能背叛撒但,那你的归向神是指啥说的?你不背叛撒但,那你归向神了吗?现在大红龙是神的冤家对头,大红龙在搅扰神的作工,大红龙在与神争夺神的选民,面对这个事实,面对这个最真实的现实,我们没有立场行吗?没有表示行吗?你不背叛大红龙,神说‘你不是属于我的’,神不承认你;你不恨恶大红龙,神说你是喜爱撒但的。如果你真恨恶大红龙,你就能背叛大红龙;你真正背叛大红龙了,神对你所行的才认可,你说‘我归向神了’,神说‘我承认’。”

摘自《讲道交通(三)·背叛大红龙对于蒙拯救的真实意义》

“如果你在神话上没有达到认识自己的败坏实质,对自己败坏的根源认识不清楚,那你能恨撒但吗?你能恨恶这个邪恶的人类吗?你能恨恶大红龙吗?你恨不起来。你对你自己的败坏本性实质都不认识,你恨撒但就恨不起来,你得认识自己的败坏实质。你看透你的败坏实质了,你就知道撒但是个什么东西了;你看透撒但、魔王、大红龙都是些什么东西了,你才能真正地恨恶它们;你真正恨恶撒但、恨恶大红龙的时候,才能达到真实地背叛撒但、背叛大红龙。现在你真恨恶撒但吗?你真恨恶大红龙吗?有的人嘴上也说:‘恨!大红龙太可恨了!’但你对大红龙的本性、对它的真面目、对它的实质真看透了吗?你没有看透,能恨它,但这个恨肯定不大,因为你是听人说的,并不是你自己真实认识到的,不是自己深受其害体验到的。你听人说它干了许多坏事你恨它,这个恨不是真强烈,不是真正的恨到家的那种恨。如果你对自己的败坏实质真看透了,你就会感觉到撒但太可恨了。它把我败坏到这个地步,把我败坏到不认识神,还能悖逆神、抵挡神,把我败坏到完全自私卑鄙,把我败坏到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什么背叛神、否认神的事都能干得出来,这时你就知道撒但太可恨了、大红龙太可恨了,真是我的对头。撒但、大红龙是神的对头,你因为明白许多真理,认识到现在你的本性实质就是撒但、大红龙给你造成的、给你败坏的,所以你现在也能说撒但、大红龙也是我的对头、是我的仇敌。你能说出这样的话,证明你对撒但的恨、对大红龙的恨是真实的恨。有真实的恨才能产生真实的背叛,才能彻底打败撒但、大红龙。现在你们达到对大红龙的真实恨了吗?因为什么没有达到呀?其实,就是因为对大红龙的反动的实质、对大红龙的反动本性没有实质的认识。要认识大红龙的本性,你得先认识自己的本性实质,认识这个邪恶、败坏人类的本性实质;当你把这些认识透的时候,你就知道大红龙的本性实质是什么了。现在我们对自己的败坏实质认识得也不太深,对大红龙、对撒但的本性实质也没有认识透亮,所以对撒但、大红龙的恨也不到位,这样就谈不上真正地背叛撒但、大红龙。你对撒但、大红龙没有真实的恨,哪有真实的背叛?没有背叛,那你脱离撒但的权势了吗?你就没脱离撒但的权势。你没有真实的背叛,你里面那些撒但的毒素、撒但的逻辑、撒但的哲学、撒但的观点你摆脱了吗?也没有摆脱。你里面的撒但毒素还没有真正得着洁净,所以你就没有真正脱离撒但的权势。没有脱离撒但权势,那你就不是真正达到蒙神拯救了,还在经历神作工期间,还在追求真理,但是还没有达到蒙拯救的果效。那该怎么追求啊?得追求明白许多真理。不是明白一方面真理就能达到蒙拯救,不是明白两方面真理就能使你的败坏都得洁净,也不是你明白三方面真理就能真实爱神,而是得需要明白、进入神所发表的一切真理。这样,你对撒但也能看透了,对撒但也能真实背叛了,对神也有真实的爱了,也有真实的顺服了。你能真正背叛撒但,能完全地归向神了,这才叫真正蒙拯救了。如果你里面还存在许多撒但的毒素,这些毒素没有洁净的话你能顺服神吗?你能满足神吗?你能真实爱神吗?这些就都达不到。因为你里面那些撒但毒素还在控制着你,那些撒但的哲学、撒但的观点使你常常论断神,使你常常产生观念,使你与神疏远,使你还能随从撒但,使你还能悖逆神、抵挡神,最后还能使你背叛神。你看看,人里面这些撒但毒素如果不能真正得着洁净,人背叛神的危险依然存在。人里面的撒但毒素没有真正得洁净,人随时还能背叛神,还能回到撒但的阵营里,还能与神为敌,这就是没有达到蒙神拯救的具体表现。现在,人都看见了自己里面那些撒但毒素还远远没有得着洁净。就因为没有得着洁净,所以人还能常常悖逆神,还能常常抵挡神,还能常常论断神,在许多事上还能常常消极、常常远离神,有时甚至因为一件事不如意,就能生发怨言,就能不尽本分,就能几天不祷告神、不吃喝神话,还能消极怠工。这是什么表现哪?这证明人还有撒但的性情,人心里还有抵挡神的撒但势力存在。如果人里面还有这些东西存在,随时随地还能抵挡神、悖逆神,还能散发一些对神的观念、消极的东西来迷惑神的选民,这样的人离蒙拯救不是差得太远了嘛!”

摘自《讲道交通(二)·只有具备真实爱神之心的人才能被神成全》

“背叛大红龙不是光用嘴说,光嘴上说背叛大红龙那不行,得有实际表现。实际表现都有哪些呀?有以下几个方面:第一条,你必须得真实认识大红龙的反动本性与真实面目,达到真实恨恶它;第二条,你必须得站到神的一边为神花费,把自己奉献给神,就是你必须得尽自己的本分;第三条,你必须得追求真理,让神的话占有你,使神在你心里有地位、掌王权。这三条如果你都实行进入了,就说明你真正背叛大红龙了;这三条你如果没有达到、没有进入,那就证明你没有背叛大红龙。有的人对大红龙的本性实质一点儿不认识,对大红龙的所作所为一点儿也看不透,所以他对大红龙没有真实的恨恶,那这样的人是背叛大红龙的人吗?不是。他对大红龙一点儿认识没有,他怎么背叛大红龙呀?大红龙的真实面目他看不透,如果有人说大红龙好,他也会说大红龙好,有人说大红龙坏,做了啥坏事,他也说大红龙是挺坏。这样的人对大红龙有认识吗?没有认识。那他对大红龙能有真实的恨恶吗?这样的人对大红龙没有真实的恨恶。大红龙把你的房子拆了,你恨得咬牙切齿,这是真实的恨恶吗?不是,这属于私人仇恨。对大红龙的本性实质你没看透,你只是因为它拆了你的房子你才恨的,你是因为你的个人利益受到损害你才恨的,这不代表你真实恨它,因为你不认识它的本性实质,你只是因着个人恩怨对它有恨恶,这不算真实的恨恶;你对它的本性实质看透了,它不拆你的房子你也恨它,它不逼迫你你也恨它,这个恨真实,因为你是看透它的本性实质了产生的恨恶,是出于正义感产生的恨恶,这是真实的恨恶。这是第一条背叛大红龙的标准。第二条,就是能跟随基督、为神花费,尽自己该尽的本分,并且能把自己奉献给神,有这个实行这是背叛大红龙的标志。你为神花费,说明你不为大红龙效力了,你不做它的帮凶了;你为神花费,能尽自己的本分了,这是在满足神,这是背叛大红龙的表现;并且你把自己奉献给神了,一生都愿意跟随神、事奉神,这是背叛大红龙的标志。所以你能达到这几条——为神花费、跟随基督、尽自己的本分、把自己奉献给神,这是背叛大红龙的第二条表现。第三条,必须追求真理,让神的话占有你,然后使神在你心里有地位,最后让神在你心里掌王权,你能顺服神,一切任神摆布顺服神的安排,这是真正背叛大红龙的表现。这三条实行达到了,就证明你是真正背叛大红龙完全归向神了。”

摘自《讲道交通(三)·背叛大红龙对于蒙拯救的真实意义》

“那么,怎样才能达到真正恨恶大红龙、背叛大红龙呢?第一,必须把大红龙的所有抵挡神、否认神的各种谬论的反动实质完全看透,达到真正认识大红龙的邪恶与实质。第二,就是必须把大红龙的所有毒素进行解剖,认清大红龙的毒素都是与真理相敌对的,都是反面事物,都属于撒但败坏人所产生的毒瘤,在每个人身上都严重存在,并且根深蒂固。例如:狂妄自大、自以为是、目中无神、无法无天、随意论断、毁谤定罪、两面三刀、谎言欺骗、颠倒黑白、造谣陷害、争权夺利、伪装诡辩、假冒真理、设罪杀人、乱杀无辜、威胁利诱、逼供陷害、杀人灭口、铲除异己、扼杀正义、愚弄人民、残害人类、贪得无厌、死不认罪等等。这几十种大红龙毒素如果得不到解决,人的生命性情永远也不会变化。第三,就是必须能分辨从大红龙产生的所有反面事物都是撒但迷惑人、败坏人、捆绑人的工具。凡是大红龙所宣传的、倡导的、让人遵行的都是反面事物,败坏人类都被这些反面事物所迷惑捆绑,分辨不清真理谬误,分辨不清光明黑暗,陷在罪恶之中不能自拔,所以,背叛大红龙主要就是弃绝大红龙的一切邪说谬论,得以脱离从大红龙而来的一切反面事物的捆绑,这才是真正背叛大红龙、脱离大红龙的权势。多数人虽然心里痛恨大红龙,但对大红龙的反动邪恶的实质却看不透,还分辨不清哪些是大红龙的邪说谬论与毒素,这样就不能达到真实地背叛大红龙。背叛大红龙是很深的功课,因为大红龙这个恶魔败坏人类太深了,它的毒素已经渗透了每个人的心灵与血液,所以,人要达到从大红龙权下蒙拯救、得洁净不是简单的事。什么时候能够真实认清大红龙的邪恶本性,认清了大红龙的种种毒素,达到真正认清了大红龙就是撒但,就是神的冤家对头,能够彻底背叛大红龙的时候,才是真正达到蒙神拯救了,这才是真正蒙拯救脱离撒但的权势了。”

摘自《座谈纪要·信神达到蒙神拯救必须进入的真理》

“有很多人把恨恶大红龙解释为就是恨恶渺茫的撒但与邪灵,这种解释太片面、不现实,带有渺茫色彩,因为魔鬼、撒但、邪灵都已经化身为人,做了人的鬼头魔王。……这伙魔王鬼头就是大红龙的化身,也是大红龙的代表。有多少圣徒都死在他们的刀下,至今仍有许多人在受他们的监禁,过着黑暗的地牢生活。可以说,我们信神所受一切之苦都是来源于大红龙,我们之所以能抵挡神、背叛神,正是大红龙败坏灌输的结果,我们以往及以后所受的一切苦难都是因为大红龙造成的,大红龙是一切祸患的根源,是一切罪孽的毒根,没有大红龙的抵挡神、逼迫神,怎能触犯神的怒气呢?所有的一切灾难都是因刑罚大红龙而降下的,所以,我们更恨大红龙,痛恨大红龙,站在神的一边咒诅大红龙。另外,不要忘记神恨恶大红龙也要恨恶我们身上大红龙的本性及一切属大红龙的东西,我们都是被大红龙苦害的人,身上都有大红龙的毒素与大红龙的本性,这就决定我们也有受刑罚的一面,所以必须得经受各种灾难试炼,这是神的公义性情决定的。因此,我们在恨恶大红龙的同时也应该恨恶我们的败坏肉体,恨恶我们的本性以及各种大红龙的毒素,具备这些才是真正的恨恶大红龙。如果光恨魔王不恨恶自己身上的大红龙本性,这也是太片面、不完全的,并不符合神的心意。一方面要恨恶大红龙、咒诅大红龙,一方面当事实临及我们的时候也能站在神的一边背叛我们的肉体,不发怨言,还能赞美神的公义、感谢神的恩典,这才是真正恨恶大红龙的表现,同时也作了美好响亮的见证。”

摘自《座谈纪要·什么叫恨恶大红龙》

“你现在对大红龙到底有没有真实的恨恶,这就要看你对大红龙的本性实质有没有认识。你如果真看见大红龙的撒但嘴脸了,看透大红龙的撒但本性实质了,你就能真实地恨恶大红龙,就能咒诅大红龙,就能彻底背叛它,彻底和它决裂,达到完全归向神。如果你对大红龙的反动本性实质没有认识,还认为大红龙也不错,也干了不少好事,那就证明你没有背叛大红龙,你还是大红龙的孝子贤孙,所以,你的归向神也是假的,也不真实,你是脚踩两只船,没有真正的归属。你们现在真正背叛大红龙了吗?如果没有真正背叛大红龙,那就证明你们还没有完全归向神。你没有完全归向神,能蒙拯救吗?也不能蒙拯救。因为你还是活在大红龙权下的人,大红龙现在让你往东,你还能往东,大红龙在你心里还有地位,大红龙在你身上还有权力,还能控制你,证明你还没有摆脱撒但的权势,所以,你也不是真实归向神的人。你没有归向神的实际,那你就不是属神的人。比如说你嫁给撒但了,现在你看见你丈夫是撒但,你说‘我得归向神,我得摆脱撒但’,但是,撒但在你心里还有地位,你嘴里还信着神,心里还有撒但,你说你到底是属谁的?说到家你还是属撒但的,因为你没有脱离撒但的权势,就是这么回事。所以,你如果没有真实归向神的实际,你就不能蒙拯救,这是绝对的。以前交通到大红龙的时候,一开始揭露大红龙怎么反动,大红龙就是撒但魔鬼,有些人就不赞成了,他说:‘你这是参与政治,这不是信神,信神不讲政治,信神讲顺服执政掌权的,你怎么还揭露大红龙呢?’从他的这个反应上我们就看见,他对大红龙没有认识,所以,他对大红龙就没有背叛,他还是属大红龙的人。你跟他说话如果不涉及大红龙,他能跟你有共同语言,一涉及大红龙,他的眼珠子就红了,眼睛就立起来了。这是不是跟神敌对的人哪?他是不是站在大红龙一边的人哪?他站在大红龙一边,神能拯救他吗?神的仇敌就是大红龙,神道成肉身后就是大红龙逼迫得最厉害,大红龙把道成肉身的神——基督当作它的仇敌,所以,它千方百计地要把基督、把神的末世作工在大红龙国家取缔,甚至要把神及神的选民抓住灭绝。你看看这个大红龙,它能对神恨到这个地步,能仇视神到这个地步,它是不是神的仇敌呀?是不是神选民的仇敌呀?那你要不恨恶它,你是什么东西?你不也是撒但嘛。你是站在撒但一边来说话,你是在为大红龙说话,你是跟大红龙穿一条裤子,这样你能蒙拯救吗?神能不厌憎你吗?神恨恶大红龙,难道就不恨恶站在大红龙一边抵挡神的人吗?就不恨恶那些为大红龙说话、为大红龙歌功颂德的人吗?人不能恨恶大红龙,这说明啥?说明人信神还没有完全归向神,不知道啥叫蒙拯救。你对大红龙、对撒但权势都看不透,都没有真实背叛,那你就没有一点儿进入。信神,首先我们得站在神一边,跟神一条心,不管我们里面有多少败坏,但是得站到神的一边来,这是对的。如果你还能站在撒但一边,还能站到大红龙一边,那你信神能追求真理吗?能喜爱神的话吗?神的话中就有这么一句话,神说:‘你们真恨恶大红龙吗?’大红龙与神势不两立,你如果不解决恨恶大红龙、背叛大红龙的问题,你永远也不会蒙拯救,这是绝对的。大红龙追捕神、迫害神,疯狂地攻击神,你们恨不恨恶大红龙啊?这种情况你们到底是站在神一边呢,还是站到大红龙一边呢?如果这种情况你不恨恶大红龙,那证明你认为大红龙逼迫神是对的,认为大红龙追捕神、攻击神是对的,你这样不就错了嘛,这证明你是属撒但的,你是在为大红龙说话,你是在抵挡神、攻击神、论断神。是不是这个问题呀?所以,背叛大红龙达到真实归向神,这是蒙拯救必须具备的实际,这是关键的一条。现在神家选举带领,凡是不恨恶大红龙的、没受到大红龙逼迫的,这样的人不用,这样的人一概不用。因为啥不用呀?因为他是站在大红龙一边的人,他不是背叛大红龙的人,神家不用他,神不用他。凡是受过大红龙逼迫的、迫害的,心里头真恨恶大红龙的,真看透大红龙的反动实质的人,这样的人神家才用,这样的人才是与基督一条心的人。现在有的人看见有些作工的人受逼迫,他就不愿意接待,怕连累他,他的意思是:你是被追捕的,如果我接待你,到时候你出事了,我也跟着受连累。你看看,这样的人对神有忠心吗?这样的人对神一点儿忠心都没有。接待一个受追捕的人他都怕连累他,就不用说让他跟随基督一同受苦了,他害怕基督连累他。你说人信神这是什么存心哪?信神还怕担风险,这样的人能跟随基督吗?所以,这样的人他也不配得到福气。世界辱骂你、逼迫你、弃绝你,这是咱们的荣耀啊,因为世界也是这样对待基督、对待神的,咱们是在与基督一同受患难、受毁谤、受苦难、受逼迫,这是不是福气呀?这是福气啊!所以,凡是与基督一同受过大红龙逼迫、受过大红龙迫害,仍然能对基督至死忠心的,这样的人以后都要得到神的赏赐,都要蒙神祝福。在信神期间没有受到大红龙迫害、逼迫的人,这些人得不到什么赏赐,记住喽,这样的人不会得着什么祝福的。神这么作公不公平?神这么作是公平的。有些人受的苦太多了,从八三年信耶稣开始就受大红龙的追捕、迫害,一直到现在多少年了?二十五年哪。在圣灵作工这道流里,最早的人就是从八三年的呼喊派开始受大红龙迫害,第二批就是八七年受迫害的。我从八三年就开始受迫害、受逼迫,九一年以后迫害得就更严重了,升级了。你说跟随基督通行神的旨意容易吗?受不了苦、没有代价不行啊。每一次被追捕的时候,心里都没有底呀,不知道这次能不能逃出去,这得受多少苦啊!所以说,对大红龙我们是深恨不已,那是永远的仇恨,是不共戴天的仇恨。如果有一天基督掌权的时候,基督的国度实现的时候,把属大红龙的人都灭绝,一个不留,神的国度掌权了,咱们说了算了,咱们收拾他们,加倍地报应他们。所以,现在凡是不恨恶大红龙的人,他对基督的受苦受难也不会有真实的同情,更不会因此对基督有真实的爱。这样的人怎么能说他跟基督是一条心呢?在基督拯救人期间,基督受尽了一切的逼迫、患难,你却一点儿没有受,那你在基督的苦难上有份吗?你对基督有忠心吗?你跟基督是一条心吗?你与基督是同心合意吗?这些实际你都没有,你是属基督的人吗?你有什么资格承受神的祝福啊?你有什么资格要求神祝福啊?现在有一些素质好的人,神家要求他做带领尽点本分,他就是不尽。他因为啥不尽本分?他害怕,怕大红龙迫害。你们说这样的人能蒙拯救吗?他对基督没有忠心,他跟基督不是同心合意,临到患难的时候他就跟基督分道扬镳了,他走自己的路去了,他背叛神了,他随从撒但了。所以,对神得有一个真实的归向,有真实的顺服,有跟随的实际,这不是简单的事。现在对大红龙没有真实背叛、没有恨恶的人,他的归向神都是假的,他是脚踩两只船,大红龙得势他随从大红龙,基督得胜了,得荣耀了,他又来投奔基督,这样的人就是投机分子。神末世作这步成全人的工作,为什么要选在大红龙灭亡之前来作呢?神就是最后利用大红龙效一步力。在大红龙掌权的时候,在经历神作工中,如果人能背叛大红龙,能站到神一边,不管大红龙怎么迫害、怎么追捕、怎么逼迫,都能绝对顺服神,对神至死忠心,这样的人才是名副其实的得胜者,才是名副其实与神同心合意的人。你如果没有这方面的实际,那就不能证明你是属神的人。现在凡是尽本分的,无论受了多少逼迫、患难还能绝对忠于神的,这样的人最有资格承受神的祝福。”

摘自《讲道交通(四)·达到蒙拯救被成全必须进入神话的十项实际》

“要脱离撒但的黑暗权势,具体该怎么实行?神话说得很清楚,‘要想得着神的称许,就得先脱离撒但的黑暗权势,将你的心向神敞开,完全归向神。’要想脱离撒但权势,首先必须做到什么?‘将你的心向神敞开,完全归向神’,你的心先归向神这是根本的。心归向神怎么实行啊?第一,单纯敞开,向神敞开说心里话;第二,把心交给神。把心交给神就是在一切事上得寻求摸神心意,然后存着顺服神的心,存着敬畏神的心,按照神的要求去实行,你这么实行就是把心交给神了。有一种人无论临到什么事,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根据撒但的原则怎么做对自己有利就怎么做,那这样的人是不是把心交给神的人?无论临到什么事,都是选择对自己肉体有利、有益处的这样一条路,这样的人是不是顺服神的人呢?那‘把心交给神’是什么意思?那就是人无论什么事得选择神、让神作主,听神的,按神的要求去做,他说‘我的心已经交给神了,我的心想怎么做完全根据神的意思,按照神的要求去实行’,这样的人才是真正把心交给神。把心交给神的人那才是真正奉献给神的人,如果说你把你奉献给神了,但你的心没交给神,还为自己掌权,还为自己拿主意,那这样的人他的奉献给神是真的、还是假的?他说把自己奉献给神了,但是心却不给神,还为自己拿主意,还自己说了算,这样的人的奉献是假的,这是欺骗神的作法。你能按照神的要求去做,你的选择能根据神的心意来决定,这样的人就是真正被神得着的人。神得着人的心才是真正得着了这个人。如果神没有得着这个人的心,那这个人说把他自己奉献给神了,这就是欺骗,是应付神、糊弄神。所以现在人能不能脱离撒但的权势,你先检查你的心属不属神、有没有归向神,根据你心的所属来决定你这个人的归属。如果有撒但试探的时候,你看看你到底是站在神一边,还是站在撒但一边,到底是顺服神,还是随从撒但呢?在这样的事上就显明你的心到底是属于谁了。如果一个人他的心真归向神了,他能按着神的要求去做,在凡事上能体贴神的心意,不随从肉体,彻底背叛大红龙,背叛自己那个撒但性情,背叛自己的本性,那这个人才是真正被神得着的人。”

摘自《讲道交通(六)·关于神话〈脱离黑暗权势就能被神得着〉的讲道交通》

“我们虽然信神了,但我们的心并没有真正归向神,我们的心里装的东西还是属撒但的毒素,我们的心还被我们自己这个败坏至深的人类所掌控,是不是?也就是说,我们的心还是属于我们自己的,并不是属于神的,因为神掌控不了你,你在许多事上不是被神话占有,还是被自己里面撒但的处世哲学、撒但的生存法则占有、控制,所以你的心并没有归向神。也就是说,我们的心里仅仅有这么一个信神的愿望而已,只是有这么一点儿心愿而已,但这一点儿愿望并没有占有我们整个的心,在我们行事为人的时候,在我们选择道路的时候,在我们选择生存方式的时候,我们还是根据撒但的法则来做的,这样我们就看见一个事实,那就是凡是有背叛神本性的人,都是远离神搞独立凭自己生活。这是不是一个事实啊?也就是说,你信神只是局限在聚会的时候、局限在业余没事的时候,但你的生活、你的生存、你的生活方式仍是属于你自己的,仍是靠你自己选择的,神并没有掌控你的生活方式,并没有掌控你的生存、你的选择,所以神也没有占有你的心。尤其是那些初信的人,或者信神不追求真理的人,信神的事对于他们来说好像可有可无。‘可有可无’是什么意思?就是信神也行,不信其实也可以,也能活下去,信神稍好一点儿,若要考虑以后的归宿信神还是有必要的,要不考虑以后的归宿信不信都行。人活在这样一种情形里,对神有信心吗?对神有真实的信吗?这不还是独立的人嘛。人只是嘴那儿和神搭上线了,嘴说信神,心里头还没有神的地位,还在远离神搞独立凭自己生活。你们说这是不是有背叛神的本性的人所具备的?有没有一个人说‘我不能离开神了,如果不让我信神,那我就活不成了’。这样的人占少数,但是就这样一个人,他的生存方式、生存法则、他的心也不一定被神话占有、被真理占有,是不是?他里面还是属撒但的东西多、属撒但的哲学多,撒但掌控的成分太多,或者说他里面百分之八十还被撒但的毒素占有,只有百分之十、百分之二十被真理占有。所以就这样一个真实信神的人,甚至可以说不信神不行、不信神就没法活的这样一个人,他的心也不是完全被神话占有,顶多是占有一部分,或者一少部分。如果一个人的心被真理、被神占有一部分或者一少部分,你们说这样的人是属于神的人吗?也不是属于神的人。为什么说不是属于神的人呢?就是他还能背叛神,他在许多事上还能凭自己搞独立,他在许多事上并不能让神话掌权,在很多事上他还是活在撒但权下,活在神面前的成分太少、比例太少。这样综合比较之后,就可以确定他还不是真正属神的人,因为他的心没有被神话占有、没有被真理占有、没有被神占有,神在他心里的地位还是太少太少,所以他不属神。说那个人不属神,就足以证明那个人的本性实质还是背叛神的,他还能离开神而搞独立,他还是在凭自己生活、生存,并不能为神活着。神话在他身上还不能完全掌控他、占有他,只是在有些时候、在很小的范围里能够掌控一时、一会儿,只是在有些无关紧要的事上占有他,但在重要关头、重大事件面前神话还占有不了他。所以说,这样的人还不是被神得着的人。”

摘自《讲道交通(一)·怎样达到认识自己的败坏实质》

“那些信神却常常犯罪抵挡神的人、随时都能背叛神的人,都是活在撒但权下的人,都属于与神敌对的撒但邪恶势力里的人,绝对不是蒙神拯救的人。因为人的心并没有完全归向神,人也没有从神话中得着真理,更不具备有神话作生命的实际,所以,人的背叛本性与撒但性情还没有得到解决。这样的人就是没有蒙拯救的人,虽然信神也绝不是属神的人,因为还能抵挡神、背叛神的人就不是蒙拯救的人,就不是属神的人。那么,到底什么是蒙拯救呢?信神达到蒙拯救的人有哪些表现呢?蒙拯救主要指信神能够顺服神的作工,接受神的审判刑罚,为了蒙拯救而追求真理,对神有了真实的认识,有敬畏神之心,产生了对神的真实信心,所以在各种环境试炼中都能站立得住,有美好的见证,绝对不能背叛神、离神而去。这样的人因为在经历神的作工中注重享受神话、实行神话,明白了许多真理,看事观点完全改变了,能够与神话相合一致,生命性情也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因此很少有抵挡神的过犯,并且在尽本分中能为满足神而尽上自己的忠心,人的心已完全归向神了,心里不但有神的地位,还能尊神为大,能敬拜神,绝对顺服神的摆布安排,成为蒙神拯救的人,是已经被神得着的人。因蒙拯救的人真实明白了许多真理,认识了撒但与大红龙的实质,能分辨正反面事物,能识破撒但的诡计,所以,蒙拯救的人就是撒但没有办法再迷惑、败坏的人,因为撒但败坏不了有真理的人。这足以证明,蒙拯救的人就是得胜撒但的人。这样,蒙拯救的人就完全脱离了撒但的权势,同时也脱离了罪恶,不再犯罪,起码很少有过犯,很少有抵挡神的情形,完全具备了神所要求人具备的真理,能正常实行神话,坚持真理并不觉为难,因为心里喜爱真理,喜爱正面事物,实行真理就不觉得难了,可见人的生命性情已经发生了变化,这就是神话所说的有真理、有人性的人,完全是信神蒙拯救的人。真实蒙拯救的人就是真实明白真理、有神话作生命的人,是心里痛恨撒但、痛恨大红龙、真实背叛大红龙的人。所以,这样的人无论在什么环境里也不会背叛神而站在大红龙一边,永远不会为大红龙效力,宁可死也不会回到撒但权下,更不会做得罪神的事,无论神怎样试炼都能站立得住,都没有怨言,仍然能赞美神,就是神把他重新交给撒但,撒但也没有办法败坏他,撒但也会因他的见证而蒙羞失败。这足以证明蒙神拯救之人的心已完全属于神,不单具备约伯的信心,还具备了彼得对神的认识,完全达到了蒙拯救的标准。这才是完全被神作成的人,才是真正被神得着的人,神就是要把神的选民作到这个程度,那时神才真正得着人了,人才是真正蒙拯救的人。”

摘自《座谈纪要·信神达到蒙神拯救必须进入的真理》

“人凭道理活着,那就证明他还是凭撒但哲学活着,凭撒但的人生法则、撒但的逻辑活着,如果人里面还有撒但的哲学、撒但的逻辑、撒但的法则在支配、掌控这个人,那就足以说明他还是活在撒但权下的人;如果一个人能凭神的话活着,那就说明这个人是彻底脱离撒但权势了,是真正属于神的人。什么叫凭神的话活着?凭神的话活着得有几方面的表现人必须清楚。第一,在做人上,我们根据神的话、根据做诚实人的原则和标准来行事、说话。你在做人上根据神的话、按神的要求做诚实人,那你就是凭神的话活着。神关于做诚实人也说了许多话,神的话就是咱们做人的根据,咱们根据神的话活着,咱们才是诚实人。做诚实人该做到的就是,不说谎话,不行诡诈,对人没有猜疑,能把心交给神,凡事接受神鉴察,另外,尽本分没有欺骗、应付糊弄,能尽上自己的忠心,能单纯地凭神话活着,在凡事上跟神能交心,在神面前我们许下什么诺言我们就要守得住,决不能说完话不算数,这些方面都做到了,那我们就是诚实人,我们就是凭神话活着。第二,在尽本分方面,我们能对神忠心,对神没有交易,不讲条件,不计报酬,只以满足神为标准,到需要我们撇下一切、付出更高代价的时候,我们也愿意献上自己满足神,这样,在尽本分方面你是凭神话活着,根据神的话来尽本分。第三,在对待世界、对待撒但上,我们还是根据神的话,我们根据神话我们看透了这个黑暗邪恶的世界,我们根据神的话我们看透了是撒但败坏了人类,撒但把整个人类败坏到如此地步,撒但是万恶之源,是世界败坏、黑暗的总根源。对于世间的一切事,我们都是根据神的话,神怎么说,那我们就怎么看,就怎么行,我们不根据撒但的话,不根据世界的知识、理论,更不根据自己的头脑想象,一切根据神话,我们每说出的一句话都有根据,不是来源于想象,都能在神话里找着根据。这样,我们这个人无论在实行方面、在看事观点方面,还是在对神的认识方面,我们都有神话作根据,都凭着神的话来对待一切的事,这样,我们这个人就是凭神话活着的人。你如果在哪一件事上,你所说的、你所做的不是根据神话,那就证明你在这方面没有真理,你在这方面还被撒但控制,这方面就是我们的缺少,我们应该赶紧追求真理来弥补,这样,我们在神面前就越来越完全。就这样追求真理,达到在一切事上都能根据神的话,不光是做事根据神的话,就是看事观点、看一切的事都是根据神的话,如果没有神话的根据,我们就不说话,我们没有自己的观点、没有自己的想象、没有自己的判断。”

摘自《讲道交通(五)·怎样追求真理达到凭神话活着》

“看来人信神达到蒙拯救不是一帆风顺的,不是光凭聚会、吃喝神话就能达到明白真理、认识神,而是要经历许多次与撒但的争战,比如对于大红龙的逼迫、迫害,要追求真理,认识大红龙的本性实质,能真实背叛大红龙,能顺服神、忠于神,绝对不会在大红龙的迫害中倒下,在患难中仍能站立得住,这才是真正脱离大红龙的权势,这是脱离撒但权势的第一关。其次,人还要经历多次各种邪灵作工的迷惑,要靠追求真理达到对各种邪灵作工都能分辨,都能看见邪灵的丑恶嘴脸与本性实质,这样邪灵作工迷惑这关就通过了,这是脱离撒但权势的第二关。另外,人还要经历各种假带领、敌基督的迷惑与控制,借着追求真理能看透假带领、敌基督的本性实质与抵挡神的真相,最后能弃绝他们,与他们划清界线,丝毫不受他们的辖制,假带领、敌基督迷惑控制的这关就通过了,这是脱离撒但权势的第三关。还有对于人自身的撒但本性,如果人借着追求真理能认识自己的败坏真相与本性实质,看到自己如同粪土没有真理的可怜相,最后能否认自己、背叛肉体,能真实顺服神,那解决撒但本性这关就通过了,这是脱离撒但权势的第四关。此外,人还要对各种撒但邪说谬论、撒但哲学、神学理论、宗教观念都能分辨看透,这时撒但就没法迷惑败坏人了,各种撒但势力也没法控制人了,这才是真正脱离撒但权势,真正归向神而蒙拯救。……你若在顺服神的实行上,还能受人或者一种思想理论、一种事物的辖制,那就足以说明你还没有脱离撒但权势。凡是拦阻人顺服神的人、事、物都是撒但的权势,如果哪个带领、哪个工人拦阻你顺服神,那个带领工人就是撒但权势;如果哪种邪说谬论、哪种宗教观念拦阻你顺服神,那种谬论、那种观念就属于撒但权势。凡是拦阻、控制人归向神、顺服神的人、事、物都是属于撒但权势,神拯救人就是要把人拯救到脱离一切撒但权势,使人绝对顺服神,不受任何人、事、物辖制,这样的人才是真正蒙拯救的人,才是被神成全的人。现在有许多神选民仍然受假带领、假工人与敌基督的辖制,受各级带领或各种人的辖制,或受各种宗教观念、人的想象辖制,总之你无论受何种辖制,都说明人不明白真理、没得着真理,仍然活在撒但权下,没达到蒙拯救的境地。什么时候神选民追求真理达到真实认识神了,就不受任何人、事、物辖制了,就是脱离撒但权势蒙拯救的人。”

摘自《汇编·只有脱离撒但权势才是真正蒙拯救》

“你们说受恶人的辖制是不是活在撒但权下?有的人受邪灵的捆绑,有的人受恶人的捆绑,有的人受大红龙的辖制,这都属于活在撒但权下的表现。你受大红龙的辖制,不敢追求真理,不敢尽本分,不敢好好信神,没脱离撒但权势;你受邪灵的迷惑、辖制,你也被撒但控制了,没脱离撒但权势;你受恶人的辖制,受恶人的捆绑、恶人的控制,恶人叫你怎么说你就怎么说,叫你咋做你就咋做,这也是活在撒但权下的表现。因为真正蒙拯救是进入神话的境地,进入自由的境地,凡是能进入神话的境地、自由境地而不受任何人、事、物辖制,能正常地爱神、顺服神、敬拜神的,这才叫真正蒙拯救的人。蒙拯救的人那是只活在真理里面、只活在神话里面,活在神话里面就丝毫没有痛苦,没有受辖制的感觉,乃是自由释放的感觉,是享受的感觉。凡是人感觉受辖制、受捆绑,这就证明他没有得着真理,没有真理他就受辖制,他就守规条,他就身不由己,说话还得看人脸色,说话还得问问人同不同意,这样的人都是没有真理的人,都是活在撒但权下的人,所以这样的人没有蒙神拯救。现在有些人还能受恶人的辖制,还能受各种撒但、迷惑人的谬论的辖制,这样的人有没有蒙拯救?他没得着真理。人没得着真理最主要的表现就是没有自由、没有享受,什么事也看不透,临到点儿限制的事、捆绑的事就摆脱不了,太懦弱,像奴才一样,没有尊严,没有人格,让人看不起。”

摘自《讲道交通(六)·解决一个现实问题——谬解“神作工不合人观念”》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讲道供应文选

    事奉之路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