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首页各类书籍实行真理的操练3 如果你出了很多力,但我仍是对你很冷淡,那你能不能继续为……

3 如果你出了很多力,但我仍是对你很冷淡,那你能不能继续为我默默无闻地做事?

相关神话如下:

“有的人认为:我作这么多年工作,我也回不去家,神就应该照顾我穿的,应该照顾我吃的,我有病神就应该更多地关心我。时间长了就总结出很多应该要求神的事,时间短了,还觉得咱这个人不配,时间长就觉着是应该的。人都是这样,这是人的本性,任何人都不例外。有些人说:‘我从来没跟神提什么奢侈的要求,因为我是一个受造之物,不配要求神作什么。’你别着急,时间会显明一切,人的本性存心总有一天会暴露的,会爆发的,人不提是因为人认为没必要,或是认为时机不成熟,更或是因为你已经对神提出了许多要求,只不过你自己根本就没意识到那是对神的要求罢了。总之,人有这样的本性就不会存在里面不发芽的,今天为啥提这事呢?就是让人认识自己的本性里面都是啥东西。别以为信几年神作几天教会工作就觉得为神花费不少,为神奉献不少,受苦不少,应该得一些东西,比如物质的享受了,身体的补养了,让人尊重一些了,让人器重一些了,神说话对他温柔一些了,或是神对他关心多一些了,时常就得问问他吃没吃好啊,穿没穿好啊,身体如何等等。人为神花费时间长一点,里面的这些东西不知不觉就产生出来了,就认为要求什么都应该了,时间短他认为没有资格,时间长了他觉着就有资本了,人的要求就出来了,本性的东西就暴露出来了。人是不是这样?时间短他不敢,他不好意思,时间一长他就该琢磨了:别人买什么,穿什么,我穿什么了?我买什么了?我也没买什么呀!人为什么不琢磨琢磨你这么要求神对不对呀?这些东西是不是你该得的?是不是神应许给你的?如果不属于你的而你一味地要求,那就是不合真理的,完全是撒但的本性。”

摘自《座谈纪要·人对神的要求太多》

“若是有良心的人,看见自己地位低更得感谢神了,双手捧着神的话,捧着神赐给他的恩典,甚至痛哭流泪地说:‘我们地位低下,在世上没得着什么,没人看得起我们这低贱的人,家庭环境逼迫,丈夫弃绝,妻子辱骂,孩子也瞧不起,到年老儿媳妇还虐待,我们实在是没少受苦,今天得享神的大爱真是太幸福了!不是神的拯救我们怎么能看透人间的苦难呢?不仍旧在这罪中堕落吗?这不是神对我们的高抬吗?我一个最低下的人,神把我抬到这么高,我即使灭亡也该报答神的爱。神能看得起咱们,对咱们这地位低下的人面对面地说话,即使刑罚我又有何言语呢?刑罚不也是神的高抬吗?即使刑罚我也能看见他的大能,我不能没良心,得报答他的爱,不能这么悖逆神。他面对面与我说话,手把手地教我,口对口地喂我,与我同生活、同受苦。’神跟人地位不一样,身份不一样,跟人受的苦一样,吃的穿的跟人一样,只不过人们都尊敬他,就有这点区别,其余的享受不都一样吗?那你们还有何资格讲这讲那呢?神都受这么大苦,作这么大工作,就你们这些蚂蚁、臭虫不如的人今天得着了这么大高抬,若不能还报神爱,那你良心何在呢?有的人说了心里话:‘我每次想离开神时,眼里满了眼泪,良心受控告,我对不起神,我不能这么做,我不能这么对他。假如我死了,让他工作得着荣耀,我就心满意足了,否则我即使活着也不平安。’你们听听这话,这才是受造之物该尽到的本分。人如果在里面总有这个异象存在,里面便透亮、踏实了,对这些事能定准了,你会说:‘神他不是害我,不是故意看我的笑话,不是故意侮辱我,虽然话说得是严厉一点,是很扎心,但他都是为了我,虽然话语说得那么严厉,但神仍是在拯救我,仍然在体贴着我的软弱,他没用事实来惩罚我,我相信神是拯救。’你若真有这个异象,你就不至于跑了,你会想到你的良心过不去,你的良心受谴责,不该这么对待神,想想你自己所得的那么多恩典,听了那么多话,能白听吗?谁跑你也不能跑,别人不信你也得信,别人弃绝神,你得维护神,你得见证神,别人毁谤神,你不能毁谤神。神对你再不好,你也得对得起他,你应该还报他的爱,你得有良心,因神是无辜的。他从天来在地上作工在人中间,已是受了极大屈辱了,他是圣洁的,没有一点污秽,来在污秽之地,他得忍受多大屈辱?作工在你们身上,还是为了你们,你若昧着良心去对待他,还不如早点死了好!”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拯救摩押后代的意义》

“有人说:‘我追求神、跟从神是我自己愿意的,现在神要撇弃我,我还要跟着他,不管他要不要我,我还得爱他,到最后非得着他不可。把我的心献给神,不管神怎么作,我一生跟从神。无论如何,非得爱神不可,非得着神不可,不得着神我决不罢休。’你有这个心志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对神真实的爱是自发的》

“不管怎么样,神作的总归都是好的,都是值得人效法的,神与人毕竟还是有区别的,在此基础上,你应以人的心来爱神,不管神是否看得起你的爱。”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四十六篇说话的揭示》

“你能尽到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不管以后的结局是什么,归宿是什么,但在你有生之年,你能追求认识神、爱神,不管神对你怎么样,你都能不发怨言。圣灵在人里面作工有一个条件,人只要渴慕寻求,对神所作的不三心二意、不疑惑,不论什么时候,人能持守住人的本分,这样人才能获得圣灵的作工。在神哪一步作工里,都得需要人有极大的信心,在神面前寻求,在经历之中才能发现神太可爱,才能发现圣灵在人身上是怎么作的,你不经历、不摸索、不寻求什么也得不着,必须得在经历之中摸索,在经历之中才能看见神的作为、认识神的奇妙难测。”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持守住你对神的忠心》

“人的本分与人的得福或受祸并无关系,本分是人该做到的,是人的天职,应不讲报酬、不讲条件、没有理由,这才叫尽本分。得福是人经审判之后得成全而享受的福气,受祸是人经过刑罚、审判之后性情没有变化,也就是没经成全而受到的惩罚。但不论是得福或是受祸,作为受造之物就应尽到自己的本分,做自己该做的,做自己能做到的,这是作为一个人,一个追求神的人最起码具备的。你不应为得福而尽本分,也不应怕受祸而拒绝尽本分。我对你们说一句这样的话:人能尽自己的本分那是人该做的,人若不能尽自己的本分那就是人的悖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神的职分与人的本分的区别》

“我对人历来要求都很严格,若是你的忠心里有存心、有条件,那我宁可不要你的所谓的忠心,因为我厌憎人用存心来欺骗我,用条件来勒索我,我只希望人能对我忠心无二,做任何事只是为了一个‘信’字,都是为了验证一个‘信’字。我讨厌你们用花言巧语来博得我的欢欣,因为我对你们向来都是以诚相待,所以我也希望你们能用真正的信来待我。”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真是信神的人吗?》

“一个被成全的人,不单具备正常的人性,他所具备的真理超过了良心的格,达到高于良心标准,不仅是用良心还报神的爱,更是认识了神,看见了神是可爱的,是值得人爱的,在神有许多让人爱的地方,人不得不爱他。被成全之人的爱神是为了满足个人的心志,是自发的爱,不讲报酬的爱,没有交易的爱,只讲认识神而爱神,他不管神给不给恩典,只要能满足神就行。他不跟神讲条件,爱神也不是用良心来衡量:你给我了,我就还给你爱,你若不给我,我也没什么还给你。被成全的人他总认为,神是造物的主,他把这工作作在我们这些人身上,我既然有这个机会、有这个条件、有这个资格能被他成全,我就追求活出有意义的人生,就该满足他。正如彼得所经历的,当他最软弱的时候他祷告:……神哪!人的身量是幼小,人的良心也是脆弱的,我只能达到还报你的爱,现在我不知道怎么能够满足你的心意,尽上我的所能,尽上我的所有,把我自己所有的都献给你,无论你审判,无论你刑罚,无论你赐给,无论你夺取,你让我都毫无怨言。多少时候当你刑罚审判我的时候,我里面总有怨言,总也达不到纯洁,总不能满足你的心愿,出于无奈才还报你的爱,我此时更恨恶我自己。……因我的意念太败坏,不能将你看成是造物的主。因我仍不配爱你,我要达到能够将我所有的都献给你,心甘情愿,对你所作的都认识,没有一点选择,让我看见你的爱,而且能够有赞美你的声音,能够称颂你的圣名,让你在我身上得着大的荣耀,我愿意为你站住这个见证。……我宁肯活在你的审判之中一生,蒙你的看顾,我也不愿活在撒但权下一时,我愿被你洁净,受痛苦,也不愿被撒但利用愚弄。我这个受造之物应该被你用,应该被你占有,也应该被你审判,也应该被你刑罚,甚至应该被你咒诅。你愿意祝福我时我心以此为乐,因我看见了你的爱。你是造物的主,我是受造之物,我不应该背叛你活在撒但的权下,不应该被撒但利用,我应该为你做牛、做马,不该为撒但活着,宁可活在你的刑罚之中,没有肉体福乐,哪怕失去了你的恩典,我仍会以此为享受的。虽然你的恩典不随着我,但我以你的刑罚、以你的审判为享受,这是你最好的祝福,是你最大的恩典。虽然你对我总是威严烈怒,但我仍不能离开你,对你仍然爱不够,我宁肯活在你的家中,宁可被你咒诅、被你刑罚、被你击打,也不愿活在撒但权下,也不愿只为肉体去奔波、去忙碌,更不愿为肉体生存。彼得这样的爱是纯洁的爱,这是被成全的经历,这是被成全的最高境界,这才是最有意义的人生。”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彼得的经历——对刑罚、审判的认识》

“这些人跟随神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一个目标——得福,除此之外与他们的目标根本不相干的事他们都懒得去搭理。他们认为信神能得福这是最正当的目的,也是他们信神的价值所在,如果不能达到这个目的,那就什么都不能打动他们的心。这是更多的当前信神之人的现状。他们的目的、存心听起来很正当,因为他们在信神的同时也在花费、在奉献、在尽本分,他们在付出青春年华,也在撇家舍业,甚至长年累月地在外奔波忙碌,他们为了最终的目的改变自己的爱好,改变自己的人生观,甚至改变自己的追求方向,但他们却不能改变自己信神的目的。他们都是在为经营自己的理想而跑路,不管道路有多远,也不管途中有多少艰难险阻,他们都坚韧不拔、视死如归。是什么力量能使得他们如此这样地不断付出呢?是他们的良心吗?是他们伟大、高尚的人格吗?是他们与邪恶势力抗衡到底的决心吗?是他们为神作见证而不求报酬的信心吗?是他们为了成就神旨意而不惜付出一切的忠心吗?还是他们从来就没有个人奢求的奉献精神呢?对于一个从来就不知道神经营工作的人能付出如此多的心血代价,这简直是天大的神迹!我们姑且不论这样的人到底付出了多少,只是他们的行为很值得我们去解剖。一个从来就不了解神的人能为神付出如此多的代价,这里除了与人息息相关的利益之外,还能有其它的理由吗?话说到此,我们发现一个人都从未发现的问题:人与神的关系仅仅是一个赤裸裸的利益关系,是得福之人与赐福之人的关系。说白了,就是雇工与雇主的关系,雇工的劳碌只是为了拿到雇主赐给的赏金。这样的利益关系没有亲情,只有交易;没有爱与被爱,只有施舍与怜悯;没有理解,只有无奈的忍气吞声与欺骗;没有亲密无间,只有永不能逾越的鸿沟。事情已到了如此地步,谁能扭转这样的趋势呢?又有几个人能真正了解这种关系的危急呢?我相信,当人都沉浸在得福的喜悦气氛中的时候,没有人会想到人与神的关系竟是如此的尴尬、如此的不堪入目。

人类信神的最可悲之处就在于人在神的作工之中搞着自己的经营,却置神的经营于不顾,最大失败之处就在于人在追求顺服神、敬拜神的同时也在编织着自己理想中的归宿梦,盘算着如何才能得着最大的福分、最好的归宿。即便是人都了解了自己的可悲、可恨与可怜,但又有几个人能轻易地放弃自己的理想与盼望呢?谁又能阻止自己的脚步不再为自己打算什么呢?神需要的是与他紧密配合与完成他经营的人,需要的是为了顺服他而全身心投入到他经营工作中的人,而不是每天伸出双手向他讨饭的人,更不是为他有点花费就等待向他讨债的人。神恨恶那些有点奉献就等着吃老本的人,恨恶那些对他的经营工作反感而只愿意谈上天得福的冷血人类,更恨恶那些借着他拯救工作的机会而投机的人。因为这些人从来就不关心神要在经营工作中成就什么,得着什么,他们只关心自己如何才能借着神作工的机会得到福分,他们根本就不体贴神的心,一心只关心自己的前途、命运。那些对神经营工作反感、对神如何拯救人类与神的心意丝毫不感兴趣的人,都在神的经营工作之外做着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他们的行为不被神纪念,不被神称许,更不被神所看中。”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人在神的经营中才能蒙拯救》

“很多人信神并不注重生命性情的变化,而是注重关心神对他是什么态度,他在神心中能不能占有一席之地,总猜测他在神眼里是个什么样的人,神心里有没有他的地位,很多人都有这些东西,如果见了神的面,老观察神对他说话是高兴还是生气。还有的人总向人打听:‘我的难处神提没提过?神对我到底怎么样?是否关心我呀?’还有更厉害的人好像发现了新问题:‘哎呀,神刚才看了我一眼不是好眼,我也不知咋的了。’人都特别注重这些。有人说:‘咱信的就是道成肉身的神,她不搭理咱们,咱们不就完了吗?’言外之意就是:咱在神心里没位置还信啥呀?咱别信了!这是不是没有理智?你知不知道人为什么要信神?人总要在神心里面找个地方呆着,人总也不琢磨自己心里有没有神的地位,自己对神怎么样,人多狂妄自大呀!这是人最没理智的地方。……人把自己都看得特别高,把自己看得都特别重要,别说修理对付,就是一个眼色看着不对劲人就感觉没有希望了,‘完了!别信了!神都不搭理咱了,咱没希望了。’再不就是说哪句话语气重点儿扎心了,又灰心失望了,‘神这次对我说话那语气都不是好语气呀!话里带着话,话里带着刺,话里带着别的意思,我信神感觉没有意思,神不搭理了,那就没法信了。’……人的理智太差,对神的要求太多,而且太过格,没有一点理智。人总要神这样作那样作,人对神不能完全顺服,不能敬拜,反而按着自己的喜好提出一些无理要求,要求神就应该度量大,什么事都看着不生气,什么时候看着你都是面带微笑,什么时候看着你都得供应交通,无论什么时候神都得说话,还得一味地忍耐不生气,还得有好脸向着人。人的要求太多,人的事太多,对这些事你们都省察省察,人的理智是不是太差?不但不能完全顺服神的摆布安排,接受从神来的一切,而且反过来对神提出一些额外要求。人有这样的要求怎么能对神忠心呢?怎么能顺服神的安排呢?有这样的要求怎么能够爱神呢?人都要求神应该怎么爱他,应该怎么宽容他,怎么看顾保守他,怎么关心照顾他,没有要求自己怎么爱神,怎么想着神,怎么体贴神、满足神,怎么心里有神地位,该怎样敬拜神,人心里有这些东西吗?这些都是人该达到的,为什么人不往上用心呢?有些人也能发一时热心,但不是长久的,遇到一点挫折就能导致灰心失望发怨言。人的难处太多了,追求真理、追求爱神满足神的人太少了,人根本就没有理智,地位没站对,另外把自己看得特别贵重。……人对自己要求不高,对别人要求可高了,对他还得忍耐还得包容,还得有爱护,还得有供应,还得面带微笑,还得忍让,还得迁就,多方面的照顾,不能有一点严厉的,不能有一点刺激的,不能有一点他看为不好的,人的理智太差了!人应该站什么地位,人应该做什么,应该达到什么,应该存什么样的观点,应该站在什么地位上事奉神,应该把自己放在一个什么位置上才合适,这些事人都不清楚。有点地位的人就把自己看得挺高,没有地位的人也把自己看得挺高,人总也不认识自己,什么时候能达到无论对你们怎么说话、怎么严厉、怎么不搭理,你都能跟着信,都没有怨言,还照样尽本分,那你这人就成熟老练了,真有点身量了,有点正常人的理智了,不对神要求什么了,再没有奢侈欲望了,再不按着自己的喜好去要求别人、去要求神了,这才是有点人的模样了。现在你们的要求太多、太过格,你人的意思太多证明你站的地位不对,站的地位太高,把自己看得太尊贵,好像比神矮点不多,那你这个人就难办了,这正是撒但的本性。”

摘自《座谈纪要·对神总有要求的人最无理智》

“用人不用人或者对你什么态度,这个并不重要,关键在乎人主观努力,能不能变化,你选择什么道路,这是最关键的。对你态度再好你没有变化也不行,对你态度再好你临到事就跌倒了也没有用,这不还是关键在乎人走的路吗?”

摘自《座谈纪要·对神总有要求的人最无理智》

“神的工作是尽职分,人的本分是顺服神的一切带领,不得有任何反抗,人该达到的人自己理应去完成,不管神如何作工或神如何生活。对人提出要求的只有神自己,也就是只有神自己配对人提出要求,人不应有任何选择,只应完全顺服、实行,这是人所该具备的理智。神自己该作的工作都作完了就需人逐步经历了,若是到最终整个经营结束的时候人仍未做到神所要求的,那人就应受到惩罚了。人未满足神的要求那是人的悖逆,并非是神的工作未作透。凡不能行神话的、凡不能满足神的要求的、凡不能尽到忠心尽到本分的都将被惩罚。现在要求你们做到的并非是额外的要求,而都是人的本分,是所有作为人的该做到的。若你们连你们的本分都尽不到或尽不好,那不是自找苦吃吗?不是找死吗?还求什么后路与前途呢?神的工作是为了人类,人的配合是为了神的经营,神将他该作的都作了之后就需人全力以赴地去实行了,需要人去配合了,人都应在神的工作之中尽上自己的全力,献上自己的忠心,不应观念重重、坐以待毙。神能为人献身,人为什么不能为神尽忠呢?神对人一心一意,为什么人不能有一点点配合呢?神为了人类作工,为什么人不能为了神的经营而尽点人的本分呢?工作都作到如此地步了而你们还视而不行、听而不动,这样的人不都是沉沦的对象吗?神为了人类已献出了全部,为什么人到了今天还不能老老实实地尽点人的本分呢?对神来说工作是第一,他的经营工作最重要,对人来说实行神的话、满足神的要求是第一,这些你们都应明白。”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实行》

参考人的交通:

“第三条,神说:‘如果你出了很多力,但我仍是对你很冷淡,那你能不能继续为我默默无闻地做事?’败坏人类,如果自己在神家出了很多力,一旦看见神对他很冷淡,那肯定就会消极、退后,甚至背叛神,这是败坏人类的自然表现。现在我们经历神的审判刑罚以后,应该有所变化。如果我们出了很多力,但神仍然对我们很冷淡,这个事该怎么看?出了很多力,在人自己的心里就觉得好像有功了,应该得着神的称许、得着神的夸奖,这样,觉得心里才能得安慰,起码得看见神的笑脸,这才能过得去。如果神对他还很冷淡,人就觉得神对他太不近人意了,神这么作太不应该了,自己出了那么多力,连神的笑脸都没得着,就觉得神对他不公平,神不应该这样对待他,他觉得他如果给人出这么多力,人都会对他点头微笑,都会给他好处、报答他,但给神效力就没达到这个要求。你们说这种性情是不是撒但性情啊?是撒但性情。这就是老拿神跟人比,认为‘我给人怎么做应该得到啥,我给神怎么做也应该得着啥’。这个逻辑对不对呀?这是撒但逻辑。你给人怎么做,人怎么对待你,你不能把这个套在神身上。你和人地位是平等的,你给人点儿好处,那别人就会亏欠你,他应该给你补偿,这对。但是我们人在神面前是什么?是受造之物,是败坏人类。我们这个败坏人类出点儿力是不是应该的?是应该的,这是天经地义的。你出点儿力如果你感觉是应该的,尤其是我们是败坏人类,本身就没有良心理智,抵挡神、悖逆神太多了,就是用出点儿力来还报神的爱,这都是太应该的,是不是?那还能向神有奢求吗?还能要求神‘我出了很多力,你得给我笑脸,你得称许我,你得祝福我’嘛。你们说,如果有这样的奢侈欲望,这是有良心理智的人吗?这就没有良心理智了,是不是?所以,我们为神出力,不管出多少力,不管献上什么、付上什么代价,不应该要求神给我们笑脸、给我们补偿、给我们祝福,我们就不配得神的笑脸、不配得神的祝福。如果人这么认为,那就是有良心理智的人。有良心理智的人,就应该这样做事,对待神就应该这样;如果人没有良心理智,当他出了很多力以后,看见神对他很冷淡,他自然就会消极,甚至会埋怨、发怨言,甚至会背叛神,这样的性情就是撒但性情。如果一个败坏至深的人类真出了很多力,神对他仍然很冷淡,他知道以后就消极,就退后,你们说这样的人是不是没有达到蒙神拯救啊?足以证明他的生命性情一点儿变化也没有,足以证明他一点儿真理也不具备,足以证明他一点儿神话也没有进入。这样的人,如果他为神出了很多力,看见神对他很冷淡,就能发怨言,就能埋怨神,就能背叛神,这足以证明这是撒但显形了,被淘汰了。这一条要求怎么进入清楚了吧。”

摘自《讲道交通(二)·满足神的最后要求才能蒙拯救》

“人都是这样想,出了很多力有了功劳,神一定对我很热情、很满意,这是每个人的心理。这种人对神的性情还是不了解,人的性情没有变化,还有许多背叛的成分,出了一些力就能改变神对人的态度吗?人的性情若没有变化,神对人要一直冷淡下去,直到你知道神对你很冷淡,还能继续为神默默无闻地做事,那时可能神对你能好一些。在人身上都有很多背叛成分,只要人有背叛性情,神就不会给人笑脸,因为笑脸里面有称许、安慰的意思。人若有理智不要看神对自己的态度如何,而要摸神心意,了解神的性情,看看自己还有哪些神所恨的东西存在,发现之后知道怎么解决,这才是聪明人。人出了很多力,虽然也是人的诚心,但不能代替人性情的变化,神最恨人的背叛本性。若神称许你出了很多力,到有一天人还能背叛神,这不是羞辱神的事吗?出力多的人当然比出力少的人要好一些,但人的背叛成分不除去就不会得神称许,证明人仍有背叛可能。人要明白神的心意,别以为人多出点力就什么都解决了,人若不能绝对忠于神话,是不会得神称许的。人出力多若存心是为还报神爱、满足神,就不该看神对自己是否冷淡,如果你真看见神对你冷淡,就不愿再为神默默无闻地做事,证明你为神花费的心不纯,掺杂也太多。若明知道神对自己冷淡,还能继续默默无闻地为神做事,只求自己忠于神,追求性情变化能满足神,这是有理智的人。”

摘自《座谈纪要·神对人的最后要求爱深情切》

“还有一些人,他为神家作点儿工作,觉着很有果效,他就认为上面应该对他刮目相看,应该爱惜他、应该尊重他,无论临到什么事应该征求征求他的意见,应该和他商量商量。你们说人有这样的想法有理智吗?是不是没有理智?因为他这样要求是不对的。你以为你作了点儿工作,有一些果效,好像对神选民贡献挺大,你就有资格了,上面就该对你刮目相看,就该宠着你,就该高看你,有啥事就得和你商量商量,就得问问你,经过你的同意,你这不是太没理智了嘛!这样的人生命性情也没有变化呀,难道你作点儿工作就可以跟上面平起平坐了,就平等了?你就让人像对待基督一样对待你呀!如果人有这样的奢侈想法,证明人的生命性情没有变化,证明这个人还是抵挡神的,还能背叛神。以往,我对一些人实行了对付,之后他里面怎么认识的?他写了一篇工作汇报,说:‘当时我心里软弱了,我心想,上面怎么这样对待我呢?我百思不得其解。’他没敢直说,但他一露这个话题我就看出了他的意思。你以为你写点儿东西就能让上面高看你,你想错了,我不但不能高看你,我已经看见你的性情、看见你的本性了,你没有真实顺服,完全是在表现自己,是想像保罗一样用自己的代价换来冠冕、换来神的祝福,结果我更严厉地修理、对付他,我看他还消不消极!你们说这样作是不是挺不合人观念哪!挺不合人观念那你该怎么对待呢?对这个事需要有认识。人以为自己尽了很多本分,受了很多苦,尽本分达到了一些果效,就觉着有功了,就以功自居,就觉得有资格承受神的祝福了,在神家就好像应该享受地位之福、享受特别待遇了。你们说这样的性情是什么性情?这是不是撒但性情啊?这和大红龙有什么区别?这和大红龙本性有啥区别?这不是大红龙的形象嘛!你无论作多少工作,你心里头如果能有那样的奢侈想法,证明你还是不认识神。你们说咱们败坏人类尽多少本分这是不是神的高抬呀?付多少代价这是神的爱呀,这要不是神的爱咱们能付代价吗?这不是神的恩典吗?所以,咱们尽多少本分、受多少苦是咱们该受的,是咱们该做的,咱们尽多少本分咱们还是人,还是属于败坏人类,只不过到最终蒙了神极大拯救,咱们没有资格、没有理由要承受神祝福,没有理由要神对咱们特别恩待、刮目相看,你更不应该觉着自己高于其他一切人,配享受地位之福。越是这样的人越该修理对付,越该严厉审判,他越该接受更重的审判刑罚,因为神作的是成全人的工作;如果人到这个地步再不解决人的败坏的话,那就不是神的工作了。所以,人经历到一个地步,不管他进入到生命经历第几阶段了,还要受更重的审判刑罚。”

摘自《讲道交通(一)·信神必须得明白真理、追求真理》

“如果人尽本分有交易,为了报酬,为了得福,尽了一段时间之后,看不见神怎么祝福他,看不见神家怎么优待他,看不见弟兄姊妹对他有多少笑脸,他就发牢骚了,就发怨言,说:‘我这么做也没得好啊,弟兄姊妹也没给我笑脸,也没看见神怎么祝福我,我不干了。’你们说这样的人尽本分够不够善行啊?不够善行吧。这样的人尽本分他有交易,他老想要报酬,尽了一年两年,一看没有什么报酬,也没看见神怎么祝福,就灰心了,就发怨言了。他能流露怨言,能有灰心的表现,证明他的尽本分里有掺杂。所以,凡是尽本分有掺杂的,他就不能坚持始终,多数都是半途而废,效力都不能效到最终,效力到中途就不干了,就撂挑子了,破罐子破摔了。有些人尽本分就不是这样,人家是为了满足神,不是为了让弟兄姊妹满意,更不是为了图弟兄姊妹笑脸相迎,也不求神给他多大祝福,享受多少物质恩典,他就是为了还报神爱,是无条件的,‘不管弟兄姊妹怎么看我,不管有多少人对我冷脸,我尽本分是为了还报神爱,我心里踏实、心里得安慰’,这样的人就是尽本分有忠心的人。凡是尽本分具备忠心的,这就称得上善行了,凡是尽本分具备忠心的,这就是合格的尽本分,合格的尽本分就可以称得上善行。怎么衡量人的尽本分有忠心,就看他是不是能自始至终地一点儿没有怨言地尽本分,无论人怎么对待他,他不受辖制,他不消极,他只为满足神而尽本分,只为还报神爱而尽本分,这就是对神的忠心。”

摘自《讲道交通(二)·预备善行的重要意义》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得胜者的见证

  •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讲道供应文选

  • 事奉之路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