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实行真理的一百七十条原则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16 尊神为大的原则

(1)经历审判刑罚达到认识神的公义性情,能敬畏神远离恶,心里自然能尊神为大;

(2)只顺服神、敬拜神,不崇拜跟随任何人,为人处世一切根据神话真理,不随从世界潮流;

(3)必须面向正义坚持真理原则,高举神、见证神,竭力维护神作工不向撒但邪恶势力妥协;

(4)必须让神话真理在心里掌权,认定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才能高举神、见证神。

相关神话语:

神是主宰万物的那一位,神是管理万物的那一位,他创造了万有,他管理着万有,同时他也在主宰、供应着万有,这就是神的地位,这就是神的身份。对于万有来说,对于万物来说,神的真实身份是造物的主,也是万物的主宰,神拥有这样的身份,在万物中是独一无二的。任何一个受造之物,在人类中的,还有在灵界的,都不能以任何的方式或者以任何的借口来冒充或替代神的身份、神的地位,因为具有这样身份的、具有这样能力的、具有这样权柄的、能主宰万物的在万物中只有一位,那就是我们的独一无二的神自己。他活在万物中,在万物中行走,他也能升为至高,在万物之上,他能降卑为人,成为有血有肉的人中间的一分子,与人面对面,与人同甘共苦,同时,他掌管着万有,决定着万有的命运,决定着万有前行的方向,他更引导着全人类的命运,引导着全人类前行的方向。这样的一位神是任何一个有生命的人都应当敬拜的,都应当顺服的,也都应当认识的。所以,无论你是人类中间的哪一部分人,你是人类中间的哪种人,信神,跟随神,敬畏神,接受神的主宰,接受神对你命运的安排,这是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有生命的人唯一的选择,也是必须的选择。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十》

神造了万物,就让一切的受造之物都归到他的权下,都顺服在他的权下,他要掌管万有,让万有都在他的手中,凡是受造之物,包括动物、植物、人类、山河、湖泊都得归在他的权下,天上的万物,地上的万物,都得归在他的权下,不能有任何选择,都得顺服他的摆布,这是神定规的,也是神的权柄。神掌管着一切,使万物都有层有次,都按着神的意思各从其类、各居其位,再大的物也不能超越神,都为神所造的人类而服务,没有一物敢叛逆神或向神提出别的要求的。所以说,作为一个受造的人也得尽到人的本分,不管人是万物当中的主人也好,或是万物的管理者也好,人在万物中的地位再高也是在神权下的小小的人,仅仅是一个小小的人,一个受造之物,人永远不能高于神。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成功与否在于人所走的路》

一、人不得妄自称大,不得自尊为高,当敬拜神,尊神为高。

…………

八、人信神应该顺服神、敬拜神,不应该高举人,不应该仰望人,不应该把神看为老大,你所仰望的人看为老二,你是老三,在你的心中不应该有任何人的地位,不应该把人尤其是你所崇拜的人与神画为等号,看为平等,这是神所不能容忍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国度时代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

道成肉身的神今天要得着的一班人就是能合他心意的人,人只管顺服他的作工,不要总惦记天上的神的意思,不要总活在渺茫之中,不要总是与道成肉身的神过不去。能顺服他的人就是绝对听他话、顺从他安排的人,尽管这些人根本不理睬天上的神到底如何,也不理睬天上的神到底对人类正在作什么工作,而是将心都献在了在地上的神面前,将全人摆在了神的面前,从不考虑个人安危,从不“计较”道成肉身的神的正常与实际。顺服道成肉身的神的人就能被道成肉身的神成全,若是信仰天上的神的人将一无所获,因为赐给人应许、赐给人祝福的不是天上的神而是地上的神。人不要总把天上的神尊为大,把地上的神看为一个普通的人,这是不公平的。天上的神是很高大,也很奇妙,有惊人的智慧,但其根本不存在;地上的神是很普通、渺小,而且也很正常,没有超人的思维与惊天动地的作为,只是很正常又很实际地作工说话而已,并不打雷发声,也不呼风唤雨,但他的的确确就是天上的神的化身,的的确确就是活在人中间的神。人不要将自己能领受的、合乎自己想象的当作神尊为大,而将自己难以接受的、根本想象不到的看为卑,这都是人的悖逆,都是人抵挡神的根源。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对神的“实际”能绝对顺服的人是真心爱神的人》

“但我告诉你们:在这里有一人比殿更大。‘我喜爱怜恤,不喜爱祭祀’,你们若明白这话的意思,就不将无罪的当作有罪的了。因为人子是安息日的主。”(太12:6-8)这里的“殿”指什么?用通俗的话来讲“殿”指的就是华丽、高大的房子,在律法时代“殿”就是祭司用来敬拜神的地方。主耶稣说的“在这里有一人比殿更大”中的“这一人”指谁?很显然“这一人”就是道成肉身的主耶稣,因为只有主耶稣比殿更大。这话告诉人什么?告诉人要从殿堂里出来,因为神已走出殿堂,不在那里作工,所以人应当在殿堂以外寻找神的脚踪,跟上神新的作工步伐。主耶稣说这话的背景是因着律法下的人已把殿堂看成是比神还要大的一个东西,就是人朝拜的是殿堂这个地方,而不是神,所以主耶稣提示人不要朝拜偶像,而要敬拜神,因为神是至高无上的。所以他说:“我喜爱怜恤,不喜爱祭祀”。可见,在主耶稣的眼里,律法下绝大多数的人已不再敬拜耶和华,而是只走祭祀的过程而已,这个过程被主耶稣定为“拜偶像”。这些拜偶像的人把殿看得比神还要大、还要高,他们心里只有殿没有神,对他们而言,没有殿他们就失去了栖息之地,没有殿他们就无处朝拜,也不能行祭祀之事。所谓的“栖息之地”就是他们打着朝拜耶和华神的旗号而获准能呆在殿堂里行自己之事的地方;所谓“行祭祀之事”就是他们能在殿堂里以作事奉之事来作掩盖干他们个人见不得人的勾当。这就是当时的人为什么把殿看得比神更大的原因。因为他们用殿作掩盖、用祭祀作幌子欺骗人、欺骗神,所以主耶稣才说出这样的话来提示人。这话拿到现在来说也同样有效,同样有针对性,虽然现在的人与律法时代的人经历了神不同的作工,但是人的本性实质是相同的。在现在这样的作工背景之下,人依然能做出类似“殿比神大”一样性质的事,比如人把尽本分当成是职业;把见证神与大红龙争战当成是捍卫人权、争取民主自由的政治运动;把有点技术含量的本分当成是自己的事业,而把敬畏神远离恶当成是一句宗教的教义来守;等等。人的这些表现不正与“殿比神大”的性质是一样的吗?只不过两千年前的人是在有形的殿堂里搞个人的经营,而今天的人是在无形的殿里搞个人的经营罢了。那些宝爱规条的人把规条看得比神大,那些喜爱地位的人把地位看得比神大,那些热衷于事业的人把事业看得比神大,等等人的各种表现让我不得不说“人在口里称颂神为至高,而在人眼里一切都比神大”,因为人一旦在跟随神的途中找到了施展自己的才华的机会,一旦有了能搞自己经营、自己事业的机会,人便把神拒之千里之外,而投身于自己热衷的事业之中,至于神的托付、神的心意人便早已将其抛到九霄云外了。人的这些情形与两千年前在圣殿里搞各种个人经营的人有什么两样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三》

真正信神的人心里总有神,总存着敬畏神的心,存着爱神的心。信神的人办事应存着小心谨慎的心,所作所为都应按神的要求,都应能满足神的心,不应任着自己的性子,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这样不合乎圣徒的体统。人不能打着神的旗号到处横行,到处招摇撞骗,这是最悖逆的行径。家有家规,国有国法,更何况神的家呢?不更有严格的标准吗?不更有行政吗?人可以自由随便,但神的行政却不让人随意“改动”,神是不容人触犯的神,神是击杀人的神,这些难道人不知道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对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

信神必须把存心观点摆正,对神的说话、对神的作工、对神所摆设的一切环境、对神所见证的人、对实际的神你都有一个正确的认识、正确的对待法,不按个人的想法去实行,不打个人的小主意,凡事能够寻求真理,站在受造之物的地位上顺服神的一切作工。要想追求被神成全,进入生命正轨,你的心得时时活在神面前,不放荡,不随从撒但,不给撒但留有作工机会,不叫撒但利用你,把自己完全交给神,让神在你身上作主权。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与神的关系如何》

人能认识到神是真理,能接受神是他的主,看见神是万物的主宰,这样的人有什么表现?就是有哪些实行,有哪些情形,有哪些活出?(凡事寻求真理。)这是一方面。(顺服神摆设的一切环境、人事物,从中去学功课,得着真理。)(做事不敢抵挡神,不敢得罪神。)这些表现也是。最主要的就是临到事他不管明不明白真理,首先他有惧怕神的心,他不乱做,不得罪神,人看着这人不乱说话,做事冷静,不浮躁,不放荡,特别安静,会等候,他心里与神有交往,有寻求,有顺服,有一颗敬畏神的心。有这些活出的人,无论临到什么事都与神的话挂钩、联系,他与神的关系就正常了。那些心里没有神的人呢,就没法活出这些实际了,那他的性情肯定是狂妄,放荡不受约束,整天嘻嘻哈哈,尽本分不用心,说话随心所欲,做什么事都特别鲁莽、躁动,一点都不安静,说话做事都是张牙舞爪,一看就像个外邦人。这些是不是一个活在神面前的人该有的表现与流露呢?有这些表现的人他里面的情形是什么?他心里有没有神?肯定没有。这样的人是被神定罪、被神厌憎的。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时时活在神面前才能走上蒙拯救的路》

一个人开始认识到自己是受造之物了,他有愿望想做一个真正的受造之物来满足神,同时也接受了神做他的主,也有愿望顺服神的一切要求,顺服神的一切主宰,所以他就不再任意妄为,做事处处都能寻求神的意思,寻求真理的原则,而不是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自己打算怎么做就怎么做。他不凭个人的意思了,而是处处想着神,主观意愿是想处处能够满足神,做事合乎真理,满足神的要求。一个人有了这样的情形,那无疑这个人就开始学习寻求真理,学习实行真理,学习进入真理实际了。你有了这样的情形,你能开始学习做这些事,那不言而喻,很自然地你就开始学习怎么寻求神的心意,寻求怎么能够不羞辱神的名,能够尊神为大,能够敬畏神,能够满足神而不是满足你自己,不是满足他人,更不是满足自己的私欲。人进入这样的情形里,开始有了这样的情形,人的败坏性情、败坏本性就不再主导人的思想,不再控制、左右人的思想或者心思,它控制不了你了。当你有这样的情形的时候,你的主观意愿所想到的是正面的东西,你能够自己掌握好怎么做不是在流露败坏,不是在独断专行,不是在做自私卑鄙的事。这样虽然你还依然存有败坏性情,但是败坏性情不能再主导你的一切,不能再控制你了,这时候人活着是不是真理在人身上作主权了?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进入信神正轨具备的五方面情形》

约伯虽然没有看见神,也没有亲耳听到神的说话,但是在他的心里有神的地位。他对待神的态度是什么呢?就是前面所说的“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这个“称颂”是没有条件、没有背景、没有任何原因的。在这儿看到约伯把心交给了神,让神掌管,他心里所思所想、所定意、所计划的都是向神敞开的,不是封闭着的,他的心不是与神对立的,他从来没有要求神为他作什么、赐给他什么,他也不奢望这样敬拜神能得来什么。约伯跟神不搞交易,他对神没有任何要求,也没有索取,他称颂神的名是因着神主宰万物的大能与权柄,而不是根据自己得福或受祸。他认为无论人从神得福还是受祸,神的大能与权柄是不会改变的,所以,无论人身处何境,神的名都是应当称颂的。人从神得到赐福是因着神的主宰,人受祸也是因着神的主宰,神的大能与权柄主宰安排着人的一切,人的旦夕祸福都是神大能与权柄的彰显,无论从哪个角度上来看神的名都是应当称颂的,这是约伯有生之年经历与认识到的。约伯这一切的心思与他的行为达到了神的耳中,来到了神的面前,让神看为重,神宝爱约伯这样的认识,也宝爱约伯能有一颗这样的心。这颗心在随时随地地等待着神的吩咐,随时随地地迎接要临到他的一切。约伯个人对神没有要求,他要求自己做的就是等候、接受、面对与顺服从神来的一切安排,这是约伯认为的自己的职责,这也正是神所要的。约伯从来没有看见过神,也从来没有听过神对他讲什么,吩咐什么,教导什么,晓谕什么,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在神对他没有作任何真理方面的开启、引导与供应的情况下,他能有这样的认识,能有这样对待神的态度是难能可贵的,在神那儿他这样的表现就足够了,他的见证是神称许的,是神宝爱的。约伯虽然没有见过神,没有听过神对他的亲口教导,但是在神看他的心、他的这个人远远比那些在神面前只能够讲高深道理、讲大话、讲献祭而对神没有任何真实的认识、对神没有真实敬畏的人宝贵。因为约伯的心里纯洁,对神没有隐藏,他的人性诚实、善良,他喜爱正义与正面事物,具备了这样的人性,具备了这样一颗心的人才能遵行神的道,才能做到“敬畏神,远离恶事”,这样的人能看到神的主宰,看到神的权柄与大能,能达到顺服神的主宰安排,这样的人才能真正称颂神的名。因为他不问祸福,因为他知道一切都在神手中掌握,人的担心是愚昧无知、没理智的表现,是对神主宰万物这一事实持怀疑态度的表现,也是人不敬畏神的表现。约伯的这些认识正是神所要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二》

虽然撒但的道行与能耐比人的大,虽然它能作的事都是人达不到的,但它所作的事,无论是你羡慕的、你向往的,无论是你恨恶的、你厌憎的,无论是你能看得见的、看不见的,也无论它能作多少事,能迷惑多少人朝拜它、供奉它,无论你对它怎么定义,你绝对不能说它具备神的权柄、具备神的能力。你当知道神就是神,神只有一位,你更当知道只有神具有权柄,具有掌管万物、主宰万物的能力。你不能因为撒但有迷惑人的本领,因为撒但能冒充神,能模仿神行神迹、显异能,作了与神相似的事情,你便误认为神不是独一无二的,神有好多位,只不过他们的道行有大有小,他们掌权的范围都有区别,你便按着他们先来后到的顺序、他们年岁的老幼来排列他们的大小,你更误认为在神以外还有其他的神,误认为神的能力与神的权柄不是独一无二的。如果你有这些想法,如果你不承认神的独一无二,不相信唯有神有权柄,如果你只持守“多神论”,那我说你是受造之物中的败类,是道地的撒但的化身,是十足的邪恶之徒!我讲这些话到底要让你们明白什么,你们心里清楚吗?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任何背景之下,你都不要把神与其他人、事、物混为一谈,无论你认为神的权柄与神自己的实质让你多么难认识、难接近,无论撒但的作法或者说法多么合乎你的观念、合乎你的想象,让你多么满意,你也不要做糊涂事,不要混淆概念,不要拒绝神的存在,不要否认神的身份与地位,不要把神推开置于门外,而把撒但拉过来代替你心目中的“神”,当成你的神,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相信你们都能想到吧!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一》

上一篇:向神起誓的原则

下一篇:敬畏神远离恶的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