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实行真理一百七十条原则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74 对待尽本分的原则

(1)本分是神的托付,也是受造之物的使命,尽本分天经地义,不尽本分大逆不道;

(2)神给人的本分不分高低贵贱,应从神领受,尽好本分才是有良心、有理智的人;

(3)尽本分不应受前途命运的辖制,应以顺服的心、积极配合的态度来对待本分;

(4)尽本分应常常反省自己有哪些存心掺杂,并寻求真理及时解决,达到合格的尽本分。

相关神话语:

作为人类中的一员,作为敬虔基督徒中的一员,我们都有责任、有义务为完成神的托付而献上我们的身心,因为我们的全人都是从神而来,都是因神的主宰而有的。若我们的身心不是为了神的托付,不是为了人类正义的事业,那我们的灵魂将愧对于为神的托付而殉道的人,更愧对于供应我们全部的神。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主宰着全人类的命运》

怎样对待神的托付,这是严重的问题!神给你的托付你完不成,你不配活在神面前,应该接受惩罚了。神对人的托付是天经地义得完成的,这是人最高的职责,跟生命一样重要。你如果对神的托付掉以轻心,那你就是最严重的背叛神,这就比犹大更可悲,该受咒诅。怎样对待神的托付人必须得看透,起码应该明白:神对人有托付,这是神的高抬,特殊的恩待,这是最荣耀的事,别的什么都能放弃,甚至性命不要也得完成神的托付。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怎样认识人的本性》

人的本分与人的得福或受祸并无关系,本分是人该做到的,是人的天职,应不讲报酬、不讲条件、没有理由,这才叫尽本分。得福是人经审判之后得成全而享受的福气,受祸是人经过刑罚、审判之后性情没有变化,也就是没经成全而受到的惩罚。但不论是得福或是受祸,作为受造之物就应尽到自己的本分,做自己该做的,做自己能做到的,这是作为一个人,一个追求神的人最起码具备的。你不应为得福而尽本分,也不应怕受祸而拒绝尽本分。我对你们说一句这样的话:人能尽自己的本分那是人该做的,人若不能尽自己的本分那就是人的悖逆。人都是在尽本分的过程中逐步得着变化的,也是在尽本分的过程中才显出忠心的,这样,你越能尽自己的本分越能得着更多的真理,而且你所表达的也就越实际。而那些只是应付着尽本分却不寻求真理的人最终也得被淘汰,因为这样的人并不是在实行真理的过程中尽本分,也不是在尽本分的过程中实行真理,这样的人就是没有变化的受祸的对象,他们所表达的不仅有掺杂,而且表达出来的尽都是恶。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神的职分与人的本分的区别》

本分是怎么产生的?从大的方面说,是因着神拯救人类的经营工作而产生的;从小的方面说,就是神的经营工作在人中间开展的同时产生了各种各样的工作需要,这些工作需要人来配合,需要人来完成,这样就产生了人的责任与使命,这个责任与使命就是神赐给人的本分。所以,在神家中需要人配合的各种工作就是人该尽的本分。那本分有没有高低贵贱、大小的区分?没有这个区分,只要与神的经营工作有关,是神开展工作的需要,是神家工作的需要,那就是人的本分。这就是本分的定义和由来。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什么是合格的尽本分》

最直接、最能体现人与神之间关系的纽带就是,神托付你办一件事,神交代给你一个任务,你怎么对待,你应该有的态度是什么,最直观的就是这个问题。抓住这个关键,把神给的托付办好,你与神之间的关系就正常了。神交代给你一个任务,或者告诉你尽一方面本分,你的态度很敷衍,不认真,不当回事,这是不是正好与尽心、尽力相违背?所以说,尽本分的态度很关键,选择的方式、道路也很关键。对待本分应付糊弄,用一种轻慢的态度去对待,结果是什么?结果是你能尽好的本分你也尽不好,达不到合格,神对你这种尽本分的态度很不满意。本来你如果正常地寻求、配合,绞尽脑汁,全心全意地去做,把精力百分之百全都用上,一段时间就为这个事操劳、用心、思想或者查资料,全身心扑到这个事上,你能这么配合,神就在前面带领你,你不用费很大力气,在你竭力配合的时候,神就给你安排好了。若是你偷奸耍滑,中途起歪心跑外道了,神就不理睬你了,这次机会你就失去了,神会说:“你这个人不行,没法用,你靠边站吧。你不是喜欢偷懒吗?你不是喜欢偷奸取巧吗?你不是喜欢歇着吗?那你就歇着吧。”神把这次的恩典、这次的机会留给下一位了。你们说,这是受亏损还是占便宜呀?这亏损太大了!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怎样解决尽本分应付糊弄的问题》

有的人把尽本分当成资本,有的人把尽本分当成自己的活计,有的人把尽本分当成自己的工作、事业或者自己的私事,或者当成打发时间的一种消遣、娱乐、爱好,总之,不管你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待本分,只要不是从神领受,只要不能当成是一个受造之物在神的经营工作当中该做的或者该配合的一项工作,那你所做的就不是在尽本分。为什么要提到这些话题?交通这些要解决什么问题?就是要解决人对待本分不正确的态度。明白了这些真理之后,人对待本分的态度会逐渐地与真理相合,符合真理的原则,符合神的要求。最起码你对待本分的观点、态度应该是合乎真理、合乎神的要求的。本分是神给人的托付,是人该完成的使命,但绝对不是你个人的经营,也绝对不是你个人出人头地的一个砝码。有的人借着尽本分搞个人的经营;有的人借着尽本分满足个人的欲望;有的人借着尽本分填补内心的空虚;还有的人借着尽本分满足自己侥幸的心理,觉得只要尽上了本分在神家中就有份了,在神给人安排的美好归宿中就有份了:这些对待本分的态度都是不正确的,都是让神厌憎的,也都是人急需解决的。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什么是合格的尽本分》

人得有一颗诚实的心对待本分、对待神,这是最高智慧。人有诚实的心对待神应该是什么样的态度?就是尽本分为神花费不问祸福,不讲条件,任神摆布,这是心灵诚实的人。那些总疑惑、总讲条件、总研究的,是不是心灵诚实的人?这样的人心里存着什么?存着诡诈、邪恶,他总研究。临到事涉及到他的切身利益了,他就琢磨:神对我作这个事,给我摆布这个环境,神是怎么想的?别人有没有临到这个事?经历完这个事后果是什么?他就研究这些事,研究个人的得失、祸福。一研究这些还能不能实行真理了?能不能顺服神了?(不能了。)临到本分他先研究:“尽这个本分受不受苦呀?是不是得常常在外面,吃饭、休息能不能定时啊?接触的都是哪些人呢?”虽然表面上他接受了这个本分,但是他心里存着诡诈就总研究这些事。其实他研究的这些事都是涉及他自身利益的,他就不考虑神家的利益,只考虑自己的利益。人若只考虑自己的利益,他就不容易实行真理了,对神就没有真实的顺服。多数人研究到最后结果是什么?有些是悖逆神,就是带着消极情绪做着,边做边观察着。带着这样的情绪,这是什么性情?这是诡诈,邪恶,上升到邪恶了,这是跟神斗呢!人总研究,一心二用,这能不能尽好本分?他不是用心灵与诚实来敬拜神,没有诚实的心,他边尽着本分边观察着,总留一手,结果怎么样?神不在他身上作工,他怎么做也找不着原则,做事总出岔。为什么总出岔?有时候不是神显明,是他自己把自己断送了。他不为神家工作、神家利益着想,总为自己图谋,总为自己的脸面、地位打算,做着做着就偏了。为自己的利益、前途打算,跟为神家工作、神家利益着想,做的事结果一样不一样?肯定不一样。这一个事就显明了,这就不是尽本分了,做事的实质变了,性质变了。如果只是有一点小损失,还有挽救的余地,还有机会。如果造成大的损失了,还有没有机会?如果这事严重,成打岔搅扰了,那就该撤换、淘汰了,有些人就是这么被淘汰的。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寻求真理原则才能尽好本分》

对待本分最起码该有的态度是什么?你说“神家把这个本分交给我,那这个本分就归我了,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这个态度行不行?绝对不行。你有这种思想就要麻烦,这就开始不往好道上走了,不能这么想。那应该怎么想是对的呢?首先得寻求真理,寻求原则。你应该寻求:这个本分应该怎么尽,神的要求是什么,神要求人的原则是什么,我应该怎么做,应该作的工作有哪些,在尽这个本分的过程当中,我怎么做才是尽到了忠心、尽到了责任。那尽忠心是给谁尽啊?是对神而言的,对神要有忠心,对人要尽到责任,对自己要坚持原则、守住本分。什么是坚持原则?坚持原则就是按神话行事,根据真理办事。什么是守住本分呢?好比说,有一个本分交代给你已经一两年了,但是现在没有人过问了,你该怎么做?没有人过问,是不是这个本分就没有了?别管有没有人过问,别管有没有人追查,这事托付给你了,虽然不是你个人的事,但是已经交代给你了,这就是你的责任了,这事该怎么做、怎么能做好,这是你该想的、该做的。你要是总等别人过问,总等别人监督、督促,这态度怎么样?这是消极的态度,不是对待本分该有的态度。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什么是合格的尽本分》

大多数人尽本分都是这个心态,“有人领我就跟着,领到哪儿我就跟到哪儿,让做什么就做什么”,至于担责任、操心或者多费点心思就达不到了,他就不愿意付这个代价,出力有份,负责任没份,这就不是真实尽本分。尽本分得学会用心,人长心了就得会用心,如果总也不用心,证明这人没心,没心的人得不着真理!为什么说得不着真理呢?他不知道怎么来到神面前,不知道怎么用心去感觉神的开启引导,不知道怎么用心去揣摩、去寻求真理,去寻求、去明白、去体贴神的心意。你们有没有这些情形,就是能够常常安静在神面前,无论临到什么事,无论尽哪方面本分,都能常常来到神面前,用心揣摩神的话,用心去寻求真理,用心去琢磨这个本分应该怎么尽,这种时候多不多?用心尽本分,能够负责任,这得需要人吃苦付代价,这不是嘴上说说就行了。尽本分不用心,总想出力,本分肯定尽不好,就是走走过程就完事了,到底做得怎么样自己也不知道。你用心就能达到逐步明白真理,你不用心就达不到。尽本分用心了,追求真理用心了,你就能逐步地明白神的心意,逐步地发现自己的败坏与缺少,也能逐步地掌握自己的各种情形;你不用心,光在外面出力,你里面不同情形的变化、不同环境里不同情形的反应你就感受不到,这都是心的事。所以说,得用心灵与诚实赞美神、敬拜神。用心灵与诚实敬拜神,你得有一颗安静的心、真诚的心,在内心深处得知道寻求神的心意,寻求真理,揣摩应该怎么尽好本分,这个本分还有哪些不明白的,该怎么做能做得更好,心里常常得琢磨这些事,你才能得着真理。你心里常常琢磨的不是这些事,而是被心思的东西、外面的事物充满着,被这些与心灵诚实敬拜神无关的事占满了,与心灵诚实敬拜神有关的事一丁点儿都没有,那你能不能得着真理呢?你与神有没有关系?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诚实人才能活出真正人的样式》

人尽本分其实是在做自己该做的,但是你如果做在神前,用心灵和诚实的态度尽本分,这态度是不是就端正多了?那怎么把这种态度运用到现实生活当中呢?就得把“用心灵和诚实敬拜神”这句话变成你的实际。每当你想应付糊弄的时候,你想耍滑头、想偷懒的时候,你分心的时候,你就琢磨琢磨,“我这么做是不是不值得信赖呀?我这是在用心尽本分吗?这么做是不是没忠心哪?是不是辜负了神对我的托付啊?”就得这么反思。这么做既然不是忠心,伤神的心,那应该怎么做呢?你说“这个地方我没太求真,当时心里觉得有点问题,但没当回事,稀里糊涂就过去了。每次觉得有问题的时候都没当回事,到现在这问题还没解决,我这人是不怎么样!”找出问题了,对自己有点认识了。有点认识就行了?认罪就行了吗?得悔改、回转呀!怎么回转?以前尽本分的态度不对,心也不对,心没在本分上,总不务正业,现在得端正自己尽本分的态度了,得在神面前祷告,再有这种想法、这种态度的时候让神管教,让神责罚。之前觉着有应付糊弄的地方现在赶紧拿出来,琢磨到底怎么能把它改正过来,改正完之后再寻求寻求、祷告祷告,再问问弟兄姊妹还有没有意见或者更好的建议,直到大家都认同这么做好,这才得到印证了,觉着自己这次尽的本分算合格了,算尽上全力了,把心都用上了,自己会的东西都用上了,就这么大能耐了,问心无愧。拿到神面前交账的时候,你的良心没有责备,你说:“这个本分虽然在神那儿给打六十分,但我是用尽全身的力量做的,是用了全心做的,我没偷懒、没耍滑,也没保留。”这是不是就把尽本分尽心、尽意、尽力这几样实际运用到现实生活当中了?是不是就活出这几样真理的实际了?你活出这几样实际的时候,你心里是什么感觉?是不是就觉着自己活得有点人样了,不像行尸走肉了?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常常揣摩真理才能有路行》

你们应当心怀坦荡尽好各自的本分,而且应该不惜一切代价,正如你们所说,到那日神是不会亏待任何一个为他受苦付代价的人的,这样的信念还是值得保留的,而且你们应该永不忘怀才对。这样我对你们才能作到放心,否则的话你们永远都是我放心不下的人,也是我永远讨厌的对象。你们若都能凭借着良心来为我付出一切,来为我的工作而竭尽全力,为我的福音工作献出毕生的精力,那我的心中不就常常为你们而欢欣跳跃了吗?这样我对你们不就完全放心了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谈归宿》

人尽本分其实就是将人原有的即人本能及的都做到,那人就尽到自己的本分了,至于人在事奉中的弊病,那是在逐步的经历中、在经历审判的过程中逐渐减少的,并不拦阻也不影响人的本分。若有人害怕在事奉中存有弊病而停止事奉或后退让步,那这样的人是最懦弱的人了。人在事奉中若不能将人该表达的表达出来,不能做到人本能所能及的,而是糊弄、应付,那人就失去了一个受造之物该有的功用,这样的人就是所谓的“庸才”,是无用的废物,这样的人还怎么能称之为堂堂的受造之物呢?不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腐朽之物吗?若有人说他是神自己,但他并不能发表神性的所是,不能作神自己的工作,不能代表神,那这人无疑不是神,因他并没有神的本质,神本能作到的在他身上并不存在。而人若失去了人本能做到的那他就不能称为“人”,也不配站在一个受造之物的位置上,不配到神的面前来事奉神,更不配得到神的恩典,神的看顾、保守与成全。许多人失去了神的信任之后便没有了神的恩典,他们不但不恨恶自己的恶行而且还大肆宣传神的道并不正确,更有悖逆的竟否认神的存在,这样的人,这样的悖逆,怎么能有资格享受神的恩典呢?人没能尽到人的本分已经是相当悖逆神了,已经是亏欠神很多了,而人却反过来喧骂神的不对,这样的人还怎么能有资格被成全呢?这不就是被淘汰受惩罚的前兆吗?人在神的面前不尽自己的本分已是罪恶滔天、死有余辜了,而人却厚着脸皮来与神讲理,与神较量,这样的人有什么成全价值呢?人不能尽到自己的本分理应为此感到内疚、感到亏欠,应恨恶自己的软弱无能、恨恶自己的悖逆败坏,更应为神肝脑涂地,这才是一个真实爱神的受造之物,这样的人才有资格享受神的祝福、应许,有资格接受神的成全。在你们中间的大部分人又是如何呢?你们又是如何对待在你们中间生活的神呢?你们又是如何在他面前尽你们的本分呢?做到仁至义尽、肝脑涂地了吗?你们的奉献怎么样?你们从我所得的还少吗?你们会分辨吗?你们对我的忠心如何?对我事奉得又如何?而我赐给你们的、为你们所作的又如何呢?你们都作过衡量吗?你们都曾用你们仅有的一点良心衡量、比较过吗?你们的言行能对得起谁呢?难道就你们这一点点奉献就能对得起我所赐给你们的全部吗?我对你们一心一意没有丝毫选择,而你们对我却是心怀鬼胎、三心二意,这就是你们的本分,是你们仅有的一点功能,不是这样吗?难道你们不知道你们根本没尽到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吗?这样你们怎么能称为受造之物呢?你们自己都发表什么、活出什么你们自己不清楚吗?你们不能尽到自己的本分还想求得神的宽容与神丰富的恩典,那些恩典不是为你们这些分文不值的小人预备的,乃是为那些没有所求、甘心献身的人而预备的。你们这样的人、这样的庸才根本不配享受天上的恩典,只有苦难的日月与那不尽的惩罚与你们相伴!你们若不能为我尽忠,那你们的命运就是受苦,不能对我的话与我的作工负责,那你们的结局就是惩罚,什么恩典、祝福、国度的美好生活与你们无关无份,这是你们应得的下场,是自食其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神的职分与人的本分的区别》

上一篇:教会开除人的原则

下一篇:确定自己位置的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