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 对待宗教人士的原则

(1)宗教界的名人、伟人凡不是被神称许的都是宗教骗子,他们的思想理论都是迷惑人、抵挡神的;

(2)宗教界的名人、伟人无论圣经知识多高,都是不认识神而抵挡神的人,走的都是敌基督道路;

(3)宗教人士若不能寻求真道,接受神的末世作工,都是假冒为善的人,都属于敌基督的种类;

(4)对于能接受真理、寻求真道的宗教人士应该接纳,凭爱心对待,神是最大限度拯救人。

相关神话语:

看各宗各派的首领,他们都是狂妄自是,解释圣经都是断章取义,凭自己的想象,都是靠恩赐与知识来作工的,如果他什么也说不出来,那些人能跟他吗?他毕竟是有些知识,会讲点道理,或者会笼络人,会用些手段,就把人带到他跟前了,把人都欺骗了,人名义上是信神,其实是跟随他的。如果遇见传真道的人,有些人就说:“我们信神得问问带领。”人信神还得通过人,这不就麻烦了吗?那带领的成什么了?是不是成法利赛人,成假牧人,成敌基督,成了人接受真道的绊脚石了?这类人就属于保罗一类的人。为什么这样说呢?保罗写的书信将近两千年了,贯穿整个恩典时代,人都是看他那些话,都以他的话为准则,什么受苦、攻克己身、最后公义的冠冕……人都是按他说的那些话、那些道理信神,这不是偏差吗?人在恩典时代能明白多少神的心意?那时跟随耶稣的人毕竟是少数,认识耶稣的更少,就是那几个门徒也不是真正认识他。人在圣经里看见一点点亮光不能说是代表神的心意,有一点点开启更不能说是认识神。人都是狂妄自大、心中无神,明白点道理就自立山头,以致形成许多宗派。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追求真理才是真信神》

为什么说宗教界那些人不是信神的乃是作恶的,是魔鬼一类的呢?说他们是作恶的,就是因为他们不明白神的心意,也不能看见神的智慧。神作的工从不向他们显明,他们都是瞎眼的人,他们看不见神的作为,是被神离弃的人,根本没有神的看顾、保守,更谈不上圣灵的作工,没有神作工的人都是作恶的,是抵挡神的。所说的抵挡神是指不认识神的人说的,是指嘴里承认神但却不认识神的人,是指跟随神但却又不顺服神的人,是指享受神的恩典但却不能为神站住见证的人。人不明白神作工的宗旨,不明白神在人身上作的工作,就不能达到合神心意,也不能做到为神站住见证。人之所以抵挡神,一方面是因为人的败坏性情,另一方面是因为人不认识神,不明白神作工的原则与神对人的心意,这两方面综合起来构成了人抵挡神的历史。最初信神的人抵挡神是因为人有抵挡神的本性,信神多年的人抵挡神是因为人不认识神而造成的,另外也附加人的败坏性情。神未道成肉身期间衡量人是否抵挡神是根据人是否遵守天上的神所定的律例,就如律法时代,凡是不守耶和华律法的就是抵挡神的;凡是偷吃耶和华祭物的,凡是抵挡耶和华所看中的人的,都是抵挡神的,都是被石头砸死的对象;凡是不孝敬父母的,凡是打人、骂人的都是不守律法的人,不守耶和华律法的都是抵挡耶和华的人。到了恩典时代就不同了,凡是抵挡耶稣的都是抵挡神的人,凡是不顺服耶稣口中之言的都是抵挡神的人,这时对于“抵挡神”的定义就更准确、更实际了。神不道成肉身时,衡量人是否是抵挡神是根据人对天上看不见的神是否敬拜、是否仰望,那时对于“抵挡神”的定义不是那样实际的,因为人看不见神,也不知道神到底是什么形像,到底如何作工、如何说话,人对神没有一点观念,都是在渺茫之中信神,因着神没向人显现。所以无论人如何在想象之中信神,神都不定人的罪,也不对人有太高的要求,因为人根本看不见神。当神道成肉身来在人中间作工时,人都看见了神,都听见了神的说话,看见了神在肉身的作为,那时人的观念都成了泡沫,但那些看见在肉身中显现的神的人,若存心顺服就不被定罪,若是故意抵挡的就被定为是抵挡神的人,这样的人就是敌基督,是故意抵挡神的仇敌。若对神有观念但仍能甘心顺服的人就不被定罪,神定人的罪是根据人的存心与人做出的事,他不根据人的心思意念来定罪于人,若是根据人的心思意念来定人的罪,那就没有一个人能逃出神忿怒的双手了。那些故意抵挡道成肉身的神的人都因着他们的不服而被惩罚,这些故意抵挡神的人,他们抵挡的根源都是因为对神有观念,因而做出事来搅扰神的工作。这些人都是有意识抵挡、拆毁神工作的人,他们不仅仅是对神有观念,而且做事来搅扰神的工作,所以这样的人被定为罪。那些不故意搅扰神工作的人就不被定为有罪的人了,因他们能存心顺服不做打岔搅扰的事,这样的人就不被定为罪。……

不明白神作工宗旨的人是抵挡神的人,明白了神作工宗旨但却不去追求满足神的人更是抵挡神的人。那些在大教堂里看圣经的人,整天背诵圣经,但他们没有一个人明白神工作的宗旨,也没有一个人能认识神,更没有一个人能合神心意。他们都是无用的小人,都是站在高处教训“神”的人,他们都是打着神的旗号却故意抵挡神的人,他们都是挂着信神的牌子却吃人肉、喝人血的人。这样的人都是吞吃人灵魂的恶魔,都是故意搅扰人走上正道的魔头,都是拦阻人寻求神的绊脚石。他们虽然都“体魄健壮”,但那些跟随他们的人哪里知道他们就是带领人抵挡神的敌基督呢?哪里知道他们就是专门吞吃人灵魂的活鬼呢?在神面前自以为贵的人都是最卑贱的人,自以为卑的人则是最为贵的人,自以为认识神作工而且能眼望着神而对别人大肆宣传神作工的人都是最无知的人,这样的人都是没有神见证的人,都是狂妄自大的人。自以为认识神太少但的确有实际经历、的确对神有实际认识的人则是最被神所喜爱的人,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有见证的人,这样的人才是真正能被神成全的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不认识神的人都是抵挡神的人》

为什么说在教堂里的那些人实行得老旧了呢?就是因着他们所实行的跟现在的工作脱节,在恩典时代他们实行得也对,但随着时代的转移、工作的变迁,他们的实行也逐步老旧,被新的工作、新的亮光甩在后面,圣灵的工作在原有的基础上又进深了好几步,而他们仍然停留在原有的地步原封未动,仍持守旧的作法、旧的亮光。神的工作在三年或五年之内都会有很大的变化,更何况两千年的时间,不更有大的变化吗?人没有新的亮光,没有新的实行,那是人没跟上圣灵的作工,是人的失误,并不能因着原来有圣灵作工的人现在仍持守老旧的作法而否认新工作的存在。圣灵的工作总是在向前发展,凡在圣灵流中的人也应有逐步的进深与变化,不应只停止在一个地步,只有那些不认识圣灵工作的人才会停止在原有的工作中而不接受圣灵新的作工,只有那些悖逆的人才不能得到圣灵的作工。人的实行若跟不上圣灵新的作工,那人的实行必定是与现时的工作脱节的实行,这些实行也必定是与现时的工作相打岔的。诸如这样老旧的人根本不能成就神的旨意,更不能成为最后站住神见证的人,而且整个经营工作也不能结束在这样一班人身上。那些曾经守住耶和华律法的人、曾经为十字架而受苦的人,若不能接受末了这一步工作,那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都是无用的。圣灵的作工最明显的表现就是现实不守旧,跟不上今天作工的、与今天的实行脱节的就都是抵挡不接受圣灵作工的,这样的人都是抵挡神现时作工的人。他们虽持守以往的亮光,但不能因此而否认他们是并不认识圣灵作工的人。为什么从始到终总谈实行的变化、以往的实行与现在的实行的区别,谈以前那个时代怎么实行的,现在这个时代又是怎么实行的呢?总谈这些实行的划分,就是因为圣灵的工作在不断地向前发展,这样就要求人的实行也不断地变化。人如果停止在一个地步上证明人没能够上神新的工作与新的亮光,并不能证明神的经营计划不变。在圣灵流以外的那些人总认为他们的对,其实神在他们身上的工作早已停止了,他们身上根本没有圣灵工作,神的工作早已转到另外一班人身上了,他要在这些人身上成全他新的工作。因为那些在宗教里的人不能接受他的新工作,只是持守以往的旧工作,所以神就将这些人弃绝,将他新的作工作在那些接受他新工作的人身上,这些人是配合他新的工作的人,只有这样才能成就他的经营。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实行》

在圣灵流中的人就是接受新工作的人,既然接受了新的工作就要与神有相应的配合,不能做不尽本分的悖逆者,这是神对人的唯一要求。而不接受新工作的人那就不同了,他们都是在圣灵流以外的人,根本谈不上什么圣灵的管教或责备,这些人整天都活在肉体里,活在头脑中,他们所行的是按着自己的头脑分析研究出来的道理,并不是圣灵新的工作之中的要求,更不是与神的配合。不接受神新的作工的人根本没有神的同在,更谈不到什么祝福或保守,他们的言行多数都是持守以往圣灵作工中的要求,不是真理而是道理。但这些道理与规条就足可以证明他们这些人的集合只是宗教,并不是选民或说成是神的作工对象,他们中间的所有人的集合只可称为宗教的集大成,并不能称为教会,这个事实是不可改变的。他们没有圣灵新的作工,所作所为充满了宗教气味,所活出的尽都带着宗教色彩,没有圣灵的同在与作工,更没有资格得到圣灵的管教或开启,这些人都是没有生命的尸体,是没有灵性的蛆虫。他们不认识人的悖逆与抵挡,不认识人的一切恶行,更不认识神的一切作工与神的现时的心意,这些人都是无知的小人,是不配称为“信徒”的败类!他们无论怎么做都不关乎神的经营,更不能破坏神的计划,他们的言谈举止太令人恶心又令人可怜,根本不值得提起。这些不在圣灵流中的人所做的不涉及圣灵的新工作,正因为这样,他们无论怎么做都没有圣灵的管教,更没有圣灵的开启,因他们都是被圣灵厌弃的不喜爱真理的人。称他们都是作恶的人,那是因为他们凭着肉体打着神的招牌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在神作工的同时故意与神敌对、背道而驰,人不能与神配合已是极大的悖逆,更何况这些故意与神背道而驰的人不更有应得的报应吗?提起他们的恶行,有些人恨不得咒诅他们,而神却不搭理他们。在人来看好像他们的所作所为都涉及到神的名了,其实在神那儿看一点不涉及他的名,也不涉及他的见证,他们无论怎么做都与神无关,既不涉及神的名,也不涉及神现今的作工,他们都在羞辱自己,在显露撒但,他们是为那忿怒的日子积攒恶行的人。现在只要是不能拦阻神的经营的与神的新工作无关的人,他们无论怎么做都不会得到什么相应的报应,因为那忿怒的日子并未来到。许多事在人看神早该管一管了,那些作恶的人应及早得到报应了,但因着经营工作并未结束,那忿怒的日子也未来到,所以这些不义的人仍旧在行不义。有些人说:“宗教里的那些人没有圣灵的同在与作工,而且羞辱神的名,那神为什么不把他们灭了,至今还容让他们猖狂呢?”这些表现撒但、流露肉体的人都是无知的小人,都是谬妄的人,在他们未明白神到底是如何作工在人中间以前是不会看到神的烈怒临到的,当彻底将他们征服之后,那些作恶的人都会得到报应的,没有一个能逃脱那忿怒的日子。现在不是惩罚人的时候,而是作征服工作期间,除非有些人做些破坏神经营的事,对这样的人分做事的轻重不同而予以合适的惩罚。在经营人类期间,凡是在圣灵流中的人都与神有关系,那些被圣灵厌弃的人都活在撒但的权势之下,他们的实行与神根本没有关系,与神有关的只是接受新工作的与神配合的人,因为神作的工作只是针对接受的人而不是针对所有的人,不管其是否接受,他作的工作都是有对象的,并不是随便作的。那些与撒但相关的人根本不配作神的见证,更不配来与神配合。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实行》

在人头脑里的作工人太容易达到了,像宗教界的牧师与首领,他们是靠恩赐与职称作工,长久跟随他们的人也都会被他们的恩赐所传染,而且被他们的一些所是熏陶。他们注重人的恩赐,注重人的才干与知识,他们也注重一些超然的东西与许多高深不现实的道理(当然这些高深的道理都是人达不到的),他们并不注重人的性情变化,而是注重培训人的讲道与作工能力,提高人的知识与丰富的宗教道理,并不注重人的性情变化如何与人所明白的真理如何,对人的实质他们丝毫不过问,更不掌握人的正常情形与不正常情形。他们不回击人的观念,也不揭示人的观念,更不修理人的不足、败坏之处,跟随他们的人多数都是在恩赐中事奉,所释放出来的都是宗教观念、神学理论的东西,与现实脱节,根本不能让人得着生命。他们作工的实质其实就是培养人才,将一个一无所有的人培养成一个神学院毕业的高才生,之后再去作工、去带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许多人抵挡神拦阻圣灵工作不就因为对神的多种多样的作工并不认识,而且还以自己仅有的一点知识、道理来衡量圣灵的作工吗?这些人虽然经历浅薄,但又生性骄蛮、放纵,轻视圣灵的工作,忽视圣灵的管教,而且用自己那微不足道的旧道理来“印证”圣灵的工作,还装模作样,满以为自己学识渊博,可以横贯世界内外,岂不知道这样的人都是被圣灵厌弃的人,都是被新时代淘汰的人吗?到神面前公开抵挡神的人不都是卖弄自己风骚的那些知识短浅的小人吗?仅有一点圣经知识就想纵横天下“学术界”,仅有一点浅薄的教人的道理就想来扭转圣灵工作,企图按着他大脑的运行轨迹来转圈,鼠目寸光就想一睹神六千年工作的风采,这样的人还有什么理智可言!其实越是对神有认识的人越不轻易评价神的工作,而且只是稍谈一点对神现时工作的认识,但并不随意下断案;越是对神没有认识的人越是狂傲不自量力的人,越能大肆宣传神的所是,而且尽是道理毫无实据,这样的人是最无价值的人。拿圣灵的工作当儿戏的人都是轻浮之人!遇到圣灵新的作工不是慎重地对待而是信口开河、随意评价,任着自己的性子否认圣灵工作的正确性,而且还辱骂或亵渎,这样轻慢的人不都是对圣灵工作不认识而且又天生骄纵的狂妄之徒吗?就这样的人即使到有一天接受了圣灵新的作工也不会得着神的宽容,他不仅不把为神作工的人放在眼里,而且还亵渎神自己,这样的亡命徒今生来世都不会得着赦免的,永远是地狱中灭亡的对象!这些轻慢放纵的人又都是打着信神招牌的人,越是这样的人越容易触犯神的行政,那些天性放荡、从不服人的狂徒不都是走这样的路吗?不都是这样日复一日地抵挡着常新不旧的神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认识三步作工是认识神的途径》

“亵渎神、毁谤神的罪今世来世不得赦免,永远不得超生”,这话的意思就是说神的性情不容人触犯。有些人在不明白的情况下,或者是在受人迷惑、受人控制、受人压制的情况下,说出一些不近人意的话、难听的话,后来接受真道了自己特别懊悔,以后预备足够的善行,在这事上他有认识、有变化,神就不记念他以前的过犯了。你们对神的认识得全面,这些话是针对什么人说的,是在什么背景下说的,不要乱套,不要随意定规神的话。没有经历的人什么事也不跟自己对号,稍有点经历、有点看见的人好神经过敏,听见神咒诅的话或憎恨人、淘汰人的话都往自己身上乱扣,这就是对神话不明白,总误会神。有些人没看过神的新说话也没考察,也没有听过明白神新工作的人的交通,更没有圣灵的开启,说了论断神的话,过后有人传他又接受了,之后他对这件事很懊悔,愿意悔改,那就要看他以后的行为怎么样了。如果他信了以后表现特别不好,破罐子破摔,“反正我以前也说过亵渎神的话,说过难听的话,神说了定罪这一类人,反正我也完了”,那这人就彻底完了。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神是根据什么对待人》

你既信神就得信神的所有说话,信他的所有作工,也就是说,你既信神就得顺服神,若做不到这一点那就无所谓信与不信了。你信神多年从来不会顺服神,不接受神的一切说话,而是让神顺服你,按照你的观念来,那你就是最悖逆的人,就是不信派,这样的人怎么能顺服神那些不合人观念的作工说话呢?最悖逆的人就是存心不服神抵挡神的人,这是神的仇敌,是敌基督。对神新的作工总是抱着敌对的态度,从来没有一点顺服的意思,从来没有甘心的顺服与降卑,在人面前他最自高,从来不会顺服任何一个人,在神面前他自以为是最会讲“道”的人,是最会作别人工作的人。对自己原有的“宝贝”从来不舍弃,而是作为传家宝来供拜,来给别人讲,以此来教训那些崇拜他的糊涂虫。这样的人在教会中的确有一部分,可以说,这些人是“威武不屈的英雄世家”,世世代代寄居在神家之中,他们把讲“道”(理)作为自己的最高职责,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他们都在厉行着他们神圣不可侵犯的职责,没有人敢碰他们,也没有一个人敢公开指责他们,他们成了神家中的“天王老子”,横行霸道于每个时代之中。这帮恶魔企图联起手来拆毁我的工作,我怎能容让这样的活鬼存在我的眼前呢?那些只存一半顺服的人都不能走到最终,更何况这帮根本没有一点顺服之心的恶霸呢?神的作工不是人轻易就能得着的,就是人使上全身的力量也只能得着一部分而达到最终的被成全,更何况企图破坏神工作的天使长的后代呢?它们不更是没有被神得着的希望了吗?我来作征服工作的目的不单是为了征服而征服,而是为了显明义与不义而征服,是为了掌握惩罚人的证据而征服,是为了定罪恶人而征服,更是为了成全存心顺服的人而征服。到最终将所有人都各从其类,被成全的人的心思意念都是满了顺服的,这是最终作成的工作,而那些满了悖逆行径的人都被惩罚落入焚烧之火中,成为永远被咒诅的对象,那时这些历代“高大威武不屈的英雄世家”的人就成了最低贱、最被冷落的“懦弱无能的狗熊世家”。只有这样才能显明神所有的公义,显明神不容人触犯的性情,也只有这样才解我心头之恨,你们说这样作不是太合理了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真心顺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着》

上一篇: 139 对待假带领假工人的原则

下一篇: 141 对待前途命运的原则

基督徒如何才能摆脱罪的捆绑,得着洁净?欢迎联系我们,帮你找到路途。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