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末世基督的發表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选择分类

每日神话
每日神话
全能神的發表-認識神
全能神的发表(认识神之路)
話在肉身顯現5
《话在肉身显现》(选篇)

彼得被成全是借着经历对付与熬炼而达到的。他说:“无论何时我得满足神的心意,我所做的只求满足神的心意,哪怕受刑罚、受审判我都心甘情愿。”他把一切都给了神,他作工、说话与一切生活都是为了爱神而作而活,他是追求圣洁的人,他越经历内心深处爱神的成分越多。而保罗只是外面作,虽然他也下功夫,但他作工是为了把工作作好好去领赏赐,一旦他知道自己得不着赏赐,那他就能将工作撂下。彼得注重的是内心中真实的爱,注重的是现实的可达到的,他不关心自己能否得着赏赐,而是注重自己的性情能否变化。保罗注重的是多下苦功作工,注重的是外表的作工与奉献,是正常人的经历中所没有的道理,他并不注重深处的变化与真实的爱。彼得的经历是为了达到对神有真实的爱,有真实的认识,他的经历是为了达到与神的关系更近,达到有实际的活出。保罗的作工是为了耶稣对他的托付,他的作工是为了得到自己所盼望得到的东西,但这些与他对自己的认识、对神的认识并无关系,他的作工完全是为了逃避刑罚与审判。彼得追求的是纯洁的爱,保罗追求的是公义的冠冕。彼得经历多少年的圣灵作工,他对基督的认识是实际的,他对自己的认识也是深刻的,所以他对神的爱也是纯洁的。经过多年的熬炼,他对耶稣的认识、对生命的认识都提高了,他的爱是无条件的爱,是主动的爱,他不要报酬也不盼望得到什么好处。保罗作工多年,他对基督并没有太多的认识,他对自己的认识也是少得可怜,他对基督的爱根本没有,他作工跑路是为了获得最后的桂冠。他追求的是最好的冠冕,并不是最纯洁的爱,他的追求并不是主动的,而是被动的,他不是在尽本分,而是被圣灵的作工抓住之后被迫追求。所以,他的追求并不证明他是一个合格的受造之物,而彼得才是一个合格的尽本分的受造之物。对人来说,凡是对神有贡献的就应得着赏赐,越是有贡献的越是理所当然得到神的喜悦。人的观点的实质是交易性的,并不是主动地追求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对神来说,越是追求真实爱神的,追求完全顺服神的,也就是追求尽受造之物本分的,越能得到神的称许。神的观点是要求人恢复人原有的本分,恢复人原有的地位,人本身就是受造之物,所以,人就不应越格对神有任何要求,只能尽受造之物的本分。保罗与彼得的归宿就是按着能否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而衡量的,不是按贡献大小而衡量的,是按着他们原有的追求而定的,并不是按作工的多少或人对他们的评价而定的。所以说,追求主动尽受造之物的本分是成功的路,追求真实地爱神的路是最正确的路,追求变化旧性纯洁地爱神这是成功的路。所谓成功的路就是恢复受造之物原有的本分、原有的模样的路,是恢复的路,也是神从始到终作的全部工作的宗旨。若是人的追求中还掺有个人的奢侈要求与人不合理的盼望,达到的果效并不能使性情有变化,这就与恢复的工作相打岔,无疑不是圣灵作的工作,那就证明这样的追求并不是神所称许的追求,不是神所称许的追求还有什么意义呢?

保罗所作的工作都是显在人面前的,他内心深处到底爱神的纯洁度多高,到底爱神的成分有多少,这些人看不着,人只能看见他所作的工作,知道他确实是被圣灵使用,所以在人看还是保罗好,还是保罗作的工作大,因为他能供应众教会。彼得只注重个人的经历,偶尔作工也得不着多少人,仅有的那几份书信也不出名,但是谁又知道彼得内心深处对神的爱有多大?保罗就是天天为神作工,只要有工作他就去作,他觉得这样作能得着冠冕,这样作能满足神,但他并不追求如何在作工中变化自己。彼得在生活当中若有一点没满足神的心意,他就觉得不平安,没满足神的心意他就懊悔,之后寻找合适的路来力求达到满足神的心。他在生活中的一点一滴的小事上都要求自己满足神的心意,他对自己的旧性情一点都不放过,总是严格要求自己能在真理上进深。保罗就追求外表的名誉、地位,追求在人的面前显露自己,他并不追求自己能在生命进入上进深,他注重的是道理,不是实际。有些人说:“保罗为神作了那么多工作神为什么不纪念他呢?彼得为神作那点工作,对教会也没有多大贡献,神为什么成全了他呢?”彼得爱神爱到一个地步,正是神所要的,这样的人才是有见证的。保罗怎么样?保罗爱神到什么程度你知道吗?保罗所作的工作是为了什么?彼得所作的工作又是为了什么?彼得作工虽少但他内心深处有什么你知道吗?保罗作的工作属于供应教会、扶持教会,彼得所经历的是生命性情的变化,是经历爱神。你知道了他们之间在实质上的区别,你就会看见到底谁是真实信神的,谁不是真实信神的。他俩一个是真实爱神的,一个不是真实爱神的;一个有性情的变化,一个没有性情的变化;一个是卑微地事奉,不易让人发现,一个让人崇拜,而且有高大的形象;一个追求圣洁,一个并不追求圣洁,虽不污秽,但并没有纯洁的爱;一个有真正的人性,一个没有真正的人性;一个有受造之物的理智,一个没有受造之物的理智:这就是保罗与彼得在实质上的区别。彼得所走的路是成功的路,也就是达到恢复正常人性、恢复受造之物本分的路,彼得是所有成功之人的代表;保罗所走的路是失败的路,是所有只在外表顺服、花费,却没有真正爱神之心的人的代表,保罗代表所有没有真理的人。彼得信神是追求一切满足神,追求顺服一切出于神的,刑罚、审判他能接受,熬炼、患难、生活的缺乏他也接受,一点怨言没有,这些都不能改变他爱神的心,这不是爱神至极吗?这不是尽到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了吗?或是刑罚、审判,或是患难,你都能达到顺服至死,这才是一个受造之物该达到的,这才是爱中的纯洁的成分。人如果达到这个程度那就是一个合格的受造之物,这最能满足造物主的心意。假如说你能为神作工,但是你却不顺服神,不能真正地爱神,这样你不仅没尽到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而且还会被神定罪,因为你是没有真理的人,你是不能顺服神的人,你是悖逆神的人。你只是注重为神作工作,却不注重实行真理,不注重认识自己,对造物的主并不了解也不认识,而且你对造物主不是顺服也不是爱,你是一个天性悖逆神的人,所以说就这样的人造物的主并不喜欢。

有些人说:“保罗作了那么多工作,他对教会的负担、造就太大了,保罗的十三封书信维持了恩典时代两千年,除了四福音就是保罗的十三封书信,谁能比得上他呢?约翰写的《启示录》谁也解不开,但保罗写的书信都是供应生命的,他作了对教会有益处的工作,别人谁能达到呢?彼得作了什么工作?”人衡量人是根据人的贡献,神衡量人是根据人的本性。保罗在追求生命的人中间是一个不认识自己本质的人,他根本不是一个谦卑顺服的人,他对自己抵挡神的实质根本没有认识,所以说他是一个没有细节经历的人,是一个不实行真理的人。彼得就不一样了,他在自己的缺欠上、在自己的软弱上、在受造之物的败坏性情上都有认识,所以他对自己的性情变化也有实行的路,他不是一个只有道理却没有实际的人。变化的人属于蒙拯救的新人,属于合格的追求真理的人;不变化的人属于天然老旧的人,是没有蒙拯救的人,也就是被神厌弃的人,即使作的工作再大也不蒙神纪念。对照你个人的追求,你自己到底是彼得还是保罗一类的人,这都是不言而喻的。若你的追求还是没有真理,到现在仍然如保罗一样狂妄蛮横,而且还夸夸其谈,那你无疑就是一个失败的败类;若你的追求就如彼得一样,是追求实行与真实的变化,不狂妄也不骄纵,而是追求尽本分,那你就是一个可以得胜的受造之物。保罗不认识自己的实质,不认识自己的败坏,更不认识自己的悖逆,对从前抵挡基督的卑劣行为他从不提起,也不过分地懊悔,只是稍作解释,他的内心深处并没有向神完全屈服。虽在大马色路上仆倒,但他并没有从内心深处来省察自己,只是满足于不断地作工,他并不将认识自己、变化自己的旧性看为最关键的问题。他只是满足于口头上的真理,满足于供应别人来安慰他的良心,满足于不再逼迫耶稣的门徒来宽慰自己、饶恕自己以往的罪过。他追求的目标只是以后的冠冕与暂时的作工,追求的目标就是丰富的恩典,并不是追求足够的真理,也并不追求进深以往不明白的真理。所以,他对自己的认识可说成是假冒,他并不接受刑罚、审判。他能作工并不代表他对自己的本性与实质有认识,他只是在外皮的作法上做文章,而且他力求的并不是变化,而是认识。他的作工完全是大马色路上耶稣显现之后的果效,并不是他起初的心志,也并不是他在接受了旧性的被修理之后的作工。无论如何作工他的旧性也没有变化,所以,他的作工并没有将他以往的罪赎回来,只是在当时的教会中起到一定的作用。这样的旧性不改的人,也就是没有得着救恩的人,更是没有真理的人,无论如何也不能成为主耶稣所悦纳的人。他并不是一个对耶稣基督充满了爱与敬畏的人,也并不是一个善于寻求真理的人,更不是一个寻求道成肉身奥秘的人,他只是一个善于狡辩而且不愿屈服于任何一个比他高的人或有真理的人。他嫉妒那些与他相反或是与他敌对的人或真理,喜欢那些有高大形象而且具备渊博知识的才子,他不喜欢与那些专爱真理寻求真道的穷苦之人来往,而是喜欢与那些专讲道理而且知识丰富的宗教上层机构的人物接触。他喜欢的并不是圣灵的新作工,注重的也不是圣灵新的作工动态,而是喜欢那些高于一般真理的规条与道理。就他先天的本质与他的全部追求来说,他根本不配称为一个追求真理的基督徒,更不配称为神家中忠实的仆人,因为他的假冒太多,他的悖逆太大,就他这样一个堪称为主耶稣仆人的人根本就不配进天国的大门,因为他从始到终所行的并不能称为义,只能看为一个假冒的行不义的但又为基督作过工的人,虽不能称其为恶,但可合适地称其为行不义之徒。他作的工作是有许多,但并不能就其工作的数量而论,只能就其工作的质量而论,就其所作工作的实质而论,这才能将事情的原委都澄清。他总认为:“我能作工,我比一般人强,我体贴主的负担,谁也没我体贴主的负担,谁也没我悔改得深,因我蒙了大光照,看见了大光,所以说我比任何一个人都悔改得深。”这是当时他自己心里想的。到他要作的工作结束时,他说:“我该打的仗打完了,当跑的路跑尽了,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他打仗、作工、跑路完全是为了公义的冠冕,并不是在积极进取,他作工的态度虽不是应付,但可说成是他的作工只是为了弥补他的过失,弥补他良心的控告,他盼望的只是早点将工作作完,将他要跑的路跑完,将他要打的仗打完,以便早点得着他盼望的公义的冠冕。他所盼望的并不是以自己的经历与真实的认识来见主耶稣,而是盼望早点作完工作以便到主耶稣见他之时赐给他因作工而当得的赏赐。他是以作工来宽慰自己,也是以作工来搞交易,来换取以后的冠冕。他追求的只是冠冕,并不是真理,也不是神,这样的追求怎么能是合格的呢?他的存心、他的作工、他的代价、他的全部付出充满了他美好的幻想,他完全是按着他私自的愿望而作工的。他的全部作工中所付的代价没有丝毫的甘心,只是在搞交易,并不是为尽本分而甘心付出,而是为了达到交易的目的而甘心付出,这样的付出又值几分钱呢?谁又能称许他那不干不净的付出呢?谁肯对这样的付出而颇感兴趣呢?他的作工中充满了明天的梦幻,充满了美好的蓝图,丝毫没有人的性情如何变化的路途。他的假慈悲太多,他的作工并不是在供应生命,而是在假斯文,在搞交易,这样的作工怎么能将人带入恢复人原有本分的路途中呢?

彼得所追求的都是合神心意的,他追求的是满足神的心意,哪怕受苦、哪怕受祸他都愿满足神的心意,这是最好的一个信神之人的追求。保罗所追求的掺有自己的肉体、自己的观念、自己的打算与图谋,他根本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受造之物,不是一个寻求满足神心意的人。彼得追求任神摆布,虽然作的工作不大,但是他追求的存心与所走的路是对的,就是他没能得着多少人,但他能追求真理的道,就因此说他是一个合格的受造之物。现在即使你不是作工的人,但你能尽到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能追求一切任神摆布,神怎么说你都顺服,什么患难、熬炼你都能经历,虽然软弱但心还能爱神。对自己生命负责的人是愿意尽到受造之物本分的人,这样的人追求的观点就对了,神所需要的就是这样的人。你作了不少工作,别人从你也得着了教导,但是你自己没有变化,你自己没有一点见证,没有一点真实的经历,到死之前你所做的事还是没有一点见证,这是有变化的人吗?这是追求真理的人吗?圣灵当时可以使用你,使用你是用你能作工的那部分,不能用的那部分他就不用,若是你追求变化,那就在用你的过程中逐步成全,但到最终你能不能被得着他并不是大包大揽,这就在乎你的追求到底如何了。你个人性情没变化那是你追求的观点不对,你领不着赏赐属于个人的事,是你自己没实行真理,不能满足神的心意。所以说,个人的经历最重要,个人的进入最关键!有些人最终要说:“我为你作了那么多工作,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哪怕让我进天堂吃生命果也行。”我要的是什么样的人你得知道,国度里不容许有污秽的人进去,不容许污秽的人玷污圣地,你虽然作了许多工作,你虽作工多年,但到头来仍是污秽不堪,你想进我的国度,那是天理难容的事!从创世到如今我未曾对任何一个献私情的人开过这样的方便之门,这是天规,谁也打不破!你得追求生命,今天要成全的是彼得一类的人,是追求个人性情变化的人,是愿意作神的见证、愿意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的人,就这样的人才是被成全的人。假如你就是为了得赏赐,不追求自己的生命性情有变化,那就一切都徒劳了,这是永不改变的真理!

从彼得与保罗实质的区别上你应明白,凡不追求生命的都徒劳!你信神跟从神你得有爱神的心,你得脱去败坏性情,你得追求满足神的心意,你得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你既信神、跟从神就得为神献上一切,不应有个人的选择与要求,你得做到满足神的心意,既是一个被造的人,那你就应顺服造你的主,因你本不能掌握自己,也没有掌握自己命运的本能。你既作为一个信神的人,就应追求圣洁,追求变化。你既然是一个受造之物就应守住自己的本分,应安分守己,不要超越自己的本分,这并不是辖制你,也并不是用教条来压制你,而是你尽本分的路途,是一个行义之人所能做到的,也是该做到的。你把彼得、保罗的实质加以对照,你该怎么追求就知道了。彼得与保罗所走的路一个是被成全的,一个是被淘汰的,他们两个人就代表两条路。虽然都有圣灵作工,都有圣灵开启、光照,都接受了主耶稣的托付,但是在他俩身上结的果子并不一样,一个有真实的成果,一个没有真实的成果。你从他俩的实质上,所作的工作上,外表所表现的以及到最终的结局,你应该明白你自己该走哪条路,该选择哪条路走。他俩所走的路是最明了的两条路,一个保罗,一个彼得,他俩就是最好的代表,所以一开始就把他俩拿出来作典型。保罗经历的关键点在哪儿,为什么他没得着,彼得经历的关键点在哪儿,他是如何经历被成全的,对照他俩的注重点你就知道到底神要的是什么样的人,神的心意是什么,神的性情是什么,到最终要成全的是什么样的人,不能被成全的又是什么样的人,被成全之人的性情是什么,不能被成全之人的性情又是什么,这些实质性的问题在彼得与保罗的经历中都可发现。神造了万物,就让一切的受造之物都归到他的权下,都顺服在他的权下,他要掌管万有,让万有都在他的手中,凡是受造之物,包括动物、植物、人类、山河、湖泊都得归在他的权下,天上的万物,地上的万物,都得归在他的权下,不能有任何选择,都得顺服他的摆布,这是神定规的,也是神的权柄。神掌管着一切,使万物都有层有次,都按着神的意思各从其类、各居其位,再大的物也不能超越神,都为神所造的人类而服务,没有一物敢叛逆神或向神提出别的要求的。所以说,作为一个受造的人也得尽到人的本分,不管人是万物当中的主人也好,或是万物的管理者也好,人在万物中的地位再高也是在神权下的小小的人,仅仅是一个小小的人,一个受造之物,人永远不能高于神。作为一个受造之物所该追求的就是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就是没有一点选择地来追求爱神,因为神就是值得人爱的。追求爱神的人,不应追求个人的利益,不应追求个人的盼望,这是最正确的追求法。你所追求的是真理,实行的是真理,得到的是性情的变化,那你所走的路就是正确的路。你所追求的是肉体的福气,实行的是自己的观念中的真理,性情没有一点变化,对肉身中的神没有丝毫的顺服,而且仍是活在渺茫中,那你所追求的定规将你带入地狱,因为你走的路是失败的路。你是被成全还是被淘汰都在乎你个人的追求,也就是:成功与否在于人所走的路。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经历神的作工才是真实信神 神的显现带来了新的时代 神主宰着全人类的命运 在神的审判、刑罚中看见神的显现 人信神当存什么观点 败坏的人不能代表神 当取缔宗教的事奉 信神就当顺服神 对被成全之人的应许 恶人必被惩罚 如何事奉才能合神心意 对“实际”当如何认识 新时代的诫命 千年国度已来到 你当认识到实际的神就是神自己 对神现时作工的认识 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吗? 你既信神就应为真理而活 七雷巨响——预言国度的福音将扩展全宇 道成肉身的神与被使用的人在实质上的区别 信神要注重实际不是搞宗教仪式 认识神现时作工的人才可事奉神 认识神的最新作工跟上神的步伐 真心顺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着 国度时代就是话语时代 话语成就一切 爱神才是真实的信神 “千 年 国 度 已 来 到” 小 议 认识神的人才能为神作见证 彼 得 认 识 “耶 稣” 的 过 程 爱神的人永活在神的光中 你是活过来的人吗? 性情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 不认识神的人都是抵挡神的人 作 工 与 进 入 一 作 工 与 进 入 二 作 工 与 进 入 三 作 工 与 进 入 四 作 工 与 进 入 六 作 工 与 进 入 七 作 工 异 象 一 作 工 异 象 二 作 工 异 象 三 圣 经 的 说 法 一 圣 经 的 说 法 二 圣 经 的 说 法 三 圣 经 的 说 法 四 道成肉身的奥秘 一 道成肉身的奧秘 二 道成肉身的奥秘 三 道成肉身的奥秘 四 征服工作的内幕 一 征服工作的内幕 二 征服工作的内幕 三 征服工作的内幕 四 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 三位一体的神存在吗? 彼得的经历——对刑罚、审判的认识 论到以后的使命,你当怎么对待 论到“信”,你怎么认识 真正的“人”指什么 凡属血气的无人能逃脱那忿怒的日子 “救主”早已驾着“白云”重归 扩展福音的工作也是拯救人的工作 律法时代的工作 救赎时代的工作内幕 你当知道全人类是如何发展到今天的(上集) 你当知道全人类是如何发展到今天的(下集) 称呼与身份的说法(上集) 称呼与身份的说法(下集) 被成全的人才能活出有意义的人生 将神定规在“观念”中的人怎能获得神的“启示”呢? 认识神与神作工的人才是神满意的人 道成肉身的神的职分与人的本分的区别 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 成功与否在于人所走的路(上集) 成功与否在于人所走的路(下集) 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上集) 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下集) 认识三步作工是认识神的途径(上集) 认识三步作工是认识神的途径(下集) 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上集) 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下集) 神所在“肉身”的实质 神所在“肉身”的实质(下集) 神 的 作 工 与 人 的 实 行(上集) 神 的 作 工 与 人 的 实 行(下集) 基督的实质是顺服天父的旨意 恢复人的正常生活将人带入美好的归宿之中(上集) 恢复人的正常生活将人带入美好的归宿之中(下集) 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上集) 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下集) 当你看见耶稣灵体的时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时候了 与基督不合的人定规是抵挡神的人 被召的人多,选上的人少 你当寻求与基督相合之道 你真是信神的人吗? 基督用真理来作审判的工作 你知道吗?神在人中间作了很大的事 只有末后的基督才能赐给人永生的道 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 你到底是忠于谁的人呢? 谈归宿 告诫三则 过犯会将人带入地狱 了解神的性情很重要 到底怎样认识地上的神 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背叛 二 你们当思想自己的所作所为 神是人生命的源头 全能者的叹息 人在神的经营中才能蒙拯救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四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五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六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七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八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九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十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十一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十二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十三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十四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十五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十六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十七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十八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十九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二十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二十一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二十二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二十三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二十四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二十五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二十六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二十七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二十八篇 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二十九篇

0个搜索结果

朗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