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Recital-latest-expression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选择分类

风景图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Recital-god-word-selected-passages
经典神话语

(二)神是万物生命的源头

我还是用讲故事的方式跟你们叙述,你们静静地听着,然后揣摩我在讲什么,我讲完之后会问你们,看看你们能领会多少。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有大山、小溪、狂风和巨浪。

故事2.大山 小溪 狂风与巨浪

一条小溪缓缓地流淌着,蜿蜒曲折,它来到了大山脚下,大山挡住了它的去路,它用它微弱的声音对大山说:“请让开,你挡住了我的方向,你挡住了我前方的路。”大山问它说:“你去哪儿?”小溪说:“我要找寻我的家乡。”大山又说:“好吧,请从我的身上流淌过去吧!”可是因着小溪太柔弱,也因着小溪太幼小,它怎么也越不过大山,于是它只好在大山脚下继续流淌着……

一股狂风席卷着沙石与杂物来到了大山前,怒吼道:“让开!”大山说:“你去哪儿?”狂风怒吼着说道:“我要到山的那边去!”大山说:“好吧!如果你能折断我的腰,那你就过去吧!”狂风怒吼着,一遍又一遍,无论它怎么怒吼、怎么努力,都不能折断大山的腰。它累了,它停下脚步,歇息下来。而山的那一边,一阵一阵的微风吹来,人们好不惬意,那是大山带给人们的问候……

海岸边,浪花在翻滚着,轻轻地拍打着岸边的礁石。突然,一股巨浪狂奔而来,它咆哮着来到大山前,喊道:“让开!”大山说:“你去哪儿?”巨浪不能停下它的脚步,它继续咆哮着,回答道:“我要扩张我的土地,我要伸展我的胳臂!”大山说:“好吧!如果你能越过我的头顶,我就为你让路。”于是,巨浪退后,再次冲向大山,不管它怎么努力,它都不能越过大山,它只好慢慢地退去……

千百年来,小溪在大山的脚下就这样静静地流淌着,它顺着大山指引的方向回到了它的家乡,汇成了河,汇成了海。因着大山的守候,小溪从未迷失方向,小溪与大山相生相息、相生相克又相互依存。

千百年来,狂风从未改变它怒吼的习惯,它依然常常席卷着沙石“光顾”大山,威胁着大山,但它从未折断大山的腰,大山与它相生相息、相生相克又相互依存。

千百年来,巨浪也从未歇息,从未停止它扩张土地的脚步,它一遍又一遍重复着向大山咆哮,而大山也从未因着它的咆哮而挪动身躯。大山守望着这片海,就这样,海中的万物得以繁衍生息。大山与巨浪相生相息、相生相克又相互依存。

这个故事讲完了。首先你们说说,我所讲的故事的内容主要是什么?首先有大山,还有什么?(小溪,狂风,巨浪。)那在第一部分里,小溪与大山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记不记得?(小溪在大山的脚下流淌着。)小溪在大山的脚下流淌着,这是它们之间发生的故事吗?小溪流哪儿去了?为什么要讲小溪与大山?(因着大山守候着小溪,小溪从未迷失方向,它们相互依存。)大山对于小溪来说是保护还是拦阻?(保护。)难道就不是拦阻吗?大山与小溪相守着,大山既是小溪的保护,也是小溪的拦阻,它保护着小溪汇成河,同时又拦阻小溪,不让小溪到处流动,到处泛滥,因而这片水域就不会给人类带来灾害,这是不是这段故事的主要内容?(是。)就是借着大山的保护与大山作为小溪的屏障,人类的家园也得到保护了。而小溪在山的脚下汇成了河,也汇成了海,这是不是小溪生存的规律呀?小溪汇成河、汇成海是借着什么?是不是借着大山哪?借着大山的保护,也借着大山的拦阻。这是不是重点?(是。)在这儿你看没看到大山对于水的重要啊?(看到了。)重不重要?(重要。)这高高低低的山,神造它有没有目的啊?有目的吧。这是一个小小的片段,仅仅是一湾小溪和一座大山就让我们看到了神创造的这两样东西存在的价值与意义,也看到了神掌管这两样东西的智慧所在、用意所在,是不是这样?

第二部分讲的是什么?(狂风与大山。)有风是不是好事啊?(是。)这也未必,有时候风太大就是灾。如果让你呆在狂风里你是什么感觉?看这狂风有几级了,是吧?如果是小小的微风,或者是三四级风,这还勉强,顶多吹得人眼睛睁不开,但是如果狂风狂到一个地步成为龙卷风,你受得了吗?你就受不了了。所以风对人来说,完全说它是好的是错误的,完全说是不好的也是错误的,那要看它是多大的风。那大山在这里起了什么作用?是不是起了过滤风的作用呢?大山把刮来的一股狂风变成了什么?(微风。)那在人生存的环境当中,多数人接触到的、感受到的风是狂风还是微风啊?(微风。)这是不是神创造大山的一个目的、一个用意呀?如果总有狂风卷着沙石在没有任何拦阻与过滤的情况下临到人,人的生存环境会是怎么样的呢?能不能是飞沙走石,人没法在地上呆了呢?也可能被石头打着了,也可能被沙子迷眼睛看不着了,也可能人就被卷到空中了,也可能被吹得站不住了,也可能房子就被毁了,各种灾难都会临到。那狂风有没有它存在的价值呢?(有。)什么价值呢?一说这风不好,人又感觉没价值了。有没有价值?变成微风它不就有价值了吗?人感觉闷热的时候,感觉空气窒息的时候,人最需要的是什么?人最需要的是一股微风,轻轻地、徐徐地吹来,吹得你头脑清醒,心思敏捷,给人的心情带来了很好的一个修补、改善。比如说,你们现在坐在屋里,人很多,空气很稠密,最需要的是什么?(微风。)人到了空气特别浑浊的地方,那里的空气中就有一些脏东西,使人的思维也变慢了,血液流动也减缓了,头脑也不清醒了,如果换换空气,让空气流通一下就变得新鲜了,人就感觉不同了。虽然小溪可能成为灾难,狂风也可能变成灾难,但是有大山的存在,这些灾难都被它变成对人有益的东西了,是不是这样?

第三部分讲的是什么?(大山和巨浪。)大山和巨浪,这个画面是在大山脚下的海岸边,我们看到了大山,看到了浪花,也看到了巨浪。对于巨浪来说,大山是什么?(保护和屏障。)是双重的,既是保护也是屏障。保护的目的是为了这片海不消失,这片海不消失,那活在海中的万物就能得以繁衍生息。而作为它的屏障,就是让这片海的水,这个水域不至于泛滥成灾到处乱流,对人类的家园造成伤害,造成破坏。所以说,大山对于巨浪既是保护又是屏障。

这就是我所说的大山与小溪、大山与狂风、大山与巨浪相生相息、相生相克又相互依存的意义。神创造的这几样东西都有它生存的一个法则、一个规律,那从这个故事当中看到了神的什么作为呢?神创造完万有是不是就不管了呢?反正给它定好了规律,定好了各自的功能,就不管了,是不是这样?(不是。)那是什么?(神在管理着。)神还管理着,管理着水、风与浪,不让它乱跑,不让它对人类生存的家园造成伤害、破坏,这样人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就能继续繁衍生息。就是说,神创造万有的时候,这万有的生存规律神已经定好了,神创造这些东西除了确保它给人类带来益处之外,还得管理它不让它给人类带来麻烦,带来灾难。如果不是神的管理,那水是不是就乱流啊?风是不是就乱刮呀?它有规律吗?如果神不管理,它就没有规律,风就乱刮,水会乱流,到处泛滥。巨浪如果高过大山的话,这片海还能存在吗?这片海就不能存在了。大山如果没有巨浪高的话,海就不存在了,大山也失去它存在的价值与意义了。

从这两个故事当中看没看见神的智慧呀?(看到了。)神创造万有,主宰着万有,管理着万有,也供应着万有,神在万有其间鉴察着万有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也鉴察着人类生存的各个角落,所以,神所创造的万有,神对每一样东西它的性能、它的性质、它的生存规律、它生存的意义与存在的价值是了如指掌、清清楚楚。你们说,在神所创造的万物中,神需要研究它的规律吗?神需不需要学习人类的知识、科学去研究它、了解它呀?(不需要。)那人类当中有没有一个学识广博、知识丰富的人能像神一样了解万物呢?没有吧?有没有天文学家或者生物学家能够真正地了解万物生长的规律呢?他们能不能真正了解万物各自存在的价值呢?(不能。)因为什么?万物是神造的,人学那知识学得再多再深,年头再久,永远测不透神造万物的奥秘与神造万物的目的,是不是这样?(是。)话说到这儿,你们对于“神是万物生命的源头”这句话的真正含义是不是有一部分了解了呢?(是。)我知道当我说这个题目——“神是万物生命的源头”的时候,好多人会立刻想到神是真理,神用话语供应我们,只想到这一层意思,甚至有的人认为,神供应人的生活和日用的饮食与每天所必需的一切东西,这不算是什么供应。是不是有人会这么想?神为了人类能正常地生存,正常地活着,神创造这一切,神的用心是不是很明显?神在维护着这个人类生存的环境,也在供应着这个人类生存所必须要有的东西,更在管理着、主宰着这一切,让人类能够正常地生活,能够正常地繁衍生息,这就是神供应万有、供应人类的方式。这些需不需要人去认识与了解呀?或许有些人会说:“这个话题与我们认识真正的神自己相距太远了,我们不想认识,因为我们活着不是只靠日用的饮食,而是靠神口中的话。”这话对不对?(不对。)错在哪儿啊?你们说,认识神只认识神所说过的那些话,能不能完全认识神哪?只接受神的作工、接受神的刑罚审判,能不能完全认识神?要认识神只知道一部分神的性情,了解一部分神的权柄就行了,就能达到认识神了,这话对不对?(不对。)为什么?(因为太片面,还是会有点空洞。但是从神的各方面作工,再结合我们能看得到、能观察到、体会得到的万物——山川、湖泊、种子、阳光、雨露这些来认识,就觉得很实际。)神的作为是从创造万有开始的,而且一直到现在神的作为是无时不在、无刻不在的,如果只相信神的存在是因着神拣选了一部分人,他把工作作在这部分人身上,要拯救这一部分人,然后其他的事与神无关,与神的权柄无关,与神的身份无关,与神的作为无关,这叫真实认识吗?这样的一个所谓对神有认识的人,只片面地把神局限在一班人身上,这样的认识是不是真实认识?人这样的认识是不是否认神创造万有、主宰万有啊?有的人都不想搭理这事,心想:“神主宰万有我也没看着,离我太远,我不想认识,神愿意作什么就作什么,跟我没关系,我就管接受神的带领、神的说话,然后被神成全,蒙神拯救。我就管这些事,别的什么也不认识,别的什么也不管,什么神创造万有的规律,神是怎么供应万有、供应人类的,跟我没关系!”这叫什么话?这是不是大逆不道啊?有这样思想的人在你们中间有没有?你们不说我也知道,在你们中间有一大部分人有这样的想法。这些“本本先生”他们用自己所谓的属灵的观点看待这一切,他们只想把神限制在圣经里,把神限制在神话里,限制在这些字面的道理上,不想认识神更多,也不想让神分更多的心思去作别的事情,这些人的想法很幼稚,也很宗教化。持有这样观点的人能不能认识神哪?很难认识神。今天讲这两个故事,讲的这两方面也可能在你们刚刚听到的时候,刚刚接触的时候,你们觉得有一点深奥或者有一点抽象,不是太好理解,也不是太好懂,很难与神的作为、与神自己联系起来挂上钩,但是在万物中,在人类中间,凡是神的作为、神作过的事,每一个人,每一个追求认识神的人都应该有清楚、准确的认识。这些认识能使你确定相信神的真实存在,也能让你准确地知道神的智慧、神的能力与神供应万有的方式,让你清楚地意识到神的存在是真实的,不是虚幻的,不是传说,不是渺茫的,也不是一种学说,更不是一种精神寄托,而是真实存在的,更让人知道是神一直这样供应着万有,供应着人类,以他的方式、以他的节奏来供应着万有,供应着人类。所以说,因着神创造了万有,给万有带来这样的规律,万物才能在神的命定之下各尽其职,各尽其责,各自扮演着自己的角色,为人类,为人类的生存空间、生存环境发挥着自己的作用。如果没有神这样作,没有了人类这样的生存环境,人类无论是信神也好,或者是跟随神也好,都是不可能的,仅仅是一句空话,是不是这样?

咱们再看看刚才讲的这个故事——大山与小溪。大山的作用是什么?大山上也滋生着万物,它本身有它存在的价值,同时大山也阻挡着小溪,不让小溪随意流动给人类带来灾难,是不是这样?就是大山以它自己的方式存在着,滋生着自己本身所拥有的万物——树木、草,还有山里的各种植物与动物,同时大山又为小溪指引方向,归拢小溪,让小溪很自然地顺着它的脚下能够流成河,汇成海。这样一个规律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神创造的时候特定的安排。大山与狂风呢,本身大山也需要风,也需要风来吹拂大山上的生物,同时大山也制约着狂风,不让狂风泛滥。这个规律一方面有大山的职责,大山的职责这个规律是不是自然形成的?(不是。)而是神创造好的。大山有它的职责,狂风也有它的职责。那大山与巨浪呢,如果没有大山的存在,水自己有没有流向啊?(没有。)它也会泛滥。大山有大山存在的价值,大海也有大海存在的价值,而它们之间在互相能够正常存在、互不干涉的情况下也互相制约着,大山制约着大海,不让它泛滥,从而保护了人类的家园,也让大海养育了大海中的万物。这个景观是不是自然形成的呢?(不是。)也是神创造好的。从这个画面中看到,神创造万有的时候,大山放在哪儿,小溪从何而流,狂风在什么地方刮起,从什么地方开始刮到什么地方,巨浪的高度是多高,这些神都已经命定好了,都有神的用意与目的,这就是神的作为。那现在神的作为是不是在万物中处处都能看见呢?(是。)

0个搜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