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七 篇

作为西面之枝都当听我之声:

在以往,是否曾对我忠心?是否曾听我良言相劝?你们的盼望是实际而不是渺茫的吗?人的忠心、人的爱心、人的信心,无一不是来自于我,无一不是我赐给。我民,听见我言是否明白我意?是否看见我心?虽然以往在事奉途中有起有落,此起彼伏,不时有跌倒的可能,有时甚至有背叛我的危险,但你们可知我无时不在拯救你们?无时不在发声呼救你们?多少次你们陷入撒但的网罗之中;多少次你们落入人的笼络之中;又有多少次你们不放下自己而互相纷争不休;多少次虽身在我家而心却不知去向。但多少次我伸出拯救之手在扶持你们;多少次我撒下怜悯之粒投入你们之中;多少次我不忍心看见你们受苦受难之后的惨状;多少次……你们可知?

但今天,你们终于在我的保守之中渡过了难关,我与你们同乐,这是我智慧的结晶。但你们切记!有谁跌倒而你们是刚强的呢?有谁曾刚强而没有软弱之时呢?人,有谁的福不来自于我?有谁的祸不是来自于我呢?难道凡是爱我的,所得的都是“祝福”吗?难道约伯受祸是因为他不爱我而抵挡我吗?难道保罗能在我面前得以忠心地事奉我,是因为他能确实地爱我吗?虽然你们持守住我的见证,但能有谁的见证不掺有杂质而是如纯金呢?人的“忠心”能是真实的吗?我为你们的“见证”而得享受,这并不是与你们的“忠心”相矛盾的,因我不曾多高地要求任何一个人,若按我的计划的原意,你们将都是“次品”——不合格,这难道不是我对你们所说的“投下的怜悯之粒”吗?你们看到的是我的拯救吗?

你们都当回想:自从你们回到我家以来,曾有谁不想自己的得失,而是犹如彼得一样来认识我?你们对圣经的表皮倒是吃得滚瓜烂熟,而“实质”你们吃着了吗?就这样,还是持守你的“资本”,不肯实际地放下自己。当我发声之时,当我面对面与你们说话之时,你们谁曾放下封闭着的“书卷”,而接受揭开的生命之言呢?你们对我话并不注重、并不宝贝,而是将我的话当作“机关枪”一样直接指向自己的“仇敌”来维护自己的地位,却丝毫不是为接受我的审判而认识我。人人都把矛头指向别人,你们谁也“不自私”,处处“为别人着想”,这不正是你们的昨天吗?而今天呢?你们的“忠心”多加了几分,人人都老练、成熟了几分,因此对我多加了三分“惧怕”,谁也“不轻易做事”,你们为什么总是处于消极呢?为什么你们的积极因素总是不知去向呢?我民哪!“以往”早已消逝,切不可再留恋!既在昨天站立住,便应在今天为我尽你的真实忠心,更应在明天为我作那美好的见证,而且要在将来承受我的祝福,这个是你们当明白的。

虽然“我”并不在你们面前,但我灵必施恩于你们,望你们宝爱我的祝福,能因着我的祝福认识自己,不要以此为资本,应在我话中来补足你们的缺乏,从而换取你们的积极成分,这是我的留言!

一九九二年二月二十八日

上一篇: 第 六 篇

下一篇: 第 八 篇

基督徒如何才能摆脱罪的捆绑,得着洁净?欢迎联系我们,帮你找到路途。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基督的实质是顺服天父的旨意

道成肉身的神称为基督,基督就是神的灵所穿的肉身,这个肉身不同于任何一个属肉体的人。所谓的不同就是因为基督不属血气而是灵的化身,他有正常的人性与完全的神性,他的神性是任何一个人都没有的,他的正常人性是为了维护在肉身中的一切正常活动的,神性是来作神自己的工作的。不论是人性还是神性都是…

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一

我们今天交通一个重要的话题,这个话题是从神的作工开始到现在一直在谈的一个话题,对每个人都很重要。也就是说,这个话题是每个人在信神的过程当中都能接触到的问题,也是必须接触到的问题,是一个很重要的、不可避免的也是人离不开的问题。说到重要,对于每一个信神的人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有些人认…

论到“信”,你怎么认识

在人的身上仅仅存在人的似有非有的“信”字,但人却并不知道什么叫“信”,更不知道为什么要信,人明白得太少,人太缺乏,只是愚昧无知地信我,虽然不明白什么叫信,也不知道为什么要信我,但人还是“痴痴”地信着我。我对人的要求并非仅仅让人这样痴痴地求告我,或是漫不经心地信我,因为我作的工作是…

论到以后的使命,你当怎么对待

你能用具有时代意义的合适的语言,将神的“时代性的性情”表达出来吗?借着你经历神的作工,你能把神的具体的性情说出来吗?怎么能说得合适、恰当?借此来发现你是怎么经历的。你将怎样将自己的看见与经历告诉给等着你牧养的那些饥渴慕义的、可怜的、贫穷的、虔诚的宗教信徒?等候你去牧养的人将会是什…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