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4 刚硬的我被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

山东省 范妮

2001年国庆节,我休假回家,还没到家在同学那儿就听说现在有个“东方闪电”的异端特别厉害,并说我的母亲已被他们迷惑有七个月了。听到这样的消息,我心里忐忑不安,迫不及待地赶到了二舅(二舅是讲道人,我比较崇拜他)家。没等我开口,二舅就对我说:“你妈信了‘东方闪电’,整天在外面跑,还赖在弟兄姊妹家里赶都赶不走,把我的脸都给丢尽了,说是传什么福音,闹得教会的人都来问我怎么办,我对他们说:‘我已没有这个姐姐了,她已被教会开除了,你们该怎么赶就怎么赶。’听说他们不要圣经,看什么小书卷了,这书可厉害了,一看就会迷进去,如果想出来就会被打断腿,挖掉眼睛。小妮啊!你千万要小心,一定要站住立场,别看肉体上她是你妈,信主可不看这个……”二舅的话句句扎进我的心窝,我不由得紧张起来:“看来‘东方闪电’是异端这是真的啦!不然,二舅怎么能这样说我母亲呢?母亲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她真会赖在别人家里赶都赶不走吗?……”我又害怕又难过,多么希望二舅能拉母亲一把呀!但从他的那些话中能听出,我母亲已经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当时,我只想快一点回家看看母亲。

回家的路并不远,我却感觉走了很长时间。一路上,我心乱如麻,不知该如何面对母亲,更不知该做些什么来挽回这一切。可是,我回到家,母亲仍像往常一样对我嘘寒问暖,丝毫看不出有什么异常。看着母亲熟悉的身影,耳畔响起二舅的话,我顿时一阵心酸:“父亲刚刚去世,姐姐也已出嫁,只剩我和母亲相依为命,可现在我却要为主的缘故与母亲划清界限,不仅如此,还要防着她,免得被她迷惑。现在弟兄姊妹弃绝她,主也不要她了,就连她最亲的女儿也要疏远、防范她……”想到这里,我的眼泪夺眶而出,心中默默向主呼求:“主啊!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呀?为什么这样的事会临到我呢?主啊!我该怎么办呀?”

经过观察,我发现母亲的确不看圣经了,我就不停地与她争辩,想拉她回来,然而母亲始终都说她信的没错,还反过来劝我接受全能神。一番努力没有结果,我认定母亲真的是走邪了,就奉主耶稣的名祷告,盼望主能将我们家的魔鬼赶跑,还苦思冥想怎么拦阻母亲看那本书,心想:如果把书烧了,她不就看不成了吗?可每当我要烧时,心里总感觉不安,所以几次都没有烧成。

假期很快结束了,我不得不离开家,但又放不下母亲,于是我就再三交代姐姐,让她一定要看好母亲,若有什么异常,一定要打电话给我。谁知,姐姐却说:“你别胡思乱想了,我看咱妈挺正常的,倒是你们教会的人不正常了,不是打人、骂人,就是用尿泼人,我看还不如不信主的人。”没想到,不信主的姐姐能说这样的话,我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就这样,我带着无限的牵挂回到了北京。但每当想起二舅说母亲的那些话,我就揪心般地难受,想不到一贯看不得别人半点脸色、倔强好强的母亲竟会向人低头!母亲啊,你为何变成这个样子?你为什么这么傻?到底是什么力量驱使你这样做的?我真不明白!我急切地盼望母亲能醒悟,多少次向主哀求:“主啊!你究竟在哪里?求你救救我的母亲吧!……”我几乎天天这样祈求,并盼望着能早一天回家把母亲拉回主的面前。

2002年8月上旬,我终于有机会回家了。可到家后,却得知大姨、小姨、舅妈和表姐都信了全能神,我傻眼了!没想到这不到一年的时间会有这么大的变化,更令我棘手的是,她们听说我回来了就天天来传我。我心想:我可不像你们那样没立场、没分辨。因此无论她们怎么说,我都不接受。这下母亲可急坏了,只要一有空就劝我看看那本书。后来我想:“也是呀,不看看那本书里面写的是什么,怎么能把她们拉回来呢?她们几个都是因看这书接受的,那书里到底说些什么让她们这么痴迷?”于是,我就找二舅商量,谁知二舅坚决反对,说看书就是试探神。听二舅这么一说,我不敢看了,并求主坚固我的信心,使我站立住,不被异教之风摇动。母亲见我的心如此刚硬,劝我说:“孩子呀,看看吧!不看你会后悔的!神把一切奥秘都打开,把全部真理都向人阐明了,你一看就会明白的。”“不!我不会后悔的!我相信主耶稣不会不要我的!”我坚定地打断了她的话。母亲哭了:“妈不会害你的,你长这么大,妈从来没求过你什么事,今天妈就求你一次,好孩子,看看吧!这的确是神的话,你不看怎么知道真假呢?你若不看,到事实显明的时候,你再懊悔也晚了……”母亲的一番肺腑之言像鞭子一样抽在我身上,我里面争战开了:“万一母亲所说的是真的,到时我真的不后悔吗?”但又想起二舅的话:“要小心!要站住立场,坚决不能背叛主耶稣……”我心里矛盾极了,不知该如何是好,就哭喊着说:“够了!不要再说了!我不想看,你信你的,我信我的,咱们谁也别管谁!”母亲听我这么说,跪在地上痛哭流泪地祷告:“全能神啊!我蒙了你这么大的救恩,却不能把你见证出去,我真是太没用了!是我的愚昧拦阻了你的作工。神哪!求你开启我女儿,让她能明白你拯救人的急切心意,不再被谣言所迷惑……”母亲这番情深意切的祷告仍没能打动我麻木、刚硬的心,我只是冷冷地看着她跪在那里痛哭流泪,还无情地认为这是撒但的诡计,暗自思忖道:“有什么招,尽管使吧!……”最后,我再也听不进母亲的劝告,一心只想逃避这样的场面。正当我转身要走时,母亲站起来一把拉住我,劝我不要走,可我什么也不听,使劲地甩开她的手绝情地夺门而出。“孩子,回来呀!你听妈说……”母亲的呼唤声一直回荡在我的耳边……我漫无目的地走着,任泪水涌流,心中不停地自问:“为什么会这样?信主为什么这么难?难道母女非要成为仇敌吗?……”

我转了一圈又回到家,看到母亲眼睛哭得红肿,嗓子也哑了,嘴上还起了水泡,我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蒙头大哭,痛苦、矛盾、绝望一齐涌上心头,便向主哭诉:“主啊!我不想离开你,更不愿背叛你。但你知道我没有分辨的能力,你说你还会再来,母亲所传的全能神真是你吗?主啊!我愿意寻求你,若真是你回来了,愿你能开启我、引导我,我已没有力气挣扎,也不想再挣扎了,我愿把一切都交在你的手中……”

到了下午,母亲见我态度有所缓和,就喊来两位弟兄给我作见证,当时我想:“不管如何,我得把这件事弄清楚!”其中一位弟兄说:“姊妹,我知道你心里很苦、很难受,我们曾经也和你一样,都是从这种情形中过来的,你有什么想不通的地方咱们可以在一起交通交通……”很奇怪,听他们说话就感觉像自己的亲人一样,我一点也不觉得陌生,他们平易近人,普普通通,根本不像传言中所说的那样可怕。于是,我就把自己一直疑惑不解的问题提了出来:“为什么你们不看圣经了?”弟兄就拿出圣经翻到希伯来书8章13节:“既说新约,就以前约为旧了;但那渐旧渐衰的,就必快归无有了。”又翻开启示录5章1、5节:“我看见坐宝座的右手中有书卷,里外都写着字,用七印封严了。……长老中有一位对我说:‘不要哭。看哪,犹大支派中的狮子,大卫的根,他已得胜,能以展开那书卷,揭开那七印。’”接着便问我:“神已把小书卷打开了,把圣经的奥秘全向我们显明了,我们是看小书卷呢,还是看圣经呢?”我暗暗地思考着:“打开这本小书卷的只有神自己,难道神真的来了,把小书卷打开了?莫非我要烧的那本书就是羔羊展开的小书卷?若真是这样那谁还看圣经呢?”弟兄像是看出了我的心思,又翻开神的话让我读:“你们都得了解圣经,这个工作太有必要了!今天你不用看圣经,因为圣经里面没有什么新的东西,都老旧了。圣经属于历史书籍,你如果把圣经的旧约拿到恩典时代吃喝,你拿着旧约时代所要求的在恩典时代实行,耶稣要弃绝你,耶稣要定你的罪,你用旧约来套耶稣作的工作,那你是法利赛人。你如果现在把新约和旧约套在一块儿吃喝、实行,今天的神要定你为罪,你跟不上今天圣灵的作工,你吃喝旧约,还吃喝新约,你是属于圣灵的流以外的人!在耶稣时代,耶稣按照当时圣灵在他身上所作的工作来带领那些犹太人,带领所有跟随他的那些人,他所作的并不以圣经为根据,而是按着他的工作来说话,他不管圣经如何说,也不在圣经里找路来带领跟随他的人。他刚开始作工就是传悔改的道,而‘悔改’这两个字眼在旧约那么多预言里根本提都没提到,他不仅不是根据圣经作,他又带出了更新的路,作更新的工作。他从不参考圣经来传道,他医病赶鬼的异能在律法时代从未有人能作,他的工作、他的教训、他说话的权柄与能力也是在律法时代无人能达到的,他只是作他更新的工作,尽管有许多人用圣经来定他的罪,以至于用旧约圣经来将他钉在了十字架上,但他的工作却超乎圣经旧约,若不是这样,人又怎么能把他钉在十字架上呢?还不都是因为他的教训、他医病赶鬼的能力在旧约里从未有过记载吗?他作的工作都是为了带出更新的路,并不是有意来与圣经‘打仗’,或有意来废掉旧约圣经,他只是来尽他的职分,将新的工作带给那些渴慕、寻求他的人。他不是来解释旧约或来维护旧约的工作,他作工不是为了让律法时代继续发展下去,因他作工根本不考虑有无圣经根据,只是来作他该作的工作,所以,他不解释旧约预言,也不按着旧约律法时代的话来工作。他不管旧约怎么说,或与他所作的相合或不合,他都不关心,他不管别人如何认识他的工作,如何定罪他的工作,他只是在一直作他该作的工作,尽管有许多人用旧约先知预言来定他的罪。在人看他作工没有一点根据,而且有许多不符合圣经的记载,这不都是人的错谬吗?神作工还用套规条吗?神作工还得根据先知的预言吗?到底圣经大还是神大?为什么神作工非得根据圣经呢?难道神自己就没有任何权利来超脱圣经吗?神就不能离开圣经另外作工吗?为什么耶稣与他的门徒不守安息日呢?若说他按照安息日、按照旧约那些诫命实行,他为什么来了不守安息日,还洗脚、蒙头,还掰饼、喝酒呢?这些不都是旧约没有的诫命吗?他要是按照旧约,为什么打破这些规条呢?你该知道,先有神还是先有圣经!他能是安息日的主就不能是圣经的主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圣经的说法 一》)神的话使我豁然开朗,明白了神作工并不是按圣经来作,并不是以圣经为依据,而是根据他的工作来说话。今天神已来到,打开了小书卷,发表了新的说话,在圣经以外带出了更新的路。我这才知道母亲他们为什么不看圣经了。这时,弟兄又对我说:“神把圣经上的奥秘都打开了,所有的真理都向我们阐明了,你只要看神的话,一切都会明白的。”于是,我答应他们看看书考察考察。

第二天,母亲一早就对我说:“你好好看吧,只要存着寻求的心,神必开启你。”于是我拿起神话书郑重其事地看了起来,我全神贯注地看了四个多小时,几乎是流着泪看下来的。神真是太奇妙了!当我带着一点点寻求的心看时,心中的一切拦阻都没有了,就觉得神在对我说话,又觉得神像个知己在与我交心,那么亲切,那么温暖。神说:“作为每一个信耶稣的人都没有资格咒诅定罪别人,你们都应该做有理智的接受真理的人。或许你听了真理的道看了生命的言语之后,认为这些话仅仅有万分之一合乎你的意思、合乎圣经,那你就在这万分之一的言语中继续寻求,我还要劝你做谦和的人,不要太自信,不要太自高。在你仅有的一点敬畏神的心之中将获得更大的亮光,你仔细考察反复揣摩,你就会明白这一句句言语到底是不是真理、是不是生命。或许有的人没有看几句话就盲目定罪了,或者说‘这无非是一些圣灵开启罢了’,或者说‘这是假基督来迷惑人来了’,能说出这样话的人简直是太无知了!你对神的作工、对神的智慧了解得太少了,我劝你还是重新开始吧!你们不要因着末世要有假基督出现而盲目地定罪于神所发表的言语,不要因着怕受迷惑而做亵渎圣灵的人,这样岂不太可惜了吗?若你再三考察之后仍旧认为这些话不是真理、不是道路、不是神的发表,那你就是最终遭受惩罚之人,就是无福之人。这样的真理说得这么透亮、说得这么明白你都接受不了,那你不就是不配蒙神拯救的人吗?不就是没有福气归回到神宝座之前的人吗?好好想想吧!不要草率不要鲁莽,别把信神的事当作儿戏,应该为自己的归宿、为自己的前途、为自己的生命着想,不要玩弄自己,这些话你都能接受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你看见耶稣灵体的时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时候了》)面对神的话,我羞愧万分,明明是真理我却听信别人的谣言而不加分辨,盲目下断案定罪,不考察,不寻求,这不是拿自己的生命当儿戏吗?信神却不认神,甚至像当初的法利赛人一样死守圣经,认为不看圣经就是不对的,就是离弃主的道,我真是太瞎眼、太愚昧了!

接着,我又看到神的话说:“你肩负的重任、你的托付、你的责任,你都知道吗?你的历史使命感何在?你将怎样做好下一个时代的主人?你的主人翁的感觉是否强烈?……等着你去牧养的人该有多少?你的任务是否很重?他们贫穷、可怜、瞎眼,不知所措,落在黑暗之中哀号,路在何方?……无情的绳索、凝固了的历史早将其封锁在其中,哀哭之声谁曾耳闻?愁苦之态谁曾目睹呢?你可曾想到神的心何等忧伤着急,怎忍看着亲手造的无辜的人类遭受这样的折磨呢?人类毕竟是经受过毒害的不幸者,虽然今天幸存下来,但谁知人类早已经历了恶者的毒害。难道你就忘了你是受害者中的一个吗?你不愿因爱神而努力地将这些幸存者都拯救回来吗?以自己所有的力量来还报那爱人如爱自己骨肉的神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论到以后的使命,你当怎么对待》)看到这里,我回想二舅所说的传言“信全能神的人邪了,有家也不回”,现在我全明白了,跟随全能神的人为什么能甘愿撇下一切,因为他们肩负着神圣的使命,在与神配合抢救人的灵魂,而人的传言是因不明白其中的内情,纯属是不明事理之人的毁谤,无中生有!我们只看到跟从全能神的人整天在奔跑,但他们为什么奔跑,是什么力量在驱使他们奔跑,谁又把心安静在神面前思考、寻求过这个问题呢?回头想想那些谣言,其实编造得并不高明,只要稍作思考就能分辨真假,只恨自己当时太愚昧、太无知,别人怎么说我怎么听,为什么不早看看神的话呢?我太固执,太刚硬,失去了多少次蒙神拯救的机会,真是个没有分辨的糊涂虫!想到这儿,我非常懊悔,深为自己昨天的愚昧而蒙羞,为自己人云亦云而脸红,为自己的刚硬悖逆而悔恨,不禁双膝跪地声泪俱下:“全能神啊!我误解了你,我伤透了你的心!你就是我们所盼望的主耶稣,可我却不认识你,一直误认为母亲被异端所掳,原来她早已回到你的怀抱,我却抵挡得罪了你。全能神啊!我感谢你!我这么悖逆、可恶,可你还一直宽容我,直到把我找回你的家中。现在,我不再逃避,不再挣扎,只愿安静在你的面前尽享你的话语,追求认识你!”

上一篇:我这颗冰冷的心被神融化

下一篇:我是如何被真理征服的

相关内容

  • 冲破网罗归向神

    91年夏天我信了耶稣,因着主的特别恩待,在教会读圣经,不久我就开始讲道了,后来又牧养教会、带领查经作奋兴的工作,就这样我便坐上了大带领的位置,接待我的家庭约有上百家,常去牧养的教会有70多处,交通范围有亳州市、怀远县、涡阳县、利辛县、宿县等地,因此我常常奔走在各处教会,同时,我也苦盼救主耶稣的二次降临。可是94年的春天,当两位姊妹把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我时,我不但不听还定罪、毁谤、亵渎,并把她们赶走。过了几天,她们又给我送来一本神话书——《救主早已重归》。当我看到书上说,主已经来到地上,而且还在中国作工时,我认为:不可能!便不假思索地把书烧掉了。

  • 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

    安徽省 汪洋 我原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名带领。在没有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我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的再来,但因着大带领的警告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的预言,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每当想起这些,我的心里就十分内疚、悔恨,下面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 1999年9月的…

  • 昨日的抵挡 今日的悔恨

    我原是恢复流的一名中层带领,1985年我蒙召归主后,就一直在主的恢复流里。我一直认为圣经是一本生命书籍,其中的每句话、每一个字都是神所默示的,神六千年来对人类的美善心意全在圣经里向我们显明了,因此我视圣经如自己的命根子,更对能给我们带来“拔高异象”的李弟兄崇拜有加。我总认为神借着李弟兄已将六十六卷圣经的奥秘揭示完了,所有的奥秘、精华全向我们显明了,什么时候敌基督定盟约,什么时候建圣殿,主什么时候回来,把我们提到哪里,时间、地点统统告诉了我们,我们只需聚会、顺服,只等启示应验时我们被提、作王掌权了。

  •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个带领,在我没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二次再来,但因着上面大带领时时敲“警钟”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这话,使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想起这些,心里十分内疚,下面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弟兄姊妹说说,以便弟兄姊妹引以为戒,能早日回到神的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