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6 我在真理面前低下了头

——一个悖逆之子的真实经历

黑龙江省 梁艳丽

我叫梁艳丽,家住肇东市,原是灵恩派的一名同工,也曾是极力抵挡全能神末世作工的悖逆之子之一。

1990年7月,我因丈夫有外遇心灵备受打击而信了主耶稣。半年后我就开始讲道,特别是从1991年8月9日受洗后,我的信心、爱心越来越大,对圣经爱不释手,每天必背5节经文。一想起约翰福音3章16节的经文“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我就倍受激励,一年以后我就辞掉工作全时间为主花费,负责牧养当地的各教会。期间,我参加过各种特会培训,常接待国外的牧师和国内的弟兄姊妹,也常和浙江温州、河南、安徽等地的同工彼此交通联络。从1997年开始,我和各地同工交通最多的就是如何抵制“东方闪电”,并且到各处教会宣讲:“‘东方闪电’是异端,他们说主耶稣回来了,要看小书卷,你若不接受就会被割鼻子、割耳朵、挖眼睛、打断腿,而且他们传一个人能得不少钱,他们纯属离道反教。所以,我们必须守住圣经,只有守住圣经才是守住真道,除圣经以外什么书都不能看,和我们信的不一样的绝对不能与他们交通。”从此,我开始抵挡全能神的作工长达五年之久。现在回想起来我真是痛彻心扉,悔不当初。在此我把自己抵挡全能神的经过写出来,希望弟兄姊妹引以为戒,不要再重蹈我的覆辙。

1997年秋天,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传到我们教会,这时整个东北的教会一片混乱,各处教会都有人接受了全能神的新工作。面对这种情景,我和其他几位同工极力封锁教会,并让全教会弟兄姊妹禁食祷告,求主拦阻“东方闪电”的人进入教会偷主的羊。我起早贪黑多次去接受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家挽救他们,劝他们不要接受全能神,并告诉他们“东方闪电”是异端,可无论我怎样劝说都无济于事,我气急败坏却又无计可施。于是无论在哪儿只要碰见他们,我就说一些定罪、亵渎全能神作工的话,又攻击、诽谤他们,最后把他们开除出教会。可令我纳闷的是,无论我怎样对待他们,他们都是笑脸相迎,从不动血气。我想:莫非那书里真有迷魂药,人看了就变了,血气就出不来了?后来有个姊妹要来我家给我传末世福音,我说:“你可别来,来了也得把你赶出去,我死都不会接受的。”同年10月末,五站聚会点有一个讲道的姊妹接受了全能神的新工作,然后四十多人的教会有二十多人也都跟着接受了。我听说后肺都要气炸了,急忙赶到那里为他们禁食祷告,并且一连七天挨家去挽救他们,流着泪劝他们说:“‘东方闪电’绝对是假道,是迷惑人的,他们这些人胡说主来了,你们不懂圣经不会分辨上当了,快回来吧,求主赦免你们的罪。”可无论我怎样劝说,他们都没有回头的意思,反而劝我接受。我气极了,恨恨地说:“我宁肯下地狱、下火湖也不接受。”最后我看实在劝不回,就把他们都开除出教会,并告诉其他聚会点不许任何人和他们来往。我带着恨、带着伤心和失望离开了五站,从此变本加厉地封锁教会,还派人专门负责看守各处教会,若发现有人和“东方闪电”的人接触,就让其停工停餐(停止事奉,停止领圣餐)。

不久,和我一起作工的主日差派同工高姊妹也接受了全能神的新工作。她曾在我的影响下天天讲如何防备“东方闪电”,可今天在同工中却第一个接受了“东方闪电”,我气得找到她质问道:“你为什么进异端?”“那不是异端,我已经看了七天全能神的话,这是真道,你也看看吧!”高姊妹耐心地劝我。我气愤地说:“你就是把死人说活了我也不看。”后来这个姊妹又去山东把那里的一百多个弟兄姊妹带进了“东方闪电”。我听说后对“东方闪电”愈发恨之入骨,以致吃不好饭,睡不好觉,家里孩子也不管了,眼睛都急红了。我越想越气,又怒气冲冲地找到高姊妹家,咬牙切齿地冲她大吼大叫。

1998年9月,我听说邱弟兄夫妻也接受了“东方闪电”,便和其他四位同工一起赶去他家。到他家时,他俩正在专心致志地听诗歌,连我们进屋也没发现,我眼疾手快“嗖”的一下就把磁带抢到手藏在怀里,要以此作为他们夫妻接受“东方闪电”的罪证。没等他们说什么,我就气愤地嚷道:“什么破歌,不许听!你们还是信主的人吗?主给你们那么多恩典全忘了吗?真是忘恩负义、狼心狗肺,不算人!你们进去了,还拉别人。”当时我恨“东方闪电”的心情难以控制,不知说什么才能解心头之恨。我接着又逼问弟兄:“‘东方闪电’的人什么时候来?”弟兄说星期三。当时我想:要是让我抓住非得给他们点颜色看看。可一连几天我也没抓住,气得我对他们二人说:“你们接受的是异端,你说他们到底给你们多少钱?”他们说:“给永生,给真理,不给钱。”后来无论我们软硬兼施怎么劝,他们二人还是不肯回转。

万般无奈之下,我就拿着有关“东方闪电”的反面宣传材料在同工会、各主日会上大讲特讲,用材料上的谎言来欺骗、恐吓弟兄姊妹,使他们放弃寻求真道。之后,我又和其他派别联手对付“东方闪电”。为了把“东方闪电”的人赶出肇东市,骑自行车我嫌太慢,就乘出租车满市追赶“东方闪电”的人。当时我还认为这是捍卫真道、保护群羊,哪怕献身舍命也值得。

可让我不能理解的是,我越是拼命抵制“东方闪电”,教会越是出现重重危机,不幸的事一件接一件地发生。1999年8月受洗时,不少信徒被抓进公安局;2000年8月受洗时,我和四位主要负责同工被公安局抓去拘留了七天,教会的奉献款被公安局全部没收,同工因怕被抓各奔东西躲藏起来,教会乱作一团;还有,我的属灵前辈高姊妹、吴姊妹,她们曾带我到各处讲道、传福音,虽然后来从本教会分出去了,但她们为保护群羊抵制“东方闪电”也是忠心耿耿,可如今,高姊妹得了小脑萎缩、直肠癌在医院痛苦地死去,吴姊妹也得了胃癌,头发掉得精光,在医院治疗花了不少钱也没能保住性命;还有一个讲道同工李姊妹因煤气中毒命丧黄泉;特别是1998年,来自各地的大约有二百多名主要同工举行的一次大聚会中,有一个同工在聚会时被鬼附上,讲道的是南方一个有名的大同工,由他带着大家同心合意地祷告,鬼也不走,后来把被附的同工带到接待家,三四个人禁食轮流祷告,鬼仍不出去,最后她丈夫把她接回家,请巫师跳了大鬼,她才好了,就这样,信主耶稣的人转去供上了魔鬼……这一件件、一桩桩的事在我脑海里翻腾着,我感到不可思议,心都要碎了。痛苦中,我来到主前哭诉着:“主啊!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教会是你宝血买回来的,你怎么不管了?主啊!我好苦,不知怎样做才能挽回这一切。主啊!求你回到教会吧,我真的无能为力了,羊群越看越散,越抵制‘东方闪电’教会越乱,求你快点给我开出路吧!”可是,无论我怎样求主,教会仍像一盘散沙,同工因怕被抓不讲道了,我也感觉没道可讲,连祷告也没话了,聚会的人数越来越少。我落在了极度的痛苦之中受煎熬,以往的信心早已无处可寻了,什么“谁不信主我得信主,谁不爱主我得爱主”都成了过眼云烟、空中楼阁。我渐渐堕落了,整天看电视,看录像,还学会了打麻将、玩扑克,品味着罪中之乐,没有一点爱主的力量。我彻底绝望了,内心深处在挣扎、呼喊:“主耶稣啊,你在哪里?我要死了,主啊,求你救救我吧,我快没命了……”

正当我在痛苦的深渊里挣扎时,2002年3月24日,温州弟兄姊妹打来电话让我去那里灵修调整,我心里非常感恩,心想:一定要借这个机会让自己刚强起来。于是3月28日,我南下去了温州。两年不见,没想到弟兄姊妹的信心、爱心比以往更大了,他们热情接待我,安慰我,问长问短,亲如一家。他们真诚的爱温暖了我这颗冰冷的心,我想:这一次一定不会白来,弟兄姊妹肯定会把我的劲儿带起来。

第二天,他们把我带到一个聚会所,在这里我遇见了四个弟兄,他们来自四个省、四个派别。当时我想:不是一个派别的怎么能在一起事奉呢?可别是传异端的人。我心里不由得紧张起来。只见他们每人手里拿着一个包,看见包我不由得就想起反面宣传材料上说的“他们有枪有炮,有照相机,有绳子”,这时我更加紧张了,莫非他们是“东方闪电”的人?我赶紧默祷:“主啊!既然是你把我带到这里,求你保守我,加给我分辨的能力。”祷告后,心稍稍安静下来一些。这时,我仔细观察四位弟兄,怎么看他们也不像黑社会的人,他们真诚、和善,说话有分寸,举止稳重大方,也不像材料里说的那样。他们分别从包里拿出圣经、笔记本、笔,而后我们一起交通起来。弟兄问我:“姊妹,你现在的光景怎样?”这一问可问到了我的痛处,我强忍着眼泪说:“都是我不忠心,我有罪呀,教会被我带散了,很多弟兄姊妹都被‘东方闪电’掳去了,拦也拦不住,我的信心也没了,支撑不住了。”于是我就把教会发生的一连串的事和他们说了一遍,我边说边控制不住地流泪。弟兄急忙安慰我说:“姊妹,你也不要太伤心了,相信神不会丢弃我们,人的尽头正是神的起头。其实现在不单是你们那里的教会荒凉了,全世界的教会都不同程度地处在这种光景之中,正如阿摩司书8章11节主耶和华说:‘日子将到,我必命饥荒降在地上。人饥饿非因无饼,干渴非因无水,乃因不听耶和华的话。’从这节经文我们能看出,末后教会的荒凉也在神的手中,是神的命定。面对这种荒凉的光景,真有认识的人就能意识到这是没有圣灵作工了,就会谦卑寻求,寻找神的脚踪。主耶稣说:‘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太7:7)当他们跟上神新的作工时,就会重新获得圣灵作工,恢复起初的信心、爱心,对于这些人来说荒凉是暂时的。就如迦南地荒凉是因为神要在埃及作事,神在埃及兴起了合神心意的约瑟,而雅各并不因‘美地’而自居,及时放下自己谦卑寻求,打发儿子们去埃及籴粮,重新获得了神的祝福,使以色列十二支派得以发展壮大。同样面临荒凉,还有一种人则是狂妄、顽固、守旧,认为神的工作是一成不变、停滞不前的,所以只是持守着神作过的工作,不认识神现时的作工,这些人就被圣灵的流远远地抛在后面,落入永久的荒凉之中。就如律法时代末期,圣殿荒凉了,成了兑换银钱、倒卖牛羊鸽子的贼窝,这是因为圣灵工作转移向前了,神已不在圣殿作工,而是道成肉身在圣殿以外作了恩典时代的工作。试想:如果耶和华神还在圣殿作工,能允许那些人在圣殿胡作非为吗?神不早就把那些人击杀了吗?可那些祭司长、长老、文士、法利赛人目睹这一切却没有丝毫醒悟,仍然按照律法遗留下来的规条在圣殿里糊涂事奉,同时又极力抵挡主耶稣新时代的作工,最后非但没使圣殿恢复以往的光景,反而被主定了七祸。同样,今天教会荒凉也是因为神又作了新的工作,他把全宇的灵的工作都收回给了接受他新工作的人,此时那些跟上神脚踪的人又重新获得了圣灵的作工,进入了有‘雨’的城,只有那些如同法利赛人一样悖逆抵挡的人还留在无‘雨’的城里枯干着。这正应验了阿摩司书4章6-7节所说:‘“我使你们在一切城中牙齿干净,在你们各处粮食缺乏,你们仍不归向我。”这是耶和华说的。“在收割的前三月,我使雨停止,不降在你们那里;我降雨在这城,不降雨在那城;这块地有雨,那块地无雨;无雨的就枯干了。……”’”听了弟兄的交通,我心里越来越亮堂,我曾听过不少国内外牧师讲道,但从没有听过像今天这样透亮的交通,能这么供应人灵里的需要。想到这儿,我忙问弟兄:“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怎么才能跟上羔羊的脚踪?”这时,弟兄拿出一本《审判从神家起首》,说:“这就是主耶稣再来的亲口发声,神末世作了新工作,就是用话语审判洁净人的工作,这正应验了圣经的预言:‘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启2:7)姊妹,你看完这书,什么都明白了。”一看到书,我就傻眼了,搞了半天他们真是“东方闪电”的人。顿时,反面宣传材料上那些恐怖的话又一股脑儿地涌进了我的脑子里,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儿,狂跳个不停,我暗自在心里不住地向神呼求:“主啊,求你千万保守我呀,信你这么多年,我真怕受迷惑离开你的道,你知道我的心,求你引导我,作我随时的帮助。”祷告完我心里平静了一些,心想:“不管怎样这里还有我认识的姊妹,还有主呢!”于是我问道:“这本书是哪儿来的?怎么能是神的话呢?神的话都在圣经里,离开圣经就不对。”他们看出我里面的抵触特别大,就一起跪下来流泪为我祷告,求神开启我早日明白神的心意。看着他们的表现一点都不像是装出来的,再回想他们所交通的真理,我的恐惧感减少了许多。祷告完,一个弟兄诚恳地说:“姊妹,你的心情我们理解,当初我们不明白的时候也是这样,都曾极力地抵挡过全能神的新工作,我还曾亲手编造反面宣传材料,威胁、恐吓弟兄姊妹,不许他们接受‘东方闪电’,像我这样一个罪孽深重、刚硬自是的人,若不是全能神奇妙的作工和这些带着权柄震撼人心的话语,我是不会低头服气的。姊妹,人并没有真理,只有神才是真理,对你提的问题我们共同看看神的话中关于圣经内幕方面的真理,就会明白了。”说着,弟兄便翻开神的话念道:“创世是在有人类以先的工作,但《创世记》是在有了人类之后才有的书,是律法时代摩西记载下来的书。像今天在你们中间发生的事,这事发生以后,你们将这些事记载下来以供后人观看,在后人来看,你所记载的只是在已过的时代发生的事,只能当作历史来看。旧约记载的是耶和华在以色列作的工作,新约记载的是恩典时代耶稣所作的工作,这些记载是两个不同时代神作的工作的纪实。”(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圣经的说法 一》)“圣经属于历史书籍,你如果把圣经的旧约拿到恩典时代吃喝,你拿着旧约时代所要求的在恩典时代实行,耶稣要弃绝你,耶稣要定你的罪,你用旧约来套耶稣作的工作,那你是法利赛人。你如果现在把新约和旧约套在一块儿吃喝、实行,今天的神要定你为罪,你跟不上今天圣灵的作工,你吃喝旧约,还吃喝新约,你是属于圣灵的流以外的人!在耶稣时代,耶稣按照当时圣灵在他身上所作的工作来带领那些犹太人,带领所有跟随他的那些人,他所作的并不以圣经为根据,而是按着他的工作来说话,他不管圣经如何说,也不在圣经里找路来带领跟随他的人。他刚开始作工就是传悔改的道,而‘悔改’这两个字眼在旧约那么多预言里根本提都没提到,他不仅不是根据圣经作,他又带出了更新的路,作更新的工作。他从不参考圣经来传道,他医病赶鬼的异能在律法时代从未有人能作,他的工作、他的教训、他说话的权柄与能力也是在律法时代无人能达到的,他只是作他更新的工作,尽管有许多人用圣经来定他的罪,以至于用旧约圣经来将他钉在了十字架上,但他的工作却超乎圣经旧约,若不是这样,人又怎么能把他钉在十字架上呢?还不都是因为他的教训、他医病赶鬼的能力在旧约里从未有过记载吗?他作的工作都是为了带出更新的路,并不是有意来与圣经‘打仗’,或有意来废掉旧约圣经,他只是来尽他的职分,将新的工作带给那些渴慕、寻求他的人。……在人看他作工没有一点根据,而且有许多不符合圣经的记载,这不都是人的错谬吗?神作工还用套规条吗?神作工还得根据先知的预言吗?到底圣经大还是神大?为什么神作工非得根据圣经呢?难道神自己就没有任何权利来超脱圣经吗?神就不能离开圣经另外作工吗?为什么耶稣与他的门徒不守安息日呢?若说他按照安息日、按照旧约那些诫命实行,他为什么来了不守安息日,还洗脚、蒙头,还掰饼、喝酒呢?这些不都是旧约没有的诫命吗?他要是按照旧约,为什么打破这些规条呢?你该知道,先有神还是先有圣经!他能是安息日的主就不能是圣经的主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圣经的说法 一》)读完神的话,弟兄接着说:“从神的话里我们可以知道,并不是先有圣经,之后神再根据圣经作工,在圣经未形成以先神不是照样用话语创世,用话语带领挪亚,带领亚伯拉罕吗?神作工不受圣经的限制。同样,今天神要向众教会说话,也不会受圣经的限制,圣经只是神作过工作的记载,而今天的说话是神现时的作工,正如诗篇50篇3节所说:‘我们的神要来,决不闭口。’神再来要说的话,即今天神现时的作工说话,我们根本无法在圣经中找到,在圣经里我们能看到的只有部分预言。就如主耶稣在恩典时代教训人的‘八福十论’我们根本无法在旧约圣经中找到一样。姊妹,如今是末世,神的作工又进入了一个新的境地,他揭开了七印,亲自展开了启示录5章1-5节中预言的小书卷,作了用话语审判洁净人的新工作,虽然他的作工不合人的观念,遭到人的疯狂抵挡,但任何黑暗势力也拦阻不了神作工的步伐。两千年前,以色列绝大多数人都弃绝主耶稣,但主耶稣救赎人类的工作还是传遍了宇宙地极。没有主耶稣的十字架救恩,人不能从十字架上下来;没有今天全能神的话语工作,从十字架上下来的人永远不可能得到洁净,不接受神现时的作工,人只有陷在白天犯罪、晚上认罪的光景里干枯而死。所以说,神末世的话语工作对人类至关重要,也应验了但以理书12章9-10节的预言:‘但以理啊,你只管去;因为这话已经隐藏封闭,直到末时。必有许多人使自己清净洁白,且被熬炼;但恶人仍必行恶,一切恶人都不明白,惟独智慧人能明白。’姊妹,面对神末世的作工,你是做一个像雅各一样的智慧人谦卑寻求跟上神的脚踪,还是像法利赛人一样拒绝接受神的作工成为抵挡神的恶人呢?”听了全能神的话和弟兄的交通,我这个悖逆抵挡、麻木痴呆的人终于在真理面前低下了头。接着弟兄又给我读了《认识三步作工是认识神的途径》这篇神的话,边读边交通,让我明白了三步工作即律法时代的工作、恩典时代的工作和国度时代的工作,这三步作工是神经营人类的核心,宗旨就是为了彻底打败撒但拯救人类。律法时代的工作是带领人生活,通过颁布律法让人知罪;恩典时代的工作是钉十字架担当人的罪;末了国度时代的工作是用话语除掉人的罪。三步工作相辅相成,缺一不可,都是一位神作的。通过这篇神的话我更加定真了“东方闪电”就是真道,也更加认识了自己的贫穷、可怜、瞎眼,竟然把又真又活的神定规在了圣经里面,而且还口出狂言说“死都不接受,下地狱都不接受”。回想自己的种种恶行,我简直无地自容,无脸见神!我泪流满面,双膝跪地,捧起神话书抱在怀里,万语千言难以表达自己对神的亏欠。五年来我抵挡定罪的就是这本书,今天才如梦方醒,认识到这本书是千真万确的真理,是神的亲口发声。恨只恨自己瞎眼愚昧,醒悟太迟,恨自己盲目定罪、拦阻神的工作,就是死一百次也难抵我所犯下的罪过。全能神啊,你对我宽容、忍耐到一个地步,我真不知该如何报答你的怜悯之恩,只求用余生来还报你的爱,竭尽所能把那些被我拦阻至今还没有回到你面前的弟兄姊妹带回你的家中,让你的心得点安慰。

上一篇:我是如何被真理征服的

下一篇: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相关内容

  •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原是三班仆人派的一名教会柱石,经过几番周折,终于在1999年5月跟上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回想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我真是无地自容,愧对神的爱,愧对弟兄姊妹。同时,心里也充满了感激之情,感谢神在我最痛苦、最迷茫之时,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使我灵得供应,重得复苏,终于认识了神末世的作工,认识了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而回到了神家。下面是我对自己亲身经历的自述,望所有等待主重归的弟兄姊妹以及那些在十字路口徘徊的弟兄姊妹能从中有所启发,早日来到神的面前,因我曾是你们中的一员,也曾是受蒙蔽者中的一个。

  • 昨日的抵挡 今日的悔恨

    我原是恢复流的一名中层带领,1985年我蒙召归主后,就一直在主的恢复流里。我一直认为圣经是一本生命书籍,其中的每句话、每一个字都是神所默示的,神六千年来对人类的美善心意全在圣经里向我们显明了,因此我视圣经如自己的命根子,更对能给我们带来“拔高异象”的李弟兄崇拜有加。我总认为神借着李弟兄已将六十六卷圣经的奥秘揭示完了,所有的奥秘、精华全向我们显明了,什么时候敌基督定盟约,什么时候建圣殿,主什么时候回来,把我们提到哪里,时间、地点统统告诉了我们,我们只需聚会、顺服,只等启示应验时我们被提、作王掌权了。

  • 谣言差点使我成了撒但的殉葬品

    我原是召会的一名同工,2001年12月归到全能神面前,下面就是我由抵挡到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一些片段回顾。

  • 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

    安徽省 汪洋 我原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名带领。在没有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我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的再来,但因着大带领的警告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的预言,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每当想起这些,我的心里就十分内疚、悔恨,下面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 1999年9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