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12 谣言差点使我成了撒但的殉葬品

河南省 苏醒

我原是赞美派的一名信徒,于1986年归向主耶稣。由于崇拜带领、轻信谣言,我一次次拒绝全能神的末世救恩,差点成了撒但的殉葬品。每当想起我这个愚昧无知的人能蒙神如此怜悯、恩待,归到神的宝座前,我就会情不自禁地流泪,感恩、亏欠、自责交织在一起……

1997年的一天晚上,带领对我说:“现在有一班传‘东方闪电’的人,说主回来了,又作了一步洁净的工作,这绝对不可能,因主已经用宝血把我们的罪给洗净了。他们专找信主耶稣的人传福音,传一个人入教可得五百元钱,若你听了不愿接受,不把你整死也得整残废。东庄的马弟兄、张姊妹等几个人听了他们的道不愿接受,在回家的路上被他们追赶,有的腿被打断,有的耳朵被割,有的眼睛被剜了……”听后我毛骨悚然,不由得在心中默默祈祷:“主啊!这些人太残忍了,为了钱什么事都敢做,求你保守我不要碰上他们。”从此,带领每次聚会都要重复这些话,并再三嘱咐我们:凡陌生人一律不准接待……我也不负带领所望,把他的话牢牢记在心上。

1999年4月的一天上午,我正在地里锄草,突然听见有人喊:“姊妹!”我抬头一看,是两个陌生人,她们微笑着走近我说:“听说姊妹也是信主的,我们想和你谈谈信主的事,好吗?”原来是“东方闪电”的人!我马上想到带领的话,意识到事情的危险性,因此不等她们再说下去,就把她们赶走了。第二天吃过早饭,我下地干活,刚到地头就见两个人正在我家地里锄草,我感到非常意外:现在教会的人都消极得爬不起来了,谁还有爱心帮人干活呢?走近一看,我愣住了,原来是昨天来的那两个姊妹。“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我可不能上她们的当!于是就冲她们吼道:“快走!不用你们帮忙!”见她俩执意不走,我又气又怕,扛着锄头回家了。中午十二点多,不信的邻居到我家抱怨说:“人家帮你锄半天地,你也不留人家吃饭歇歇脚,想累死人家呀?”“我又没请她们干,累死活该!”我无情地说道。“真不知好歹!”邻居说着嘴一撇走了。我觉得挺委屈,就向主祷告:“主啊!不是我没爱心,只因她们是迷惑人的,若是被她们迷惑了不死也得残废。主啊!求你咒诅传‘东方闪电’的人,拦阻她们的脚步!”下午,见她俩还在地里,我就转身回家了。晚上从地里回来的人说:“你怎么有这么好的亲戚呀!干活也不吃饭,天黑才走。”我“嗯”了一声,心里一点也不感到亏欠她们,反倒觉得这些人更难对付了。

一晃到了2001年冬天,一场大雪过后漫山遍野披上了银装。一天,刺骨的寒风呼呼地刮着,我正坐在被窝里看圣经,忽然听到有人敲门,“这么冷的天谁来串门啊?”我嘀咕着,很不情愿地去开门,一看又是那两个姊妹,便“砰”的一声关上了大门。“姊妹,让我们进去和你说说话吧!”她们恳求道。“不让你们进来,快走!”我隔着大门喊道。她们却挺坚持,说:“你要是不让进去,我们就站在这儿不走了!”我不再搭理她们,扭头回屋了。两小时后,我悄悄来到门前,听见“咚咚”的跺脚声,原来她们是在跺脚取暖,我心里很恼火:“怎么还没走!哼,看你们能撑多久!”但随后我不禁陷入了沉思:“这俩人怎么这么大劲儿?我天天求主咒诅她们,拦阻她们的脚步,她们反而跑得更欢了,究竟是什么力量支撑着她们呢?难道就为了拉我进去得那五百元钱?不像!她们不论到哪儿打工,一年也能挣上个万儿八千的,也用不着为我这五百元而挨饿受气呀!要是我,别说给五百元,就是给五千元我也不干!是为了杀人?更不像!两个年轻姑娘,大白天,手无寸铁,怎么杀人?况且她俩加起来也没我有劲。可带领却说他们剜人眼,割人耳,打断人的胳膊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妈!”儿子的喊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已经中午了,孩子放学了。儿子问我:“妈,门口那两个人是谁呀?我看见她们都冻哭了,裤子和鞋也湿了,让她们进屋烤烤吧!”“小孩子知道啥,别管闲事,她们是自找苦吃!”这时,我不信的丈夫从外面回来,见她俩在门口站着,就问:“你俩怎么站这儿?”“哥,你回来啦,我们想找姊妹谈谈信主的事。”“那怎么不进屋?”丈夫惊奇地问道。我气呼呼地说:“是我不让她们进来的!”丈夫把眼一瞪,责备我:“咦!你信的什么主啊,没有一点爱心!想把她们冻死啊?”转脸对那两个姊妹说:“你俩先进屋再说。”“不许进屋!她们是传假道的!”我生硬地说。“信主还分真假?我听听,你别说话!”丈夫说着把她们让进了屋。我这才发现她俩的嘴唇都冻紫了,裤腿湿了半截都结冰了,鞋也全湿了,浑身直打哆嗦。丈夫让我拿鞋给她们换,我极不情愿地扔给她们两双单鞋。她俩弯腰换鞋时,只听“扑通扑通”两声,从她们身上各掉下来一包东西。丈夫问:“那是什么?”一个姊妹小心翼翼地捡起来,说:“是神的说话。”说着,她一层层地揭去裹在上面的塑料布,露出一本崭新的书。丈夫又让另一姊妹打开塑料袋,原来是两个干馒头。丈夫吃惊地问:“你们出来就吃这些?”姊妹说:“我们都是吃过饭出来的,如果中午回不去就吃点。”“你们出来受这么大苦究竟为了什么?”“我们不为别的,只为了把神末世的救恩传给每个信神的人,因主已回来作了一步洁净的工作,他要彻底拯救那些真心信神、等候神显现的人……”听着姊妹诚恳的言语,看着她们手中的干馍和冻得发抖的身子,以及那两双期待的目光,我心中坚固的防线开始动摇了,说句实话,我信主多年还未见过这么有爱心的人,此时我已被她们这种舍己救人的行为折服了。可一想起带领的话:“东庄的马弟兄、张姊妹……”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心又刚硬了起来:“不行!绝不能听,对她们绝不能心软!”于是我不耐烦地说:“好啦!你们走吧!”“姊妹,求你收下神话书吧!你看了就会明白的。”我正要回绝,丈夫却说:“好!留下我也看看,好坏一看便知。”她们走后,丈夫就开导我:“以往帮咱干活的不就是她俩吗?不凭别的,就凭人家帮咱干活,这么冷的天又带着干粮来给你传福音,咱就得管人家饭,而你却昧着良心让人家在门外受冻,还说人家信假道、不是好人。如果这样的人不是好人,那世上还有好人吗?这书我是留下了,不妨你好好看看,自己也该有点主见,不能光听带领说啥就是啥!”听丈夫说的也在理,但因带领的话已深深地种到我的心里,所以我仍不敢看书。

几天后,我去走亲戚时正巧碰上了东庄的张姊妹,我大惊失色,忙问:“不是说你与马弟兄几个人被‘东方闪电’的人打断了胳膊腿,有的耳朵还被割了吗?”她惊问道:“谁造的谣啊?这么缺德!我们几个哪一个也没缺胳膊少腿、掉耳朵!大概你说的是我们遇上打劫的那件事吧?那跟‘东方闪电’的人一点关系也没有,那天我们几人聚会回来晚了,马弟兄在前面碰上了劫路的,我们从后面赶上来,那人就跑了……”“后来呢?”我急切地追问。“这不好好的吗?平安无事!”听完张姊妹的话,我又喜又气:喜的是,根本没有“东方闪电”谋害人的事,我不用再担心了,心里的一块石头被挪去了;气的是,带领身为主的仆人、弟兄姊妹的标杆,竟然这样胡编乱造作假见证,吓得我整日坐卧不宁,提心吊胆地过日子,他怎么能这样做呢?他就不怕得罪主吗?此时,我的心再也不能平静了,“不行!我得寻求考察,非得弄个水落石出不可!”

回到家中,我急忙找到丈夫收好的书,打开第一篇就读了起来:“虽然很多人信神,但很少有人明白什么叫信神,到底如何做才能达到合神心意。究其原因就是因为人虽然知道‘神’这个字眼,知道‘神的作工’这样的词,但人并不认识神,更不认识神的作工,这就难怪所有不认识神的人都是糊涂信了。人对信神的事不求真,那都是因为人对信神的事太生疏、太陌生了,这样,人与神的要求就相差好远了。也就是说,人不认识神,不认识神的作工,就不能达到合神使用,更不能达到满足神的心意。‘信神’就是相信有神,这是最简单的‘信神’的概念,进一步说,相信有神并不是真正的信神,而是一种简单的信仰,带有浓厚的宗教色彩。真正的‘信神’的含义是人能在相信神是万物的主宰的基础上来经历神的说话,经历神的作工,达到脱去败坏性情满足神的心意以及达到认识神,这样的历程才叫信神。但人往往把信神的事看得很简单、很轻浮,这样信神的人就失去了信神的意义,信到最终也不能得到神的称许,因为其所走的路不对。……难道信神却不认识神、信神却抵挡神的人就能满足神的心意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写在前面的话》)我带着寻求的心边读边琢磨,从这段话中我认识到自己信神多年竟不知怎样信才合神心意,甚至连什么叫信神都不明白,只是一味地听从带领的话,没丝毫分辨,带领的一个骗局蒙得我晕头转向,并对传福音的弟兄姊妹做出丧失人性理智的事,连不信神的人都不如,我这样的“信”怎么能满足神呢?如果再这样稀里糊涂信下去,岂不是白信一场吗?此时,我意识到这些话就是神的声音,只有神能说出这样的话!可主不是早已用宝血将我们洗净了吗?这次神怎么还作洁净的工作呢?我带着这个问题继续在神话里寻找答案,看到全能神说:“人虽然都经过了救赎,人的罪都得着了赦免,这只能说神不记念人的过犯,不按着人的过犯来对待人,但人活在肉体之中没有脱离罪,只能是继续犯罪,不断地显露撒但的败坏性情,这就是人所过的不断地犯罪也不断地得着赦免的生活。多数人都是白天犯罪、晚上认罪,这样,即使赎罪祭对人来说永远有效,也不能将人从罪恶中拯救出来,这只是完成了拯救工作的一半,因人还有败坏性情……”(《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 四》)“就你们这样一个罪人,刚被救赎回来,不经变化,不经神成全,你能合神心意吗?就你现在的老旧人,耶稣把你拯救回来了这并不假,你不属罪这是因着神的拯救,但并不能证明你没罪、没污秽,你没经变化如何能圣洁呢?你里面还尽是污秽,又自私又卑鄙,你还想跟耶稣一同降临,有那么美的事吗?你信神少一步过程,只是被救赎,没经变化。要合神心意非得神亲自作工来变化洁净你,否则你只被救赎不可能达到圣洁,这样你就没资格与神同享美福,因你在神经营人的工作中落下了一步,就是变化、成全的关键一步,所以,你一个刚被救赎的罪人不能直接承受神的产业。”(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称呼与身份的说法》)是啊!主耶稣的宝血只是赦免了我们的罪,将我们从罪中救赎了回来,但我们的败坏性情和犯罪本性并没有得到解决,因此仍过着认罪犯罪的生活,无法摆脱罪的捆绑。这样就需要神再来亲自作一步审判洁净的工作,用他的话语揭露人的败坏实质,并给人指出性情变化的路途,否则谁也无法脱去败坏性情得到洁净。此时我追悔莫及,手捧着神的话泪流满面,万万没想到我抵挡、弃绝的“东方闪电”就是神自己!我不由得仆倒在地痛哭:“全能神哪!感谢你!是你的话语开启了我的灵眼,使我认出了你的声音,也看到了我有眼无珠,多次拒绝真道,还咒诅传福音的姊妹,完全丧失了良心理智,不配活在你面前!真是该受咒诅!可你还给我悔改的机会,全能神哪!你的救恩太大太大,我亏欠你太多太多!我愿珍惜你给的机会,把你的末世救恩见证给更多的人,用余生来还报你的爱!今后无论你对我是惩罚还是咒诅,我都跟随你到底,无悔无怨!”

没过几天,那两个被我赶走的姊妹又来到我家,我心里愧疚万千,鼻子一酸,眼泪簌簌而下,上前拉住她俩的手哽咽着说:“好姊妹!你们打我这个不知好歹的东西吧!我太委屈你们了,真没脸见你们。”姊妹激动得热泪盈眶:“姊妹,我们来给你传福音,这都是神的大爱,也是我们该尽的本分,只要你能接受真道,就是让我们再站雪地里冻一天也值得。神为了我们体尝了人间的酸甜苦辣、逼迫患难,我们受这点苦简直不值一提,只要能让神心得安慰,能使更多的人早日来到神面前,再苦再难我们也情愿!”丈夫高兴地说:“这书上的话我也看了,再高的人也推不翻,句句说到人心上,我看这绝对是神的作工,如果不是神,没有人能说出这样的话,真高!以前我从没服过任何人,看到你们的所做所行,我真是服了!”不久,不信的丈夫也归到了全能神的宝座前。

几个月过去了,我接触到了更多的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亲眼目睹他们个个穿着俭朴,出门尽本分都是自备干粮,有的步行,有的骑自行车。如果像带领说的那样传一个人得五百元的话,他们天天都有传过来的人,为什么还如此艰苦呢?我曾跟他们一起配合传福音,从没见他们乱花过钱。事实胜于雄辩,谎言在事实面前不攻自破!面对铁的事实,我更恨自己瞎眼无知,盲目听信带领之言成了信神却抵挡神的人,酿成了难以弥补的过犯。

上一篇:昨日的抵挡 今日的悔恨

下一篇:我死守圣经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相关内容

  •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个带领,在我没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二次再来,但因着上面大带领时时敲“警钟”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这话,使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想起这些,心里十分内疚,下面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弟兄姊妹说说,以便弟兄姊妹引以为戒,能早日回到神的家中。

  • 冲破网罗归向神

    91年夏天我信了耶稣,因着主的特别恩待,在教会读圣经,不久我就开始讲道了,后来又牧养教会、带领查经作奋兴的工作,就这样我便坐上了大带领的位置,接待我的家庭约有上百家,常去牧养的教会有70多处,交通范围有亳州市、怀远县、涡阳县、利辛县、宿县等地,因此我常常奔走在各处教会,同时,我也苦盼救主耶稣的二次降临。可是94年的春天,当两位姊妹把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我时,我不但不听还定罪、毁谤、亵渎,并把她们赶走。过了几天,她们又给我送来一本神话书——《救主早已重归》。当我看到书上说,主已经来到地上,而且还在中国作工时,我认为:不可能!便不假思索地把书烧掉了。

  •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原是三班仆人派的一名教会柱石,经过几番周折,终于在1999年5月跟上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回想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我真是无地自容,愧对神的爱,愧对弟兄姊妹。同时,心里也充满了感激之情,感谢神在我最痛苦、最迷茫之时,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使我灵得供应,重得复苏,终于认识了神末世的作工,认识了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而回到了神家。下面是我对自己亲身经历的自述,望所有等待主重归的弟兄姊妹以及那些在十字路口徘徊的弟兄姊妹能从中有所启发,早日来到神的面前,因我曾是你们中的一员,也曾是受蒙蔽者中的一个。

  • 昨日的抵挡 今日的悔恨

    我原是恢复流的一名中层带领,1985年我蒙召归主后,就一直在主的恢复流里。我一直认为圣经是一本生命书籍,其中的每句话、每一个字都是神所默示的,神六千年来对人类的美善心意全在圣经里向我们显明了,因此我视圣经如自己的命根子,更对能给我们带来“拔高异象”的李弟兄崇拜有加。我总认为神借着李弟兄已将六十六卷圣经的奥秘揭示完了,所有的奥秘、精华全向我们显明了,什么时候敌基督定盟约,什么时候建圣殿,主什么时候回来,把我们提到哪里,时间、地点统统告诉了我们,我们只需聚会、顺服,只等启示应验时我们被提、作王掌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