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13 我死守圣经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河南省 冯刚

2002年5月,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福音,当我怀着内疚的心情去传原派别的弟兄姊妹时,他们说:“以前你不让我们与信全能神的人接触,说他们剜人眼睛,割人鼻子,还搞淫乱,现在你却跟他们信了,自己离教叛道,还有脸来传我们?”听到这番话,我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从前……

我从1989年开始信主耶稣,1992年11月担任因信称义派八个教会的带领。后来,上面的带领对我说:“只有我们信的是真神、活神,别的派别都是异端、邪教,千万不要与他们接触,更不能与他们在一起祷告,不然,邪灵会跑到你身上,到时候就由不得你了!”从此,我就谨守带领的教导,不与其他派别的人接触,生怕误入歧途。

1995年,先后有十多人给我送神话语书,其中《羔羊展开的书卷》我只走马观花地看了一部分就气愤地说:“这书上说的都是咒诅人的话,神是温柔、良善的,哪能这样咒诅人?”说完我又想起了带领的话,就把书还给了他们,并生硬地说:“咱们信的不一样,没有必要交通了!”随后我很快将这件事告诉了上面的带领,带领说:“那是‘东方闪电’,可厉害啦!他们信的就是异端,你一定要严加防范,千万不要让他们把咱的羊偷走……”从那以后,防范“东方闪电”几乎成了我信神的全部,每次聚会我都要说:“‘东方闪电’是来偷羊的,千万不要与他们接触,也不要搭理他们,否则,他们就会缠住你不放。”

1998年10月的一天,我正在田里浇水,原派别的一位弟兄很远就给我打招呼:“弟兄,我来帮你。”我知道他已接受了全能神,就恼怒地说:“不要你帮忙,你要是在这儿,我就走!”说着我把水管子往地上一丢,头也不回地走了。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又有多人来给我传福音,我都是讽刺他们说:“与你们交通是对牛弹琴,有本事你们传那些不信派去!”就这样,我总是弄得弟兄姊妹下不了台,而他们却仍然不停地给我传。

2001年的一天,我孩子的舅妈来传我,我藐视地说:“你是最无知的、最不懂圣经的人,又没出过远门,还来传我,我看你们都是瞎子领瞎子!你什么时候认罪悔改信我们的你再来,否则,不要再来了!”

尽管我“兢兢业业”地看管着每一处教会,但还是有许多弟兄姊妹都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这时上面带领更加紧封锁,还下发了许多抵挡全能神的资料,我印象最深的是其中的一份资料上说:“‘东方闪电’的人打进各宗各派内部,以牧养教会为名拉拢同工,取得他们的信任后,把他们调到深山老林里,逼着他们信,若不信就得挨打,甚至割鼻子、挖眼睛,并且他们还搞淫乱……”当时我没加分辨,完全相信了这些话,并因此恨透了“东方闪电”。我拿着这些资料来到我所管辖的各处教会大肆宣讲:“只要是信全能神的来传你们,就是亲爹亲娘也不要接待,更不要听!”记得当时我的一个亲戚(卖酱油的)经常来传我,我咬牙切齿地对他说:“你要是再来,我就把你酱油桶给砸了!”之后,我就将此事拿到教会讲给弟兄姊妹听,让他们都要像我一样对待“东方闪电”的人。我还命令各教会带领都要看好信徒,千万不要让他们与信全能神的人接触,免得被拉走。

为了封锁教会有时我忙得连饭都吃不上,但仍是无济于事。到2002年3月,教会的人已所剩无几,看到这种惨状,我心里难受极了,但并不知道反省,也不知道寻求,而是恨弟兄姊妹无知,恨“东方闪电”的人偷走了我们的羊。

2002年5月的一天,本派别的一位姊妹说她家来了两位外地传福音的弟兄,让我去和他们一起交通圣经。我当时怀着一颗好奇的心到了她家。头两天,我们谈得很投机,从旧约一直谈到新约,许多我不懂的地方,他们都谈得非常明白,让我心服口服。到了第三天,一位弟兄笑着问我:“弟兄,你说是神大,还是圣经大?”我不由得一愣:他怎么这样问?“当然是神大。”弟兄说:“既然是神大,那神作工就可以不受圣经的辖制,就能在圣经以外作新的工作,是不是?”我一听这话,就觉得他们是信全能神的,便立即反驳道:“约翰福音14章6节主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除耶稣以外别无拯救,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是永不改变的真理,你们离开圣经,就是否认真理,我与你们信的不一样,没必要再谈了!”说着我便起身要走,两位弟兄笑着再三挽留:“弟兄别生气,咱们坐下来好好谈谈,看看圣经是否都是神所默示的。”我一听就知道他们肯定是想谈全能神的作工,更加气愤地说:“圣经是为神作见证的,是神所默示的,是绝对无误的,神的话语和工作都记载在圣经里,离开圣经就不是信神,是异端、邪教!”此时,我气得真想打他们一顿,但无论我怎么发火,他们都不生气,还说:“弟兄,咱们都是信神的,主耶稣说恨人如杀人,咱何必生气呢?我们在一起谈谈,互相取长补短总可以吧?”听了这些话,我有些不好意思,只好带着气继续与他们交通圣经。弟兄让我看马太福音1章1-17节、路加福音3章23-38节两处的耶稣家谱。看完后,弟兄问:“你看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记载主耶稣的家谱一事。你说家谱能是乱安的吗?明明记载的是约瑟的家谱,而他们硬说是主耶稣的家谱。我们知道主耶稣与约瑟根本没有任何关系,神是自有永有的,他怎么能有家谱呢?神的话说:‘或许有的人还想,神在地得有家谱,因此给耶稣就排到亚伯拉罕家族的第四十二代中,实在是太荒唐了!神来在地上怎能有家谱呢?你如果说神有家谱,那不是把神列在受造之物中了吗?因神不属地,他是造物的主,虽是肉身但与人的本质不一样,你怎能把神与受造之物列在一类中呢?亚伯拉罕不能代表神,他是当时耶和华作工的对象,仅是耶和华验中的忠心的仆人,是以色列人中的一分子,他怎么能做耶稣的祖先呢?’(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圣经的说法 三》)”我心中思索着:“对啊,主耶稣是圣灵感孕,与约瑟没有关系,给道成肉身的神列家谱那不是太荒唐了吗?神怎么能和受造之物列在一起呢?”随后他们又让我看路加福音20章41-44节:“耶稣对他们说:‘人怎么说基督是大卫的子孙呢?诗篇上大卫自己说:“主对我主说:你坐在我的右边,等我使你仇敌作你的脚凳。”大卫既称他为主,他怎么又是大卫的子孙呢?’”我看完后弟兄说:“主耶稣当时就反驳了把基督说成是人的子孙的说法,说明这种说法是错误、荒谬的,正是神厌憎、恨恶的。就这样荒谬的说法能是神的默示吗?神自己还能默示这样错谬的说法吗?”我心里觉得是这么回事,但碍于脸面表面上还是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两位弟兄见我还不服气,又给我查找了犹大的死。马太福音27章5节:“犹大就把那银钱丢在殿里,出去吊死了。”使徒行传1章18节:“这人用他作恶的工价买了一块田,以后身子仆倒,肚腹崩裂,肠子都流出来。”弟兄问:“两个地方记载同一件事,却有两个不同的结果,一处说‘上吊死’,一处说‘肚腹崩裂而死’,你说这是怎么回事?”我目瞪口呆,无言以对,刚才的怒气也不知跑到哪儿去了。在铁的事实面前,我不得不承认圣经并不完全是神的默示。我信神这么多年,且又熟读圣经,怎么就不知道这些呢?此时,我心里就像打翻了的五味瓶,不知是什么滋味,我所崇拜的圣经竟有这么多不可思议的问题,真是让人难以置信,但又不可否认。

接着弟兄又说:“恩典时代已经结束了,神又道成肉身作了新的工作。”我一听这话,火又上来了:“我只承认主驾着白云来,因为帖撒罗尼迦前书4章16-17节上说:‘因为主必亲自从天降临,有呼叫的声音和天使长的声音,又有神的号吹响;那在基督里死了的人必先复活。以后我们这活着还存留的人必和他们一同被提到云里,在空中与主相遇。’如果主真来了,我怎么没听见那些声音呢?”一弟兄说:“‘呼叫的声音’就是传神末世作工的声音,弟兄姊妹去你家传,不是呼叫的声音吗?‘天使长的声音’指各宗各派带领封锁教会的声音,说你们不要与‘东方闪电’的人接触,更不要听他们的道,等等。‘神的号角吹响’是指末世基督的亲口发声,圣灵向众教会的说话,凡有耳的就当听!弟兄,你仔细想想,难道你真没听到这些声音吗?”我仔细一想,觉得是这个理,心中的抵触也慢慢消失了。论到主来是灵体还是肉身来,弟兄给我查了马太福音24章27节:“闪电从东边发出,直照到西边;人子降临,也要这样。”路加福音17章24-25节:“因为人子在他降临的日子,好像闪电从天这边一闪直照到天那边。只是他必须先受许多苦,又被这世代弃绝。”然后说这两处经文都说“人子”降临,那肯定不是灵体,而是道成肉身。我想:“也对,神若不是道成肉身来,怎么会先受许多苦,又被这世代弃绝呢?”后来我又问道:“圣经上说‘血肉之体不能承受神的国’(林前15:50),你们怎么说是肉体得救呢?”弟兄说:“‘血肉之体’是指被撒但败坏后的人说的,因我们都是经败坏的亚当、夏娃的后代,都是败坏后的血肉之体,所以必须得经过神末世这步除罪的工作,使败坏后的肉体变化成圣洁的身体,才能承受神的国。”听到这里,我不仅得到了启发,还特别后悔:以前为什么就不先听听别人的讲解呢?而是一直持守圣经到今天,我真是瞎眼愚昧到了极点。

在我和传福音弟兄的相处过程中,我看到他们的活出根本不像资料上所说的手段阴险毒辣,强迫你接受,不然就下毒手……真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啊!回想这几天来,无论我怎样狂妄自是、蛮横不讲理,他们都以极大的爱心和忍耐来宽容我,有时我态度生硬,对他们很不礼貌,但他们从不计较,仍是心平气和地与我交通。这样的活出、这样的人性与那些资料上所说的怎能对上号呢?我开始怀疑那些资料了。就这样,我又静下心来继续与他们交通,从他们的交通中我明白了神六千年经营计划的奥秘,今天神的作工是继律法、恩典之后的第三步工作,也明白了圣经不完全是神默示的,它仅是一本历史书籍。正如神的话说:“圣经并不全部是神亲口发声的记录,只是神前两步作工的纪实,其中有一部分是先知预言的记载,有一部分是历代神所使用的人写出来的经历与认识。在人的经历中掺杂人的看法、认识,这是难免的。在这许多书当中,有些属于人的观念、人的偏见、人偏谬的领受法,当然多数的话是出于圣灵开启光照的,属于正确的领受,但也不能说是完全准确的真理发表,他们对某些事的看法只不过是个人经历的认识或是圣灵的开启。”(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圣经的说法 三》)“圣经所记载的都是神在以色列作的工作,包括以色列选民做的一些事,即使选上一些或删去一些,圣灵虽然不称许,但也不责备。圣经纯属以色列的历史,也是神作工的历史,记载的人、事、物多数都属于实人、实物、实事,没有什么预表意义,当然除了以赛亚、但以理等先知说的预言,或约翰写的异象书。当初的以色列人都有知识、有文化,古文化知识相当发达,所以写出的话比现在的人高。因此,他们能记载这些书并不是太奇怪的事,因为耶和华在他们中间的作工太多了,而且他们看见的太多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圣经的说法 四》)看了神的话,我更加痛恨自己,因我以前都是把圣经与神同等对待,认为信神就是信圣经,把神定规在圣经里,不允许神在圣经以外作工,还拿使徒的一些书信来抵挡真神的作工,我真是无知、该死!

神的话就像一盏光芒万丈的航灯,我越看越觉得心里亮堂。我又看到神的话说:“神所作的每步工作都有实际的意义。当初耶稣来的时候是男性,这次来的时候是女性,从这里你能看见神造男造女都能为着他的工作,而且在神那儿没有性别的划分。他的灵来了可以随便穿上一个肉身,这个肉身就可以代表他,不管性别是男是女,都可以代表神,只要是他道成的肉身。”(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因着这话,我明白了神来在地上主要是来作工作拯救人,不是向人显示他的肉身如何,他可以成为男性,也可成为女性,但同样都能完成他的工作。我真恨自己以前凭观念想象定规神的性别,更恨自己的狂傲自是,不明白也不寻求就盲目抵挡神的作工,封锁教会,充当了敌基督的角色,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我这样的悖逆,但神却没有撇弃我,仍竭力地拯救我,让我看到了神对人真实的爱。

参加教会生活后,我看到弟兄姊妹言谈举止都很端庄正派,交通真理、认识自己时单纯敞开,并且《国度时代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中第四条明文规定:“人有败坏性情,更有情感,所以配搭事奉一律禁止异性单独配搭,若发现一律开除,谁也不行。”(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看到神的话与这些事实,我认识到那些资料上说信全能神的人搞淫乱,纯属造谣、诽谤!

跟随全能神不久,我把原派别的两个弟兄传了过来,但他们只信了几天因定不真神的作工又退去了。就在这个时候,弟兄姊妹与我交通:“你还要继续传他们,神的心意是最大限度地拯救人,神期盼着每一个真心爱他的人都能归到他面前。他们退去是因他们还不明白神的作工。”当我再次看到其他弟兄姊妹苦口婆心给那两个弟兄传福音时,我既没看到两弟兄挨打,也没看到他们被挖眼睛、割鼻子,这再一次证明上面带领发放的资料上所说的“剜眼睛、割鼻子”全是诬陷、毁谤!此时,我更恨自己以前太仰望带领,总认为只要是他们说的都是真的,都是对的。今天才知道是自己没分辨,轻信了谣言,导致盲目定罪神的末世作工,充当了撒但的差役。我这样的行为真是害人又害己!今天若不是全能神拯救了我,最终我遭神惩罚都不知是怎么死的。我感谢全能神用他那奇妙、智慧的作工,将我这个抵挡、悖逆的大恶人带到了他的面前。神啊!我一定要在这余下的光阴中来还报你爱,体贴你的心意,尽上自己的本分!

上一篇:谣言差点使我成了撒但的殉葬品

下一篇:我在真理面前痛悔不已

相关内容

  •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原是三班仆人派的一名教会柱石,经过几番周折,终于在1999年5月跟上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回想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我真是无地自容,愧对神的爱,愧对弟兄姊妹。同时,心里也充满了感激之情,感谢神在我最痛苦、最迷茫之时,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使我灵得供应,重得复苏,终于认识了神末世的作工,认识了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而回到了神家。下面是我对自己亲身经历的自述,望所有等待主重归的弟兄姊妹以及那些在十字路口徘徊的弟兄姊妹能从中有所启发,早日来到神的面前,因我曾是你们中的一员,也曾是受蒙蔽者中的一个。

  • 冲破网罗归向神

    91年夏天我信了耶稣,因着主的特别恩待,在教会读圣经,不久我就开始讲道了,后来又牧养教会、带领查经作奋兴的工作,就这样我便坐上了大带领的位置,接待我的家庭约有上百家,常去牧养的教会有70多处,交通范围有亳州市、怀远县、涡阳县、利辛县、宿县等地,因此我常常奔走在各处教会,同时,我也苦盼救主耶稣的二次降临。可是94年的春天,当两位姊妹把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我时,我不但不听还定罪、毁谤、亵渎,并把她们赶走。过了几天,她们又给我送来一本神话书——《救主早已重归》。当我看到书上说,主已经来到地上,而且还在中国作工时,我认为:不可能!便不假思索地把书烧掉了。

  •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个带领,在我没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二次再来,但因着上面大带领时时敲“警钟”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这话,使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想起这些,心里十分内疚,下面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弟兄姊妹说说,以便弟兄姊妹引以为戒,能早日回到神的家中。

  • 谣言差点使我成了撒但的殉葬品

    我原是召会的一名同工,2001年12月归到全能神面前,下面就是我由抵挡到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一些片段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