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15 全能神带我进入了国度时代

河北省 李杰

我曾是灵恩派的一名信徒。刚开始信神时我看到教会的弟兄姊妹虽然素不相识,却亲如一家人,互相看望、扶持,遵守主道,追求生命,跟世人大不一样,并且我每次来到神面前时一切的忧愁烦恼都会烟消云散,我感觉自己找到了人生的正道。

但好景不长,渐渐地教会出现了许多问题,原本亲如一家的弟兄姊妹开始嫉妒纷争,聚在一起也不谈圣经了,而是拉家常、说闲话,或私下议论哪个带领贪污教会钱财了,哪个带领和哪个姊妹关系不正常了。还有好多的人不信了,剩下的人也是无精打采的,聚会时打盹、闲聊甚至吵闹。带领也像世人一样任人唯亲,好像教会是他家似的,谁不听他的就给谁随便捏个罪名,让弟兄姊妹弃绝人家。几个讲道人还经常为个人的地位、名利争得面红耳赤,有一次他们竟然为谁主持掰饼而当众吵了起来,还互相指责、揭短,把聚会都给搅了,讲台成了他们争夺名利的“战场”,教会里一片混乱。面对这一切,我困惑不解,心中开始留恋起教会兴旺时的美好日子,迷茫中就向神祷告:“主啊!教会现在这个样子,你一定早就看在眼里,求你复兴你的教会,激发我们爱你的心,让我们的爱火重燃。主啊!你曾应允我们你要再来,可现在圣地都成这样了,你为什么还不来呢?难道你忘了我们两千年的约定了吗?这段日子我心中非常痛苦,感觉空虚,天天思念你,我多么盼望你早日归来。主啊!你到底在哪里?……”

然而,我还没有从迷茫中走出来,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一个讲道的姊妹,平时追求挺好,突然间被带领指责信了异端,说她已经偏离了主道。

一天,那个姊妹带我们聚会,她说:“弟兄姊妹们,我们为什么现在查经无亮光,祷告无享受,人的爱心冷淡呢?这是教会出现的饥荒。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应当寻求神的脚踪。我来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主耶稣已经回来,又一次道成肉身来拯救我们了,神已开辟了新时代,来作洁净、征服的工作了。如今各宗各派中许多弟兄姊妹都已跟上了神的脚踪……”她的话使一向冷淡沉闷的教会顿时像煮开了的水一样沸腾起来。大带领冲上讲台喊:“大家不要乱,别听她胡说八道!来人,快把她轰出去,以后永远不许再踏入教会的大门!”姊妹还想说什么,却被跑上来的几个人强行推出了门,临出门的一瞬间,她回头望了望我们,已是满脸的泪水。我的心像被针扎了一下,不知是对她同情,还是被她的真诚触动,从此那双泪眼与欲言又止的表情深深地刻在了我的心里。姊妹的话也令我心中起了波澜:莫非主回来这事是真的?

一夜之间,带领有了新的话题:“现在‘东方闪电’特别厉害,凡看过他们的书的人都会跟随他们信全能神,他们的书实在太厉害了,大家千万不能信、不能听……”以后的日子里,我们再也听不见主的教训了,听到的全是论断“东方闪电”的话和定罪那个姊妹的恶言恶语。这些反面的东西灌多了,我的心也就麻木了,根本不去分辨谁对谁错,谁真谁假了,也跟着论断、封锁教会,要是听说谁接受了神的新工作,我连夜也要去把他劝说回来。没有人去想弟兄姊妹还有无生命粮可供应,正常的教会生活没有了,有的只是无休止的厮杀之声。

2000年7月15日,是我终生难忘的一天,也是我信神路上的一个大的转折点。那天下着大雨,我准备去聚会,匆忙中把钥匙锁在了屋里。我抬头看看天,想不去了,但当时总感觉有一种强大的力量在促使我前往。我步行一个多小时来到了聚会点,聚会已经开始了,一个从未见过面的弟兄正在讲道。他说话特别有力、沉稳、谦和,举止大方,和以往的那些讲道人截然不同,我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他讲的内容也是我从未听过的,每一句话都是那么让人信服。弟兄姊妹都全神贯注地听着,时而随着他讲的点头默认,时而欣喜地面带笑容,谁也不肯说一句话,也没有人随便走动,生怕打扰了弟兄的讲道,整个聚会安静有序。他告诉我们:“神经营人类的工作分为三个时代:律法时代、恩典时代、国度时代。现在主耶稣的救赎工作已经结束,神已开辟了新时代——国度时代,神是以道成肉身的方式来亲自作这工作的,在中国开辟了他在外邦工作的根据地。”说着,弟兄又拿出了一本书翻开读道:“以前两个时代的工作一步是在以色列作的,一步是在犹太作的,总的来说,两步工作都没离开以色列,都是在最初的选民身上作工。所以,对于以色列人来说,耶和华神只是以色列人的神,又因着耶稣在犹太作工,完成了钉十字架的工作,所以,在犹太人来看,耶稣就是犹太人的救赎主,他只是犹太人的王……其实神是万物的主宰,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他不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也不只是犹太人的神,他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神造了整个天地万物,造了所有的受造之物,他能只限制在以色列作工吗?那他造所有的受造之物有什么用处呢?他创造了整个世界,六千年的经营计划他不是只在以色列作,而是在全宇之下的人身上作。……在预言书里说,耶和华的名必在外邦被尊为大,耶和华的名必传于外邦,为什么这样说呢?神如果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他就只在以色列作工,而且也不扩展这工作了,他也就不预言那话了,他既预言那话,必要在外邦、各国各方来扩展这工作,他既然说了就要作,这是他的计划,因他本来就是造天地万物的主,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如果现在的工作还作在以色列人身上,那六千年经营计划结束时,所有的人都会认为神只是以色列人的神,只有以色列人才是神的选民,只有以色列人配承受神的祝福,配承受神的应许。神末世道成肉身在外邦的大红龙国家,完成了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这一工作,完全了整个经营工作,将全部经营工作的中心在大红龙国家结束。三步工作的核心就是为了拯救人,即让所有的受造之物都敬拜造物的主,所以,每一步工作都作得相当有意义,没意义、无价值的事神绝对不作,这步工作一方面是开展时代,结束了以前那两个时代,另一方面打破人所有的观念,打破所有人的老旧信法、老旧的认识法。”(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然后他引用比喻说:“律法时代是开荒,恩典时代是撒种,现在是收割的时候,神的名为全能神。神每个时代的作工原则都是以点带面,然后扩展全宇,这步工作也是这样,先在中国作,之后扩展全宇。”他还谈到现在教会荒凉是全宇教会的普遍情形,因为神已把全宇的圣灵的工作全部收回,在中国作他的国度时代的工作,所以唯有进入国度时代的教会生活充满生机,有神的话语作人生命的供应。哪里有神的作工哪里的教会就兴旺,哪里有神的作为哪里赞美神的歌声就响亮、感人肺腑。听着他讲的这些内容,我觉着太新鲜了,就像生命的活水浇灌着我这干渴的心田。太好了!我的灵里又恢复了知觉,仿佛回到了神的身边,投入到了神的怀抱之中。看着弟兄姊妹们一个个兴奋的表情,我也特别高兴,盼望已久的教会生活的景象又出现了。最后弟兄举起那本书,说:“这本书就是约翰在拔摩海岛看见的人子手里拿着的小书卷,是神的亲口发声。我所讲的都是从这本神的说话上看来的,神若不来没有人能把六千年神经营工作的奥秘说透,你们愿意要吗?”谁不想要呢?我高兴地伸手接过了书,流下了激动的眼泪。这一天的收获比我信主十多年得的东西都多。

晚上回到家,我连饭也没吃就读起了神的话。神的话清新活泼,同时也带着威严不可触犯的性情,全是人生命的需要,是属天的声音。全能神说:“在全宇上下我在作着我的工作,在东方犹如霹雳的巨声不断发出,震动了各邦各派,是我的发声将人都带到了今天,我是让人都因我的发声而被征服,全都倾倒在此流中,都归服在我的面前,因我早已将荣耀从全地之上收回,在东方重新发出。谁不盼望看见我的荣耀?谁不巴望我归来?谁不渴慕我的再现?谁不思念我的可爱?谁能不就光而来?谁能不看见迦南的丰富?谁不盼望‘救赎主’的重归?谁不仰慕大有能力者?我的发声要在全地传扬,我要面对我的选民更多地发声说话,犹如巨雷一样震动山河,我是面对全宇说话,我也是面对人类说话。所以我口之言成了人的珍品,人都宝爱我的说话。闪电是从东方直照到西方,我的言语叫人难舍难离,也叫人难测,更叫人喜乐,犹如刚降生的婴儿,人都欢喜快乐,庆贺我的来到,因着我的发声,我要将人都带到我的面前。从此我便正式进入人类之中,让人都来朝拜我,因着我的荣耀的发出,也因着我口之言,让人都来到我的面前,都看见闪电是从东方发出,而且我也降在了东方的‘橄榄山’上,早已来在地上,不再是‘犹太之子’,而是东方的闪电,因我早已复活,从人中间离开,又带着荣耀显在了人间,我是万世以前人所敬拜的,也是万世以前以色列人弃绝的‘婴儿’,更是当代的满载荣耀的全能神!让人都来在我的宝座前,看见我的荣颜,听见我的发声,观看我的作为,这是我的全部心意,是我计划的终极、高潮,也是我经营的宗旨,让万邦朝拜,万口承认,万人信赖,万民都归服!”(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七雷巨响——预言国度的福音将扩展全宇》)

我边看边哭:“神哪,你可回来了!”这时,我想起了那个姊妹,想起了她流泪的双眼、痛苦的表情,想起了多少被我赶出门外的传神新工作的弟兄姊妹们,想起了他们忍辱负重、持之以恒为我们传福音的爱心,更想起了我们的冷酷无情,带领的污言秽语,还有我不知分辨地跟着起哄的场面,再想想今天弟兄讲道的场面,无边的懊悔不禁涌上心头,我实在太瞎眼、太愚昧了……如今神来洁净他的教会了,来建立他的国度了,我激动不已,往日心头的阴云一扫而光。怪不得现在教会那么乱,怪不得自己心灵那样的痛苦,原来神早已不在我们这些抵挡悖逆他的人中间作工了。我内疚地跪在神面前祷告说:“全能神啊,感谢你把我带进国度时代。神啊!以往我真是愚昧瞎眼不认识你,做了那么多抵挡你的事,我真是罪不可赦。你来到地上拯救我们,没有得到我们的欢迎,得到的却是我们的毁谤、侮辱。你来拯救我们,我却不知寻求,一直拒绝你、抵挡你,然而你仍是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全能神啊!我真心地感谢赞美你,我愿用以后的实际行动来弥补以往的亏欠!”

现在我接受全能神的工作已经三年了,三年里神给了我太大的爱与祝福。在全能神的话里我才知道什么是信神,也认识了神的所有所是,更看见了人类被撒但败坏至深的丑恶面目,明白了人生的意义。在神家里,来自各宗各派的弟兄姊妹和睦相处,亲如一家,交通神的话,唱诗赞美神,积极尽本分还报神爱。在这里再也听不到咒骂的恶语,听不到无休止的争战厮杀之声,真正是来在了神爱的家中,多年信神的愿望已成现实,喜悦的心情无法表达。在神的带领下,神的工作势如破竹,各宗各界中真心信神的人都已归到了全能者的名下,持守神旧工作的人已无路可走,因神要在地建立他的国度。当人都各从其类的时候,神的国度正式降临,就如神的话说:“我民都在等待着我日的到来,都在盼望着我日的临及,等待着我以公义的日头来报应全人类,来安排人类的‘归宿’。我的国度在全宇之上成形,我的宝座在亿万民心中占据,因着天使的配合,我的大功即将告成。……在我国中的众民,怎能不因我的同在而互相奔走庆幸呢?这难道是无代价的相聚吗?我在所有人的眼中被看为尊贵,在所有人的话中被传扬,当我归来之时,我更要征服一切的敌势力。时候到了!我要展开我的工作,我要在人中间作王掌权!我要归来!我要离去!这是人所盼、是人所望,我要让所有的人都看见我日的到来,都喜迎我日的到来!”(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二十七篇》)

上一篇:我在真理面前痛悔不已

下一篇:名誉、地位、钱财泯灭了我的良心

相关内容

  •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个带领,在我没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二次再来,但因着上面大带领时时敲“警钟”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这话,使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想起这些,心里十分内疚,下面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弟兄姊妹说说,以便弟兄姊妹引以为戒,能早日回到神的家中。

  •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原是三班仆人派的一名教会柱石,经过几番周折,终于在1999年5月跟上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回想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我真是无地自容,愧对神的爱,愧对弟兄姊妹。同时,心里也充满了感激之情,感谢神在我最痛苦、最迷茫之时,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使我灵得供应,重得复苏,终于认识了神末世的作工,认识了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而回到了神家。下面是我对自己亲身经历的自述,望所有等待主重归的弟兄姊妹以及那些在十字路口徘徊的弟兄姊妹能从中有所启发,早日来到神的面前,因我曾是你们中的一员,也曾是受蒙蔽者中的一个。

  • 谣言差点使我成了撒但的殉葬品

    我原是召会的一名同工,2001年12月归到全能神面前,下面就是我由抵挡到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一些片段回顾。

  • 冲破网罗归向神

    91年夏天我信了耶稣,因着主的特别恩待,在教会读圣经,不久我就开始讲道了,后来又牧养教会、带领查经作奋兴的工作,就这样我便坐上了大带领的位置,接待我的家庭约有上百家,常去牧养的教会有70多处,交通范围有亳州市、怀远县、涡阳县、利辛县、宿县等地,因此我常常奔走在各处教会,同时,我也苦盼救主耶稣的二次降临。可是94年的春天,当两位姊妹把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我时,我不但不听还定罪、毁谤、亵渎,并把她们赶走。过了几天,她们又给我送来一本神话书——《救主早已重归》。当我看到书上说,主已经来到地上,而且还在中国作工时,我认为:不可能!便不假思索地把书烧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