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16 名誉、地位、钱财泯灭了我的良心

辽宁省 张道华

1993年冬,因母亲去世,家庭变故,我失去了升学的机会。迷茫惆怅中,我走进了校园附近的聚会点信了主耶稣,在那里我体尝到了从未有过的关心与爱护,找到了人生的方向,我便开始看圣经,在基督复临安息日会聚会。由于我热心追求,不久就做了带领,后来成为一名享受工资待遇的专职事奉人员。从此,我和几位属灵长辈各处奔走传福音,牧养扶持教会,我们还联结了全国所有的安息日教会,我也成了东北三省联会同工、东北三省事工。名誉、地位、钱财的获得使我春风得意,立志献身给主,要在属灵的道路上大展宏图。

2001年元旦,我去辽阳参加培灵会,讲道的是一位弟兄。起初,我不肯放下架子,这么多年来我都是走到哪儿讲到哪儿,养成了独尊自傲的性子,这次让我坐下来听,实在不是滋味,听二十分钟,我就出去转十分钟,来回折腾。在听的过程中,我时不时地瞟讲道的弟兄几眼,每次看他,他都是一副温和、友善的表情,好像根本就没看出我瞧不起他,还在耐心地交通。虽然我出来进去断断续续地听,但也感到弟兄交通得比较好,很有圣经根据。他交通了圣经的形成,预言字面意思和预言应验的区别,神作的工作是人想不到的,神作到哪儿人才能认识到哪儿,等等,这些内容都是我从没听过的,也是我参加过这么多同工会、培灵会遇到的讲道最深的一次。于是,我稍稍放下了自己所谓的架子静下来听交通。弟兄说:“神是常新不旧的神,不作重复的工作,他的工作一直向前发展,新的工作开展了,旧的工作就废去了。旧约神借摩西颁布了律法带领人生活,让人敬拜神。到主耶稣作工时,那些跟上神的作工步伐,从律法里走出来接受主耶稣救赎工作的人,就获得了圣灵的作工,得到主耶稣的救恩,得到了神的看顾与保守;而那些顽固持守律法,坚持在圣殿里献祭的人失去了圣灵作工,失去了神的看顾与保守,致使圣殿变成了卖牛羊鸽子、兑换银钱的贼窝。现在已是末世,‘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许多人的爱心才渐渐冷淡了’(太24:12),教会荒凉,人都消极软弱,陷入犯罪认罪、认罪犯罪的情形之中,甚至活在罪中也无管教……”这道讲得太好了,说的正是我们教会目前的光景。最近几年尽管我致力于教会改革,尽所能地探望、帮扶农村教会,开办同工会、培灵会、学习班,甚至每年从南方请人来办班培训,从北方找人帮助治理,但教会光景依然如故,荒凉得一发不可收拾。安息日聚会时信徒只顾自个儿睡觉,讲道人翻来覆去就讲那些“基本要道”和“怀氏著作”;被鬼附的怎么也赶不出去,竟然还在聚会的时候打砸聚会点;讲道人嫉妒纷争,争工资,讲享受,讲道挑好的聚会点。原来盼望各宗各派都合一在我们安息日会里,结果非但别的宗派没归向我们,全国的安息日家庭教会反而分裂成好几伙,都自立山头,各自为政。面对这些,我心灰意冷,起初为主献身的心志已消失得踪影皆无,便于1997年秋结婚成了家,从那以后我由雄心勃勃变得一蹶不振,只是为着那每月六百元的工资还在硬撑着、应付着讲道。但对教会的光景我无能为力,也查不出原因所在。如今看看眼前这位弟兄的活出,听听他的交通,我真是相形见绌。我正想着,弟兄又说:“现在的教会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因为神在末世又作了一步新工作,圣灵不再维护恩典时代的工作了,这步工作就是圣经上预言的审判从神家起首的工作,神来要发表新的说话,借着他的话语彻底把人洁净,这话语就是启示录预言的小书卷……”弟兄边说边拿出一本书。这时我才知道弟兄传的就是现在教会中抵制的“东方闪电”,我神经质地站了起来,要离开那里。弟兄谦和地说:“弟兄,主来了,这么大的信息临到你,你怎么要走啊?”我没好气地说:“我得为教会一千多信徒的灵魂负责!”弟兄诚恳地说:“我们若真为这么多灵魂负责的话,神来了我们就应该好好考察考察,这样才能对得起弟兄姊妹呀。”听到这话我怔住了:“是啊,我吃教会的,花教会的,弟兄姊妹养活我全家,今天面对主来的信息,是真是假,我应该考察明白,不应盲目定罪,不然怎么对得起弟兄姊妹呢?可那些挖眼睛、割鼻子之类的传闻也确实吓人。”弟兄仿佛看出了我的心思,说:“弟兄,不管你听到过什么传言,希望你都能冷静下来考察全能神的作工,若考察完认为不是真道你再走也不迟,否则将来你会后悔的!”我静下心来回想这些天与他们的接触:他们的人格、品行都高我一筹,他们有理智、有见识、讲礼貌;交通、食宿有规矩,男女界限特别分明;他们每天都有灵修,尤其是他们的祷告恳切感人,赞美扣人心弦,对神有真实的敬畏。从他们的活出我可以肯定,他们确实是有圣灵作工的人,是虔诚的基督徒。多年的事奉生活也告诉我:他们的表现不是伪装出来的,而是内在生命的自然流露,他们的活出在我所见过的信神之人中是最好的,在他们身上我看到了神的见证,他们绝不是能挖人眼睛、割人鼻子的黑社会。于是,我决定留下来考察。

在接下来的交通中,我向弟兄提出两个问题:“末世的工作应验圣经的哪章哪节了?启示录的预言怎么解释?”弟兄打开全能神的话念道:“耶稣当时说话、作工并不守规条,不是按圣经旧约律法工作作的,乃是按恩典时代该作的工作而作的,他是按着他所带来的工作作的,按着他自己的计划作的,按着他的职分作工,并不是按旧约律法作工的。他作每一件事都没按旧约律法作,他来作工不是为了应验先知的话而作工,神在每一步工作中,并不是来专门应验古先知的预言,他不是来守规条或是来有意成就古先知的预言的,但他所作的又并不打岔古先知的预言,也并不搅扰他以往的工作,他作工的突出点就是不守任何规条,作他自己该作的工作。……当然,耶稣来了作工作也应验了不少旧约古先知说的话,那现在作的工作也应验了旧约古先知的预言,只不过今天不与你翻那‘老黄历’罢了。因为有更多的工作需我作,有更多的话需对你们讲,这些工作、这些说话比起解释那些圣经章节重要多了,因为那工作对你们来说没有多大的意义、多大的价值,不能帮助你们、变化你们,我要作新的工作,并不是为了应验圣经的任何一个章节。假如神来在地上作工单是为了应验圣经古先知的话,那你说到底道成肉身的神大还是古先知大?到底是古先知支配神,还是神支配古先知呢?这话你当怎样解释呢?”(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称呼与身份的说法》)神的话使我服了下来,认识到神的作工不像我想象得那么简单,圣经不能束缚神的作工,是神作工带领人,不是圣经预言、先知带领神作工。我越琢磨越感觉对,捧起神话书如饥似渴地看了起来,全能神句句审判的话语就如两刃利剑刺透我的骨节与骨髓,把我灵魂深处的丑陋无一不揭示出来,叫我心悦诚服。通过交通、考察、聚会,我知道了这是真道,认清了那些反面宣传全是谣言,后悔以往不该听信谣言封锁教会,拦阻弟兄姊妹接受全能神。

但当我想到接受新工作以后将要失去财源、地位,我实在没有勇气去面对,更不愿忍受被人弃绝、诽谤之苦,为了自己的名誉、地位,更为了每个月的工资,我徘徊了。偏偏在这时,我又刚刚被选为教会的教务负责人,并且有分管一部分经济的权力,大权在握,一边是真神,一边是我肉体的利益,怎么办?若不接受,将失去真道,失去真神;若接受了,弟兄姊妹的前呼后拥,出门就坐车,走到哪儿都受人崇拜、恭敬,吃用不愁,家里活儿有教会出人干,这种帝王般的生活将全部失去不再复返。我反复思想,夜不能寐,食不甘味,真是备受煎熬,痛苦不堪。几经争战、权衡利弊之后我作出了“两全其美”的选择:不公开承认这是真道,只在暗中接受,两面都不受亏损。但事实上,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钱财,我已滑入了抵挡全能神的罪恶深渊。

2001年5月,一个姊妹接受了全能神并传出消息说我也接受了,我听后十分恐慌。为了证实自己的“清白”,我打车去了她家,矢口否认我接受之事,并把那个姊妹开除出了教会,又和另外两名负责人把这个姊妹发下去的七本神话书和录音带全部收了上来。因着受不了良心的谴责与控告,我提出不要毁坏书和录音带,让信徒自己归还。但为了维护自己,我又散布谣言诽谤说:“那些人我们惹不起,是黑社会!”回到教会我立即制定了几条防范措施:1.凡是信徒出门传福音或者出门探望,必须通知教会,教会掌握行踪并派人负责;2.凡是发现有传全能神的人立即上报,各地负责人打车去赶……我用这些规定辖制、捆绑信徒,使其不能接受真道。因我知道“东方闪电”传的是真道,交通的是真理,无论是谁只要用心听听交通肯定接受,但人若都接受了,我们从哪儿来钱开支生活呢?谁还来围着我们转呢?为了把羊攥在我手里,保住自己的名誉、地位、钱财,我昧着良心捕风捉影地毁谤全能神,不惜说谎、造谣,在各处定罪、亵渎、逼迫神的新工作。就这样,我明知故犯,在抵挡神的歧途上越走越远,所属辽宁省范围内的各处安息日教会无不留下我罪恶的行踪。

7月,教会又有一个姊妹接受了全能神,经多次劝说无效,我就宣布开除她,在开除她时我又对弟兄姊妹恐吓了一番:“他们是有组织的,不要接触他们,有人来传躲得越远越好。”不仅如此,我还亲自到从不来往的新宾大教堂借来一百多本《“东方闪电”的错谬》和几十份《谨防“东方闪电”》的传单给负责人分发。当发到七十多本的时候,我不敢再发了,因我内心有一种莫名的惶恐……为了肉体钱财、地位、名誉,我泯灭了良心,公开与神为敌。每次犯罪后,我的心都如刀绞般地疼痛,晚上久久不能入睡,即使勉强睡着,在半夜也会被噩梦惊醒。每当这时我都在想:我是不是一个信神的人?这样下去我能得着什么?恐怕是神更大的烈怒临到我。看看熟睡中两岁的女儿和体弱的妻子,我心里一阵阵恐惧……

在我为私欲故意与神为敌的十八个月里,特别是我抵挡至高峰的那三个月中,我见过很多全能神教会的弟兄姊妹,他们都用惋惜、慈怜的目光看着我,没有恨、没有怒,只有爱和期待。尤其是在2002年春天,我在阜新和传全能神的弟兄姊妹交通了三天,当我要走时,十四位弟兄姊妹一起给我跪下了,流泪恳求我不要再抵挡了。这个场面使我的心灵倍受震撼,为了传福音拯救灵魂,他们竟能如此委屈自己,若不是圣灵的作工人谁能做到呢?我由衷地发出感叹:他们才是真信神的人,也只有全能神的作工才能达到这样的果效!但为了名誉、地位,我仍是一意孤行。一弟兄送我走时流着泪诚恳地说:“弟兄,全能神是最大限度地拯救人,有一天想通了,回来!你还是我们的好弟兄!”这件事让我终生难忘。

因我怕失去地位、钱财竟泯灭良心,明知是真神却一直抵挡,不久神摆设环境夺去了我的所爱,我被教会停工停薪,地位、钱财一夜之间离我而去。面对神的剥夺,我开始反思自己所走过来的路:在我家庭遭遇不测陷入迷茫之时,主耶稣走进了我的生活,给了我人生新的盼望;当我的肉体得到满足之时,我不知不觉陷入了名誉、地位、钱财的泥潭,甚至在面对真理、真道、真神与名誉、地位、钱财时,我竟选择了后者。我简直是丧尽天良,畜生不如!神的击打、神的剥夺终于使我从梦中醒悟,看到了自己卑鄙无耻的丑态。此时,我再次回忆起在阜新十四位弟兄姊妹跪在我面前的情景,耳边回响着弟兄送别时的那句话“有一天想通了,回来!你还是我们的好弟兄!”我的心像刀割一样难受,我知道自己丧失人性疯狂抵挡,已没脸再见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更没有脸去面对全能神,只等着神的惩罚临到。

然而,全能神并没有惩罚、丢弃我这个顽梗悖逆之人。2002年6月,神再次差派弟兄来找我,我羞愧满面地问弟兄:“神还能要我吗?”弟兄拿出神的话让我看,我看到全能神说:“每个接受话语征服的人都有好几次机会蒙拯救,神拯救每一个人都给其放松到最大限度,也就是给人最大限度的宽容,只要人能迷途知返,只要人能悔改,神就给其机会让其得着救恩。在人起初悖逆神时,神并没有意思要将人击杀,而是尽量地拯救,若是人真的没有拯救余地了那就会被神弃绝。之所以不轻易惩罚一个人就是因为神要将所有可拯救的人都拯救回来,他只是用话语来审判、话语来开启引导,不是用刑杖来击杀。用话语来拯救人是最后一步工作的目的、意义。”(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放下地位之福,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神的话犹如一股暖流涌遍我的全身,我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扑簌簌地掉了下来。我恨自己鬼迷心窍,被钱财、地位、名誉弄瞎了心眼,对弟兄姊妹的劝勉置若罔闻,对神一次次的呼唤、拯救、管教置之不理,我的心太黑了,真是比万物都诡诈,坏到了极处,我是该遭神惩罚的亡命徒!我俯伏在全能神面前放声痛哭:“神啊!这些年来我享受了你那么多恩典,可当你归来之时,我竟昧着良心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钱财,甚至不惜牺牲一千多人的生命与你抗衡,公然大胆地抵挡、毁谤、亵渎你,我是一个杀人不见血的刽子手,是吞吃人灵魂的恶魔,我犯下的滔天大罪真是罄竹难书!按我所行该死该灭该下硫磺火湖,然而你却这样宽容了我,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对你的感激之情,也无法报答你的爱,我就是肝脑涂地也弥补不了对你的亏欠,就是把命献上也抹不去我的罪污。今天是你极大的宽容、忍耐才使我得以存活,我愿在以后的路程中舍弃一切跟随你,任你摆布安排。不管多苦多难,也要把弟兄姊妹们带到你面前,安慰你那被我伤透了的心!”

现在我更加痛恨自己,也痛恨与我一样炮制、传播谣言的人,正是因为宗教界像我这样替撒但效力,不惜毁谤、定罪神以达到自己目的的人在不断地制造、传播谣言,才导致定罪、亵渎、诬陷全能神的谣言越来越多,使得多少苦盼救主降临的人一次次错过得着末世救恩被提进天国的机会,到现在仍活在黑暗的权势下,找不到方向,看不到蒙拯救的希望。我真是罪孽深重!同时,我也认识到,如今已是末世的末了时期,看看社会,看看教会,看看人心,看看天灾人祸,时日实在是不多了!选择好自己的道路,对人蒙拯救进天国至关重要!全能神说:“耶稣的再来对于能接受真理的人是一个极大的拯救,对于不能接受真理的人就是被定罪的记号。你们当选择自己的路,不要做亵渎圣灵弃绝真理的事,不要做无知狂妄的人,当做顺服圣灵引导、渴慕寻求真理的人,这样对你们才有益处。我劝你们当小心谨慎地走信神的路,不要随意下断案,更不要随随便便、马马虎虎地信神,你们当知道信神的人最起码具备的是谦和的心与敬畏神的心。那些听了真理以鼻嗤之的人都是愚昧无知的人,那些听了真理却随便下断案或定罪的人都是狂妄之辈。作为每一个信耶稣的人都没有资格咒诅定罪别人,你们都应该做有理智的接受真理的人。……你们不要因着末世要有假基督出现而盲目地定罪于神所发表的言语,不要因着怕受迷惑而做亵渎圣灵的人,这样岂不太可惜了吗?……好好想想吧!不要草率不要鲁莽,别把信神的事当作儿戏,应该为自己的归宿、为自己的前途、为自己的生命着想,不要玩弄自己,这些话你都能接受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你看见耶稣灵体的时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时候了》)

上一篇:全能神带我进入了国度时代

下一篇:全能神挽救了我

相关内容

  • 冲破网罗归向神

    91年夏天我信了耶稣,因着主的特别恩待,在教会读圣经,不久我就开始讲道了,后来又牧养教会、带领查经作奋兴的工作,就这样我便坐上了大带领的位置,接待我的家庭约有上百家,常去牧养的教会有70多处,交通范围有亳州市、怀远县、涡阳县、利辛县、宿县等地,因此我常常奔走在各处教会,同时,我也苦盼救主耶稣的二次降临。可是94年的春天,当两位姊妹把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我时,我不但不听还定罪、毁谤、亵渎,并把她们赶走。过了几天,她们又给我送来一本神话书——《救主早已重归》。当我看到书上说,主已经来到地上,而且还在中国作工时,我认为:不可能!便不假思索地把书烧掉了。

  • 谣言差点使我成了撒但的殉葬品

    我原是召会的一名同工,2001年12月归到全能神面前,下面就是我由抵挡到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一些片段回顾。

  • 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

    安徽省 汪洋 我原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名带领。在没有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我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的再来,但因着大带领的警告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的预言,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每当想起这些,我的心里就十分内疚、悔恨,下面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 1999年9月的…

  •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原是三班仆人派的一名教会柱石,经过几番周折,终于在1999年5月跟上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回想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我真是无地自容,愧对神的爱,愧对弟兄姊妹。同时,心里也充满了感激之情,感谢神在我最痛苦、最迷茫之时,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使我灵得供应,重得复苏,终于认识了神末世的作工,认识了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而回到了神家。下面是我对自己亲身经历的自述,望所有等待主重归的弟兄姊妹以及那些在十字路口徘徊的弟兄姊妹能从中有所启发,早日来到神的面前,因我曾是你们中的一员,也曾是受蒙蔽者中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