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全能神挽救了我

河北省 肖淑芹

“黑暗遮大地,群魔凶残极,神作工艰辛,受尽了屈辱。人败坏太深,已成敌势力,耶稣所遭遇,今日又重现。信神不认神,重钉神十架,穷凶极恶相,更甚于当年。信神人虽多,认识神无几,走遍大陆地,见证神不易。见证神给人,反遭来祸患,刀枪棍棒举,被赶出家门。眼中噙泪花,悲痛心欲碎,十架路艰难,声泪伴血迹。到处是偶像,恶仆坑害人,名义上信神,却受人宰割。爱神人在哪?寻求者何在?神呼唤叩门,急关闭更严。人坏到极处,在此已显明,愿神施怜悯,可怜爱神人。神心多忧伤,谁体贴神心,动如此大工,无人理解神,无人理解神。”每当我唱起《谁体贴神心》这首如泣如诉的经历诗歌时,我的眼泪都止不住地往下流,是这首诗歌感动了我,使我来到了全能神的面前。这首诗歌是弟兄姊妹跟随全能神传福音的坎坷经历的真实写照,更是神爱人、拯救人类的真实写照;而“穷凶极恶相”“刀枪棍棒举”正是我以往抵挡、悖逆神的丑恶嘴脸的真实写照。这首歌又把我带入了令人懊悔的往事中……

我以前是大赞美派的一名中层同工,1994年因家中不平安信了主耶稣。1999年初夏的一天,一姊妹把一位从东北来的姊妹带到了我家。见面后,东北的姊妹就跟我说:“神已经道成肉身回来了,已作了审判从神家起首的工作!”我当时特别吃惊,因心里好奇,想听一听。那个姊妹就拿出圣经,从中找出了几节预言神末世要作审判工作的章节让我看。

若有人听见我的话不遵守,我不审判他。我来本不是要审判世界,乃是要拯救世界。弃绝我、不领受我话的人,有审判他的,就是我所讲的道在末日要审判他。(约12:47-48)

并且因为他是人子,就赐给他行审判的权柄。(约5:27)

父不审判什么人,乃将审判的事全交与子……(约5:22)

姊妹把这一节节经文讲解得特别清楚,我从来就没有听过这么透亮、新鲜的道。我以前也看过这些章节,可我怎么也没有从中看出神要作审判工作,而且还是道成肉身来作工。后来,她又拿出了《审判从神家起首》这本书,给我找出两段让我有空时看看,我当时好奇心大,想看看里边到底说了些什么,就留下了书。可是还没等我看明白这两段神的话时,我们的带领便怒气冲冲地来到了我家。“听说东北那女的给你讲了不少的东西,还给了你一本书,是吗?”经他这一喊,我傻傻地望着他说:“是,她讲得不错,比神学院的人讲得还新鲜透亮呢,那本书我看了几句,是从中间看的,我还没看明白呢。”他生气地说:“你受迷惑了,你知道吗?她是传‘东方闪电’的。幸亏你没看懂,把书给我!千万别看了!再看,那灵进到你里面你就完了,神学院的人也救不了你了。”我半信半疑地把书交给了他。他说:“你不相信吗?我还能骗你吗?你好好在主面前认罪吧!你是不知道,他们‘东方闪电’没钱给你钱,没车给车,没媳妇给媳妇,骗你过去受了他们的控制,让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否则就给你卸胳膊卸腿,或割舌头、挖眼睛,想出来可就出不来了。他们还有杀手,你可要小心。”带领走后又来了一个姊妹,她“语重心长”地劝我:“只要是‘东方闪电’,啥也别让他们说,一口凉水也不能给他们喝,更别让他们坐下来谈,对他们就是一个字——‘滚’!”想想带领和这个姊妹说的,想着自己差点被迷惑,我特别生气,紧紧地咬了咬牙,心中特别恨东北那个姊妹。随后我就在教会里大肆抵挡、亵渎全能神的作工,还凭着自己的想象,添枝加叶地把“东方闪电”说成了一个搞淫乱的黑组织,没有一点人性,没有情感,像杀手一样冷酷无情,一粘上就逃不掉。这些出自我口的无中生有的谣言,听得弟兄姊妹都很害怕,他们边听边皱眉头。我还因着看了几句神的话,仗着自己上了两天学,又开始对神的话评头论足,贬低神的话,拿着神的话与圣经上的话比较,说:“太平常了,不如圣经上的话高深莫测。”现在回想起来,才看到自己狂妄至极。就这样,我一直疯狂地抵挡了三个月。

8月初的一天,村里来了免费检查身体的,当时我的手脚总发麻,我也去了。一检查,我的血液里都是小血块,血管硬化得比八十岁的老人还严重,我当时头就大了,我才二十九岁呀,怎么会这样呢?医生和周围的人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好像是什么报应临到我似的,我浑身不自在,当时真想大哭一场。我拿了药急忙回到家,赶紧跪到主面前祷告:“主啊,我怎么得了这病了呢?求你给我医治吧,我一定好好为你作工。”吃了三天药以后,病情不见好转反而加重了,我又去医院打针治疗。那天我刚从医院回到家,我的心跳忽然加快了一倍,一会儿又慢了下来,忽快忽慢,也没有一个规律,整个身子缩成了一团,舌头发硬,说不出话了……经医生紧急抢救,我才活了下来。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场病,我并没醒悟,我更加努力地“作工”,加紧捆绑弟兄姊妹。一年以后,我的病情越来越严重,血都是黑的了。可我仍不醒悟,如油蒙了心窍,还为了病能赶快好而努力“作工”。

虽然我如此悖逆,但神只是给了我一个警告,并没有把我击杀,还在一直竭力地拯救我。正当我为了病好而努力“作工”的时候,一个姊妹经朋友介绍来到了我家。当时我也怀疑她是“东方闪电”的人,但经过两天的相处、交通,我不那么防备她了。她邀请我去别处听道,我决定跟她出去听听。我能作出这个决定,里面也确实争战了一番,想起带领和那个姊妹的话,心中害怕到时候他们把我控制住回不来,或者割我的鼻子,挖我的眼睛。后来又想起了这两天与姊妹相处的情形,她讲的道很好,人性活出也很好,交通之余帮我干这干那,不像坏人。心想:我不妨学学《小马过河》中的小马,亲自听一听再说。于是我带着三分相信七分疑惑的心跟她去了。我一到那儿,他们对我可热情了,照顾得特别周到,事实与我编造的谣言恰恰相反,我有点不好意思了。还有几个弟兄姊妹和我在一起聚会,一个弟兄给我们讲圣经。他从神创世谈到耶和华神的律法,又谈到主耶稣的救赎,一直到启示录,讲得太明白了。神六千年经营计划摆在我的眼前,我知道了神经营人的宗旨就是拯救全人类,知道了神作的无论是什么工作,他的作工宗旨不变,他的作工中心不变,对人的心意不变,知道了人类败坏的起源,神是如何拯救人类的,知道了圣经记载了神作过的两步工作,我也明白了我是一个受造之物,该顺服神。我明白了许多以前不明白的,心里豁然开朗了许多,觉得圣经也不像以往那样高不可攀了。结合神经营人的宗旨,一切谜团都解开了,我觉得自己找到了打开圣经奥秘的钥匙。我们这几天在一起相处很融洽,过得很愉快,我们在一起唱啊,跳啊,特别自由释放。我祷告也特别有感动,觉得神太可爱,觉得弟兄姊妹太可爱。这一切又一次回击了我的谣言。

可是,当弟兄谈到神又一次道成肉身来作工而且是女性时,我马上脸色一变,特别反感,他怎么说我也听不进去,有时甚至没有理智地跳起来指责他说得不对。弟兄问我:“你说咱这几天谈的是不是合乎真理呢?”“是!”“败坏的人是否需要神道成肉身的拯救呢?”“需要!”“咱是个受造之物,神作什么需不需要先跟咱商量呢?”“我没那资格!”弟兄又问:“今天神道成肉身来了,而且是女性,咱能不能不让神这样作?”“我不敢!”“那今天神道成肉身已成事实,咱能不能站在一个受造之物的位置上接受这一事实呢?”“我接受不了!”此时我特别难受,又特别矛盾,于是我便偷偷地找了一个地方祷告,求主开启我:“主啊,我该怎么办呢?他讲得我心服口服,我承认都是真理,我也知道你就该这么作,可是为什么那么多人反对呢?如果是真道,我们的带领为什么不接受呢?如果真是你作的,你就开启我,让我接受;如果不是你作的,就让我远离这里。主啊,我在十字路口徘徊,求你指给我一条路吧!我知道,我是个受造之物,该顺服你,可是我不知道怎样才是顺服你。我既怕跟不上你的新工作,又怕受迷惑,我该怎么办?”我痛苦流泪,泣不成声:“主啊,经上说过,人虽愚昧,但不至于失迷。主啊,只要我真心追随你,你必定保守我、拯救我。主啊,我把我以后的道路向你交托,不管怎样,我要跟从造天造地的独一真神。主啊,我愿意寻求你。”我不停地向神祷告,真希望主马上向我显现告诉我如何做,是否应该接受。后来,我又想到了我们的带领、讲道人,要不就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过来听一听,帮我分辨一下。我拨通电话,他们说:“你回来吧,别受了迷惑,我们是不会去的。不管多好,我们都不听。你也别听,好好在家聚会吧!”我当时很失望,觉得孤苦伶仃,像一个流浪在街头的乞丐,不知该往哪里去。几天来我处在极度的矛盾与忧虑中,我在痛苦中挣扎,不停地哭泣着,我瘦多了,脸色蜡黄。几个弟兄姊妹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弟兄急得满嘴都是大泡,一张嘴就流血,眼睛哭得红红的,爱唱爱跳的小姊妹也眉头紧锁,吃饭时饭桌上再也没有以前的说笑声了。其实,我心里早已服气,没什么可辩驳了,可就是不甘心就这么接受了,硬着头皮胡搅蛮缠,无理搅三分。一次聚会时,弟兄跪在神面前祷告说:“神啊!我真是没用,跟随你这么长时间,享受你这么多爱,今天我却没有能力把你的所作所为见证出去,不能尽到一个受造之物当尽的本分,不能安慰你忧伤的心,我不配称为一个人,不配活在你面前。神啊,你为拯救我们付出了全部的心血代价,但我却不能体贴你的心意,不能为你挑起重担分担一些忧愁……神啊,我什么也做不了,求你开启这个姊妹,让她能明白你的心意,不再误解你。”又有一个姊妹唱了一首经历诗歌:“人有安乐之居,神无枕头之地,献出所有又有几?尝够人间的冷漠,受尽人间的磨难,竟难得到一份同情!朝夕为人忧虑,人中间来来去去,谁能体恤他安危!春来冬去苦奔波,为人舍弃了所有,无人问津他的寒暖。只知道向神索取,怎肯为神心意多点思虑!人皆享有天伦之乐,为何总是让神把泪流?”(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可叹人间凄凉悲惨》)听着听着,我受了感动,再也忍不住了,跪在地上,泣不成声,“神啊!全能神啊,我感谢你!我愿意呼求你的名,今天我抵挡了你,是我太没有理智,明知是真理还故意抵挡,让你伤心,让弟兄姊妹们受苦。神啊!我听他们的祷告不像传说的那样是没有人性的冷面杀手,他们的祷告比我们带领流着泪的祷告更能感动我,使我流泪,没有人性的人绝对说不出这样体贴你忧伤之感的话来,而且又是这样实在、真诚。神啊!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弟兄姊妹,我这样对待他们,他们还是这样用爱来对待我,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他们所信的神与主耶稣是一位神,因为从他们身上看到了爱。全能神啊,我不应该再悖逆你,难为弟兄姊妹了,我要把心里话说出来,解开我心里的结。”于是聚会的气氛得到了缓和,我把心里一直压着的话说了出来:“其实,我对你们并不反感,而是特别有好感,你们对我做的一切我挺受感动。可是不知你们是否知道我们的带领怎么说你们的?他们说你们搞淫乱,打人害人,强迫人接受,这是怎么回事?”弟兄反问道:“你是听说的,还是亲眼看到的?”“听说的。”“那你见到的呢?”我开始回想,从一开始到现在这十多天中,他们穿戴整齐、大方,弟兄进屋先敲门,跳舞是姊妹先跳了,弟兄才跳,没一点放荡的地方。我说:“我看你们也不像那样的人,可他们为什么都那么说呢?”弟兄的眼圈红了,他说:“这些我们都知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你要相信你所看到的。神是圣洁的,最厌憎败坏,你看《国度时代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第四条:‘人有败坏性情,更有情感,所以配搭事奉一律禁止异性单独配搭,若发现一律开除,谁也不行。(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事实是像他们说的那样吗?今天神道成肉身满怀着希望来拯救人,可是神却无辜地遭受着人的侮辱、诽谤、亵渎,正如经上说的:‘因为人子在他降临的日子,好像闪电从天这边一闪直照到天那边。只是他必须先受许多苦,又被这世代弃绝。(路17:24-25)今天神道成肉身受了人想象不到的苦,更让他伤心的是人还编出许多谣言,将一切的不义都强加在他的头上,所以不管人今天怎么看我们,我们也要把神见证出去,使真心信神的人都归向全能神。人不接受这些真理,一方面是不认识神,另一方面是听了一些无根据的谣言、谬论之后不加考察就掩耳不听真道了。”随后弟兄又给我谈了他们传福音时的真实经历:刀枪棍棒举,被赶出家门。从他们的这些经历中我看到了神作工的艰辛。弟兄又告诉我:“你知道吗,《谁体贴神心》这首经历诗歌是传福音的弟兄姊妹流着眼泪一句句写出来的,全都是他们的真实经历。”我们一遍又一遍地唱着这首诗歌:“黑暗遮大地,群魔凶残极,神作工艰辛,受尽了屈辱。人败坏太深,已成敌势力,耶稣所遭遇,今日又重现。信神不认神,重钉神十架,穷凶极恶相,更甚于当年。信神人虽多,认识神无几,走遍大陆地,见证神不易。见证神给人,反遭来祸患,刀枪棍棒举,被赶出家门。眼中噙泪花,悲痛心欲碎,十架路艰难,声泪伴血迹。到处是偶像,恶仆坑害人,名义上信神,却受人宰割。爱神人在哪?寻求者何在?神呼唤叩门,急关闭更严。人坏到极处,在此已显明,愿神施怜悯,可怜爱神人。神心多忧伤,谁体贴神心,动如此大工,无人理解神,无人理解神。”是啊!“动如此大工,无人理解神啊!”我的心被深深地感动了,于是我接受了神的第三步工作,归向了全能神。

通过吃喝神的话,我对很多真理更明白、更透亮了。神的话说:“神之所以道成肉身是因为他作工的对象是被撒但败坏的属肉体的人,并不是撒但的灵,也不是任何一种不属肉体的东西,正因为是人的肉体被败坏了,所以他才将属肉体的人作为他作工的对象,更因为人是被败坏的对象,所以他无论作哪一步的拯救工作都是选用人作他唯一的作工对象。人是肉体凡胎,是属血气的,而神又是可以拯救人的唯一对象,这样,神作工作就有必要成为与人有一样属性的肉身来作工作,以便达到更好的作工果效。正因为人是属肉体的而且人并没有胜罪与摆脱肉体的能力,所以神作工作也就务必得成为肉身来作工。(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他为人类作的一切、付出的一切代价并不是为了他能得到更多的报酬,他仅仅是为了人类。在肉身之中作工虽然有许多人难以想象的困难,但到最终肉身作工达到的果效还是远远超过灵直接作工的果效。肉身作工虽然存在相当多的难处,并不能有灵一样伟大的身份,也不能像灵一样有超凡的作为,更不能有灵一样的权柄,但是就这一个不起眼的肉身的作工实质远远高于灵直接作工的实质,就这一肉身本身来说就是所有人的需要。对被拯救的人来说,灵的使用价值远远不及肉身的使用价值:灵的作工能普及全宇、波及山河湖泊,而肉身的作工能更有效地涉及与他接触的每一个人,而且有形有像的肉身更能获得人的了解与信任,更能加深人对神的认识,更能加深人对神的实际作为的印象;灵的作工神秘莫测,肉眼凡胎难以预测,更难以看得见,只能凭空想象,肉身作工正常实际而且有丰富的智慧,是肉眼凡胎的人可以亲眼目睹的事实,人都可以亲自领略神作工的智慧,大可不必展开丰富的想象,这是肉身的神作工的准确性与实际的价值;灵只可以作一些人看不见又难以想象的事,例如灵的开启、灵的感动、灵的引导,但对于有大脑思维的人来说,灵的这些作工并不能给人以明确的意思,只能给一个感动或是大体相仿的意思,并不能用言语指示,而神在肉身的作工就与此大不相同了,肉身作工有准确的话语引导,有明确的心意,也有明确的要求目标,人不需摸索也不需想象更不需去猜测,这是肉身作工的明确性,与灵的作工大不相同;灵的作工只能适应一部分有限的范围,并不能代替肉身的作工,就肉身作工对人要求的准确目标与人得到认识的实际价值就远远超过灵作工的准确性与实际的价值。对于败坏的人来说,只有准确的说话,明确的追求目标,看得见、摸得着的作工才是最有价值的作工。只有现实的作工、及时的引导才能适合人的口味,只有实际的作工才能将人从败坏、堕落的性情中拯救出来,而这些只有道成肉身的神才能达到,只有道成肉身的神才能将人从败坏、堕落的旧性中拯救出来。(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从神的这些说话中我明白了神道成肉身的意义,看到了神道成肉身的可爱,神的道成肉身完全是败坏人类的需要,是对人类极大的爱与拯救!至于神道成肉身的性别,全能神说:“神所作的每步工作都有实际的意义。当初耶稣来的时候是男性,这次来的时候是女性,从这里你能看见神造男造女都能为着他的工作,而且在神那儿没有性别的划分。他的灵来了可以随便穿上一个肉身,这个肉身就可以代表他,不管性别是男是女,都可以代表神,只要是他道成的肉身。假如耶稣来了以一个女性的身份出现,就是说,当时圣灵感孕是个女婴,不是男婴,也照样完成那步工作。若是那样,现在这步工作就得换一个男性来作了,也同样完成工作,哪步作的都有意义,两步工作不重复但又不矛盾。当时耶稣作工称为独生子,一说‘子’就是个男性,这步为什么不说独生子?因为按着工作的需要变换了不同于耶稣的性别。在神那儿没有性别的划分,他愿意怎么作就怎么作,他作工作不受任何辖制,特别自由,但哪一步都有实际意义。神道成肉身两次,不用说,末世是最后一次,他是来显明他的所有作为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如果就作耶稣那一步工作,末世不补足这一步,那在人的观念中会永远认为只有耶稣是神的独生子,也就是神只有一个儿子,以后再来一个名就不是神的独生子,更不是神自己。人的观念中认为,凡是作赎罪祭的,就是神的独生子,凡是为神担当政权的、救赎整个人类的就是神的独生子,还有人认为凡来的是男性的就可称为神的独生子,也就是代表神,甚至还有的人说,耶稣是耶和华的儿子,是他的独生子,这不是人的太大的观念吗?若在末了的时代不来作这步工作,整个人类对神就笼上了一层阴影,这样,男人就自认为比女人高,而女人就永远也抬不起头,那时,凡是女性将没有一个得救的。人总认为神是男的,而且认为神总是厌憎女人,神也不会让女人得救的,这样,所有的耶和华所造又同样经败坏的女人不就永远没有被拯救的机会了吗?那耶和华造女人就是造夏娃不也成了没有意义的事了吗?女人不也就永远灭亡了吗?所以,末世这步工作是为了拯救全人类的,不是只为了拯救女人,若有人认为神道成肉身是女性就是只为了拯救女人,那人就更蠢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是啊,无论神道成肉身是男性还是女性,只要是神作的工作我就该接受,神本是灵,没有性别的划分,只是因工作的需要才穿上了肉身,才有了性别的说法,人以性别来定规神、否认神只能显明人的瞎眼、愚昧无知,从神的两次道成肉身中我也看到了神的智慧难测和奇妙作为。若不是神借着这样智慧的作工来回击我们的观念,扭转我们对神错谬的认识,我们将永远把神定规在自己的观念中,否认神,弃绝神,抵挡神,亵渎神,最终只能遭神惩罚。我由衷地感到神太智慧、太爱我们了!神的作工太有意义了!

此刻回想我以往的悖逆抵挡,我追悔莫及。当初,神安排姊妹给我传福音,我因受别人搅扰、迷惑,放弃了神的救恩,还编造谣言毁谤、抵挡神。后来神借着病痛管教、提醒我,我不但不醒悟,反而抵挡神更加严重。现在我才明白,我得病而且越来越重,是因我触犯了神的性情,完全是罪有应得!全能神说:“我是烈火,不容人触犯,因为人都是我造的,我说什么、作什么人都得顺服,不得反抗,人没有权力来干涉我的工作,更没有资格来分析我作工、说话的对错,我是造物的主,受造的物该以敬畏我的心来达到我所要求的一切,不该讲理,更不该抵挡,我是用我的权柄来治理我的民众,凡从我造的受造之物就应该顺服我的权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落叶归根之时,你会后悔你所行的一切恶行的》)因我散布这些谣言,断送了我们派别的几百个弟兄姊妹的生命呀!到现在,他们有的因看教会荒凉,没劲追求回到了世界;有的因坚定不移地相信我编造的谣言,成了敌基督。我真恨自己,就我这样一个作恶多端的人实在不配神来拯救,我只配得神的咒诅,遭神击杀。我做了那么多抵挡神的事,今天若不是神对我的宽容与最大限度的拯救,我不知早死在什么地方。是全能神挽救了我,我要永远跟随全能神!

上一篇: 16 名誉、地位、钱财泯灭了我的良心

下一篇: 18 全能神拯救了我这个悖逆之子

基督徒如何才能摆脱罪的捆绑,得着洁净?欢迎联系我们,帮你找到路途。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7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原是三班仆人派的一名教会柱石,经过几番周折,终于在1999年5月跟上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回想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我真是无地自容,愧对神的爱,愧对弟兄姊妹。同时,心里也充满了感激之情,感谢神在我最痛苦、最迷茫之时,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使我灵得供应,重得复苏,终于认识了神末世的作工,认识了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而回到了神家。下面是我对自己亲身经历的自述,望所有等待主重归的弟兄姊妹以及那些在十字路口徘徊的弟兄姊妹能从中有所启发,早日来到神的面前,因我曾是你们中的一员,也曾是受蒙蔽者中的一个。

11 昨日的抵挡 今日的悔恨

我原是恢复流的一名中层带领,1985年我蒙召归主后,就一直在主的恢复流里。我一直认为圣经是一本生命书籍,其中的每句话、每一个字都是神所默示的,神六千年来对人类的美善心意全在圣经里向我们显明了,因此我视圣经如自己的命根子,更对能给我们带来“拔高异象”的李弟兄崇拜有加。我总认为神借着李弟兄已将六十六卷圣经的奥秘揭示完了,所有的奥秘、精华全向我们显明了,什么时候敌基督定盟约,什么时候建圣殿,主什么时候回来,把我们提到哪里,时间、地点统统告诉了我们,我们只需聚会、顺服,只等启示应验时我们被提、作王掌权了。

9 冲破网罗归向神

91年夏天我信了耶稣,因着主的特别恩待,在教会读圣经,不久我就开始讲道了,后来又牧养教会、带领查经作奋兴的工作,就这样我便坐上了大带领的位置,接待我的家庭约有上百家,常去牧养的教会有70多处,交通范围有亳州市、怀远县、涡阳县、利辛县、宿县等地,因此我常常奔走在各处教会,同时,我也苦盼救主耶稣的二次降临。可是94年的春天,当两位姊妹把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我时,我不但不听还定罪、毁谤、亵渎,并把她们赶走。过了几天,她们又给我送来一本神话书——《救主早已重归》。当我看到书上说,主已经来到地上,而且还在中国作工时,我认为:不可能!便不假思索地把书烧掉了。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