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20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辽宁省 刘兴时

我是1995年蒙召归主的,后来在真耶稣教会被立为执事,负责证道、教诗歌。

1998年,我听说有人传“东方闪电”,带领也在教会中定罪“东方闪电”说:“他们有政治目的和经济目的,而且他们所传的道已离开圣经,就是异端……”为了防止信徒接受“东方闪电”,带领又在教规中加添了一项内容:对传“东方闪电”的人一律不许接待,违者按违反教规论处。我对此也不加分辨,就在教会大肆传讲带领的话,嘱咐信徒要“坚固信心,持守真道,共同防御直到主来”,并在教会中树立“会兴我荣,会衰我耻”的荣誉感和责任感,再三强调“每个人都要严格按教规做,尤其头羊和执事更要从自身做起,看顾好主的羊,等主来好向主交账”。这样我还不放心,又随时下各教会查访,掌握情况,阻止信徒接受全能神。

一次,听说教会中有几个弟兄姊妹接受了全能神,我马上赶到其中一弟兄家劝说。我怕说得严厉适得其反,只好耐着性子苦口婆心的劝导,一番“诚恳”的劝说之后,弟兄终于被我拉了回来。我又用同样的方法把其他几个信徒搅了回来。当时我心里特别高兴,以为这是在看顾主的羊,是维护教会利益,对教会工作负责。

1999年冬季的一天,天气特别寒冷,有两个姊妹来给我传全能神的福音。我本来对“东方闪电”的人到处偷羊就十分憎恨,看见她俩就气不打一处来,于是我双手叉腰,愤怒地骂道:“你们这些不要脸的东西,披着羊皮的狼,敢到我们这里来偷羊,小心我打断你们的腿!赶快滚开,再来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当时,我真想狠狠地打她们一顿,无奈她们没有半点反抗之意,我才没有真正动手打人。

2000年夏季的一天,天正下着雨,又有两个姊妹来到我家传福音。不容她们多说,我就大发雷霆地骂道:“你们这些淫妇、强盗、假基督的奴才……我告诉你们,要想不受皮肉之苦,赶快走人!”我狗血喷头地大骂了她们一顿。看着她俩哭着离开我家,我暗自高兴,认为自己得胜了。

我以为这样对待她们肯定就不会有人再来了,哪知来给我传末世福音的人越来越多,我粗略地数算了一下,这几年来给我传全能神末世福音的有近百人次,其中一个弟兄就来过二十多次。不管是寒冷的冬天,还是酷热的夏天,无论是刮风还是下雨,他们都坚持不懈,从没停止过。但因着谣传“他们有政治目的和经济目的”,又因着离开圣经,以致我的心刚硬得如同顽石,拒不接受他们爱的付出,反而无情地将他们一次次拒之门外。然而,在他们身上我发现有一股不可战胜的力量,这力量摧毁了我们的防线,教会中不断有人接受全能神的工作,而且接受的信徒无论我们怎么“爱心感化”,他们也不跟我们回来,最终这股力量把我也吸引到了全能神面前。

2002年8月的一天,我们原教会接受全能神的两个姊妹又来了,并且还带来一个弟兄。这使我着实吃了一惊,因为前几天她俩还被我讽刺、挖苦、羞辱得泪流满面而走,我还厉声警告她们:“再敢来不打你们算我手懒!”没想到仅隔几天,她们竟然又来了,而且还笑呵呵地和我打招呼。她们对我既没有恨也没有怕,我心里不禁感叹不已,又自愧不如:“她们太有毅力了!她们的确比我有信心,比我有爱心!”但因这两个姊妹原来是平信徒,又因为来的弟兄是我们这一带十里八村有名的“惯赌”,人送外号“老送”,听他们交通我感觉很没面子。于是我就先发制人,指着弟兄讥讽道:“谁不知道你呀!除了赌钱,哪样比我强?派出所抓你、打你、罚你都没能改变你,今天却厚着脸皮来给我传福音,太不自量力了!”我以为这样羞辱他,他一定会自讨没趣地离开。没想到他不但没走,还很诚恳地对我说:“弟兄,你说得对,但那是以前的我,现在我已经改了。”我不屑一顾地挖苦道:“就你这样的人还能改好?那真是‘神迹’!大白天撒谎脸都不红,你真了不起!”这时俩姊妹证实说:“他接受全能神后真的改好了。”我又嘲讽说:“等闲的时候就重操旧业了!”这次他们走后,我没有一点得胜的感觉了,不禁陷入了沉思:这个“老送”一年到头进赌场,一天不赌手就痒,这样的人如果真变好了,说明他信的道还真值得寻求考察。为了证实“老送”是否真变了,我抽空找到了他的赌友们打听:“‘老送’现在玩得怎么样?”他们七嘴八舌地说:“他信神了,早就不玩了!”“连正月、腊月都不玩了,烟酒也全戒了,像换了一个人似的。”“真怪,信神竟然有这么大威力?”听了这些话,我心里暗暗吃惊:看来他是真的变了,这的确是神迹!当晚,我失眠了,想到教会里一片混乱的情景:弟兄姊妹爱心冷淡,不信的,跑世界挣钱的,抽烟、喝酒、搓麻将的随处可见,甚至连同工也与世人在一起玩上了麻将。相比之下,“老送”十几年的赌瘾信“东方闪电”后就戒掉了,这不是圣灵的作工谁有这能力呢?难道真如姊妹说的那样,神的工作向前发展了?“东方闪电”是真神?若是真神作工也不该有政治目的和经济目的啊,既是真神作工为什么还离开圣经了呢?我怎么也想不通,心里盘算着:如果“老送”再来,我一定要问个究竟。

2002年11月的一天,“老送”真来了,我喜出望外,主动热情让座,客客气气地对他说话,目的是想让他说出内情。我直截了当地问他:“你们到处拉人,到底是为了什么?”弟兄说:“我们不是拉人,而是为了传福音拯救人,为了完成神的托付,并没有任何恶意。我们能这么做完全是因着神爱的激励、神急切的呼唤。”说着,弟兄翻开神话书念道:“你肩负的重任、你的托付、你的责任,你都知道吗?你的历史使命感何在?你将怎样做好下一个时代的主人?你的主人翁的感觉是否强烈?……等着你去牧养的人该有多少?你的任务是否很重?他们贫穷、可怜、瞎眼,不知所措,落在黑暗之中哀号,路在何方?多么渴慕光明犹如流星一样,突然降下来驱散这将人压抑了多少年的黑暗势力。苦苦巴望、日思夜想,有谁尽都知晓?……你可曾想到神的心何等忧伤着急,怎忍看着亲手造的无辜的人类遭受这样的折磨呢?人类毕竟是经受过毒害的不幸者,虽然今天幸存下来,但谁知人类早已经历了恶者的毒害。难道你就忘了你是受害者中的一个吗?你不愿因爱神而努力地将这些幸存者都拯救回来吗?以自己所有的力量来还报那爱人如爱自己骨肉的神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论到以后的使命,你当怎么对待》)接着,弟兄又详细交通了神拯救人的三步工作,我听了虽然心服口服,但想到还没搞清楚我们带领说的“他们有政治、经济目的”是怎么回事,就直接问道:“你们为什么反对国家?为什么非法敛财呢?”弟兄翻开全能神的话让我看,我看到全能神说:“神不参与人类的政治,但神却掌握着每一个国家与民族的命运,掌握着这个世界,掌握着整个宇宙。”(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主宰着全人类的命运》)看了这话我很震撼,感觉这话带有神的权柄、威力。我又继续往下看《道成肉身的奥秘 三》:“神作工不搞什么建造,也不搞什么运动,而是来尽职分。每次的道成肉身只是来完成一步工作,开辟新的时代。”“每个时代的工作都是神亲自来开头,但你该知道神无论怎么作工都不是来搞运动,不是来给你们开‘特会’,也不是来给你们成立什么组织,仅仅是来作他该作的工作,他作工不受任何人的限制,他愿意怎么作就怎么作,不管人怎么看,不管人怎么认识,他只管作他的工作。……现在你该明白神道成肉身作的到底是什么工作了吧!”(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看完这些神的话,弟兄交通道:“全能神的话说得很清楚,神末世道成肉身是来作工拯救人的,不是来搞运动,也不参与人类的政治。神的话里都是让我们认识自己、认识神、追求真理,活出真正人的样式,神从来没有说过让我们去反对哪个国家或政府,而且全能神教会明确规定:教会中所有的人都不许参加任何政治活动,若有人参与政治、政党活动,要将其开除出教会。我们跟随全能神就是为了追求真理、敬拜神,世上的政治、潮流与我们无关。另外,全能神教会还规定:教会不允许任何人专门向人讲奉献的道来号召人奉献,也不允许以任何理由来号召人奉献;凡是奉献钱财的人必须通过几次祷告,能达到甘心愿意、永远不后悔,才可以奉献,对于不是甘心乐意的奉献教会绝对不许接纳。而且这些奉献款主要是用于印刷神话书籍,免费发放给所有真心信神、渴慕真理的人,让人能从神得着生命的供应。神是造物的主,天地万物都是神造的,整个人类所享用的一切也都是神赐给的,神不要人的财、人的物,而是要得着人的心,要拯救人脱去撒但的败坏性情,让人在地上彰显神、荣耀神。全能神教会扩展福音完全是在配合神拯救人的工作,是在通行神的旨意,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反对国家、非法敛财之类的事,而宗教界说我们传福音有政治目的、经济目的,请问大哥,你们的证据何在?”弟兄的问话使我倍觉蒙羞,我哪有什么证据啊。看了全能神的话和听了弟兄的交通,我才知道这些传言全是捏造、毁谤!我所持守的无非都是些道听途说的诽谤之词,是无中生有、信口雌黄的亵渎之语。此时,我那颗悬着的心才算放下了。

接着我又问:“既然你们传的是神的工作,那为什么离开圣经了呢?”弟兄心平气和地回答说:“你这么问是因你对神的作工不认识,对圣经与神的关系不明白,我们先一起看看全能神是怎么说的。”弟兄打开神话书读道:“圣经属于历史书籍,你如果把圣经的旧约拿到恩典时代吃喝,你拿着旧约时代所要求的在恩典时代实行,耶稣要弃绝你,耶稣要定你的罪,你用旧约来套耶稣作的工作,那你是法利赛人。你如果现在把新约和旧约套在一块儿吃喝、实行,今天的神要定你为罪,你跟不上今天圣灵的作工,你吃喝旧约,还吃喝新约,你是属于圣灵的流以外的人!在耶稣时代,耶稣按照当时圣灵在他身上所作的工作来带领那些犹太人,带领所有跟随他的那些人,他所作的并不以圣经为根据,而是按着他的工作来说话,他不管圣经如何说,也不在圣经里找路来带领跟随他的人。他刚开始作工就是传悔改的道,而‘悔改’这两个字眼在旧约那么多预言里根本提都没提到,他不仅不是根据圣经作,他又带出了更新的路,作更新的工作。他从不参考圣经来传道,他医病赶鬼的异能在律法时代从未有人能作,他的工作、他的教训、他说话的权柄与能力也是在律法时代无人能达到的,他只是作他更新的工作,尽管有许多人用圣经来定他的罪,以至于用旧约圣经来将他钉在了十字架上,但他的工作却超乎圣经旧约,若不是这样,人又怎么能把他钉在十字架上呢?还不都是因为他的教训、他医病赶鬼的能力在旧约里从未有过记载吗?他作的工作都是为了带出更新的路,并不是有意来与圣经‘打仗’,或有意来废掉旧约圣经,他只是来尽他的职分,将新的工作带给那些渴慕、寻求他的人。他不是来解释旧约或来维护旧约的工作,他作工不是为了让律法时代继续发展下去,因他作工根本不考虑有无圣经根据,只是来作他该作的工作,所以,他不解释旧约预言,也不按着旧约律法时代的话来工作。他不管旧约怎么说,或与他所作的相合或不合,他都不关心,他不管别人如何认识他的工作,如何定罪他的工作,他只是在一直作他该作的工作,尽管有许多人用旧约先知预言来定他的罪。在人看他作工没有一点根据,而且有许多不符合圣经的记载,这不都是人的错谬吗?神作工还用套规条吗?神作工还得根据先知的预言吗?到底圣经大还是神大?为什么神作工非得根据圣经呢?难道神自己就没有任何权利来超脱圣经吗?神就不能离开圣经另外作工吗?为什么耶稣与他的门徒不守安息日呢?若说他按照安息日、按照旧约那些诫命实行,他为什么来了不守安息日,还洗脚、蒙头,还掰饼、喝酒呢?这些不都是旧约没有的诫命吗?他要是按照旧约,为什么打破这些规条呢?你该知道,先有神还是先有圣经!他能是安息日的主就不能是圣经的主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圣经的说法 一》)弟兄又翻开圣经读约翰福音5章39-40节:“你们查考圣经,因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然而,你们不肯到我这里来得生命。”继而又交通道:“从主耶稣和全能神的话中我们可以明白,神的每步工作都不是根据圣经来作,而是根据人的需要作工。神作完一步工作,后人记载下来才产生了圣经。也就是说,先有神的工作后有圣经,圣经只是给神作见证的,见证神已作过的工作,旧约见证神的律法工作,新约见证神的救赎工作。人如果拿圣经来套神的新工作,就会成为抵挡神的人。就像主耶稣作工时,那些犹太人都拿旧约圣经来衡量主耶稣的新工作,结果因主耶稣不守旧约律法,不按圣经作工而弃绝主耶稣,还定罪说主耶稣作的不是出于神,是异端。他们把圣经当成了神,甚至把圣经看得比神还高,用圣经来限制神的脚踪,认为圣经中有生命,却不寻求圣灵新的作工,不接受主耶稣带来的悔改的道,因而被圣灵的作工淘汰。而那些接受主耶稣作工的人,有主耶稣现时话语的供应,尽管他们不持守旧约圣经,不按律法的要求做,但他们却得着了神赦罪的救恩,脱离了律法的辖制。在末世,神又根据败坏人类的需要作了审判洁净人的新工作,使人在罪得赦免的基础上得着神进一步的拯救,这步工作是神现时的工作,不可能提前详细记载在圣经里。人如果拿着新旧约圣经来衡量神末世的作工,发现神的新工作超出了圣经就否认、定罪,那就重犯当初犹太法利赛人的错误了。所以人认为的‘离开圣经就不是神的作工’这个观点是错谬的,不符合真理。衡量是不是神的工作,不能根据是否合乎圣经,而要看这工作有没有圣灵作工,能不能给人带来现时的生命供应,能不能拯救人。”听了全能神的话及弟兄的交通,我茅塞顿开,明白了圣经只是神作过工作的记载,神作工不是根据圣经作,而是在原有工作的基础上作更新的工作。神的作工一直向前发展,永不重复,人只有跟上神的脚踪才能蒙神拯救,得神称许。弟兄又接着读全能神的话:“末世的基督带来的是生命,带来的是长久的永远的真理之道,这真理就是人得着生命的途径,是人认识神被神称许的唯一途径。你若不寻求末世的基督供应的生命之道,那你就永远不可能得着耶稣的称许,永远没资格踏入天国的大门,因为你是历史的傀儡,是历史的囚犯。被规条、被字句、被历史的枷锁控制的人永不能得着生命,永不能得着永久的生命之道,因为他们得着的只是持守了几千年的污浊之水,而不是从宝座之上流出的生命之水。没有生命之水供应的人永远是死尸,永远是撒但的玩物,永远是地狱之子,这样,还能见到神吗?你只求能守住历史,只求能原地踏步保持原状,却不求改变现状淘汰历史,那你不就是永远与神为敌的人吗?神作工的步伐浩浩荡荡,如汹涌的浪涛,如翻腾的响雷,而你却坐以待毙,守株待兔,这样怎么能算是跟随羔羊脚踪的人呢?怎么能说明你守住的神是常新不旧的神呢?”(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只有末后的基督才能赐给人永生的道》)全能神的话使我看到了自己的贫穷可怜,几年来自己一直充当着历史的傀儡、历史的囚犯,被囚禁在圣经的规条、字句中抵挡神的新工作而浑然不知,还自我标榜守的是真道,自鸣得意地认为别人都受迷惑我却不受迷惑。这时,我才感到自己太蠢笨、无知了,同时也彻底放下了“离开圣经就是异端”的观念,不愿再用圣经定罪神的工作,而是从心里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新工作。

接下来在不断地读神话语的过程中,我认识到了神对人类的爱最实在,感受到神那颗慈母般的拯救人的良苦用心,我常常被神的话感动得泪流不止。我越看神的话越爱看,越看越定真这是神的作工、是神的话,这就是话在肉身显现,就是真理、道路、生命!我能来到全能神面前聆听神的话,得到神生命言语的供应,真是神的大爱临到了我!人来到世上能遇见神真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拥有了这个机会真是太幸运了!

当彻底定真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后,我对自己的过去真是懊悔万分,一幕幕往事时时浮现在眼前:我搅扰信徒接受全能神那飞跑行恶的脚使我内疚,在讲台上散布谣言的丑态、“嘱咐”弟兄姊妹抵挡神新工作的言语更是让我无地自容,那凶神恶煞般地对待传末世福音的弟兄姊妹的举止言行使我追悔莫及;而他们那张张善良、可亲的面孔,那渴望、期待的眼神,那流泪离去的背影,无一不扎得我心痛万分。我仆倒在地向神祷告:“全能神哪!按我所做所行该被你咒诅,该下地狱,该归在硫磺火湖里,然而你却以极大的爱宽恕了我,给了我悔改的机会,我俯伏在你面前愿痛改前非,重新做人,为扩展福音工作献上我的全人。”

不久,我与弟兄一起外出传福音。一次,我们走进一个宗派弟兄的家门,他一听到我们传末世的福音就破口大骂:“你们是‘东方闪电’的,是叛徒、走狗……”边骂边拿起木棒要打我们。看到宗派弟兄姊妹的今天正是我的昨日,我体会到了神拯救人的艰辛,更加懊悔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我立誓一定好好传福音,努力把那些真心信神、喜爱真理的好人带到神的面前,还报神对我的拯救之恩。

上一篇:糊涂的我终于醒悟了

下一篇: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狂妄的我

你可能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