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23 神的管教使我醒悟 话语将我征服

河南省 李强

我原是赞美派的一名教导组长,因着能讲善唱,又装备了一肚子圣经知识,且有医病赶鬼的恩赐,因此颇受弟兄姊妹的仰望。1997年2月在同工会上听牧师讲:“现在有个‘东方闪电’派,说什么神又作了新工作,不用看圣经了,还说主耶稣的名已改为全能神了。他们到处偷主的小羊,只要一进到他们里面,插翅也难逃了,你们一定要提高警惕,管理好教会!”听后,我便妄下论断:信主不看圣经了,还敢改主耶稣的名,这肯定是异端。回去后,我便马上通知各处教会的主要同工,一连聚了三天会,把牧师所讲的全部灌输了下去,并捏造谣言封锁教会:“‘东方闪电’是异端,你进去后若再想出来,他们就挖你的眼睛,割你的耳朵,甚至还会杀你全家……”因着我的疯狂造谣抵挡,使神的福音工作在我们这一带受到严重的拦阻。

自1998年以后,接受神新工作的妹妹和好多弟兄姊妹不断地给我传神末世福音,我要么鄙视地说“我一个堂堂的教导组长,讲道二十多年,神什么时候回来我能不知道,还用你们这小小的信徒来传?”要么就放狗咬他们。就这样,我一次次地将神的救恩拒之千里之外。

尽管我四处封锁教会、严防“东方闪电”,可仍有不少热心的信徒都接受了,另有许多信徒回了世界,聚会的人数一天天地减少。想想过去火热的教会光景,看看今天的凄凉之状,我不禁心酸掉泪,便把这一切的“不幸”都归罪于“东方闪电”。于是我就设立了一星期三次的祷告会,带领弟兄姊妹祷告咒诅“东方闪电”的人,让他们疾病缠身、出门遭车祸不得好死!可没想到的是,我祷告咒诅别人,祸患却不偏不倚地降在了我的头上。

那是2002年8月17日上午,我正在讲台上挥手扬言、滔滔不绝地亵渎定罪“东方闪电”,忽然感到一阵眩晕,眼前一片漆黑,便不省人事了……醒来时,我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妻子告诉我,医生诊断说我患的是脑溢血,若不尽快治疗会有生命危险。“啊?脑溢血!怎么会是这样呢?”这个噩耗就如晴天霹雳一样使我陷入了极度的痛苦之中。我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心中不住地呼求:“主啊!我这样忠心看护羊群,怎么会得这么个怪病呢?是我哪里得罪你了?主啊!我不明白,求你开启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一直苦苦思索,一星期过去了也没找到答案,这时医疗费也已花去了两千多元,而我的病却一点没好转,我的精神几乎要崩溃了。正在这时,恰好妹妹又来看望我,她耐心地开导说:“哥,你想想,若你做的合神心意,蒙神称许,神能不保守你吗?再说,现在教会正是需要人的时候,神能让你有病吗?你好好想想你是怎么抵挡全能神的作工的。”经她这么一说,我才回想起自己抵挡“东方闪电”的事,不禁心头猛地一颤:“难道我抵挡的是真神?莫非是因此而遭到了神的惩罚?”于是,我郑重地问妹妹:“你接受时,是不是他们对你用暴力手段,或把你关押起来,或以威胁强迫的手段相逼,使你出于无奈才不得不为他们效力的?你要对哥说实话!”“哥,你看我眼睛没少,耳朵没掉,好好地站在你面前,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疑惑的,要是像你说的那样,我就是赔上自己的性命也不能把自己的亲哥哥往火坑里拉呀!你就是信不过我,也总该相信神吧!”妹妹严肃地回答。“但是,要是真道,你们为什么不看圣经了?”“要想明白这个问题,咱们看看全能神是怎么说的吧!”妹妹边说边打开她随身带来的神话书念道:“虽然在圣经里收集了一部分生命之言的书,就如‘保罗的书信’‘彼得的书信’这类书,而且人还能从这些书中得着供应,得着帮助,但这些书仍是过时的书,仍是旧时代的书,他们这些书再好也只能适应一个时期,并不能存到永远。因为神的工作不断向前发展,不能只停留在保罗、彼得那个时代,也就是不能永远停留在耶稣钉十字架的恩典时代。所以说,这些书只能适应恩典时代,不能适应末了的国度时代,只能供应恩典时代的信徒,不能供应国度时代的圣徒,再好也过时了。就如耶和华创世的工作,还有耶和华在以色列的工作,工作再好也得过时,也有过去的时候。又如神的工作再好也有结束的时候,不能永远停留在创世的工作中,也不能永远停留在钉十字架的工作中。不论钉十字架的工作如何有说服力,如何能达到打败撒但的果效,但工作总归是工作,时代又总归是时代,工作不能总是停留在一个基础上,而时代也不能是永恒不变的,因为有创世必有末世,这是必然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圣经的说法 四》)“今天的工作是前人未走过的路,也是无人看见的道,是从来没作过的工作,也就是神在地上的最新的工作。……谁能提早将今天的工作一点一滴都不缺少地记录下来呢?谁能将打破常规的、将这更大更智慧的工作记在这部老得发了霉的书里呢?现时的工作不是历史,所以,你要走今天的新路,你就得从圣经里走出来,超越圣经记载的预言书或历史书的范围,这样才能将新的路走好,才能进入新的境界里、新的作工里。……旧道是历史,尽管在‘圣书’里记载,新道是现实,尽管在‘圣书’里没有一页的记载,但这道能拯救你,这道能变化你,因为这是圣灵的工作。”(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圣经的说法 一》)

听妹妹读完神的话,我不禁感叹道:“这话说得如明月,真是字字千钧啊!我信主这么多年,从没听过这么高的道,除了神,谁能揭开这奥秘呢?难道全能神真的是主耶稣的再来?”但对神的名更换了,我还有些想不通,就又问道:“咱们信的主耶稣就是全能的,你们却说神的名叫全能神,神的名怎么能改呢?”妹妹说:“圣经中早就预言末世神的名叫全能神,如启示录1章8节、4章8节、11章17节、16章7节等章节。其实神原本没有名,只是因着工作的需要、时代的不同,神才在每个时代起一个特定的名来代表他本时代的工作与他的性情,但我们不能定规神就叫哪个名。”

接着,妹妹又读了一段神的话:“假如神在每一个时代作的工作都一样,都叫一个名,人会怎么认识呢?神就得叫耶和华,除了名叫耶和华的是神,叫其余名的就不是神,或者说神只能是耶稣,除了耶稣的名以外神不能再叫别的名,除了耶稣以外耶和华不是神,全能神也不是神。人认为‘神是全能的这不假,但神是跟人同在的神,他得叫耶稣,因神是跟人同在的神’,你这就属于守规条了,把神限制在一个范围里。所以说,在每一个时代神所作的工作、所叫的名、所带的形像,所作的每步工作以至于到现在,不守一点规条,不受一点限制。他是耶和华,但他也是耶稣,也是弥赛亚,也是全能神,他的工作能逐步变化,他的名也相应地变化,没有一个名能将他代表得完全,但凡是他叫的名都能代表他,在每一个时代他所作的工作都代表他的性情。……耶稣这一个名,即‘神与我们同在’,就能代表神的所有性情吗?就能把神说透吗?人若说神就只能叫耶稣,再不能有别的名,因神不能改变他的性情,这话才是亵渎!你说就‘耶稣’一个名——神与我们同在,就能将神代表得完全吗?神能叫许多名,但在这许多名中,没有一个名能将神的一切都概括出来,没有一个名能将神完全代表出来,所以说,神的名有许多,但就这许多的名也不能将神的性情全都说透,因神的性情太丰富了,简直让人认识不过来。……所以,在每个时代神自己要亲自作工的时候,他就用符合时代的名来概括自己要作的工作,以这个具有时代意义的特定的名来代表他本时代的性情,是神将神自己的性情用人类的语言表达出来。……到有一天,神也不叫耶和华,不叫耶稣,也不叫弥赛亚,他就是‘造物的主’,那时,他在地所取的名就都结束了,因他在地的工作结束了,随之他的名也就没有了。万物都归在了造物主的权下,他还用叫一个非常恰当但又不完全的名吗?现在你还追究神的名吗?你还敢说神就叫耶和华吗?你还敢说神只能叫耶稣吗?亵渎神的罪你担当得起吗?你要知道,神原本没有名,只是因着要作工作,要经营人类,他才就此取一个名,或两个名,或更多的名,他叫哪个名不都是他自己自由选择的吗?还用你——一个受造之物来定规吗?神自己的名是按照人所能领受到的,是按照人类的语言来叫的名,但这名人概括不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 三》)

这些话不正是针对我的观念说的吗?我认为神的名只能叫耶稣,要是换了别的名就不是神,这不是我的谬妄吗?当初,因着时代的更换,耶和华的名可以更换为耶稣,主耶稣的名不也能更换吗?那些犹太教的祭司长、法利赛人不就是因着主耶稣来了不叫弥赛亚,圣经也没有预言“耶稣”这个名,而定罪主耶稣,抵挡主耶稣,把主耶稣钉在十字架上的吗?神是造物的主,至高无上,他要作什么,要怎么作,这是神的自由和权力,人无权干涉。神可以随自己的意思取任何的名字,我一个小小的受造之物有什么资格要求神非得这样、那样呢?我不是太狂妄没有理智吗?我这哪是信神啊?简直就是在作孽!再看看这些话,句句都说到我的心里,只有神能察看人的心思意念,只有神能洞察人心肺腑,只有神的话能刺透人的骨节与骨髓,这就是神的声音!字字句句都带着权柄、带着能力,神的话把我征服了!我的心如同潮涌一般,喜悦、悔恨、痛苦交织在一齐涌上心头,我俯伏在床上向神祷告:“全能神哪!现在我才知道,你就是末世要来的那一位!没想到我等你、盼你二十多年,你来了我却瞎眼不认识你,一次次地将你拒于家门之外,还抵挡你的新工作,编造谣言蛊惑人心,使弟兄姊妹不敢接受你的末世救恩,我实在是一个撒但的差役、抵挡你的恶仆!更不可饶恕的是,我在你面前张牙舞爪、信口雌黄,盲目定罪、亵渎你,并多次带领信徒祷告咒诅传你佳音的弟兄姊妹。全能神哪!这病临到我正是你公义性情的发表,更是我该得的咒诅、报应!全能神哪!现在我能有幸听到你的亲口发声,这对我已是高抬了,不管以后我的病是好是重,我都愿为你效力,哪怕是让我死,我也毫无怨言,只求你能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将那些仍被封锁在黑暗中的弟兄姊妹带到你的宝座前,来弥补我的罪过。”

上一篇:归回神家

下一篇:惩罚中我听到了全能神的声音

相关内容

  • 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

    安徽省 汪洋 我原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名带领。在没有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我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的再来,但因着大带领的警告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的预言,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每当想起这些,我的心里就十分内疚、悔恨,下面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 1999年9月的…

  • 谣言差点使我成了撒但的殉葬品

    我原是召会的一名同工,2001年12月归到全能神面前,下面就是我由抵挡到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一些片段回顾。

  • 昨日的抵挡 今日的悔恨

    我原是恢复流的一名中层带领,1985年我蒙召归主后,就一直在主的恢复流里。我一直认为圣经是一本生命书籍,其中的每句话、每一个字都是神所默示的,神六千年来对人类的美善心意全在圣经里向我们显明了,因此我视圣经如自己的命根子,更对能给我们带来“拔高异象”的李弟兄崇拜有加。我总认为神借着李弟兄已将六十六卷圣经的奥秘揭示完了,所有的奥秘、精华全向我们显明了,什么时候敌基督定盟约,什么时候建圣殿,主什么时候回来,把我们提到哪里,时间、地点统统告诉了我们,我们只需聚会、顺服,只等启示应验时我们被提、作王掌权了。

  • 冲破网罗归向神

    91年夏天我信了耶稣,因着主的特别恩待,在教会读圣经,不久我就开始讲道了,后来又牧养教会、带领查经作奋兴的工作,就这样我便坐上了大带领的位置,接待我的家庭约有上百家,常去牧养的教会有70多处,交通范围有亳州市、怀远县、涡阳县、利辛县、宿县等地,因此我常常奔走在各处教会,同时,我也苦盼救主耶稣的二次降临。可是94年的春天,当两位姊妹把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我时,我不但不听还定罪、毁谤、亵渎,并把她们赶走。过了几天,她们又给我送来一本神话书——《救主早已重归》。当我看到书上说,主已经来到地上,而且还在中国作工时,我认为:不可能!便不假思索地把书烧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