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24 惩罚中我听到了全能神的声音

河南省 李启明

我原是重生派的一名同工。当听说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后,我不但不寻求考察,还为了保全自己的地位极力地抵挡、定罪,直到遭神惩罚才幡然悔悟。回首往事,历历在目,令我痛心疾首。

1997年2月,在一次同工会上,带领告诫我们:“现在又出现一个‘东方闪电’派,非常厉害,他们传一个信徒给二百元,传一个带领给一千元,有好多教派的带领和同工都被他们拉走了,你们要严加防范,务必看守好主的羊群,千万不能给‘东方闪电’的人留可乘之机……”回来之后,我不但把带领的话散布下去,还添油加醋地说:“‘东方闪电’传说主耶稣回来了,纯属胡扯!圣经上说主耶稣再来时没有人知道,他们怎么知道的?那些信‘东方闪电’的人就像蜘蛛网、粘粘胶,粘上就跑不掉,只要你一进去就别想再出来,否则就被挖眼睛、割耳朵、割鼻子、打断腿……”因着我的胡编瞎造,弟兄姊妹都非常害怕,议论纷纷。我在一旁却暗自得意:这下,以后谁也不敢接触“东方闪电”的人了。

1998年9月的一天,一位陌生的姊妹来到我家,对我说:“老弟兄,神又作了新工作……”“住嘴!你这魔鬼,赶快给我滚蛋!”不容分说,我就将她推出门外,“咣”的一声关上了铁门。隔着门,姊妹还一个劲儿地劝:“老弟兄!你听一听吧!……”看到她软磨硬缠的劲儿,我想:看来还得加紧对教会的封锁。之后,我就在教会里反复强调:“对待‘东方闪电’的人就得毫不留情,不管他们怎么缠都不能心软。”又捏造说:“‘东方闪电’的人手段可残忍了,他们只要认了你的门,就会想尽一切办法把你掳去,先饿上你几天,然后再往你嘴里灌辣椒水,叫你跪在砖头上用棍狠狠地打,直到你接受了他们的道为止。”我还责令每个信徒每天按时祷告咒诅“东方闪电”,还统一规定了祷告词。至此,我对全能神的抵挡、亵渎已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2000年11月的一天早晨,又有一位素不相识的弟兄踏着冰雪来给我传神的新工作,当时他的头发和眉毛上都结了冰,冻得直打哆嗦。但我的心仍是刚硬如顽石,冲他怒吼道:“你们迷惑了多少弟兄姊妹,今天又找上门来,我非得狠狠地揍你一顿!”说着,我扑上前抓住他的衣领举手就打,从屋里一直打到屋外,又把他摔倒在雪地里,骂道:“给我滚!若敢再来,我就把你的腿打断!”弟兄吃力地爬起来含泪离开了。一个外邦人看见后不解地问我:“听说你们信主的不打人、不骂人,你怎么还那样做呢?”我哑口无言。

尽管我使尽了浑身解数抵制、防御“东方闪电”,但我们的三处教会还是有三十多人接受了“东方闪电”。眼看着教会的人数越来越少,剩下的弟兄姊妹也是消极软弱、信心冷淡,聚会时无精打采,我心急如火烧,跪在地上痛哭流涕地祈求:“我的恩主啊!教会里被迷惑走了那么多人,难道你就不心疼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主啊!你真的不要我们了吗?……”痛苦中,我哭了祷告,祷告了又哭,还禁不住给主磕了几个响头。不知过了多久,我脑子一懵,便昏昏沉沉地趴在地上睡着了。朦胧中,我听到有声音说:“今有新道你不听,全能神收割又撒种,是非真假不分辨,要你顺服须用刑!”霎时,我的困意全消,仔细回想梦中的话,心中顿觉不安,一夜都没合眼。

第二天早上,我痊愈了四年的类风湿病就复发了,手脚各关节红肿疼痛难忍,右手不能弯曲,中指、食指、小拇指麻木失去知觉,两条腿也伸不开。妻子急忙把我送进医院。治疗期间,每次疼起来各关节处都如刀剜一样,疼得我浑身冒汗,身子佝偻卷曲成一团,吃饭全靠妻子一口一口地往嘴里送,睡觉只能半躺着,折腾得我生不如死。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医疗费花去了一万八千余元,但我还是瘫在床上不能动。痛苦中,我无数次地流着泪祷告:“主耶稣啊!我跟随了你这么多年,到底什么地方得罪了你?为什么别人信你都平安无事,我却得病受尽折磨?现在我一不向你求钱财,二不向你求吃穿,只求你能医好我的病,使我不再疼痛……”妻子(不信派)不耐烦地说:“疼?你该疼!疼死也不亏!大冷天人家来传道,你不听还打人家……”真是一句话惊醒了梦中人。回想这几年来,给我传全能神新工作的人络绎不绝,都被我无情地打骂走了,我的行为表现根本就不像个信神的人,真是羞辱主名。忽然,我想起了梦中的几句警告之言,心中顿生恐惧之感,便决定:若再有人来传,我一定寻求,只求神开启带领我。

不久,那位被我打走的弟兄又来了,还提了一篮子鸡蛋。他一进门就打招呼:“弟兄,听说你病了,我来看看你,上次都怪我没把话说清楚,请你原谅。”明明弟兄是受害者,可他却向我道歉,真让我不知说什么好,心中更是愧疚,同时也很受感动。于是,我主动地说:“你既然来了,我提个问题,你若能给我讲清道明,让我心服口服,我就接受你传的道。马太福音24章36节记载:‘但那日子、那时辰没有人知道,连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独父知道。’而你们却说主来了,你们是怎么知道的?”弟兄交通道:“其实,只要我们仔细阅读这节经文就会明白,‘那日子’‘那时辰’没有人知道,是说主降临的那一天、那一刻没有人知道,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肉身)也不知道,只有父(灵)知道,而不是说‘主来以后’没有人知道。马太福音25章6节‘半夜有人喊着说:“新郎来了,你们出来迎接他!”’就是指主来了以后是有人知道的。神道成肉身来的日子人都不知道,但神尽职分后人逐渐就知道了。就如主耶稣公开作工时,圣灵将他见证出来,他能医病赶鬼,作工有权柄、能力随着,人们才逐渐认识他就是神自己。现在,主耶稣的再来——全能神已作了新工作,发表了新时代的话语——《话在肉身显现》,他的作工早已震动了各宗各派,征服得着了一班人。神的作工就在我们中间,我们能不知道吗?你不是也已经听说了吗?”弟兄的一番交通使我有所醒悟,知道圣经上主来的预言已经应验了。弟兄又拿出了一本书,读了几段全能神的话:“当万人都不觉晓、天刚刚拂晓时,神便来在地上开始了他在肉身的生涯,这一时刻的到来,人并不知道,或许人都在酣睡,或许有许多儆醒的人在等待,或许有许多人在默祷天上的神,但在这许多人中,没有一个人知道神已来在地上。”(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 四》)“当初耶稣没正式尽职分时,就像跟随他的门徒一样,他也有时在圣殿里聚会、唱诗、赞美、看旧约圣经,当他受浸起来之后,灵正式‘降在他身上’开始作工,显明了他的身份与他该尽的职分。在这以先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他受浸时是二十九岁,受完浸之后,天开了,有声音说:‘这是我的爱子,是我所喜悦的。’……开始人不知道,圣灵这么一见证人才略知一二。若在圣灵没见证以前,耶稣就作了很大的工作,但是如果没有神自己的见证,他作的工再大人也无从知道他的身份,因为人的肉眼望不穿,非得经过圣灵见证这一步,否则,神道成肉身没有人认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称呼与身份的说法》)“全能神!公开显现出荣耀的身体,圣洁的灵体出现了,他是完完全全的神自己!世界肉体全改变,登山变像是神的本体。头戴金冠冕,身穿洁白衣,胸间束金带,世界万有是他的脚凳,眼目如同火焰,口中有两刃利剑,七星右手攥。国度道路光明更无限,荣光发现照耀,山欢水笑,日月星辰都在环绕,排列整齐,正在迎接完成六千年经营计划的独一真神已凯旋归来!都在欢舞跳跃!欢呼吧!全能之神已坐在荣耀宝座上!歌唱吧!全能者得胜的旗帜在整个威严雄伟的锡安山上高高地升起来了!列国在欢呼,万民在歌唱,锡安山在欢笑,神的荣耀出现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十五篇》)听到这里我才明白过来,神道成肉身时没有人知道,但当他开始肉身的工作尽他的职分时,天上的“父”(灵)才将地上的“子”(神的肉身)见证出来,这时神的身份就公开了,跟随他的人才知道他就是神所道成的肉身。若非全能神话语的揭示和弟兄的交通,我不知道到何时才能明白。接着,弟兄又给我谈了神六千年的经营计划,三步作工的宗旨及神作工的原则,我听得如痴如醉,心服口服。此时,我彻底醒悟过来,认识到自己抵挡了真神。回首以往,我不寻求、不考察,疯狂地抵挡、定罪神的新工作,到处封锁教会,搅扰、拦阻了许多人不能来到神面前,特别是打骂传福音的弟兄姊妹,祷告咒诅神的作工,我真是死有余辜,该受咒诅、惩罚。我越想越难受,越想越觉得亏欠神太多,蒙神恩太大,不禁在心中默祷:“全能神啊!感谢你的击打管教,感谢你的宽容怜悯,你的爱真是长阔高深,使我这个十恶不赦的罪人在惩罚中听到了你的声音,得以回到你面前,我愿为你的福音工作献上我的余生,还报你的爱……”

接受全能神的作工后,借着读神的话,我更加定真了全能神的作工。更令我感动的是:我病瘫在床,全能神教会的弟兄姊妹不管刮风下雨或是冰天雪地都来扶持、浇灌我,帮助我更多地明白神的话,而且不知不觉中我的病竟然奇迹般地好了起来。此时,我想到自己以往昧着良心捏造“挖眼睛、打断腿、灌辣椒水、跪砖头”等谎言,真是后悔莫及,那都是我唯恐自己成了“光杆司令”而实施的捆绑、控制弟兄姊妹的手段,如今才认识到自己真是心地恶毒至极,简直是丧尽天良,罪恶滔天!我又想到带领所说的“传一个信徒给二百元,传一个带领给一千元”纯属子虚乌有、胡编乱造!我亲身经历的事实是,神用他的管教、用他的话语征服了我,全能神的话语就如“万能胶”“吸铁石”深深地吸引了我的心,我这一辈子跟定了全能神。

上一篇:神的管教使我醒悟 话语将我征服

下一篇:人有万分之一寻求的心 神都会开启人

相关内容

  • 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

    安徽省 汪洋 我原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名带领。在没有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我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的再来,但因着大带领的警告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的预言,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每当想起这些,我的心里就十分内疚、悔恨,下面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 1999年9月的…

  •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个带领,在我没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二次再来,但因着上面大带领时时敲“警钟”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这话,使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想起这些,心里十分内疚,下面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弟兄姊妹说说,以便弟兄姊妹引以为戒,能早日回到神的家中。

  • 谣言差点使我成了撒但的殉葬品

    我原是召会的一名同工,2001年12月归到全能神面前,下面就是我由抵挡到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一些片段回顾。

  •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原是三班仆人派的一名教会柱石,经过几番周折,终于在1999年5月跟上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回想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我真是无地自容,愧对神的爱,愧对弟兄姊妹。同时,心里也充满了感激之情,感谢神在我最痛苦、最迷茫之时,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使我灵得供应,重得复苏,终于认识了神末世的作工,认识了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而回到了神家。下面是我对自己亲身经历的自述,望所有等待主重归的弟兄姊妹以及那些在十字路口徘徊的弟兄姊妹能从中有所启发,早日来到神的面前,因我曾是你们中的一员,也曾是受蒙蔽者中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