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29 权利、地位诱使我抵挡真道

辽宁省 李志心

我是1998年在大光派信的主,信主后得到许多恩典,看到不少神迹,全身的疾病也都得到了医治。因此我很追求,后来被立为教会执事,主持一个教会的工作,管理五百多名信徒。

1999年,上面下发了抵制“东方闪电”的“道理”(大光派一个时期下发教会的道),说:“东方闪电”离开了圣经,信的是假基督;他们专门传文武全才的男子、才貌双全的女子,在一起行淫乱之事;他们专门用金钱、美色勾引人接受他们的道,你要是不信就打断你的胳膊腿,甚至挖眼睛、割鼻子让你残废,只要你进去就出不来,要出来就会家破人亡。听后,弟兄姊妹惶恐不安,同时对“东方闪电”产生了极大的仇视。我对上面的“道理”从来都是绝对相信,对这次下发的有关“东方闪电”的“道理”更是没有半点的疑惑,认为哪一条单独拿出来都能定“东方闪电”就是异端,我从心里定规他们根本不是信神的,而是末世出现的假基督迷惑人来了。为此我全力以赴加强教会管理,几天就走一遍教会,极力抵挡、定罪、亵渎全能神的末世作工。

2002年3月的一天,听说信“东方闪电”的两个姊妹来到我负责的辖区,一个姊妹接待了她们。我急忙赶到那个姊妹家,用上面下发的关于抵制“东方闪电”的“道理”劝说姊妹赶快回转,弃绝“假基督”回到真道上来。在我的一番劝说下,那个姊妹终于“醒悟”了。后来,我又在一个姊妹家见到传全能神的两个姊妹给她买了两袋桔子和苹果,因为反面宣传说传全能神的人经常在饮食里下药,我就拦阻姊妹接受她们的东西,说她们的水果里有毒,不能吃。我还斥责、怒骂传全能神的两个姊妹是披着羊皮的狼,送水果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无论我怎么斥责、怒骂,那两个姊妹一点不生气,还一直耐心地开导我:“信神不能糊涂信,一定要有分辨。”我说:“我早就分辨好了,你们根本不是好人。”最后,我让一个弟兄去打110报警,迫使那两个姊妹离开了那里。

2003年秋天,我负责辖区的一个姊妹,她侄女来给她传全能神的福音,她听完后就接受了。我赶到这个姊妹家对她说:“凡是与‘道理’不符合的都是假的,不能接受,不管你们是什么亲戚或朋友,在信仰上绝对不能随意改变。”我还拿反面宣传材料的例证教训那个姊妹,用“道理”中定罪“东方闪电”的话恐吓她。就这样,本来已接受真道的姊妹又被我拉了回来。

在另一处教会中,因为传“东方闪电”的弟兄姊妹风雨无阻地来,在他们信心和爱心的感化下,许多弟兄姊妹对他们都很有好感。我在寻访中得知这情况后就赶紧在弟兄姊妹中间“揭露”传“东方闪电”的人,论断他们根本不是信神的,而是迷惑人的。我还从反面宣传材料中找出几例接受全能神的人如何遭咒诅的假见证来恐吓弟兄姊妹,并说:“谁若接待了他们,就在他们的罪上有份,将一同遭到咒诅。”从那以后,弟兄姊妹怕受咒诅再也不敢与他们来往了。而我无论在哪个工作区遇到传“东方闪电”的人,都对他们怒骂加恐吓:“你们这些人真是不知羞耻,到处迷惑人,下次再让我遇到,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在上层执事的眼里,我在抵挡“东方闪电”方面很有成绩,处理问题稳当妥善,2003年我便被提升为分点执事,兼任教会主执,带领六百多人。职位的高升使我很得意,外出坐车教会报销车费,下到教会弟兄姊妹对我特别尊重,接待我们上层执事如同接待神一样,因着这些,我更是把这个职位看得比生命还重要。本来我被提拔就是因抵挡“东方闪电”而立的“功劳”,所以,此后我在抵挡“东方闪电”上更是变本加厉,在弟兄姊妹中间肆无忌惮、信口雌黄地定罪、亵渎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为了稳固自己的地位,我不准弟兄姊妹听大光派“道理”以外的道,更不准他们接触任何外教派的人,把他们死死地控制在自己手里。

2004年正月初五,我到一个新区作工,遇到几个弟兄姊妹,便谈起了信神的事。在交谈中我发现他们是“东方闪电”的人,顿时以往听过的那些反面宣传一股脑儿地浮现在眼前,我立马对他们特别仇视。他们的饭菜、水果、饮料、饮水我一律不动,生怕他们在里面下了药;他们交通我掩耳不听,递给我的书我闭目不看,怕书里有迷魂药,看了被迷进去。因着我的刚硬和愚昧,弟兄姊妹为我难过,为我流泪,有的熬得吃不下饭,有的哭红了眼睛,他们还同心合意痛哭流涕地向神祷告,求神加给他们信心和爱心,带领他们把神的新工作见证好,把我带到全能神面前。但无论他们怎样付出真心,给我交通圣经、读神的话或唱诗歌、流泪祷告,我的心全然不为所动,因我已立下“誓言”:任他们打断胳膊腿,割掉鼻子、耳朵,挖去双眼,我也不接受,就是为主殉道,我也决不背叛“三赎”。一天,两天,三天,我一直这样对抗着,和我同来的姊妹们都劝我:“都说‘东方闪电’的人如何狠毒,其实也不是那样呀!我们来这几天,他们好吃好喝招待我们,耐心诚恳地与我们交通,就是咱犯浑耍蛮,他们却一点不动血气,始终是那么有爱心。从他们的言行举止上看,他们根本不是放荡的人,看不出有丝毫的淫乱迹象。‘道理’上说,不接受的不是被打断胳膊就是打断腿,不是挖眼睛就是割耳朵,他们给咱们传‘东方闪电’已经五年了,咱教会也有接受了他们的道又被咱劝回来的,按‘道理’上说的早该家破人亡了,可事实是这样吗?那些人不都好好的吗?‘道理’上说他们的饭食里有药,水里有药,我们也吃了,也喝了,不都挺正常吗?我们还是听听吧,别一条道跑到黑了!”姊妹的一番话使我油蒙已久的心有些开了窍:“是啊,我太相信反面宣传的话了,几年来,接受的、没接受的、接受后又被我搅回来的,谁不都是好好的,也没有一件宣传材料里所说的事发生。说他们用金钱、美色引诱,说他们专门传年轻貌美、有文化的人,这不都是瞎话吗?他们这里的弟兄姊妹不也有老有少、有俊有丑吗?”想到这儿,我基本上推翻了反面宣传的话,对那些骇人听闻的假见证的信任也动摇了。从那天起,我敞开心和传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开始正式交通。

我直截了当地问信全能神的弟兄:“我们信神的依据就是圣经,你们为什么不看圣经了呢?”弟兄态度和蔼地回答说:“以往我们信主都看圣经,那是因为圣经中记载了神在律法时代与恩典时代的工作,其中有神对人的心意与要求,人若不看圣经就无法知道神的前两步工作与神对人的要求,也无法明白神的心意,所以说在神没作新工作之前,人就得按着圣经记载的神的要求去实行,否则就不能获得神的称许,也不能得到真理的供应。但神的心意不是让人永远持守圣经,因为神的工作是一直向前发展的,随着时代的更替,神不断地作新工作,发表新的说话来带领、供应人类,以达到最终拯救人的目的。这样,当时代转移神作了新工作时,人就得跟上神现时的作工,看神现实的说话,根据神现时的心意、现时的要求去实行,这样人的生命才能有长进。就如当主耶稣开展了恩典时代,作了新的工作——救赎工作时,他给人带来了更高的真理,对人提出了新的要求,如谦卑、忍耐、舍己、背十字架、彼此相爱、掰饼、受浸等等,这些都是旧约律法时代所没有的真理与实行,最能供应恩典时代的人的需要。所以那些跟随主耶稣的人就不再看旧约圣经,不再守旧约律法,而是听主耶稣的讲道。他们所做的不仅没错,而且正合神现时的心意,因为他们跟上了神的脚踪,能顺服神最新的作工与说话。而那些持守旧约圣经却弃绝、定罪主耶稣口中之言的法利赛人,满以为自己是在忠于圣经、忠于耶和华神,实际上他们所做的是在抵挡主耶稣,因而被主耶稣定罪。同样,重归的主耶稣——全能神在末世作了审判的工作,发表了拯救人类、洁净人类的一切真理,这些都是圣经中没有的真理,最能满足人现时需要,能供应人生命,改变人性情,使人达到蒙拯救。这时谁还会放下现实的生命之言去看那老旧的圣经呢?从这里我们就可看到,人信神就是信神现实的作工与说话,不管有没有圣经,只要有神现实作工说话的带领,那就是在信神。就像挪亚、亚伯拉罕、以撒、雅各那时根本没有圣经,但他们有耶和华神的启示、说话带领,难道你能说他们不是在信神吗?相反,人若只持守圣经,却不接受、经历神现实的作工说话,那就没有信神的实质,不叫真正的信神。可见,我们认为圣经是人信神的依据,离开圣经就不是信神,这个观点是不符合真理的。”接着,弟兄读了一段全能神的话:“那些犹太的法利赛人以摩西的律法来定耶稣的罪,他们不寻求与当今的耶稣如何相合,而是认真地对待每一句律法,以至于他们最终以耶稣不守旧约律法、以耶稣并不是弥赛亚为罪名而将本来无罪的耶稣钉在了十字架上。他们的本质是什么?不就是他们并不寻求与真理相合之道吗?他们只留心‘经文’的字字句句,却并不在意我的心意与我的作工步骤和作工方式。他们并不是寻求真理的人,而是死守字句的人;他们不是相信神的人,而是相信圣经的人,说得透彻点,他们都是圣经的看家奴。为了维护圣经的利益,为了维护圣经的尊严,为了维护圣经的名望,他们竟然将仁慈的耶稣钉在了十字架上。他们这样做只是为了圣经抱打不平,只是为了维护圣经的字字句句在人心中的地位,所以他们宁可断送自己的前途,宁可得不到赎罪祭,也要将与经文的规定不合的耶稣处死。”(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当寻求与基督相合之道》)弟兄的交通和全能神的话使我明白了,原来“跟上羔羊的脚踪”就是指跟上神的新工作,人信神就得跟上神作工的步伐,接受神现实的说话,神作到哪儿人就跟到哪儿,这样才能从神得着真理、得着生命。人若只知持守圣经、持守神的旧工作,不接受神新时代的作工说话,那人肯定就得不到神对人现时的生命供应,只能因着守旧而抵挡神,被神定罪、惩罚。

我又问弟兄:“按我们教派下发的‘道理’直接见证‘三赎’就是神,是第二次道成肉身的主耶稣,今天你们又传全能神是第二次道成肉身的主耶稣,我们该怎么分辨到底哪个是真神呢?”弟兄打开神话书读道:“既是道成肉身就有神的实质,既是道成肉身就有神的发表。神既道成肉身就要带来他要作的工作,既是神道成肉身就要发表神的所是,既是道成肉身就能带给人真理,赐给人生命,指给人道路。若不具备神实质的肉身那就定规不是道成肉身的神了,这一点是确定无疑的。人要考察是否是神所道成的肉身,那就得从他所发表的性情与说话中来确定。也就是说,确定是否是神所道成的肉身,或确定是否是真道,必须得从他的实质上来辨别。所以说,是不是神所道成的肉身,关键在乎其实质(作工、说话、性情等等更多的方面),并不在乎其外表。人若因为考察其外表而忽视了其实质,那就是人的愚昧无知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写在前面的话》)“在基督以外的假称基督的人并没有基督的属性,从假基督的狂妄与自我高举的性情就可对比出到底什么样的肉身才是基督。越是假基督越能显露自己,而且越能行神迹奇事来迷惑人。是假基督就没有神的属性,是基督就不掺有一点假基督的成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的实质是顺服天父的旨意》)“你带不出新时代的路来,你结束不了旧时代,也开辟不了新的时代,作不了新的工作,就称不了神!”(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 一》)“神来在地上,不是成全他的正常人性,神来了不是来作正常人性的工作的,只是在正常人性里作神性的工作。……但是有的人说,道成肉身的神有妻子、有儿女、有家庭,这才算是有正常人性,还说如果没有这些就不是正常的人,那我问你,神还有妻子吗?神还能有丈夫吗?神还能有儿女吗?这些不是谬论吗?但是神道成在肉身并不能从石头缝里蹦出来,也不能从天上掉下来,只能出生在一个正常人的家庭,所以他有父母、有姐妹,这是道成肉身的神的正常人性该具备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神与被使用的人在实质上的区别》)“现在如果出现一个又能显神迹奇事、又能赶鬼、又能医病,能显许多异能的人自称是耶稣来了,这是邪灵的假冒,属于邪灵模仿耶稣作的。记住一点!神不作重复工作,耶稣的那步工作已经完成了,神以后再不作那步工作了。神作的就不符合人的观念,就像在旧约预言弥赛亚要来,结果耶稣来了,如果再来一个弥赛亚,那就不对了。耶稣来过一次,这次如果‘耶稣’再来那就不对了,一个时代一个名,哪一个名都是有时代性的。在人的观念里,神总得显神迹奇事,总得医病赶鬼,总得像耶稣一样,在这次神绝不那么作。若是神在末世还显神迹奇事、赶鬼医病,跟耶稣作的一模一样,那神的工作就重复了,那耶稣的工作就没有意义、没有价值了。所以神一个时代作一步工作,神每作一步工作之后,邪灵紧接着模仿,撒但尾随神之后神又变一种方式,神作完一步工作,邪灵会模仿,这点你们该清楚。”(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对神现时作工的认识》)全能神的话对真假基督方面的真理揭示得既清楚又明白,使我知道了,既是道成肉身的神,那就有神的实质,就能给人带来真理、道路、生命;既是道成肉身的神,就能开辟新时代,结束旧时代;既是道成肉身的神,来到地上就是作一步拯救人类的工作,而不是为了娶妻生子,成家立业。神的话也使我明白了,神是智慧、全能的,神作工常新不旧,神不作重复工作,而假基督才模仿神作过的工作,显神迹奇事、医病赶鬼迷惑人。我这才猛然醒悟,原来我信了这么多年的“三赎”——季三宝竟然是个假基督,他有妻儿老小,他开辟不了新时代,作不了新的工作,带不出一点新的实行之路,只能行一点神迹奇事、医病赶鬼的异能让人迷信他。我悔恨自己瞎眼、愚昧跟随假基督,却抵挡、亵渎真正来在肉身的末世基督——全能神;我悔恨自己为了维护地位、权力,把教会视为自己的势力范围,不允许神的末世福音传进教会,并想方设法牢笼、控制弟兄姊妹,拦阻他们考察真道归向神,还面对面地羞辱、谩骂传福音的弟兄姊妹,打110报警威胁他们。我的所做所行就是一个完全丧失良心理智之人的丑恶表演。此时,我万分内疚,再看看眼前这些淳朴、善良的弟兄姊妹,我羞愧得无地自容,无法控制自己懊悔的泪水,俯伏在地向神祷告:“全能神啊!我实在瞎眼愚昧,当你来到之时,我掩耳不听真道,拒绝你对我的拯救,还盲目地散播谣言疯狂抵挡你,拦阻了那么多弟兄姊妹接受你的新工作,也伤害了那么多传扬末世福音的弟兄姊妹,但你还给了我悔过自新的机会。全能神啊!你在我身上所作的工作,使我看到你对人类是最大限度的拯救,你对人类的爱太大、太实在!我愿痛改前非,重新做人,尽上我的全力,把那些还在黑暗中苦苦摸索、期盼你重归的人带到你面前。”

是神的大爱使我这个抵挡了足足五年的悖逆之人终于仆倒,我第一次全面地聆听了全能神作工的见证,以及全能神所发表的真理之声,第一次认识到了上面下发的关于“东方闪电”的宣传全是谣言与谎话,是对神末世作工的毁谤、诬陷和攻击。全能神话语的审判也使我第一次认识到自己是个信神不认神却抵挡神的愚昧、悖逆之人,在权力、地位的诱惑下疯狂抵挡神的新工作,扮演了一个新时代的法利赛人的角色。是全能神的大爱宽赦了我这个悖逆之子,给了我一个悔过自新的机会。全能神的的确确就是末世的基督,是我们日夜期盼的主耶稣的再来,感谢全能神对我的拯救!

上一篇:一个法利赛人的觉醒

下一篇:全能神拯救了我这悖逆之人

相关内容

  • 昨日的抵挡 今日的悔恨

    我原是恢复流的一名中层带领,1985年我蒙召归主后,就一直在主的恢复流里。我一直认为圣经是一本生命书籍,其中的每句话、每一个字都是神所默示的,神六千年来对人类的美善心意全在圣经里向我们显明了,因此我视圣经如自己的命根子,更对能给我们带来“拔高异象”的李弟兄崇拜有加。我总认为神借着李弟兄已将六十六卷圣经的奥秘揭示完了,所有的奥秘、精华全向我们显明了,什么时候敌基督定盟约,什么时候建圣殿,主什么时候回来,把我们提到哪里,时间、地点统统告诉了我们,我们只需聚会、顺服,只等启示应验时我们被提、作王掌权了。

  •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个带领,在我没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二次再来,但因着上面大带领时时敲“警钟”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这话,使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想起这些,心里十分内疚,下面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弟兄姊妹说说,以便弟兄姊妹引以为戒,能早日回到神的家中。

  • 冲破网罗归向神

    91年夏天我信了耶稣,因着主的特别恩待,在教会读圣经,不久我就开始讲道了,后来又牧养教会、带领查经作奋兴的工作,就这样我便坐上了大带领的位置,接待我的家庭约有上百家,常去牧养的教会有70多处,交通范围有亳州市、怀远县、涡阳县、利辛县、宿县等地,因此我常常奔走在各处教会,同时,我也苦盼救主耶稣的二次降临。可是94年的春天,当两位姊妹把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我时,我不但不听还定罪、毁谤、亵渎,并把她们赶走。过了几天,她们又给我送来一本神话书——《救主早已重归》。当我看到书上说,主已经来到地上,而且还在中国作工时,我认为:不可能!便不假思索地把书烧掉了。

  • 谣言差点使我成了撒但的殉葬品

    我原是召会的一名同工,2001年12月归到全能神面前,下面就是我由抵挡到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一些片段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