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30 全能神拯救了我这悖逆之人

内蒙古自治区 陆通

1997年,因母亲有病我们一家人都信了主耶稣,信主后母亲的病奇迹般地好了。在主爱的激励下,我们四处传福音,见证主耶稣的奇妙作为,达到了很好的果效。因着我的积极追求,后来我在大光派被立为教会执事,开始到各教点讲道、牧养。

1998年,听说我们这一带有传“东方闪电”的,为此上层执事在同工会上大肆宣讲:“现在有个‘东方闪电’的教派,传主耶稣已经回来了,他们就是冒名偷羊的,这些人手段恶劣,用女色等各种手段引诱人上钩,骗人钱财,最后使人倾家荡产,一旦加入他们那个黑社会组织就难以自拔。”并特别强调所有聚会点和信徒都不准接待陌生人,如果谁接待了他们必受惩罚。同时,还让我们众执事到各个教点,将抵制防范工作落到实处,圈好篱笆看好羊群。对上层执事的话我确信不疑,赶紧下到教点宣传落实,挨家挨户警戒,不准接待“东方闪电”的人,说谁若违背了教会的规定必遭惩罚,必在神给人的恩典上夺去他的那一份。

就这样,我们极力地抵挡、防范“东方闪电”,满以为这样做是在捍卫真道,教会的光景能更好一些。可没想到自2001年以后,教会光景一天不如一天,全会上下众执事、众信徒信心减退,爱心冷淡,失去了以往的火热,变得死气沉沉。并且信徒人数日渐减少,有病不得医治的、家庭遭遇祸患的、死人的事屡有发生。到2002年7月核查人数时教会里仅剩在册信徒的三分之一,同工之间也是勾心斗角、争名夺利,讲台变成了“炮台”。面对教会的这般光景,我们也曾多次查找原因,采取各种措施复兴教会,并在主前禁食祷告,但都无济于事。为此我心灰意冷,不知所措,只好无可奈何地等待着,企盼突然有一天教会能出现大复兴,使我们与神一同进入荣耀之中。

2003年3月,神的末世福音传到了我们教会,有许多同工和各层执事相继接受。为此全会上下再次进入紧急状态,上层要求全体会众同心合意,各层执事严把关口,不准放进一个可疑人,不准丢失一只羊。每次同工聚会都是以防范“东方闪电”为主要话题。在弟兄姊妹中间,我们这些执事也是以看住人、笼住人为原则,经常不顾事实真相对弟兄姊妹进行恐吓,使他们不敢考察真道。对那些不守本位接受“东方闪电”的人,我们先是极力地劝说,实在死心塌地的我们就搞臭他们的名声,让他们在弟兄姊妹中间彻底名誉扫地。为了表现对主的忠心,更为了维护自己在教会中的地位,我起早贪黑地奔走在负责的各会点之间,极力拦阻、搅扰全能神末世福音的扩展,充当了抵挡神的急先锋。

2003年8月,一个与我最要好的弟兄(教会主执)接受了“东方闪电”,并拉走了许多人。听到这个消息后,我以为凭着我们以往的关系一定能把他劝回来,但事实完全出乎我的预料,那个弟兄不但不听我的劝说,反而劝我接受真道。他说:“弟兄啊!神的确来在了人中间,亲自作工说话带领着信他的人,你看那些信全能神的人爱心多大,那才是神亲自牧养的羊呢!”听到这些我非常反感,愤怒地斥责他:“你纯属是基督的叛徒!尽向着假基督说话,他们对你好,那是他们诱惑你的一种方式,他们传一个人赚五百元钱,你知道吗?”听着我毫无事实根据的斥责毁谤,弟兄不但一点不生气,还在竭力给我交通、劝说我。经过一番辩论后,见弟兄交通的有理有据我无力反驳,最后我气得七窍生烟,一怒之下甩袖跑了出来。从那以后,我们采取了许多制裁他的办法,封锁了他牧养过的教会,不让弟兄姊妹再接待他。两天后,我接受了上层执事的特派,到那个弟兄牧养过的教会往回拉人。为了完成好这个“大使命”,我调动几个非常听我话的得力“干将”进入那个教会。对凡是听过“东方闪电”的道的弟兄姊妹,我都要亲自登门“拜访”,用各种骇人听闻的“见证”恐吓,以大话要挟说:“我们是带着神的托付、神的使命来为神寻找‘迷羊’的,我们不忍心眼睁睁地看着你们落入虎口、进入火坑啊!你们都该仔细想想主耶稣给了你们多少恩典,你们不思报答反而还背叛他,你们这样做不是太没良心了吗?这多叫主伤心啊!如果主一旦发怒,你们都得受咒诅、遭惩罚……”在我的软硬兼施下,有十多个已经接受新工作的弟兄姊妹被搅了回来,有二三十人因不知哪真哪假什么也不信了,也有几个人表示坚决信全能神。事后,我带着缴获来的许多神话书和磁带,到处炫耀自己的“功绩”,还编谎欺骗弟兄姊妹,又对神的新工作胡乱定罪、亵渎一番,并烧毁了所有的神话书和诗歌磁带。

2003年9月的一天,我又得知一个教会执事接受了全能神,还带走三十多人。我满腔怒火马上带人去姊妹家问罪,当面训斥她:“你自己走偏了,不要命了,为什么还要拉那些人来垫背?你与神抢人,就不怕神咒诅你?”我还用命令的口气限她在短期内赶紧把人给还回来,否则一切后果自负,惹急了我还要采取别的措施。我以为这样一吓唬姊妹,她一定能服软交人,可出乎我的意料,姊妹非但不惧怕,也不生气,反倒诚恳地对我说:“弟兄,咱们信神这么多年,天天期盼主的归来,但主怎么来我们并不知道,如今有人传主来了,正在作收割的工作,咱们不接受还抵挡,这可不是一般的小事呀!”听她这么说,我更是火冒三丈,心想:“一个受迷惑的人,竟敢来教训我?这让我太没面子了。”于是,我在理屈词穷之际仍强词夺理,边吓唬边挖苦,在众人面前争回面子后就带人赶紧离开了。

2003年10月,我接到同工聚会的通知,提前一天去了接待家,正好一个教会主执也在,是个老姊妹。当我们谈论到“东方闪电”时,她说:“据我了解,‘东方闪电’的人并不像我们传说的那样坏,他们比我们各宗各派的人爱心都大,彼此之间和睦相处,男女界限分明,是敬虔的信神之人。他们传的不是异端,而是神末世作的新工作,他们都在接受全能神话语的浇灌与供应,追求活出真正人的样式,他们走的才是正道啊!”听了姊妹的这番话我特别吃惊,我所敬重、仰望的姊妹怎么变得这么快呢?一个教会的主执,怎么能向着“东方闪电”说话呢?是不是吃了人家的迷魂药还没有清醒过来啊?于是,我试探着问:“材料上说信‘东方闪电’的人淫乱不堪,你怎么说他们男女界限分明呢?”姊妹回答说:“材料所讲的我们谁都没见过,圣经上要求我们‘不可作假见证陷害人’(出20:16),所以我们对没有事实根据的传言不能信,更不能传。今天我们信神,外邦人还说我们男女混杂不清白呢?清白不清白不只有咱信神的人自己知道吗?‘东方闪电’是不是神亲自作工,并不是你我能定规的,得借着我们多方寻求考察才能确定。神的作工奇妙莫测,绝不是人能猜测出来的。”我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等我们散会回到教会接待家,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心里不由得嘀咕:“我这也太没主见了,被人几句话说得就动摇了,这么轻易上当,岂能成大器?更何况这些年享受主这么多恩典,要是背叛主我不是太没良心了。不行!说什么也不能上当。等我再见到老姊妹得好好劝劝她,这是跟我说,要是跟别人说,到上面把她告了,她立马就被打发了,几年就白信了。”

几天后,我与老姊妹又见面了,我劝她要好好省察自己,赶快回过头来一心一意地跟随主耶稣,至于“东方闪电”,说什么也不能信。我的话音刚落,姊妹便说:“你不信‘闪电’你信谁呀?‘闪电’就是神哪!”她接着列举了一些圣经章节:马太福音24章27节:“闪电从东边发出,直照到西边;人子降临,也要这样。”诗篇97篇4节:“他的闪电光照世界,大地看见便震动。”她说:“圣经中多处所提到的‘闪电’都是指神自己说的。人信神不能鼠目寸光、故步自封,就像井底之蛙一样,不知道井外的天有多大。信神总抱着‘这个不对,那个不可能’的观点不放,只能充当新时代法利赛人的角色。”姊妹的话击中了我的要害,使我再次陷入了沉思。姊妹又说:“如果弟兄不介意,我们就到某某(先前和我最要好的那个弟兄)家去与他探讨探讨,他若说得有道理,我们可以考察,他要是讲得没道理,我们就不信、不接受,再说我们也有责任挽救他呀!”我不假思索地说:“我可不去,他们的书里有药,我可怕被迷住。”姊妹笑着说:“弟兄,咱可不能听人说什么就信什么呀!你烧他们的书时都把书摸了多少遍了,如果书里真有药,你不早就被迷住了?再说咱们没钱又没势,他们迷咱有什么用啊?咱信的是神,怎么还能怕这怕那呢?圣经上说:‘你们所受的,不是奴仆的心,仍旧害怕;所受的,乃是儿子的心,因此我们呼叫:“阿爸!父!”’(罗8:15)”听姊妹这么一说,我觉得句句在理,心想:“可不是嘛!那时我收书烧书,真的没少摸那些书,并没有什么反应,也没发现书里有药。我们都是神的儿女,怎么能怕这怕那呢?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想弄清真假,就得亲自去会会他们。”于是,我便答应与姊妹一同去寻求。

第二天,我们来到弟兄家,弟兄非常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当我们说明来意后,弟兄高兴地说:“神太爱我们了,又把我们聚到了一起,这就是神的心意呀!不过我接受神新工作的时间短,许多真理我还说不太明白,我可以请两个人给你们交通交通,你们就什么都明白了。”当弟兄出去找人时,我的心又紧张起来:“材料中说,‘东方闪电’的人对不肯接受的又挖眼睛又割耳朵,那一定与电影、电视剧中的黑社会一样凶残恐怖……”想到这些,我心里非常恐惧,后悔自己来到这里。可当两个弟兄走进屋的一瞬间,我的想象就完全被打破了。只见他们穿着朴素,面带笑容,尤其是他们与我握手的一刹那,态度是那么温柔可亲,我心中的惧怕、担心一下子消失了,因为他们根本不像我想象中的黑社会,不像能残害人的恶人。坐下后,一位弟兄关切地问我:“弟兄,你现在灵里光景怎样?教会里还能感觉到圣灵作工吗?”我傲气地说:“当然能感觉到。”弟兄接着说:“弟兄,我们既然能感觉到圣灵作工,那为什么现在教会这么荒凉呢?弟兄姊妹失去信心、爱心,教会一片散沙,失去了起初的兴旺景象。”我张口结舌回答不出来。弟兄接着说:“既然教会荒凉,肯定没有圣灵作工,那我们为何不寻求圣灵作工的方向,不寻找神现在究竟在哪里作工呢?信神不是简单的事,可不能糊里糊涂。”我抢过话说:“那你说我们教会荒凉,没圣灵作工,这是为什么呢?”弟兄说:“现在,各宗各派都普遍荒凉,这也是神的命定,正如阿摩司书4章6、7节主耶和华说:‘“我使你们在一切城中牙齿干净,在你们各处粮食缺乏,你们仍不归向我。”……“在收割的前三月,我使雨停止,不降在你们那里;我降雨在这城,不降雨在那城;这块地有雨,那块地无雨;无雨的就枯干了。……”’这‘雨’指的是什么呢?这‘城’又指的是什么呢?”我说:“‘雨’可能指‘圣灵工作’,‘城’应该指教会。”弟兄说:“神是公义的,为什么在这个教会作工,不在那个教会作工呢?为什么原来在每个教会都作,现在却挑拣着作呢?阿摩司书8章11节说:‘人饥饿非因无饼,干渴非因无水,乃因不听耶和华的话。’如今神在末世道成肉身来作收割的工作,跟上神脚踪的就有圣灵的工作,跟不上的就没有圣灵工作。有些人到现在仍捧着圣经,却不寻求神现实的作工与说话,因此得不着生命的供应,又饥又渴,这不正是‘人饥饿非因无饼,干渴非因无水,乃因不听耶和华的话’的写照吗?”一听到弟兄说“收割”两个字,我就问他:“听说你们是收割的?别人传的福音撒的种,为什么要让你们收割呢?”弟兄把圣经翻到约翰福音4章37节读道:“……‘那人撒种,这人收割’,这话可见是真的。”然后交通说:“撒种的是神,收割的也是神,这里所说的‘那人’是指耶稣,‘这人’是指末世的基督全能神。撒种、收割都是神自己的工作,也只有神自己能作,人谁也不是收割的人,因为人都是‘庄稼’,是受造之物。”随后,弟兄结合全能神的话详细地交通了神在律法、恩典、国度三个时代的作工,他说:“神是常新不旧的神,在不同时期作不同的工作,神的三步作工虽然作工内容、作工的地点、神的名、神显现的方式都不相同,但都是一位神作的。我们既信神就得紧跟神的脚踪,做到羔羊无论往哪里去我们都跟随他(参阅启14:4)。我们今天接受全能神的新工作,不但不是背叛主耶稣,相反正是跟上了神作工的脚踪。不接受神新工作的人才是背叛神的人,若是抵挡定罪神的末世作工那是将神重钉十字架啊。”弟兄的交通思路清晰,有根有据,实实在在,使我了解了神经营人类的三步作工,知道神的工作是分时代、分阶段的,并不是只作一步工作就能将人类从撒但权下彻底拯救出来,也明白了人信神不该守旧,而应紧跟神的作工步伐,经历、顺服神现实的作工说话,这样才能获得圣灵作工,得着真理、生命。

弟兄的交通虽然无可挑剔,但我还有些疑惑,便直截了当地问弟兄:“你们传的是真道,为什么有人说你们是黑社会,挖人眼睛,割人耳朵,又行淫乱,听说你们传一个人还赚五百元钱?”弟兄笑着说:“弟兄啊!你看我们谁像黑社会的人呢?黑社会的人能信神吗?如果真像你说的,我们传一个人还赚五百元钱,那我们不早都发财了吗?还用挨饿受冻传福音吗?还有,你见过哪个传福音的人打骂各宗各派的弟兄姊妹了?你看见哪个听了末世福音不接受的人缺眼睛、少耳朵了?相反,倒是传福音的弟兄姊妹经常被福音对象打骂,有的甚至被抓蹲监坐狱,难道世上还有这样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黑社会吗?至于行淫乱那更是无中生有,在《国度时代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第四条上说:‘人有败坏性情,更有情感,所以配搭事奉一律禁止异性单独配搭,若发现一律开除,谁也不行。’(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是圣洁的,神不许污秽在他的家中存留。你们所说的都是人的毁谤,是人凭空捏造的谎言,这是人不认识神、不明白神的作工所导致的,就像当年法利赛人抵挡主耶稣一样,他们给主耶稣造了很多谣,强加了许多罪名,最终把本来无罪的主耶稣钉在了十字架上,这不都是信神之人所为吗?”听了弟兄的交通,再加上我亲眼目睹的事实,我笃信不疑的那些谣传、谎言终于被推翻了。

接着,弟兄又给我读了一段全能神的话:“耶稣的再来对于能接受真理的人是一个极大的拯救,对于不能接受真理的人就是被定罪的记号。你们当选择自己的路,不要做亵渎圣灵弃绝真理的事,不要做无知狂妄的人,当做顺服圣灵引导、渴慕寻求真理的人,这样对你们才有益处。我劝你们当小心谨慎地走信神的路,不要随意下断案,更不要随随便便、马马虎虎地信神,你们当知道信神的人最起码具备的是谦和的心与敬畏神的心。那些听了真理以鼻嗤之的人都是愚昧无知的人,那些听了真理却随便下断案或定罪的人都是狂妄之辈。作为每一个信耶稣的人都没有资格咒诅定罪别人,你们都应该做有理智的接受真理的人。”(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你看见耶稣灵体的时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时候了》)神的话如同两刃利剑句句扎在我的心上,我的所作所为正是与神的话背道而驰:面对神末世的新工作,我没有一点寻求的心,听到反面宣传之后就开始抵挡、定罪神,在教会中上蹿下跳、信口开河,什么亵渎的话都敢说;我还不择手段地搅扰已经接受神新工作的弟兄姊妹,散布谎言吓唬人,捏造各种罪名污辱人;甚至把神话书和磁带丢进火炉,撕毁圣灵向众教会的说话。我真是个大逆不道、作恶多端的恶人!作为一个信神的人,不认识神还疯狂抵挡神,这是信神之人极大的耻辱和恶行。回想法利赛人千方百计地定罪主耶稣,最后将主耶稣钉死在十字架上,犯下了滔天大罪,如今,当全能神显现作工时,我也是拼命地抵挡、毁谤、定罪,我不正是法利赛人的贤子孝孙吗?我对自己的恶行切齿痛恨,跪在地上不住地求神狠狠咒诅、惩罚我,因我犯下了今生来世不得赦免的亵渎圣灵的罪。若不是全能神道成肉身对我施下极大的怜悯与宽容,我早就死在神的烈怒之下了。感谢神给了我悔过自新、重新做人的机会,我立下心志坚决跟随全能神到底,无论多苦多难永远不再背叛神,尽上全力抢救更多的灵魂,以此来弥补我对神的亏欠。接下来我与传福音人员配合,在我负责的教会中很快就有五十多名弟兄姊妹接受了神末世的新工作。

我接受全能神作工的事惹怒了我的同层带领,他们很快封锁了我负责的教会,还对我妻子说我被别的女人勾引上了,叫我妻子与我马上离婚,然后他们再给她选个更好的对象,岂不知我妻子也已接受了神的新工作,她最了解实情。通过这件事我更加看到,人不来到全能神面前没有圣灵作工,没有真理可循,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凭空捏造,颠倒黑白,栽赃陷害,什么事都敢做,什么话都敢说,根本没有信神之人起码该具备的敬畏神的心。从他们的所作所为我看到了昨天的自己,更加看清了那些耸人听闻的传言纯属造谣毁谤、无中生有,是那些带领为牢笼人、迷惑人,把人都控制在自己手中的一种卑鄙手段。如今,我终于摆脱了谣言的捆绑,回到了神的家中,接受神话语的带领,走上了真正的信神之路,感谢全能神的拯救!

上一篇:权利、地位诱使我抵挡真道

下一篇: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我

相关内容

  • 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

    安徽省 汪洋 我原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名带领。在没有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我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的再来,但因着大带领的警告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的预言,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每当想起这些,我的心里就十分内疚、悔恨,下面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 1999年9月的…

  •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个带领,在我没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二次再来,但因着上面大带领时时敲“警钟”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这话,使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想起这些,心里十分内疚,下面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弟兄姊妹说说,以便弟兄姊妹引以为戒,能早日回到神的家中。

  • 谣言差点使我成了撒但的殉葬品

    我原是召会的一名同工,2001年12月归到全能神面前,下面就是我由抵挡到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一些片段回顾。

  •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原是三班仆人派的一名教会柱石,经过几番周折,终于在1999年5月跟上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回想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我真是无地自容,愧对神的爱,愧对弟兄姊妹。同时,心里也充满了感激之情,感谢神在我最痛苦、最迷茫之时,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使我灵得供应,重得复苏,终于认识了神末世的作工,认识了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而回到了神家。下面是我对自己亲身经历的自述,望所有等待主重归的弟兄姊妹以及那些在十字路口徘徊的弟兄姊妹能从中有所启发,早日来到神的面前,因我曾是你们中的一员,也曾是受蒙蔽者中的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