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34 在罪恶中挣扎 在真理面前痛悔

河南省 刘惭

我原是恢复流的一名中层带领。1979年,我因患严重甲亢病跟从了主耶稣,不久病就奇迹般地好了,丈夫、二儿子和左邻右舍借此神迹都信了主。我因此到处奔跑传扬主名,主也特别祝福我,我的五个儿子、儿媳都非常孝顺,十里八乡凡认识我的人没有一个不羡慕我。在教会中,弟兄姊妹对我也是刮目相看,我不由得飘飘然起来,认为自己是主忠心的仆人,便以此自居,把弟兄姊妹都牢笼在自己的手中,梦想着有一天能当上大带领。所以,当全能神的末世福音传到我所“统治的地盘”时,惊恐万状之余,我上演了一幕幕穷凶极恶、百般阻挠弟兄姊妹接受神新工作的恶剧。

1996年4月,在一次同工会上,带领说:“有一班信‘东方闪电’的人传主已经回来了,在中国作了新的工作,并到各教会拉人,谁也不能沾他们,一沾就迷了,若你听了不接受,就会被割耳朵、剜眼睛、打断胳膊腿!以后凡是不认识的传道人,一律不准接待!”听后,我又惊又怕,唯恐“我的小羊”被这班人偷走,从而失去地位。回去后,我就立即召开同工会,将带领的话传达下去,并添油加醋地说了一些定罪亵渎的话。之后每逢聚会,我都不忘对“东方闪电”大肆定罪、亵渎一番。

1999年3月,因着我抵制神的末世作工“功绩卓越”,被提拔到市里做了带领。为了博得上层带领的欢心,谋取更高的地位,我抵挡“东方闪电”更加卖力了,经常在聚会中大肆造谣、抹黑神的末世作工,说:“‘东方闪电’是异端,里面的人污秽淫乱;他们还用各种方式拉人,要人给人,要钱给钱,传一个带领给四千元,传一个同工给两千元。为了守住主耶稣的道,以后咱们就要六亲不认,就是亲爹亲妈来传也不准接待!”同时还下令:“我们都要互相监督,如果发现谁接受了‘东方闪电’就立即将其开除!”并且还带头祷告咒诅信全能神的人,求主使他们昼夜不得安宁,将他们灭绝净尽!即使是单独碰见弟兄姊妹,我也不失时机地释放毒汁,还将十几个已接受神新工作的弟兄姊妹拉回了原派别。

同年6月,正当我仗着地位极力抵挡神的新工作时,孙子出生了,因我回家照顾生产的儿媳,我的地位被别人取代了。一向忠于地位的我,从此情绪一落千丈,想想自己尽职尽责看顾羊群,说不用就不用了,也太没人情味了!又想想这些年教会越来越荒凉,弟兄姊妹都消极软弱,甚至有许多信徒都回了世界,福音也传不出去,自己的功劳又白费了。我一气之下便到新疆摘棉花挣钱去了。本来那地方的人还不知道有关“东方闪电”的传言,但为了炫耀自己,我逢人便造谣、亵渎“东方闪电”,让他们绝对不能接受这道,就这样一片“净土”被我糟踏了。

我从新疆回来后,全能神教会的弟兄姊妹一次次地传福音给我,狂妄无知的我却将神的拯救之恩双手推托。见来传福音的人,我就冲他们吼:“你们男女不分,淫乱败坏,是一群不要脸的人!快走!”一位老姊妹多次来传,我毫无人性地说:“你的脸皮真厚!我见到你就恶心!”侄女来给我读神的话,我狂傲地说:“神在哪儿?我所站之地就是神的家!你若不回转,就别再登我家的门!”

就在我毫无人性地抵挡神的新工作时,神的烈怒临到了我家:先是丈夫患癌症去世;接着,二儿子疾病缠身;三儿子经常和邻居打架,有一次还把对方打伤住院,仅医疗费就赔偿八百多元;后来兄弟妯娌之间又接二连三地大打出手,三儿子被打得差点丧命,三儿媳离家出走,至今杳无音讯。昔日我引以为荣的和睦家庭被彻底打破了。

面对这种家破人亡的惨状,我的心都碎了,虽然苦苦呼求主名,但总觉得主离我好远,往日的信心再也不见踪影了。聚会吧,没有一点享受,不聚吧,多年的心血都白费了,这样的光景怎能迎接主的再来?还不如死了算了,可又怕羞辱主名。那些日子,我整夜都睡不着觉,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像个神经病似的,真是度日如年!我真的没想到祷告咒诅信全能神的人“昼夜不得安宁”这话,竟然不偏不倚地落在了自己头上。又想起教会的上层带领杨某某及其母亲,为了不让教会里的人接受“东方闪电”,可以说他们抵挡得最厉害,什么毁谤、亵渎的话都是从他们那儿传来的,如今杨某某在聚会时因心脏病复发而死,死时才五十一岁,他的母亲也瘫痪在床。我们如此忠心地为主看顾羊群,竭力抵制“东方闪电”,为什么却落得如此下场?而归向这道的人却为何越来越多呢?我不由得心中暗自揣摩:“这几年我们派别的许多带领及同工都陆续接受了新工作,也有听了没接受的,包括自己在内,现在不都是好好的吗?哪一个像我们带领说的被砍胳膊腿了?我不考察就这样定罪、毁谤,万一他们传的是真道呢?”可转念一想,他们说主已经回来在中国作了新的工作,圣经上怎么没有这样的预言呢?想找他们交通交通又怕是假的,还怕带领知道后把我开除,思来想去总也拿不定主意,真是苦不堪言!就这样,多少个失眠的夜晚,我俯伏在主前失声痛哭:“亲爱的主啊!你在哪里?求你不要丢弃我!现在我心里难受得要死,你是我唯一的依靠,我不能失去你,求你光照开启我,使我知道怎样行才合你心意……”就这样苦苦煎熬了几个月。感谢主!有一天,我看到诗篇91篇15节中耶和华神说:“他若求告我,我就应允他;他在急难中,我要与他同在……”对呀!神是全能的,是人随时的帮助,我还怕什么?带领说信“东方闪电”的不能沾,一沾就迷了,可与其这样受煎熬,还不如靠着主去会会他们。想到这里,我心里竟出乎意料地平安了。

感谢神的大爱,2002年7月,原是我们派别的刘弟兄和另一位弟兄来给我传神的末世福音,弟兄详细地给我交通了神三步作工的内幕、实情,神这次为什么又道成肉身,神道成肉身的意义等各个方面的真理,接着又针对我的观念读了几段全能神的话:“在预言书里说,耶和华的名必在外邦被尊为大,耶和华的名必传于外邦,为什么这样说呢?神如果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他就只在以色列作工,而且也不扩展这工作了,他也就不预言那话了,他既预言那话,必要在外邦、各国各方来扩展这工作,他既然说了就要作,这是他的计划,因他本来就是造天地万物的主,是所有受造之物的神。不管在以色列人身上作工,还是在犹太全地作工,他作的是全宇的工作,作的是全人类的工作。今天在大红龙国家作工,即在外邦中作他的工作仍是作全人类的工作,以色列可以是他在地作工的占据点,同样,中国也能成为他在外邦族作工的占据点,现在不就成就了‘耶和华的名必在外邦被尊为大’这话了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是所有受造之物的主》)“耶和华作的工作是创造世界,是开头,这步工作是结束工作,是结尾。开始在以色列选民中间作,在最圣洁的地方来开天辟地,最后一步是在最污秽的国家作,来审判世界,结束时代。第一步在最光明的地方作工,最后一步在最黑暗的地方作工,把这些黑暗驱逐出去,把光明带来,把这些人都征服。就最污秽、最黑暗的地方的人给征服了,所有人口里都承认了是有神,是真神,心服口服,用这一事实来作征服全宇的工作,这步工作是有代表意义的,这个时代的工作作完,六千年的经营工作就彻底结束了。最黑暗的地方的人已经征服了,其余的地方就更不用说了,所以只有中国的征服工作具有代表性意义。”(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 二》)“末世的工作若还作在以色列,那就一点意义没有,为什么末世的工作在中国这最黑暗的地方、最落后的地方作?就是为了显明神的圣洁、公义,总之,越是黑暗的地方越能显明神的圣洁,其实作这一切就是为了神的工作。现在你们才知道天上的神降在地上站在你们中间,叫你们的污秽、悖逆给衬托出来了,你们对神才有了认识,这不是极大的高抬吗?其实你们就是在中国被选中的一班人,因着这些人被选中了,享受了神的恩典,又因这些人不配享受神这么多恩典,这就证明这一切对你们是极大的高抬。神向你们显现,把所有圣洁的性情都显明给你们,都赐给了你们,使你们享受了应有尽有的福气,不仅体尝了神的公义性情,更体尝了神的拯救、神的救赎与神对人无限无量的爱,你们最污秽的人享受了这么多恩典,这不属于有福吗?这不属于神的高抬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二步征服工作是如何达到果效的》)这时,我才恍然大悟,原来神作工在中国,不仅应验了圣经预言,而且还有这么重大的意义啊!以往我常羡慕以色列人能接受神的亲自带领,没想到今天我们也能亲耳聆听神的声音,面对面地接受神的亲自牧养,这真是神破例的高抬啊!人听到神的声音就归向神了,怪不得带领说“一沾就迷了”,原来是这样!此时的我一扫心头的阴霾,活在了从未有过的快慰之中。

接受新工作后,我如饥似渴地读全能神的话,认识到神说的话句句是真理、是实情,句句都点透人的实质,击中人的要害,并给人指出了实行的路途,我这个罪恶之徒被全能神那带有威力、权柄的话语彻底征服了!回想以往自己的所做所行,我痛恨不已:我恨自己不寻求、不考察就盲目定罪、毁谤神的新工作,亵渎神;恨自己为谋取地位到各地封锁教会,把神的羊笼络在自己权下,与神对抗,与神争夺人;恨自己恶毒地咒诅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污辱、驱赶传福音的人员,搅扰已接受真道的弟兄姊妹;更恨自己丧尽天良,将重返肉身的主耶稣——全能神再次钉在十字架上,充当了当代的法利赛人。我真是个地地道道的恶仆,是该下地狱的种类!然而神并没有丢弃我,当我在罪恶中挣扎、在苦海中煎熬之时,全能神又向我伸出拯救之手,把我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神的爱真是太大、太实在!我这个罪孽深重之人,怎配承受神如此宏恩!此时我已是泪如雨下:“全能神哪!我真不是人,连畜生都不如!信你、等你、盼你,你来了我却不认识你,还把你的拯救之恩视为假基督的迷惑,而且肆意编造谣言、传播谣言,疯狂抵挡你的作工竟长达六年之久,真是死有余辜!可你仍是最大限度地拯救我,使我得以回到你的家中。神哪!我就是把所有全献上也无法还报你的爱,只求竭尽全力传福音,把更多渴慕神显现的好人带到神面前,以弥补我的过犯……”

自从我和儿子接受神的新工作后,我亲眼目睹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在传福音过程中从不计较各宗各派的打、骂、亵渎、毁谤,仍是执着地以爱心来感化人。他们的活出非常敬虔,相处很有原则,男女界限分明,个个端庄正派,异性从不单独配搭,全能神颁布的《国度时代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规定:“人有败坏性情,更有情感,所以配搭事奉一律禁止异性单独配搭,若发现一律开除,谁也不行。”(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我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后,没过多久,我原来所在的派别却谣言四起,说“东方闪电”的人给我找了个老头子,给我儿子找个小姑娘,还发给我们两千元钱,这真是无中生有!现在借着真理与事实的对照,我更看清了自己以往所听到的且盲目传播的纯属捏造毁谤、恶语中伤!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以前的自己,更觉羞愧难当、无地自容,这都是我亲手栽种的恶果啊!我痛悔不已,暗立心志:“神啊!今后哪怕临到我的是更多的毁谤、辱骂,我只求能尽上我的所能,把你的末世作工传给那些受蒙蔽的弟兄姊妹,使他们早日归回到你的面前,以此来还报你对我的拯救之恩!”

这就是我——一个抵挡神的人被神话语征服的过程,也是我发自内心深处的痛悔。

上一篇:人云亦云 害人害己

下一篇:全能神救我脱离罪恶的深渊

相关内容

  •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原是三班仆人派的一名教会柱石,经过几番周折,终于在1999年5月跟上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回想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我真是无地自容,愧对神的爱,愧对弟兄姊妹。同时,心里也充满了感激之情,感谢神在我最痛苦、最迷茫之时,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使我灵得供应,重得复苏,终于认识了神末世的作工,认识了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而回到了神家。下面是我对自己亲身经历的自述,望所有等待主重归的弟兄姊妹以及那些在十字路口徘徊的弟兄姊妹能从中有所启发,早日来到神的面前,因我曾是你们中的一员,也曾是受蒙蔽者中的一个。

  • 昨日的抵挡 今日的悔恨

    我原是恢复流的一名中层带领,1985年我蒙召归主后,就一直在主的恢复流里。我一直认为圣经是一本生命书籍,其中的每句话、每一个字都是神所默示的,神六千年来对人类的美善心意全在圣经里向我们显明了,因此我视圣经如自己的命根子,更对能给我们带来“拔高异象”的李弟兄崇拜有加。我总认为神借着李弟兄已将六十六卷圣经的奥秘揭示完了,所有的奥秘、精华全向我们显明了,什么时候敌基督定盟约,什么时候建圣殿,主什么时候回来,把我们提到哪里,时间、地点统统告诉了我们,我们只需聚会、顺服,只等启示应验时我们被提、作王掌权了。

  •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个带领,在我没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二次再来,但因着上面大带领时时敲“警钟”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这话,使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想起这些,心里十分内疚,下面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弟兄姊妹说说,以便弟兄姊妹引以为戒,能早日回到神的家中。

  • 冲破网罗归向神

    91年夏天我信了耶稣,因着主的特别恩待,在教会读圣经,不久我就开始讲道了,后来又牧养教会、带领查经作奋兴的工作,就这样我便坐上了大带领的位置,接待我的家庭约有上百家,常去牧养的教会有70多处,交通范围有亳州市、怀远县、涡阳县、利辛县、宿县等地,因此我常常奔走在各处教会,同时,我也苦盼救主耶稣的二次降临。可是94年的春天,当两位姊妹把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我时,我不但不听还定罪、毁谤、亵渎,并把她们赶走。过了几天,她们又给我送来一本神话书——《救主早已重归》。当我看到书上说,主已经来到地上,而且还在中国作工时,我认为:不可能!便不假思索地把书烧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