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全能神的救恩浩大

——一个当代法利赛人的自述

黑龙江省 梁爽

我原是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灵恩派一处教会的带领,今年六十九岁。1993年我因孩子有病归向了主耶稣,信主后孩子的病竟奇迹般地好了。为了还报主爱,我特别追求,参加各种培训班的学习,一年以后就开始讲道,并参与教会管理,后来又上了神学。万万没想到,所有这些都成了我疯狂抵挡全能神新工作的资本,尤其是1994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骗得一本全能神的书后,断章取义、歪曲谬解,从此抵挡全能神长达八年之久,成了不折不扣的当代法利赛人。至今回想起来,我仍是追悔莫及……

那是1994年春天,我回牡丹江农村老家探亲,在那里我遇见了传全能神新工作的姊妹,她们给我交通神回来了,已作了话语审判的工作。当时我主观臆断:这道肯定不对。但表面还假装迎合她们,说我愿意看书,她们就给了我一本书。我把书带回家后并没看,而是拱手把书拿到带领面前,带领说这本书是大异端,不能看,我心里便对传“东方闪电”的人产生了仇恨,但并没有把书毁掉。

1998年,全能神的国度福音传到了哈尔滨市,也传到了我们教会,弟兄姊妹都非常紧张,生怕受迷惑。有人知道我了解“东方闪电”的事就来问我,我说:“这事呀,早几年我就知道,我还有一本书呢!”我告诉他们“东方闪电”纯属异端,千万别信。后来很多人都来问我,我就诬蔑“东方闪电”如何迷惑人、如何不可信,我是怎样“识别”的,夸耀自己多有分辨,把自己美化成了抵制异端的英雄。那时,我每次讲道的内容都是极力地毁谤、定罪全能神的新工作,极力地拦阻弟兄姊妹考察真道。然而,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在作恶,反而觉得挺自豪,心想:你们看看我多有分辨。

2001年初,传全能神国度福音的人来到了我所带领的教会,凭着我多年来对“东方闪电”的研究,我对他们简直是“明察秋毫”。他们一来,我心里就有数,心想:“来吧,无所谓,有我在,我们教会的人你们就别想偷走一个。”所以,我装得很虚心、谦卑,对每个来传新工作的人表面上都笑脸相迎,采取“既防又用”的措施,除了不让站讲台以外,读经、唱诗都让他们参与,但每次他们走后,我都会严严地嘱咐所有的人不许和他们单独交通。当我利用完他们之后便找到他们摊牌:“我可以告诉你,羊一个你也偷不去,别在这儿耽误时间了,赶快忙去吧。”与此同时,我私下在全能神的话里断章取义,歪曲神话的原意,将其中可利用的内容剽窃过来在聚会中宣讲,讲神的三步工作以及主耶稣的再来,以此树立自己让弟兄姊妹高看;然后又利用那些亵渎神新工作的宣传材料谬解圣经章节,对全能神的道进行否认、定罪,用这种“先讲后否”的手段牢牢控制住弟兄姊妹。我当时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十分高明,认为自己对主很忠心,是主加给了我智慧,使我想出了这样高明的防范措施,为此我自鸣得意、忘乎所以到了极处。

2002年3月,我去看望一个原来和我在一处教会的姊妹,在她那儿遇见了几个陌生的弟兄姊妹。刚开始我不知道他们是传全能神新工作的,便按照惯例套用相关圣经章节宣讲了一番如何防范、回击“东方闪电”的措施。当我讲完后,一个弟兄说:“今天就姊妹谈的这个话题,我们交通一下。”然后弟兄就从创世记开始交通。他讲了一会儿我就听出来了,原来他们要给我传“东方闪电”。我仍像以往一样装出一副谦卑忍耐之态,坐在一旁不说话。等他们说到小书卷时,我实在忍不住了,就把圣经抢了过来,说:“你们说了半天不就是要说主耶稣已经来了,揭开小书卷了吗?不就是这意思吗?”弟兄见我这态度,就说:“姊妹,谈谈你的看法吧!”我说:“你是让我说真话还是说假话?我当然可以骗你说你讲得挺好,可是有用吗?你讲的和我们信的不一样,对你的讲法我不能表态。”我说完就走,为了维护自己的属灵人形象,临走时我虚情假意地补了一句:“希望我们相会在更加美好的明天。”接受全能神新工作之后,我才感到那时的言行举止是对自己狂妄无知、假冒为善的最真实的讽刺。

回家后,我找到以往给我传恩典福音的姊妹,告诉她:“我又遇见了‘东方闪电’的人,他们现在看的书比我那本厚,咱们不妨再研究研究。”姊妹不解地说:“你能拿到吗?”我说:“当然能。”于是,我找到了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说我要考察,姊妹十分真诚而郑重地送给我一本《审判从神家起首》。我怀着抓把柄的恶念用了一周的时间看完了这本书,并且把对神话的观念记在了笔记本上,打算找到信全能神的人进行论战。由于我的狂妄,很相信自己能驳倒他们,所以和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会了好几次,都是围绕神如何作工、为什么道成肉身作话语工作进行交通。经过这几次交通,我虽然没有接受他们传的道,但有些真理也确实进到我心里了,对我有些触动,我感觉到全能神的话确实是有权柄,让我无法辩驳。再看他们的人性活出的确比我好,个个温和谦卑,和我交通从来都是和颜悦色,循循善诱,看不出有狂妄、虚假,都特别坦诚、有爱心,这一点让我很佩服。我不禁回想起这几年的信神经历,刚开始讲道时同工之间还很默契,彼此有爱,但后来教会出现的一些事情让我很难接受,同工之间为了争夺地位勾心斗角,特别是在钱财上教会也不立账,管理漏洞百出,连祭物也不当作一回事……面对这些情形我很消沉,心想真正属神的禾场在哪里呢?于是,我谈了自己的信神经历以及教会的光景,弟兄听后深有感触地说:“姊妹呀,神知道你的心,人的尽头是神的起头。其实末后教会的荒凉也在神的手中,是神许可的,借着教会荒凉迫使人寻求真道,使人能认识神新的作工,跟上神的脚踪。当初迦南荒凉是因为圣灵工作转移到了埃及,雅各能放下自己谦卑寻求,才重新获得了圣灵作工,才有了以色列十二支派;圣殿荒凉是因为神又作了新的工作,圣灵工作向前了,神的心意是让律法下的人走出圣殿,来接受主耶稣的作工与说话,得着十字架的救恩,而那些文士、长老、法利赛人却顽固守旧不认识圣灵作工的方向,成了抵挡神新工作的罪魁祸首;今天教会的荒凉也是因为神作了新工作,作了审判洁净人的工作,神已将全宇的灵的工作都收回给了跟随神新工作的人,神的心意同样是让人跟上神的作工步伐,接受全能神的作工与说话,得着神末世的救恩。只有接受神的末世作工,经历神话语的审判,才能脱去罪性的捆绑控制,得着洁净,达到蒙拯救进天国。如今,凡接受全能神新工作的人都重新获得了圣灵作工,享受到了神丰富的生命供应,越来越明白真理,道路越走越光明,因为这里有神的亲自带领。当时的以色列人听到了主耶稣的讲道,看到了主耶稣的作事,为什么只有彼得他们相信主耶稣是神,而法利赛人、文士他们都认为主耶稣是异端呢?这与人的存心观点、本性有关。人只有存着谦卑、寻求、顺服的心来考察神现时的作工与说话,才能获得圣灵引导,才能认识神;人若狂妄自是,抱着抓把柄、挑毛病的心,就不能获得圣灵开启,纵使人看了多少神的话也是白纸黑字,听了多少交通也不明白,最终只能成为抵挡神的人。”

接着,弟兄又读了一段全能神的话:“你们想知道法利赛人抵挡耶稣的根源吗?你们想知道法利赛人的实质吗?他们对弥赛亚充满幻想,而且他们只相信弥赛亚会来却不追求生命真理,所以他们到今天还在等待弥赛亚,因为他们并不认识生命的道,也不知道什么是真理的道,你们说他们这样的愚顽、这样的无知会得到神的赐福吗?他们能见到弥赛亚吗?他们抵挡耶稣是因为他们不认识圣灵作工的方向,是因为他们不认识耶稣口中所说的真理的道,更是因为他们并不了解弥赛亚的缘故,就因为他们并未见过弥赛亚,并未与弥赛亚相处,所以他们都犯了空守弥赛亚的名却不择手段地抵挡弥赛亚的实质的错误。而这些法利赛人的实质则是顽固、狂妄、不服从真理,他们信神的原则是:无论你讲的道有多高,无论你的权柄有多高,只要你不叫弥赛亚那你就不是基督。他们这样的观点是不是很谬妄,是不是太荒唐?我再问你们:你们对耶稣没有丝毫的了解,那么你们是不是极容易重犯当初法利赛人的错误呢?你会分辨什么是真理的道吗?你真会保证你自己不会抵挡基督吗?你会随从圣灵的作工吗?如果你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抵挡基督,那我说你已是在死亡的边缘中生活了。不认识弥赛亚的人都能做出抵挡耶稣、弃绝耶稣、毁谤耶稣的事来,不了解耶稣的人都能做出弃绝耶稣、辱骂耶稣的事来,而且更能将耶稣的再来看成是撒但的迷惑,更多的人将会给重返肉身的耶稣定罪,你们不感觉害怕吗?你们面临的将是亵渎圣灵、撕毁圣灵向众教会的说话、唾弃耶稣口中所发表的言语。你们如此的昏沉又能从耶稣得着什么呢?你们如此执迷不悟怎么能明白耶稣驾着白云重返肉身的工作呢?我告诉你们,那些不领受真理却一味地等待耶稣驾着‘白云朵朵’降临的人定规是亵渎圣灵的人,这些人定规是灭亡的种族。你们只想得着从耶稣来的恩典,只想享受天堂的福乐境地,却从来不听从耶稣口中的言语,从来不领受耶稣重返肉身时所发表的真理。你们拿什么来交换耶稣驾着白云重归的事实呢?是你们屡次犯罪却又口头认罪的诚心吗?你们拿什么来献给驾着白云重归的耶稣作祭物呢?是你们高举自己的多年作工的资本吗?你们拿什么来让重归的耶稣信任你们呢?是你们那不顺服任何真理的狂妄的本性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你看见耶稣灵体的时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时候了》)神的话句句都扎在我的心上,以往我狂妄自大,存心目的不对,带着抓把柄的存心看神的话,不能获得神的开启,结果什么也没得着,今天通过读神的话和弟兄的交通,再加上这些日子和他们接触所看到的一切,我终于明白了自己抵挡了八年之久的“东方闪电”竟然是我朝思暮想的主耶稣的重归!这时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跪下来“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全能神啊!我太愚昧、可怜、瞎眼了。我对你的再来充满了想象观念,不领受你口中所发表的真理,还自以为是,为了笼络人心,用各种卑鄙的手段抵挡你的新工作,对待传福音的弟兄姊妹我虽面带微笑,却是笑里藏刀,我表面信你,实际却抵挡你,拦阻弟兄姊妹认识你、归向你,我太虚伪、太诡诈、太恶毒,我比法利赛人还坏呀!我真是罪该万死!神啊!可你依然拯救我,你的爱太大,太实在,我只求把自己的余生献给你来还报你的爱。”

现在我接受神的新工作已将近两年了,在经历神话语审判刑罚的过程中,我对自己有了一些认识;对神在不同时代的作工,神的性情,神的作工原则,神对人类的心意与要求有了一些认识,对人为什么信神,应该怎样信神才合神心意也明白了一些,对性情变化的路和人该尽的本分明白了一些,知道了人信神就当爱神、顺服神,尽到一个受造之物当尽的本分,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如今六十九岁的我依然奔走在传福音的路上,真是跟随全能神有使不完的劲,传福音的工作虽说很苦,但有全能神话语的带领与供应,我感到灵里甘甜,苦也没有怨言,这样活着我觉得值。

上一篇: 35 全能神救我脱离罪恶的深渊

下一篇: 37 我是如何接受全能神新工作的

基督徒如何才能摆脱罪的捆绑,得着洁净?欢迎联系我们,帮你找到路途。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9 冲破网罗归向神

91年夏天我信了耶稣,因着主的特别恩待,在教会读圣经,不久我就开始讲道了,后来又牧养教会、带领查经作奋兴的工作,就这样我便坐上了大带领的位置,接待我的家庭约有上百家,常去牧养的教会有70多处,交通范围有亳州市、怀远县、涡阳县、利辛县、宿县等地,因此我常常奔走在各处教会,同时,我也苦盼救主耶稣的二次降临。可是94年的春天,当两位姊妹把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我时,我不但不听还定罪、毁谤、亵渎,并把她们赶走。过了几天,她们又给我送来一本神话书——《救主早已重归》。当我看到书上说,主已经来到地上,而且还在中国作工时,我认为:不可能!便不假思索地把书烧掉了。

7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原是三班仆人派的一名教会柱石,经过几番周折,终于在1999年5月跟上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回想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我真是无地自容,愧对神的爱,愧对弟兄姊妹。同时,心里也充满了感激之情,感谢神在我最痛苦、最迷茫之时,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使我灵得供应,重得复苏,终于认识了神末世的作工,认识了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而回到了神家。下面是我对自己亲身经历的自述,望所有等待主重归的弟兄姊妹以及那些在十字路口徘徊的弟兄姊妹能从中有所启发,早日来到神的面前,因我曾是你们中的一员,也曾是受蒙蔽者中的一个。

11 昨日的抵挡 今日的悔恨

我原是恢复流的一名中层带领,1985年我蒙召归主后,就一直在主的恢复流里。我一直认为圣经是一本生命书籍,其中的每句话、每一个字都是神所默示的,神六千年来对人类的美善心意全在圣经里向我们显明了,因此我视圣经如自己的命根子,更对能给我们带来“拔高异象”的李弟兄崇拜有加。我总认为神借着李弟兄已将六十六卷圣经的奥秘揭示完了,所有的奥秘、精华全向我们显明了,什么时候敌基督定盟约,什么时候建圣殿,主什么时候回来,把我们提到哪里,时间、地点统统告诉了我们,我们只需聚会、顺服,只等启示应验时我们被提、作王掌权了。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