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44 全能神的爱征服了我的心

河北省 张英彩

我原是三班仆人派的一名教会柱石,经过几番周折,终于在1999年5月接受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回想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我真是无地自容,愧对神的爱,愧对弟兄姊妹,同时心里也充满了感激之情,感谢神在我最痛苦、最迷茫之时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使我灵得供应,重得复苏,终于明白了神末世的作工,认识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回到了神的家中。下面是我的经历……

受蒙蔽 我只知抵挡

1998年,我们派别一个姓赵的使女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仆人借此事大造舆论,对我们讲:“赵使女离道反教了,进了一个新派别——‘东方闪电’。她离道反教后就精神失常了,到各个教会拉人。她传的这个道可厉害了,只要你一听、一接触,就会不由自主地听他们的,就出不来了。现在教会里已经有不少好羊被‘东方闪电’的人偷走了,我们千万要提防!尤其是她知道的接待家与她所熟悉的人更是要注意!……”当时,我听了这些话很害怕,因为赵使女不但认识我,还知道我家。对仆人说的这些情况,我虽未亲眼看见,但因这是仆人说的,便不假思索地相信了,弟兄姊妹跟我一样也都信以为真。从此,仆人、使女、同工就经常在聚会中讲这样的“道”,这些话在弟兄姊妹的心中也就逐渐成了“事实”。因这一年,我们派别有很多人都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为此我们就作了明文规定:不许接待陌生人;不是本片走教会的带过来的人不许接待;就是本片教会的人,突然去向不明,后来又来到教会里的,这样的人也不许接待。

1998年下半年,因工作需要我到邢台市走教会。有一天,我和一个姊妹去一个聚会点,聚会点的老姊妹说:“昨天,有两个人来我家,说神作了新工作,他们有书,有新歌,可好了,他们说若不接受就不能得救。我家老弟兄觉得他们讲的道挺好,也想看书。他们说明天送书过来,还说要见见走教会的人。”当时我就把老弟兄责备了一顿,说老弟兄的好奇心太大,不听仆人、使女的话,我们的歌还学不完,还想学什么新歌,他们说的那些都是迷惑人的。经我这么一说,老弟兄吓得也不敢要书了。我担心明天他们来了老姊妹赶不走,听多了受迷惑,那就麻烦了,临走时我就对老姊妹说:“明天我们还来,但你不要说我们是谁,他们来了千万不要再接待!”第二天吃过早饭我就到了老姊妹家,不一会儿,送书的人也来了,老姊妹没让他们进屋就赶走了他们。我出于对教会“负责”,又把以前封锁教会的话重复了一遍,还强调说:“咱们信的就是真道,没有仆人、使女,离开三班仆人派就不能得救。”老姊妹一再表示不是我们带来的人就不接待了,我这才放心离开。

临近春节,我回家过年。在当地一聚会点,我遇到了传神末世作工的姊妹,当时我并不知情,便与她们交通起来。她们没讲一会儿,我就听出是“东方闪电”的道,便对她们说:“真道只有一条,我们这才是真道,你们那都是假的……”说完,便气愤地离开了。

迷途中 光照亮了我

1999年3月,因着中共政府对宗教信仰的镇压迫害,教会好几个大同工被抓,还有不少失踪的,仆人也被抓坐监,教会办的几个工厂多数负责人被抓,工厂被迫停产,剩下的人各霸一方,谁也不服谁,教会一片混乱。于是,教会决定让我和一个姊妹以修鞋为名,去石家庄市一边隐藏尽接待本分,一边传福音。我们本着对主的忠心,接受了教会的安排来到了石家庄,决心要为教会找一个比较合适的落脚之处。当时,我们两个没出过远门的农村妇女初次来到城市里,对这里的一切都很陌生,又举目无亲,感觉无所适从,也不知如何着手实施来时的计划。来之前,同工说一个星期会过来一次,可都两个星期了也不见一个人来。这时我们吃的没有了,钱也挣不来,和教会还联系不上,福音也传不出去,而且看圣经没有亮光,祷告也没有话,感觉主已离开了我们。我们早晚祷告都哭得像个泪人似的,就是平时喊声“主啊”都掉泪,心里只剩“神必不丢弃你”这句话在支撑着。此时此刻,我们心中的苦恼无法诉说,总觉得自己就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毫无目标,毫无依靠。在那段日子里,我有足够的时间反思,我思考最多的就是平常避讳不敢想的问题:现在教会里弟兄妹妹之间没有爱,同工也讲不出道,只知道封锁教会,还经常出现打人的事(在我们派别,带领经常用三角带打人,说“管教的是爱子,不管教的是私子”),没有信主耶稣的一点爱的味道,回想着这些事,我越来越感觉仆人的作法不对劲,聚会都讲不出道了,还不让我们听别人讲道,说是怕我们受迷惑,咱这是真道还怕被别人迷惑?常言说“一正压百邪”,从来都是妖魔怕主耶稣,咱有主怕什么?再说信主这么多年,难道就真的一点分辨都没有?一连串的疑团在我心中升起。再想想以前弟兄姊妹心里对神就如一盆火,可现在就像冻结了的冰,个个软弱得不行了,而“东方闪电”的人却个个那么有劲……想来想去,我决定:如果遇上机会一定要听听“东方闪电”的道。

面对现实,我俩觉得长期呆下去也不是回事,就想干脆跟教会再联系一下,如果联系不上就回家。拨通了电话,接电话的不是我要找的人,是另一个我特别熟悉的姊妹,她安慰我说要带人来看我们。在这绝境之中听到了亲人的声音,我不由得眼泪夺眶而出。

第二天,她们就找到了我们。见面后,我把自己的苦楚全都倒了出来。其中一个陌生的姊妹问我:“教会为什么荒凉成这样,你知道吗?”我说:“不知道。”她便翻到圣经阿摩司书8章11节念道:“主耶和华说:‘日子将到,我必命饥荒降在地上。人饥饿非因无饼,干渴非因无水,乃因不听耶和华的话。’出现饥荒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神命定的,是末世神作工转移的象征,是因为神作了新工作,圣灵的作工转移了,所以不是一处、一片教会荒凉,乃是各宗各派都荒凉,这也就是神说的‘日子将到,我必命饥荒降在地上’。神命定这样的饥荒临到各宗各派,是为迫使人寻求圣灵现时的作工,这时,那些会分辨的、有寻求之心的人就能及时跟上神的作工步伐,得着生命活水的供应,所以对于这些人来说荒凉只是一时的。另一种是人为的,是人不寻求神的新工作造成的,那就是‘人饥饿非因无饼,干渴非因无水,乃因不听耶和华的话’,如果人顽固对抗、抵挡神的新工作,那就会被神厌弃、淘汰。所以,教会荒凉了,我们得找原因,寻求神的心意。约翰福音16章13节中说:‘只等真理的圣灵来了,他要引导你们明白(原文作:进入)一切的真理;因为他不是凭自己说的,乃是把他所听见的都说出来,并要把将来的事告诉你们。’这说明末世主再来要发表更多的真理,让人得着生命。主耶稣曾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约14:6),只有基督才是真理,能给我们指出得救的路。今天一个教派一套道理,都说只有守住自己教派的道理才能得救,那不就成了一个教派一个基督了吗?这不是自称为神吗?其实,只有能结束旧时代、开辟新时代,能带来新工作、给人带来新时代行路方向的,才能称为基督。就如我们信主耶稣是基督,是因为主耶稣来了,就把恩典时代的真理带来了,对人有了新的要求,如‘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太4:2),饶恕人七十个七次,背十字架跟随主,等等。这些真理在律法时代根本就没提过,对人来说太陌生了,所以人都反对、定罪。但不管怎么样,律法下的人若不能跟随主耶稣,就不能得着主耶稣的救恩,只能被圣灵作工彻底淘汰。今天全能神作了审判从神家起首的工作,带来了国度时代,也带来了国度时代的真理。虽然神的作工不合人的观念想象,但全能神就是末后的基督,如果人跟不上全能神的新工作,还抵挡、定罪,就不能获得圣灵作工,就无路可走。也就是说,当神开展一步新工作时,人就得寻求、顺服,跟上圣灵作工的步伐,这就是‘羔羊无论往哪里去,他们都跟随他’(启14:4)中‘跟随’的真意……”随着姊妹的讲述,在圣灵的引导之下,我的心渐渐地苏醒过来,不再像以前那样死沉。我越听心里越亮堂,越听越明白,明显地感觉到了圣灵的作工。以往我从来没听过这么好的道,这一上午的时间我得到的东西比我信主几十年明白的还多。几个月来,我的心情从没有像今天这样舒畅、高兴,喜悦的心情无法表达。我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昨日的忧愁、苦恼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我就像干渴的禾苗得到雨露的滋润一样,焕发了生机。真是神的话唤醒了我的心灵,使我重得复苏。

下午,我们又查了马太福音13章47-50节撒网的比喻:“天国又好像网撒在海里,聚拢各样水族,网既满了,人就拉上岸来,坐下,拣好的收在器具里,将不好的丢弃了。世界的末了也要这样。天使要出来,从义人中把恶人分别出来,丢在火炉里,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姊妹说:“‘网’指救恩,‘海’指世界,‘网满了’就是指预定的人够了。”这时她问我:“你说这网是谁撒的,这‘人’指谁,谁有资格撒网,又该谁来拉网、拣选?”在圣灵的引导之下我脱口而出:“神呗!”这一问一答不要紧,我的心猛地一惊:啊!那我们的仆人不就是假基督吗?因他以往也经常讲这处经文,暗示他就是那“人”。姊妹又接着说:“对,因为我们每个信主的人都在网里,就是各个派别的大带领也在网里,人谁也没有资格拉网,唯有神来了才能作这个工作。像‘偷宝贝’啊,‘收割庄稼’啊,都是神自己的工作,人作不了,哪个人若说他是作这工作的,那他就是自称为神的假基督,就是迷惑人的。今天不知有多少人不明真相,被假基督迷惑,跟随了假基督,还口口声声说要防备假基督以免受迷惑,真是太愚昧了。今天全能神作审判工作,借着发表真理将人各从其类,把山羊绵羊、稗子麦子、善仆恶仆、聪明童女愚拙童女都分开,凡能接受真理、跟上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人就是被拣出来收在器具里的,是聪明童女。启示录3章20节说:‘看哪,我站在门外叩门,若有听见我声音就开门的,我要进到他那里去,我与他,他与我,一同坐席。’所以说,我们只有大胆地从自己所在的派别中走出来,才能寻见真理。启示录21章8节中就说到胆怯的人也在硫磺火湖里,末世了,我们得学会分辨,主动地寻求听神的声音,不能光被动地防守。人里面有怕,就是心里没有神的表现,有神就什么也不怕,实际上怕假、怕受迷惑就是撒但捆绑人的绳索,是撒但的诡计……”是啊,我以前就总怕受迷惑,看来真道就是真道,一下子就把我从捆绑中解脱了出来,我心中轻松了很多。神的道唤醒了我沉睡的心灵,使我清楚地意识到,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我以前跟从的原来是假牧人。顿时,我感恩的泪水直流,默默向神祷告:“神啊,是你没有丢弃我,使我在绝境之中听到了你的声音,是你把我从假牧人的捆绑中救了出来,我真是感谢你呀……”此时我才明白,原来,仆人被抓、教会四分五裂、自己失去主的同在都是因着抵挡了神的新工作,都是“人为造成的饥荒”。晚上,我们又交通了一会儿,我心里更明白了。能听到这些真理,我真是激动不已,心花怒放,不知用什么语言来表达自己的心情,自己多年的盼望没想到在今天实现了!我心里对神充满无限感激。可教会中还有很多人仍然在受蒙蔽,得让他们赶快跟上神的作工步伐。于是,我们决定第二天就回家。

醒悟后 踏上报恩之路

在回家途中,我的心一直被神爱感动,回想昨天一天的光景,我心激动万分,久久不能平静。是神差派姊妹将他已重归的好消息报给了我这在苦难中的人。与姊妹相处仅仅一天的时间,但从她身上我却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弟兄姊妹之间的爱,是神的爱缩短了我们之间的距离,是神的真理把我们融合在一起,这样的爱是我盼望已久的。这一天,我亲眼看到了神的拯救,是神打开了我的灵眼,是神拂开了我紧捂双耳的手,使我有幸听到了“圣灵向众教会的说话”。我不由得想起几个月前的一幕幕:赵使女离开时,我帮着仆人散布谣言,封锁教会;在老姊妹家,是我让老姊妹赶走了前来送书的弟兄姊妹,是我将那些无根据的谣言传播给弟兄姊妹,致使他们没能早日来到神的面前;过春节时那两个姊妹跟我谈神的新工作,也被我无情地拒绝……想到这些,我心中懊悔万分,不禁失声痛哭。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悖逆抵挡神的罪证,可是神却没有丢弃我,而是在我最痛苦的时候安慰了我,让我听到了神的声音,来到神的宝座前。神对我的爱如此深切,若我不能将弟兄姊妹带到神的面前,那将会留下永远的亏欠与遗憾。于是,我暗立心志:一定要竭力传扬神的国度福音见证神,使那些失迷的羊早日来到神面前享受神的丰富。感谢神恩待了我们,回家后不到一星期,我们教会八十多人就都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来到神面前享受神话语的供应,得到了释放自由,我由衷地感谢神的拯救。

上一篇:全能神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下一篇:我蒙了全能神的拯救

相关内容

  • 冲破网罗归向神

    91年夏天我信了耶稣,因着主的特别恩待,在教会读圣经,不久我就开始讲道了,后来又牧养教会、带领查经作奋兴的工作,就这样我便坐上了大带领的位置,接待我的家庭约有上百家,常去牧养的教会有70多处,交通范围有亳州市、怀远县、涡阳县、利辛县、宿县等地,因此我常常奔走在各处教会,同时,我也苦盼救主耶稣的二次降临。可是94年的春天,当两位姊妹把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我时,我不但不听还定罪、毁谤、亵渎,并把她们赶走。过了几天,她们又给我送来一本神话书——《救主早已重归》。当我看到书上说,主已经来到地上,而且还在中国作工时,我认为:不可能!便不假思索地把书烧掉了。

  •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原是三班仆人派的一名教会柱石,经过几番周折,终于在1999年5月跟上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回想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我真是无地自容,愧对神的爱,愧对弟兄姊妹。同时,心里也充满了感激之情,感谢神在我最痛苦、最迷茫之时,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使我灵得供应,重得复苏,终于认识了神末世的作工,认识了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而回到了神家。下面是我对自己亲身经历的自述,望所有等待主重归的弟兄姊妹以及那些在十字路口徘徊的弟兄姊妹能从中有所启发,早日来到神的面前,因我曾是你们中的一员,也曾是受蒙蔽者中的一个。

  • 谣言差点使我成了撒但的殉葬品

    我原是召会的一名同工,2001年12月归到全能神面前,下面就是我由抵挡到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一些片段回顾。

  • 昨日的抵挡 今日的悔恨

    我原是恢复流的一名中层带领,1985年我蒙召归主后,就一直在主的恢复流里。我一直认为圣经是一本生命书籍,其中的每句话、每一个字都是神所默示的,神六千年来对人类的美善心意全在圣经里向我们显明了,因此我视圣经如自己的命根子,更对能给我们带来“拔高异象”的李弟兄崇拜有加。我总认为神借着李弟兄已将六十六卷圣经的奥秘揭示完了,所有的奥秘、精华全向我们显明了,什么时候敌基督定盟约,什么时候建圣殿,主什么时候回来,把我们提到哪里,时间、地点统统告诉了我们,我们只需聚会、顺服,只等启示应验时我们被提、作王掌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