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49 在抵挡之中蒙了全能神拯救的我

河北省 赏惠

我原是生命道派的一个传道人,被差派到各处传道,因我瞎眼不认识神的新工作,走上了法利赛人抵挡神的道路。是全能神唤醒了我的心灵,拯救了我。

记得我被差派到山西省大同市作工时,每到一处教会,我都会听到弟兄姊妹反映有人来传神作了新工作,并且还给一本叫《东方发出的闪电》的书。听到这些,我心里对传神新工作的人充满了仇恨,心想:这真是到末后了,假基督来迷惑人了,我一定要做个好管家,不能让群羊受迷惑。之后,我就开始封锁教会,让弟兄姊妹谁也不许接待陌生人,谁若不听话就开除谁。在一次同工会上,带领说:“现在教会最严重的问题是各处都有来传全能神的,他们是异端,还打人、害人。他们还有一本书,里面有毒药,你一看,大脑就会失控,就被迷进去了。”我听了这些话,吓得心里怦怦直跳,因为我听说父母已接受了全能神,并且还看了那本书,我越想越害怕,心中就像压了一块大石头似的。因着谣言再加上我的想象,使我对全能神的这步作工更加仇恨,对传全能神末世作工的人更加反感。我每天祷告的时候都求主耶稣咒诅他们,在各教会作工的时候还说了亵渎全能神的话。当时令我特别意外的是,我父母信了那么多年的主耶稣,看了那么多遍圣经,又带领教会,给人讲道,怎么也接受了全能神呢?气愤之中,我拿起笔来给父母写信,信上说:“爸、妈,你们白信了这么多年的主耶稣,白看了这么多年的圣经……”信中我不分时代背景,断章取义地引用圣经章节劝他们回头,还写了很多“忠告”的话。但他们丝毫不接受我的“好心”,我一气之下一年多没有回家,一直都在抵挡着神末世的工作。只要听说有传末世工作的,我就恨不得他死了才解心头之恨。其实,这些仇恨都是因着传说和想象产生的,我并没有亲眼看见传说的事,其中有很多是我凭想象加上的,如“东方闪电”要什么就给什么,要钱给钱,没对象还给找对象,等等,我竟然这样昧着良心在散布谣言。

后来我被调回河北省作工,在那里经常听到教会有人谈论我父母归向全能神的事。因此,每当教会谈到“东方闪电”时,我都会脸红,心里不是滋味,总觉得在弟兄姊妹面前抬不起头来。既然写信不见效,一气之下,我就决定回家亲自“劝说”他们。我想: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把我父母看的书都烧了;第二件事就是给他们交通圣经,让他们回心转意;第三件事就是把我们家那片教会中跟随全能神的人全部都拉回来,使他们重新回到主耶稣面前。

我带着满腔怒火和一个同工踏上了回家的路。我先回到当地的生命道教会,向他们寻问了我家里的情况,听当地教会的人说“你爸和你妈跟着全能神还挺有劲,天天出去”这番话时,我心里悲喜参半,喜的是爸妈并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被害,我还能见到他们;悲的是爸妈竟然被他们蒙蔽得这么深,我心里如同针扎一样难受。噢,这不怪我父母,都是信全能神的人造成的!一大堆的误会埋在了我的心底,心中对全能神的抵挡如同火上浇油一样更厉害了。于是我下定决心,一定要把家里有关全能神的书全部烧掉,以解我的心头之恨。

我带着同工回到家,进家之后,我二话没说,就开始翻箱倒柜地找《东方发出的闪电》这本书,可一直也没有找到。我又气又急,就跟同工商量怎么办。我俩决定先跟我爸交通(当时我妈没在家)。还没等我俩开口,我爸就提出一个问题:“神到底叫什么名字?”我毫不犹豫地说:“那还用问?使徒行传4章12节写着:‘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那名当然就是耶稣基督了。”我爸接着问:“那在出埃及记3章15节神说‘耶和华是我的名,直到永远;这也是我的纪念,直到万代’,并且在何西阿书13章4节神还说‘自从你出埃及地以来,我就是耶和华——你的神。在我以外,你不可认识别神;除我以外并没有救主’,这又怎么谈呢?”这个问题是我从来没想过的,我被问得哑口无言。但我说:“我不管什么名不名,只要离开圣经就不行!”我爸还提出了很多的问题,都是我从来没有考虑过的。心想:“他哪来的这么多怪问题?”我俩就开始蛮横不讲理地和父亲争论起来。在争论之中,我感到自己很无能,觉得对不起主耶稣。尽管如此,我还是坚决持守住原有的“生命之道”,决意不能背弃真道。我认为父亲陷得太深,不可挽救,心想:“他们死就死吧!下地狱就下地狱吧!我管不了那么多了,只保住自己别离开真道就得了。”于是,我决定先让同工走,我等我妈回来见她一面再走。

没几天,我妈尽完本分也回家了,说什么也不让我走。此后,我妈找了很多弟兄姊妹跟我交通,因着谣言和想象使我脑海里容纳不下全能神末世的工作,我对他们所讲的无动于衷,没有一点反应,像一个木头人似的。尽管这样,可是弟兄姊妹还是那么细心、耐心地跟我交通着。他们给我读了一段全能神的话:“有人说神的名不变,那为什么耶和华的名又变成耶稣呢?说弥赛亚要来,怎么来了一个名叫耶稣的呢?这神的名怎么会变呢?这些不是早已作过的工作吗?难道神今天就不能作更新的工作了吗?昨天的工作都可更换,‘耶和华’的工作可由‘耶稣’来接续,‘耶稣’的工作就不能再有另外的工作来接替吗?‘耶和华’的名可变为‘耶稣’,‘耶稣’的名不也可以更换吗?这都不是稀奇的事,只是因人头脑太简单造成的。神总归是神,不管他的工作怎么变,也不管他的名如何变化,他的性情、他的智慧永远也不变,你认为神只能叫耶稣的名,那你的见识就太少了。你敢说耶稣永远是神的名,神永远就叫耶稣了,再也不会改变吗?你敢定准‘耶稣’这个名是结束律法时代,又是结束末了时代的吗?谁能说‘耶稣’的恩典能将时代结束呢?”(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将神定规在“观念”中的人怎能获得神的“启示”呢?》)听了这些话,我对父亲所提的问题顿时明白了,是啊,耶和华的名可以变为耶稣,耶稣的名也可变为全能神啊!难道这真的是神的话?我心里开始了争战,白天跟父母也没话说,晚上等我父母睡觉之后,我就跪在主耶稣面前,哭着祷告说:“主啊,我该怎么办呢?我分辨不清了,我该走哪条路呢?求你赶快指教我吧……”

第二天,我又回想起当初回家时的心志,心想不能被他们迷惑了,便琢磨着怎么离开这个家。当时我想,虽然我是我妈生的,但灵里不是一家人,该是分开的时候了,于是,我就暗自收拾东西,心想:把我所有的东西都带走,以后教会就是我的家,弟兄姊妹就是我的亲人。晚上,我告诉我妈明天我要走了,我妈哭着说:“你信神到底是为了什么?你事奉神又是为了什么?你撇弃所有到底是为了什么?你为什么就不能寻求寻求,听听看看之后再作决定?难道你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去吗?你好好地想想吧!……”妈妈这一连串的问题,打动了我的心。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开始自问:我到底为什么信神?为什么事奉神?我到底事奉到神的心意上没有?启示录14章4节说:“羔羊无论往哪里去,他们都跟随他。”我是跟随羔羊走的人吗?别人都说神作了新的工作,这到底是传闻还是事实?带领说《东方发出的闪电》这本书有毒,可我妈我爸怎么没被毒死?说“东方闪电”打人、害人,可我妈我爸不都好好的吗?本村跟随全能神的人不也都没事吗?带领说的是他亲眼看到的还是传闻的呢?想想自己所到之处信徒越来越少,教会荒凉,这又是怎么回事呢?主耶稣在圣经里预言他再次降临的预兆(瘟疫、战争、地震等)都已出现了,难道主耶稣真的已经回来了?要不寻求寻求再说!

第二天早晨起来,我不由自主地拿起全能神的话来。这就是教会所传的也是我要烧的那本书吗?我拿起来先闻了一下,看是否有毒,我一闻,什么味也没有。当我翻开书,首先看到的就是这样一段话:“虽然很多人信神,但很少有人明白什么叫信神,到底如何做才能达到合神心意。究其原因就是因为人虽然知道‘神’这个字眼,知道‘神的作工’这样的词,但人并不认识神,更不认识神的作工,这就难怪所有不认识神的人都是糊涂信了。人对信神的事不求真,那都是因为人对信神的事太生疏、太陌生了,这样,人与神的要求就相差好远了。也就是说,人不认识神,不认识神的作工,就不能达到合神使用,更不能达到满足神的心意。‘信神’就是相信有神,这是最简单的‘信神’的概念,进一步说,相信有神并不是真正的信神,而是一种简单的信仰,带有浓厚的宗教色彩。真正的‘信神’的含义是人能在相信神是万物的主宰的基础上来经历神的说话,经历神的作工,达到脱去败坏性情满足神的心意以及达到认识神,这样的历程才叫信神。但人往往把信神的事看得很简单、很轻浮,这样信神的人就失去了信神的意义,信到最终也不能得到神的称许,因为其所走的路不对。那些到如今仍是在字句里信神的人,在空洞的道理里信神的人,他们仍不晓得自己并没有信神的实质,并不能获得神的称许,仍然在祈祷上帝保佑他们得着平安、得着足够的恩典。不妨我们都静下心来好好想想:难道信神是世上最简单的事吗?难道信神的含义就只限于多得恩典吗?难道信神却不认识神、信神却抵挡神的人就能满足神的心意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写在前面的话》)看到这段话我明白了什么叫真正的信神,全能神的话说得真是太透亮了!接着我又翻到一篇《信神就当顺服神》往下看,全能神说:“信神到底是为了什么?对这个问题多数人还是稀里糊涂,对实际的神、天上的神总是采取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说明人信神并不是为了顺服神,而是为了获得某种利益,或者逃脱灾难之苦,人才有了一点点顺服的成分,这种顺服都是有条件的,都是以个人前途为前提而顺服的,都是迫不得已的,那么你信神到底是为了什么?如果你单是为了前途,为了命运,那你最好不要信,你这样的‘信’属于自我愚弄,属于自我安慰、自我欣赏。若你的信神不是建立在顺服神的基础上的,那么,你终究要因抵挡神而受惩罚。”“若你不能接受从神来的新亮光,对神今天所作的看不透,也不寻求,或疑惑,或论断,或研究分析,这都不是存心顺服的人。当现时的亮光出来,但你仍宝贝昨天的亮光而抵挡新的作工,这样的人纯粹是谬种,属于故意抵挡神的人。顺服神关键一点就是能领受最新亮光,而且能够接受实行,这才叫真实的顺服。人若没有渴慕神这样的心志,就不能达到存心顺服神,只能是因满足现状而抵挡神。人不能顺服神是因着人被原有的东西占有,这些东西在人里面形成了种种观念与人对神的种种想象,这些都成了人心目中的神的形像,所以说人信的是人自己的观念,是人自己的想象标准。你按着你心中想象的神来衡量今天实际作工的神,那么你的信是来自于撒但的,这是带着个人喜好来信神,神不要这样的信。凡是这样信神的人,不管资格有多高、花费有多大,即使是花费毕生的精力为神作工,以至于殉道,但神对这样信神的人不称许,只是给人一点恩典,让人暂时享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这话说得真是太明白了!这样,我以往的事奉都是令神厌憎的呀!我越看越想看,就像口渴的人找到了甘泉一样。接着我又看了《圣经的说法 一》至《圣经的说法 四》。我看完之后,惊呆了,在《圣经的说法 四》这篇中全能神说:“有许多人认为明白了圣经、能解释圣经就是找着了真道,事实上真是这么简单吗?圣经的实情是什么人都不清楚,圣经只不过是神作工的历史记载,是神前两步作工的见证而已,你从圣经里并不能明白神作工的宗旨。看过圣经的人都知道,圣经里记载的是律法时代与恩典时代神两步的作工。圣经旧约记载的是以色列的历史,记载了从创世到律法时代结束时耶和华是如何作工的。在新约四福音里记载的是耶稣在地的工作,新约也记载了保罗的作工,这不都属于历史的记载吗?过去的事拿到今天都属于历史,再真、再实也是历史,历史不能针对现实,因神不回顾历史!所以说,你只明白圣经,不明白神现在要作的工作,你信神不寻找圣灵的作工,你就不懂得什么是寻求神。”“你明白圣经,明白历史,却不明白现在圣灵作的是什么,这不行!你对‘历史’学得很好,呱呱叫,对圣灵现在作的工一点不明白,你这不是糊涂吗?别人问你:神现在正在作什么?现在该进入哪些?你的生命追求得怎么样?你明白神的心意吗?一问这个你一点不知,那你知道什么?”(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圣经只是一把锁,今天才找到了打开这把锁的钥匙——全能神的话。全能神的话解开了我心中很多的谜,更解决了我事奉中的许多难题。我终于明白了全能神的话就是真理!感谢全能神开启了我,光照了我,使我认识了全能的神。当我手捧着神的话时,真是感觉自己不配,就是让我死了也应该,因我太抵挡神了。可是神却不计较我的过去,仍然给我机会,我无话可说,只有尽上我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把国度时代的福音传给那些还在等待主耶稣再来的人,以还报神对我的拯救之恩。在这次生与死的抉择中,是全能神的话拯救了我,使我走上了光明大道。

我以前特别仰慕“生命道”,在那里呆了七年多,可我对神却没有一点认识,接受了全能神的这步作工,我才知道,只有神才是生命的道,只有接受全能神才能得到生命的供应。《只有末后的基督才能赐给人永生的道》中全能神说:“生命的道不是任何一个人都能具备的,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轻易得到的,因为生命只能从神而来,也就是说只有神自己才具备生命的实质,只有神自己才有生命的道,所以说只有神才是生命的源头,只有神才是涌流不断的生命活水泉源。创世以来神作了大量的带有生命活力的工作,作了许多带给人生命的工作,付出了许多使人能得生的代价,因为神自己就是永生,神自己就是使人复活的道。”“神自己就是生命,就是真理,他的生命与真理共存,得不着真理的人也定规得不着生命,没有了真理的引导、扶持与供应,你得着的只是字句、是道理更是死亡。神的生命无时不在,他的真理与生命同时共存,你若找不到真理的来源就得不到生命的滋补,你得不到生命的供应那你一定没有真理,你的浑身上下除了想象观念以外那就是你的肉体,是你那充满腥臭的肉体。你要知道书本的字句不能算作生命,历史的记载不能当作真理来供奉,过去的规条不能充当神现实说话的纪实,只有神来在地上活在人的中间所发表的言语才是真理,才是生命,才是神的心意,才是神现实的作工方式。”“末世的基督带来的是生命,带来的是长久的永远的真理之道,这真理就是人得着生命的途径,是人认识神被神称许的唯一途径。你若不寻求末世的基督供应的生命之道,那你就永远不可能得着耶稣的称许,永远没资格踏入天国的大门,因为你是历史的傀儡,是历史的囚犯。被规条、被字句、被历史的枷锁控制的人永不能得着生命,永不能得着永久的生命之道,因为他们得着的只是持守了几千年的污浊之水,而不是从宝座之上流出的生命之水。没有生命之水供应的人永远是死尸,永远是撒但的玩物,永远是地狱之子,这样,还能见到神吗?你只求能守住历史,只求能原地踏步保持原状,却不求改变现状淘汰历史,那你不就是永远与神为敌的人吗?神作工的步伐浩浩荡荡,如汹涌的浪涛,如翻腾的响雷,而你却坐以待毙,守株待兔,这样怎么能算是跟随羔羊脚踪的人呢?怎么能说明你守住的神是常新不旧的神呢?而你那些已经发了黄的书中的字字句句又怎能带你跨越时代呢?又怎能带你寻找神作工的步伐呢?又怎能带你上天堂呢?你手中把握的只是暂时能使你得安慰的字句,不是能使你得生命的真理,你念的字句经文只是让你充实你舌头的经文,不是使你认识人生的哲理,更不是使你得成全的路,这样的差别难道就不能使你反省吗?就不能使你领悟出其中的奥秘吗?你能自己将自己送到天上去见神吗?没有神的来到你能将自己带入天堂与神同享天伦之乐吗?现在你还在做梦吗?那我劝你,你这梦该停止了,你该看看现在是谁在作工,现在是谁在作末世拯救人的工作,否则你就永远不能得着真理,永远不能得着生命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

我是在抵挡之中蒙了全能神的拯救,要不是全能神的拯救,我现在也是灵里枯干,无路可走,只能是自己欺骗自己,瞎眼领路。感谢全能神拯救了我,使我得到了宝座流出的生命活水的供应,愿荣耀、颂赞归于拯救我的全能神!

上一篇:全能神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下一篇:全能神拯救了我

相关内容

  • 昨日的抵挡 今日的悔恨

    我原是恢复流的一名中层带领,1985年我蒙召归主后,就一直在主的恢复流里。我一直认为圣经是一本生命书籍,其中的每句话、每一个字都是神所默示的,神六千年来对人类的美善心意全在圣经里向我们显明了,因此我视圣经如自己的命根子,更对能给我们带来“拔高异象”的李弟兄崇拜有加。我总认为神借着李弟兄已将六十六卷圣经的奥秘揭示完了,所有的奥秘、精华全向我们显明了,什么时候敌基督定盟约,什么时候建圣殿,主什么时候回来,把我们提到哪里,时间、地点统统告诉了我们,我们只需聚会、顺服,只等启示应验时我们被提、作王掌权了。

  • 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

    安徽省 汪洋 我原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名带领。在没有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我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的再来,但因着大带领的警告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的预言,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每当想起这些,我的心里就十分内疚、悔恨,下面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 1999年9月的…

  •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原是三班仆人派的一名教会柱石,经过几番周折,终于在1999年5月跟上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回想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我真是无地自容,愧对神的爱,愧对弟兄姊妹。同时,心里也充满了感激之情,感谢神在我最痛苦、最迷茫之时,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使我灵得供应,重得复苏,终于认识了神末世的作工,认识了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而回到了神家。下面是我对自己亲身经历的自述,望所有等待主重归的弟兄姊妹以及那些在十字路口徘徊的弟兄姊妹能从中有所启发,早日来到神的面前,因我曾是你们中的一员,也曾是受蒙蔽者中的一个。

  • 冲破网罗归向神

    91年夏天我信了耶稣,因着主的特别恩待,在教会读圣经,不久我就开始讲道了,后来又牧养教会、带领查经作奋兴的工作,就这样我便坐上了大带领的位置,接待我的家庭约有上百家,常去牧养的教会有70多处,交通范围有亳州市、怀远县、涡阳县、利辛县、宿县等地,因此我常常奔走在各处教会,同时,我也苦盼救主耶稣的二次降临。可是94年的春天,当两位姊妹把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我时,我不但不听还定罪、毁谤、亵渎,并把她们赶走。过了几天,她们又给我送来一本神话书——《救主早已重归》。当我看到书上说,主已经来到地上,而且还在中国作工时,我认为:不可能!便不假思索地把书烧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