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全能神拯救了我

辽宁省 王海军

一、听谣言 信谎言 盲目抵挡 封教会 严防守 拒主门外与神较量

我叫王海军,曾是因信称义派的讲道人,和其他弟兄姊妹一样,信神是为了上天堂、得永生,事奉神劳苦作工是为了得公义的冠冕。可正当我苦苦盼望主归来给我赏赐之时,我却因着自己的愚昧无知听信谣言,将主拒之门外,成了一个抵挡神的人。

1999年,外教会有一份“东方闪电内幕”的反面宣传材料传到了我们教会,材料中定罪说:“东方闪电”是异端,他们的书里有迷魂药,看了就会被迷过去;他们的道讲得可高了,一听他们的交通就进去了;“东方闪电”是个黑社会组织,进去就别想出来,出来的不是被打断腿就是割掉鼻子。对于这份材料,我不假思索便全盘相信,毫不怀疑,并且在教会中大肆宣讲,还制定了防“东方闪电”的几条规定:任何人不许接触“东方闪电”,不许听他们交通,不许看他们的书;外来信神的人一律领到教会,不许私自接待,违犯者要作认真的悔改祷告,视“中毒”深浅给予帮助或开除;外面来的信徒进教会只准听不准讲。

当时,教会中一个王姊妹接受了“东方闪电”,我强迫她作悔改祷告,因她拒绝,我硬把她赶出了教会,不许她再参加聚会。一个姓张的姊妹,她姐姐跑了四十多里路来给她传神末世福音,迫于我的压力,她吓得躲了起来,连饭都不敢给她姐姐吃。后来,我仍是逼她作悔改祷告,致使张姊妹委屈得说不出话来,只是默默流泪。凡到我们教会听道的,只能听不能讲,谁提主来了一律赶出门外。后来,有两个外地姊妹来我家对我说:“主来了,作了一步审判人、洁净人、拯救人的工作,凡是不接受神末世作工的人,就不能得着洁净蒙神拯救,这样的人将来都要落在灾难中受惩罚,所以说不接受神末世作工的人有祸了……”我轻蔑地说:“主来了,你看到了?谁有祸了?我看你们才是大祸临头了。”说着就把她们赶了出去,再也不许进我家。在这之后,给我传末世福音的有近百人,有的我采取了不搭理的态度,有的我对其愤怒呵斥,显出了我那穷凶极恶的鬼相,有的我连推带搡,又讽刺又挖苦,甚至戏耍、羞辱,还有时以打110报警相威胁,把他们赶走。

到了2000年,我们教会已完全失去了正常的教会生活,防“东方闪电”、谈“东方闪电”传闻占据了大部分聚会时间,根本没有道可供应。可我越防备“东方闪电”,来聚会的人越少,弟兄姊妹越来越软弱,听道睡觉的人也越来越多,带领的搞淫乱、闹纠纷,弟兄姊妹勾心斗角、拉帮结伙,教会已是四分五裂。2001年秋,在我疯狂抵挡“东方闪电”、加紧封锁教会的情况下,教会中还是有半数以上的人(包括我的妻子和小姨子)都背着我接受了“东方闪电”,只有我还蒙在鼓里,当我知道真相的时候已是“无可奈何花落去”了。尽管如此,我还是疯狂地大喊口号:“就剩下我一个,我也不接受‘东方闪电’!”当时我也知道教会已完全失去了圣灵作工,讲道全是靠人肉体的劲儿勉强撑着,唱歌也只是唱“神的殿荒凉”的悲歌,气氛是那样的死沉。我多次跪在主面前痛哭流泪,求主复兴教会,但都没有果效,教会依旧荒凉。这时我开始陷入沉思:到底什么是“东方闪电”?他真像传说中的那样吗?他到底“异”在何处?我上不去天堂无关紧要,可是还有那么多弟兄姊妹的生命呢!主说好牧人为羊舍命,现在主的羊回世界的回世界,进“东方闪电”的进“东方闪电”,还有一部分已消极软弱得爬不起来了,这样主来了我如何交账呢?为了找回主的羊,为了不让弟兄姊妹再受“迷惑”,我必须得“深入虎穴”,弄个水落石出。

二、听交通 看事实 识破谣言 读神话 解谜团 回到神前

2002年4月,我主动和“东方闪电”的人打招呼,并且把他们请到家里来交通。给我交通的是原教会的焦姊妹,她从神六千年经营计划分三个时代入手,讲了神的三步作工,神每个时代的作工地点、作工对象、作工方式以及神发表的性情都各有不同,但无论神怎么作他的作工宗旨不变,都是为了拯救人类,等等。说实话,焦姊妹讲了两个多小时,我的大脑是一片空白,根本没往心里去。最后,我说:“你不用讲了,我接受,你发书吧!”其实,我看书并不是为了寻求真理,而是要看看书里到底有没有迷魂药。焦姊妹给了我一本《审判从神家起首》,我读了几页,她问我有什么感受,说心里话,当时我既没被打动,也没被震撼,心想:这哪像神的话呀!我勉强地回答姊妹:“好像没有圣经有滋味。”焦姊妹说:“你里面还有许多观念与神不相合,你得放下自己,诚恳地祈求神开启你、光照你,神是鉴察人心肺腑的,你如果看神的话态度不端正,存心不对,圣灵是不会感动你的。”姊妹的话我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漫不经心地应付着。不过,这次交通的内容我虽没听进去多少,但我却发现了一个重大的问题,我开始怀疑“东方闪电内幕”那份材料的真假了,因材料上说“东方闪电”的书里有迷魂药,人看了就被迷过去了,人听了他们的交通就进去了,但我今天亲眼看了“东方闪电”的书,也亲耳听了他们的交通,为什么我没被迷过去呢?为什么我没被他们控制,而且也没有一听就进去了呢?这时我又想起那份材料上还说“东方闪电”是黑社会组织,进去就出不来了,出来的不是被打断腿就是被割掉鼻子。那在我身边也有一些曾经接受“东方闪电”后又被我拉回来的弟兄姊妹,也没见他们因离开“东方闪电”而缺胳膊、少腿或被割掉鼻子呀?再说“东方闪电”在中国已传了多年,若真是这样,那全中国的“受害者”不是成千上万了吗?如果是事实,他们能不报警吗?像这样骇人听闻的特大案件,新闻媒体又岂能放过呢?但为什么在广播、电视里我们都没有听到或看到呢?思前想后,我才逐渐醒悟,原来材料上所说的话全是骗子的谎言,是鬼话。现在回头看看这些谎言其实并不高明,只要人稍稍用脑,多看看现实就能识破,但就这些拙劣的小把戏却足足骗了我四年之久,使我险些因顽固抵挡神拒不回头而最终下地狱、进火湖,这后果真是太可怕了!

亲身体验的事实使我清醒了许多,焦姊妹讲的三个时代、三步作工、神作工的宗旨等话一点一点地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我开始觉得姊妹讲得有道理,但我还是不踏实,于是我向主祷告说:“主耶稣啊!我肉眼凡胎,如蛆如虫,不认识你更不明白你的心意,但我不敢再抵挡你,今天我接受你的第三步作工,接受你的新名——全能者,如果我接受错了,那么你让我三天之内像犹大一样肚腹崩裂而死,以我的死来证明这不是你的作工,同时也能让那些被‘迷惑’的人回转。”祷告后,我又写下遗书说明此事,可等了三天,什么事都没发生,这时我便开始郑重其事地读起了全能神的话。

我摆正了心态,存着敬畏、仰慕神的心来读全能神的话,当我看到《“救主”早已驾着“白云”重归》这篇话时,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全能神说:“我曾经叫过耶和华,也曾经被人称为弥赛亚,人也曾经爱戴我叫我救主耶稣,今天我已不再是人以往所认识的耶和华和耶稣,而是在末世重归的、结束时代的神,满载着我的所有性情,而且满有权柄、尊贵、荣耀地兴起在地极的神自己。人并没有接触过我,也不曾认识我,不曾知道我的性情,从创世到如今,无一人见过我,这就是末世向人显现的但又隐秘在人中间的神,活灵活现住在人的中间,如烈日,又如火焰,充满能力,满带着权柄,无一人一物不在我的话中被审判,在火的焚烧之下无一人一物不被洁净。最终,万国必因着我的话而得福,也因着我的话而被砸得粉碎,让末世所有的人都看见我是救世主的重归,我是征服全人类的全能神,也让人都看见我曾经作过人的赎罪祭,但在末世我又成了焚烧万物的烈日之火,也是显明万物的公义的日头,这是我末世的工作。”(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我明白了,原来我抵挡、定罪的全能神,他就是主耶稣的再来,就是耶和华道成的肉身,耶和华、主耶稣、全能神本是一位神哪,我太瞎眼了,信神却不认识神!后来,我又看到全能神的话说:“‘神’与‘人’不能相提并论,他的实质、他的作工都是最令人难测的,也是最令人不解的。神若不亲自作工说话在人中间,人无论如何也不能明白神的心意,这样,即使那些为神奉献一生的人也不能获得神的称许。神不动工,人做得再好也是枉然,因为神的意念总是高于人的意念,神的智慧无人能测透。所以我说那些把神与神的作工‘看透’的人都是无能之辈,都是狂妄无知之人。人不该定规神的作工,更何况人并不能定规神的作工。人在神的眼中简直没有一只蚂蚁那么大,怎么能测透神的作工呢?那些口口声声说‘神不这么作工神不那样作工’、‘神是这样神是那样’的人不都是口出狂言的人吗?我们都应该知道,属肉体的人都是经撒但败坏的人,本性都是抵挡神的,不能与神平起平坐,更不能为神的工作出谋划策。神到底如何带领人这是神自己的工作,人理当顺服,不应有这样那样的看法,因为人只是尘土。”(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写在前面的话》)对呀!人怎能测透神的事呢?人怎能看透神的作工呢?谁能做神的谋士呢?我一个蚂蚁不如的人却胆大妄为随意定罪神的工作,我太狂妄,太不自量力了!神的话使我无地自容,惭愧已极。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读了神的话,亲身经历了这些事我才心服口服,不得不承认!以往我为什么不寻求就盲目定罪神作工?为什么我天天盼神归,却又不认识神?为什么我信神却又抵挡神?为什么我那样的相信自己、那样的傲气?为什么我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这些问题我在神的话中也找到了答案。全能神说:“你们想知道法利赛人抵挡耶稣的根源吗?你们想知道法利赛人的实质吗?他们对弥赛亚充满幻想,而且他们只相信弥赛亚会来却不追求生命真理,所以他们到今天还在等待弥赛亚,因为他们并不认识生命的道,也不知道什么是真理的道,你们说他们这样的愚顽、这样的无知会得到神的赐福吗?他们能见到弥赛亚吗?他们抵挡耶稣是因为他们不认识圣灵作工的方向,是因为他们不认识耶稣口中所说的真理的道,更是因为他们并不了解弥赛亚的缘故,就因为他们并未见过弥赛亚,并未与弥赛亚相处,所以他们都犯了空守弥赛亚的名却不择手段地抵挡弥赛亚的实质的错误。而这些法利赛人的实质则是顽固、狂妄、不服从真理,他们信神的原则是:无论你讲的道有多高,无论你的权柄有多高,只要你不叫弥赛亚那你就不是基督。他们这样的观点是不是很谬妄,是不是太荒唐?我再问你们:你们对耶稣没有丝毫的了解,那么你们是不是极容易重犯当初法利赛人的错误呢?”(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你看见耶稣灵体的时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时候了》)我对神末世的作工不听也不看,就盲目抵挡,从未正面听过传福音人员的交通,就轻信骗子的谎言;我只持守“因信称义”,教会如此荒凉、分裂,没有圣灵作工,却不寻求圣灵作工的方向;我坚信“只要不叫耶稣就不是基督”,却从不认识神的实质,还自以为自己是最合神心意、最有资格被神提到三层天上得赏赐的人。我这样的愚顽、狂妄、不服从真理,怎能不抵挡神?又怎会认识神现实的作工呢?想到这儿,我不由得向全能神祷告:“神哪!过去我在讲台上信口雌黄,随意定罪你的作工,我贫穷、瞎眼,不认识你就是主耶稣的再来,对你毁谤又亵渎。我曾经对传末世救恩的弟兄姊妹辱骂、讽刺加羞辱,而他们却默默忍受。他们是被杀的亚伯、受逼迫的雅各、献身的以撒,我的过去是杀人的该隐、逼迫兄弟的以扫、如同野驴的以实玛利。……”看到全能神的话说:“耶稣的再来对于能接受真理的人是一个极大的拯救,对于不能接受真理的人就是被定罪的记号。你们当选择自己的路,不要做亵渎圣灵弃绝真理的事,不要做无知狂妄的人,当做顺服圣灵引导、渴慕寻求真理的人,这样对你们才有益处。我劝你们当小心谨慎地走信神的路,不要随意下断案,更不要随随便便、马马虎虎地信神,你们当知道信神的人最起码具备的是谦和的心与敬畏神的心。那些听了真理以鼻嗤之的人都是愚昧无知的人,那些听了真理却随便下断案或定罪的人都是狂妄之辈。作为每一个信耶稣的人都没有资格咒诅定罪别人,你们都应该做有理智的接受真理的人。”(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你看见耶稣灵体的时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时候了》)我更加恨恶自己的悖逆,是谣言、观念和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导致我信神却抵挡神,险些失去蒙拯救进天国的机会。从今以后,我愿存着谦和的心和敬畏神的心多读全能神的话语,作一个接受真理、有人性有理智的人。

上一篇: 49 在抵挡之中蒙了全能神拯救的我

下一篇: 51 是全能神救了我

如今灾难频发,主来的迹象已出现,你想知道迎接主再来的路途吗?专题讲道,为你解答。
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7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原是三班仆人派的一名教会柱石,经过几番周折,终于在1999年5月跟上了神末世的新工作。回想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我真是无地自容,愧对神的爱,愧对弟兄姊妹。同时,心里也充满了感激之情,感谢神在我最痛苦、最迷茫之时,向我伸出了拯救之手,使我灵得供应,重得复苏,终于认识了神末世的作工,认识了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而回到了神家。下面是我对自己亲身经历的自述,望所有等待主重归的弟兄姊妹以及那些在十字路口徘徊的弟兄姊妹能从中有所启发,早日来到神的面前,因我曾是你们中的一员,也曾是受蒙蔽者中的一个。

2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贵池市因信称义派的一个带领,在我没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之前,也和所有的弟兄姊妹一样,一直苦盼主耶稣二次再来,但因着上面大带领时时敲“警钟”和圣经上“末世必有许多假基督出现”这话,使我成了一个抵挡、定罪神末世作工的人。想起这些,心里十分内疚,下面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弟兄姊妹说说,以便弟兄姊妹引以为戒,能早日回到神的家中。

9 冲破网罗归向神

91年夏天我信了耶稣,因着主的特别恩待,在教会读圣经,不久我就开始讲道了,后来又牧养教会、带领查经作奋兴的工作,就这样我便坐上了大带领的位置,接待我的家庭约有上百家,常去牧养的教会有70多处,交通范围有亳州市、怀远县、涡阳县、利辛县、宿县等地,因此我常常奔走在各处教会,同时,我也苦盼救主耶稣的二次降临。可是94年的春天,当两位姊妹把全能神末世作工传给我时,我不但不听还定罪、毁谤、亵渎,并把她们赶走。过了几天,她们又给我送来一本神话书——《救主早已重归》。当我看到书上说,主已经来到地上,而且还在中国作工时,我认为:不可能!便不假思索地把书烧掉了。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